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86 史上最乱离婚案

    宋依诺望着他深情款款的模样,突然想起那晚在盛世豪庭酒店里,他一边说爱她一边却与宋子矜上床。他嘴里说着爱,身体却做不到忠贞,这样的爱。他不觉得太廉价吗?

    连默偏头看向身侧的宋依诺,他站起来道:“法官大人,被告的阐述避重就轻,婚姻中对夫妻双方最大的伤害就是出轨,而被告在与我当事人结婚之后,就一直游走在各种女人之间,并且在我当事人提出离婚后,仍无悔意,对我当事人的精神造成严重伤害,我恳请法庭判决他们离婚,还我当事人一个公道。”

    唐佑南目光犀利地盯着连默,他身旁的律师亦站了起来,气氛剑拔弩张,“原告律师。我当事人确实已有悔意,在原告提出离婚后。他曾努力想要挽回原告,为了原告甚至不惜以身挡住冲向她的大货车。他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也在尽力弥补,原告也在试着接受被告,他们之间还有感情,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我恳请法庭再给他们一次幸福的机会。”

    “被告律师,我当事人没有看到被告一丁点的悔意,只看到被告不停带给她伤害,她只有一个愿望,就是与被告离婚,开始新的生活。如果被告真如他所说那么爱我当事人。就应该成全她这个小小的心愿。”连默丝毫不相让。

    连默与被告律师争执不下,法官叫停,看向两个沉默的当事人,“被告律师,口说无凭,你有证据表明被告真的已经悔改了吗?”

    被告律师点头,“我有证据,请法官大人准许我播放一组照片。”

    宋依诺抬头看着放映幕布上出现的一帧帧照片,一开始播放的照片是五年前他们谈恋爱时拍的,那样的青葱岁月,他们肆意大笑,还有情难自禁时的亲吻,仿佛一瞬间,将她带回了那段日子。

    唐佑南是她破碎人生中唯一的希望,和他在一起的每一天。她都很开心。她想和他组成一个家庭,想和他白头到老。

    然而命运弄人,他们终究还是无可避免的走到了对簿公堂的地步。

    后面的照片。是最近照的,有他们一起在希塔吃饭的照片,有他们一起去看车展的照片,有他们从珠宝店走出来的照片,还有唐佑南为了救她而出车祸时,她抱着他泪流满面的照片,更有他们在医院里,他们握着手的照片。

    宋依诺看着这些照片,她没有感到震惊。在韩美昕提醒她时,她已经猜到了唐佑南想要做什么,她没有去阻止,也没有避嫌,因为她相信,他始终还是8年前见义勇为救了她一命的善良大男孩。当这些照片真的出现在法庭上时,她对他已然彻底失望。

    除了他们一开始的感情是真的,他们走到今天这一步,还剩下什么是真的?

    看完照片,连默沉默了,他低头看着宋依诺,当初他已经让韩美昕提醒过她,要注意与沈家人保持距离,却依然没有避免这个结局。

    “看完这些照片,就足以说明原告对我当事人还有感情。”被告律师阐述道。

    唐佑南站起来,满目柔情的看着宋依诺,“老婆,我真的已经知道错了,我知道你心里过不去那道坎,所以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配合你,哪怕让我名誉扫地,我也在所不惜,只为了爱你。现在你消气了吗?我们别闹了好不好?回家你想让我跪床沿还是跪搓衣板,我听凭你发落。”

    宋依诺怔怔地看着唐佑南,眼前这个男人已经被岁月模糊得面目全非,她再也找不到记忆中的痕迹。她眼睛干干的,却再也流不下眼泪,晦暗如蜡烛燃尽的刹那。

    她站起来,瘦弱的身体单薄得仿佛不堪一击,她举起手机,说:“法官大人,我有一段视频请求播放。”

    唐佑南身边的律师脸色大变,他站起来,道:“法官大人,新的证据并不在我们之前提交的范围,我请求撤消新证据。”

    唐佑南讳莫如深的盯着宋依诺,他眯了眯眼睛,说:“让她放!”

    被告律师没料到唐佑南这么任性,他错愕地微张着嘴,低声道:“唐少,万一证据对你不利……”唐佑南挥手打断他的话,重复了一遍,“让她放!”

    被告律师只得坐下来,看着连默将宋依诺的手机呈给法官。

    宋依诺姿势僵硬的坐在椅子上,若不是唐佑南逼人太甚,她并不愿意将这段视频呈交出来。这是身为一个女人的耻辱,她却要用这份耻辱来换来自由。

    手机连接好,旁边的液晶电视上出现一段靡烂的视频,正是那晚在盛世豪庭酒店里宋依诺拍摄的那一段,法庭上充斥着男女暧昧的喘息声,还有唐佑南一遍遍说着“依诺,我爱你……”,然而视频里女人的脸从始至终都被枕头挡住,看不到是谁。

    宋依诺震惊的站起来,拍下这段视频后,她并没有再打开看过,如果没有拍到女人的脸,那么……,她的心止不住下沉,倏地扭头看向唐佑南,对上他讳莫如深的黑眸时,她像是恍然大悟,又像是不敢置信。

    视频没有播放完,就被法官按了暂停,他怒而瞪向宋依诺,斥责道:“原告,你把你们的闺房之乐放到法庭上来,是在藐视法庭!”

    唐佑南戏谑道:“老婆,你太顽皮了,我们回家去玩亲亲,这样放出来多让人害羞啊。”

    连默垂眸看着宋依诺惨白的脸,他有些不忍,如果之前他对这场官司还有胜算,那么这段视频播放之后,他们已经完全没有胜算了。不管宋依诺是不是被算计,法官都会认定他们夫妻之间还有感情,而驳回离婚的诉求。

    宋依诺怔怔地看着唐佑南,原来那晚宋子矜叫她过去,唐佑南将计就计,就是为了给她这致命一击。女人的脸被挡住,唐佑南自始至终都是喊的她的名字,宋子矜一直没有纠正,那么法官理所当然认为那个被挡住脸的女人是她。

    好完美的设计,她以为她能想到拍摄视频作为证据,已经很聪明了,却没想到还是被他反算计一场。刚才那些照片根本就不能说明什么,他逼她放出视频,才是最终的大招。斤余边巴。

    这段视频如果是由唐佑南放出来,那么可信度几乎为零,但是让她作为证据放出来,就已经铁板钉钉。不管她如何否认视频里的女人不是她,法官也不会相信她,这个婚,她离不了了!

    连默站起来,语锋犀利道:“法官大人,视频里的女人不是我的当事人,我当事人已经与被告分居超过两年以上,就凭这一点,就足以判他们离婚。”

    唐佑南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他说:“连律师,你又没有躲在我们夫妻床下,怎么知道我们分居了两年以上?再说这段视频不就足以说明一切?”

    连默还要再说话,宋依诺已经站起来,她淡漠地望着对面的唐佑南,眼中清亮,无怨无恨,她说:“法官大人,我出轨了,我请求净身出户!”

    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要能离婚,就算她自黑也在所不惜。

    唐佑南腾一声站起来,目眦欲裂地瞪着她,“宋依诺,你不要因为离不了婚,就信口胡说。你说你出轨了,那好,你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我就成全你。”

    宋依诺张了张嘴,却是无言,这个时候她能说谁?她谁也不能说!她咬紧牙关,从齿缝里迸出几个字来,“我很爱他,我想保护他,所以我不能说出他的名字。”

    连默偏头看着眼前这个小女人,摇头叹息,唐佑南步步紧逼,已经把她逼得走投无路,否则她不会拿出那段视频,不会说她已经出轨。

    这个傻女人,只要供出她姐姐,拿出她姐姐怀孕的铁证,情势马上就会逆转,可她偏偏选择了这一条绝路。他真替唐佑南感到惋惜,因为就算他把宋依诺逼上绝路,她还是在为他的名誉着想。

    也许,她真的深深爱过他,所以哪怕已经走到如厮田地,她依然不愿意在法庭上与他撕逼,揭露对方最丑陋不堪的地方。也恰恰是因为这样,她才会让他这么心疼。

    “那就是没有这个人了?”唐佑南目光冷冽的盯着她,那晚宋子矜算计他的事他都知道,他故意装作喝得酩酊大醉,拖延时间,让宋依诺先进房间。

    进了房间,他就知道她已经藏进了衣柜,所以与宋子矜上床,他故意拿枕头挡住宋子矜的脸,也是故意喊宋依诺的名字,因为律师告诉他,想要让法官驳回离婚诉求,必须要一招致命,让法官偏向他们。

    从一开始,他就在逼她拿出这段视频,让情势整个逆转,但是他万万没料到,她为了跟他离婚,竟然胡编自己出轨了。

    连默执起宋依诺的手,说:“有,我就是那个人。你与视频里那个女的上床时,依诺和我待在一起,一整晚!”

    ……

    离婚官司在一场混乱的局面中结束,唐佑南对这个横空出世的情敌破坏他的好事而感到非常愤怒,当即就在法庭上动了手。

    他们一个是沈家的继承人,一个是连家的命根子,两人扭打成一团,谁也不肯示弱。法官头疼万分,站起来敲着木槌,大喊“肃敬肃敬。”

    结果谁也没有理他,唐佑南黑眸里猩红一片,带着毁灭性的怒火,一拳拳殴打连默。连默也不甘示弱,躲开他的拳头,一拳砸在唐佑南的鼻梁上,唐佑南顿时喷了鼻血。

    别看连默看起来斯文,打起人来凶残无比,“唐佑南,你简直不是个男人,你这样的渣男不配得到任何女人的爱,尤其是依诺!”

    宋依诺冲过去,却无法接近他们,她急得嗓子里直冒烟,想要拉开他们,刚一碰到,就被唐佑南一脚踢了出去,她撞在桌子上,后背传来尖锐的痛楚,她吃力的站起来,“你们别打了,咳咳咳……”

    “我不是男人你是?我的女人你也敢碰?”唐佑南绝地反击,翻身骑在连默身上,双手掐着他的脖子,用力卡紧。

    宋依诺眼见着要出人命了,她顾不上身体的疼痛,拉开门冲出去叫保安了,法官与另一个律师连忙去拉他们。等宋依诺叫了保安进来,唐佑南和连默已经被人拉开。

    法官气得脸色铁青,“你们把法庭当成什么了?这里是最庄严神圣的地方,被告不知道,连律师你也不清楚?”

    连默眼角嘴角都有伤痕,他倨傲的站着,像只好斗的公鸡瞪着唐佑南,似乎随时都准备冲过去,再跟他打一架。

    唐佑南脸上伤得更重,看见宋依诺扶着连默,他就觉得碍眼。他自然知道那晚宋依诺就在房间的衣柜里,不会相信连默的鬼话,但是他的证词,让这场离婚官司的结果又变得扑朔迷离了。

    “法官大人,被告如此不冷静,在法庭上就敢挑衅兹事,我有足够理由相信,他会对我的当事人施暴,我恳请当庭立即判决他们离婚。”连默自律性极强,若不是唐佑南挑衅在先,他不会在法庭上与他动手。

    看到唐佑南脸上伤痕累累,他心里就格外的舒畅,终于为宋依诺出了一口气。

    被告律师站出来,对连默的行为横加指责,“法官大人,连律师与原告暗通曲款,致使我当事人戴了绿帽,足以说明连律师的人品有问题,我恳请法官大人取谛连律师的律师证,让他深刻检讨自己的行为。”

    宋依诺错愕地看着被告律师,她没有想到连默为她站出来的后果这么严重,取谛律师证的话,是不是他再也不能当律师了?

    连默冷哼,“你当事人给我当事人戴的绿帽还不够多,要不要我细数他这些年玩了多少女人?像他这种人渣,用浪子回头都侮辱了浪子。”

    唐佑南摩拳擦掌,又要扑过去,被被告律师拽住,低声警告道:“唐少,请你冷静,否则法官会考虑连默的话,做出对你不利的裁决。”

    这是法官审判了这么多案子以来,遇到过的史上关系最乱的离婚案,他头疼万分,敲了敲木槌,说:“今天的审判到此结束,五天后,公布审判结果,退庭!”

    ——————————————————————————

    使用微信搜索公众账号:wodeshucheng添加即可在微信上阅读本小说及更多免费小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