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89 我是疯了才会让你糟蹋

    宋依诺被他算计了太多次,她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天真,她说:“唐佑南,你又想玩什么花招?我不会再相信你了,官司已经打了。下周三就会出结果,我不在乎多等几天。”

    那端静了一瞬,忽而传来一声叹息,“依诺,是不是现在不管我做什么,你都不会再相信我?”

    “我给过你信任,不止一次,哪怕是在昨天上庭前,我都还在对自己说,你还是我记忆中那个阳光大男孩,你不会卑劣到算计我,可是现实却再次证明我有多天真。”宋依诺无怨无恨道,昨天是她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那个天真的宋依诺已经死在了昨天。

    “你以为法院真的会判决我们离婚吗?你别天真了。如果我不离,法院是不会判决我们离婚的。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你还记得吧,我在那里等你。”唐佑南说完,就挂了电话。

    宋依诺握着手机,僵硬的站在窗前。她还能再相信他吗?

    韩美昕顶着乱糟糟的头发,打着呵欠靠在门框上,宋依诺接电话时她就醒了,这会儿看见她苍桑的背影,她慢慢走过去,来到她身边,“唐佑南打来的电话?”

    宋依诺回过头来。看她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她点了点头,她说:“他答应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了。”

    韩美昕睁大眼睛,“他肯签字还会跟你打离婚官司?依诺,不要相信他的话,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骗子。”

    “他说如果他不离,法院也不会判决离婚,美昕。我现在什么都不求了,只求离婚。”宋依诺心神俱疲道。

    韩美昕抱了抱她,“依诺,你先别急,我找人问问,一般来说打官司的第二天就会出结果。”韩美昕放开她。转身回房去打电话了。

    她一连打了好几通电话,得到的结果都是还没有出结果。她眉心紧蹙,宋依诺的离婚官司要走正常程序的话,不可能离不了。怕就怕沈家的人会在后面搞鬼,那么这个婚就很难离了。而且像这种离婚类的小官司,也不可能上诉到省级法庭或是中央法庭,人家根本不会受理。

    她回到宋依诺卧室,满含担忧的看着她,“依诺,也许唐佑南没有忽悠你,我认识的法官说,对这个离婚官司,主审法官只字未提,要不,咱们去见见他?”

    宋依诺咬唇,这是她心里有事时的下意识动作,“美昕,他会不会有别的打算?”

    “不怕,我陪你去,光天化日之下,我不信他还能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来。”韩美昕豪迈道,她没想到官司最后,还是要唐佑南首肯,依诺才能离婚。

    宋依诺点了点头。

    下午两点,薄慕年开车送她们去了十一中学高中部,看她们走进校门,他才开车离开。周末的十一中很安静,偶尔会碰到几个住校的同学。

    十一中是宋依诺的母校,她与唐佑南第一次约会就是在这里。她还记得,那天他们围着操场转了好多圈,唐佑南突然握住她的手,她诧异地望着他,看到他脸上多了几分腼腆的笑。

    那时候,其实她的心跳也失了速。

    头顶烈日炎炎,宋依诺和韩美昕来到操场上,一眼看到了站在足球网门旁的唐佑南,他双手斜插在裤兜里,随意的倚在铁杆上,一点也不惧头上的烈日。

    韩美昕停下来,对宋依诺说:“依诺,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宋依诺点了点头,慢慢向唐佑南走过去,阳光将她的影子拉得长长的,她站在唐佑南面前,抬头望着他。一瞬间,似乎又回到了八年前,她在宿舍里,同学跟她说楼下操场有个又高又帅的男孩子找她,她兴奋的跑下楼,看到他站在操场上,她飞快的跑过去,气喘吁吁地站在他面前,也是这样望着他。

    8年了,他长高了许多,她也长高了许多,但是他们身高的差距与八年前一点都没变,变得却是他们的心境,再不是初恋时的喜悦与萌动。如今的他们历经伤害与苍桑,早已经回不到从前。

    “离婚协议书带来了吗?”宋依诺轻声问道,他们之间,也只剩下这个话题了。

    唐佑南腋下夹着一个文件袋,却没有拿给她,他看着操场,只剩感伤,“依诺,陪我走走,好吗?”说完,他也没等她回答,就沿着操场走了起来。

    宋依诺看着他的背影,她咬了咬牙关,快步追上去,在他身后一步处跟上他。午后的太阳很毒辣,晒在身上,似乎马上就要晒脱一层皮。

    唐佑南一直在走,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宋依诺额上晒出了汗,她看着前面的唐佑南,问道:“你走够了吗?”

    唐佑南没停,也没有回头看她,他说:“依诺,你还记得那天下午我们走了多少圈吗?”

    宋依诺没说话,她没有数那天他们走了多少圈,因为那天她的整副心神都在他身上。

    “我记得,我们走了十八圈,从第一圈,我就想牵你的手,但是我害怕你会拒绝我,我就告诉自己,再走一圈,下一圈就牵你的手。一直走到第九圈,我偏头看你,发现你脸上没有丝毫的不耐烦,我才鼓起勇气牵住你的手。你没抽回去,我很开心,就想一直牵着你的手,一直这样走下去。”唐佑南的声音里含着追忆,那段青葱岁月,他们有过那样一段平凡却刻骨的爱恋,如今就要结束了,他不免心酸。

    宋依诺还是没有说话,安静地跟在他身后一步的距离。

    “昨天,离开法院,我想了许多,我们到底为什么走到了今天这个地步,回首这五年所发生的事,我甚至不敢相信我自己做了那么多混账事,我伤害了你,却一直不曾反省,对不起。”唐佑南停了下来,回头望着她,他说:“这一圈刚好是第十八圈,我们回到原点。”

    宋依诺抬头望着他,他脸上还有伤,却丝毫不影响他的俊美,此刻的他褪去那抹阴戾,看起来阳光了不少,她说了今天下午的第三句话,“佑南,谢谢你肯放我自由。”

    唐佑南眼里的光芒黯淡下来,他将手里的文件袋递给她,他说:“离婚协议书上我已经签了字,你看一看,还需要加什么条件,和我说,回头我让律师添上去。”

    宋依诺接过文件袋,打开抽出离婚协议书,她确认了落款处唐佑南的签名,心里重重的松了口气,有了唐佑南的签字,这份离婚协议书才会生效。她将离婚协议书放回文件袋,她说:“我没有任何条件了,明天早上九点,我在民政局等你,再见!”

    唐佑南看着她毫不留恋的转身离开,他的神情落寞下来。

    宋依诺快步走到小卖部里,韩美昕坐在里面吹风扇,看到宋依诺进来,她等得都没脾气了,“依诺,你到底是来离婚的,还是来约会的,这么大的太阳,不晒吗?”

    宋依诺心想,怎么可能不晒?但是晒也是值得的,唐佑南终于答应离婚了,这次不会再出错,等领了离婚证,他们就彻底没有关系了。

    她把文件袋递给她,她说:“他已经签字了。”

    韩美昕打开迅速看了一眼协议内容,她说:“他挺大方的啊,玉景苑的公寓留给了你,每年还会支付你30万的赡养费,依诺,你成小富婆了。”

    宋依诺接过协议书,看着上面的协议内容,她十分诧异,她以为唐佑南会让她净身出户,没想到会给她钱。她将协议书放回文件袋,说:“走吧,我们回去了。”

    “嗯。”韩美昕站起来,与她一起离开。

    ……

    翌日早上九点,宋依诺带着离婚协议书赶到民政局外,她等了快半个小时,唐佑南才姗姗来迟。她看着他,说:“我们进去吧。”

    唐佑南忽然握住她的手臂,目光深沉的盯着她,“依诺,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

    宋依诺垂眸,轻轻拂开他的手,“我们进去吧。”说完,她转身向民政局里走去。排队取号,离婚窗口的人很多,结婚窗口的人更多。

    她站在队伍里排队,唐佑南就站在她旁边,她前面的小姑娘已经哭了起来,一个劲的问旁边的男人,“我们不离了好不好?”

    那个男人没有吭声,似乎决心已定。宋依诺难免觉得感伤,人生也许就是这样子,结伴同行一段时间,不合适就分开,继续下一站人生。

    终于排到了他们,宋依诺将需要的东西递给窗台里的工作人员,巧的是,他们当时来登记时,就是这位工作人员给办理的,还真是人生处处充满够血。

    工作人员抬头看了她一眼,似乎认出了她,“你们怎么也离婚了,你老公不是很爱你吗?凌晨就来民政局排队了。”

    宋依诺想起那晚她偷了家里的户口本,就和唐佑南来了这里,那晚好冷,雪风一直刮,唐佑南将她兜在宽大的羽绒服里,捧着她的手一直呵气揉搓升温,那时候的他们很傻很天真,有情饮水饱。

    如今,却也只剩下怅然。

    她说:“您不也从结婚窗口调到了离婚窗口?”

    工作人员看了她一眼,似乎被她说得有点郁闷,她说:“有孩子没有?”

    “没有。”宋依诺连忙回答。

    工作人员拿了两本离婚证出来,在机子上打印,工作人员打印好,拿钢印盖戳前,抬头郑重的问他们,“你们想好了吗?钢印盖上了,就不能反悔了。”

    宋依诺看了唐佑南一眼,说:“想好了,你盖吧。”

    工作人员没有迟疑,“啪啪”两声,结束了宋依诺与唐佑南五年的婚姻。

    拿着离婚证从民政局里出来,唐佑南看着手里的红本子,心里怆然,他将离婚证放进西裤口袋里,故作轻松的看着她,“依诺,我送你回去。”

    宋依诺抬起头平静地望着他,表情是前所未有的轻松,当工作人员将离婚证交到她手上时,她的心彻底踏实下来。

    “不用了,我自己会坐车离开。”宋依诺说完,转身离开。

    唐佑南望着她迫不及待离开的背影,他伸手插进西裤口袋里,触到离婚证,他心里怅然若失。如果跟她一直耗下去,有一天她是否就会认命,然后接纳他?

    他走进停车场,手机响起来,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然后掐断,手机再度响起来,这次他直接关机。

    颜姿打第三遍过去时,客服提示她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她气得不轻。一把扯了脸上的面膜,若不是刚才有朋友打电知告诉她,看见唐佑南和一个女人进了民政局,她还不知道他干了什么好事。

    法院那边老爷子都已经打点妥当,只要他不离,宋依诺身上永远都会背上唐佑南太太五个字,偏偏这个不成器的东西,居然背着他们跟宋依诺离了,真是气死她了!

    电话打不通,她联系不上人,心里的怒火一簇簇往上冲,她拿起一旁的古董花瓶,“砰”一声砸在地上,古董花瓶应声而碎。

    沈老爷子从外面走进来,看到他最心爱的青花瓷花瓶被颜姿砸碎了,他心疼得直抽抽,“我的花瓶……”

    颜姿看着地上的花瓶碎片,理智回归,她脸色白了白,佑南和宋依诺离了就罢了,她现在还砸了老爷子最喜欢的花瓶,真是作死啊,“爸,对不起啊,我也是太生气了。”

    “你这个败家子,你不知道家里随便一样东西都值几百万?你说砸了就砸了,真是气死我了。”沈老爷子气得眉毛都在抖。

    颜姿连忙道歉,“爸,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您别生气了,回头我让启鸿留意一下拍卖会,一定给你竞拍一个一模一样的回来。”

    沈老爷子气得眼一瞪,“启鸿集团现在手上很宽裕吗?能让你们这么大手大脚的花钱吗?”

    颜姿自知理亏,她闭嘴不吭声了,沈老爷子发了一通脾气,转身上楼去了。颜姿抹了抹额上的冷汗,全身虚脱的跌坐在沙发上。

    她一直不懂为什么沈老爷子不让佑南和宋依诺离婚,他们离了婚,佑南才能再找一个对他有助益的老婆。偏偏老爷子不让,还拿股份做诱饵。

    佑南和宋依诺离了婚,股份是不能指望了,她得尽快物色一个好亲家,至少能帮衬到公司。

    ……

    宋依诺拿到离婚证,她心里的大石落了下来,她打车去了最近的商场血拼。出租车停在万达广场外面,她忽然一怔,那些刻意被她忽略的记忆,不经意间冒上心头,她才发现,原来连想起他都会痛。

    她慢慢走进万达广场,漫无目的的瞎逛,等她反应过来时,她已经走进那家男士贴身衣物专柜。专柜销售员还记得她,她笑道:“你好,你又来给老公买内裤吗?上次我推荐的那款很性感吧?”

    宋依诺面红耳赤,她转身就要走,专柜销售员却喊住她,“我们专柜出了几款新的子弹内裤哦,而且这几天万达周年庆搞活动,平时不打折的,今天能享受8.8折,给你老公买两条吧,他会很开心的。”

    “他、他不是我老公。”宋依诺解释道,不是她的老公,也不是她的男朋友,他谁也不是,却在她心里占据了很重的份量。

    “男朋友嘛,我知道,现在大家都习惯叫老公,才亲热。你知道我们店都不打折的,上次你来买我都没给你打折,错过会后悔哦。”专柜销售员说着,还拿了新款给她看。

    看着这些尺度超大的子弹内裤,宋依诺想起那天沈存希穿上她给他买的内裤时,故意在她面前炫耀身材,她眼泪倏地滚落下来。

    就算买回去,她也送不出去了。那个傲娇又妖孽的男人,是她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男神。

    “不好意思,我没有男朋友。”宋依诺谢绝了热情的销售员,转身走出专柜,她走得很快,生怕专柜销售员会把她拉回去。

    走出一段距离,她顿时潸然泪下。不管她装得有多若无其事,其实她心里从来没有忘记,那个给过她温暖的男人。

    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她抹了抹眼泪,拿出手机,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她手指顿了顿,才划向接听键,“喂?”

    “依诺,我听说你和佑南离婚了,回来吧。”电话那端传来宋夫人温柔的声音。

    宋依诺吸了口气,声音平静道:“我很好,您不用担心。”

    “回来吧,不管怎么样,这里永远都是你的家。”宋夫人说。

    宋依诺还记得那天宋振业说的话,她摇了摇头,“我现在很忙,我先挂了。”她挂了电话,眼泪却滚滚落了下来,她现在真的已经是孤家寡人了。

    ……

    宋依诺回到小区,保安将一封快递信给她,她拆开来,信件是从江宁市寄来的,年初她知道江宁市要开展一次设计师培训,听说请了国际最著名的首席设计师R.O过来当导师。

    她很崇拜这位设计师,当时就报了名,没想到真的给她寄来的邀请函。为时一个月的封闭培训,正好可以让她去一个新地方,好好疗伤。

    她回到公寓,就与培训班的负责人联系了,确定自己会去参加培训。

    挂了电话,她就开始收拾行李,打算先去江宁市玩玩,听说那边有很多名胜古迹,她到处走走散散心,说不定回来就能以崭新的姿态面对新的人生。

    宋依诺收拾行李时,发现衣柜里有两套沈存希常穿的衣服,上次他在她家留宿后,就自动带了两套衣服过来,她洗干净了,也没来得及还给他。

    如今看到这两套衣服,她又想起他们在一起的情形,眼眶慢慢湿润了。她忽然站起来,找了一个袋子,将衣服装进去,然后拿着袋子出门。

    出租车停在沈氏大厦外面,宋依诺透过车窗看着伫立在阳光下威风凛凛的建筑,她迟疑了一下,推开车门下车。

    她知道她不该来这里,可是她真的很想他,她自私的想,哪怕远远看一眼就好。

    宋依诺站在沈氏大厦外面,犹豫了许久,才举步朝里面走去。袋子里装着沈存希两套衣服,还有他送她的手机与黑卡,既然他们没有未来,这些东西她就不应该再留着。

    她走进大厦,前台认识她,上次沈总一脸紧张的抱她出去的情形仿佛还在昨天,让她记忆深刻,她向她打招呼,“宋小姐,你好。”

    宋依诺微笑了一下,然后将袋子递过去,“你好,麻烦你把这个袋子交给……交给严秘书。”

    前台接过袋子,眼角余光瞄到袋子里有男装,她诧异地望着她,“你确定这是交给严秘书的吗?”不是沈总?可她上次明明看见沈总抱她出去,不是严秘书啊。

    宋依诺愣了一下,随即点头,“没错,是交给严秘书。”严城应该知道这是沈存希的东西。

    “好的,我知道了。”前台按下内线,打进总裁办公室的秘书室,过了十几秒钟,那端才有人接,“你好,这里是总裁秘书室。”

    “李秘书,请帮我找一下严秘书。”

    “严秘书和沈总出去视察了,刚刚下楼。”

    前台道了声谢,挂了内线,抬起头只来得及看见宋依诺飞快跑出去的背影,她暗自思忖道:宋小姐怎么跑那么快,她在躲谁?

    她还没琢磨个明白,那端就传来电梯开启的声音,她连忙站起来,就看到沈存希与严城走出电梯,向这边走来,她叫住严城,说:“严秘书,刚才宋小姐送来一个袋子,让我转交给你。”

    严城瞬间感觉到身旁的男人气场变得凌厉,最近只要提到关于宋这个字,老板的脸都会沉下来。他百思不得其解,前段时间不是还甜甜蜜蜜的吗?怎么忽然就变成这样了?

    难怪最近公司上下叫苦不迭,以为沈存希内分泌失调。老板失个恋而已,就把公司上下折腾得怨声载道,尤其天天跟在他身边的他,成天战战兢兢的,这会儿毫无疑问,他已经变成了老板的眼中钉肉中刺。

    前台走过去,将袋子递给他,严城还没来得及伸手接,就有一只大手比他更快的拿走袋子,他打开袋子,看见里面静静躺着的衣物、黑卡和粉色手机,他的神色顿时变得阴鹜。

    “她什么时候送来的?”沈存希俊脸黑沉,声音像是从齿缝里迸出来的,他送出去的东西,还从来没有人还回来过。

    前台战战兢兢道:“就在刚才,两分钟前。”

    她话音未落,沈存希已经奔出公司大门。严城回头看了前台一眼,沉着脸说:“你摊上大事了。”前台吓哭了。

    沈存希追出去,公司外面已经没有宋依诺的身影,他胸口疼得似乎要炸开来。这几天他一直克制着不去想她,他把自己当成工作机器,拼命工作,可是每当夜深人静,他眼前就会浮现她的身影,他伸手去抓,却总是抓不住。

    心脏空得发疼,如果从未得到,那么他永远体会不到失去的痛苦。可是得到过,他才发现失去竟让人那么难以接受。

    她真的狠,说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便毫不迟疑,他甚至会想,她有没有像他这样疯狂想她一般的想他?有没有彻夜辗转难眠要靠安眠药来助眠?

    她没有吧,她那么狠心的女人,怎么会因为他而辗转难眠?若是让她知道他就是五年前强.暴她的人,她一定会马不停蹄的离他越远越好。

    有好多次,他冲动的想给她打电话,他都忍了下来,听到她的声音,他会更想她会更疯狂的想见到她。在他还没有找到方法应付老头子前,他承受不起永远失去她的可能。

    可是此刻,他却再也忍不住了,他看着手里的袋子,仿佛找到出现在她面前的理由与借口,他转身跑回来,拉开车门,将老王掀下车,发动车子“轰”一声驶出公司。

    ……

    宋依诺慌张的坐进出租车,刚才听到电话里说沈存希和严城下楼来了,她根本就不敢多待一秒,转身就跑。她不敢见他,怕见到他就再也舍不得离开。

    出租车开出去时,她看到沈存希追了出来,那一刹那,眼泪夺眶而出,她催促司机开车,车子驶进车阵中,她一直盯着他的身影,直到看不见了,她回过头来,捂着眼睛泣不成声。

    为什么这么难,明明喜欢却不敢靠近,明明已经没有阻碍,却还是无法相守。

    车子停在金域蓝湾外面,宋依诺给了车费,刚下车,就被人拽住胳膊,下一秒,她撞在了一副结实的胸膛。男人身上散发着凛冽的怒气,让人心生畏惧。

    宋依诺抬起头来,错愕地看着他,他为什么在这里?

    沈存希俊脸很冷,目光很冷,眼里布满了血丝,腥红一片。他拿起袋子,语气冷得似乎能让六月飞雪,他说:“宋依诺,你几个意思?”

    宋依诺心惊了惊,她从来没有看见他这么暴怒的样子,让人心惊胆颤,她讷讷地望着他,甚至忘记了手腕上传来的尖锐痛楚,她解释道:“这是你的东西,理应还给你。”

    “还给我?”沈存希声音冷得快要把人冻僵,“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去的道理,宋依诺,就这么想跟我撇清关系?”

    宋依诺看着他,她知道是她伤害了他,可是她心里也很痛苦。跟唐佑南离婚,她只觉得是一种解脱,可是沈老爷子威胁她不准再靠近沈存希时,她只觉得那是世界末日。

    “如果你这么想,是,我是想跟你撇清关系,你的东西太贵重,我不敢扔,赔不起,只有还给你。”宋依诺逼自己冷下心肠,她不能心软,不能让他认为她还对他恋恋不舍,那样对他不公平。

    沈存希笑了起来,笑声悲怆,可笑,真是太可笑了,他竟然会以为她借还衣服给他,是想要来见他一面,他真是自作多情!

    他出手如电,罩在她肩头,将她拽过来,目光狠厉的盯着她,“宋依诺,你还有心吗?告诉我,你还有心吗?”

    宋依诺被他逼出了泪,她咬着唇瓣,浑身克制不住的发抖,“我没有心,我的心早已经被狗吃了,沈存希,不要对我这样的女人有所期待,否则结果只会让你失望。”

    “宋依诺,我是疯了才让你糟蹋。”沈存希倏地放开她,他的目光触到手里的袋子,他拿出手机,在她眼前晃了晃,“你不要是吧,好,我砸了它!”

    宋依诺伸手去挡,没来得及,手机砸在地上,顿时四分五裂。她看着地上的碎片,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被他撕扯成一片一片的,再也拼凑不成完整,她看着他,眼里裹满了泪,“沈存希,你疯了么?”

    “是,我疯了,被你逼疯的。我的心你不要,我的人你不要,我送你的东西你也不要,好啊,不要是吧,不要我就毁了它。”沈存希拿出黑卡,用力一掰,就掰成了两段,然后狠狠砸在宋依诺身上。

    凌厉的风扑面而来,刮得她脸颊生疼,她看见断成两截的黑卡,一颗心疼得喘不过气来。她抬头望着他冷怒的俊脸,眼泪扑嗽嗽直落,“你为什么要逼我?”

    沈存希线条刚毅,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他将袋子砸她身上,眼睛狠狠剜着她,“你放心,我再也不会逼你。你让我明白什么是真正的死心。”

    说完,他转身上了车,甩得车门震天响。

    宋依诺看着白色宾利欧陆忽啸而去,速度之快像是急射出去的利箭,让她心惊胆颤。她看着车身消失在路的尽头,她收回目光,看着地上的碎片,她满心苍痍。

    她蹲下来,将衣服重新装进袋子里,然后她捡起碎片放进袋子里,她从来没有见过沈存希这样狂怒的样子,他的性子向来阴晴不定,但是发这么大的脾气却是第一次。

    他们之间本来就不可能,是她生了不该有的念想,才会让他一步步走进自己的心里。她以为在离开时,她能潇洒的抽身而去,现在她才知道,她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他对她的影响力。

    她捡完碎片,提起袋子往小区里走去。

    这一夜,宋依诺坐在书桌前,努力想要将手机粘好,可是就算粘好了,也复不了原。粉色手机上满是疮痍,正如她此刻的心,生生被现实揉碎。

    ……

    沈存希开车离开后,心里怎么也平静不下来,越想越怒。不就是一个女人,为什么这么难?

    他拿出手机,给毕云涛打电话,毕云涛最爱玩,知道什么地方最适合他现在,毕云涛接到他电话,吓得不轻,毕竟前天晚上的情形还历历在目。

    听说沈存希要出来玩,他扯着嗓子喊,像个老鸨一样,“哟哟哟,四哥,你哪根筋开窍了,不是说身体对四嫂绝对忠贞么?”

    毕云涛是后来才知道,那晚去觐海台私人会所的不是名副其实的四嫂,而是四嫂的妹妹。他已经叫习惯了,改不回来。

    沈存希目光转冷,“你在哪里,我马上过去。”

    毕云涛报了地址,那边就挂了电话,他立即屁颠颠的出去接人,接人前还吩咐找两个干净清新的姑娘过来侍候四哥。

    沈存希车子停在晶宫前,他用力甩上门,毕云涛站在那里,都替他感到心疼。他连忙迎上去,一边给他捶背一边讨好道:“哥,哥,谁惹您不高兴了,发这么大的火,消消气,消消气。我已经让人找来两个漂亮的小姑娘,保管你见了,一肚子气都消了。”

    沈存希睨了毕云涛一眼,一脚踢了过去,冷冷道:“你什么时候改行当老鸨了?”

    “这不是被你们哥几个逼得走投无路了吗,只好另避蹊径,才能在夹缝中讨口饭吃。”毕云涛身姿灵活的躲开他的攻击。

    沈存希没有跟他废话,大步走进包房。

    包房里有两个年轻小姑娘,长得水灵灵的,毕云涛的下属附在他耳边,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他挥了挥手,让人出去了。

    毕云涛走到沈存希身边,说:“哥,这两姑娘都没开过苞,看中哪个,楼上给你开好了房,你慢慢享用,要是两个都喜欢也不成问题。”

    沈存希睨了他一眼,忽然觉得自己来找他就是脑子犯抽了。可是进都进来了,一想到宋依诺的样子,他就肝火旺。他扫向那两个姑娘,其中一个生着一双丹凤眼,他指了指她,说:“就她了。”

    “哥的眼力就是好,我也觉得这姑娘漂亮,那哥是要在包厢里玩,还是回房间玩?”毕云涛笑得贱贱的,难得四哥开窍了,他倒是想知道他真能过得了他心里那一关?

    沈存希没有说话,直接转身往外走去。毕云涛立即给那姑娘使眼色,让她跟上去。等他们一走,他立即打开微信,在群里喊:“号外号外,四哥来我这里找姑娘了。”

    他一连发了几遍,群里才慢慢有人回应。

    薄慕年:“我赌一个鸭蛋,他硬不起来。”

    岳京:“噗,老大,口下留情,虽然你说的是事实。”

    郭玉:“老四忘了吃药?”斤乐岁技。

    毕云涛得瑟极了,十分风骚道:“姑娘很水灵,四哥器大活好,我赌一块钱,他会狂性大发。”

    薄慕年:“你怎么知道老四器大活好,你上过?”

    “噗”声不断。

    毕云涛怒了,“老大,我跟你没仇,你怎么黑我啊,我可是只爱红装的花美男。四哥怎么也得留给四嫂去蹂躏。”

    薄慕年:“我一直很想知道,你什么时候去泰国?”

    毕云涛:“去泰国干什么?”

    薄慕年:“变性!”

    群里再度“噗”声不断,毕云涛倒地不起,老大,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么对我?我好不容易把四哥拉上道了,我容易吗?

    被兄弟们玩笑的沈存希全然不知,他刚步进房间,那个看起来水灵单纯的女孩就扑上来,“客人,让我服侍您休息吧。”

    沈存希推开她,目光冷厉的盯着她,这个女人一接近他,他胃里就不舒服了。他强忍着掉头走人的冲动,他来这里就是要证明,没有宋依诺,他的日子一样可以过得逍遥。

    “躺床上去。”沈存希命令道。

    女孩怯生生的,有点被他凌厉的气场吓到。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非富即贵,只要她能攀上他,当他的女人,她就能从这个地方出去。

    她背过身去,伸手拉下拉链,迅速将自己脱了个干净,然后她爬上了床。

    沈存希从始至终没有看她,他脑海里浮现宋依诺那张小脸,他咬了咬牙关,大步走到床边,在床边坐下。面前的女孩的眼睛像受惊的小鹿一样,怯生生的盯着他,“客人,您轻点,我是第一次,我怕疼。”

    沈存希盯着她,仿佛看到了五年前的宋依诺,他撑在床边的大掌缓缓紧握成拳,他闭上眼睛吻下去,女孩主动揽着他的脖子,送上红唇。

    不对,气味不对,感觉不对,什么都不对。在快要碰到女孩的刹那,沈存希忽然“腾”地站起来,女孩没有坐稳,从床上摔了下去。

    沈存希看也没看一眼,从皮夹里抽出几张粉红钞票扔到床上,头也不回的离开。女孩子摔在地上,看着沈存希离去的背影,她委屈得直哭。

    毕云涛看见沈存希这么快就下来,他吃惊得嘴都合不拢,“四哥,你这上去不到五分钟吧,脱衣服穿衣服也得两分钟,你是不是不举?”

    沈存希黑着脸瞪过去,“你才不举,你全家都不举!”

    “……”毕云涛嘤嘤嘤,四哥比老大还要凶残,把他全家都连累了,“四哥,不喜欢那一款吗?咱们可以换,我们这里姑娘多,环肥燕瘦,热情的冷艳的高贵的小可爱的,你想要什么样的就有什么样的。”

    “没兴趣。”沈存希在沙发上坐下来,冷厉的眉眼被落寞取代,他声音寂寥,“不是她,感觉不对,连身体都不会有反应。”

    “四哥,你这是不举,得治!”毕云涛严肃道,这么多年轻鲜嫩的小姑娘,四哥居然说他没反应,看来这些年真的憋出问题了。

    沈存希凉凉地看过去,他跟这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猪头讲这些做什么,他根本不会懂,一个人的心一旦被人囚住,那么外界再多的诱惑,也诱惑不了了。

    毕云涛屁颠屁颠的坐过去,“四哥,你喜欢哪一款,你告诉我,我去给你找。”

    沈存希端起茶几上的酒杯,自顾自的倒了一杯,琥珀色的酒液在灯光下闪烁着光芒,他斜睨着他,说:“只要我说得出,你就能给我找来么?”

    “那是当然,我有星探发现大明星的潜质,保证给你搜刮来。”毕云涛眼里直放精光,这可是他毕生的事业。

    “你就别侮辱星探这么高尚的职业了。”沈存希晃着杯里的酒,掀了掀薄唇,吐出几个字来,“我只要宋依诺款的,你敢去给我寻来?”

    毕云涛沮丧着脸,“四哥,你这是要我强抢民女啊,四嫂会拆了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