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90 命里有时终须有

    蔚蓝的天空洁净如洗,一丝杂质都没有。

    宋依诺推开咖啡馆的门,坐在靠窗位置的韩美昕连忙向她招手,“依诺,这边。”

    宋依诺快步走过去。在韩美昕对面坐下,她打量着咖啡馆的环境,这里装修得很有小资情调,咖啡上空飘荡着贝多芬的《月光》,宋依诺点了一份甜品,她看着韩美昕,说:“美昕,我要离开桐城一段时间了。”

    韩美昕差点把嘴里的咖啡喷出来,她望着宋依诺,难以置信道:“依诺,你要离开?你去哪啊,什么时候回来啊?”

    “暂时还不知道,也许一个月,也许时间更长。世界这么大,我想到处走走去看看,这些年一直待在桐城,目光被局限,也是时候该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子的了。”宋依诺语气很轻松,只有她自己知道为什么离开。

    韩美昕定定地看着她,“依诺,你该不会一去就几年,然后回来身边跟个小包子什么的,不会吧。你怀孕了?”

    宋依诺不知道律师的逻辑也这么天马行空,她就说了下她要出去走走,她怎么就得出结论她怀孕了?她捂着额头呻吟了一声,“美昕,你少看点八点档言情剧。”

    “我不看言情剧看什么。我是离婚律师耶,天天面对那一对对怨侣,我再不补充点狗血能量,都快不相信爱情了。”韩美昕说,“你别转移话题,你跟沈存希做了。你怀上他孩子了?那你跑什么?光明正大嫁给他,分分钟把你的渣前夫渣姐虐得体无完肤。”

    宋依诺佩服她佩服得五体投地,她无力道:“美昕,如果哪天你律师当不下去了,其实可以改行写小说。”

    “……我说真的。上次你被下药了,不是他救了你吗?你们共处了一晚上,难道没做?那不可能啊,你都被下药了,没做怎么解得了药性?”韩美昕说到这里,她顿了顿,“等等,那件事过去一个多月了,你来大姨妈没有?”

    “那晚我们什么都没做,我一直以为是做了,但是后来唐佑南他妈不是带我去妇科检查了吗,我亲耳听到颜姿说我那晚没被人碰过。”宋依诺说:“而且我大姨妈来了,昨晚来的。”

    “……”韩美昕放下心来,只要没闹出人命,就万事大吉了,“那你为什么离开?依诺,在桐城不好吗?”

    “你还记得我年初报的设计师培训班,前两天那边寄来了邀请函,我打算去学习一下,培训期一个月。”宋依诺解释道,不能再让她胡思乱想了。

    “吓我一跳,还以为你要跑路。”韩美昕看着宋依诺,她想起打官司那天,从法院出来,依诺都没有哭,后来她回来时,狠狠痛哭了一场,让她哭的,应该不是唐佑南,她小心翼翼道:“依诺,你要离开的事,沈存希知道吗?打官司那天晚上,薄慕年来找我,说沈存希那晚疯了,砸了酒吧,你们是不是分手了?”

    宋依诺神情一怔,目光放空,想起昨天下午他砸了手机折断黑卡的暴怒,还有他离开时苍凉的背影,她轻叹了一声,“美昕,我和沈存希是不可能的。”

    “没有试过,怎么知道不可能?沈存希应该是真的喜欢你。”韩美昕在薄慕年面前嘴硬不肯承认,但是依诺要是错过了沈存希,就再也不会遇到一个这么喜欢她的人。当然,连默师兄除外。

    宋依诺摇了摇头,“我没有勇气再试。”

    韩美昕是懂她的,这些年唐佑南在外面换女人如换衣服,依诺是知道的,但是她却视而不见,只守着自己一方小小天地,若不是唐佑南和宋子矜上床了,也许她还不会和唐佑南离婚。

    五年前那件事,在她心里埋下的阴影太重,她走不出来。

    “对了,依诺,有件事连默师兄不让我告诉你,但是我觉得我还是应该告诉你。”

    宋依诺抬头望着她,“什么事?”

    “连默师兄的律师资格证被司法部吊销了。”韩美昕说,连家在桐城的背景也不算小,这次在法庭上与被告打起来的事也没能摘清,她真替连默师兄感到气愤。

    宋依诺吃了一惊,“怎么会?是因为我的官司吗?”

    “应该是,连默师兄不让我告诉你,怕你自责。依诺,其实连默师兄真的很好,他对你也有意思,你要不要考虑考虑他?”韩美昕说。

    宋依诺垂下眸,看着面前的甜品,她说:“美昕,这件事再说吧。我明天就要离开了,个人问题我暂时不想考虑。美昕,要不你帮我约一下连律师,他到底是被我连累失去工作的,我想在临走前请他吃顿饭。”

    “这个可以有。”韩美昕不错过任何一个让他们相互了解彼此的机会,立即拿出手机给连默打电话,约了晚上吃饭的时间。

    两人在咖啡馆里坐了一下,直到约定的晚饭时间快到了,韩美昕突然站起来,猛拍了一下额头,她说:“啊,完了完了,我居然忘了薄慕年叫我下班前去他办公室一趟,这个就跟暴君一样,绝对不容许工作上的丝毫马虎,依诺,我先走了。”

    宋依诺还没有反应过来,韩美昕就拎着包走了,她看着她匆匆离开的背影,一阵无语。就算要让她和连默单独相处,也不需要找这么蹩脚的借口。

    韩美昕不是找借口,她是真的忘了。她拿她的婚姻与人生自由,换来了法律顾问续约合同,她一周五天几乎都在薄氏坐班。这段时间薄慕年看见她,都跟不认识她一样,今天忽然让秘书通知她,下午下班前去他办公室一趟。

    这会儿都到晚饭时间了,她都没出现,只怕又要挨批斗了。

    ……

    韩美昕离开后,宋依诺结了账,起身去约定的法国餐厅等连默。她刚到,就见连默一身正装朝她走来,连默微笑了一下,“宋小姐,让你等久了。”

    宋依诺摇了摇头,浅笑道:“我刚到,美昕有事先走了,我们进去吧。”

    连默点了点头,与宋依诺走进餐厅。这家法国餐厅在桐城非常有名,位置很难订到,一般都要提前预约,可这对连默来说却不费吹灰之力。

    两人被侍应生领着走向靠窗的位置,她发现忽然有两道冷冷的目光隔空射在她背上,她微转了头,就看见另一侧靠窗的位置上坐着沈存希,她看过去时,他已经移开了目光。而他对面坐着的人,是冯贞贞,这已经不是她第一次看见他们在一起了。

    连默见她突然停下来,他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也看到了那边坐着的沈存希,他微不可察的皱了下眉头,“宋小姐,有认识的人?”

    宋依诺回过头来,淡淡摇头,“没有,我们走吧。”

    宋依诺继续往前面走,与沈存希坐的方向背道而驰。沈存希目光阴戾的盯着那道背影,昨天才踹了他,今天就迫不及待跟别的男人约会,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冯贞贞察觉到他的目光,回头往那边看了一眼,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她回过头来望着沈存希,说:“那不是宋小姐吗?她身边那位好像是连家的小公子,叫连默吧,我在聚会上见过他两次。”

    沈存希突然发现面前这个女人太聒噪了,他皱了皱眉头,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冯贞贞倒也没生气,她以手托着下巴,笑吟吟地看着沈存希,她说:“我听说宋小姐与你侄儿打离婚官司,法庭上与连默打起来了。连家人早就想让连默回去家族帮忙,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给司法部施压,吊销了连默的律师资格证。如今看来,连默会被吊销律师资格证,也算得上是英雄救美。”

    沈存希越听心里越火大,偏偏对面的冯贞贞似乎一点也没察觉到,她继续道:“对了,那天的官司,我听说了一件有趣的事,你要不要听听?”

    沈存希捏着红酒杯,没有说话。

    冯贞贞自顾自的说下去,“听说在法庭上,宋小姐被你侄儿逼是走投无路,宋小姐无技可施,当庭承认自己出轨,要求净身出户。”

    沈存希瞳孔猛地紧缩,他盯着冯贞贞,声音冷沉,“后来呢?”

    “后来你侄儿就问她,只要她说出那个男人的名字,他就成全她,宋小姐没说,但是连默站起来,当庭承认那晚,他和宋小姐在一起,一整晚。”冯贞贞说完,好整以暇地打量着对面脸色越来越阴沉的男人,她算不得是个心细如发的女人,但是每次只要宋依诺一出现,沈存希就会变得不对劲,他口中那个要保护的女人,该不会就是宋依诺吧?

    沈存希俊脸上却看不出任何情绪,心里实则已波涛汹涌,搁在膝盖上的大掌已经紧攥成拳,连默和宋依诺在一起待了一整晚,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他不知道?

    冯贞贞端起红酒杯,抿了一口,轻笑道:“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待了一整晚,真是让人不想入非非都难啊。”

    沈存希的神色瞬间变得阴戾。

    ……

    连默发现,自从宋依诺进了餐厅后,就一副心神恍惚的样子。他望着她,说:“依诺,怎么想到要请我吃晚饭了?”

    宋依诺回过神来,她抬头望着连默,歉意道:“连律师,对不起啊,因为我,你才被吊销了律师资格证,需要我去司法部解释一下吗,那天是我太冲动了,害你被我连累。”

    “依诺,如果你真的觉得很对不起我,那就答应我一个请求。”连默忽然道。

    宋依诺一愣,心里有些紧张,“什么请求?”

    “不要再叫我连律师了,叫我连默吧,官司已经结束,我们现在是朋友。”连默微微一笑,看她顿时松了口气的表情,他摇头,她真是什么都表露在脸上,轻易就能看懂。

    宋依诺尴尬的笑了笑,“好。”

    “依诺,不要自责,这跟你没关系,我家人一直在拿我的错处,要避我回去继承家族企业,好不容易逮到这么个机会,他们哪里会放过?就算没有这件事,我迟早也会离开律师界。”连默说。

    宋依诺很不理解,如果他的家人见过他在法庭上的样子,他们一定不会逼他离开法律界,“你家人一定从来没有见过你打官司的样子。”

    连默失笑,她到底是与众不同的,连安慰人都不走寻常路,“嗯,他们从来没有出席过我负责的官司。”

    “那你为什么不坚持呢?”宋依诺不解的问道,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的事业,为了这份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既然他那么喜欢,他为什么不坚持下去?

    “依诺,每个人生来都有自己的使命,我很喜欢律师这份工作,但是现在我要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了。”连默道。

    “那你不会惋惜吗?”

    “不会,因为这些知识会跟随我一生。”连默笑了,很意气风发的样子。

    宋依诺也笑了,她举起手里的水杯,说:“那我以水代酒,祝你在新的位置上天天开心,万事如意。”

    连默轻笑,也举起水杯与她碰了碰,说:“那我也祝你新生活一帆风顺,心想事成。”

    ……

    洗手间里,宋依诺站在洗手台前,水声哗哗,她身后的格子间门打开,冯贞贞从里面走出来,看到她时,她笑道:“宋小姐,我们还真是有缘。”

    宋依诺关了水龙头,转身看着她。冯贞贞长得很漂亮,与董仪璇生活在一起,她身上也有董仪璇的影子。看到她,她就想起那天在业之峰董仪璇说的话,她说:“冯小姐,你真是无处不在。”

    冯贞贞打开水龙头,轻笑一声,“我可以当宋小姐这番话是赞美吗?”

    “……”宋依诺抽了纸巾擦手,她皮笑肉不笑道:“难道冯小姐觉得我是在讽刺你吗?”

    “不敢!”冯贞贞的年纪比宋依诺要小,但是因为和董仪璇亲近,所以性子与董仪璇也有几分相似,“我听说宋小姐离婚了,我是应该说恭喜呢还是说遗憾呢?”

    宋依诺将手里的纸巾丢进垃圾桶,她说:“难怪古语有云,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冯小姐,上次你故意把业之峰要挖我的事当着我同事的面说出来,那时候就是在挖坑给我跳吧,我不得不佩服你们配合得天衣无缝。”

    冯贞贞关了水龙头,她望着宋依诺,正色道:“宋小姐,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那天是失言,没有任何算计你的意思,就连报纸上说你抄袭,我也是后来才知道那是我的姨妈设计的。还有,也许你误会我姨妈了,我从来没有见过我姨妈为了挖一个人才,如此费尽心计,也许,她只是想让你来她身边工作。”

    宋依诺心里已经有了先入为主的观念,她自然不会相信冯贞贞的话,“照冯小姐这意思,我应该感激涕零了?”

    冯贞贞看着她满身是刺的模样,她说:“宋小姐不用这么尖锐,时间会证明一切。”冯贞贞擦干了手,拉开门出去了。

    宋依诺站在空荡荡的洗手间里,半晌才拉开门出去。刚走到走廊上,就看见沈存希迎面走来。那一刹那,她慌得想逃,脚根却像是粘在地上了,挪动不了分毫。

    这个时候躲,就会显得太刻意。她僵站在原地,眼睁睁看着沈存希走过来,真是冤家路窄啊。她的心紧张得快要蹦出来,三步,两步,一步,他与她擦肩而过,脚步未停。

    宋依诺分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她失落的抬起步伐,向餐厅走去,刚走了一步,身后就传来沈存希冷冷的声音,“新欢?”

    宋依诺一愣,确定他是在跟自己说话,她转过身去,就见他满脸讥诮,“你的眼光也不怎么样嘛,要找也至少找个比我条件好的,你看上他哪里了?人,财,还是床上功夫?”

    宋依诺俏脸倏地褪去了颜色,她怔怔地看着他,原来当他们反目成仇时,连朋友都做不了。她咬了咬牙,说:“他哪里都好,尤其是床上功夫,无可挑剔!你比得上么?”

    说完,她转身离开。

    沈存希看着她离开的背影,他怒不可遏,气得一脚踹过去,旁边无辜的垃圾桶遭了殃,被他踢得一地狼藉。

    ……

    吃完饭后,连默提出送宋依诺回家,宋依诺摇头拒绝了,上流社会圈子,她还是第一婚时,都没能挤进去,第二婚只怕会更艰难。

    如果有一天她心里放下了,她会找一个平凡的人,过着平凡的一生,有没有爱情,都无所谓了。

    连默没有再强求,目送她上了出租车。宋依诺回到公寓,重新清点了一下要带去的行李,还有证件之类的东西,碰到钱包里那张黑卡时,她的心瑟缩了一下。

    想起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她就恨得咬牙切齿,她合上钱包,扔进背包里,拒绝再去想任何关于沈存希的事。这一夜,她在床上辗转了大半夜,快到天亮才睡着。

    她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出现在教堂,似乎有人在办喜事,她站在牧师台下,身后传来脚步声,她转过头去,就见身着一袭婚纱的冯贞贞,挽着高大英俊的沈存希向这边走来。

    两人相视一笑,眼里满是深情。她的心猛地抽痛起来,眼泪滚落下来,她不想看到他娶别人,她要去阻止他。然而她刚抬起步伐,前路就被沈老爷子挡住。他拿出照片,面目狰狞道:“宋依诺,你敢打断这场婚礼,我就把照片发布出去,看看到时候有多少人骂你是.淫.娃荡.妇!”

    情景一转,她在马路上,头发披散着,衣服很脏,打着赤脚,身边有很多人都在往她身上扔臭鸡蛋,菜叶子,“打她,打她,打死这个不要脸的东西,桐城出了这么个败类,简直是我们的耻辱,把她赶出桐城!”

    “还敢把床照发出来,真贱!想凭这个上位么?太下贱了!”

    宋依诺浑身都在打颤,周围的人她都不认识,可每个人都穷凶极恶的往她身上砸东西,还有一些小孩子往她身上扔石头。

    她被打得头破血流,无处可躲,跌倒在地。

    眼前被鲜血模糊,她睁开眼睛,看到一双锃亮的皮鞋,她顺着那双皮鞋往上望,就看到了沈存希俊美依旧的脸,她伸手去拉他,他似乎嫌脏,生生往后退了一步。

    她看着自己落空的手,一颗心沉进了谷底。她眼泪滚了下来,流出的却是血泪,她抬头看着他,他还穿着婚礼上那身帅气的礼服,他在她面前蹲下来,神情怜悯地看着她,语气温存,“瞧瞧这小脸,真是让人心疼得紧。”

    宋依诺望着近在咫尺的他,“四哥,带我回家,我不想在这里,求你带我回家?”

    “四哥也是你叫的么?照片里的男人是谁?被他操得很爽吧?你怎么这么无耻?还好我没娶你,否则我的脸都被你丢干丢净了。”

    宋依诺的心疼得直抽搐,眼前这个男人不是她认识的沈存希,他不会这样对她,她扑过去抱住他的腿,哀求道:“事情不是这样的,我是被人强.暴的,他们陷害我,都陷害我。”

    “滚开,不要碰我,脏!”沈存希毫不留情的踹向她的心窝,她顿时被踹飞了出去,像个破布娃娃一样摔在马路上,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一辆巨大的货车朝她急驶而来。

    “不要!”宋依诺大叫一声,腾地从床上坐起来,她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额上冷汗涔涔,她大口大口的喘气。梦里的场景太过真实,真实的就像预示着将来的某一天,她就会这样身败名裂的被赶出桐城或者香消玉陨。

    她伸手抱住自己,浑身不停的颤抖,眼泪从空洞的眼睛里滚落出来,只剩下一望无际的绝望。

    ……

    宋依诺与唐佑南离婚,最高兴的莫过于宋子矜,但是听说唐佑南给了宋依诺丰厚的赡养费以及房产,她又不开心了。她和沈存希离婚一个子儿都没得到,凭什么宋依诺就能拿到赡养费?

    她心里不高兴,却不敢在唐佑南面前表现出来。他们离婚后,唐佑南对她似乎比以前上心了,过两天就会来宋家看她。

    妈妈问过她好几次,唐佑南什么时候娶她过门,眼见着她的肚皮一天天大起来,等到四个月出怀,就再也瞒不下去了。

    宋子矜做梦都想嫁给唐佑南,这天唐佑南过来看她,给她带了许多水果,她便趁机提起,“佑南,我的肚子眼看着一天天大起来了,你什么时候娶我过门?”

    唐佑南在宋家没有见到宋依诺,他很失望,他看了宋子矜一眼,伸手捏了捏她的俏臀,调侃道:“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嫁给我?”

    宋子矜娇羞的伏在他肩膀上,向他撒娇,“人家才没有呢,就是担心肚子大了,别人问起不好说。”

    唐佑南偏头看她,不管他之前多气她多恨她,他的身体始终能在她身上找到欢愉。只是每次事后,他的心就会更加空洞,他说:“我刚刚离婚,我爸妈也不知道我和你的事,我得慢慢说服他们,他们不点头答应,你嫁过来也会受委屈,再等等吧。”

    “那我们先去扯证吧,扯了证你爸妈迟早会接受我。”宋子矜想法很乐观,她现在怀着唐佑南的孩子,这孩子就是一张王牌,她不信他父母不接受。

    唐佑南慢慢有些不耐烦了,他抽回了手,说:“再等等,我刚离婚,就娶了自己的前婶婶,这话传出去也不好听。”

    宋子矜一下子就生气了,她腾地站起来,瞪着唐佑南,说:“反正我不管,我就是要你娶我。什么前婶婶,沈存希那个性无能,根本就没碰我,我被他利用就算了,还净身出户,一想到这个我就憋屈。”

    唐佑南皱紧眉头,“子矜,你冷静点,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沈宋两家在桐城都不是小户人家,这样的事传出去只会惹人笑话。”

    “那几年后就不会惹人笑话了?你这就是托词,你是不是还惦记着宋依诺,是不是还想追回她?你跟她离婚是在欲擒故纵是不是?佑南,那天晚上你知道宋依诺躲在衣柜里,还是跟我真刀实枪做了,你以为她会原谅你?”宋子矜神情变得格外尖锐,她好不容易等到他离婚,她还是见不得光,那她这么辛苦给他怀孩子生孩子是为什么?

    唐佑南腾一声站起来,藏在心里最隐密的想法被宋子矜这样毫不留情的揭开,他恼羞成怒道:“宋子矜,你不要无理取闹。”

    “我无理取闹吗?唐佑南,你扪心自问,你是不是这么想的?呜呜呜,你这个骗子。”宋子矜扑过去,粉拳砸落在他身上。

    唐佑南抓住她的手,将她推坐在沙发上,他厉声道:“疯婆子,看来你需要好好冷静几天了。”说完,他转身扬长而去。

    宋子矜气得不得了,宋夫人从门外回来,就看到唐佑南气冲冲离开,她三步并作两步冲进别墅,看见宋子矜坐在沙发上泣不成声,她说:“好端端的怎么又吵起来了?”

    “妈,佑南还惦记着宋依诺,我该怎么办?”宋子矜扑进宋夫人怀里。

    宋夫人抱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眼里掠过一抹精光,“子矜,你安心养胎,好好把孩子生下来才是正事。你和佑南的身份,要再嫁进宋家不是容易的事,只有把孩子生下来,让唐佑南百口莫辩。”

    “妈妈,我不甘心,他都跟宋依诺离婚了,为什么还不娶我?”

    “子矜,你听妈妈的话没错,把孩子生下来,你迟早有一天会成为唐太太。反之,唐太太的宝座有可能永远都不属于你。”

    ……

    宋依诺到江宁市的第三天,在一处风景名胜点遇到了厉家珍。厉家珍的记性很好,当时就认出她来,她看着她想了半天,才想起她是沈遇树的小女朋友。

    “宋姐姐,你什么时候来的江宁市?你一个人吗?”21岁的厉家珍性格活泼热情,知道她一个人在江宁市,就把同学打发走了,带她去了江宁市最著名的白马寺。

    白马寺在山顶上,两人从山脚往下跑,累得气喘吁吁的,看见宋依诺背了个大包,她主动拿过去背。宋依诺要拿回来,她却一溜烟往山上跑去。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跟着追上去,她说:“来了几天了,我来参加这边的设计师培训,大概要在这里待一个月。”

    “那你现在住在哪里?”厉家珍见她不跟她抢了,就与她一起往山上爬去。本是千金大小姐,身娇体贵的,就累得爬不动了。

    “培训班有宿舍,两个人住一间,条件很好。”宋依诺看她爬不动了,就提议去前面亭子歇歇脚。

    “哦,要是住得不舒服,就来我家住,我一个人住一栋房子,好寂寞。”厉家珍接过她递来的矿泉水,咕噜咕噜喝了几大口,才觉得嗓子眼上舒服了些。

    宋依诺摇了摇头,“不会,宿舍里条件很好,卫浴设施齐全,还有空调。”

    “那我就放心了。”

    两人歇了会儿脚,又往山上爬去,厉家珍说:“宋姐姐,白马寺的姻缘签好灵的哦,你一定要抽一签,才对得起我们这么辛苦的爬上去。”

    提及姻缘签,宋依诺怔了怔,她停下来,厉家珍也跟着停下来,偏头看她,“宋姐姐,你怎么了?”

    “我没事。”宋依诺继续往上爬,一个小时后,两人终于爬到了山顶。山顶修着雄伟的寺庙,庄严肃穆。厉家珍兴奋的直跳,“宋姐姐,我们终于爬上来了,这还是我第一次爬上山顶,前几次跟遇树哥哥一起来的时候,都是爬了一半就回去了。人家说一鼓作气爬到白马寺的人,才会心想事成。”

    宋依诺含笑拿走她肩上的大包,这孩子真的很善良,自己明明累得要死,就是不肯把包还她。

    这回厉家珍没跟她争,因为她快要休克过去了。

    两人手牵手进了白马寺,点了香,虔诚的跪拜。白马寺很大,她们逛了一圈,从里面出来,就来到了传说中的心愿树前,心愿树上挂了很多彩带,迎风飘扬,很好看。

    厉家珍跑去买了两条彩带过来,她递了一条给宋依诺,说:“宋姐姐,写下你的心愿,然后抛到心愿树上挂着,你的愿望就会成真哦。”

    宋依诺怔怔地看着手里的彩带,她没有什么心愿,就算有,那也是永远都不会成真的。

    厉家珍在彩带上写了一连串的愿望,她抬头看见宋依诺站在那里发呆,她说:“宋姐姐,你快写啊,挂好了心愿带,我们就去抽签,再晚了说不定就遇不上了。”

    宋依诺见她催得急,她接过笔,想了半天,只在彩带上写了一个“希”字。为了把彩带挂上树,两人抛了不下20次,终于挂好了,厉家珍立即拽着她往月老庙跑去。

    大概是时间不早了,月老庙里已经没人排队了,厉家珍拉着她走进去,先虔诚的拜了月老,再去抽签。厉家珍捧着签桶递给宋依诺,“宋姐姐,你来抽。”

    “家珍,你先吧。”

    厉家珍眼睛亮晶晶的,她说:“那我不客气了,我先抽,你再抽。”

    说着她跪在月老面前,双手合什许了个愿,然后捧着签桶,闭上眼睛摇了起来,“啪嗒”一声,有一根签文飞了出来,她睁开眼睛,捡起签文念道:“晓静但愁云鬓改,夜吟应觉月光寒。蓬山此云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宋依诺不懂签文,但是也听得出来家珍这签不太好,她倾身看去,上面写着下下签。她连忙道:“家珍……”

    厉家珍抬起头来,笑得没心没肺的,她说:“宋姐姐,这都写的什么乱七八糟的,看不懂,你来抽一支。”说着,她将签桶递给了宋依诺。

    宋依诺想了想,还是接过去了,她说:“指不定里面都是下下签,我会抽到比你这个更糟糕的。”

    厉家珍想捂她的嘴已经来不及了,她连忙呸呸呸了三下,说:“坏的不灵好的灵,坏的不灵好的灵,坏的不灵好的灵。我说了三次了,天上的神明不要放在心上哦。”

    宋依诺被她可爱的反应逗乐了,厉家珍见状,连忙道:“宋姐姐,你别说话,快抽签,这里的神明真的很灵的,乱说话他们会听见的。”

    瞧她真的紧张了,宋依诺倒是没再说什么,她闭上眼睛,摇签的那一刹那,她眼前浮现的竟然是沈存希的俊脸。她摇了三下,一根签飞出来掉在地上。

    她睁开眼睛,看着地上的签文,这一刻她忽然紧张起来。明明是抱着无所谓的态度抽的,但是真的要看时,却又开始害怕。她弯腰捡起来,看着上面的签文念道:“荷叶生时春恨生,荷叶枯时秋恨成。深知身在情常在,怅望江头江水声。”

    厉家珍闻言俏脸煞白,立即抢走她手里的签,丢回到签桶里,说:“不准不准,我同学骗我,还说这里的姻缘签很准,一点都不准,我们不玩了。”

    说着她站起来,拉着宋依诺往月老庙外走去,宋依诺频频回头看着搁在地上的签桶,她抽中的是下下签。他私吐巴。

    她们刚走出月老庙,一名老和尚从一侧的堂屋里走出来,他走到签桶旁,抽出那两支签,他看着她们渐行渐远的背影,捋着胡须叹了一声,“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

    大抵受了刚才的签文影响,两人下山时的情绪明显不高。缆车里,厉家珍无精打采的靠在缆车壁上,她嘴里嚷着不准,心里却还是受了影响,这个签文明显是说她和沈遇树不会有好结果,他们那么相爱,怎么可能没有好结果呢?

    除了这个,宋依诺的签文更让她担心,虽然没能找到大师解签,但是最后那两句话却让她不安起来。一定是签不准,一定是签不准,否则她难辞其咎。

    宋依诺心情也不太好,这个签文无端让她想起,离开桐城的头天晚上她做的噩梦。她偏头看向窗外,远处青山绿水环绕,风景如画。白马寺隐在山野间,烟雾缭绕,多了几分仙气。

    宋依诺收回目光,看着对面的厉家珍,她倾身过去,轻轻握住她的手,说:“家珍,命运由我不由天,不要被签文影响。”

    厉家珍点了点头,“宋姐姐,你也不能被签文影响哦,我们把签文忘了吧,会没事的。”

    宋依诺轻轻抚了抚她柔韧的发丝,这个傻丫头,她还在为她担心。两人约定把签文忘记,但是没过多久,其中一个签文就成了真。

    回到市区,已经晚上八点了,厉家珍打起精神来,带宋依诺去吃了江宁市的特色菜,吃完饭,两人在街上拥抱告别,宋依诺站在街边,看着出租车远去,她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宿舍。

    走了一天的路,她很累很累,回到宿舍梳洗完,她什么也没想,倒在床上睡着了。

    翌日。

    培训班正式开始培训,培训地点在A大的公开阶梯教室,座无虚席,可见R.O设计师有多受人喜欢。R.O首席设计师是一位华意混血儿,长得很帅气,说话很幽默。将枯燥的知识用幽默的语言表达出来,让人既感到轻松,又能很愉快的吸收新知识。

    宋依诺坐在中间位置,认真记笔记,偶尔也会被R.O设计师的幽默逗笑。学习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宋依诺的心渐渐平静下来,很少再想起那天的签文,以及桐城那个她急于忘记的人。

    半个月后,R.O设计师布置了第一次课外作业,让他们用彩虹的七种颜色,设计一间卧室的图稿,并且要在30分钟内。

    学生们都很用心的设计,宋依诺冥思苦想,联系R.O设计师课上讲的知识,她设计了一间以波点为原素的设计方案。

    时间很快到了,R.O设计师开始收作业,当看到宋依诺的设计图稿时,他眼里掠过一抹惊喜,却什么话都没说,继续收设计图稿。

    下课铃声响起,有学生离开,也有学生上台去问R.O设计师自己的设计怎么样,宋依诺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R.O设计师却忽然叫住她。

    她被留了下来,R.O设计师拿出她的设计稿,问她:“你能告诉我你的设计理念吗?”

    宋依诺想了想,说:“简单,温馨。如果一定要用这七种颜色来布置卧室,我想,如果我辛苦了一天回到家,我一定不想要看到这么多颜色刺激我的视觉神经,所以我把最亮丽的颜色都用成小波点,而把让人感到心情舒畅的颜色用成大波点。这样在视觉上,就会让我感到放松。”

    “那么为什么用圆点?”

    “因为圆会让人想到圆圆满满,一对夫妻的卧室里不适合用菱形以及三角形这些含有尖角的图形,圆形会让人有归宿感。”

    R.O设计师脸色平淡的点点头,让她离开了。宋依诺刚离开,他立即拨通了一组电话号码,对方刚接通,他就兴奋道:“希,你的东方宝贝简直太让我惊喜了,我要带她回意大利发展,她一定能成为国际顶尖的家装设计师。”

    宋依诺在外面吃完饭,又到处逛了一圈,去超市买了日用品,这才回了宿舍。

    刚到宿舍楼下,她就看到一道熟悉的挺拔身影。她诧异地看着他,以为自己眼花,她一边揉眼睛,一边走过去,心激动得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

    男人像是感应到她的存在,忽然转过身来,夕阳洒落在他身上,蒙上了金黄的光晕,他眯着眼睛危险地盯着宋依诺,一字一顿道:“我不准你和R.O去意大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