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91 就是想抱抱你

    听到R.O的话,沈存希一秒都坐不住,丢下会议室里的高层匆匆离开,然后开了两个小时的车赶到这里,在宿舍楼下等了半小时。直到她自在的身影闯入视线里,他一颗惶惶不安的心才落了地。

    随即看到她逍遥自在的样子,走路都在得瑟一样,他就郁闷了。他为她寝食难安,每天都在绞尽脑汁想怎么对付老头子,结果她倒好,日子过得滋润不说,目测还长漂亮了不少。脸色红润,精气神十足。

    掀桌!

    难道就只有他在为这段感情努力?她还真的心宽体胖完全不放在心上了?

    宋依诺被他吼得莫名其妙,她什么时候说要和R.O去意大利了?再说就算她要去意大利,也跟他没什么关系吧,他不是说真正死心了吗?

    宋依诺攥紧了手里的塑料袋,看着他发怒的样子,又想起了那天在金域蓝湾外面。他怒砸了手机的情形,她怯怯道:“那个……你跑来这里就是为了问我这个吗?你怎么知道我们培训班的导师叫R.O?其实你可以打电话问我,不用专程跑到这里来。”

    她每说一句,沈存希就怄一句,怄得恨不得上前去掐死她。听R.O说要带她回意大利,他脑子里一片空茫,什么都想不起来,也想不起现在有最高端的通讯设备,打个电话就能确认。

    他匆匆赶来这里,看到她出现在自己的视野里时,他才明白,他为什么来了这里?是因为想见她,疯狂的想见她。哪怕她不要他。他还是发了疯的想要来见她。

    这会儿被她问得哑口无言。他咬紧牙关,觉得自己在她眼里就是一个笑话,他到底为什么对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念念不忘?

    沈存希气得转身就走。

    宋依诺看见他笔直的朝女生宿舍楼里走去,她连忙提醒道:“沈存希,这里是女生宿舍楼,你不能乱进。”

    沈存希被她给气晕了,连方向都辨识不清楚了。他停下步伐,转身往宿舍楼外面走去。

    宋依诺望着他黑沉的俊脸,吓得不敢说话了。她站在门边,见他与她擦肩而过,她有那么0.1秒的冲动,想要抓住他的手,但是最后,她还是眼睁睁看着他大步离开。

    既然明知道他们之间不会有结果,那么就不要开始。自古多情空余恨,不要误人误己。理智这样告诉她,可情感却生生折磨着她,她叹了一声,转身向宿舍楼里走去。

    沈存希走出一段路,他忽然停下来,他就这么走了,岂不是太便宜她了?他转过身来。看见宋依诺的背影消失在楼道上,他怒火中烧。

    他千里迢迢赶到这里来,人生地不熟的,他们好歹同床共枕过,她连请他吃顿饭的意思都没有,这女人也真做得出来?

    他气怒不休,快步走回去,大步上楼。

    宋依诺来到宿舍前,她拿钥匙开门,平静的心因为沈存希突然出现,开始变得不平静了,她好不容易才强迫自己暂时忘记他,结果他一出现,就将她所有的努力都毁了。

    这世上,有些人我们明明知道不能爱,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了,明明知道不会有结局,还是飞蛾扑火的爱了,这就是爱情吧,叫人痛苦叫人绝望,却在他突然出现在你面前时,已死的心又活了过来。

    她推开门,刚走进去,身后一道黑影覆上来,她吓了一跳,手上的袋子掉落在地上,色泽鲜艳的苹果从袋子里滚出来,她转身,一股熟悉的男性气息,混着甘冽的新鲜烟草味扑鼻而来,她抬头惊异的望着他,“你……”

    她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出手的,眼前一阵天眩地转,她的后背抵到墙壁上,身前是他滚烫的胸膛,带着火热的气息。

    沈存希捧着她的脸,激狂的吻落了下去,在她的唇齿间猛烈掠夺起来。他伸脚勾上门,目光灼灼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呼吸一阵急过一阵。

    宋依诺心跳加速,扑通扑通的狂跳,像是揣了一只活泼乱跳的兔子,跳得她心律不齐。唇上的力度霸道且强势,不容她拒绝般,吞噬着她的所有。

    所有的徘徊犹豫彷徨,都在这一刹那消失,她心里剩下的是对他满满的思念与爱意。很想和他在一起,想得心都痛了,却只能被现实狠狠压制着。

    这会儿完全爆发出来,威力惊人。因为她发现,她根本没有拒绝他的吻,甚至还在回应他的热情。

    沈存希本来是带着惩罚的心情,想要让她不再漠视他。可是她的回应,却将他心里的柔情全都激发出来,他慢慢放柔动作,像是在品尝世间独一无二的美食,百吃不厌。

    他的心在狂跳,他的每根神经都在叫嚣,要了她,要了她,只有她彻底成为他的,他才不用担心她会偷偷溜走,不用担心她会再次拒绝他的靠近。

    而事实上,他也在这样做了。

    他想起她离开桐城那天,其实他去了车站,看着她头也不回的坐上了列车,他心里很绝望,他真的被她毫不犹豫的抛弃了。

    沈老爷子的威胁,他怕,但是他更怕的是,她不肯跟他站在一起,共同抵御外敌。他甚至生出几分破罐子破摔的心里,希望老头子跑去把当年的真相告诉她,给他一个痛快。

    就算最后他要花十倍百倍的精力重新追回她,他也不怕,总比现在这样刀悬在脖子上却不落下去,整日惶惶不安的好。可他没有勇气告诉她,唯独这件事他没有勇气说。

    他的吻,让她很舒服,舒服得不想推开他,想继续下去,一直到天长地久。直到一股撕裂般的刺疼传来,她猛地睁开眼睛,看见两人不知何时滚上了床。

    她吓得不轻,五年前那晚的事情瞬间重回大脑,她屈膝对准他的胸口用力一蹬,就将还沉浸在两人即将结合的美好中的沈存希,给踹下了床。

    宋依诺爬起来,抓过薄被裹住自己,她俏脸上的血色尽褪,布满了惊惶,她缩在床头,瑟瑟发抖。

    沈存希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这么狼狈,他竟再次被她踹下了床。好事被打断,他心情很不爽,从地上爬起来,满脸阴戾的瞪着她,“宋依诺,你……”

    宋依诺抬起头来,目光痪散,现在的情形与五年前那一夜重叠,她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她厉声道:“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沈存希本来是想趁她被他吻得晕头转向时,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把她变成自己的,那么有了身体上的牵扯,她想要再离开,就不会那么容易。

    但是看到她惊惶的表情,还有颤抖的身体,他才发现自己太激进了。他坐在床边,小心翼翼的靠近她,刚挪动了两步,她再次警觉,目光尖锐地瞪着他:“不要过来,不要靠近我,求求你。”

    沈存希咬了咬牙关,看见她颤抖得更厉害了,他恨不得打自己一顿,“诺诺,是我,别怕,是我。”

    宋依诺摇头,眼泪滚落下来,嘶声道:“你走,我不要见到你,你走啊。”

    沈存希知道自己孟浪的举动吓坏她了,他承认他这么做有私心,不只是想将她牢牢的拴在身边,还有他渴望她太久太久了,太想得到她了。

    但是此刻看到她吓坏了的模样,他又恨死了自己,他完全没有想到宋依诺是因为五年前的事在害怕,还以为是他刚才的举动吓到她了,他坐到她身边,将她抱进怀里,“诺诺,对不起,我太想要你了,才没有顾忌到你的心情,不要哭了,我答应你,只要你不点头,我再也不碰你了。”

    宋依诺在他怀里拼命挣扎,沈存希却将她抱得很紧,不让她挣开,却也不会伤到她。她挣脱不得,声嘶力竭喊道:“放开我,我不想见到你,你马上走。”

    沈存希心里更加自责了,他不放手,一直安慰她,宋依诺闹累了,气喘吁吁的俯在沈存希肩头,默默流眼泪,她知道自己这样乱发脾气是不对的,她哑声道:“对不起,我害怕,我还没有做好准备。”

    被强.暴的阴影始终盘桓在她心里挥之不去,她害怕那种感觉。

    沈存希捧起她的脸,看着她脸上布满泪水,他爱怜不已。他的唇贴上去她的脸,慢慢吮干她脸上的泪水,“是我不好,下次,我会慢慢来。”

    宋依诺摇头,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告诉他当年发生的事,说了他会不会像唐佑南一样嫌弃她?她甚至不知道那晚的男人长得是圆是扁。她心里很无助,眼泪又滚落下来。

    她捂住眼睛,掌心被泪水打湿,她说:“你走吧,不要再来了。”

    沈存希听到她说这种话就来气,她就是有本事将他逼疯,“我既然来了,就不会走。诺诺,我刚才吻你时,你敢说你对我没感觉吗?”

    宋依诺哑口无言,她喜欢他的吻,让她感到很舒服,心情也很愉悦,但是她害怕后来发生的事。他们在一起,迟早要突破这一关,可是她心里过不去,无法接纳他。

    “你也有感觉的不是吗?为什么还要推开我?”沈存希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从刚才进门他吻她,到后来躺在床上,至少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她要是不喜欢,怎么会让他吻那么久?这个满嘴谎话的小骗子,喜欢就是喜欢,他又不会笑话她。

    “我没有感觉,我不喜欢。”宋依诺违心道,她脸颊发烫,褪去的血色重回脸上,俏脸红得快要滴血。

    沈存希不说话,只拿那双能看透人心的凤眸静静的瞅着她,瞅得她浑身发毛坐不住,她脸上一臊,心虚道:“你吻我,我很喜欢,但是后面不喜欢。”

    “后面?”沈存希挑眉。

    宋依诺脸颊更红了,甚至快要烧起来,她东看西看,就是不敢看他,她结结巴巴说:“就、就是你要、要进去时,我不喜欢。”

    沈存希蹙紧眉头,半晌才发应过来她指的是什么,他下意识道:“你和唐佑南没做过吗?”

    下一秒,回答沈存希的是一脚,他再度被宋依诺踹下了床。这件事是宋依诺心里最膈应的事,提起来就心塞。五年前的婚礼结束后,她知道新婚夜,她和唐佑南一定无法避免做那种事。她很害怕,却又不能逃避,所以才会告诉唐佑南她被人强迫的事。

    她是想让他等她准备好了,他们再同房。可是唐佑南当时的反应,却让她受伤的心雪上加霜。后来他更是一再拿这件事羞辱她,别说碰了,就是看见她,他都会觉得脏了他的眼睛。

    沈存希无心的一句话,却触到她心里最深的隐痛,她恼羞成怒,踢他下床,是她最直接的反应。

    “宋依诺,你想死是不是?”沈存希今天连续被她踹下床,心里十分恼火,本来被挑起的欲念无处可发泄,已经够让他心里郁火狂躁了,结果还被她踢下床,是可忍孰不可忍?

    宋依诺梗着脖子,很生气他拿这事来调侃她。看到他不着寸缕的样子,她又猛地闭上眼睛,“哎呀,你这个暴露狂,把衣服穿上。”

    沈存希满头黑线,敢情她现在才看见他没穿衣服?

    沈存希站起来,一言不发的转身进了浴室。宋依诺听到脚步声,她睁开眼睛,就看到他展露无遗的好身材,她醉得不轻,他就不知道拿东西挡一下吗?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宋依诺连忙跳下床,拉开箱子拿了一套衣服穿上。其实心里还是有点尴尬的,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吻着吻着,就吻到了床上来,还差点就……

    她捂住额头,看到从门口散落了一地的苹果和衣服,她心里臊得更厉害,好在她的室友没回来,要是撞见这一幕,她简直要无地自容。

    她连忙蹲下去,捡起衣服,男人和女人的衣服凌乱的叠在一起,很暧昧,让人脸红心跳。她捡起他的领带、衬衣、黑西裤,然后在床脚边,看到了他的子弹内裤。

    她的脸“噗”一下红透了,她一直无法理解他的癖好,怎么会喜欢穿这样的短裤,真的舒服吗?

    浴室的移门拉开,沈存希腰间裹着一条浴巾站在门边,看她盯着自己的短裤看,心里不由得躁动起来,一团热气冒了上来,他双手抱胸,斜倚在门框上,“很喜欢?送你了。”

    宋依诺猛地抬起头来,看到沈存希正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她忙不迭的扔了短裤,说:“我才不要呢,我又不能穿。”

    沈存希心情愉悦,“你怎么不能穿,这跟你们女人穿的丁字裤不是一样的么?”

    “……”宋依诺想说能一样吗,到底脸皮薄,不想在这个羞煞人的话题上跟他争辩,她把衣服扔在床上,说:“穿上衣服,我在外面等你。”

    沈存希忽然拽住她的手腕,他身上满是沐浴露的味道,宿舍原本给学员准备的沐浴露很廉价,她去逛街时看到了她平常用的那一款,就买回来了,味道很好闻。

    她被他拽回去时,差点吻到他的喉结,她的脸涨得通红,抬起头来时,他俯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一口,“宝贝,我们已经这么熟了,不用回避。”

    宋依诺用力挣扎,没有挣开,反倒把他身上的浴巾给磨蹭开了,掉在地上。宋依诺低头看了一眼,顿时受不了的移开视线,她急道:“你快点穿上衣服啊,我室友回来撞见了不好。”

    沈存希倒是没再折腾她,大方的放开她,拿起衣服穿上。

    他没有打领带,胸前的衣扣解了三颗,隐约可见里面性感有力的肌肉。袖子挽到小臂上,露出名贵的腕表。腕表的图案是世界地图,华丽而尊贵。

    其实这个男人浑身上下,无一处不透露着精致,小到衣服腕表,大到人生,没有一处是她可以插足进去的。偏偏这样的男人,却看上她,并且不死不休。

    宋依诺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她忽然上前一步,轻轻抱住他。沈存希诧异的挑眉,这是他们今天见面后,她第一次主动抱他,他心里的阴郁似乎都被她这一主动的拥抱给驱散了,他心花怒放的展臂将她抱在怀里,柔声问:“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抱抱你。”如果只问现在,不问将来该多好。他们珍惜每一次在一起的时光,等到不能在一起时,就坦然分手,这样是否就不会再伤心了?

    沈存希心里格外舒坦,他低头吻了吻她的发,静静拥着她。

    过了许久,宋依诺才放开他,说:“我饿了,我们去吃饭吧。”她不敢看他的眼睛,拽着他的手往门外走去。刚打开门,就见室友站在外面。

    室友诧异的看着她身后的男人,“你男朋友?”

    宋依诺看了看两人交握的手,又看了看沈存希,他似乎也在等她的回答。她想起刚才两人差点擦枪走火的情形,难为情的点了点头,“嗯,我们先走了哈。”

    沈存希没想到她会承认,他眼睛里的光芒如雨后初霁,夺目生辉。或许是难得的高兴,他一向对陌生人都是不屑一顾的,却破天荒的对她的室友颔了颔首。

    宋依诺拉着他下楼,旧式的宿舍楼没有电梯,只能走楼梯。沈存希跟在她后面,看着两人十指紧扣的手,他薄唇上扬,心情好得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偶尔一个暖心的动作,就能让他像拥有了全世界一样满足。这个女人,真是让他又爱又恨,又拿她没有办法。

    两人走下楼,遇到宿管阿姨,阿姨笑眯眯地看着她身旁高大英俊的男人,问道:“宋小姐,男朋友啊?”

    宋依诺不像刚才室友问她时很局促,这次回答得很自然,她说:“是啊,阿姨。”

    宿管阿姨乐得合不拢嘴,对沈存希说:“年轻人,要珍惜缘分啊。”

    沈存希扫了宋依诺一眼,颔首道:“我会的。”

    或许是在陌生的城市,不会遇到熟悉的人,宋依诺并不像在桐城那样拘束,两人的手,从出了宿舍楼,就没再分开过。沈存希心里非常高兴,她愿意承认他的身份,就说明她已经把他当成男朋友看待,这次她再也不能反悔了。

    陌生城市的街头,两人手牵手向前走去,像这座城市里每一对平凡的情侣,眼中只有彼此,宋依诺偏头看他,“你笑什么?”

    “高兴!”沈存希双眸炯炯地看着她,他庆幸他来了江宁市,否则他不会收获这样大的惊喜。他没有问她是不是想通了,因为不管她有没有想通,他都不会再让她离开。

    老爷子那边,他已经想到了应对的计策,只是暂时要委屈她一下。

    宋依诺笑着摇头。

    沈存希见状,追问道:“为什么摇头?”

    “没有为什么,不过我也高兴。”宋依诺笑眯眯道,他来江宁市找她,她很高兴。在宿舍楼外面看见他那一刹那,她最想做的事就是扑进他怀里,向他诉说她对他的思念。

    可是她生生的忍住了,有些事情可以做,但是有些话不能说,说了就不能抵赖了。

    “高兴什么?”沈存希凑过去,趁她不备,在她脸上亲了一下。

    宋依诺吓得左右看了看,见没人看他们,她才放下心来,摸着木木的脸颊,说:“你不能乱亲我,大家都看着呢。”

    “我亲我女朋友,谁敢说什么?”沈存希不可一世道。

    宋依诺:“……”

    身后不远处,沈遇树拥着厉家珍走过来,厉家珍看着前面两人当街拥吻,她撞了撞身边的沈遇树,惊讶道:“遇树哥哥,快看快看,是不是我眼花了,我看见你哥跟宋姐姐在接吻。”

    沈遇树满脸黑线,他们都跟了好一会儿了,她现在才发现?“别吵,让我哥发现我们就不能看戏了。”

    “喔喔喔,遇树哥哥,你怎么看起来一点也不惊讶的样子,莫非你早就知道他们有一腿,可是宋姐姐不是你侄媳妇吗?”厉家珍睁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眸子,好奇的望着他。

    “聒噪。”沈遇树斥了一声,低头下去,酷酷的封住她的唇。厉家珍瞳孔大睁,她看着眼前的沈遇树,心扑通扑通的乱跳起来。

    12岁那年,她的初吻被他夺走后,这是他第一次吻她,隐忍、克制、小心翼翼的,仿佛她是易碎的娃娃,轻吻浅尝。

    仅仅一瞬,便又如狂风暴雨般掠夺起来。

    厉家珍的呼吸被夺,她屏着气,忘记了换气,俏脸憋得通红。半分钟后,沈遇树放开她,拍了拍她粉嫩粉嫩的脸颊,笑骂道:“呆瓜,吸气,呼气。”

    厉家珍张着小嘴,呼气,吸气,呼吸慢慢顺畅起来,心跳却怎么也回不到刚才的频率。她不敢看沈遇树的眼睛,东张西望起来,忽然发现前面那对情侣不见了,她说:“遇树哥哥,宋姐姐他们不见了,我们快追。”

    沈遇树将她抓了回来,板着脸说:“追什么追,我们约会去。”

    ……

    宋依诺带沈存希去了上次厉家珍带她去的餐馆,她点了几个特色菜,等菜的时间里,她见沈存希一直盯着她看,她说:“这里的菜不贵,但是味道很不错,你尝尝,我现在是失业人员,只请得起你吃这个,你别嫌弃哦。”

    “我什么时候说嫌弃了?”沈存希皱眉。

    宋依诺笑望着他,带着几分讨好,“我是怕你不习惯嘛,对了,你怎么知道我在江宁市?”

    沈存希睨着她,一脸的冷艳高贵,不愿意说。宋依诺双手捧着脸,笑眯眯道:“你不说我也知道,你上次说你的鼻子很灵,只要你想找到我,你就一定能找到我。”

    “对啊,所以你不要妄想逃出我的手掌心,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找到你。”沈存希故作穷凶极恶的样子,逗得宋依诺咯咯直笑。

    “真的吗?不管我去了哪里,你都能找到我?”

    “当然,我不会把你弄丢,就算弄丢了,我也会把你找回来。”沈存希自信满满道。

    宋依诺莞尔轻笑,她上辈子一定造福了人类,这辈子才会遇到他。

    吃完晚饭出来,就面临到沈存希的住宿问题,他自己开车过来的,没有严秘书跟着打点一切,宋依诺又不可能带他回宿舍,只好找了一家五星级酒店,帮他办理好入住。

    她转身将房卡递给他,刚说要回去了,沈存希忽然道:“要不要上去喝杯茶再走?”

    宋依诺抬腕看表,时针指向九点,她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其实心里还是有点舍不得跟他分开,也想看看他的房间怎么样。

    两人乘电梯上了楼,来到套房前,沈存希插卡开门,将房卡插进取电糟里,房间里明亮起来,他侧身让至一旁,“进来吧。”

    宋依诺走进去,房间很大,中央摆了一张床,旁边有榻榻米,还有阳台。她走进阳台,这里楼层很高,可以看到内庭的夜景以及波光粼粼的游泳池。

    “这里好美。”宋依诺惊叹,这段时间她走了许多地方,没课的时候也不让自己闲着。可是她都没有发现这座城市的美,只看到了无穷尽的寂寞。

    现在沈存希在她身边,一座内庭就让她感觉很美,果然心境决定自己所看到的事物是美是丑。

    沈存希走过去,从身后抱住她的腰,将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她怕痒的缩起脖子,脸颊挨到他的,被他俊脸上新长出的胡茬扎得很痒,她轻笑起来。

    在陌生的城市,她不用担心他们之间的关系会被任何人发现,她可以很放松的跟他在一起。无须顾忌,也不用顾忌。

    “诺诺,晚上不回去了,留下来好不好?”沈存希贴在她耳边,低声道。

    成熟男人的邀请透着几分迷人的暧昧,让人难以抗拒。宋依诺想起下午时,他们差点擦枪走火的情形,一阵心悸,她摇头,“我得回去,室友会为我等门。”

    “你给她打个电话,告诉她你不回去了,她会理解。”沈存希不愿意放她离开,他希望她每天都在他身边,陪着他入睡,陪着他醒来。

    可他们之间,有太多的阻碍,要一一清除。

    五年前那件事,他没打算告诉她,也不会让任何人有机会告诉她。至于老爷子的嘴,他一定会想到办法封住。但是现在,他们还不能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回了桐城,万事都要小心。

    宋依诺心跳加速,“不行,我明天早上还有课,我的笔记还在宿舍。”

    “我明天开车送你回去,我一个人在江宁市,你陪陪我,好不好?”沈存希为了让她留下,连撒娇装弱博同情的招都使出来了。

    宋依诺犹豫不决,跟他在一起,她越来越没有原则了,她怕再这样下去,她就会迷失自我,再也离不开他。可是想到他开了几个小时的车专程来这里找她,她就狠不下心来。

    “那你保证不对我做别的事。”宋依诺心软了,拒绝不了他。

    沈存希眼前一亮,他连忙点头,“好,我保证不对你做别的事,我去洗澡,你去给你室友打电话。”

    宋依诺看着他轻快的背影,她无奈的摇头,她拿出手机,给室友打了通电话,室友表示理解。她挂了电话,看着楼下的夜景,无声轻叹。

    ……

    桐城沈宅,沈老爷子最近过得很舒心,宋依诺离开桐城,沈存希也天天按部就班的上班,看样子两人已经彻底分手了。

    接下来他可以张罗老四和贺允儿的婚事,贺允儿是他看中的儿媳妇,性格单纯直爽,背景也好,老四娶了贺允儿,不仅多了一个贤内助,而且在事业上也添了助力。

    然而宋依诺一走,就传来沈存希与业之峰总裁的侄女走得很近的消息,他派人调查过冯贞贞,冯贞贞比宋依诺的身世更差,他自然是看不起这个儿媳妇的。

    这天晚上,他请了贺老先生、贺峰夫妇与贺允儿来沈宅玩,想要尽快促成沈存希和贺允儿的婚事。他打电话给沈存希,沈存希没接听,他打到秘书室,秘书室的人告诉他,沈存希出差了。

    他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出差?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差?他再问他去哪里出差,秘书室的人随口答了一句去C市。

    他心里生疑,担心他又按捺不住去找宋依诺,就派人查了当天去C市的班机,果然查到了沈存希的纪录,他顿时放了心。

    晚上贺家一行人到了,贺允儿给沈老爷子准备了礼物,是一个砚台,很漂亮,“沈爷爷,希望您会喜欢。”

    沈老爷子爱不释手,听到贺允儿喊他爷爷,他虎目一瞪,说:“允儿,你以后要嫁给老四,可不能再喊我爷爷,以后就喊我伯父吧。”

    贺老先生与贺峰相视一眼,贺老先生笑道:“这八字还没一撇,现在改口太早了,还是看看年轻人的想法。对了,怎么没有见到存希?”

    “老四早上打电话说要回来吃晚饭,真是不巧,C市那边的项目出了点问题,他飞过去处理。”沈老爷子睁眼说瞎话。

    贺老先生笑着点头,贺允儿听说沈存希不会来了,小脸垮了下来,她无精打采的坐在长辈身旁,听他们聊一些商场上的事,只得枯燥又乏味。

    吃过晚饭,沈老爷子与贺老先生移步到书房,贺老先生站在书房一侧,欣赏沈老爷子的墨宝,他怅然道:“沈老弟,我们老了,只能在家写写字下下棋,不中用喽。”

    沈老爷子坐在茶桌后,正在煮茶,他说:“我都没服老,你怎么能服老?现在的年轻人像野马脱缰一样,还是需要我们长辈的多多提点,姜还是老的辣啊。”

    贺老先生坐在他对面,接过他递来的茶杯,却没饮,他说:“老弟,你跟我说实话,你们家老四没看上我们家允儿是不是?”

    “哪里的话?允儿长得漂亮,性格又好,老四怎么会不喜欢她?老四从小失去母亲,15岁就被我逐出家门,母爱父爱都没有体会到,性格太孤傲,就是喜欢也不会挂在嘴边,再说豪门联姻,哪对不是日久生情?”沈老爷子倒没把话说得那么满,只说日久生情。

    贺老先生是人精,哪里听不出来,他说:“你们家老四我是真喜欢,就是不知道我们允儿有没有这个福分,能成为他的妻子。”

    “瞧你说得,我也喜欢你们家允儿,你放心,这件婚事有我从中周旋,一定能成。”沈老爷子拍着胸口保证,当年他就看中了贺峰,但是却没有适龄的女儿能嫁给他,唯一的女儿后来却失踪了,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回来。

    一晃时间过得真快,她今年也25了吧,他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她,给素馨一个交代?

    “瞧你这么喜欢姑娘,当年……也真是可惜了,要是你们家老六还活着,比允儿也大不了几岁,现在只怕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贺老先生感叹道。

    沈老爷子怅然一叹,随即道:“不提这些伤心往事,喝茶喝茶。”

    两个老人对酌了几杯,贺老先生眼见时间不早了,他起身告辞,沈老爷子送他出来,他说:“贺老,过几天就是素馨的忌日,老四会回沈宅住几日,等老四回来了,我派人去接允儿,让她来沈宅住两天,和老四培养培养感情,差不多了我们就把婚事定下来。”

    “也好也好,现在的年轻人想法多,得多多相处才能培养感情,回头我跟贺峰说。”两人步下楼来,贺峰夫妇与贺允儿站起来,沈老爷子将他们送出门。

    沈老爷子刚送走了贺家人,颜姿的车就驶了进来,她连忙下车,快步走到沈老爷子面前,问道:“爸,刚才那是贺家人?”

    颜姿今晚有应酬,所以并不知道家里来了客人,而且是贺家人。佑南和宋依诺离了婚,沈老爷子手里的股份就飞了,她得给儿子寻一门好亲事,看到贺家人,她才想起今晚的小姐妹在说,贺家三少的女儿贺允儿已经到了适婚年纪。

    她听在耳里,就上了心。要是佑南娶了贺允儿,那无疑是锦上添花。

    沈老爷子扫了颜姿一眼,就知道这儿媳妇心里在打什么鬼主意,他说:“把你的心思给我收起来,允儿要嫁给老四,我不许你打她的主意。”

    “爸,您这明显是偏心。”颜姿不满的跺脚,“当初老四要娶宋家大小姐,我拼命阻止,结果倒好,叔侄娶了宋家两姐妹,我出去没少被人笑话。现在两叔侄同时离婚,您不帮佑南寻一门好亲事,就帮着老四,这不明显是觉得佑南姓唐,是外姓,您才不帮。”

    沈老爷子气得眼角直抽,“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说过我嫌弃佑南是外姓?他姓唐,骨子里也是流着我沈家的血脉,是我沈家的长孙,我还能亏待了他不成?”

    “那您为什么不把贺允儿介绍给佑南,要介绍给老四?”

    “你不提我还忘了,我当初说过什么,只要佑南和宋依诺不离婚,我手里沈氏的股份就全留给他,结果你看看,他都做了什么好事?我拼命找关系,保住他的婚姻,他自己跑去离了。不是说爱得死去活来吗?怎么就这么轻易的放手了?”沈老爷子越说越气,一张老脸涨得通红,明显是血压偏高。

    颜姿自知理亏,再看老爷子气得不轻,就不敢说话了,生怕把老爷子气出个好歹来。

    沈老爷子见她不吭声,他转身拂袖离开。

    颜姿看着老爷子的背影,还是认为老爷子偏心。贺家在桐城家喻户晓,与沈家不相上下,要让老四娶了贺允儿,到时候不知道要甩启鸿集团几条街。

    此消彼涨,渐渐的就没有人知道沈家有个沈唐启鸿和唐佑南,就只知沈家有个沈存希,她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就算佑南娶不到贺允儿,她也绝不能让肥水流进老四的田,凭什么好事儿都让他占全了?

    ……

    沈存希洗完澡出来,看见宋依诺坐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他走过去,俯下头挡住她的视线,宋依诺一抬头,红唇就撞上他的唇。他场巨血。

    沈存希目光一深,双手撑在沙发背上,加深这个吻。

    宋依诺仰起头,这个接吻的姿势有点高难度,她后颈酸酸的,可他显然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她实在受不了了,往旁边一倒,滚在沙发上装死。

    沈存希顿时笑得不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