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10 母女冰释前嫌

    车厢里很安静,静到能听到车轮碾压过路面的声音。

    宋依诺偏头望着下颌绷得紧紧的男人,接了那通电话后,他的神情就变得很凝重,问他也什么都不说。她心里很担心。又怕自己问多了会让他烦躁,只得安静的坐着。

    掌心的手帕已经干了,可刚才他们之间的温存却已经荡然无存,她紧紧攥着手帕,感觉车速已经快要飞起来了,他却一点减速的意思都没有。

    一个半小时后,他们到了c市飞机场外面,刚走进机场,严城就迎了上来,他将手里的机票与证件递给沈存希,是刚才在电话里沈存希吩咐他准备的,“沈总,飞机二十分钟后起飞,您准备登机吧。”

    沈存希接过机票与证件,宋依诺看见,只有一张机票。她下意识抓住沈存希的衣角,呐呐道:“沈存希,我……”

    沈存希垂眸盯着她小心翼翼捏着他衣角的手,他心下一荡,他伸手轻轻握住她的手,目光沉暗地盯着她,“依诺,我要去z市一趟,你留在这里,明天早上和严城一起回桐城等我。”

    甲醛超标的事情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只差公关部门收尾。本来今天就该回桐城,却因为早上的贪欢暂缓了一天。现在有了小六的消息,在还没有确定对方就是他的妹妹前,他不想告诉她,让她跟着空欢喜一场。

    不带她去,也是不想让她跟着舟车劳顿。

    宋依诺仰起小脸,机场内的灯光洒落在她脸上,她的神情缱绻温柔,却又隐隐夹杂着担忧,她强撑起笑脸,道:“沈存希,你不用担心我,我明天就回桐城等你。”

    沈存希喉间一动。他倾身在她额上落下温存的一吻,一触便走。

    手心一空,宋依诺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她怔怔地看着自己落在半空的手,再抬起头时,沈存希的背影已经消失在登机口。

    严城站在她旁边,看见她这副落寞的样子,刚才在电话里,他问过沈总,要不要带上宋小姐的证件。沈存希只淡淡说了不用两个字,他便知道,沈总不想让宋小姐知道他去z市做什么。

    “宋小姐,我送你回去吧。”

    宋依诺吸了口气,调整了一下心情,他不过是离开几天,她没必要表现得像被抛弃的小狗一般可怜,她说:“好啊,谢谢你,严秘书。”

    “宋小姐,你太客气了。”

    宋依诺回到酒店,毫不意外的看见徘徊在房间外的董仪璇,她微不可察的蹙紧眉头,缓步走了过去。

    董仪璇听到脚步声,她侧身望过去,看到宋依诺时,她神色一喜,快步迎上去,“依诺,我们能谈谈吗?”

    宋依诺知道逃避没有用,她也不想逃避。面前这个女人,到底是她念了多年的亲生母亲,当初想要见她一面,只能通过业之峰的宣传期刊。而现在,至少她站在了她面前。

    “去楼下咖啡厅吧。”宋依诺说完,率先转身朝电梯间走去。董仪璇见状,连忙跟上。

    楼下咖啡厅,古典音乐回荡在上空,这个时间段喝咖啡的人不多,大多是商务人士在这里谈工作。声音都不大,不会影响到别桌的交谈。

    宋依诺握着银白色的咖啡匙,轻轻搅动着咖啡,时而碰到杯壁,发出清脆的叮铃声。她抬头看着对面的女人,岁月真的很厚待她,她皮肤白皙光滑,比小姑娘都保养得好,只有眼角的细纹隐约透露出她的年龄。

    董仪璇也在打量她,她眉目间隽刻着不属于她这个年纪的苍桑,那是经历了世态炎凉,才会有的苍凉,她的心不由得一疼,“依诺,对不起,我为我之前对你的偏见以及诋毁向你道歉,还有早上在电梯里的事,对不起,妈妈错了,原谅妈妈,好吗?”

    宋依诺搅动咖啡的动作停顿下来,她微微攥紧了银匙,她心里十分清楚,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在向她低头,她说:“您没有错,不需要我原谅您什么。”

    “依诺。”董仪璇无奈的轻唤,“过去的事我们都不要再提好不好?从现在开始,我回来了,就会一直陪在你身边,把过去欠你的母爱都补偿给你,好吗?”

    宋依诺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董仪璇这番表白没有任何激动的情绪。明明看着她的照片时,她那么渴望想见到她,想跟她站在同一个高度上,可是为什么见到她,这种心情反而淡了?

    “您不会再抛下我独自回美国去?”宋依诺静静地看着她,无怨无恨,仿佛释怀。这是她最亲近的人,她做不到一直去怨恨。

    “不会,就算要走,也会带着你一起。依诺,以前我怕你跟着我会受苦,现在妈妈拥有的一切,足以给你一个安稳的未来。”董仪璇犹豫了一下,还是伸手越过桌面,握住她的手,“相信妈妈,妈妈会让你幸福。”

    宋依诺定定地看着她握住她的手,这一刻,她似乎才有了一种真实感,她心里淌过一股暖流,她长长的吐了口气,“您跟我说这么多,是为了让我和沈存希分手,然后成全您的侄女吗?”

    董仪璇轻叹一声,她说:“依诺,我承认今天早上在电梯里时,我还在想分开你和存希。但是现在,我不再反对你们在一起。贞贞说得对,我们之间有20多年的嫌隙,我努力弥补都无法修复。如果我再生生拆散了你和存希,你一辈子都不会原谅我。”

    宋依诺怔怔地看着她,她改变主意是因为冯贞贞吗?可是她不是想撮合冯贞贞和沈存希在一起吗?

    “你和存希的关系注定了你们不可能顺利的走到一起,我担心你会受伤,才想要拆散你们。但是现在我想通了,谁的青春没有受过伤?你放心大胆的去爱吧,假如你们最后不能在一起,就回到妈妈身边来,妈妈永远是你的避风港。”董仪璇感性道。

    宋依诺的嗓子眼上像是堵了一团棉花,她的呼吸阵阵难受起来,一颗心酸软无比,她眨了眨眼睛,将涌上眼眶的热烫逼了回去,她垂下眼睫,声音轻得没有一点力量,“您真的不反对我们?”

    “不反对了。”董仪璇看见她这副模样,只觉得心疼,“我的女儿想爱什么人就爱什么人,谁敢说三道四,有妈妈给你撑腰,你放心去爱吧,只是如果受了伤,要记得妈妈永远在你身后,只要你转身,便能看见我。”

    宋依诺鼻翼酸涩,眼泪猝不及防地落了下来,从小她就羡慕宋子矜,因为只要她受伤了,宋夫人就会很紧张,抱着她哄半天。那个时候她会觉得宋子矜矫情,就是擦破点皮,也闹那么大的动静。

    后来她受伤了,她跑去向宋夫人撒娇,宋夫人却看也不看她一眼,就将她推开。后来她受了更重的伤,甚至差点连命都没有了,她也再没有向宋夫人撒过娇,独自承受着。

    她的前半段人生里,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番话,她心里感动得无以复加,眼泪情不自禁的落得更急。不想让董仪璇看见她的狼狈,她猛地挣开她的手,快步跑出了咖啡厅。

    董仪璇愣了一下,看见她的包落下了,她连忙拿出钱夹,抽了两张粉色大钞放在桌上,然后抓起她的包追了出去。

    酒店外面的罗马柱旁,宋依诺捂着眼睛,眼泪打湿了掌心,她轻轻啜泣起来。她可以期待吗?期待她会陪在她身边,为她挡风遮雨吗?

    董仪璇追出来,看见她肩膀耸动的样子,她的心揪了起来,她慢慢走过去,丢下包,轻轻将她拥入怀里,“对不起,依诺,让你受了这么大委屈,我们和解吧,好不好?”

    宋依诺睁开眼睛,满眼都是脆弱以及渴望,她小心翼翼问道:“您不会再离开我了吗?”

    “嗯,不会了,再也不会了。”董仪璇轻拍她的背,这个令人心疼的孩子,她为什么没有早一点去寻她,为什么没有早一点认出她来?

    宋依诺闭上眼睛,眼泪止不住的落下来,她双手抱住她的腰,想喊一声“妈妈”,却怎么也喊不出口,她哭得更厉害了。

    她的哭声撕心裂肺,董仪璇心中揪痛,她紧紧地抱着她,手足无措的哄着,“依诺乖,不哭了,不哭了。”

    ……

    飞机降落在z市,沈存希走出机场,就有人来接他,是这些年一直为他寻找小六的助理朱卫。朱卫望着风尘仆仆赶来的沈存希,他恭敬道:“沈总,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

    沈存希点了点头,大步走出机场,坐上车后,沈存希捏了捏眉心,道:“什么情况?把具体的跟我说一说。”

    朱卫抬头看了一眼后视镜,看见沈存希疲惫的样子,他眼里掠过一抹不忍,“沈总,还是等您见过六小姐再说吧。”

    沈存希掀开眼睑,凤眸深暗,薄唇轻启,吐出一个字,“说!”

    朱卫与严城是同时跟在沈存希身边的助理,回国后,沈存希就将找小六的任务交给了朱卫。他非常清楚沈存希的性格,他抿了抿唇,不忍道:“六小姐被人贩子拐卖走后,经历了很多波折,13岁被卖进深山给人做童养媳,14岁就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后来她的丈夫出车祸死了,婆家人将她卖给了邻村的男人,这个男人嗜赌成性,将她输给了镇长的儿子,镇子的儿子对她并不好,天天拳打脚踢,身上没有一处是好的,现在怀了五个月的身孕,被那混蛋打得进了医院,孩子险些保不住。”

    沈存希闻言,心都揪了起来,小六的遭遇怎么会这么惨?“你确定她就是六小姐?”

    “沈总,我去她前夫家打听过,听说她是被人从桐城拐走的,而且她手里有一个跟您一模一样的同心结琉璃穗子,应该没错。等您见过她,可以做dna血缘关系鉴定,就能确定她到底是不是六小姐。”朱卫道。

    沈存希颓然地靠向椅背,太阳穴突突的跳着,怎么会这样,他们的小六那么机灵的一个孩子,怎么会这么凄惨?甚至这凄惨还是因为他的疏忽造成的,他的心被无法言喻的愧疚与自责充斥着。

    如果她是小六,他该怎么去面对她?

    朱卫看了后视镜一眼,他没有再说什么,专心开车。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一家医院的停车场里,沈存希推开门下车,朱卫连忙跟上,领着他去了住院部。朱卫确定了同心结琉璃穗子没错后,就将人转到了vip病房,还派人守着,不让那个混蛋再靠近六小姐。

    沈存希站在病房门外,他双手垂在身侧,缓缓紧握成拳。他找了她这么多年,一直没有音讯,如今终于找到了,他站在门外,却迟迟抬不起脚迈进去。

    曾经,他幻想过,小六被拐走后,被一家心地慈善的人家收养,就算无法像在沈家一样被当成公主,至少也会平安长大。可是刚才朱卫说的话,却颠覆了他所有的幻想,她过得比他想象中更凄惨一百倍。

    “沈总。”朱卫轻唤一声。

    沈存希闭了闭眼睛,上前一步,朱卫已经将门推开,他大步迈了进去。躺在床上的女孩显然受到了惊吓,她失声尖叫起来,“不要打我,求求你,不要再打我,我会听话,别打我了。”

    那一瞬间,沈存希心疼得无法呼吸,他快步走到床边,看着拼命往被子里缩的女孩,因为她的动作,针头扎进肉里,输液管里血液逆流,触目惊心。

    沈存希急忙按住他,对朱卫低喝:“愣着干什么,去叫医生。”

    “不要打我,求你不要打我,好疼。”女孩缩在被子里瑟瑟发抖,被他的冷喝声吓得直哆嗦。

    朱卫快步跑了出去,医生很快过来,护士将女孩按住,将针头拔掉,看见她一直在挣扎,护士道:“病人的情绪太激动了,这样会伤到孩子。”

    医生皱紧眉头,“给她打镇定剂。”

    “可是她怀着孩子……”护士看着这个满身青紫,没有一处完好肌肤的女孩,心里亦是同情不已。

    “她刚刚保住孩子,情绪过激就会导致流产,给她注射镇定剂。”医生临危不乱,语调快速的吩咐道。护士只好给她打了一针镇定剂,女孩慢慢安静下来,沉睡过去。

    医生松了口气,他回头看着出现在病房的陌生人,不悦的皱眉,“你们是什么人?病人现在受不得刺激,请你们出去。”

    朱卫看了沈存希一眼,沈存希一直盯着床上的女孩,并没有理会医生说的话,朱卫连忙过去解释。

    沈存希站在病床边,凤眸灼灼地盯着病床上瘦得皮包骨头的女孩,她留着齐肩的短发,大抵是自己剪的,所以修剪得很毛躁,五官清秀,此刻脸色苍白的躺在床上,连忙睡梦中都是一副怯生生的样子。

    沈存希心尖一疼,她是小六,看见她手臂上那些触目惊心的青紫伤痕,他愧疚又愤怒,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渣,竟敢把她伤成这样?

    他的小六,他捧在掌心疼还不够,怎么容许别人这样对待?

    “那个人渣在哪里?”沈存希声音冰寒,就算还没有确定眼前的女孩就是小六,他也绝不会轻易放过这种打女人的人渣。

    朱卫刚送走了医生护士,他望着沈存希冷怒交加的俊脸,就知道他已经动怒了,他连忙道:“沈总,我已经派人揍了那人渣了,不需要您再亲自动手。”

    “那个人渣在哪里?将他给我带来!”沈存希又重复了一遍。

    朱卫连忙转身出去,吩咐保镖去带那个人渣过来。

    幽暗潮湿的巷子里,沈存希犹如来自地狱的撒旦,一脚脚毫不留情的踹着男人的心窝,他神情狠戾,每踹一脚就怒骂一声,“你这个人渣,打女人你算什么男人?”

    朱卫站在旁边,看他凶狠残暴的一脚踹向男人的心窝腹部,他连忙劝道:“沈总,再打下去恐怕要出人命了,您消消气,剩下的交给我们,别弄脏了您的脚。”

    沈存希停下来,他一脚踩在男人的心口,俯下身去,格外凶残的警告,“我警告你,再敢动小六一根汗毛,我要你生不如死。”

    说完他狠狠踩了一脚,这才转身离去,朱卫向保镖使了个眼色,连忙跟上去。他担心,沈总还没有确定那个女孩是他妹妹,就动了这么大的怒,要是确定了,会不会直接让这个人渣去见阎王?

    “沈总,医院那边打电话来,六小姐已经醒了,我们回医院吧。”

    沈存希按着刺疼得厉害的太阳穴,轻点了点头。

    ……

    回到医院,女孩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看见有人走进来,她瞬间就变成了一只戒备的刺猬,当她看到面前男人陌生却俊美的容颜,她倏地愣住。

    沈存希缓缓走到女孩面前,女孩目光呆滞地望着他,他柔声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我叫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下?”

    女孩从来没被人这样温柔的对待过,在她的印象里,男人都是凶残的生物,她的前夫和现在的丈夫都很暴力,她惶恐的垂下眸,“你是谁?”

    沈存希静静地打量她,或许是在长期的欺压下,她的目光显得很呆板,没有小六的古灵精怪,他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他说:“我听说你手里有一个同心结琉璃穗子,能不能给我看看?”

    女孩猛地抬起头来,声音轻颤的问道:“你是为了同心结来的?朱先生说你在找妹妹,你是我哥哥吗?”

    沈存希口中苦涩,面前这个女孩子长得清秀,却与他和遇树一点都不像,他说:“嗯,我确实是在找我妹妹,但是我不确定你是不是小六?”

    女孩看了他半晌,她从脖子上取下一条银链子,银链子上挂着一个同心结琉璃穗子,她怯怯地递给他,“你看看是不是这个。”

    沈存希接过去,仔细看着手里的同心结琉璃穗子,他从西装内衬口袋里拿出一个同心结琉璃穗子对比,两个穗子一模一样,他心口一震,他抬眸看向女孩,神情隐隐激动起来,“你是小六?”

    女孩也激动起来,“哥哥,你真的是我的哥哥吗?为什么你现在才来找我?”

    沈存希倾身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愧疚道:“小六,对不起,四哥对不起你!从今以后,四哥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你。”

    女孩子扑进他怀里泪流满面,她有哥哥了,她的苦日子终于要熬到头了,“哥哥,哥哥……”

    沈存希眼眶湿热,他终于找到小六了,妈妈,您看见了吗?我终于找回了小六。

    朱卫看着兄妹相认的场面,心里十分感动,沈总找六小姐找了十年,终于将六小姐找回来了,太感人了,他都忍不住要哭了。可是,为什么六小姐和沈总一点都不像?

    “好了,别哭了,你还怀着身孕,别哭了。”沈存希稍稍将她推开,看着她身上的伤还有她微微隆起的小腹,他心里又开心又自责又内疚。

    如果他能早点找到她,她根本就不会遭受这些折磨。

    女孩抹了抹眼泪,还在抽泣着,“哥,你带我回家吧,我想爸爸妈妈了。”

    “好,我带你回家。”沈存希抬头轻拭她的眼泪,“你先安心养胎,等你胎相稳定了,我们就回家。”

    “嗯。”女孩点头,其实她不记得自己有没有哥哥,只记得小时候跟着人贩子颠沛流离,后来被卖进深山。现在看到亲哥哥寻来,她真的很感动,历经20几年的磨难,她终于再见到自己的亲人。

    安抚好女孩,沈存希吩咐朱卫订回桐城的机票,他要带小六回家。朱卫迟疑地看了那女孩一眼,虽然两个同心结琉璃穗子一模一样,但是不代表眼前这个女孩就是六小姐,“沈总……”

    沈存希不悦的皱眉,朱卫的迟疑他懂,仅凭一个同心结琉璃穗子就断定她是小六太草率,但是母亲编的同心结琉璃穗子就只有他、遇树和小六有,面前这个女孩也有,若她不是小六,她手里怎么会有这个同心结琉璃穗子?

    “叫你去订机票就去,废话那么多做什么?”

    朱卫只好转身出去打电话订机票了,沈存希看着女孩,刚才的喜悦激动慢慢平复下来,他低头看着手里的同心结琉璃穗子,再看女孩平凡清秀的五官,她和他们长得不像。

    他记得,小六有一双和他一模一样的凤眸,但是眼前的女孩没有,她的眼睛很小,即便努力想要睁开,看起来还是眯着的。

    他慢慢冷静下来,也许应该等做了dna血缘关系鉴定再带她回去。否则他这么贸然的带她回去,万一最后她不是小六,不是让老头子和遇树空欢喜一场?

    女孩不安的看着他,“哥,你怎么这样看着我?”

    沈存希摇了摇头,他说:“你好好休息,等你休息好了,我带你去商场买衣服。”她身上穿的衣服上满是补丁,看起来就可怜。

    “嗯。”女孩点头,沈存希扶她躺下,伸手替她掖了掖被子,他柔声道:“睡吧,我在这里陪着你。”

    女孩一直盯着他,就好像怕他消失了一样。她每次被家人虐待的时候,她就幻想她的亲人寻来,幻想自己是什么富贵人家的千金大小姐,现在真的有个富贵人家的哥哥找来,她却觉得那么不真实,她真的是他的妹妹吗?为什么他长得那么好看,她却长得这么平凡?

    床上传来均匀的呼吸声,沈存希收回目光,他看着掌心静静躺着的同心结琉璃穗子,过了一会儿,他站起来,弯腰靠近女孩,伸手拔掉她一根头发,见上面毛囊完好,他才转身走出去。

    ……

    酒店里,董仪璇在小厨房里忙碌着,宋依诺坐在外面的沙发上看电视。听见厨房里传来砰砰碰碰的声音,她再也坐不住,起身走向小厨房,“您需要帮忙吗?”

    董仪璇手忙脚乱的准备晚餐,见她进来,她连忙擦了擦手,赶她,说:“快出去看电视,里面油烟味重,会熏到你。”

    宋依诺看着面前格外狼狈的董仪璇,她是高高在上的女强人,却为了给她做饭,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她心里一阵酸软,“我来吧。”

    “不用不用,说好了今晚我给你做晚饭,快去看电视,要是饿了就吃点零食,晚饭马上就好。”董仪璇将她推出厨房,虽然她到现在还不愿意喊她一声妈妈,但是她愿意给她机会弥补她,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宋依诺被她推出了厨房,厨房门在她面前合上,她无奈地转身走回到沙发旁坐下。恰在此时,房间里传来“嘀”一声,她偏头望去,就见冯贞贞推开门进来。

    “依诺姐姐,你来了,姨妈一定很开心吧?”冯贞贞惊讶地看着她,没有再喊她宋小姐,她比宋依诺小三岁,理应喊她一声姐姐。

    宋依诺莫名有些尴尬,她拂了拂头发,轻嗯了一声,冯贞贞走过来,在沙发上坐下来。她听到厨房里传来响声,她说:“姨妈在下厨?”

    “嗯。”

    冯贞贞闻言,那表情像是要经历一场灾难一样,她拿起茶几上的零食递过去,“依诺姐姐,先吃点零食吧,否则一会儿我保证你会无从下嘴。”

    宋依诺不太习惯冯贞贞和她这么亲近,毕竟她们之前的相处并不愉快,但是冯贞贞一点也不介意,她将零食塞进她怀里,她说:“相信我,姨妈的厨艺真的很一般。”

    董仪璇的厨艺不是一般,是惨不忍睹。

    一个小时后,当她们坐在餐桌旁,看着盘子里花花绿绿的东西,宋依诺终于明白冯贞贞那一脸灾难的模样从何而来。她真的没想到董仪璇外表看着精明强悍,厨艺简直糟糕到了极点。

    董仪璇坐在主位上,看她们都不动筷子,她有些尴尬道:“我的厨艺好像不太好,我端去倒掉,我们去外面吃。”

    宋依诺想起刚才她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她连忙接住她的手腕,瞧她脸上一团黑黑的东西,脸颊上还有汗珠滚落下来,她摇头,道:“不会,吃饭吧。”

    这是董仪璇第一次给她做饭,她沉默的拿起筷子,夹了一筷子菜送进嘴里,董仪璇欲阻止,“依诺……”

    宋依诺嚼了嚼,咽了下去,菜的卖相不好,但是味道还能勉强入口,只是有点咸。她又夹了一块排骨放进嘴里,排骨的味道很怪,她依然忍着咽了下去。

    不知道是不是太咸了,她的眼泪掉了下来,董仪璇立即慌了,“依诺,是不是不好吃,不好吃别吃了,别勉强自己。”

    宋依诺摇头,眼泪落得更急,她伸手抹眼泪,却越抹越急,“不是,很好吃,有妈妈的味道。”

    董仪璇哽咽,满心都是对她的愧疚,她眼眶湿热,“依诺,你喜欢吃,以后妈妈天天做给你吃。”

    冯贞贞觉得毛骨悚然,“姨妈,您还是别糟蹋依诺姐姐的胃,这么恐怖的东西天天让依诺姐姐吃,您不成心让她去医院报道?”

    宋依诺点了点头,“好。”

    她拿起筷子继续吃起来,董仪璇轻叹一声,也跟着夹了一筷子菜放进嘴里,嚼了两下,她脸色一变,味道好怪,她连忙起身跑到厨房里吐了,又匆匆走回来,“依诺,别吃了,太难吃了,我就不该说要亲自给你做饭。”

    宋依诺却一点都不在意,她端起碗吃饭,虽然米饭也是夹生的,但是她还是斯文的吃干净。董仪璇见状,哽咽道:“你这个傻孩子,这么难吃你也吃得下去吗?”

    宋依诺泪满盈眶,她放下碗,道:“对不起,我先告辞了。”说完她站起身来,匆匆抓起自己的包,就往门外奔去。

    董仪璇跟着站起来,追过去时,房间的门已经关上,她站在门内,听着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渐渐远去,她心疼得无以复加。

    冯贞贞起身来到董仪璇身边,她伸手抱住董仪璇的肩,说:“姨妈,这已经是好的开始了,依诺姐姐会原谅你的。”

    ……

    宋依诺半夜被胃疼醒,她趴在床上疼得额上直冒冷汗,痛吟声从她嘴里逸了出来,她痛得脑子昏昏沉沉的。胃里一阵翻搅,她恶心得想吐。刚起了这个念头,那股想吐的欲望就再也按捺住,她冲进卫生间,上吐下泻,折腾得够呛。

    过了许久,她脸色惨白的回到床边,她抓起手机,意识不清的翻到一个电话号码,她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许久,无人接听,她挂断电话,心想他现在一定已经睡着了,她不该打扰他,就算打给他,他远在z市,也赶不回来。

    手机滑落在床单上,过了一会儿,手机铃声响起,她抓起来,连来电显示都没有看,就低低的呻吟道:“沈存希,我胃疼,我好疼。”

    “你在哪里,我马上过来。”电话那端传来一道干净且焦急的男音。

    宋依诺意识不清,没有听出那是谁的声音,只是诧异,沈存希怎么会不知道她住在哪里,她报了酒店以及房间号,就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宋依诺所在的房间被人大力踹开,那道颀长的身影迅速走了进来,看到她了无生气的躺在床上,他心跳停顿了一拍,连忙将她抱起来,大步离开。

    他们刚离开,掉在地上的手机屏幕亮起来,上面有一通来电,显示着四哥两个字。

    宋依诺再度醒来时,她被头顶白炽的灯光刺得睁不开眼睛,她闭上眼睛,等适应了屋里的光线,才重新睁开眼睛。床边趴着一个男人,西装革履,头发修剪得干净利落。

    她看见她的一只手正被他握在掌心,她偏头看着他,哑声道:“沈存希,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趴在床边假寐的男人缓缓抬起头来,宋依诺惊讶地看着他,随即意识到自己的手还被他握着,她连忙抽了回来,“连默,你怎么会在c市?”

    连默掌心一空,他黑眸微眯,淡淡地睨着她,“我在临市出差,晚上和客户在这边应酬。”

    “哦。”宋依诺有些不自在,她想坐起来,连默倾身,双手压住她的肩,道:“你刚刚洗了胃,不要乱动,躺着吧。”

    “洗胃?”宋依诺诧异极了。

    “嗯,食物中毒。”连默言简意赅,她打电话给他时,他还在陪客户应酬,看见她打来的电话,他立即就打了回去,听她语气微弱的说胃疼,他抛下客户飞车赶来。

    看到她躺在床上脸色惨白的样子,他心跳都快停滞了,匆匆送她到医院,医生说她是食物中毒,要是再晚点送来,只怕有生命危险。

    宋依诺想起董仪璇做的晚餐,她苦笑了一声,难怪冯贞贞会一脸的敬谢不敏,一筷子都没有动。董仪璇做的饭菜,杀伤力未免太强劲了。

    见她神色恍惚,连默眯起狭长幽深的眸,她在想谁?“你晚上吃了什么,怎么会食物中毒?”

    宋依诺回过神来,她答非所问,说:“盛情难怯!”

    连默盯着她泛白的唇瓣,见她不愿意深说,他没有继续问,他起身倒了杯温开水过来,修长的手指拿起铝板装的药片,一片片抠出来放在掌心,“医生说醒来就把药片吃了,你这情况得住院观察几天。”

    宋依诺撑身欲坐起来,连默已经伸手扶着她的后背,然后拿枕头搁在她背上,让她靠在上面,他端起水杯递过去,说:“温度刚刚好,吃药吧。”

    “谢谢!”宋依诺接过水杯,拿走他掌心的药片放进嘴里,喝了水咽下去。药味在口腔里散开,苦得她皱起了小脸,她咕噜咕噜将杯里的水喝干净,眼巴巴的瞅着他,“还想喝水。”

    连默接过杯子,又给她倒了半杯水,递回到她手上,看她乖乖喝完,他说:“折腾了一晚上,你先睡会儿,我在这里陪着你。”

    宋依诺喝了水进去,胃里又开始不舒服了,她点了点头,重新躺回床上。她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的想,有时候母爱是毒,明知道那些东西吃进去会受不住,她还是逼自己吃下去了。

    还真是受不住了。

    ……

    沈存希站在落地窗前,他一手搁在裤袋里,一手拿着手机拨打电话,对方始终没有接听。这个时间点,她应该已经睡了,但是没道理打几通电话她都没有听见。

    是在生他的气吗?丢下她一个人在c市就离开了?

    他又拨了一通过去,还是没人接,他顿时心浮气躁起来,他直接打给严城,严城住在同家酒店的商务标间里,不在同一层楼。

    半夜三更接到老板的电话,他难免有点起床气,“老板,铁打的人也要睡觉呐。”

    沈存希眉峰微蹙,他说:“你上楼去敲一下宋依诺的房门,让她接听我的电话。”

    “……”严城很无语,老板大人是疯了不成,这半夜三更的让他去敲宋小姐的门,但是谁让他是老板,他只好穿上衣裤,出门去楼上。

    来到宋依诺住的套房外面,他敲了敲门,里面没有人应。他用力敲了两下,才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他心里咯噔一下,也顾不上避讳,连忙推开门走进去,屋里没有人。

    他连忙按开灯掣,套房里灯光明亮,他看见床上被子凌乱,却不见宋依诺的身影,他连忙打电话给沈存希,“沈总,宋小姐不在房间里。”

    “她不在房间里能去哪里?”沈存希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下午他一直在处理小六的事,到z市都忘记给她打电话,她不像是生气玩失踪的女人。“马上找。”扔记吗扛。

    “她的行李还在房间里,我看见手机了,掉在床下面了,她白天穿的衣服也在,奇怪,东西都在,人怎么不见了?”严城自言自语道。

    沈存希眉头拧成一个结,他刚离开不到24小时,人都不见了,“人怎么会不见,你马上派人去找。”

    “是,沈总,我马上去找。”严城挂了电话,他拿着手机急急忙忙走出房间,去楼下调监控,查找宋依诺的去向。

    沈存希心急如焚,他想了想,拨通一个电话号码,手机响了几声,对方接起来,他道:“璇姨,依诺在您哪里吗?”

    “没有,她吃完饭就回去了,怎么了?”董仪璇问道。

    “没事,我挂了。”沈存希径直挂断电话,宋依诺不在董仪璇那里,会去哪里?

    大约半个小时后,严城打电话给他,说:“沈总,我查了酒店的监控,宋小姐被连先生带走了。我去问过酒店大堂的前台,服务员告诉我,连先生抱着宋小姐上了救护车,我现在马上赶去医院,您别着急。”

    沈存希能不着急吗?他急得恨不得现在就坐飞机赶回c市,他刚离开她就进医院,这丫头到底能不能让他省点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