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11 人家想亲你,可是力不从心

    贺宅书房里,贺老先生站在落地窗前,看着楼下花园里郁郁寡欢的小孙女,他眉峰蹙起。 自那日宴会被沈遇树砸了,允儿就再也没有出过门。

    面对他们时。她始终强颜欢笑。一个人独处时,却难免流露出落寞的模样来。他们把所有的爱都给了她,让她前20年活得无忧无虑,可到底没有阻止得了伤害靠近她。

    与沈遇树这一劫,是她这21年来遭受过最大的劫难,爱情、清白与名誉同时毁于一夕之间,她还太小,要怎么才能够坦然接受以及释怀?

    身后响起敲门声,他沉沉说了一声进来。门开,有人走了进来,缓缓来到他身后。顺着他的视线看到楼下坐在秋千上的贺允儿,来人拧起了眉,“爸,您不用担心允儿,她会走出来。”

    贺老先生皱眉,不悦地看着面前的男人。岁月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让他不再似二三十岁男人那样招摇张扬,反而更加成熟内敛。就像一头熟睡的豹子,外表看不出一点锋芒。

    “我让你去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贺老先生淡淡开口,他看中的孙女婿是沈存希,可沈存希似乎被那个女人迷了心窍,他倒是要瞧瞧,让他们允儿铩羽而归的女人有多大能耐。除此之外。让他注意到宋依诺的原因,是那极其相似的五官,以及那双妖娆的丹凤眼。

    他记忆里也有这样一双勾魂摄魄的丹凤眼,到底红颜薄命。

    贺峰答:“调查过了,她是宋振业的女儿,董仪璇与宋振业离婚后,才有这的这个孩子。董仪璇出国后,这个孩子跟着外婆长大,宋依诺四岁时,她外婆得了白内障。不想拖累她,就将她送给宋振业抚养,改名宋依诺。”

    “没有可疑之处?”贺老先生皱眉。

    “没有,也许是暂时没有查出来。”贺峰神情漠冷,可是却无法忽略那天宋依诺撞进他怀里时,他心脏隐秘的颤动,

    “继续查!”贺老先生冷声下令,他不相信这世上有两个陌生人会长得这么像。

    “爸,这件事如果让欢儿知道,她不会开心。”贺峰现任妻子银欢是个温柔贤淑的小女人,以丈夫为天,但是不代表她就没有脾气,尤其是对他的过去,是只字都不能在她面前提的。

    贺老先生轻哼一声,“你就这点出息?连个女人都搞不定?”

    “爸,我只是不想让她难过。”夫妻20几年,贺峰一直迁就银欢,不过是因为他从未爱上她。宠她,却不爱她,这是他对她最深的愧疚。

    “我知道了,这件事我会交给别人去查,你不用再查了。至于宋依诺,我希望你在事情没有明朗前,不要去接近她。只是长着一双一样的眼睛,未必就是她的孩子。”贺老先生淡淡道。

    “是,爸爸。”

    书房里顿时安静下来,两人的目光重新落在楼下的贺允儿身上,贺老先生道:“允儿与沈遇树的婚事你怎么看?”

    “于公,沈遇树的现任女友是江宁市厉家的掌上明珠,厉家的财力与贺家旗鼓相当,就算贺家倾力围剿沈氏,逼沈遇树娶允儿,也未必能讨得了便宜,更何况厉家也不会坐视不理。于私,那晚的情形您也看见了,沈遇树对厉小姐的感情有目共睹,强扭的瓜不甜,我也不希望允儿嫁过去就独守空闺,受尽委屈。”贺峰出于现实的考量,允儿不是银欢,她不可能为了一个得不到心的男人隐忍20年。与其将来长痛,不如现在短痛。

    贺老先生眯起双眼,冷哼一声:“所以你的意思是就这么算了?”

    “爸,不算了又能怎么样?当年您和妈妈执意反对我和淑惠,让我娶了银欢,这么多年我幸福吗?银欢幸福吗?”贺峰神情未变,话里却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遗憾。

    “我的孙女还没有落到平白被人糟蹋,还不让对方负责的地步,贺峰,贺家拥有今天的地位,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退让的。你丢得起这个脸,我们贺家丢不起。所以这婚,他们一定得结。”贺老先生态度强势,一双虎目凌厉含怒。

    贺峰动了动唇,终是什么也没有说。

    ……

    严城赶到医院,问明护士刚才送来的急救病人现在是什么情况,在哪间病房,他飞快的上楼。来到病房外,他透过玻璃窗朝里望,他看见宋依诺躺在病床上,似乎已经睡着。病床边坐着连默,他站起身来,替她掖了掖被子。

    严城敲门进去,连默听到敲门声,他抬起头望过去,看到严城时他并不意外,他薄唇微勾,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严秘书?”

    严城走到病床边,他看着宋依诺,她脸色苍白,很虚弱的躺在床上,他说:“宋小姐现在怎么样了?”扔亩爪血。

    “食物中毒,洗了胃,现在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不过要在医院里观察几天。”连默淡淡道。

    “连先生怎么知道宋小姐身体不舒服?”严城跟着沈存希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连默望着宋小姐的眼神,哪怕掩饰得再好,也能看出他对她有着男女之情。

    他记得,宋小姐之前的离婚官司是他打的,甚至宋小姐在法庭上承认出轨,也是他站出来承认他是她的出轨对象,他们之间的关系很不同寻常。

    “我们是朋友,我恰好在c市,她打电话告诉我她不舒服,我就过来了。”连默神情温润,说出的话没什么别的意思,却引人遐想。

    严城没有再问,他也没有立场再问。恰在此时,他手机响了,他担心会吵醒宋依诺,连忙接通,边接电话边朝病房外走去,“沈总,宋小姐已经没事了。”

    沈存希皱眉,都惊动了救护车,怎么会没事?“到底怎么回事?”

    “是食物中毒,现在已经没事了,她正在休息,您别担心。”严城道。

    “好端端的怎么会食物中毒?她晚上在哪家餐厅吃饭,吃了什么?你去调查清楚,我要追究那家餐厅的刑事责任。”沈存希粗暴的扯掉领带,喉间燃烧着熊熊的怒火。食物中毒?很好,让他知道是哪家餐厅,他要让它从地球上消失。

    “是,沈总,您息怒,我马上去办。”

    “她现在怎么样了?你让她跟我说话。”沈存希站在落地窗前,z市的夜晚很凉,他一个人在这边很孤独。想到她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他就恨不得插双翅膀飞回她身边去。

    严城看了一眼病房内的情形,他说:“沈总,现在恐怕不行,宋小姐刚睡着,您明天再打过来吧。”

    沈存希心里一阵抓心挠肺的难受,她生病他不能陪在她身边,连说句话都不能,这让他感到很烦躁,他默了三秒钟,似乎在思考,他说:“她的手机在你手上吗?”

    “在的。”

    “你把微信打开,然后把手机拿进去,让我看看她。”等不及回去再看她,他现在就要确定她安然无恙。

    严城一头雾水,他挂了电话,拿出宋依诺的手机,手机磕磕绊绊的,上面有很多摔过的痕迹,看起来很旧了。沈总追女人,这也太吝啬了吧?

    他刚点开微信,就有一个叫“诺诺家的大神”发起视频聊天,他终于反应过来刚才沈存希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他点了接受,就看到沈存希的俊脸出现在屏幕上,“把手机拿进去。”

    严城连忙走进病房里,也没有避讳连默的存在,将手机对着宋依诺的脸,让他看清楚他朝思暮想的人儿。连默就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见严城拿着手机对着宋依诺的脸,那端传来沈存希着急的声音,“她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你不是说她没事了吗?”

    严城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他故意没把情况说得太严重,就是怕他担心,“沈总,这是灯光的原因,您放心,宋小姐真的没事,等您从z市回来,她就又活蹦乱跳了。”

    “你去问过医生没有,她真的没事了?”沈存希看着屏幕里那张苍白泛青的小脸,心疼不已。这丫头的肠胃似乎不错,她到底吃什么了把自己吃进了医院?

    严城狂汗,他刚到医院,他就打电话来,他哪有空去问医生?“沈总,宋小姐真的没事了,医生说她现在需要休息,咱们就别打扰她休息了成么?”

    “等一下,让我再看看她。”沈存希靠在落地窗玻璃上,目光灼灼地看着她,他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屏幕,仿佛在抚摸她的脸,他柔声道:“诺诺,睡吧,醒了我就在你身边了。”

    他的声音柔得让严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原来陷入爱情中的沈总是这样子的,简直让人醉得不要不要的。又过了两分钟,那端终于传来沈存希的吩咐,“好了,挂了吧。”

    严城拿起手机时,摄像头不经意扫到了坐在那里的连默,沈存希眼睛微眯,没想到病房里还有第三个人,他冷声道:“等等,他怎么在病房里?”

    严城刚才是刻意将摄像头避开连默,就是不想让沈存希看见他心塞,这会儿视频里瞧见了,躲都躲不了。他硬着头皮道:“连先生送宋小姐来的医院。”

    沈存希眉心微蹙,恍惚间回到宋依诺打官司那天早上,他开车过去接她,远远的看见她和一个男人坐在药房外的长椅上。即便离得那么远,他也看清了男人看她的目光不单纯。

    今晚他英雄救美,让他的心再度膈应起来。自己的女人被旁人觊觎的感觉,真心不舒服。他说:“在我回c市之前,你给我寸步不离的守着她,听到没有?”

    男人最了解男人,连默的出现让他产生了危机感,那种危机感不像唐佑南带给他的,因为唐佑南已经是出局的人,但是连默,他随时都能入局。

    严城看了连默一眼,道:“是,沈总。”

    严城断了视频,他望着端坐在椅子上的连默,他道:“连先生,今天麻烦你送宋小姐来医院,辛苦了。这里有我守着宋小姐,你回去休息吧。”

    连默黑眸幽深,他微眯起双眼看向病床上的宋依诺,他没想到沈存希对她用情至深。赶不到她身边,视频里也要确认她是否安然无恙么?

    他站起来,“正好我也累了,那就麻烦严秘书照看一下依诺,我明天再来看她。”

    严城望着连默离开的背影,他感觉有点古怪,连默看似对宋依诺有情,又好像不是他想象中的男女之情。他目送连默离开,才转头看向躺在病床上的宋依诺,他轻叹一声。

    ……

    翌日下午,宋依诺昏昏沉沉醒来,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洒落在床前,她睁开眼睛,怔怔地盯着白得刺目的天花板,鼻端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她才恍然想起,她昨晚食物中毒,被连默送进了医院。

    她转头,看见趴在床边休息的男人,她哑声道:“连默,我没事了,你回去睡吧。”

    男人动了动,抬起头来,凤眸不悦的盯着她,“管谁乱喊呢?”

    宋依诺倏地睁大眼睛,看着仿佛从天而降的男人,她心里的惊喜像涨潮一般,一阵高过一阵,她眼睛亮亮的,“沈存希,你不是在z市么,怎么会在这里?”

    沈存希坐早班飞机赶回来的,她在医院里,他不回来看一眼他不放心。他赶到病房时,宋依诺还在睡,脸色已经比昨晚好多了,他问过医生,说她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只需要住院观察两天,就可以出院了。

    此刻他俊脸黑沉,整张脸上都写满了我不高兴四个字,“你都住院了,我还不回来,那我这个男朋友岂不是当得不够格?”

    虽然他的态度算不上很好,但是宋依诺就是开心,他听说她生病了就赶回来,那种被他重视被他在乎的感觉让她感到满足,她挣扎着欲爬起来,可是她的身体很虚弱,刚起了一半又重重摔回枕头上。

    沈存希吓了一跳,连忙起身按住她的肩膀,阻止她乱动,“你别乱动,想做什么告诉我,我帮你。”

    宋依诺目光灼亮的盯着他,神情有几分扭捏,她说:“人家想亲你,可是力不从心。”

    沈存希莞尔,他俯下身去,薄唇印上她的唇,辗转深入,给了她一个缠绵悱恻的法式深吻。直到两人都气喘吁吁,他才放开她,凤眸里涌动着一抹更深的欲念。

    明明分开还不到24小时,可却像分开了很久很久,碰触到她,就忍不住激动起来。他目光专注的凝视着她,她苍白的脸颊上因为这一吻,罩上了浅淡的红晕,很动人。

    他修长的指轻轻抚摸着她柔嫩的脸颊,声线低哑迷人,“还要吻吗?”

    宋依诺微张着小嘴呼吸,这个男人吻人的方式都这么霸道,触到他戏谑的目光,她握紧粉拳捶在他胸膛上,她恼羞成怒道:“我是病人哦,你就不能少欺负我一下吗?”

    “要不是看在你生病的份上,这会儿只怕不是吻你那么简单了,还想不想回味一下?”沈存希的俊脸几乎快要贴到她脸颊上了,他的声音又低又暧昧,性感又迷人,让人忍不住沉沦。

    她摇头,刚才那一吻,已经将她吻得很有感觉了,“不想。”

    “可是我想……”未落的话音淹没在两人贴合的唇瓣间,这一次的吻比刚才更缠绵更持久,宋依诺心脏咚咚的急跳,整个人都迷乱了。

    感觉到他的手伸进衣服里,她有片刻的惊醒,连忙捉住他的手,俏脸绯红道:“沈存希,这里是医院,你别乱来。”

    “我想摸一下,看它们有没有想我。”沈存希的凤眸被欲念染得更加深邃,他俊脸上多了一抹邪气,让她心跳加速,她紧紧的捉住他的手,撒娇道:“可是人家还很虚弱。”

    “不做,就摸一下。”沈存希没有拿出自己的手,反而在她胸口上胡作非为起来。

    宋依诺咬紧唇,一张俏脸越来越红,似乎下一瞬就要溢出血来,他不是回来探病的吗?怎么就折腾上了?“沈存希,我胃疼。”

    沈存希手上的动作一顿,缓缓从衣服里拿出来,指尖还残留着她肌肤上的滑腻触感,他重新坐回椅子上,双腿交叠起来,掩饰着身体的反应,“哪里不舒服,要叫医生过来看看吗?”

    宋依诺满面桃红,她摇了摇头,“你不折腾我,我就没事了。”

    沈存希轻笑,他大手支着下颚,调笑道:“看来刚才是我误会了,我以为你想和我做,不是说小别胜新婚么?”

    “……”宋依诺满脸黑线,她就是感动他赶回来看她,想单纯的亲亲他而已,这个男人脑子里到底装着什么?“我才没有呢。”

    沈存希大手覆在她手背上,将她柔若无骨的小手包裹在掌心,他目光灼灼地望着她,说:“身体不舒服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我昨晚有给你打电话,你没接,我以为你很忙。”宋依诺记得昨晚给他打电话,响了好久都没有人接听,后来有人给她打回来,她没有力气细看。

    “有吗?”沈存希拿出手机,翻到通话记录,上面没有她的未接来电,他将手机递给她,说:“没有你的来电。”

    “不可能啊。”宋依诺拿出自己的手机,她点开通话记录,上面果然没有拨打给沈存希的通话记录,倒是有打给连默的,她看着满头黑线的沈存希,她心虚道:“可能是按错了。”

    “……”沈存希无语,这女人连电话都能打错,他也是服了,“下次不准再按错了,听到没有?”

    “哦。”宋依诺连忙点头,看他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她小心翼翼道:“生气了?”

    “你说呢?”沈存希语气不算好,看着她的眼神恨不得掐死她,她若是打电话给他,就算他不能第一时间赶到她身边,也会派人第一时间赶到她身边,偏偏她打给了另一个男人。

    宋依诺抱着他的手臂,一晃一晃的撒娇,“对不起,是我按错了,可是也不怪我啊,我昨天上吐下泻,胃疼得都快晕过去了,拨错电话也情有可原是不是?”

    沈存希扫了她一眼,没有再追究,“你昨天吃什么了,上吐下泻这么严重?”

    宋依诺忽然想起董仪璇做的那些花花绿绿的晚餐,她垂下眸,说:“是她做的晚餐,我就多吃了点,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沈存希自然知道她嘴里那个“她”是谁,他语气好转,“你打算原谅她了?”

    “嗯,她说她不反对我们了,再说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我不想记恨过去,影响未来。”宋依诺洒脱道。

    “诺诺,你想怎么做我都支持你,但是以后不准再吃她做的晚餐,我担心她把你的小命折腾没了。”沈存希没想到董仪璇的厨艺杀伤力这么强,看来女强人果真不适合下厨。

    宋依诺心有余悸,“你不说我也不敢再吃了。”

    沈存希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宠溺道:“让你嘴馋,吃东西也不挑的。”

    “我才不是嘴馋,我就是想着这是她给我做的第一顿饭,我不能错过,所以才吃得多了点,哪里知道会食物中毒?”宋依诺辩解道,哪怕卖相就已经糟糕到极点了,她还是面不改色的吃下去,是因为她太渴望这样的温暖了。

    “傻瓜!”沈存希轻叹,又觉得心酸。

    病房里安静了一瞬,宋依诺抬头望着他,说:“你匆匆赶回来没问题吧?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吗?”

    “还没有,我一会儿的机票回z市,你好好调养身体,出院后,和严秘书回桐城去,我过几天就回。”沈存希想起那个可怜的女孩,心里又是一揪。

    “哦。”宋依诺垂下眼睑,说不清里是什么感觉,她生病了,他匆匆赶回来看她,她很感动。但是听到他还要再回去,她心里又难受起来。

    她好像越来越依赖他了,这样真的好吗?万一哪天他们不得不分开,她会不会活不下去?

    瞧她情绪低落下去,沈存希刚要说什么,病房里响起敲门声,他转过头去,就见严城推门进来,“沈总,粥买回来了。”

    沈存希点了点头,他起身扶宋依诺起来,他说:“起来吃点东西吧,饿了一晚上,胃里也空了。”

    拿了垫子垫在她身后,沈存希从严城手里接过粥,粥还是热的,他拿勺子舀了一勺送到唇边,试了试温度,才递到她唇边去,“来,张嘴。”

    宋依诺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严城,她有点难为情,伸手去拿勺子,“我自己来吧。”

    沈存希避开她的手,不悦道:“你现在很虚弱,我喂你。”说罢,他扫了严城一眼,严城立即知趣的退出去了。

    宋依诺无奈,只好张嘴喝粥,温热的粥咽下去,她胃里暖暖的。沈存希瞧她乖巧的样子,紧蹙的眉头缓缓松开。不知不觉,一碗粥见了底。

    沈存希将碗放到床头柜上,拿纸巾给她擦了擦嘴,然后道:“躺下休息会儿,等你睡着我再走。”

    宋依诺听话的躺回床上,她伸手握住他的大掌,乖乖闭上眼睛。心里是舍不得他的,却又担心自己太过黏人,只能忍下满腔的不舍。

    沈存希将她的手送至唇边,就再也没有拿开,床上的小女人呼吸逐渐变得均匀,他知道她已经睡着。他放开她的手,替她掖了掖被角,在她额上印下一吻,他转身欲离去。

    忽然,他的脚步顿住,他低头看去,发现她的小手攥着自己的衣角,他心里顿时五味杂陈。他握住她的手轻轻拉开,然后放回被子里,他才转身离去。

    病房门开了又关,病房里恢复宁静。躺在床上的宋依诺缓缓睁开眼睛,她看着空落落的掌心,无声轻叹。宋依诺,你这么黏人的态度,连我都要讨厌你了。

    ……

    沈存希离开后不久,病房的门再度被人推开,董仪璇匆匆忙忙走进来,看见躺在床上的宋依诺,她愧疚不已,她走到床边,伸手握住她的手,自责道:“依诺,对不起,都是妈妈害了你。”

    宋依诺睡得迷迷糊糊的,她听到董仪璇的声音,她睁开眼睛来,就看到董仪璇自责又心疼的表情。董仪璇见她醒来,她连忙道:“依诺,你感觉怎么样?”

    “我没事,您别担心。”宋依诺挣扎着要坐起来,躺了一天,她骨头都躺酥了。

    董仪璇连忙伸手扶着她,让她靠在枕头上,她看着她苍白的脸色,自责不已,“依诺,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我去叫医生过来给你检查一下?”

    宋依诺摇头,“不用了,我没事了,就是还有点虚弱,调养两天就好了。您不要自责,跟您没有关系。”

    “医生说你食物中毒,怎么会和我没有关系,都怪我这些年太忙,厨艺不精,还想要做顿饭给你吃,对不起,妈妈真的是什么事都做不好。”董仪璇愧疚极了,想要弥补她,却连顿饭都做不好。

    宋依诺摇了摇头,“我不需要您为我做什么事,只要您愿意陪着我就好。”

    “傻孩子。”董仪璇倾身将她抱在怀里,她越是无欲无求,她就越觉得对不起她。

    母女俩拥抱了一会儿,董仪璇放开她,看她还很虚弱的模样,她说:“那你再躺会儿,我在这里陪着你,晚上有没有想吃的东西,我去给你买。”

    宋依诺还是摇头,病房里安静下来,两人的相处多了几分尴尬,宋依诺说:“您给我讲讲您在美国发生的事吧。”

    “没什么好讲的,都是过去的事了。”董仪璇回想过往的辛酸,实在不堪回首,她也不想让女儿知道她这些年在美国过得有多狼狈。

    “可是我想听,您讲给我听好吗?”宋依诺目光热切地望着她。

    “好吧。”董仪璇无奈点头,也许这是她唯一和她亲近的机会,她在椅子上坐下,目光放空,陷入回忆中,开始讲述她在美国的那些辛酸往事。

    等她从回忆中抽身出来,她看向床上的宋依诺,她已经睡着。她起身将歪倒在枕头上的她扶着躺下去,给她盖好被子。

    她刚直起身,病房门被人敲响,她转过头去,看到一个女孩捧着一束鲜花俏生生的立在那里,看到她时似乎愣了一下,“董总,您怎么在这里?”

    董仪璇看着面前的女孩,她会认识自己一点也不奇怪,毕竟最近各大报刊杂志都登了她的新闻,并且是负面新闻,“你好,我是依诺的妈妈,你是?”

    韩美昕从未听依诺说起过她家的事,她说得最多的还是她感情上的事,所以这会儿无端冒出一个妈妈来,她感到非常诧异,“你是依诺的妈妈?”

    董仪璇点了点头,这个女孩妆容精致,不细看的话,不会注意到她有一双和依诺一样漂亮的凤眼。只不过她气场太强,第一眼看见她的人,不太会去注意她的长相,会先被她的气质吸引。

    “我是,你是?”

    “我是依诺的朋友,董总,我叫韩美昕。”韩美昕走进来,出于职业惯性,她礼貌的伸手过去。董仪璇亦伸手与她交握了一下,然后放开,“依诺刚刚睡着,一时半会儿恐怕醒不过来。”

    “没关系,我是来陪她的,董总还有事可以先走,这里有我守着就可以了。”韩美昕将怀里的花放在床头柜上,看着宋依诺还很苍白的脸色,她嘀咕道:“病成这样也不打电话给我,要不是连默师兄通知我,我还不知道你住院了,你到底吃了什么东西,把自己折腾进医院了?”

    董仪璇尴尬地站在那里,“她昨晚吃了我做的饭菜。”

    韩美昕回头,看见董仪璇站在那里还没走,她吃惊地看着她,“您做的啊?”

    明明她什么都没说,董仪璇就是感觉到她心里在鄙视,她脸上有些挂不住,她说:“我想起我还有点事,我先走了,依诺醒来,麻烦你帮我转告她,我晚上会再来看她。”

    韩美昕点了点头,见董仪璇拿起包出门,她回头看着躺在床上的宋依诺,撇了撇嘴,“依诺,她真的是你亲妈吗?她跟你有几辈子的仇,做顿饭给你吃,还把你吃进了医院。她确定她给你做的是饭,不是砒霜?”

    董仪璇在门外听到她这番话,气不打一处来。

    ……

    宋依诺再度醒来时,房间里传来翻书的声音,她眨了眨眼睛,朝沙发那边看去,看见茶几旁跪坐着一个女人,长发扎起来挽成了丸子头,上面插了一支铅笔,她戴着眼镜,咬着笔头在看书。

    她张嘴欲说话,嗓子眼干干的,她咳了起来。韩美昕听到咳嗽声,连忙放下笔,鞋都没穿,光着脚跑过去,“醒来了?我给你倒水,你等一下。”

    韩美昕倒了温开水回来,宋依诺已经坐起来,睡了一天,软绵绵的身体终于恢复了点力气,她接过韩美昕递来的水杯,喝了几口水,问道:“你怎么来了?”

    “连默师兄给我打电话说你生病了,恰好薄慕年那个变态还要在c市谈点生意,不让我一个人先回,我就过来瞧瞧你,两天不见,你怎么把自己搞在这副样子了?”韩美昕在床边坐下。

    “一言难尽。”哪怕美昕是她最好的闺蜜,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她,她这几天经历的戏剧性转变。

    韩美昕戳了戳她的脸颊,说:“小样,对我还有秘密了,看来我就不应该搬出去。你不说我也知道,刚才我来的时候撞见你母亲了,我就说奇了怪了,为什么宋夫人那样算计你,原来你不是她的女儿。”

    “……”

    “贵圈真乱!”韩美昕做了个总结语,随即又道:“对了,我听说你是因为吃了你妈妈亲手做的一顿饭搞进了医院,你也真够悲催的。养母给你喝鸡汤,最后把你喝到沈存希床上了,亲妈给你做顿饭,直接把你送进鬼门关,你跟她们多大仇多大怨啊?”

    “美昕……”宋依诺无奈的看着她,“你吵得我头疼。”

    韩美昕白了她一眼,“就你太善良,连带你的胃也那么善良。不过你昨晚是怎么回事?你生病了沈存希不在身边吗?你怎么会给连默师兄打电话?”

    宋依诺捧着脸,悲催道:“我拨错了。”

    “……”这回换韩美昕无语了,“你家沈存希呢?”

    “他去z市了。”

    “靠,他把你一个人扔在c市?他也做得出来?”韩美昕怒了,昨晚要不是她拨错电话,连默恰好在c市,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他有急事要处理,听说我病了还专程飞回来看我,下午看我没事了才走的。”宋依诺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在帮沈存希解释,其实她不用向韩美昕解释的,但是她就是不想让美昕误会他。

    韩美昕定定地看了她一会儿,忽然道:“唉,女大不中留啊。”

    “……”

    沈存希回到z市,朱卫开车去接他,车里,朱卫道:“沈总,宋小姐没事吧?”

    “嗯,医生说没事了,小六那边怎么样了?”沈存希一天来回两个城市,神情显得十分疲惫,只要一想到小六因为他受了这么多磨难,他心里就沉重不已。

    “她还好,就是您走后,她问了您好几次,听说您回去了,显得很失望。沈总,有句话我不知道当不当说。”朱卫迟疑道。

    沈存希双手按着太阳穴,他说:“我听着。”

    “昨天你和六小姐坐在一起时,我仔细观察了一下你们的长相,这位六小姐和您长得不太像,虽然她的年纪与六小姐一样,也是三岁走丢的,甚至还有您母亲留给你们的同心结琉璃穗子,但是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朱卫道。

    沈存希皱眉,“dna鉴定报告什么时候出来?”

    “三天后。”

    “dna鉴定报告不会骗人,就算有人有心为之,dna鉴定报告也做不了假。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一切等dna报告出来再说。”沈存希淡淡道,就算这个女孩不是小六,那么她手里有着与母亲编织手法一模一样的同心结琉璃穗子,就值得他留在这里等待结果。

    22年过去了,小六是他的心结,一直未能解开。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态,他希望这个女孩是小六,又希望她不是,很矛盾的心态。

    “是。”

    回到病房,女孩看见他出现在病房那一刹那,她眼前一亮,随即又惶恐道:“哥,你去哪里了,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你不想认我了?”

    沈存希走到病床边,看着她惊惶的样子,他握住她的手安抚道:“不是,有点急事需要我处理,你别害怕,你是我妹妹,我不会不认你。”

    “真的吗?”女孩仰起清秀的小脸,小心翼翼地看着他,“那你什么时候带我回家?我不想在这里,我怕那个人再来找我,他知道我要离开他,他会打死我的。”

    “小六,他再也不会来欺负你了,四哥会保护你,别害怕。”沈存希将她瑟瑟发抖的身体拥进怀里,大掌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心里自责不已。

    女孩渐渐平静下来,沈存希放开她,说:“你去收拾一下,我带你出去吃饭,好不好?”

    “好。”

    沈存希带女孩去了z市最贵最高级的餐厅,女孩一辈子没进过这里,这里金壁辉煌,让她眼花缭乱。她吃了电视里说的牛排,比她想象中还好吃。

    她就像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温柔多金的哥哥,为她豪掷千金,让她感受到了作为用钱人的快乐。如果这是一场梦,她希望这个梦永远都不要醒。

    她是沈小六,是有钱人家的千金,那些肮脏的过去都会过去,她会像公主一样活着,被人羡慕的活着。

    吃完饭,沈存希带她去商场,凡是她多看了一眼的东西,就立即让服务员包起来。女孩看着提着大包小包跟在后面的助理,她幸福的直冒泡。

    等她回到沈家,她出门是不是也会像电视里演的那样,有成群的仆人簇拥着?

    三天很快过去了,这三天沈存希带着女孩到处逛,将她喜欢的东西全都买下来送给她。不管她是不是小六,他这么做,只是想让自己的内疚少一些。

    这天下午,他在病房里陪小六,他手里拿着一个苹果削皮,苹果皮一圈一圈的没有断。敲门声突然响起,他手里的水果刀一个用力,苹果皮断了,水果刀很锋利,顿时割破了手指,鲜血汩汩流了出来。

    “哥,你的手出血了。”女孩连忙抓过他的手,将他的手指含进嘴里。沈存希身体一僵,他猛地抽回手,抽了纸巾按住伤口,他说:“我没事。”

    朱卫推开门,只探了半边身体进来,他一脸凝重道:“沈总。”

    沈存希起身,见女孩担忧地看着他,他说:“剩下的我回来给你削,我先出去一下。”

    女孩一直追随着他的身影,直到看不见,她才收回目光,盯着那个削了一半的苹果怔怔出神,剩下的这一半,他还会再帮她削吗?

    长廊尽头,朱卫将一份dna鉴定报告递给沈存希,“沈总,这是dna鉴定报告,您看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