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50 不让我看就不准走

    宋依诺坐在办公椅上,一颗心忐忑不安,那晚沈存希离开时的背影在她眼前徘徊不散,她轻轻闭上眼睛,耳边忽然传来开门声。她蓦地睁开眼睛,就看到老板站在门边,送沈存希出来。

    男人从办公室里出来,风光霁月般的身影顿时令简陋拥挤的办公室蓬荜生辉,办公室里的人都哗啦啦站起来,唯有宋依诺还愣愣地坐着。

    打杂小妹踢了踢她的椅子。她才反应过来,跟着站起来。

    沈存希冷冷地看了她一眼,凤眸里没什么情绪波动,他向工作室老板点了点头,转身离去。工作室老板站在格子间前,他拍了拍双手,示意大家看他那边,他说:“同志们。都看过来,大家心里都很清楚,我们工作室一直苦苦煎熬到现在,现在终于有大公司的老板看中我们,要挖大家去大公司发展。”庄扔杂技。

    “老板,刚才那位就是沈氏集团的沈总吗?长得好帅啊。”打杂小妹迫不及待的道。

    “花痴,他是资本家。老板,我们舍不得你。”擅长溜须拍马的另一个文员恨不得冲过去抱住老板的大腿求安慰了,其实心里乐得开花。沈氏集团这样的大企业,大家挤破了头都想挤进去,她岂有不想去的道理?

    工作室老板伤感地看着大家,工作室虽小,却也是他的心血,他怅然道:“是我不才,让大家跟着我受苦了,以后去了沈氏集团,大家要努力工作,不要辜负沈总的知遇之恩。”

    “老板,我们不会忘记你的。”就算人走茶凉,此刻众人也是真心感激老板。

    工作室老板摆了摆手。“大家工作吧,宋依诺,你来我办公室一下。”

    宋依诺愣了一下,就在众人艳羡的目光里跟着老板走进办公室,老板指着一旁老旧的黑色皮沙发,对宋依诺道:“坐吧。”

    宋依诺走过去坐下,工作室老板拿起桌上的一份文件来到她面前,将文件递给她,“宋小姐,我们工作室昨天已经和沈氏集团签了约。这是你的人事调令,明天开始,你要去沈氏集团总部上班。”

    宋依诺看着人事调令四个字,她抬头望着工作室老板,失声道:“老板,小妹不是说我们工作室要并入博翼集团,为什么我要去沈氏集团总部上班?”

    “这是沈总直接下达的人事调令,一切解释权归沈总所有,若宋小姐有疑虑,可以明天去沈氏集团报道时,当面问沈总。”工作室老板将人事调令放在宋依诺面前。

    宋依诺拿起人事调令,她抬头望着工作室老板,问道:“老板,工作室并入博翼集团是不是因为我?”

    “不是,年前工作室的效益就很糟糕了,我一直在找合适的买家把工作室盘出去,有人买总比倒闭来得好,你说是不是?”工作室老板自嘲道,也是他经营不善,当初开这个工作室时,他壮志凌云,发誓要把工作室发展成世界五百强的上市公司,只是现实是残酷的,几年来,同行竞争激烈,逐渐将他的理想碾碎成渣。

    “老板……”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当老板的能力,宋小姐好好考虑一下,出去吧。”工作室老板摆了摆手,转身走到办公桌旁,看着墙壁上那几个训免的大字。

    宋依诺攥着人事调令站起来,她望着工作室老板的背影,隐约透着一种由心而生的落寞,她转身出去了。

    宋依诺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与同事告别,抱着纸箱走出大楼,老王站在路边等她,看到她走出来,他连忙迎上去,接过她手里的纸箱,放到副驾驶座上。

    老王转身,拉开后座车门,明亮的光线里,男人坐在后座上一动不动,并未转头来看她。宋依诺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上了车,坐在他身旁。

    车门关上,车厢里顿时窒闷起来,宋依诺鼻端充斥着男人身上散出来的清冽气息以及尼古丁的味道,她全身僵硬,不自在地看向窗外,说:“沈存希,你这样做有意思吗?”

    沈存希转头,目光倨傲地盯着她,看她那头短发,他仿佛难以忍受一般移开了视线,他冷笑道:“怎么没有意思?我辛苦赚钱,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以钱压人,让你乖乖就范。”

    “你变态!”宋依诺气得不轻,她转头愤怒地瞪着他,原以为那晚所做的一切足以让他死心,却没想到他如此执拗。

    沈存希轻笑一声,“我不变态,怎么会爱上自己的亲妹妹?”

    宋依诺气得第三根肋骨隐隐作痛,她呼吸里一片痛意,她狼狈地闭上眼睛,“既然你都明白,为什么不肯放我们彼此一马?沈存希,我已经有男朋友了。”

    沈存希盯着她,眼前又浮现她双手张开,将连默护在身后的情形,他嫉妒得不得了,说:“宋依诺,好好睁大你的眼睛,看清楚到底谁才能给你一个无忧的未来,我会等着,等你回头来求我要你的那一天。”

    “我不会!”宋依诺咬牙切齿道,他这辈子都不会等到那一天。

    沈存希邪佞地盯着她,“会不会不是你说了算,到时候你不要向我求饶。”

    说完,他再也不愿意和她多说一个字,扭头看向窗外。

    宋依诺心里焦灼似的疼,彼此放过不好吗?为什么一定要纠缠?她偏头看着窗外,却无法忽视男人存在的强大压迫感。

    车子驶入隧道,车外的光线暗了下来,宋依诺看着车窗上反衬出来的男人倨傲的侧脸,离得那么近,又离得那么远,她缓缓伸手,指间颤抖地抚摸着车窗上倒映出来的英俊的轮廓。

    指间触到冰冷的车窗,她心里那丝眷恋倏地被惊散了,她收回手,才发现不知何时,沈存希已经转头望着她,她大脑嗡的一声,恨不得立即消失,他看见了吗?又会怎么想?

    车子停在金域蓝湾外面,宋依诺推开车门,几乎是连滚带爬的逃离,她甚至忘记了拿自己的纸箱,忙不迭的冲进小区。

    老王看着副驾驶座的纸箱,再看宋依诺已经跑远的身影,他抬头望着后视镜,道:“沈总,宋小姐忘了拿纸箱。”

    “带去公司,她明天会去公司报道。”沈存希睨着她匆匆逃离的背影,若有所思。刚才他没有看错,她确实在抚摸他倒映在车窗上的脸,她对他,也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

    “是。”

    ……

    宋依诺回到家里,一颗急跳的心都没有平复下来,她捂着脸,太丢人了,她嘴里说着一套,又做一套,沈存希会怎么看她,会不会觉得她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

    她瞪着自己的手,恨不得剁掉,刚才她到底是着了什么魔,竟会做出那种荒唐的举动?

    她换了鞋走进客厅,拿起遥控板打开电视,将自己抛到沙发上,电视里正在播放新闻,当她听到连氏负责人时,她连忙坐起身来,就看到连默被媒体记者围堵的画面,电视下方写着连氏工地坍塌,造成两人死亡多人受伤的严重后果。

    宋依诺心里一震,电视里,连默被保镖护着,面对媒体记者的狂轰乱炸的问题,他薄唇紧抿,一个字都没有回答,他的助手代替他回答,称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回答媒体的问题。

    宋依诺边看边拿起手机,拨通连默的电话号码,第一次无人接听,她又拨打第二次,直到第三次才有人接通,却是个陌生的男音,“宋小姐你好,连总现在不方便接听你的电话,稍后我会……”

    他话音还没说完,那端就传来一道略显苍桑的熟悉男声,“手机给我。”

    紧接着宋依诺听到手机转换到另一个人手上的声音,短暂的沉默之后,宋依诺听到那端传来连默消沉的声音,“依诺,我是不是很没用?”

    宋依诺心里一软,连默给她的感觉是无坚不摧的,可是现在他却用着这样悲凉的语气问她,他是不是很没用,她说:“连默,不要否定自己,没有人能做到尽善尽美,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那是两条人命,如果我能加强工地安全管理,他们就不会死。都是我的疏忽,才发生这样重大的事故,连累连氏也受到牵连。”连默的声音听起来自责又沮丧。

    宋依诺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她不懂企业经营,根本帮不了他,“连默,你不要自责,振作起来,你是公司的主心骨,只有你强大起来,所有的问题就会迎刃而解。”

    “依诺,我以为管理公司和打官司一样,只要自己用心学习,就一定能够胜任。现在我才明白,我根本不是这块料,我……”

    宋依诺似乎听到他声音里掠过一抹哽咽,看来这次的事情给他的打击太大,他那样一个自信从容的人,都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

    “连默,你很优秀,这只是意外,不要被眼前的困难打倒,相信自己,你一定可以圆满解决这次的危机。”

    “谢谢你,依诺,为了你,我也会振作起来,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依诺,等我圆满解决这次的危机,你能答应做我的女朋友吗?”

    宋依诺沉默了,她把连默当成朋友,他在她遇到困难的时候几度帮了她,可是她对他没有除了朋友以外的情愫,沉默半晌,她说:“连默,我……”

    “依诺,你不要急着拒绝我,给我一点希望,好不好?”

    宋依诺轻叹一声,终究还是没有把拒绝的话说出口,“你现在应该很忙,我就不打扰你了,加油,连默,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连默站在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繁华的夜景,他眺望着远处的希塔,沈存希在桐城有着难以超越的神话,他一定会将他从神祗的位置上拽下来,总有一天,他会让这座塔消失在众人眼前。

    他挂了电话,转身看着助手,他说:“确定沈存希已经见过二叔了?”

    “是,连总,这次出了这么大的纰漏,如果沈存希和连副总连手对付您,就算老爷子力保,只怕也保不住您的经营权。”助手忧心忡忡地望着他,沈存希的反击之迅速,实在出乎他们的意料之外。

    “继续盯着,二叔这颗老鼠屎不除,就会打坏一锅粥。”连默黑眸里掠过一抹狠戾,完全没有刚才与宋依诺通话时的脆弱。

    助手心惊,“连总,您要怎么做?”

    连默朝他勾了勾手指,助手走过去,连默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助手双眼大睁,难以置信地盯着连默,“连总,您是要祸水东引?”

    “错,这件事本就是二叔所为,他要把我从总裁的位置上拉下去,也要看看他有没有这个能耐。”连默冷哼一声,沈存希那样精明的人,怎么会找一颗废棋,当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助手看着面前的男人,竟怎么也看不透他。

    翌日清晨,宋依诺早早起了床,她坐在床上出了会儿神,然后起身去浴室里梳洗。今天她要去沈氏集团报道,沈氏集团是以房产为主的公司,她不知道她一个家装设计师去沈氏能做什么。

    她换了一身正装,里面是白色衬衣打底,外面套了一件黑色小西装,下面穿着一条黑色西裤,脚下踩着一双黑色细高跟鞋,看起来十分干练。

    看到衣柜里的衣服,她又想起沈存希让她签的借据,她拿出银行卡,卡里有离婚时唐佑南给她的赡养费,她一分没动过。

    她将银行卡放进手袋里,然后拿了一个大麻袋准备装钱。既然沈存希要她还钱,就别怪她拿唐佑南给她的赡养费去恶心他。

    昨天她已经给银行打了电话预约取款,她到了银行,银行已经准备好了钱,银行工作人员请她去了VIP室,当面点钱给她,458889元一分不少一分不多,就是数钱都数了一个小时。

    钱整整齐齐放在密码箱里,她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现金,忍不住眼绿了一下。那天刷卡给钱时,总觉得那是一堆数字,没有太多的心疼,今天要把这么多现金还给沈存希,她的心还是忍不住抽痛了一下。

    她想着沈存希要她还钱的恶劣样,直接拿起一沓沓封好的一万,拆了封条往麻袋里扔,她想,要还钱是吧,就让他数得手抽筋。

    想到沈存然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模样,宋依诺心里就觉得格外痛快,拆封条拆得更欢了。银行工作人员看到她把封条拆了往麻袋里扔,还越扔越兴奋,他无语望天。

    宋依诺扛着一麻袋的钞票走出银行,打了个车到沈氏楼下。上班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半小时,她不慌不忙的走进去,大堂前台的工作人员已经换了人。

    宋依诺一出现在公司门口,两人就认出她来,其中一人连忙迎上去,“宋小姐,沈总已经等您很久了。”

    宋依诺诧异地看着她,她确定她不认识眼前这位前台,“你认识我?”

    “是的,宋小姐,昨天严秘书把你的照片拿下来让我们看过,让我们千万不要怠慢您,您请!”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到电梯间,前台按开电梯,请宋依诺进去。

    宋依诺受宠若惊,她有种感觉,她不是来这里上班的,是来这里当贵宾的。

    当她扛着麻袋走进总裁办公区时,她明显感觉到总裁办公室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严秘书迎了上来,看到宋依诺肩上的麻袋,他有些震惊,“宋小姐,这是……”

    “还你们总裁的钱。”

    严城嘴角抽搐了一下,沈存希故意为难宋依诺,宋依诺也丝毫不逞多让,看着这一麻袋的钞票,严城想象着沈存希的脸色,简直无法想象那是怎样的一场浩劫。

    “沈总等你两个小时了,他心情不太好,你保重!”严城敲了三下门,然后推开总裁办公室门,请她进去。

    宋依诺蹙了蹙眉头,随即告诉自己既来之则安之,她抬步走进去。严城看着她英姿飒爽的背影,给了她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立即将办公室门合上,以免战火烧到外面来,祸及池鱼。

    沈存希抬头看着步入的宋依诺,注意到她肩上颇沉的麻袋,他目光深了深,冷声道:“宋依诺,你迟到两个小时,扣一天工资。”

    宋依诺径直走到办公桌旁,将麻袋扔在他面前,她说:“不是你让我还钱吗,我特意去取了来还你,你要不要点点数,看有没有少。”

    沈存希皱眉,看着麻袋里的粉红钞票,想到这些钱的来处,他的声音更冷,“你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要你管,钱我已经还给你了,你当我面点清,逾时不候。”宋依诺站直身体,拍了拍手转身往沙发旁走去,打算欣赏他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样子。

    她刚走了两步,手腕就被一只大掌拽住,沈存希用力一扯,就将她扯了回去。

    宋依诺撞沈存希胸膛上时,刚好撞到那天被他打伤的地方,她疼得冷汗直冒,愣是一声都没吭,她咬紧牙关,才扛过那股疼痛。

    沈存希居高临下地瞪着她,眉心打了结般,一脸的山雨欲来,他说:“我再问一次,钱是哪里来的?”

    宋依诺感觉自己的腕骨都要快被他捏碎,她毫不怀疑,再刺激他,他会当场要她好看,她垂下眸,老老实实的答:“赡养费。”

    沈存希目光凌厉,薄唇紧抿,他冷笑道:“宋依诺,我倒是低估了你,你敢拿你的赡养费来侮辱我。”

    “赡养费也是钱。”宋依诺讷讷道,反正他要的就是钱,她还他钱有什么不对?她话音刚落,就敏锐地感觉到钳制在手腕上的大手力气在加重,她抬起头来,就撞进一双冷冽的凤眸里,她心跳一顿,仓皇地垂下头去,“沈总,你放开我。”

    沈存希气得要命,不是没想过他刻意刁难,她会动用唐佑南给她的赡养费,但是他心里还是希冀着,不管再难,她也不会拿另一个男人给她的钱来侮辱他。

    他突然放开她的手,转身走到办公桌旁,拎起那一麻袋的钱,用力向半空中一抛,粉红色的人民币飘散下来,宋依诺愣愣地看着他的动作,以及半空中飞舞的人民币,她急道:“沈存希,你干什么?”

    沈存希目光冷冷地盯着她,“既然要还钱,总不能缺少诚意,当着我的面把这些钱数清楚,然后一沓沓的整理好,否则我拒收,你自己看着办。”

    说完,他转身走到办公桌后,拿起文件继续批阅,竟是再也没有多看她一眼。

    宋依诺看着洒落了一地的人民币,她欲哭无泪,她还想看到沈存希数钞票数到手抽筋,结果聪明反被聪明误,自己害了自己。

    她蹲下来,一张张的捡钞票,被他刚才那样一扔,钱完全乱了,她蹲在地上,不一会儿就蹲得腿麻,再加上穿着高跟鞋脚掌疼得厉害,她索性跪在地上捡。

    沈存希坐在办公桌后,目光时而从文件上移开,落在跪在地上捡钱的娇小身影上,有好几次,他都忍不住想要过去拉她起来,最后都忍住了。

    沈存希,你的自尊呢?你心疼她,她什么时候心疼过你?

    半个小时后,宋依诺终于将钱捡回来整整齐齐的放在茶几上,她站起来,坐在沙发上开始数钱。办公室里很安静,偶尔传来翻动文件的声音,宋依诺数着数着,就开始走神,目光不由自主地看向办公桌后的男人。

    这是自DNA鉴定报告出来后,他们第一次这样安静地坐在一起,有种时光不老的宁静。可一想到DNA鉴定结果,她心头微微抽痛起来,她垂下头,看着茶几上一沓沓整齐的钞票,心情不由得低落下来。

    这世上的所有难题都能用钱解决就好了,那么她累死,也要赚够钱,买一个他们不是兄妹的DNA鉴定结果。

    一个半小时后,宋依诺点完了茶几上的钱,但是少了十几张,她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数错了,她正要重新数,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开,严城站在门边,“沈总,午饭时间到了,需要给您订外卖吗?”

    沈存希抬起头来,扫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的宋依诺,他点了点头,“嗯。”

    严城退了出去,自发的订了两份外卖,他发现,有宋依诺在,沈存希变得平易近人了许多,不像之前那样森冷可怖。

    宋依诺听见严城说午饭时间到了,她抬腕看表,果然已经12点钟了,她望着办公桌后埋头批阅文件的男人,想说吃了饭再回来数,但是看到冷漠的俊脸,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饿一顿也不会死,还是别招惹他了。

    她这样想着,便拿起钱重新点数。点了一半,严城去而复返,拧着外卖走进小会议室,他走出来,对沈存希道:“沈总,外卖已经送来了。”

    沈存希“嗯”了一声,严城走到茶几旁,看着茶几上的现金,无声的叹气,这事也只有沈总能干得出来,他说:“宋小姐,去吃饭吧,吃完了再慢慢数。”

    宋依诺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尤其是闻到食物的香气,她就更忍不住了。但是想到这里是沈存希的办公室,她连忙摇头,“我不饿,我点完再吃。”

    闻言,沈存希拧眉站起来,起得太急,椅子后退撞到墙上,发出一声巨响。宋依诺和严城双双看过去,就见沈存希脸色难看地盯着她,“去洗手吃饭。”

    “我不饿。”宋依诺执拗道。

    沈存希脸色难看到极点,严城见他挟着雷霆之色走过来,他连忙朝宋依诺摇头,让她不要和沈存希对着干。宋依诺无视之,沈存希转眼就来到茶几旁,伸手就要将她摆放整齐的钱给弄乱。

    宋依诺察觉到他的意图,连忙起身扑过去,抱住他的手臂,妥协道:“我吃,我吃还不行吗?”

    ……

    小会议室里,宋依诺坐在沈存希旁边,怎么都觉得不自在。沈存希安静吃饭,全程零交流,手肘偶尔会碰到她的肩,宋依诺转头看着他,发现他认真吃饭,连眼角余光都没有瞄她一眼,她收回目光,更觉得食之无味。

    午饭结束,沈存希又回到办公桌后继续工作。他一离开会议室,宋依诺的呼吸顿时顺畅起来,她长长的出了口气,飞快的吃完饭,然后将桌面收拾干净。

    她走出会议室,就听沈存希道:“去给我泡杯咖啡。”

    宋依诺四下看了一眼,才发现他是在和她说话,她应了一声,端起他面前的马克杯,走出办公室。沈存希目送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他起身走到茶几旁,伸手抽了几张钱出来,塞进她刚才数好的里面。

    做完这些,他面不改色的走回办公桌后。

    几分钟后,宋依诺端着咖啡回来,将咖啡放在桌上,见沈存希头也没抬,她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慢吞吞地走到沙发旁坐下,重新点数。

    这一遍还是不对,并且差得越来越多,45万块,她数了四遍,还差十二张。她皱紧眉头,她明明看着银行的点钞机数的,不会有误,怎么会少了呢?

    她想起刚才沈存希扔钱的动作,也许是落到什么隐蔽的地方她没找到,她迟疑了一下,起身去找。她弯着腰,在办公室里转悠,每一个隐蔽的地方都不放过,丝毫没察觉到男人的目光已经从文件上移到她身上。

    沈存希端起咖啡杯,目光深沉的望着弯腰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的小女人,前几日的绝望与痛苦仿佛只是他做了一场梦,她现在还在他身边,什么都没有改变。

    终于,宋依诺感觉到身后射来的两束灼热的目光,她转头看去,办公桌后的男人没有看她,她收回目光,难道是她感觉出错了?

    正这么想着,她忽然看到盆栽那边露出了粉红色一角,她快步走过去,果然在盆栽靠墙那一侧找到了三张钞票,她喜滋滋地握在手上,又继续找。

    虽然她在办公室里转悠,但是还是避开了离办公桌范围。然后她在地毯夹缝里找到了一张,在沙发旁找到了两张,还差六张,她把办公室其他地方找了个遍,都没有找到。

    她看向办公桌,看到沈存希的名牌上夹了一张,她犹豫了一下,壮起胆子走过去。她找钱应该不会惹他生气吧,她缓缓靠近,办公桌后的男人忽然抬起头来看着她,她脚步一顿,讪讪道:“我找钱,你不用管我。”

    沈存希一瞬不瞬地盯着她,沉默的与她对峙,宋依诺的心房紧缩了一下,她想着反正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她快步走过去,拿起那一张钱,然后看到他文件下还压着两张。

    她顺便拿走那两张,就还差三张。

    她刚要走,就看见办公桌下露出一角,她眼前一亮,连忙蹲下去捡,那一角立即消失了。宋依诺心里痒痒的,知道钱掉在办公桌下面,要让她不去捡,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她蹲在地上,想了想,三百块钱呢,沈存希虐了她一天,她才不能便宜他。她起身绕到办公桌旁,对沈存希道:“沈总,麻烦你让让,我捡钱。”

    沈存希抬头看着她,丝毫没有要让开她的意思,那模样仿佛在说,你要捡就捡,我又不妨碍你捡钱。

    从宋依诺这个角度,刚好看到办公桌下有三张钱,她没有多想,在办公桌旁蹲下,伸手去捡。但是沈存希的双腿堵在那里,她要避开他的腿去捡钱,感觉手不够长。

    她索性趴在地上,将上半身探进办公桌下面,伸手捡钱。

    沈存希垂眸看着趴在地上的女人,她的臀翘得高高的,让他不由自主的想起某夜,她趴在床上被他怜爱的性感模样,一股热气在小腹处炸开,浑身的血液逆流,他的眼神变得格外凶狠与火热。

    他困难的咽了口唾液,喉结性感的耸动,在他理智还没有做出反应前,他双手已经勒着她的腰,将她从地上提起来,放在办公桌上,他滚烫的身躯已经压了上来。

    突如其来的腾空,吓得宋依诺失声尖叫,声音刚冲破喉咙口,她的唇就被两片冰冷的薄唇含住,咖啡的苦涩顿时充斥在她的唇舌间,清冽的男性气息扑鼻而来,她心跳停顿,愣愣地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

    他怎么敢!

    空气中一片死寂,宋依诺震惊得都忘记推开他,男人捉住她的手,陡然加深这个吻。宋依诺大脑嗡地一下炸开了锅,后知后觉,他们现在这样是不对的。

    她激烈挣扎起来,反撑在身后的手抬起来,推着他结实的腰身,嘴里发出唔唔模糊不清的声音,她满脸惊恐之色,沈存希真的疯了,他怎么敢这样对她?

    沈存希非但没有放开她,反而吻得更深,他一手将她撑在他胸膛上的手反剪在身后,一手固定住她不停摇动的螓首,吻得越发深入。

    疯了,疯了也好,只要能拥她在怀,他不在意自己是什么模样。

    宋依诺感觉到唇齿间的纠缠越来越激烈,空气里有什么东西逐渐在失控,宋依诺害怕得浑身直颤抖,她双手被缚,只剩下双腿踢他,她刚动了这个意念,就被他的双腿牢牢的夹住,动弹不得。

    她心里绝望得无以复加,怎么能这样?他们不能这样,这是离经叛道,这是枉顾伦理纲常,他们会遭到报应的。

    她张嘴咬他,直到唇齿间漫开一股铁锈的味道,沈存希才放开她,他目光沉沉地盯着她,眼底有一簇烈焰似乎要将她焚烧,宋依诺意识到什么,她猛地睁大眼睛,就见他俯下头去。

    “不要……”宋依诺哀求道,他不能这样对她,那是无间地狱,她不能眼睁睁看着他坠入地狱。她心口隐隐作痛,分不清是上次被他打得肋骨错位的旧伤,还是心脏在痛。

    沈存希大手粗鲁的一扯,她的衣服被他扯落,浮现在眼前的是一片青紫的淤痕,沈存希动作一顿,抬头错愕地看着她。

    “这是怎么回事?”沈存希难以置信地看着她胸口上的淤痕,拳头那么大一团,颜色很深。莫名的,他想起了几天前他愤怒的一拳,这伤是他打的?

    宋依诺胸前凉凉的,她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有多狼狈,被沈存希这样盯着,她想死的心都有了,她说:“你放开我,不要看。”

    “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看过,现在才来装矜持,不嫌太晚吗?”愤怒的沈存希,说话也是不知轻重的,“问你话,你耳朵聋了?”

    宋依诺处境尴尬,她咬了咬牙关,怒道:“你不是已经猜到了吗?”

    沈存希浑身一震,他低头看着那团颜色青紫的淤痕,心疼极了,这竟然是他造成,他恨不得揍自己一拳,他手指伸过去,还没碰到她的肌肤,她已经往后倒去,双手挣开他的钳制,牢牢地护在胸前,“沈存希,不要碰!”

    他们现在的关系,哪能让他碰那么敏感的地方?

    她动作太大,扯到伤处,疼得她直吸气。

    沈存希现在什么旖旎心思都没有了,他伸手小心翼翼地将她从办公桌上拉起来,像是对待易碎的瓷器,看她双手紧紧的护着胸口,他柔声道:“依诺,让我看看伤成什么样了。”

    “不要!”宋依诺摇头拒绝,伤在这么尴尬的位置,再让他看,她就别活了。她想着,想从办公桌上跳下去,沈存希却将她锁在怀里,一脸无赖的耍流氓,“不让我看就不准走!”

    “沈存希,你到底想怎样?”宋依诺气恼地瞪着他,他是地痞流氓吗?为什么非得这样,明知道他们之间隔着万丈天堑,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她?

    “不怎样,让我看看。”

    宋依诺气得不轻,她说:“第三根肋骨错位,是我咎由自取,怨不得你,现在满意了,可以放我走了吗?”

    沈存希俊脸黑沉,自责亦是心疼,他知道他那一拳是下了狠力的,却没想到她会伤成这样,他伸手将她抱进怀里,下巴搁在她肩窝处,低声哀求:“依诺,我们别吵了好不好?就算不能再做情人之间做的事,就这样待在我身边,陪着我,好不好?”

    “沈存希,你到底在说什么?你想过后果吗?”宋依诺拧眉,她没想到他竟荒唐成这样,她是他的……,这件事被有心人一利用,他就要身败名裂的。

    沈存希抬起头来盯着她,“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依诺,就算DNA鉴定结果无误,我心里也还有着千分之一的希望,希望我们并没有血缘关系。答应我,留在我身边,不管发生了什么事,都不要离开我。”

    宋依诺不敢直视他眸中的深情,这个男人他的残暴他的心机他的手段,她统统都受得了,却独独承受不起他的深情。

    他是什么身份,他是什么性子,他是什么样的男人,她统统清楚,她统统明白,可是她不能和他在一起,是不能!

    “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宋依诺狠声拒绝,他何苦来哉,就放任她一个人在这城市的某个角落里自生自灭,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终究会遗忘这段感情,然后开始新的生活,接受新的人。

    沈存希定定地看着她,一声不吭,就在宋依诺快要扛不住压力时,他忽然抬起手,执拗的拿开她横挡在胸前的手,胸前的衣襟散开来,衬衣里的风光若隐若现,她心里一惊,刚要挡回去,就听他道:“不想我再度失控,就安安静静的坐好。”

    宋依诺浑身一僵,他语气里的警告太过分明,她真的不敢乱动了。由着他伸手帮她扣好暗扣,然后一颗颗系好衬衣的纽扣。

    他的神色很专注,像是对待全世界最珍贵的珍宝,他狠也罢逼她也罢,这一切都是因为她,这样的男人,哪怕偶尔使使性子,恶劣得让人恨不得揍他一顿,但是值得爱的地方却太多太多。

    他这样逼她,她还是无法恨他,恨不起他。

    给她扣好纽扣,他垂眸盯着她,淡淡道:“从今天起,你的工作就是,我去哪你去哪。”

    宋依诺满脸黑线,她瞪着沈存希,“你的意思是专门聘我来当花瓶的,这未免太小材大用了?”

    沈存希在办公椅上坐下,微微仰头看着她,说:“花瓶对于你来说,确实是个褒义词,你的正确职位是贴身秘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