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60 我们正在备孕

    下午五点,据设计部统计,希诺装饰今天一天的接单率是上个季度的五倍,其中需要进一步洽谈的大单有五单,如果拿下这五单。希诺装饰这三个月的业绩直超上个季度15%还有余。

    宋依诺拿到严城给她的报告,她心花怒放,心里再次为沈存希的英明点了个赞,新闻刚刚直播,效果就这么强大,果然是免费打了个广告。让所有人都知道希诺装饰的存在。

    “严大哥,通知各部门,明天晚上在盛世豪庭聚餐。”宋依诺将文件合上,兴奋道。

    “是,宋总。”严城转身离去,宋依诺再度打开文件,看着上面的数据,她知道,这些订单有一部分人是冲着沈存希而来,也有一部分人是冲着之前博翼的班底来的,不管是因为什么,她都会好好做。不会让沈存希失望。

    他为了她,把自己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俗话说得好,此消彼涨,就是这个道理。

    她的手机忽然响起来,她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她忽然一怔,接通电话。“妈,有事吗?”

    “依诺啊,我看到新闻了,你现在是希诺装饰的总经理,我们都是自家人。妈妈也不和你见外,你知道我们宋家欠了一大笔债,仅凭你爸的工资,恐怕很难还清,你姐一直在家休养,最近身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她想出来做事,你能不能在你公司里帮她找个职位?”

    宋依诺皱了皱眉头,宋子矜想要出来上班无可厚非,但是为什么要来她的公司?她还记得出了车祸后,宋子矜对她的怨恨,“妈,公司最近不缺人,我留意一下,好吗?”

    “依诺,你爸明知道你和他没有血缘关系,还将你养育成人,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姐也一直把你当成亲妹妹,让你帮她找个工作,你就推三阻四的,你不觉得太忘恩负义了吗?”宋夫人语气里充满嘲讽。

    宋依诺缓缓握紧手机,不管怎样,宋家对她有养育之恩,她不可能做到完全无视,不过……,“您什么时候知道我和爸没有血缘关系的?”

    “你还记得你受伤那年吗?你爸着急赶去医院给你输血,才发现你们根本没有血缘关系,他念在与你妈的情份上,没有将你送走。对你,我们已经仁至义尽,现在你也是时候该报答我们的养育之恩。”宋夫人道。

    宋依诺记得那年的事,她受伤大出血,当她出院后,一直对她关怀备至的宋振业忽然变了一个人,对她十分冷淡,甚至是冷血。原来那么早,他就已经知道她不是他的女儿,难怪后来他才会对她那么狠。

    “我明白了,我会让人事部进行考核,如果姐的能力适合,我一定会让她进公司上班。”

    宋夫人气得鼻子都歪了,她要让宋子矜走正常的招聘进希诺装饰,还需要给她打电话吗?“宋依诺,你别不识好歹啊,你能坐到总经理位置,是你能力出众吗?还不是陪沈存希睡觉换来的,你有什么脸在这里嚣张?”

    宋依诺眉心蹙起,宋夫人语气里的鄙夷让她的心揪了起来,如果今天坐上总经理位置的是宋子矜,她一定不会这样说话。

    “您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反正姐要进希诺装饰,就一定要经过正规人事考核,我还有事,先挂电话了。”宋依诺说完就挂了电话。

    宋夫人气得要命,她摔了手机。沈存希逼子矜净身出户时,她以为沈存希是那种一毛不拔的小气男人。但是看见他将一个公司都送给宋依诺折腾,她才明白,他不是小气,只是对子矜无心。

    有时候她很羡慕宋依诺,作为女人,她无疑是个大赢家,和唐佑南离婚后,唐佑南仍对她念念不忘,和沈存希在一起后,沈存希宠她疼她。

    反观她女儿,就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两头都没落得好。

    宋依诺握着手机,神色缓缓落寞下去,她很羡慕宋子矜,她有宋夫人这样维护着,哪怕她做了全天下人都不耻的事情,宋夫人还是护着她,觉得她是全天下最优秀的人。

    她一直想要一个这样的母亲,当她和董仪璇相认时,她以为自己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孩子,却没想到她和董仪璇并没有血缘关系,那么她到底是谁呢?她的父母又是谁?为什么要将她抛弃?

    内线突然响起来,“宋总,业之峰的董总前来拜访,您现在有时间吗?”

    宋依诺回过神来,她连忙道:“快请她进来。”

    几秒钟后,办公室的门被助理推开,董仪璇抱着一束香槟玫瑰走进来,她穿着精致的套装,气质卓绝内敛,那是久居上位才能形成的气质,与她相比,她青涩得登不上台面。

    宋依诺站起来迎上去,微笑道:“妈妈,您怎么来了?”

    董仪璇捧着花束来到她面前,嗔道:“你还说,你成为希诺装饰的总经理,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一声,还要我从电视里看到,才知道我的女儿原来这么优秀。这不,你不告诉我,我也眼巴巴的赶来祝贺你了。”

    宋依诺呼吸一窒,这一刻,她真的把她当成自己的母亲了,她上前一步,伸手抱住她的腰,在她怀里撒娇,“妈妈,谢谢您。”

    董仪璇拍了拍她的背,叹息道:“傻孩子,办公室里有花瓶吗,我把花插起来。”

    宋依诺放开她,连忙去找来花瓶,董仪璇将花插进花瓶里,然后拉着她的手走到沙发旁坐下,她一边打量办公室,一边道:“我没想到存希和我抢着收购博翼,是要把博翼送给你,看到他对你这么上心,我就放心了。”

    宋依诺记得沈存希说过,当时董仪璇是想要收购博翼的,所以才会算计她,此刻听到她毫无芥蒂的提起旧事,她小心翼翼道:“妈妈,您不怪他和您博翼吗?”

    董仪璇睨着她,“怎么怪得起来,他一掷千金,只为博红颜一笑,这世上,能为一个女人,爱得如此肆意张狂的男人,只怕除了沈存希,再难找到第二个。”

    宋依诺不由得害羞起来,“他哪有您说得那么好?”

    “不用谦虚,好与不好,你心中自有定义,这会儿心里偷着乐吧。”董仪璇忍不住取笑她,看她脸颊红红的,她心中直感叹,年轻真好!

    “妈妈!”宋依诺不依的跺脚。

    “好啦好啦,不取笑你了,对了,晚上我订了餐,你打电话叫上存希,贞贞说晚上要介绍新男友给我们认识,让你们做个见证。”董仪璇言归正传道。

    宋依诺应了一声,起身去打电话,电话接通,沈存希告诉她,他已经到了公司楼下。提到晚上的聚餐,沈存希欣然答应前往。

    其实他们心里都清楚,依诺不是董仪璇的女儿,但是却不忍告诉董仪璇真相,怕她经受不住这个打击。

    宋依诺挂了电话,她拿起包,和董仪璇下楼。董仪璇的司机等在外面,她让他先回去了,她坐上沈存希的车,宋依诺坐在副驾驶座上,和董仪璇聊天。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餐厅前,三人下车,沈存希将车钥匙交给泊车小弟,揽着宋依诺进了餐厅的旋转玻璃门。

    董仪璇订了包间,他们到时,冯贞贞和她的男友已经到了,沈存希绅士的推开门,示意她们先进。

    当宋依诺看到包间里,男人背对着他们而坐的背影,她莫名觉得有点眼熟,男人站起来,转身面向他们,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对她说:“依诺,好久不见!”

    宋依诺蓦地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冯贞贞的新男友居然是唐佑南,她说不清此刻心里是什么感觉,下一秒,她的腰已经被一只大手揽住,沈存希眯起眸,幽深沉静地盯着唐佑南,笑得轻而薄,“佑南,刚才来的路上,依诺还很好奇贞贞的新男友长什么样,原来贞贞的新男友是你。”

    “四叔。”唐佑南向沈存希颔了颔首,目光却一直盯着宋依诺不放。短发的她看起来精明干练,此刻倚在沈存希怀里,却又多了一股小女人的风情。

    董仪璇眉心蹙起来,她不悦地扫了冯贞贞一眼,很不赞同她和唐佑南交往。冯贞贞装作没看见姨妈的眼神,她上前一步,小手缠上唐佑南的手臂,她笑得明丽,“依诺姐,不介意我带佑南过来吧?”

    “怎么会?”宋依诺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种情况,她看了唐佑南一眼,道:“只要你快乐就好。”

    董仪璇很不高兴在这里见到唐佑南,别说唐佑南是依诺的前夫,就算他不是,以他的人品,她也不放心让贞贞和他交往,她脸色难看到极点,“都坐下吧。”

    包厢里都是大圆桌,董仪璇坐下后,冯贞贞和宋依诺坐在她身侧,唐佑南和沈存希自然是坐在她们身侧,传菜员陆陆续续上菜,包厢里的气氛因为唐佑南的到来而多了几分诡异与不自在。

    冯贞贞看了看大家,她觉得自己有义务站起来调节一下气氛,否则一直这样僵着,也不是办法,她端起红酒杯,款步来到宋依诺面前,笑道:“依诺姐,祝贺你成为希诺装饰的总经理。”

    宋依诺刚要端着红酒杯站起来,酒杯就被沈存希拿走,他换了一杯果汁递给她,眉目间都蕴着淡淡的笑容,他说:“抱歉,依诺现在不能喝酒,我们正在备孕。”

    闻言,包厢里众人的神情都变了,宋依诺看向沈存希,沈存希正对她温和的笑,仿佛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这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唐佑南搁在膝盖上的大掌缓缓紧握成拳,抬头望着两人含情脉脉的对视,他的心像针扎一样难受。当他意识到自己再也不会像爱宋依诺一样,去爱别的女人时,她却再也不可能属于他。

    这种遗憾,让他追悔莫及!

    董仪璇偏头看着沈存希,他俊脸上泛起的笑容多了一抹挑衅,再看唐佑南,两人似乎在无声较劲,她抬手按了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好好的聚会,就要让贞贞的轻率毁了。

    冯贞贞惊喜地看向宋依诺的小腹,仿佛那里已经有一条小生命了,她兴奋道:“真的吗?那不久的将来,我就要当姨妈了。”

    宋依诺笑得有几分勉强,她心里清楚,沈存希这个男人别看他在外人面前一副矜贵优雅的样子,实际上对待情敌,是绝不心慈手软的。她没有拆穿他,她笑道:“嗯,那我以果汁代酒,敬你一杯,也祝你和佑南能够幸福快乐。”

    “谢谢!”冯贞贞甜甜一笑。

    冯贞贞回到座位,偏头看向唐佑南,见他一直盯着宋依诺,她心里不吃醋是假的,但是谁让她在那么多男人中,第一眼就看中了他,甚至在还不认识他的情况下,就将自己的第一次给了他,她伸手挽住他的手臂,笑道:“依诺姐他们已经开始准备备孕了,我们也要努力加油,追上他们的步伐才行。”

    唐佑南心里微微泛苦,他站起身来,看向他们,道:“抱歉,我去下洗手间。”

    冯贞贞看着他转身走出包厢,她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她早已经料到唐佑南对宋依诺余情未了,但是真的看见他在这里强颜欢笑,她还是难受起来。

    她目光流转,睨向对面温婉浅笑的宋依诺,到底要到什么时候,佑南才会真正忘记依诺姐,安心和她在一起?

    ……

    洗手间里,唐佑南站在洗手台前,微微俯下身,流水哗啦拉的冲洗着他的手,他眼前却出现宋依诺含笑的模样,她真的变了。

    从前在他身边委曲求全的女人,像软柿子一样,任他搓圆揉扁,都没有一点个性,如今却像是浴火重生,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自信、优雅,让人惊艳。

    他知道,她的改变,完全是因为她身边的那个男人。

    身后传来沉稳地脚步声,他抬起头来,望着镜子里缓缓走近的男人,他眸里掠过一抹冷光。

    沈存希俯身拧开水龙头,淡淡的嗓音略带嘲弄,“佑南,你还真是狗改不了吃屎,为什么专找依诺身边的女人下手,难道你不知道,依诺最不喜欢的就是你这样。明明管不住自己的下身,偏偏还要装成情圣。我劝你离她远一点,说不定偶尔她还能想起你,你这样频繁的出现在她眼前,只会惹她讨厌。”

    唐佑南关了水龙头,他抽出一张面纸,慢慢擦拭着手上的水珠,他道:“四叔,你是对自己没信心,还是对依诺对你的感情没信心?”

    沈存希浑身一僵,像是被唐佑南戳中了痛处,他关掉水龙头,抬起头来目光沉沉地盯着他,“换作是你,成天有只讨人厌的苍蝇在你眼前飞来飞去,你想不想一巴掌拍死他?”

    唐佑南看着他深寂得透不进光的眼眸,唇角微微勾起,“依诺和我相爱八年,你会担心,也是人之常情,毕竟我和她的感情,是你穷其一生都无法超越的,你有危机感,这很好,说明依诺对我还有感情。”

    沈存希双眸微眯,冷笑道:“自信是好事,自信过了头就不太妙了。我还是那句话,不想让依诺膈应,就不要时不时出现在她面前,否则你会发现,你做得越多,只会越惹人讨厌。”

    沈存希说完,转身离开。

    唐佑南看着他的背影,薄唇紧抿,眸底掠过一抹嘲讽的笑意。

    包厢里,董仪璇扫了一眼静静坐在那里的宋依诺,她站起来,对冯贞贞道:“贞贞,你出来一下。”

    冯贞贞正夹着菜往嘴里送,听到董仪璇叫她,她忙把菜送进嘴里,拿纸巾擦了一下嘴,冲宋依诺笑了笑,然后起身出去了。

    走廊尽头,董仪璇看着餐厅外面的夜景,听到冯贞贞的脚步声渐行渐近,她转过身来,看着她,道:“贞贞,我不同意你和唐佑南在一起。”

    “姨妈,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除了这件事,您说什么我都听您的。”冯贞贞倔强地看着董仪璇,她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倒追上唐佑南,她不会轻易放弃的,哪怕他现在心里只有宋依诺,她也不会放弃!

    董仪璇拧眉,盯着面前倔强地侄女,语重心长道:“贞贞,桐城就只有唐佑南一个男人了吗?且不说他是二婚,就是他的前妻是依诺,我就不同意你们交往。”

    “姨妈,桐城的男人再多,我喜欢的就这一个男人,我拜托您,您不要反对好不好?”冯贞贞一直以来都很听董仪璇的话,唯有这件事,她有自己的主意。

    “我不反对,然后眼睁睁看着你受伤吗?贞贞,你扪心自问,唐佑南对你的感情是真的吗?”

    “我……”冯贞贞垂下眸,在董仪璇的逼视下,她说不出谎话来。

    董仪璇摇了摇头,“你心里也不是那么确定,不是吗?听姨妈一句劝,你和唐佑南不合适,刚才他看依诺的神情,明显对依诺还余情未了,姨妈不想你受到伤害。”

    “他很痛苦,姨妈,我感觉得到他很痛苦,我想拯救他,不想让他继续沉沦在痛苦里,我想让他幸福。”冯贞贞感觉得到唐佑南的心情,错过宋依诺,眼睁睁看着她成为自己的四婶婶,当沈存希当着世人的面毫不保留的宠着宋依诺时,他心里很痛苦很绝望。

    她想让他解脱,竭尽所能的去爱他,希望他能够看到她对他的爱,不再痛苦不再绝望。她知道自己这样做,感觉很圣母,但是她真的很心疼他,想让他解脱。

    董仪璇瞪着冥顽不灵的侄女,真想一耳光抽醒她,她声音含怒,道:“贞贞,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吗?救世主也拯救不了唐佑南,你明不明白?”

    “姨妈,不试怎么知道?试了就有千万种可能,再说佑南和依诺姐的婚姻失败,只能怪到佑南头上,难道依诺姐就没有责任?一个巴掌拍不响的道理,我想姨妈您应该明白,我希望您不要阻止我,就算受伤了,我就当为我的成长买个教训。”冯贞贞振振有词道。

    董仪璇垂在身侧的手死死攥紧成拳,她说:“你看过这几年关于唐佑南的报道吗?他换女人比换衣服还频繁你知道吗?你这样一古脑儿的扎进去,有没有想过他根本没有心?”

    “他有心,否则他不会对依诺姐念念不忘,好了,姨妈,我们别吵了行不行,他们还在等我们,有什么话我们回去再说,好吗?”冯贞贞拉着董仪璇的手,主动亲近她。她知道姨妈是关心她,怕她受到伤害,但是她已经长大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算会受伤,她也不会退缩。

    董仪璇目光深深沉沉地盯着她,半晌,她才点了点头,和冯贞贞一起回了包厢。

    包厢里,沈存希和唐佑南已经回来,沈存希正在给宋依诺夹菜,而唐佑南就落寞地坐在另一边,静静地看着他们,确切的说,是静静地看着宋依诺。

    仿佛从他们结婚后,他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她这样轻松快乐的笑,可是现在,她对着笑的人却是沈存希,她的笑她的快乐她的幸福,都只为另一个男人,再也不属于他。

    冯贞贞走到他身边坐下,看他出神地望着宋依诺,她心口泛起一抹尖锐地痛楚,她伸手过去,悄然握住他的手。

    唐佑南回过神来,他看着坐在身边的冯贞贞,冲她笑了笑,然后抽出自己的手,拿起筷子吃东西。

    吃完饭,已经快九点了,五人走出餐厅,沈存希喝了酒,只能宋依诺开车,她拿车钥匙去停车场取车时,唐佑南正好也过去取车。

    沈存希看着两人的背影,凤眸深邃,并没有追过去。

    宋依诺走在前面,唐佑南安静地跟在后面,他渴望这样的独处,可真当他们独处时,他却不知道能和她说什么。

    直到宋依诺站在白色宾利欧陆前,唐佑南终于忍不住上前,目光沉寂地望着她,“依诺,我听说你现在是博翼集团的总经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不要客气,我会尽我最大的能力帮你。”

    宋依诺抬头望着他,微弱的路灯下,他俊脸上隽刻着些许落寞。离婚后,似乎她变得越来越幸福,而他变得越来越不幸了,她客气而疏离道:“谢谢你,沈存希会帮我。”

    “他真的那么好吗?”唐佑南舌尖泛起一抹苦涩,一晚上,沈存希的目光都没有从她身上的移开,其实他心里很清楚,他已经没有机会了,但是他还是不甘心。

    宋依诺垂眸看着掌心的钥匙,金属的钥匙闪烁着光芒,她淡淡道:“他好不好,你不是已经看见了吗?”

    唐佑南看着她眉目间的疏离,竟无言以对。

    “既然你和冯贞贞在一起,就一心一意的对她吧,我看得出来,我妈妈很担心她。”宋依诺说完,拉开车门准备上车。

    唐佑南心里突然恐慌起来,他伸手撑住车门,阻止她上车,他急声道:“依诺,我忘不了你,我还爱着你,给我一次回到你身边的机会,可以吗?”

    宋依诺抬头望着他,她眼底浮现一抹厚重的悲哀,她摇了摇头,“佑南,我已经不爱你了。”

    这句话比任何的拒绝都要来得打击人,唐佑南的手从车门上滑下来,人世间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当你幡然醒悟还爱着这个人时,她已经不爱你了。他眼睁睁地看着宋依诺发动车子驶离,心口像被重拳砸了一下,又疼又寂寞。

    唐佑南开车来到餐厅前的停车区时,宋依诺和沈存希已经离开,他垂下眸,掩饰着眼底的失落,等董仪璇她们上了车,他才发动车子驶出去。

    ……

    车子驶过滨江路时,靠在椅背上假寐的沈存希突然道:“将车驶上河堤,我们去那边走走。”

    宋依诺偏头看了他一眼,车厢里满是他身上的红酒的香醇,她听话的将车驶上河堤,然后停在一旁的停车区域。

    初冬的天气有点冷,宋依诺外面穿着一件驼色大衣,她靠在车门上,看着身旁的男人,大概喝了酒,他俊脸透着几分慵懒与魅惑。

    他目光微醺,静静地睨着她,“怎么这样看着我?不认识了?”

    宋依诺将手从大衣口袋里拿出来,轻轻握住他垂在身侧的大掌,她戏谑道:“是谁说我们在备孕的?备孕还喝这么多酒,不是自打嘴巴?”

    沈存希知道她是在揶揄他刚才在饭桌上说的话,他执起她的手,将她的手放在唇边,张嘴咬了一口,一股酥麻的电流顿时从指间袭遍她全身,宋依诺怕痒的要缩回去,却被他攥得更紧。

    他瞅着她,目光里多了几分邪魅,通常他这样看着她时,说出的话就绝对能让她脸红心跳,薄薄的唇勾勒出几分弧度。

    “谁说喝了酒不可以做?就算备孕,也可以戴小雨伞,或者……”低哑的嗓音携带着温热的呼吸,一字一顿的仿佛要钉进她心里,“可以不释放在里面。”

    宋依诺脸红得快要溢血,这只妖孽简直太邪恶了,她捂着耳朵,窘然道:“沈存希,这种话你都说得出口。”

    沈存希浅笑吟吟地瞅着她,看到她脸红就觉得特别可爱,忍不住想伸手掐一掐,看会不会掐出血来,而他也真的伸手掐了,不过触手柔嫩的肌肤却让他爱不释手。

    “不能说,那用做的好不好?”

    宋依诺听出他声音里夹杂着的欲念,她吓得连忙挥开他的手,脸颊热得快爆炸了,她四下看了一眼,天气入冬,河堤边人烟罕至,偶尔有一辆车驶过,她惊慌失措道:“沈存希,你别乱来,我们在外面。”

    “我们去车里,我们在一起这么久,好像还没试过在车里面。”沈存希拉开车门,渴望地看着她。

    宋依诺没想到他真敢说,她头摇得像拔浪鼓一样,他们下午才红了一把,被狗仔队拍到了就麻烦了,她伸手拉着他,将门关上,然后拉着他往河边走去,“沈存希,你需要冷静一下。”

    沈存希跟在她身后,本来只是兴至所致,也没有非得要和她来一场车震。他跟着她的脚步,缓缓向下面的人行道走去。

    起风了,河堤上有点冷,他展开黑色风衣,将她裹在怀里,以免她着凉。

    两人就像老夫老妻一样,在河边散步。身后传来源源不断的温度,宋依诺感觉到格外安心,两人走了大半个小时,沈存希的酒气消散了不少,两人才回到车里。

    宋依诺发动车子,向依苑驶去。

    回到依苑,已经快十一点了,宋依诺让沈存希先上楼洗澡,她去厨房给他冲蜂蜜水解酒。等她冲好蜂蜜水上楼,沈存希已经洗完澡出来,她将蜂蜜水递给他,沈存希没有接,“不喜欢喝甜的,太腻。”

    宋依诺端着杯子,温声道:“你喝了酒,喝点蜂蜜水,你明天起床胃才不会难受,乖乖喝下,嗯?”

    尾音上扬,透着几分慵懒,沈存希眸色一深,刚才在外面被她挑起的欲念,猛地袭上心头。他微仰着头,喉结难耐的上下滑动了一下,他声音沙哑,“喂我喝。”

    宋依诺睨着他,灯光下,他的头发微潮,耷拉在头上,不像白天那一样一丝不苟的往后梳,露出饱满的额头,透着几分严厉。

    此刻他看起来像个要糖吃的孩子,脸上的表情柔和下来,格外的赏心悦目。其实不只是男人看着女人时有欲念,女人偶尔看着自己的男人时,也会产生渴望。

    宋依诺便是这样,看见沈存希这样望着她,她心里潜藏的那个大女人觉醒了,她斜睨了他一眼,然后将杯子抵在唇边,喝了一口含在嘴里,她俯身,红唇贴上他的,缓缓将嘴里的蜂蜜水渡进他嘴里。

    沈存希眸里的光芒大盛,火光映天,他撑在身后的手抬起来,握住她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宋依诺一直护着水杯,生怕被他的动作给打翻了,沈存希仿佛知道她的顾忌,他拿走她手里的水杯放在床头柜上,揽着她的腰,一个旋转,将她压在身下。

    紧贴着她的薄唇缓缓逸出几个模糊的字眼,他低声道:“我要你,给我!”

    宋依诺简直快要疯狂了,她像是被狂风巨浪拍打着,完全失去了自我,只知道随着那节奏一上一下,直到疯狂。

    ……

    宋依诺和沈存希的恋情曝光,连默看着电视里那对拥吻的男女,他神色紧绷,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沈存希诏告世人,宋依诺是他的女人,甚至将博翼集团改名为希诺装饰。

    希诺,沈存希与宋依诺名字中取末尾的字的结合,如此张扬,如此肆意妄为,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在谈恋爱。

    他关了电视,轮椅碾过地面的声音骤然响起,他抬起头来,就见爷爷滑着轮椅过来,他神情一凛,下意识站起来,“爷爷。”庄见丽巴。

    连老爷子看了漆黑的电视一眼,他道:“这么晚还不睡,在做什么?”

    “关注一下桐城的资讯,您怎么也没睡?”连默站在原地没动。

    “睡不着,起来走走。”连老爷子仰头看着他,明亮的灯光下,连默的五官像极了他的父亲,他道:“你刚从美国回来,不要太劳累,复兴家业的事,也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早点去休息吧。”

    “好,爷爷您也早点休息。”连默点了点头,转身往楼上走去。

    连老爷子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二楼缓步台上,他抬起手,站在暗处的保镖立即上前来,推着轮椅走出别墅。他们刚离开,二楼缓步台上忽然走出一道挺拔的身影。

    他听着楼下汽车引擎声渐行渐远,他悄然下楼,这么晚了,爷爷去哪里?他心下一动,走出别墅,迅速上车,开车追了出去。

    追了一段路,他就追丢了,爷爷的司机比他想象中还要警觉。他在街上兜了一圈,没有找到爷爷的座驾,他刚准备打道回府,就看到一家医院门前停着一辆林肯,车牌号码正是爷爷的车的车牌号码。

    他在距离黑色轿车较远的位置停了下来,刚解开安全带,就看见爷爷被保镖推出来,将他抱上了车。他没有多停留,发动车子离去,赶在爷爷回别墅前先到家。

    回到别墅,他刚走进别墅,就听到引擎声传来,他飞快上楼,不一会儿,就听到别墅门被人推开,紧接着传来轮椅碾过地面的声音,直到楼下再度恢复平静。

    爷爷经常半夜三更出门,以前他不知道他出门做什么,今晚第一次跟踪爷爷的车,才发现他去医院了。他为什么要半夜三更去医院,去医院做什么呢?看病还探病?

    连默蹙紧眉头,爷爷没有什么至交好友,唯一的朋友就是沈老爷子,但是他们不知道为什么闹翻了,爷爷提起沈老爷子,就满眼是恨。这些年来,爷爷一直在家里面,很少出门,那就不太可能是去探病。

    连默百思不得其解,他决定明天去那家医院看看,是否有不同寻常之处。

    宋依诺这颗石头,激起的还不止这一层浪,翌日,各大报纸的头条都刊登了她和沈存希的照片。桐城法院里,贺峰桌上也静静躺着这么一份报纸,他看着报纸上自信妩媚的短发女孩,心头萦绕着的那股熟悉的感觉更甚。

    像,太像了。

    他看得太专注,以致于没有发现办公室门被人敲响,直到耳边传来助理的声音,“贺法官,新法院那边已经峻工,现在需要找装饰公司过去装修,这里有几家装饰公司,您过目一下,尽快确认装饰公司,上面说年底要搬过去。”

    贺峰回过神来,接过文件,上面列举了几家装饰公司,业之峰与启鸿集团旗下的装饰公司赫然在列,却没有希诺装饰。

    他看了一眼报纸,道:“就希诺装饰公司吧。”

    助理诧异地看着他,“贺法官,希诺装饰并不在名单之内,更何况这家公司的总经理经验不足,把新法院的装修工程交到她手上,我担心年底不能如期完工。”

    不知道为什么,听助理这样看轻宋依诺,贺峰心里微微有些不悦,他皱眉道:“希诺装饰的前身是博翼集团,他们有着成熟的团队,这样吧,我亲自去一趟。如果他们确实如你所说,我们再换装饰公司也不迟。”

    助理觉得贺法官今天看起来有点奇怪,以往他对这些事都不上心,一心只研究案子,怎么今天对新法院的装修这么热心了?

    “我记得我早上没有官司,打铁趁热,我现在就过去。”贺峰拿起挂在落地衣架上的黑色大衣,大步走出办公室。

    助理看着他的背影,再看了一眼搁在桌上的报纸,他一头雾水,表示越来越不懂他了。

    宋依诺到了办公室,严城连忙迎上来,看见她心情似乎不错,他道:“宋总,宋子矜小姐在办公室里等您,她说是您让她过来见您的。”

    宋依诺一早上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宋子矜这么快找上门,简直出乎她的意料之外。以宋子矜那种目中无人的态度,就算宋夫人要让她进希诺装饰,她也未必肯来,她倒是小瞧了她。

    她点了点头,边往办公室走,边道:“严大哥,让助理送两杯咖啡进来。”她走了几步,想了想,又道:“算了,别送咖啡了,还是送两杯温开水进来。”

    严城看着她的背影没入办公室后,他摇头失笑,为什么不敢要咖啡,改为温开水了,只怕是担心宋子矜会拿咖啡泼人。

    宋依诺走进办公室,就看到宋子矜坐在办公桌后,手里拿着文件,她眉心微蹙,缓缓走过去,不悦道:“没人教过你,别人办公桌上的东西不能乱动么?”

    宋子矜合上文件,挑眉看着她,“哟,宋依诺,我们丈夫都合用了,何况是一间办公室?我妈说你请我来上班,算你识相。”

    宋依诺听见她说丈夫都合用的话,心里膈应得厉害,她以为经过上次车祸的事情,宋子矜至少能够学聪明一点,很显然,她高估了她,“我没有请你来上班,是妈打电话来的,而且我说得很清楚,你要来希诺装饰上班可以,但是必须经过人事考核,通过不了,那么抱歉,这里没有你的位置。”

    “哎哟哟哟,瞧瞧你这派头,就当了一天总经理,就了不起了。我要通过人事考核,那你呢?敢情你只需要通过存希的考核……对了,他是怎么考核你的,要不让他也如法炮制考核我一下?你都能通过,我肯定也没有问题。”宋子矜冲她不正经的挤眉弄眼,语气更是轻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