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V165 依诺很感激您

    沈存希奔出病房,走廊上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他飞快跑向电梯间。连默追出来,看他拔腿狂奔。他想都没想,也跟着追过去。

    沈存希追到电梯间,看见其中一步电梯的数字一直往下跳,他伸手拼命按电梯,电梯门开了,他迅速闪进去,刚按了关门键,连默就出现在门前。双手按着双门,动作很惊险的侧身跳进去。

    电梯门关上,因为连续的狂奔,两人呼吸都有点急促,沈存希抬头看着金属壁上的红色数字,数字每跳动一下,他心里就紧张一分,一直在心里默默的催促。快点快点。

    电梯到达一楼,双门打开,沈存希夺门而出,迅速向大门口跑去,连默不知道他在追什么,就好像是习惯性的跟着他一起追,追到大门外,只见一辆急救车驶离。

    沈存希拔腿狂追,追了很远一段路,追到最后精疲力竭,只得眼睁睁看着那辆急救车消失在眼前,他拿出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气喘吁吁道:“郭玉。帮我一个忙,帮我拦截一辆急救车,刚从安城医院驶出去,向淮南路驶去。对,立即马上拦住它!”

    挂掉电话,他抹了一把脸,喉咙口干燥得似乎要炸开来,他要知道急救车上的人到底是谁?素馨花,那是妈妈最喜欢的花,为什么会出现在安城医院病房里?

    连默追上他,他双手叉腰,发型因为奔跑而显得蓬松,他气息急喘,看向一旁一脸狂躁的沈存希,他道:“沈存希,你在追什么?”

    沈存希很快调整了呼吸,他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头发凌乱,领带被他粗鲁的扯开,衣襟前解开两颗纽扣,是为了方便跑的时候呼吸,他睨向连默,冷哼道:“那你又在跑什么?”

    连默一脸迷茫,“我不知道啊,我看见你跑,我才跟着跑的。”

    “……”沈存希毫不客气地送了他一个白眼,他的手机忽然响起来,那端传来郭玉清冷的声音,“急救车已经拦下来了,我把位置发给你。”

    “谢谢!”沈存希真诚的道谢。

    郭玉挂了电话,把位置发给了沈存希,沈存希站在路边,招手打了辆车,他坐进副驾驶座,告诉司机位置,后座的车门被人拉开,连默坐进去。

    沈存希扭头看向他,脸色铁青的冷斥:“下车!”

    连默拢了拢医袍,又对着后视镜拔弄了下头发,“别那么小气嘛,搭个顺风车。”

    沈存希没有时间和他耗,他剑眉微蹙,冷声吩咐司机开车,没再理会他。

    连默坐在后座,目光深沉地盯着前排的沈存希,他在桐城的势力不容小觑,一个电话过去,连交通都能管制,这样强大的敌人,他拿什么和他斗?

    十分钟后,出租车停在一辆被交警拦下的急救车后,沈存希从皮包里抽出一张百元大钞递给司机,推开车门下车。

    “沈先生,这辆车就是从安城医院驶出来的,我们检查过了,没有特别之处。”交警迎上来,带着讨好的笑意。

    沈存希颔了颔首,他走到急救车后面拉开车门,急救车里确实躺着一位病人,病人脸上蒙着白布,似乎已经失去了生命特征。他的心忽然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他动作迅速的跨上车,来到那位病人前,他咬了咬牙关,捏住一侧白布掀开,当他看清病人的模样时,一股浓稠的失望瞬间涌上心头。

    不是,车里的死人是男的。

    他盖上白布,转身走到车门边跳下车,他看着交警,问道:“你确定是这辆急救车?”

    “确定,从安城医院驶过来的车,经过电子眼拍摄,锁定的车牌就是这辆,我们拦截下来时,司机还有点蒙,称确实是从安城医院驶出来,送去西郊的火葬场。”交警答道。

    现在全城的交通要塞都安装了电子眼,只要锁定车牌,就能迅速从指挥中心找到这辆车。

    “我知道了,没事了,可以放他走了。”沈存希站在马路边,努力集中思绪,床铺是温热的,证明那间病房的病人还活着,不可能是个死人,那么只有一个可能,他的注意力被转移了,那个病人还在医院里。

    沈存希眼前一亮,他连忙穿过马路,连默见状,也连忙跟上去,“沈存希,你在找什么?”

    沈存希没有理会他,他抬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这回连默没有跟着坐进去,因为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他目送出租车远去,才接通电话,“爷爷。”

    “你马上给我滚回来!”透过电波,连默都能感觉到爷爷语气里的震怒,他蹙了蹙眉头,说了句他马上回去,就挂了电话。

    他的车还停在安城医院,他抬手招了辆出租车,先回安城医院取车。

    ……

    沈存希回到安城医院,他直奔顶层VIP病房的最后一间病房,病人已经回到房间里,他敲了敲门,大步走进去,躺在病床上的女人诧异地看着他,“先生,你是?”

    沈存希看着眼前这个年轻女人,她看起来三十岁左右,他眉心拧紧,“你一直住在这间病房?”

    “对啊,我一直住在这里。”女人点了点头。

    沈存希目光犀利地盯着年轻女人,似乎要从她眼里看出撒谎的痕迹,但是女人很镇定,神情一点都不慌乱,沈存希转身,走到茶几旁,拿起茶几上的素馨花,问道:“你很喜欢这种花?”

    “对啊,我很喜欢。”

    “那你知道这花叫什么名字吗?”沈存希目不转睛地盯着她。

    “我当然知道了,这不是铃兰么?”

    沈存希放下花,他说:“打扰了。”

    沈存希转身走出病房,他敢肯定这个女人已经不是之前住在这间病房的病人,那人为什么要大费周章的转移他的注意力,不让他见到那个病人,然后安排别人住在这间病房,幕后那个人到底想要隐瞒什么?

    还有连默为什么刚好这个时候也来医院,他是不是故意搅和,好给幕后策划者时间,把病人转移?素馨花,又聋又瞎又哑的女病人,会是妈妈吗?

    可是他亲眼看见妈妈已经被那场灭顶的大火烧死了,真的有可能死而复生吗?

    沈存希走到电梯前,看见身上还穿着医袍,他脱下来扔进垃圾桶,大步走进电梯,不管那人想要隐瞒什么,他都要调查出来。

    ……

    连默回到连家别墅,刚走进客厅,他敏锐地感觉到客厅的气氛很不对劲,从未有过的凝重与低气压在客厅里萦绕,他走到沙发旁,爷爷就端坐在沙发上,他身后数名保镖一字排开,气场肃杀。

    连默凝了凝眉,他道:“爷爷,您叫我回来有什么事?”

    “跪下!”连老爷子沉喝一声,眉目间似燃烧着熊熊怒火。

    连默眉心一凝,直挺挺地跪在连老爷子面前,他上次看到爷爷雷霆震怒的时候是什么时候?好像是父母出车祸后,爷爷得知爸妈是去给清雨买点心,才遭遇的车祸,他叫人把清雨从楼上拽下来。

    那个时候的爷爷很恐怖,他拿着皮鞭,用力抽打清雨,每一鞭都打得她皮开肉绽。那是他第一次见到爷爷发怒,他把清雨打得遍体鳞伤,就叫保镖把她扔出去,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当时爷爷脸上的笑容残忍噬血。

    连老爷子冷怒交加,这是他一手培养到大的孙子,是他引以为傲的复仇工具,可是今天,他却险些毁了他的大事!

    “你知道你今天犯了什么错了吗?”连老爷子声音里夹杂着怒火,他努力压抑着。

    连默低头,“爷爷,我不知道我犯了什么错。”

    “还嘴硬,沈存希是你带去安城医院的是不是?你和他说了什么?”连老爷子厉声喝问,看着连默的目光有着愤怒。

    连默抬起头来,他望着爷爷,道:“沈存希不是我带去医院的,我也什么都没和他说,爷爷,我不明白,为什么沈存希去安城医院,您要发这么大的火,难道安城医院里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放肆!”连老爷子倾身一耳光甩过去,连默顿时被打偏了头,俊雅的半张脸上浮现清晰的五根指印,“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质问我了?你半夜偷偷跟踪我,我不和你计较,没想到你现在竟联合仇人一起来背叛我,我养你这么大有何用?”

    连默嘴里含着一抹腥甜,脸颊火辣辣的痛,他抬头望着眼前的老人,他不再是曾经那个宠他的爷爷,此刻他看起来更像是来自地狱的修罗,苍目里满是刻骨的仇恨。

    他说:“爷爷,我有一件事不懂,这些年来,您总是半夜出门,去安城医院,那里面到底住着谁?您这么怕沈存希知道,是不是那里面住着的人与沈存希有莫大的关系?您若不向我坦诚,我不敢保证下次还会不会破坏您的好事。”

    “你翅膀长硬了,居然敢威胁我?”连老爷子眉目间的火光更甚,似要毁天灭地般,他牢牢地攥紧身下的皮质沙发,似乎要抠出几洞来,“来人,请家法!”

    连默神情一凛,爷爷上次请家法,是将清雨赶出家门,没想到今天会对他动用家法。

    站在连老爷子身边的是他最信任的心腹白叔,白叔一直跟在连老爷子身边,听老爷子要请家法出来,他连忙道:“老爷,少爷年纪轻,说话直,您别怪他。”

    连老爷子阴沉沉地盯着他,白叔被他盯得后背的汗毛都倒竖起来,他心里沉沉一叹,知道今天是护不了连默了,他转身上楼去拿家法。

    不一会儿,白叔捧着一个盒子走下楼,来到连老爷子身边,将盒子捧到他面前,“老爷,家法来了。”

    连老爷子看着跪在地上挺直脊梁的连默,他打开盒子,从里面拿出一条皮鞭,一看就知道这条皮鞭是上了年代的,上面颜色斑驳,那都是历年来受了家法留下的血迹,清洗不掉,就浸染到上面。

    连默看着家法,并未求饶。爷爷让他与沈存希为敌,他二话不说照做,让他调换样本伤害宋依诺,他也强忍愧疚做了,但是他不明白爷爷为什么要这样做,他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让他去仇恨沈存希的理由。

    “爷爷,您越是将那个人藏着,就越会激起我的好奇心,您不告诉我没关系,我会派人去查,直到我知道事情的真相。”连默没有畏惧皮鞭,如果今天要流血才能知道答应,他豁出去了。

    连老爷子松动的眉目再度拧紧,白叔拼命向连默使眼色,他却视而未见,执意得到一个答案。

    “连默,我看你是忘了自己肩上的责任,你太放肆了!”连老爷子厉喝道,他拿起皮鞭,用力一挥,皮鞭划破长空,响起凌厉的声响,接着落在连默背上。

    一股尖锐的疼痛从背上袭遍全身,连默咬牙忍住,第二鞭已经挥来,结结实实抽在他背上,空气中弥漫着血腥之气,他似乎听到皮开肉绽的声音。

    “告诉我,你还敢不敢派人去调查?敢不敢违逆我的吩咐?还敢不敢跟踪我?”连老爷子满脸都是暴戾的怒火,恶狠狠地瞪着他,若不是他行动不便,若不是他这一身的伤无法见人,他岂会依赖他去报仇?

    连默咬紧牙关没吭声,连老爷子见状,怒火更甚,他挥动鞭子,又一鞭抽过去,连默身上的西装都被鞭子抽破,隐隐露出血肉来,惨不忍睹。

    白叔站在旁边,看着他咬牙忍着,他连忙规劝,“少爷,快向老爷认错,说你错了,快点说啊。”

    连默扭头,并不屈服,他是律师,心中自有正义在,他最近做的事,足以违背他的良心。爷爷要是不告诉他事情的真相,他绝不会屈服!

    鞭子一鞭鞭抽过来,他始终没有出声,没有屈服,白叔急得额上冷汗直流,再这样打下去,从小养尊处优的少爷怎么受得住?

    老爷子连抽了连默二十鞭,他累得气喘吁吁,看见跪在地上摇摇欲坠的连默,他身上的西服已经被鞭子抽裂,血肉模糊,可见他用了多大的力气。

    可即便是这样,他还是倔强地坚持着,他冷冷一笑,“默儿,你知道我最欣赏你哪一点吗?”

    连默已经疼得麻木,冷汗从完美的下巴一滴滴滚落下来,他咬紧牙关,即便努力挺直脊梁,也不得不因为后背传来的剧痛而弯下了脊梁。

    白叔不忍地看着他,他不从来没有见过老爷子对谁手下留情。

    连老爷子冷冷地瞅着他,他道:“你的执拗总有一天会害死你,还有,如果让我知道,你再敢插手这件事,或者吃里扒外帮沈存希,我不会再打你,我会拿你藏在心里的那个女人开刀,不信我们就走着瞧。”

    “爷爷!”连默坚毅的神情终于有所松动,他抬头望着连老爷子,急道:“爷爷,这不关她的事。”

    “怎么不关她的事?她蛊惑了我孙儿背叛我,就是我最大的敌人,默儿,爷爷是为你好,除掉沈存希,你才能得到她!”连老爷子阴冷的笑起来。

    连默知道爷爷说得出做得到,他咬紧牙关,道:“爷爷,我答应您,我会乖乖听话,不再违逆您,求您放过她!”

    连老爷子俯身凑近他,看着他满脸密布的冷汗,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才是我的好孙儿,你记住你刚才说过的话。”

    “我记住了。”

    “下去,去处理一下你背上的伤。”连老爷子挥了挥手,再也没有看他一眼。

    连默想站起来,刚一动,就扯到后背的伤,他扑通一声又跪了下去,白叔连忙要伸手去扶,就传来老爷子阴森可怖的声音,“别扶他,让他自己站起来。”

    白叔缩回手,眼睁睁看着连默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然后一步步上楼去了,他回头看着老爷子,他轻轻摇了摇头,什么话都不敢说。

    ……

    沈存希开车回到沈宅,沈老爷子正在院子里修剪绿化,看见沈存希回来,他冷哼一声,将剪刀递给阿威,转身往别墅里走去。

    沈存希快步跟进去,他道:“我想知道15年前那场大火到底是怎么回事?”

    沈老爷子后背一僵,他的神情急速变化,最终又恢复平静,“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你现在问这些有什么用?对了,上次你拿我的头发去做DNA鉴定,你是不是找到小六了?”

    沈存希双眸微眯,老爷子明显是回避他的问题,“小六的事情一会儿再说,我现在要说的是15年前的火灾,当时被烧死的那个女人真的是我妈吗?”

    沈老爷子转过身来,目光威慑地盯着他,“不是你母亲是谁?当时只有你和你母亲在别墅里,别墅失火,你妈把你推出来,她自己却没能逃出来,你不是亲眼看见了吗?”

    “是,我亲眼看见的,但是我记得,别墅里有逃生地道。”沈存希道,传闻香港房地产大佬李嘉诚的别墅里修建了逃生地道,那是为了应付紧急情况用来逃生的。所以国内很多有钱人效仿,在别墅里修建了逃生地道。当年那场大火来势汹汹,事后警方来调查失火原因,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最后这桩失火案就不了了之。

    如今再回想起来,这桩失火案却疑点重重。

    沈老爷子眼里急速掠过一抹光芒,快得沈存希捕捉不到,“别墅里没有逃生地道,你记错了。”

    “我妈是不是没有死?”沈存希目光犀利地盯着他,不放过他脸上任何细微的表情。

    沈老爷子皱眉,“你胡说八道什么?你妈已经死了。”

    “我不相信,如果她已经死了,为什么有人会拿着她编织的同心结琉璃穗子,还向我求救,我相信她一定还活着,说不定是被什么人软禁了,等着我去解救她。”沈存希神情激动,安城医院里那个又聋又哑又瞎的女人,到底是不是妈妈,如果不是,为什么素馨花会出现在那里?那是妈妈最爱的花,是她的名字。

    这不可能只是巧合!

    “老四,我知道素馨为了救你而葬身火海,这是你一辈子都跨越不过去的坎,但是你不能因为你无法面对,就胡乱猜测,当年法医已经鉴定,那就是你母亲。”沈老爷子语重心长道,素馨是他的第二任妻子,失去她后,他就再也没有心力再开始一段婚姻。

    沈存希用力摇头,“不是,您很清楚,我不是因为愧疚,才希望她还活着,而是我确实感觉到她还活着,只差一步,我就能见到她。”

    “我看你真的是魔怔了,仅凭一条同心结琉璃穗子,你就断定那是你母亲,何其草率?你母亲已经死了,死了十五年了,你认清这个现实。”沈老爷子怒火中烧,失去素馨,他用了很多力气才能够复原伤痛,偏偏他还一再提起。

    “您知道吗?我今天去安城医院,我看到一间病房里有我妈最爱的素馨花,我相信她还活着。当年的火灾,我会调查清楚,不会让当年纵火的犯人逍遥法外!”沈存希眉目间刻着一抹浓稠的坚定,现在有这么多疑点,他一定要一查到底。

    “老四,够了,逝者已矣,我不许你再追查。”沈老爷子怒斥道。

    “为什么怕我追查?是怕我揭穿您要包庇的纵火犯吗?”沈存希冷声质问,当年那么大的事,他一句不追查,就让犯人逃之夭夭,现在他绝不再轻易放过纵火犯!

    沈老爷子怒视着沈存希,苍目里掠过一抹悲凉,“老四,我再说一遍,不准追查!”

    沈老爷子越是有所隐瞒,沈存希就越要追查,这大概就是人性的劣根性,即使明知道后果有可能会让自己受伤,还是不顾一切的去揭穿真相。

    沈存希没再提这件事,而是转移话题,他从怀里拿出一份DNA鉴定报告递给沈老爷子,他说:“这是清雨和您的DNA对比,她是小六。”

    沈老爷子接过DNA鉴定报告,他打开来,看到最后的结果,他激动地望着沈存希,“这是真的吗?鉴定报告可靠吗?”

    “我亲自送去美国鉴定机构做的鉴定,中途没有任何人接触过样本,所以结果不会有错,清雨就是小六。”沈存希点了点头,国内的鉴定机构,或许有心人还能动手脚,但是国外不可能。这也是他为什么要带着样本,去国外做鉴定的原因。

    “可怜的孩子,我们终于找到她了。”沈老爷子激动得老泪纵横,20多年了,他都已经放弃了,没想到老天真的被老四的诚心感动,终于找回了小六。

    “既然你找到她了,为什么不带回来给我看看,她现在长什么样?长得像你妈,还是长得像我?”沈老爷子欣喜若狂,拉着沈存希不停问道。

    沈存希道:“我这次回来,就是要和您商量,既然我们已经找回小六,就正式让她认祖归宗,我打算举办一个Party,让她正式回到沈家。”

    沈老爷子捋着胡须,“这样也好,她在外面吃了那么多苦,我们要好好弥补她,对了,她养父母是?”

    “她被人抛弃在孤儿院,是连家长子连易峰收养了她,她一直在连家长大,后来出国去了美国,我和她在美国相识,我不知道,原来她一直在我身边。”沈存希感叹道。

    沈老爷子眉目一凛,“你说她被连家收养了?”

    “对,几年前,连易峰夫妇因为她的任性出了车祸,她就被连老爷子驱逐出连家,就是现在回了桐城,连家也不肯认她。”

    沈老爷子怔住,“小六在连家长大?”

    “嗯。”沈存希点了点头。

    “那你什么时候把她带回来让我见见,这么多年没有见到她,不知道还记不记得我。”沈老爷子长叹道,他记得连易峰夫妇确实去孤儿院收养了个养女,算起来年纪和小六差不多大,他没想到这么多年,小六就在他们身边。

    “我会带她回来。”

    两爷子说完话,就再也没有别的话可说,沈存希心里搁着事,他没有立即离去,而是直接上楼去了老爷子的书房。

    等他下来时,外面天已经黑了,佣人正在做晚饭,沈老爷子和贺允儿在客厅里看新闻,贺允儿时而和老爷子说几句话,其乐融融的感觉。

    听到脚步声,贺允儿抬起头来,看到沈存希从楼梯上下来,她连忙站起来,笑意深浓道:“四哥,你回来了,晚上留下来用餐吧。”

    沈存希看了老爷子一眼,没有说话,老爷子冷冷道:“甭留他,他回国五年,在家里吃饭的次数不超过五次,早就不指望他留下来陪我这个糟老头子吃顿饭了。”

    闻言,沈存希点了点头,他说:“好。”

    贺允儿顿时欢天喜地的去厨房里,叮嘱佣人加菜。

    沈老爷子诧异地看着他,就见沈存希长腿一迈,几步走到沙发旁坐下,电视里正在播放中央新闻。老爷子年轻时候本来打算从政,但是因为犯了纪律,取消了党员的资格,一生便与政途擦肩而过。

    他喜欢看中央新闻,坚称了解国家大事,才能知道未来国家经济的走向,跟着政策走,绝不会有错。

    两爷子很少这样坐在一起看电视,也没有话题可聊,沈存希忽然想起老爷子让人送去给宋依诺的支票,他道:“有件事忘了谢谢您。”

    沈老爷子眉心一蹙,直觉没什么好事,他胡须抖动了一下,问道:“什么事?”

    “您给依诺的见面礼,我让她收下了,她还挺不好意思的,说您给她这么大的红包,我替她谢谢您。”沈存希优哉悠哉道。

    沈老爷子嘴角抽搐了几下,他确实拿了一千万的支票,让颜姿去打发宋依诺,没想到这女人脸皮竟这么厚,居然直接当成了见面礼。

    “我什么时候说那是给她的见面礼?”沈老爷子气不打一处来,就是当初选中允儿这个儿媳妇,他也没有出手这么阔绰,那明明是他打发她走的。

    沈存希双腿交叠,姿势优雅而闲适,他说:“给就给了,您不用不好意思,依诺很感激您。”

    “……”沈老爷子望着沈存希俊脸上狡猾的笑意,就已经知道自己被他绕进去了,他要再说不是,就显得他小气,他要说是,这不就等于默认了他们在一起。

    “老四,如果宋依诺只是个清白姑娘家,我不会阻碍你们在一起,但是她不是,她曾嫁过你侄儿,是你的前侄媳妇,要是传了出去,你以后怎么在商场上立足?”沈老爷子语重心长道,他不否认宋依诺这个女孩有自身的优点,错就错在,她曾嫁给了佑南。

    “我不在乎。”沈存希凝眉道:“一个人在商场上的地位,不是靠娶了什么女人来决定的。如果没有能力,哪怕娶了公主,也会被人在背后指指点点,您在商场打拼了这么多年,不会还这么肤浅吧?”

    沈老爷子眼角抽动了几下,“老四,你现在无所顾忌,终有一天,你会后悔你今天的执着。”

    “以后的事谁说得准,至少我现在无怨无悔。”沈存希坚定道。

    贺允儿从厨房里出来,就听到沈存希这番话,她的心跟针扎似的。如果那晚和她上床的是沈存希,她现在已经嫁给沈存希,偏偏那晚阴差阳错,变成了沈遇树。

    嫁给沈遇树,她没有一分钟是开心的,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沈存希的弟弟,她根本就不会嫁给他。

    她知道,沈老爷子的道德观念很重,既然她嫁给了沈遇树,他就再也不会允许她嫁给沈存希,但是只要她能离她的男神近一点,就算是嫁给自己不爱,也不爱自己的男人,她亦甘之如饴。

    她走进客厅,看着固执地沈老爷子,她柔声道:“爸,难得四哥这么喜欢宋姐姐,您就答应他们在一起吧。”

    “你知道什么?”沈老爷子不悦地瞪着贺允儿,责怪她不懂事。

    贺允儿强撑着笑脸,道:“爸,您想啊,您要是答应四哥和宋姐姐在一起,四哥一定会心存感激,然后搬回沈宅来住,您不是一直说家里空荡荡的吗,多添两个人,您也就不会这么寂寞了,您说是吗?”

    沈老爷子蹙眉,他听明白了贺允儿的意思,要他答应老四和宋依诺的婚事,前提是他们搬回沈宅来住。这样听起来好像是个不错的主意,将敌人放在眼皮子底下,才更容易掌控。

    “允儿,不要瞎掺和,这件事我自有定夺。”沈老爷子还是没有松口,就算要他们回沈宅,从老四这里下手,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除非是从宋依诺身上下手,他们搬回来住的机率才会大一点。

    贺允儿瘪了瘪嘴,她看向沈存希,发现他也正看着她,她的心顿时小鹿乱撞了,她羞涩的移开视线,身上那股压迫感也随之消失,她再看过去时,沈存希已经将目光移回到电视上。

    她怅然若失,痴痴地看着他完美的侧脸,为什么她没有早一点认识他?要是比宋依诺更早的认识他,也许根本就没有宋依诺什么事了。

    ……豆何在划。

    沈遇树从门外走进来,一眼看到客厅里坐着的三个人,当然也没有错过贺允儿看着四哥那迷恋的眼神,他眯了眯眼睛,缓缓踱到沙发旁,在贺允儿身边坐下。

    贺允儿顿时惊回神来,她看向身旁的沈遇树,她下意识要起身让开,沈遇树却忽然伸手揽住她的肩,他看向沈存希,道:“四哥,你今天怎么想起回来沈宅来了?”

    沈存希回头看着他和贺允儿亲密的坐在一起,他说:“有点事回来和爸商量,顺便提一下小六的事。”

    “我已经让策划部的人策划Party的方案,明天就把方案送去给你审核,找回小六是件大事,办得越热闹越好。”沈遇树虽然看着沈存希,目光却一直注意着贺允儿,她一直在挣扎,试图从他怀里挣脱出去。他心里冷笑一声,无声的放开她。

    贺允儿差点跌坐在地上,她站起来,转头愤怒地瞪着沈遇树,她眉宇间满是恼意,却发作不得,她说:“我去看看佣人饭菜准备得怎么样了。”

    沈遇树看她离去,他收回目光,眸底的讽刺越来越明显。

    “遇树,你出来一下。”沈存希扫了一眼贺允儿的背影,起身往大门外走去,沈遇树连忙跟上。

    两人走出别墅,缓缓向祠堂方向走去,沈存希掏出一盒烟,拿出一根烟递给沈遇树,沈遇树接过去,他又拿了一根含在嘴里,沈遇树拿出打火机,点燃火送到他面前,等他点燃了烟,他才收回来,点燃了自己的烟。

    走出一段距离,沈存希才将今天下午在安城医院的所见所闻告诉沈遇树,沈遇树听完,道:“四哥,你怀疑咱妈还活着?”

    “这只是我的猜测,而要证实我的猜测,还需要你帮我。”沈存希将烟放到唇边,他用力吸了一口,腥红的火光衬得他五官更加深沉。

    “你需要我做什么?”当年发生大火时,他年纪还小,被大火吓晕过去,然后被佣人抱离火场,等他醒过来时,才知道妈妈去世了。

    沈存希凑到他耳边说了几句话,沈遇树神色越来越凝重,“你要我去爸的书房偷别墅构造图?”

    “对,只有偷到别墅构造图,我们才能知道逃生地道在哪里,或许能找到当年的蛛丝蚂迹。”沈存希指间夹着烟,他手指轻弹,烟灰落了一地。

    “我知道了,这件事包在我身上。”沈遇树拍了拍胸脯,向沈存希保证。

    沈存希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移开视线,看着祠堂方向,目光逐渐变得深沉。沈遇树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夜色下,祠堂显得有几分阴森,他收回目光,看向站在身旁的沈存希,发现他只穿了件西服,他说:“四哥,起风了,我们回去吧。”

    “好。”沈存希将烟蒂扔在地上,伸脚碾灭,他转身,和沈遇树向别墅走去,“对了,你最近怎么样?”

    “就那样,我以为失去家珍,我一定会活不下去,后来发现,其实还是能活下去的,只是再也没有心了。”沈遇树吸了口烟,吞云吐雾间,满脸都是苍桑。

    沈存希伸手揽着他的肩,“马上就要当孩子他爸了,该整理的都整理好,既然你决定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就要当个好丈夫好父亲。”

    “嗯,我明白的。”沈遇树点了点头,有些事情他已经再也无法挽回,只能学会接受现实。

    ……

    沈存希吃完晚饭就离开了,贺允儿依依不舍的看着他离开,她顿时没了胃口,她搁下筷子,起身上楼去了。沈遇树吃完饭上楼,来到贺允儿的房间前,他伸手推开门,就看见贺允儿站在窗户前发呆。

    沈遇树迟疑了一下,他抬步走了进去,他们结婚后,一直分房睡,这是他第一次踏进她的房间。他站在窗前,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正好看到四哥的车驶出沈宅大门,他讥讽道:“贺允儿,你千方百计嫁给我,就是为了离我四哥近一点吧?你可真够痴情的。”

    贺允儿回过头来,看到沈遇树,她意兴阑珊的离开窗边,走到床边坐下,她说:“我一开始看上的人就是沈存希,那晚要不是你闯进来强.暴了我,坏了我的好事,我现在就是他的妻子,沈遇树,原本你可以幸福的和厉家珍在一起,谁让你没管住人的下身。你现在来质问我,该不是已经爱上我了吧?”

    “爱上你?呵呵。”沈遇树冷笑一声,“我只是好意来提醒你一句,既然你已经嫁进沈家,就安安分分的做你的五少奶奶,你要是敢动别的歪心思,破坏我四哥和宋依诺的感情,我绝不饶你!”

    贺允儿双腿交叠,嘲讽地看着他,“你连你自己的感情都保不住,你还能管别人的闲事?”

    “你大可以试试看。”沈遇树说完,厌弃的移开视线,仿佛多看她一眼,都会脏了他的眼睛。他大步向门外走去,砰一声甩上门。

    贺允儿全身无力地倒在床上,她手掌用力摁着小腹,力气太大,似乎让腹中的胎儿感到不安,忽然剧烈的动了起来,贺允儿满目仇恨,沈遇树,既然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