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184章 知我者夫人也

    卧室里,沈存希站在床边,盯着坐在实木床边的家庭医生,家庭医生刚给老爷子做完一轮检查,他一边收拾器具。一边站起来,道:“老爷子受了刺激,血压上升速度太快,才导致晕倒,幸好没有出什么大毛病,静养几日就能恢复过来。”

    闻言,卧室里的人都松了口气。尤其是宋依诺。这件事是她主导的,若是把老爷子气出个好歹来。她无法向沈存希交待。

    沈存希望着躺在床上昏睡的沈老爷子,他说:“他真的没什么事?需不需要送医院去做个全身检查?”

    家庭医生背起医药箱,他顺着沈存希的目光看过去,落在沈老爷子身上,语重心长道:“四少,您若真的为了老爷子好,就不要总刺激他,他年纪大了,又有高血压,这脾气上来气炸脑血管都是有可能的,这一次睡一觉静养几日就没事了,下一次不知道会不会被逼到鬼门关。”

    沈存希神情紧绷,薄唇紧抿,被他训得没有还嘴。宋依诺见状,她垂下头来,心里很内疚。她想到揭发这件事时,并没有将沈老爷子的身体状况考虑进去,还是她思虑不周。

    “老爷子需要静养,你们都出去吧,我在这里陪着他。”威叔开始赶人,沈唐启鸿看了颜姿一眼,两人率先走出卧室。回房去了。

    宋依诺抬头望着沈存希,她轻声道:“存希,让爸好好休息吧。”

    沈存希看着床上的老人,过了一会儿,才转身和她一起离开。连清雨站在门边,她不安地望着床上的沈老爷子,在沈存希与她擦肩而过时,她抓住他的手臂,忐忑的问道:“四哥,爸不会有事的,对吗?”

    沈存希轻拍了拍她的手,刚才老爷子当着大家的面倒下,她肯定吓坏了。他轻声安抚道:“刚才医生说了,爸没事,回去睡吧。”

    “可是……我害怕,刚才爸就那样倒下了,我真怕他会……”连清雨眼眶一红,她连忙低下头去,不让沈存希看见她流眼泪。

    “不会,他不会有事,放心吧。”沈存希轻叹一声,伸手揽着她的肩,带着她向走廊走去,“我送你回房,别担心了。”

    “四哥,家里最近很不太平,接二连三的出事,我以为回到沈家来,这里会是一个充满温暖的大家庭,却没想到……”连清雨欲言又止。

    沈存希不是没有听出她的言下之意,他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小孩子不要管大人的事,会好起来的。”

    连清雨叹了一声,“希望吧。”

    宋依诺一直跟在他们身后,从她住进沈宅以来,除了前几天还算风平浪静,这两天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事事都与她有关,是她操之过急了。

    沈遇树走进卧室,他在床边坐下,看着老爷子苍白的脸色,他倾身给他掖了掖被子,眼里尽是愧疚,威叔看着他,“五少,你也别太自责了,老爷子近来身体不好,却不让我告诉你们,就是不想让你们担心。”

    沈遇树静静地盯着沈老爷子,过往的事情从眼前一一掠过,四哥被赶出门,他年纪小小便选择了去江宁市读书,远离这个给过他伤痛的地方,在孝道方面,他没有尽心也没有尽力,如今还把老爷子气得病倒。

    “爸的身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好的?”沈遇树声音低哑的问道。

    “老夫人去世后,对老爷子的打击颇大。”威叔叹息道。

    沈遇树再没说话,安静地守了沈老爷子大半夜,他站起来,目光越发坚定,“爸,请恕儿子不孝,儿子一定要和贺允儿离婚!”

    说完,他才转身离去。

    他刚走出房间,躺在床上的沈老爷子就咳嗽起来,威叔连忙去扶他起来,拿了枕头垫在他身后,然后又倒了杯温开水递给他,等他咳嗽暂歇,喂他喝下温开水。

    沈老爷子气喘吁吁地坐在床上,盯着紧闭的门扉,他语意悠长,“儿孙自有儿孙福,我恐怕已经没有精力再管了。”

    威叔看着沈老爷子,轻叹道:“老爷子能放下就再好不过了,您啊,就别操那么多心,闲时下下棋逗逗鸟,就等着他们给您添孙子,承欢膝下吧。”

    沈老爷子收回目光,指腹摩挲着虎口,“恐怕没那个福份了。”

    ……

    沈唐启鸿与颜姿回了房,颜姿气得不轻,拿起桌上的花瓶就要往地上砸去,却被沈唐启鸿一把抢过去,放回了桌上,“你要干什么,还嫌晚上这一出闹得不够难看?”

    “这个贱人,亏得我以前还打算接受她,没想到竟在背后捅我这么大一刀,今天这一耳光,我记下了,总有一日,我要加倍还给她。”颜姿眼中含恨,神色阴沉,整个人都气得直发抖。

    沈唐启鸿走到她身边,双手落在她肩上,他看着她,道:“好了,她现在已经是老四的媳妇了,你能拿她怎么样?不要再生事端了,老爷子是明白人,她今天闹这么一出,老爷子手里的股份不会留给老四了。”

    “股份,股份,你成天念叨的都是破股份,我今天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都视而不见吗?”颜姿怒瞪着他质问道。

    “你们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为点鸡毛蒜皮的事也能气成这样,我知道你受委屈了,等你拿到股份,将老四从沈氏挤出去,到时候还不够你解气的吗?”沈唐启鸿安抚道,他微微蹲下身去,看着她脸上清晰的指印,贺允儿这一巴掌打得狠,恐怕得几天才能消了。

    他轻轻抚着她的脸颊,“好了,别气了,我去楼下拿点冰块给你敷敷,你消消气。”

    颜姿气得将头扭到一边,沈唐启鸿也没有介意,他搂着她的腰,大手握住她的下巴,在她唇上轻啄了一下,大概是老夫老妻,许久没做这样温存的动作了,颜姿的脸忽然红了,她羞涩地垂下眼睫,“别拿这个哄我。”

    沈唐启鸿瞧她脸上布满绯色,心知她的气已消了一半,他低声道:“我下去拿冰块,一会儿再身体力行的哄你。”

    颜姿脸颊滚烫,心口亦是砰砰直跳,她瞪他一眼,低嚷道:“老都老了,还这么轻佻,快去拿冰块。”

    沈唐启鸿朝她笑得意味深长,在她作势要打他时,他才转身下楼去了。

    沈遇树离开老爷子的房间,他回到楼上,路过贺允儿的房间时,看到里面有灯光流泄出来,他站在门边,犹豫了一下,抬手敲了敲门。

    贺允儿睡不着,老爷子被送回房间后,她就回了房,她从未想过,她的人生会如此悲剧。她一直以为她是下棋的人,没想到却成为别人棋盘里的一颗棋子,而她这样不幸,全是她咎由自取。

    那天晚上,她若稍有理智,又怎么容许自己被一个陌生男人侵占?

    沈遇树进房间时,她心里其实是抗拒的,可当他唤她宝贝,温柔的亲吻她时,她的心沦陷了,那是她此生做过最美的一场梦,只是梦醒了,残局已经无法收拾。

    她坐在床边,想着过往,想着现在,想着未来,竟是觉得眼前徘徊着一层迷雾,让她看不清方向。房门被敲响,有节奏的三声,她抬头望过去,透过门扉下的缝隙,似乎看到了锃亮的黑色皮鞋。

    她站起来,缓缓走到门边,手指握住门把时,她迟疑了一瞬间,还是打开门。走廊上的灯光明亮刺眼,沈遇树安静地站在那里,神情不似以往的尖锐,他看着她,声音清冷,“我们可以谈谈吗?”

    贺允儿握着门把的手微微用力,已经猜到了他要和她谈什么,她点了点头,“进来吧。”

    沈遇树走进去,在厅里的沙发上坐下,贺允儿关上门,转身走到他面前,她倾身提起水壶倒了两杯水,将其中一杯放在沈遇树面前,然后在他对面坐下。

    算起来两人从未有过如此平和的相处,他们哪次见面不是针锋对麦芒,恨不得把对方撕碎。然而此刻,却因为两人同时变成了悲剧,而有了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贺允儿捧着水杯,掌心温暖,却暖不热她冰冷的心,她抬头望着沈遇树,第一次不带任何情绪的打量他。沈遇树是个美男子,与沈存希长得很相似,此刻眉目清冷,带着淡淡的疏离,让人无法靠近他。

    她还记得第一次看见沈遇树时,他不是这样的,那时候的他神采飞扬,还带着贵公子的痞气,怀拥佳人,笑睨天下。

    可如今,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竟将他磨成了一个满腹阴郁的男人。

    如果这就是成长需要付出的代价,未免对他们太残酷了。

    “你……”

    “我……”

    两人同时出声,沈遇树抬头望着她,淡淡道:“你先说。”

    “还是你先说吧。”贺允儿刚才在楼下怒而掌掴颜姿的那一巴掌,仿佛将她心里所有的怨气与恨意都打没了,此刻的她神色温软,竟再不复之前的飞扬跋扈。

    沈遇树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温暖的水流从喉咙一直流进水里,他淡淡启唇,“这段时间我们彼此怨憎彼此仇恨,你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而我也失去了我此生的挚爱,再也配不上她。”

    “对不起!”贺允儿垂下眸光,说出这三个字时,连她自己都感到意外,当然沈遇树也更加意外,他摇了摇头,“我们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是被命运玩弄了。”

    贺允儿惨淡一笑,“是啊,被命运玩弄了。”

    卧室里再度安静下来,过了许久,贺允儿才低低道:“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的自己变得已经不像我自己了,自私残忍,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踩着别人的幸福往上爬。我很想醒过来,但是又不甘心,明明只差一步就要得到了,可是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机会从眼前溜走。”

    沈遇树抬眸望着她,此刻才发现坐在面前的女人也不是那样面目可憎,说到底她也是个可怜的受害者。

    贺允儿苦笑一声,“其实这个机会从不曾存在过,是我自己不甘心,不甘心自己一见钟情的男人拒绝了我的表白,如今梦醒了,我才明白,他从未给过我机会,甚至连一丝一毫的暧昧都未曾有过。”

    贺允儿想起过去的几个月时间里的所作所为,她真希望这只是一场噩梦,梦醒了,她就还能做回自己。但是她知道,她再也不可能回到最初的自己了。

    “我执着了一段不该执着的感情,也拆散了一对本该幸福在一起的情侣,所以这是上天给我的报应吧,让我千疮百孔的离开。”贺允儿抬起头来望着沈遇树。

    沈遇树静静地看着她,在她眼里看到了释怀,他莫名感到有些欣慰,“你能想通就好,人生经历过伤痛才会成长,或许我们付出的代价很惨痛,但是上天一定会用别的方式弥补我们。”

    这一刻,贺允儿真的释怀了,如果她没有执念,又怎么会被颜姿利用,以至于走到今天这种无法收拾的地步,她长叹一声,“是啊,上天是公平的。”

    两人相视一笑,久久没有再说话。

    过了许久,贺允儿认真地看着沈遇树,几经犹豫徘徊,她还是问出了口,“沈遇树,我们能不能……”

    “我们离婚吧!”沈遇树抢在了她把话说出口前说道,离婚是他们最后的归途,受过伤痛的两个人,彼此没有感情的两个人,不可能再携手走下去。

    贺允儿咬了咬唇,在心里庆幸,庆幸自己没有说出口,庆幸自己还留了里子,她抬起头来,这次没有犹豫,“好,我们离婚!”

    ……

    宋依诺回到客房,她坐在床边,偏头看着窗外,窗外飘起了鹅毛大雪,这才1月初,天气竟比往年冷得早了些。她走到窗边,看着窗外沉黑的夜色,只有路灯发出微弱的光亮。

    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她转过身去,看见沈存希大步走进来,顺手落了锁,然后笔直朝她走来。

    “清雨睡了吗?”

    “嗯,可能今天吓坏了,情绪有点不稳定。”沈存希来到她身边,目光安静地凝视着她,“你心情不太好?”

    宋依诺点了点头,她的一举一动都瞒不过他,她垂下眸,“看到爸倒下,我一直在想,我是不是做得太过分了,如果爸有个三长两短,我真的是难辞其咎。”

    沈存希伸手轻轻将她拥进怀里,他柔声道:“依诺,你知道下棋有一个规矩,落子无悔。不管结果是什么,你都不应该后悔。再说你若不揭发大嫂的卑劣行径,只会纵容得她变本加利。我们在这里住着,又如何安心?”

    宋依诺低头,她知道沈存希的话很有道理,但是心里还是很自责,“老公,你会不会觉得娶了我,就是娶了一个闯祸精,不停的闯祸让你给我善后。”

    “这不是闯祸,每个豪门里都有灰色地带,他们都有自己的目的。大嫂算计我和遇树,同时牺牲了贺允儿与厉家珍,她的计谋太阴毒,不管是站在哪种立场上,你揭穿她的阴谋,都是于情于理。没有人会怪你,你不要胡思乱想。”沈存希抱紧了她,继续道:“就算你是闯祸精,我也愿意为你善后,这样才能显示出我存在的价值,不是吗?”

    “讨厌!”宋依诺轻轻捶了一下他的胸膛,娇嚷道。豆向贞号。

    沈存希将下巴搁在她肩膀上,闻着她身体散发出来的淡淡体香,“洗过澡了?”

    “还没有。”宋依诺摇了摇头。

    “那我们一起洗。”沈存希眸色深邃沉寂,他揽着她的腰,将她往浴室带去。宋依诺的心漏跳了一拍,她嚷道:“我不跟你一起洗,你先去。”

    “为什么?”沈存希不解地盯着她。

    宋依诺脸颊一红,“你哪次洗澡是纯洗澡了?”

    沈存希凤眸里的笑意渐深,他声音沉沉,气息也变得灼人,他笑道:“知我者夫人也,本来我还没动这心思,经你这么一提,我要不做点什么都说不过去。”

    “沈存希,哎呀……”宋依诺的声音渐渐消失在门后,不一会儿浴室里就传来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

    翌日清晨,宋依诺梳洗下楼,去沈老爷子房里请安,沈老爷子靠坐在床头,威叔坐在床边侍候他吃早餐,听到敲门声,他抬起头来,看见宋依诺时脸上没什么表情,他抽了纸巾擦了擦嘴,对威叔道:“我吃好了,端下去吧。”

    威叔心知老爷子和宋依诺有话要说,他端起托盘起身走出卧室。宋依诺侧身让他先走,然后才走进去,就听老爷子说:“把门锁上。”

    “哦。”宋依诺关门落锁,然后走进房间,来到老爷子面前。老爷子拍了拍床边,叹道:“坐吧。”

    宋依诺依言在床边坐下,抬头打量着沈老爷子,他比昨晚晕倒时的情况好了许多,她关切道:“爸,您好些了吗?”

    “还死不了。”沈老爷子硬梆梆的回了一句,看她愧疚地低下头去,他又不忍再为难她,“好了好了,我还没死呢,不用做出一副哭丧的样子来膈应我。”

    “我没有这个意思,我……”宋依诺吓得连忙辩解,老爷子这话说得严重了。

    沈老爷子摆了摆手,“不用急着解释,我让你进来,也不是要听你解释的。”

    宋依诺抬头望着沈老爷子,他一向不喜欢她,当孙媳妇的时候不喜欢她,现在当儿媳妇还是不喜欢她。她心里清楚,不管她和唐佑南有没有实质的夫妻关系,但是在外人面前,她的辈份很尴尬。沈老爷子无可奈何的接受了他们结婚的事实,但是不代表他还有义务要对她和颜悦色。

    他肯让她走进这个家门,她就很感激了,也不敢奢望别的,但是她从未想过让他死。

    “您想和我说什么?”宋依诺镇定下来。

    沈老爷子看着她,道:“我知道老四在调查15年前的火灾,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翻起旧账来,但是这件事我希望你劝阻他,不要再继续追查。”

    “我不明白。”宋依诺盯着沈老爷子,疑惑道:“15年前的火灾不是偶然的事故,而是人为的,为什么您要阻止他继续追查?您知道事情的真相,对吗?”

    “这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不希望他追查自然有我的道理,你要是还把我当成长辈,就什么都不要问,照我说的去做。”沈老爷子低斥道。

    宋依诺垂下眸,她说:“我心中有个疑问,当年妈妈被连老爷子救走了,那么别墅里那具被烧焦的尸体又是谁的?我能想到这些,存希自然也想得到,您以为我当真能阻止他继续追查吗?”

    “这些事不是你们该操心的事,不管那是谁,这件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查出真相又如何,能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吗?”沈老爷子喝问道,这丫头实在冥顽不化,就不懂什么叫明哲保身?

    “爸,您知道15年前是谁放的火对不对?你一直力劝我们不要继续追查,是怕我们把纵火犯查出来,您要保护纵火犯?”宋依诺心中惊疑不定,虽然她之前心直口快,也曾怀疑到沈老爷子身上,但是心里到底不肯接受,现在沈老爷子一再阻止,她就不得不多想。

    沈老爷子厉瞪着她,警告道:“我再说最后一遍,不要再继续调查,不要惹来杀身之祸!”

    ……

    吃过早饭,宋依诺和沈存希一起出门去上班,一路上她心事重重的,沈老爷子的警告言犹在耳,她一直想不通,他为什么要阻止他们查找真相?

    车厢里太安静,沈存希偏头看她,瞧她愁眉深锁,他柔声道:“依诺,你在想什么?”

    宋依诺惊醒过来,她望着沈存希,连忙摇头,“没,没想什么。”

    沈存希伸手握住她的手,犹似不信,“真的没想什么?”

    “嗯。”

    “你刚才去看老爷子,是不是老爷子责备你了?”沈存希看她情绪反常,想着应该是刚才她去向老爷子请安,被老爷子训斥了。

    “没有,他什么也没说。”宋依诺还是摇头,她不能把沈老爷子和她说的那些话跟沈存希说,沈宅已经被她搞得鸡犬不宁了,她不能再继续自以为是的犯错。

    沈存希伸手将她拥进怀里,他看着窗外不停倒退的景物,他轻叹道:“依诺,若是受了委屈不要瞒着我,如果我都不能为你出头,哪谁还能为你出头?”

    “我真的没事,你别担心我。”

    “好吧,还有几天就要举行婚礼了,我希望你高高兴兴的嫁给我,你要是每天都愁眉不展,那就失去了我娶你的初衷了,明白吗?”沈存希低头,亲了亲她光洁的额头。

    宋依诺仰头望着她刚毅的下巴,她点了点头,豪门大宅里果然有许多秘辛是她所不能触碰的,她不知道她怂恿沈存希继续查下去,又会查出怎样惊天动地的事实。

    她后悔了,当初就不该答应搬进沈宅,搬进这座如深潭的地方,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内里却暗潮汹涌。

    一个小时后,车子停在了希诺装饰楼下,宋依诺伸手推开车门,刚要下车,就被沈存希拦腰搂住,她诧异地回过头去,沈存希笑盈盈地指了指自己的唇,“goodbyekiss。”

    宋依诺脸颊一烫,看了一眼前排的老王,她倾身送上红唇,在他薄唇上啄了一下。沈存希眸色幽深,定定地瞧着她不说话,宋依诺窘迫道:“快松手啦,我上班要迟到了。”

    从沈宅到公司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路程太远,老王就在沈宅住下,接送他们上下班。因为距离太远,所以他们早上起床的时间也相对的比平常早了许多。

    沈存希倾身吻了吻她的唇,然后收回手,宋依诺推开门下车,她站在马路边,弯腰朝他挥了挥手,沈存希点了点头,吩咐老王开车。

    一直到车子驶离,宋依诺才收回目光,她转身朝公司办公大楼走去。

    宋依诺请了一天假,办公桌上堆积了许多文件,等着她签字。她处理完文件,又去主持了例行的晨会,了解公司近日各大项目的进展,一早上的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快到午饭时间时,她的手机响了,她拿起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是贺东辰打来的。贺东辰的别墅正在装修,打来电话是询问进度,并且希望下午有时间能过去参观一下。

    宋依诺看了一下下午的工作安排,她歉意道:“不好意思,贺先生,我下午还有很多工作,恐怕没时间陪你过去,要不你自己过去,我给负责人打声招呼,等待你的大驾光临。”

    “马上到午饭时间了,不如我们一起吃午饭,吃过午饭顺便过去看看,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贺东辰道。

    宋依诺抬腕看了下表,从现在到下午开会,还有两个小时,去一趟别墅还是来得及的,她便应承下来,贺东辰说开车过来接她,她没有拒绝。

    挂了电话,她拿起包往门外走去。

    其实她完全可以推脱,让他自己去,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没有拒绝。也许是因为贺东辰当初去找她时的诚意,也许是因为那是她的设计,是她心目中的家园,所以她也想去看看进度。

    她下楼站在路边等他,昨晚下了大雪,城里的道路积雪已经融化,她望着对街,看见有人排队在买三明治,她心念一动,穿过马路,排在队伍后面。

    不一会儿就轮到她了,她买了两份三明治,两份玉米浓汤打包带走。她的时间很紧,恐怕没有时间去餐厅里吃饭。

    她刚买好三明治,走回对街,贺东辰的车已经到了,他降下车窗,微低了头看她,“上车吧。”

    宋依诺拉开车门上车,贺东辰看见她手里拎着的外卖,他挑眉问道:“这是什么?”

    “三明治,我想我们可能没有时间去吃东西,就买了三明治垫垫底,你不介意吧?”宋依诺系上安全带,笑吟吟地望着他。

    贺东辰摇头表示不介意,发动车子驶离,车子很快出了城区,向别墅区驶去。

    路上车少,贺东辰车速很快,但是很稳,不会让人感觉到害怕,到达别墅区刚好过去半小时,这一带的别墅区建成两三年了,已经形成了规模。

    贺东辰将车子停在人工湖旁,这里的景色很美,刚下了雪,太阳从云层后钻出来,天气很好。贺东辰推开门下车,宋依诺连忙拎着三明治下车。

    这边空气很好,下车就有一股寒气扑面而来,宋依诺下意识拢紧了身上的大衣,她走到车前面,将三明治递给贺东辰,微笑道:“我们好像是出来郊游的,这里风景不错啊。”

    她一说话,面前一圈的白雾缭绕,冬天真的到了。

    贺东辰接过三明治,打开包装纸袋,拿出三明治吃了起来。宋依诺偏头看着他,她还是第一次看见他不顾形象的吃相,不过豪门世家的公子,再没有吃相也是优雅的。

    宋依诺安静地吃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和贺东辰在一起,她感到很轻松,她边吃边道:“这家的三明治味道不错,每次经过,都能看到很多人排队买,今天运气比较好,人不多。”

    “味道不错。”贺东辰点了点头,他倚在车前面,盯着人工湖,昨晚下了雪,今天湖面结了冰,四周的柳枝上挂满了雪,他转头望着宋依诺,才发现她穿得并不多,里面是职业西装,外面一件大衣,他三两下解决完三明治,然后转身从车里拿了一条毯子裹在她身上,“别着凉了。”

    宋依诺低头看着自己的样子,她摇头失笑,“我还以为你要把你的大衣脱给我。”

    “那可不行,会让人误会。”贺东辰瞧着她脸上俏皮的笑意,心里明白她是在逗他玩。

    宋依诺想了想,也确实是这个理,她咬了一口三明治,道:“还有玉米浓汤,也是他们家的热卖,很好喝,绝对不逊色高级西餐厅的浓汤。”

    贺东辰拿起玉米浓汤,插上吸管喝了起来。

    他在吃的上面没有什么讲究,只要合胃口就好。他很快喝完了浓汤,然后将另一杯捧在掌心温着。宋依诺吃完三明治,转头望着他,他穿着白衬衣深蓝西装,系着斜纹领带,外面罩了一件黑色大衣,头发后梳,一丝不苟的,看起来格外英俊。

    这一细看,她才现,他和贺夫人一点都不像,倒是有三分像贺峰。

    贺东辰察觉到她的目光,他转头看着她,淡淡道:“怎么这样看着我?”

    “因为你长得帅啊,人们都喜欢美好的事物,看到美女帅哥什么的,都会忍不住多看两眼。”宋依诺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贺东辰这样让人赏心悦目的帅哥。

    “小丫头,好的不学,尽学些痞子样。”贺东辰轻斥道,却明显没有生气的意思。

    宋依诺吃完最后一口三明治,贺东辰已经体贴地将玉米浓汤插上吸管递给她,“还没有冷,趁热喝吧。”

    宋依诺心头一热,他刚才一直捧着玉米浓汤,原来是给她温着的,她笑着说了声谢谢,然后接过去喝起来,冬天食物易冷,可玉米浓汤却还温热着。

    她还从没见过一个男人会如此贴心,也从未被异性如此对待过。她心里起了一种异样,却不是男女感情那种异样。

    喝完玉米浓汤,两人又站了一会儿,积雪融化的天气,冻得手脚都麻木了,哪怕她身上裹着一条毯子,还是挡不住寒气肆虐。

    贺东辰瞧她被冻得通红的脸颊,他说:“上车吧,现在去别墅。”

    “好。”宋依诺连忙点头,坐上车后,她将毯子叠好放在后座上,她看着开车的贺东辰,问道:“贺先生,你是不是有心事?”

    “没有,你怎么会这么问?”贺东辰看了她一眼,又注视着前面的路况。

    “就是感觉你有心事,和女朋友吵架了?”宋依诺忍不住关怀道。

    贺东辰笑着摇了摇头,“你觉得我是个会和女人吵架的男人吗?”

    “看起来不会。”

    车子驶进别墅区,很快停在了别墅前,两人下车,走进别墅,别墅里的水电改建等基础装修已经弄好,厕所和厨房已经装得差不多,客厅正在贴地板砖,看见宋依诺过来,负责人连忙迎上前来,给他们介绍。

    宋依诺和贺东辰跟着他,从一楼到二楼,装修进度很快,大致格局与装修方案上一模一样,就连装修材料都是用的最好的材料,无毒环保的。

    贺东辰很满意,从别墅里出来,两人上车回城,贺东辰淡淡道:“进度很快,年后应该能装修好吧?”

    “嗯,最近天气不好,上漆会比较麻烦,我尽量让他们赶在三月前交工,不会影响到你们的婚期吧?”宋依诺倒没有听说贺东辰要结婚的消息,但是既然他装修的是新房,自然是准备结婚用的。

    “不会。”贺东辰摇了摇头,过了一会儿,他说:“我听说我爸找过你?”

    “前段时间为了新法院装修的事见过面,说起这事,我最近忙得也没去新法院那边盯下进度,开了春,法院的工作人员都要搬过去,要不能开天窗。”宋依诺唠唠叨叨道。

    贺东辰没听进心里,他在犹豫着怎么试探她,“我爸是不是和你说起过,你很像他一位故人?”

    “是说起过,真的很像吗?我记得你也说过一样的话。”宋依诺摸了摸脸颊,他们父子轮番问她这个问题,她心里真觉得有些奇怪。

    “确实很像,她26年前离开贺家,就再也没有人见过她,你们长得这么像,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是母女。”贺东辰淡淡道。

    宋依诺心底一震,就算贺峰说她和他前妻长得像,她也没有往这个方向想过,她勉强笑了笑,“长得像就是母女,那这天下长得像的人太多了。”

    “你说得对,我听说你从小在宋家长大,但是宋家两老却不是你的亲生父母,你是被你外婆领养的?”贺东辰试探的问道。

    “是啊,我是个孤儿。”宋依诺没有抵触这个话题。

    “那你还记得你被领养前的事吗?比方说你的亲生父母长什么样?”

    宋依诺摇头,“不记得,领养前的事我差不多都忘记了,我去孤儿院找过院长,院长说当年的收养记录被火烧了,找不到是谁将我送去孤儿院的。”

    她什么都不记得,什么线索都没有,想要找到亲生父母谈何容易?

    “需要我帮你找吗?”

    “不用了,沈存希已经在帮我找了。”宋依诺摇头拒绝,贺东辰的好意她心领了,但是他们无亲无故,也不好麻烦他。

    贺东辰没有再坚持,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就是一种感觉,他第一次看见宋依诺时,就觉得她很亲切。但是爸爸说过,妈妈当时离开贺家时,她并没有身孕,所以他并不能确定宋依诺与他们有血缘关系。

    就如她所说,不是长得像就一定有血缘关系。

    “希望你早日找到亲生父母。”

    “谢谢。”

    贺东辰将宋依诺送到希诺装饰办公大楼下,宋依诺再三向他道谢,目送他开车离开,她才转身上楼。工作起来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一下午就过去了,宋依诺将签好字的文件抱出去给严城,叮嘱他叫助理复印了,明天早上分发到各部门。

    她拿起包下楼,沈存希的车停在门外,白色的宾利欧陆停在那里,再加上靠在车门上耍帅的男人,很容易吸引别人的目光。

    宋依诺小跑的步伐停下来,慢慢走过去,沈存希笑吟吟地看着她走近,忽然像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拿出一朵红玫瑰来递给她,“你是我的唯一,送给你。”

    宋依诺莞尔,四周投来艳羡的目光让她微微脸红,她接过花,问道:“怎么突然想到送我花了?”

    “想给你一个惊喜,上车吧,我们回家。”沈存希拉开车门,宋依诺坐进去,沈存希也跟着坐进去,然后吩咐老王开车。

    一个小时后,车子驶进沈宅。沈宅离市区较远,这里的空气要冷一点,小路两边堆着积雪,倒也有厚厚一层,两人下车,缓缓朝大宅子走去。

    刚走到宅子外面的花园前,就看到连清雨神色匆匆的从另一条小路走来,那个方向的尽头正是别墅安保的监控中心,她怎么从那边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