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190章 你说,我就信你

    沈存希的话并未传达到宋依诺耳中,宋依诺在拘留所里,度过了她的新婚之夜。

    她靠在冰冷的墙上一动不动,眼睛盯着天花板上那盏幽暗的小灯,只觉得浑身冰冷。连清雨是怎么滚下楼去的。她已经记不清了,耳边徘徊不去的是她恶毒的诅咒。

    她闭了闭眼睛,止不住眼里绵长细密的嘲讽,她可真是拼命啊,就为了拆散他们,竟不惜拿自己的命去赌,赌赢了又能怎样?他们是亲兄妹,沈存希身边没有她,会有别的女人,他们之间一辈子都不可能。

    她甚至恶毒的想,连清雨那一摔。最后摔成了傻子或者植物人,一辈子都不要醒来恶心人!

    思及此,她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越笑越大声,竟再也收不住。狱警听见她凄厉的笑声,背后的汗毛都倒竖起来,她走过来。低斥道:“笑什么笑?给我闭嘴!”

    宋依诺没有闭嘴,她笑着笑着就哭了。因为她知道,她所在意的不是连清雨作死的设计她,而是她料准了,沈存希不会站在她这边。

    这是多么可笑的事实啊?他们的爱情,原来根本经不起任何的风吹雨打。

    狱警见她又哭又笑,脸上的妆糊成一团,看起来惨不忍睹,她心中竟升起怜悯,她叹息道:“你说你怎么就那么想不开,自己婚礼上杀人。你再恨那个女的。也不值得你赌上你的幸福。”

    “我的幸福?”宋依诺抬头睨向狱警,像是在问她,又像是在问自己,“我的幸福到底在哪里?”

    狱警被她问得愣住了,她摇了摇头,转身走开。

    宋依诺垂下头,她不知道自己此刻有多凄惨,才会连狱警都怜悯她。她想,也许她这一生都不会再有如此悲惨的一刻了。

    沈存希之所以能伤到她,是因为她还有心,而从现在起,她的心已经被他的冷漠剜去了,再也不会受伤。

    门外传来凌乱的脚步声,隐约间还有手铐相碰的声音,在这阴暗的地方,显得格外惊心。狱警低斥的声音传来,然后有两名狱警押着一名人犯从她的牢房前走过。

    她不经意的看了一眼,那人也正看向她,那人吹了声口哨,语调轻松的调侃道:“哟,连新娘子都来坐牢了,莫不是传说中的黑寡妇?”

    “废话少说,进去!”隔壁的牢房打开,那人被狱警推进去,铁门哐当一声关上,狱警上了锁,转身走开。

    宋依诺收回目光,神色苍凉,黑寡妇?她与黑寡妇又相差多少?

    ……

    薄慕年动用了一切可动用的力量,但是因为人证物证确凿,再加上沈老爷子干预,警局上层很为难,无法批准保释。

    薄慕年得到回应,他气得用力将书桌上的文件挥落在地,双手粗鲁地拉扯着领带,不能将宋依诺保释出来,韩美昕会恨他一辈子。

    恨?这个字他承受不起。

    他拿起座机,迅速拨通一个电话,开口便是:“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明天早上,我要你把宋依诺保释出来……对,以我的名义,若是她逃了,我去替她坐牢!”

    说完,他砰一声挂断电话,火气十足。

    韩美昕是被书房里的动静给惊醒的,沈存希将车开走后,她心中郁火沉积,直接哭晕过去,然后被薄慕年带回了别墅,此刻她连鞋都没穿,赤着脚站在书房外面,听到薄慕年说的那句“若是她逃了,我去替她坐牢”,她心里分不清是什么滋味。

    她伸手按在门上,稍微用力就推开了门,她站在门边,看着书房里如困兽般狂躁的薄慕年,她眼中闪烁着泪光,声音哀恸,“他们不让保释是吗?”

    薄慕年抬起头来,看见她身姿单薄,赤着脚站在门外,他心口酸疼,快步走到她面前,将她打横抱起,转身走到沙发旁,将她放在沙发上,然后在她身边坐下,拾起她的脚放在膝盖上,大掌轻轻摩挲她冰冷的脚丫。

    她的脚小巧白皙,十分漂亮,还不足他巴掌大,他心中怜惜,低低道:“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将她保释出来,你别着急。”

    “我怕,薄慕年,我怕来不及。”韩美昕眼眶酸涩,视线一度被泪雾模糊。拘留所是什么地方?就算好端端的出来,在心里也会有一辈子的阴影。

    “美昕,除了我,小四也会全力营救,不要怕,不会有事的。”薄慕年盯着她的小脚丫,心里却没有底。沈老爷子拼了命要置宋依诺于死地,就算他们动用薄家与郭家的力量,也只能暂时将宋依诺保释出来。

    那么多目击证人,还有关键的人证物证,这对宋依诺来说,就是一个死局,除非他们找到新的证据,否则免不了她的牢狱之灾!

    “不要和我提他!”韩美昕气愤道,她以为依诺的幸福只有沈存希能给,结果到头来,沈存希却给了依诺绝望。

    “美昕,不要对小四太苛刻了,一个是他的妻子,一个是他亏欠多年的妹妹,他夹在中间最为难。”薄慕年低声道。

    “他是你朋友你当然替他说话。”韩美昕抽回脚,不让他碰,她赌气道:“我不要你救依诺,我自己会想办法救,说到底,你们都是一丘之貉,没事的时候把爱挂在嘴边,遇到事就这也为难那也为难,那他怎么不娶他妹妹得了,还娶依诺干什么。”

    “韩美昕,你不要无理取闹!”薄慕年头疼。

    “我就无理取闹了怎么滴?你要护着你朋友你就去护着好了,依诺我会救,不劳你薄大少操心!”韩美昕说完起身站起来,就要往门外走去。

    刚走了一步,就被薄慕年拽住手腕扯了回去,他深吸了口气,敛了怒气,低声下气道:“我没说不救,你不要任性好不好?”

    韩美昕低头不吭声,薄慕年刚要说话,手背上一阵湿热,他低头看去,就看到手背上越来越多的眼泪,他心中大疼,他偏头去看她,她躲开不让他看,他叹息一声,“宋依诺这个局是死局,人证物证都齐全,只等提审备案,由公诉方交由法院,直接就能定她的罪。今天在场的人很多,目击宋依诺推连清雨下楼的不知道有几个,媒体已经报道出来,这桩案子太引人注目,一时半会她脱不了身,除非我们找到新的证据。否则就算将她保释出来,她也免不了受牢狱之灾,你明白吗?”

    韩美昕怎么可能不明白?正是因为她明白,她才格外揪心。她相信依诺没有推连清雨下楼,但是不代表法官也会信,现在的证据对她十分不利,一旦连清雨死了,就是死无对证,她坐牢就坐定了。

    “我该怎么办?我怎么做才能救她?”韩美昕急得直掉眼泪。

    薄慕年将她的身体扳过来,他双手温柔的托起她的脸,温软的指腹拭去她脸上的泪,他说:“美昕,不要慌,以辩护律师的身份去见她,让她把今天发生的事告诉你,不要漏掉任何细节,我会想办法提交新的证据,证明她是无辜的。”

    韩美昕连忙站起来,她抹掉眼泪,“好,我马上去见她。”

    说完,她转身向书房外走去,薄慕年的手僵在空中,他看着那道迅速离去的身影,心里轻轻一叹,他在她心中的地位,也许还不及宋依诺一根手指头吧。

    ……

    医院里,急救室外面,沈老爷子坐在椅子上,担忧地盯着急救室门上方亮起的红灯,小六在手术室里生死未卜,她若有个三长两短,他要让宋依诺给她陪葬!

    沈遇树倚在墙壁上,院方已经连下三封病危通知书,最后都抢救过来,据后后脑勺的伤势严重,再加上肋骨断了两根,有一根直插进肺叶里,需要割除一半的肺叶。

    再加上失血过多,已经从血库里调来2000CC的血浆,情况十分危急。

    老爷子一连打了几个电话,催沈存希来医院,最后一通更是雷霆大怒,“沈存希,现在躺在手术室里的是你的亲妹妹,她若是死了,你对得起你死去的母亲,对得起我吗?”

    或许是这句话震慑住了沈存希,半个小时后,沈存希到了医院。他依然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衬衫,脖子上的领结早已经不见了,向来打理得一丝不苟的头发凌乱的耷拉着,他眉目间多了一抹深刻的悲恸。

    沈老爷子斜睨了他一眼,从鼻孔里冷哼了一声,“为了个女人,你是不是连家人都不要了?”

    医院里虽然有暖气,不比外面寒冷,但是到底是寒冬腊月,沈存希穿着一件单薄的衬衫,容易着凉。沈遇树脱下大衣,披在沈存希肩上,他道:“大哥,保重身体要紧。”

    沈存希哪里还感觉得到外界的寒冷,他的心已经寒凉彻骨,宋依诺的不见,让他绝望让他心寒。如果她在他面前,他很想问她,在她心里,他到底算什么?

    沈存希站在那里,身体如紧绷的弓弦,他转头看着沈遇树,沉声道:“遇树,你在这里守着,我回家一趟。”

    沈老爷子腾一声站起来,怒瞪着他,“你要去哪里?小六没出手术室前,你哪里也别想去。”

    沈存希看了沈老爷子一眼,一言不发的转身朝医院大门走去。沈老爷子气不打一处来,他手里的拐杖戳得地面砰砰响,他瞪着沈存希的背影,“沈存希,你是不是要把我气死才甘心?”

    沈存希脚步一顿,复又迈开来,迅速消失在前面的走廊尽头,沈老爷子全身脱力般跌坐在椅子里,气喘吁吁道:“逆子,逆子!”

    沈遇树收回目光,此刻最艰难的便是大哥吧,愧对多年的小六躺在急救室里生死未卜,刚新婚过门的妻子因为故意伤人罪被捕入狱,他要如何去平衡,才能既对得起小六,又不让新婚妻子受尽委屈?

    沈存希离开医院,驱车回沈宅。宋依诺不见他,他无法从她嘴里知道今天下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必须回到事情发生的现场,找到新的证据,证明依诺是无辜的。

    半个小时后,沈存希回到沈宅,客厅是凶案现场,已经被警察封锁取证。沈存希站在门前,想起早上时的热闹非凡,此刻的冷清与萧瑟让他心中大痛。

    挽在他臂弯里的娇美新娘成为犯罪嫌疑人,而被害的却是他的亲妹妹。

    他怎么也想不通其中的关联,依诺的动机是什么?她没有理由推连清雨下楼。那么连清雨呢?依诺说是她自己摔下去的,她陷害依诺的动机是什么?

    假设依诺说的是事实,为什么监控录像里是依诺推连清雨下楼?难道像上次一样,监控录像被人改了?

    思及此,沈存希连忙转身向别墅的监控中心走去,他们一直将目光聚焦在监控录像上,却忽略了有人篡改了监控录像,如果是这样,那么监控中心必定会留下证据。

    沈存希快步走进二层小楼,一楼的监控室里,安保人员正在值班,看见沈存希走进来,两人连忙站起来,“四少。”

    沈存希点了点头,他走到监控屏幕前,问道:“哪个监控是监控客厅方向以及二楼缓步台的?”

    “1号、4号、7号。”其中一名安保人员连忙答道,今天下午警察当场抓走了四少奶奶,大家以为四少也相信是四少奶奶是杀人犯,没想到他会亲自来查。

    “调出这三个监控。”沈存希道。

    “是,四少。”那名安保人员拿鼠标在屏幕上点了几下,调出其中一个监控录像,沈存希接过鼠标,弯腰滑动鼠标,将监控录像的时间拖到下午宋依诺回房前,然后点击播放。

    他一边看一边询问:“下午当值的是你们两个?”

    “是的,今天当值的是我们俩。”那名安保人员拉了张椅子过来,请沈存希坐,沈存希没坐,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监控画面,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1号监控摄像头正对一楼楼梯到二楼缓步台,清晰的拍摄出当时的情景,宋依诺上楼,过了几分钟下楼来,然后在二楼缓步台站定,与连清雨说话。

    连清雨背对摄像头,看不见她的表情,但是看得出来宋依诺的情绪越来越激动,然后失控将连清雨推下楼去。她们站在缓步台上至少说了半个小时以上,这半小时里,她们说了些什么,为什么依诺的情绪会失控?

    沈存希心里疑窦丛生,他又吩咐安保人员调出4号监控画面,同样拖拽到宋依诺回房的时段开始播放。4号摄像头在客厅西侧,主要是监控客厅的,但是可以同时将二楼缓步台拍摄到。

    画面里,可以看到是连清雨拉住宋依诺,还能看到连清雨的侧脸,但是摄像头离得太远,甚至看不清两人的神情,半个小时的画面,与1号监控摄像头所拍摄的画面差不多,没有任何新的发现。

    外面天色已经黑下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风,呼呼的刮着,徒添了几分悲凉之意。

    沈存希没离开,两位安保人员也不敢去吃饭,只得等着沈存希看完监控录像,再去泡碗方便面吃。沈存希调出7号监控画面,依然没有发现。

    他心里越来越焦虑,三组监控拍摄下来的画面,都是依诺将小六推下楼,竟一丝破绽都没有。他忍不住怀疑是不是自己判断错误了,真的是依诺失手将小六推下楼的?

    这个念头刚从心头冒起来,就被他否决了,依诺太善良,她不可能做这种事情,他也绝不相信她会这样做。

    沈存希凭着心里对宋依诺的认知,他重新查看了一遍监控视频,因长时间紧盯着屏幕,他眼眶酸涩胀痛,太阳穴隐隐抽痛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看完第三遍,还是没有发现任何端倪,远处传来沉沉的钟声,钟声敲了十二下,已经12点了。

    他转身看见身后坐在椅子上打瞌睡的安保人员,时间不早了,他再看下去也不会发现任何的破绽,他站起来,退开椅子的声音惊醒了两名安保人员,两人连忙站起来,“四少,还要继续找吗?”

    两人心里其实一直在犯嘀咕,人证物证俱在,不知道四少还要找什么?找可以让四少奶奶脱罪的证据么?四少对四少奶奶可是真爱,就是可怜了六小姐,现在还生死未卜呢。

    “把这三段监控录像拷贝下来给我,我带回去看。”沈存希沉声吩咐道。

    安保人员连忙打开抽屉,拿出一个新的U盘,将录像拷贝下来,然后将U盘递给沈存希,沈存希接过U盘放进大衣口袋里,转身离去。

    安保人员见他走远,才长长的吁了口气,“四少真是痴情,想必今晚他是睡不着了。”

    “换作是你,你能睡着?四少真可怜,洞房花烛夜,新娘却锒铛下狱了,杀的还是他的亲妹妹,我要是他,此刻不知道有多难受。”另一名安保人员怜悯道。

    “你怎么就确定人是四少奶奶推下去的?你别忘了,下午我们都不在监控室里,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就凭监控录像,那也作不得准。”

    安保人员乙闻言,心惊肉跳的扑过去捂住他的嘴,“你别胡说八道,监控录像还做得了假,上面拍得清清楚楚,是四少奶奶把六小姐推下去的。”

    “我不和你争,事情到底是怎样的,法官会主持公道。”安保人员甲说完,捂着肚子,叫道:“饿死了,你要不要吃方便面,我顺便帮你泡一碗。”

    “谢了。”

    ……

    贺峰与贺东辰在婚礼结束后就离开了,当他们晚上从新闻直播里看到宋依诺被警察带走时,贺峰当即就激动地站了起来,转身往门外走去。

    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孩能轻易的牵动他的心,只知道此刻他最想见到的就是她,只要她安然无恙,他便心安。

    贺夫人看见电视里宋依诺因涉嫌故意伤人罪被逮捕,她心里只觉得痛快,这个女人害得允儿那么惨,现在终于遭到报应了。

    结果坐在她身边的贺峰二话不说就往门外走去,她跟着追出去,追到门外,看见贺峰正拉开车门准备坐进去,她飞快跑过去,拦在他面前,她厉声质问道:“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我去法院,还有些公文没有看完。”贺峰面不改色道。

    贺夫人冷冷地看着他,“你是去法院还是去警局,你心里清楚。”

    “你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吗?”贺峰拧紧眉毛,不悦地盯着贺夫人,她以前不是这样的,不知道最近怎么了,整个人都变得不可理喻。

    “宋依诺被抓,你比谁都着急,她是你什么人?你要急着去看她?”贺夫人怨怼道,和他同床共枕20多年,她岂会不了解他。

    贺峰被她噎得说不出话来,宋依诺是他什么人,他这么关心她?她和沈存希的婚礼,他不顾沈贺两家关系紧张,与东辰出席,现在知道她被抓,他更是心急如焚,这是为什么?

    贺东辰走出来,看见他们争吵,他道:“爸,您和妈回去吧,我去警局看看。”

    贺夫人一听他说要去警局,她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哼道:“那个狐媚子到底给你们下了什么迷.药,让你们父子俩一个比一个紧张她?”

    贺东辰淡淡地扫了贺夫人一眼,什么都没说,转身走到自己的座驾旁,拉开车门坐进去,然后发动车子驶离。

    贺东辰的车刚驶离贺宅,贺峰用力甩上门,一言不发地走进别墅。贺夫人气苦,她跟着追进去,嚷道:“为了一个杀人犯,你向我发什么脾气?”

    贺峰什么都没说,径直上楼,贺夫人气得直抹泪。贺允儿坐在客厅里,看着母亲抹泪,她轻叹一声,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妈妈,您这是何苦呢?为了陈年旧事和爸闹,宋依诺长得再像那个女的,也不是她,您这么闹,只会让爸爸对她更上心。”

    “就是因为你爸爸对她上心,我才怕,怕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姐姐,你知不知道?”贺夫人气急道,说完又自知失言,连忙捂住嘴,脸色苍白。

    这件事只有她知道,淑惠当年离开贺家时,已经怀有身孕,她亲眼看见她闻了鱼腥趴在回廊上干呕。

    贺允儿闻言脸色亦是一白,她朝四下里看了一眼,见没有人听见她们的对话,她才压低声音道:“妈妈,这话您在我面前说说就罢了,千万不要拿去爸爸面前说。”

    “你以为我傻啊。”贺夫人不悦道。

    贺允儿:“……”

    贺东辰来到警局,打着贺峰的名义,居然一路畅行无阻的进了牢房。关押宋依诺的地方很简陋,被褥铺在地上,湿气浸上来,那被褥看起来都泛着寒气。

    狱警拿钥匙打开锁,朝里面喊道:“宋依诺,有人来看你。”

    宋依诺僵滞的眼珠转动,看向牢门,男人逆光而站,手里提着一个食盒,她看不清长相,她怔怔地看着他,这个时候还有谁会来看她?

    男人长腿一迈,几步走到她面前,他将食盒放在地上,鹰隼般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她脸上花花绿绿的,看起来十分可笑,他竟笑不出来,他在她面前蹲下来,叹息道:“早上看见你的时候,你还是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怎么几个小时不见,你就落得如此狼狈了?”

    宋依诺眨了眨眼睛,将忽然冒起来的热气逼退回去,她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哑声道:“你怎么来了?这里是肮脏之地,你不该来。”

    她万万没想到,她身陷囹圄时,贺东辰会来看她,他们之间的情谊,还不到这种程度。

    男人伸出手,轻轻捏着她的下巴,不带任何亵渎之意,他深深地望进她眼里,“我不该来,还有谁该来?依诺,告诉我,我该怎么帮你?”

    宋依诺摇了摇头,“你帮不了我,谁也帮不了我。”

    “不要心灰意冷,就算铁证如山,只要我想,我就一定能为你翻案,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让我帮你,好吗?”贺东辰盯着她,指尖传来的温度温凉入骨,他解开大衣脱下来,披在她身上。

    他的大衣上还残留着他身上的体温,此刻她才方觉得冷,她没有将大衣还给他,而是拢紧了大衣,汲取那一点点温暖,“人不是我推下去的,是她自己滚下去。”

    “你说,我就信你!”贺东辰对她的信任来得莫名其妙,他自己都想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他想,如果今天来牢房看望她的是爸,爸也会毫不迟疑的选择相信她吧。

    宋依诺眼眶湿热,她狼狈地垂下眼睑,她想要得到的不过是这样简单的几个字,哪怕为这几个字粉身碎骨,她也死而无憾,偏偏说出这几个字的人,不是她最想要的那个人。

    贺东辰在她身边坐下,他从西装口袋里拿出一张湿纸巾拆开,然后小心翼翼地帮她擦脸上脏污。宋依诺没有动,她的脸很凉,几乎没什么温度,擦掉那一层花花绿绿,幽暗的灯光下,她的脸色更是比纸还白。

    贺东辰又拿了一张湿纸巾擦了擦她的脸,然后又帮她擦了擦手,他打开食盒,将食盒递到她面前,低声道:“吃点东西吧。”

    宋依诺垂眸盯着食盒,食盒里的饭菜还冒着热气,香气四溢。她从早上起,就没吃什么东西,一直饿到现在,腹中早已空空。但是她没有胃口,吃不下去。

    贺东辰拿起精致的筷子递给她,看她憔悴的模样,他柔声道:“就算吃不下也吃点吧,不要虐待自己。”

    宋依诺听话的接过筷子,慢慢吃起来。贺东辰望着她斯文的吃相,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却在他面前一滴眼泪都没有掉过,她坚强得令人发指。

    同时,他心里清楚,她之所以不在他面前哭,是把悲伤逆流在心里。她越压抑痛苦,他就越担心,担心当她承受不住时,这些痛苦会反噬她的心智,到那时,只怕才是真正的悲剧。

    宋依诺吃了几口,就再也吃不下去了,她搁下筷子,心事重重地看着紧闭的牢门。

    “依诺,再吃点。”贺东辰拿起筷子,夹了一片嫩牛肉送到她嘴边,她摇了摇头,“我吃不下了,贺先生,谢谢你来看我。”

    贺东辰听懂了她的言下之意,她在下逐客令。他放下筷子,轻声道:“如果你想哭,就哭出来吧,不要压抑在心里。”

    “我没事。”宋依诺垂下眸,有人愿意来看她,她已经知足了,至少她没有众叛亲离,“你走吧,这种地方你不该久待。”

    贺东辰将食盒盖上,他放在地铺边上,叮咛道:“食盒有保温的作用,能保温到明天早上,你要是饿了,就填填肚子,明天我再来看你。”

    宋依诺喉间哽咽,她拿下大衣递给他,贺东辰接过去,重新罩在她肩上,他说:“一会儿我会让狱警给你换新的棉被,你什么都不要想,等我接你出去。”

    宋依诺仰头怔怔地盯着他,“你为什么要帮我?”

    贺东辰定定地回望着她,良久,他道:“或许是因为你长得太像她了。”

    贺东辰起身离开了,沉稳的脚步声渐行渐远,铁门重新关上,她拉紧身上的大衣,却再也感觉不到温暖。又过了半个小时,铁门打开,狱警站在门边,扬声道:“宋依诺,出来。”

    宋依诺将大衣拿下来叠好,然后抱着走出去,她跟在狱警身后,穿过长长的走廊,外面天色黑压压的,风雪铺天盖地,寒意无孔不入,她冷得拉紧了身上的大衣。

    走了几分钟,才来到审讯室,狱警推开门,她看见里面坐着一个女人,看见她来了,韩美昕连忙站起来,快步走到她身边,握着她冰冷的手,“依诺,你怎么样了?你还好吧?”

    她一迭声的问完,宋依诺还没有哭,她已经哽咽出声,“对不起,我们暂时无法保释你出去,你别怕,薄慕年已经在想办法,你很快就能离开这个破地方。”

    宋依诺握紧她的手,听她说薄慕年在想办法,她的心又冷了冷,原本就不该有所期待的,为什么总是学不乖?她摇了摇头,“没关系,牢里没什么不好,有吃有住,还有单间。”

    韩美昕瞧她说得这么轻松,就像是去度假一样,她气得笑了,“我都担心死你了,你还有心情说笑,过来坐吧。”

    她的手冰凉,脸色也异常惨白,并不像她说得那样轻松,她拉着她在椅子上坐下,她说:“刚才医院那边传来的消息,连清雨的手术已经结束,后脑颅骨断裂,缝了30多针,胸口肋骨断了两根,其中一根插入肺叶,做手术摘除了一半肺叶,还有左手和右腿骨折,直到送进重症监护室,都还昏迷不醒,医生说她失血过多,造成脑损伤,能不能醒来还是未知数,就算醒过来,也有可能一辈子瘫在床上,她也算是自作孽了。”

    宋依诺并不关心连清雨的情况,她从楼梯上滚下去那一刻,她就应该已经料到这种结局,她低声道:“我没有推她下楼,我问心无愧。”低女见划。

    “依诺,我相信你,我现在是你的辩护律师,从现在的人证物证来看,对你十分不利,再加上连清雨昏迷不醒,法官会习惯性的偏向弱者,而且公诉方肯定会攥着监控录像不放,所以我们的胜算微乎其微。”韩美昕神色凝重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你们在二楼缓步台上说了将近半个小时的话,你们聊了些什么?你告诉我,我看看能不能从你们的对话里找出突破口。”

    宋依诺双手搁在膝盖上,紧紧攥成拳头,连清雨当时拉着她东拉西扯,全是些无边际的话,她几次要走,都被她拦下,最后她恼了,刚要走,就听到连清雨阴森森道:“四嫂,你和四哥今天大婚,我还没来得及送你礼物。”

    当时她已经很不耐烦了,她说:“我不需要你送我礼物,你让开就可以了。”

    “那怎么行?这份礼物是我精心准备的,不送给你,我心难安啊。”连清雨道。

    宋依诺戒备地盯着她,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她愠怒道:“连清雨,我现在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闲扯,你要送我礼物,等送走宾客再说。”

    “那怎么行?这份礼物一定要这个时候送给你。对了,这个礼物与四哥有关哦。”连清雨依然笑着,只是那笑容让她毛骨悚然。

    “你到底想干什么?”宋依诺彻底被她惹恼了,她拉着她在这里说了半天,一句重点都没有。

    “四嫂,我们打个赌吧,赌四哥信你还是信我,赌我们在他心里谁最重要,你敢不敢赌?”连清雨说话时,已经抓住她的手臂。

    宋依诺当时没有多想,只是觉得连清雨今天在发神经,她说:“我为什么要和你赌,我是他的妻子,你是他的妹妹,这两者之间没有冲突,你放手,我要下楼。”

    “怎么会没有冲突?你很快就会知道,四哥会为了我抛弃你。”连清雨说完,忽然拽着她的手腕,将她往楼梯旁拽去,她以为她要将她推下楼梯,用力甩开她的手时,结果连清雨滚下楼去。

    直到那一刻,她才知道,原来连清雨所说的打赌,是用她的命来打赌。

    “这是个死局,目击证人看见是我推她下楼,就连监控录像里也是我将她推下楼的,美昕,没有人肯相信我,你破不了这个局。”宋依诺哀莫大于心死,她根本不敢想象,连清雨为了拆散她和沈存希,不惜将命搭上。

    韩美昕关掉录音笔,听完宋依诺的叙述,她道:“你和连清雨说话那段时间,有没有人看见你们?”

    “没有,婚礼在礼堂那边举行,所有的佣人都调去礼堂帮忙,宅子里没有人。”宋依诺摇了摇头,之前在别墅里,她没有详细说明当时的情况,是因为她知道,就算她说了也没人会信她,只会认为她在为自己脱罪。

    “她果然是精心准备了,这个女人真是够狠的,对自己也下得去毒手。依诺,你别担心,我一定会为你洗清冤屈,还你清白。”韩美昕虽然说得信心十足,她心里却一点底气都没有。

    人证物证俱在,再加上连清雨重伤且昏迷不醒,依诺这番话放在法庭上,会被公诉方攻击成为求自保胡编乱造,抹黑连清雨,好为自己脱身,难以让人信服。这样的话,就连法官也会偏向公诉方。

    除非她找到新的人证物证,能够证明依诺的清白。然而新的人证物证,要从哪里下手去找?

    审讯室的门被人敲响,韩美昕抬起头来盯着紧闭的门扉,她扬声道:“进来!”

    门被人推开,一位美女警官端着托盘走进来,托盘里放着两杯温开水,她将水杯放在她们面前,微笑道:“韩律师,宋小姐,口渴了吧,喝杯水再谈吧。”

    韩美昕确实渴了,说了这么久的话,再加上她心中焦虑,嗓子眼上干得快冒烟了,她道了声谢,然后端起杯子喝起来。

    宋依诺也端起水杯喝下去,美女警官见宋依诺将杯里的水喝完,她眸里掠过一抹异色,很快便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接过空的水杯放进托盘,“我再去给你们倒杯水过来,看你们挺渴的。”

    韩美昕点了点头,等美女警官出去了,她才继续道:“依诺,连清雨要害你,就一定会有动机,她的动机是什么?找到她的动机,我们就能从这方面下手。”

    宋依诺凝眉沉思,“有些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按理说不会是这样子的。”

    “你和我之间,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其实我一直怀疑连清雨不是沈存希的亲妹妹,因为我不止一次看见她看沈存希的眼神,不是妹妹看哥哥的孺慕之情,而是女人看男人的男女之情。这次她拿命陷害我,也要让我和沈存希决裂,这种感觉就更强烈了。”宋依诺道。

    韩美昕眼前一亮,她兴奋道:“只要能证实连清雨不是沈存希的亲妹妹,她就有足够的动机陷害你。”

    “那万一我猜错了呢,他们是亲兄妹怎么办?”她亲眼看见连清雨拔下头发给沈存希,他们拿到样本,第二天就直飞美国,没有人有机会调换样本。而且连默之前调换样本陷害她,就说明他知道真正的小六是谁。甚至昨天院长都说过,小六姓连就没错。

    “先朝这个方向调查,反正情况不会比现在更糟糕。”韩美昕找到突破口,一秒钟都等不及,她站起来道:“依诺,我先去查,你暂时委屈一夜,明天薄慕年就会想办法把你保释出来。”

    宋依诺也跟着站起来,她感激道:“美昕,谢谢你!”

    “跟我客气什么,我们是好姐妹啊。”韩美昕看着她,忽然心念一动,她伸手抱住她,柔声道:“依诺,别怕,我们会救你出去。”

    “嗯。”宋依诺点了点头,韩美昕深深地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去。如果她知道这一面将是诀别,她绝不会就这样走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