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193章 捡回来的男婴 (7900颗钻加更)

    殷红的鲜血宛如黄泉畔边的彼岸花,绽放在皑皑白雪上,红与白的极致妖娆,众人心神皆颤。谁都没有想到,沈存希竟会在葬礼上殉情!

    这是何等的深爱。才会如此难以承受她的死亡?

    薄慕年与沈遇树同时扑过去,跪倒在沈存希面前,薄慕年迅速拽下领带,他厉声道:“按住他的手腕,抬起来。”

    沈遇树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着,他死死地按住沈存希的手腕,薄慕年用领带绑在他手腕上方,阻止血液继续往外涌。

    沈存希还有意识,他缓缓睁开眼睛,看见围着他的众人,他凄然一笑。薄唇血色全无,泛着灰白,“老大,如果我死了,请将我和她葬在一起。生不同时死同穴,我知足了。”

    他的声音空寂,响彻在这银雪般的世界,让人惊心动魄,摧人泪下。韩美昕捂着嘴,眼眶烫得厉害。眼前越来越模糊,心疼得像是被无数双手又挠又捏。

    如果依诺还活着,她怎么舍得看他从容赴死?

    “说什么浑话,没我的允许你不准死,听到没有?”薄慕年厉声喝道,他居然敢为了一个女人去死,他怎么敢?

    沈存希薄唇微微一勾,他的目光盯着天边滚滚的暮色,眼前大雪飞舞,凤眸里的光亮越来越淡,越来越淡……

    薄慕年气极,他抬手一耳光甩在沈存希脸上,沈存希被他打得清醒了几分。只见他目光暴戾,整个人都被重重阴戾所覆盖,他残暴道:“沈存希,不准睡。你要是敢死,我就把宋依诺的坟墓挖开,让她变成孤魂野鬼,你别妄想你们能在阴曹地府重逢。”

    站在旁边的郭玉等人,都被薄慕年浑身散发出来的怒气所震慑住。他们从未见过他如此残暴阴冷的一面,一时吓得大气都不敢出。

    薄慕年抬头瞪着他们,“你们是死人吗?不知道打电话叫救护车到后山,岳京去封锁消息,他找死的消息要是泄露出去,不管是谁。格杀勿论!”

    他的声音冰寒带着杀气,就连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毕云涛都收敛起本性,与岳京下山去处理媒体,封锁消息。沈存希自杀的消息若是传了出去,将会影响到沈氏整个集团对上层经营者的信心,甚至有可能让沈氏颠覆。

    薄慕年弯腰将沈存希抱起来,迅速从后山下去,韩美昕跌跌撞撞的跟上,刚跑了几步。就见前面的薄慕年停了下来,薄慕年看着不远处的郭玉,黑眸深沉,半晌方道:“这里有我,送你嫂子回家。”

    郭玉连忙停下步伐,薄慕年深深地看了韩美昕一眼,扭过头去,抱着沈存希迅速下山。

    韩美昕捂着嘴悲哭出声,她心中大恸,心痛得站不住,她弯下腰去,肆意大哭。依诺,你怎么忍心离开我们,怎么忍心离开他?我原本恨他恨得要死,可是现在,让我如何去恨他?

    失去你,他比任何人都痛苦!

    郭玉走到韩美昕面前,看着她孱弱的身体一抽一抽的,他解下身上的大衣罩在她肩上,迟疑了一下,终是伸手按住她的肩,低声道:“美昕,别哭,一切都会好起来。”

    韩美昕不停摇头,她啜泣不止,“好不起来了,再也好不起来了。”

    郭玉目露哀伤,他望着前方的墓碑,宋依诺尸骨无存,这里只是她的衣冠冢。墓碑前的雪地上,绽放着妖娆的彼岸花,他沉沉一叹,一段爱情,何以竟惨烈至此?

    他垂眸凝视着韩美昕,他伸手轻轻将她扶起来,轻叹道:“走吧,我送你下山。”

    韩美昕轻轻推开他的手,将大衣还给他,她颤声道:“你给的温暖,我承受不起。”

    郭玉一怔,大手缓缓攥紧掌下的大衣,咬着唇却是一句话都不曾再说过。

    她缓步走到墓碑前,看着墓碑上的黑白照片,女人容颜秀美,笑不露齿,端庄大方。她颤抖的抬手,轻轻抚着照片,眼泪扑簌簌滚落下来。

    良久,她转身快速向山下走去。

    郭玉望着她的背影,须臾,才抬步跟上去。

    他们下山时,媒体已经离开,这场盛世葬礼,让他们有了许多能报料的东西。众人都心系沈存希的安危,没有在墓园久留,纷纷上车离去。

    沈遇树留下来的善后,葬礼已经结束,保镖队长过来请示沈遇树是否收队,他点了点头。黑衣保镖尽数离去,西山墓园再度恢复冷清空寂。

    沈遇树站在墓园入口,刚要转身上山,身后一辆黑色轿车驶过来,嘎吱一声停在墓园入口。他像是有所感应一般,转身望去。

    黑色轿车的车门从内向外打开,首先映入眼睑的是一双黑色马丁靴,紧接着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从车里下来。两人看见对方时,都是一愣。

    厉家珍没想到沈遇树还没有走,有那么一瞬间,她想坐回车里逃之夭夭,最后还是硬生生的克制住了。今天是宋姐姐的葬礼,她要去送她最后一程。

    沈遇树看见厉家珍时,黑眸里火光映天,他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心潮激荡。他快步走过去,到后面已是情难自禁的小跑过去。

    来到她身边,他甚至没有再掩饰自己心里激烈的感情,牢牢将她抱进怀里。

    厉家珍身体轻颤,双手垂落在身侧,她被他紧紧地抱着,似乎要将她揉进他的骨血里,他的心跳透过几层衣料传递过来,震得她胸腔都在发麻。

    “家珍,四哥自杀了。”沈遇树的声音里有一抹难以寻觅的软弱,厉家珍双眼瞪大,原本想推开他的手僵在半空中。

    她与沈存希相处的时间不多,媒体报道他时,说他是一个冷血铁腕的商人,意志力极其坚定。但是他却在宋姐姐的葬礼上自杀了,这是何等的情深义重?

    厉家珍眼前升起一片雾气,她僵在半空的手缓缓爬上他的背,轻轻将他抱住,她哑声道:“遇树哥哥,别担心,四哥会好起来。”

    沈遇树将俊脸埋在她的脖颈上,他眼眶泛潮,不一会儿,厉家珍就感觉到脖颈上一阵湿热,她的心拧作一团,小手轻轻拍着他的背。

    两人静静相拥,错乱了时空,大雪漫天飞舞,似乎只为纪念他们此刻的相拥。

    ……

    经过抢救,沈存希在鬼门关徘徊了一圈,活了过来。因为失血过多,还在昏睡。众人得知这个消息,全都松了口气。

    他现在情绪不稳,没人敢让他独处,怕他再做出什么不要命的事来。薄慕年让其他人先回去,他留在这里照顾他。

    岳京等人不敢违逆,薄慕年能坐上老大的位置,自然是他的气场镇压得住他们。再加上墓园里那一幕,更奠定了他在几个兄弟里老大的地位。

    薄慕年走进病房,看着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的沈存希,如果不是发现得及时,他只怕已经随宋依诺去了。他一直认为小四是坚强的,现在才发现,他也有人性最脆弱的一面。

    他八岁时弄丢了妹妹,15岁时被沈老爷子遣送国外,30岁因自己的疏忽失去挚爱,他的承受力已经撑到了极限,才会想要随宋依诺而去。

    他是个可怜人,小时候生活在自责里,又被家人抛弃,好不容易寻觅到挚爱,能组成一个家庭,然后简简单单的幸福,厄运却来得让他措手不及。

    薄慕年在床边坐下,伸手掖了掖被子,然后长久的沉默,也未再动一下。

    沈存希睡了两天两夜才醒,来探望他的人谁都没有见到他,大概是危机解除,毕云涛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本性,在吃了几次闭门羹后,他忍不住YY,“话说老大是不是把四哥软禁了?瞧那天大哥发脾气的样子,真是恐怖!”

    郭玉和岳京给了他一个白眼,转身走了。

    毕云涛站在病房外面,看着两人同仇敌恺的样子,他挠了挠头,说:“我没说错啊,指不定大哥和四哥原本就相爱,所以大哥才受不了四哥为四嫂殉情。”

    “……”

    三天后,沈存希身体恢复得差不多,左手手腕被纱布缠着,隐隐沁出血色。醒来后的他,哀莫大于心死,变得比以前更沉默也更冷漠。

    严城帮他办理好出院手续,送他回家,原本是怕他触景伤情,不想送他回依苑,但是他坚持回依苑。他没办法,只好送他回家。

    车子驶进依苑,一辆影楼的车停放在别墅前,影楼过来送婚纱照和结婚当天拍摄的VCR。严城看见他们,心中警铃大作,他转头看着沈存希,他面无表情的走进别墅。

    兰姨看见突然回家的沈存希,连忙叫影楼的人将婚纱照搬到楼上的储物阁去,却被沈存希叫住,“兰姨,是我叫他们送过来的,把婚纱照挂起来吧。”低池状技。

    兰姨叹了一声,依言将婚纱照挂起来。沈存希接过光盘,走进客厅里打开电视以及CD机,播放VCR,他转身走到沙发旁坐下,目不转睛地看着电视里的短片,那样的热闹非凡,那样的幸福,却离他很远很远,远到他再也触摸不到。

    那是严城最后一次看见沈存希落泪。

    后来沈存希病得很重,缠绵病榻整整九个月。直到那日,兰姨早上出去买菜,在家门口捡回了一个刚出生不久的男婴,男婴眉目与已逝的夫人长得极其相似。

    兰姨将男婴交给沈存希,哪知沈存希抱着男婴放声痛哭。翌日,沈存希的病竟奇迹般的康复了,三个月后,他带着男婴移民法国,离开前,他去了一趟西山墓园,这一天,正好是宋依诺去世一周年的忌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