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194章 传奇女人贺雪生

    时光如梭,一转眼六年快过去了,刻入骨髓的悲伤却从未曾因为时间的流逝而停滞半分,反而更是一碰成殇。西山墓园里,一块墓碑前。静静伫立着一道颀长的身影。

    他怀里捧着一束白色玫瑰,目光沉缓地盯着墓碑上那张照片,他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可是此刻才发现,她的音容笑貌深刻在他记忆里,一丝一毫都未曾改变。

    他缓缓蹲下来,将白色玫瑰放在墓碑前,抬手去触摸那张照片,名贵的腕表滑下来,露出腕口狰狞的疤痕。六年了,他再没有踏足这里。若不是此次厉御行有事相求,他恐怕一辈子都不肯再回来。

    “依诺,你真狠,快七年了,你竟一次也不愿意入我的梦里来,你就这么恨我吗?”轻颤的男音低低响起,带着绵绵无期的绝望,手指传来的冰冷,让他心疼得无以复加。

    已经快七年了啊,时间过得这么快,他却觉得一切还像昨日,她还坐在婚床上,等着他将她迎娶过门。

    黑白照片上的女人笑得温婉动人,静静地注视着他,任他痛苦也好。绝望也好。都不曾再给他任何回应。他坐在地上,伸手抱着墓碑,像情人的姿势一样温存。低妖刚号。

    不知道过了许久,他的手机震动起来,将他从回忆里拉回到现实中,严城见他久久未归,申请的航线时间已经延迟,他很担心他,怕他出事。

    沈存希目光泛着冷光。他拿起手机,不悦道:“什么事?”

    “沈总,我们申请的航线已经延迟,机场那边的工作人员打电话过来说。如果再不飞,今天飞往法国的航线就要关闭了。”严城听到他的声音正常,总算松了口气。

    七年前沈存希血溅葬礼的事情,还让他心有余悸。

    “申请明天的航线吧,今晚我不回江宁市了。”沈存希说完就挂了电话,严城对他忠心耿耿,六年前,他本来有更好的前途,他却放弃了,执意跟他出国,甘愿在他身边当一个小小的秘书。

    风渐起,吹动他的头发,他从地上站起来,衣角猎猎起舞。他的目光深凝在墓碑上,像是要将它刻在心上,“依诺,我要走了,这次离开,也许再也不会回来了,对不起,过了这么多年,我依然承受不起失去你的悲伤。”

    风声呼呼大作,像是哀鸣。

    沈存希眼眶暖热,他深深地看了一眼,绝然转身离开。

    天空突然飘起了细雨,那道伟岸挺拔的身影在细雨中越走越远,直到再也看不见,墓碑上的黑白照片忽然脱落,被风卷着飞了起来。

    沈存希走下山,司机开着黑色劳斯莱斯幻影等在墓园入口,看到他走过来的身影,他连忙下车拉开后座车门,他的神情隐隐带着一抹激动,快六年了,自从沈存希带着小少爷离开后,就再没回来。

    刚才严秘书打来电话,让他开车来墓园接他,他还不敢相信,此刻看到他走过来,更像是在做梦一般。

    沈存希走到黑色劳斯莱斯旁,看着站在车旁神情隐隐带着小激动的老王,他无奈道:“本不应惊动你们,严城到底不放心我。”

    “沈总,您回国怎么不通知我们一声,兰姨在依苑都望眼欲穿了,想着您是不是一辈子都不会再回来了。”老王感慨道,沈存希离开后,以往的佣人与司机都裁减了,只剩下他和兰姨在依苑守家。

    “送我去酒店。”沈存希没有解释,他正弯腰准备上车,一张照片突然掉在他脚边,他弯腰捡起来,看着黑白照片上的女子,他心中大恸。

    他轻轻抚摸着照片上女子的容颜,低低道:“依诺,你舍不得我走是吗?”

    老王顿时瞪大双眼,这实在太神奇了,夫人的墓地在半山腰,他每年都会和兰姨过来扫墓,照片从未脱落过。没想到此刻竟从山腰飞下来,难道真是舍不得沈总走?

    沈存希抬头望去,忽然看见半山腰上有一道似曾相识的背影,正缓缓往山上走去,他心口一震,鹰隼般的凤眸死死盯着那道身影,他忽然拔腿往山上跑去。

    当他气喘吁吁地跑上山,来到宋依诺的墓碑前,那里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他按着急跳的心脏,着急的转身朝四周张望,没有,什么都没有,就好像是他眼花看错了。

    一股浓稠的失望由心底升起,他转身看着墓碑,嘶声道:“依诺,我想我真是疯了,我竟然会以为我刚才看见了你,你若还活着,又怎么可能躲我这么多年?”

    他捧着照片,心碎成了渣。

    许久,他将照片揣进西装口袋里,他起身离开。等他走远了,墓碑前静静的伫立着一道纤细的身影,她看着墓碑前的白色玫瑰,眸里幽幽散发着冷光,她回来了,为复仇而来!

    ……

    回城的途中,老王道:“沈总,您刚回来,住酒店也不合适,兰姨天天打扫家里,就盼着你和小少爷哪一天回来,这要是让她知道您过家门而不入,只怕要伤心好久。”

    “你不要告诉她我回来了。”沈存希一句话便堵死了老王的劝说,老王失望地看了一眼后视镜,6年没见,沈总变得越发沉默了。他知道他不愿意回去,是不想触景生情,勾起往事。

    “沈总,已经七年了,您不要太苦着自己,小少爷还小,总需要母亲的。”这几年来,他们一直没有听到沈存希再娶的消息,甚至听说他身边连个女人都没有,他如此清心寡欲,是为夫人守节。

    可是夫人都死了七年了,他怎么还不接受现实?

    沈存希没吭声,老王也不好再劝,说到底他只是一个下人。年前沈老爷子病重,打电话去法国,让沈总回国一趟,沈总铁石心肠,愣是没有回来,他们心里都清楚,沈总一日忘不了夫人,就一日不会原谅沈老爷子。

    这些年来,沈总变了很多,当初他承受不住失去宋依诺的痛苦而自杀,是因为死只是一瞬间的事,而活着却要承受那绵绵无期的绝望与悲痛。

    他能够理解,他不愿意再娶,不愿意再敞开心扉去爱,都是因为受的伤太沉太重了。

    劳斯莱斯驶入城区,将近六年时间,城市中心变化极大,许多旧楼盘都重修了,连主干道都扩建成八条车道。只有希塔没变,依然是桐城最高的地标性建筑。

    沈存希的手机忽然振动起来,他拿起手机,扫了一眼来电显示,他微一挑眉,似乎并不意外对方会打电话给他,“嗯?”

    “回来了?那就过来吃顿饭吧,今天是小周周的生日,你这个当叔父的,一次也没有见到她本人,这次见面红包是赖不掉了。”电话那端传来薄慕年清冷的声音,隐约带着调侃。说起女儿,连声音都轻快了不少。

    小周周是薄慕年与韩美昕的女儿,今年六岁,他在照片上见过。因为韩美昕对他的恨,薄慕年数次说要带小周周去法国看他,最后都未能成行。

    “她肯让我见孩子?”沈存希倒是没有想到,今天会是小周周的生日,他这回来得算是巧了。

    薄慕年轻快的声音沉了下去,别说沈存希,就是他一年也见不到几次孩子。六年多前宋依诺去世,韩美昕除了恨沈存希,连带的也将他恨上了。

    他原本以为她总会原谅他的,但是后来她执意离婚。他好说歹说,甚至用妻子在孕期与小孩未满一岁之前,夫妻不得离婚这一条压她,才勉强将她留在身边。

    只是那个时候他们已经分居了,她搬回了金域蓝湾,拒绝他的照顾,甚至拒绝他提供的任何帮助,他在她心里,俨然已经成了陌生人。

    “今天孩子生日,你应该来。”薄慕年知道韩美昕的个性,事关孩子,她就算再大的火气也会压制一下。

    沈存希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头,“在哪里?”

    “晚上六点半,希塔顶层旋转餐厅。”

    挂了电话,薄慕年站起身来,他走到落地窗前,外面阴雨绵绵,像他的心情一般,快七年了,过得真快,他们都已经不是当初的模样。

    偶尔他起床照镜子,会在鬓边发现几根白头发,那时候他心里就在想,还要等多久,他们才会都忘记,忘记那一段伤痛的记忆,然后重新开始。

    沈存希没有回依苑,也没有去酒店,他让老王在佰汇广场前将他放下,要去参加小周周的生日宴,总要买礼物过去。

    沈存希下了车,外面雨下得有点大,街面上已经湿漉漉的,老王跟着下车,将伞撑在他头顶,沈存希轻轻拔开他的手,淡淡道:“不用伞,你回去吧,不要告诉兰姨我回来了。”

    老王撑着伞,目送他的背影逐渐远去,他呼吸都开始不顺畅起来,七年了,沈总什么时候才会学会面对?

    佰汇广场里并不同别的商场,这里的概念是将欧洲小镇搬回国内,这里大牌云集,凡是国外知名的品牌都汇聚在这里,一楼化妆品,二到五楼服饰,价格比香港还优惠。

    据说佰汇广场是贺家养女力排众议开的百货公司,她身后有贺东辰全力支持。自佰汇广场开业以来,当月业绩就猛超了其他几个百货公司的销售业绩,打造了销售神话。

    只可惜无人见过这位贺家养女的真面目,即使没见,她已经是传奇。

    沈存希双手插在西裤口袋里,离生日宴的时间还早,他不紧不慢的逛着。在国外这么多年,他很少有时间将自己放空,他总是把时间排得满满的,不让自己放松下来。

    他害怕一放松下来,就会被寂寞与绝望吞噬。

    佰汇广场内,沈存希漫无目的逛着,他没给小姑娘买过礼物,不知道什么样的礼物小姑娘才会喜欢。如果是别人,他直接包个红包过去也就罢了,但是那是韩美昕的女儿,是依诺在这世上最亲密的朋友,他不愿意怠慢。

    儿童玩具区在六楼,沈存希乘观光电梯上楼,半透明的观光电梯,足以将商场内的景物尽收眼底。今天不是周末,现在也不是下班时间,但是佰汇广场内人却很多。

    他很少来这种喧闹的场所,外面越热闹,他内心就孤寂,因为能够让他展颜欢笑的那个女人,已经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他正准备收回目光,眼角余光扫到一抹熟悉的身影,他定睛看去,一楼商场入口,一个长发女人走得很快,她穿着黑色职业套装,干练中又透着女人的柔媚,她身后跟着两个助理,边走边在笔记本上记录着什么。

    离得太远,沈存希看不清楚女人的长相,但是那道身影他死都不会忘记。他连忙转身拼命按着电梯开关,与他同一电梯的人都被他发狂的模样骇住,电梯停下来,沈存希夺门而出,朝一楼跑去。

    等他跑到一楼商场入口,那里除了进进出出的行人,那道身影已经消失,他拔腿跑出商场,外面雨下得更大,天边乌沉沉的,街上行人极少,却再也找不到那道身影。

    沈存希心口剧痛,他整个人摇摇欲坠,最后痛得弯下了腰。依诺,回到这个城市,到处都是你的身影,可是我再也触碰不到,你知道这是怎样的绝望吗?

    绝望到我忍不住想恨你,恨你就这样抛下了我。

    当沈存希失魂落魄的出现在希塔顶层的旋转餐厅,众人皆是大惊,今晚的生日宴,薄慕年只邀请了好友,甚至连家人都改在明日给小周周过生日。

    薄慕年看见被淋得落汤鸡的沈存希,他也不管旁边愀然变色的韩美昕,快步走过去,“小四,你怎么这副模样,出门没带伞吗?”

    “忘了。”沈存希言简意赅,希塔里冷气很足,他穿着湿淋淋的衣服,冷得连打了几个喷嚏。郭玉岳京等人迅速走过来,毕云涛显得最热情,他一把抱住沈存希,委屈道:“四哥,你这心偏的,我结婚请你回来你都不回来,小周周过个生日就请动你了,眼红死我了。”

    沈存希淡漠地推开他,“别碰我!”

    毕云涛被他嫌弃,他一脸受伤的走开,趴在岳京肩上,低泣道:“四哥不爱我了,嘤嘤嘤。”

    岳京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毫不客气的推开他,“回去找你老婆哭去,我可不想弟妹打上门来。”

    “你们都欺负我,哼,我不理你们了,我去找小周周求安慰。”毕云涛捧着碎成渣的心去找小公主去了。

    郭玉看着面前的沈存希,他变了很多,越发的沉默寡言,他感叹道:“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我们都有六年没见了。”

    薄慕年吩咐服务员下去买衣服,回来看见他们站在那里聊天,他说:“过去坐着聊,我们兄弟几个今晚不醉不归。”

    整个旋转餐厅都被薄慕年大手笔的包下来了,这里没有外人,只有他们几个故人。

    他们走过去,韩美昕穿着一身驼色的职业装,知性优雅,头发高高扎起束在脑后,多了几分俏皮。她怀里的小公主穿着粉色的公主裙,头上戴着一顶闪亮的皇冠,她眼睛很大,像黑葡萄一样,泛着楚楚水光,好奇地盯着沈存希。

    薄慕年弯腰将小公主抱起来,来到沈存希面前,刚要介绍,就听小公主童言童语道:“叔叔,我认识你,妈妈说你和爸爸都是负心汉,我家的飞镖底座就是你和爸爸的照片哦。”

    韩美昕没想到小丫头片子居然当众出卖她,她俏脸一红,尴尬得恨不得挖个地洞藏进去,她连忙站起来低声斥道:“小周周,不许没有礼貌。”

    薄慕年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韩美昕很没出息的移开视线,尴尬得摸了摸鼻子,欲盖弥彰的解释,“刚好有张你们的合照,不知道放哪里,就放在飞镖底座上。”

    韩美昕今年也快32岁了,大抵因为局促,此刻满脸的小女儿娇态,看得薄慕年心神一荡,他伸手顺势揽住她的腰,低声道:“你这么想念我,要时刻放在眼前看着,是我的荣幸!”

    韩美昕很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伸手拿开他搁在她腰上爪子,也不屑再解释,走回到餐桌旁坐下。反正她就是恨他们,就是讨厌他们。

    郭玉的目光落在他们身上,又很快的收回,未多作停留。尽管韩美昕已经为人母,但是她性子里某些恶劣的因子却并未随之消失。

    他想,当年他离开时,他的照片也没少被她当成飞镖底座,每天拿飞镖扎一扎他吧。只是现在,被她扎的人再也不可能是他。

    六年了,她的不忘记,是因为老大一直守在她身边,哪怕她抵触他的存在,他也从未允许她忘记过他。

    其他人似乎已经习以为常,这些年来韩美昕没少级薄慕年甩脸子,薄慕年从来不恼,反倒越来越有乐趣。这对夫妻真是无时无刻不把相爱相杀演绎下去。

    小周周抱着薄慕年的脖子,委屈地趴在他肩上,“爸爸,妈妈不爱我了,她刚才凶我。”

    “那是因为你不小心把妈妈的小秘密说出来了,让她下不来台,她才恼羞成怒了,没关系,有爸爸在呢。”女儿一撒娇,薄慕年的心就柔软得一塌糊涂,此刻就算她要天上的月亮,只怕他也愿意搭着梯子去摘给她。

    沈存希看着这父女俩的互动,心里感到很欣慰。其实他是愧对薄慕年的,韩美昕恨他害死依诺,同时也把薄慕年恨上了,两人虽然没离婚,但是婚姻已形同虚设,只是挂名了。

    对此,薄慕年从来没在他面前说过半个字,只是每次说带小周周去法国看他时,都会带那么一句,如果美昕允许的话。

    韩美昕不允许他带小周周去法国看他,他就一次都没有违逆过她的意思。今晚他不该来的,却还是来了。想见见老朋友,想知道老大有没有幸福。

    薄慕年看着他越发沉默的模样,他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低声道:“美昕就是只纸老虎,过去坐吧。”

    恰在这时,服务员已经从希塔对面的商场买来了衣服,薄慕年将小周周放回韩美昕身边,然后接过衣服袋子递给沈存希,道:“去把湿衣服换下吧,当心着凉。”

    沈存希心里莫名感动,他眼眶微微潮湿,接过衣服,转身去包间换衣服。

    他刚走,一名快递小哥走进来,他手里抱着一个快递盒子,“请问一下,谁是小周周小朋友?有你的快递哦。”

    众人都看了过来,快递小哥微微红了脸,薄慕年站起来,沉声道:“我是她的父亲,谁寄来的快递?”

    薄慕年气场强大,快递小哥被震慑住,他嗫嚅道:“这个……快递上没有寄件人的名字,我也不知道是谁寄的,只知道是送给小周周小朋友的礼物。”

    薄慕年拧紧眉峰,目光锐利地盯着快递小哥,不明来路的快递他不会签收,他还未说话,他的手腕突然被人握住,他转过头去,顺着那双嫩白的柔荑望过去,看见韩美昕正冲他摇头,她说:“把快递给我吧。”

    快递小哥连忙将快递给韩美昕,韩美昕签收后,她将快递拆开,里面是芭拉芭拉小仙女的魔法棒,做工精致,小周周立即惊呼出声,“啊,妈妈,我最喜欢的魔法棒。”

    小公主拿着魔法棒如获至宝,韩美昕看着女儿兴奋的模样,眼神却逐渐变得忧郁。薄慕年认识她多年,岂会看不出她的情绪有异,“美昕,怎么了?”

    “小周周每年过生日都会收到一份神秘礼物,没有寄件人的名字,却都是小周周最想要的礼物。有时候我甚至想,是不是你偷偷摸摸送给小周周?”

    “我要送也是光明正大的送,怎么会偷偷摸摸的?”薄慕年道。

    “是啊,你不会偷偷摸摸,可是谁会给小周周寄礼物?我甚至怀疑依诺没有死,她还活着,一直在远远的看着我们。但是她没死,为什么从来不肯出现在我们面前?”韩美昕提起宋依诺,心里很难受。快七年了,她始终不愿意接受依诺已经死了的事实。

    薄慕年心疼地望着她,“美昕,不要胡思乱想。”

    “如果不这么想,我根本无法原谅我自己,她走的那天,我明明已经预感到什么,如果我坚持那天晚上将她保释出来,她就不会死。”韩美昕越说越激动,眼泪不停滚落。

    小周周看见妈妈哭了,她连忙抱住妈妈,“妈妈,你别哭,小周周不要魔法棒了,魔法棒惹妈妈哭。”

    韩美昕抱着女儿柔软的身体,一时间痛入骨髓。众人亦是感到难过,有关宋依诺的话题,都是悲伤的话题,毕云涛看见沈存希远远的走过来,他连忙道:“四哥过来了。”

    薄慕年拿纸巾轻轻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他低声道:“美昕,小四难得回来一次,不要勾起他的伤心往事。”

    韩美昕接过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泪水,她恨沈存希,却不想在他伤口上撒盐,她点了点头。

    沈存希换完衣服过来,敏锐地感觉到气氛不对劲,尤其是大家都看着他,他拉开椅子坐下,目光淡淡的睨着众人,“怎么这样看着我,这衣服不好看?”

    “哪里不好看?好看得很。”毕云涛连忙道,七年了,四哥一直不婚,带着捡来的儿子在法国自我放逐,他们都知道他还没有从宋依诺去世的阴影中走出来,都不想让他心里的伤雪上加霜。

    沈存希淡淡笑了笑,人已经到齐,薄慕年示意大家吃东西,毕云涛最是活跃,他站起来举起杯子,道:“今天我们五兄弟难得再聚在一起,为我们的重逢干一杯。”

    薄慕年等人站起来,举杯碰了一下,他们的友谊从孩提时期一直到今天,实数难得。

    沈存希仰头喝完杯中酒,酒液很辣,呛进喉管,他低头咳了起来,最后竟咳出了泪光,他站起来,低低道:“我去下洗手间。”

    几人看着他快步离去的背影,心中莫名感到酸涩。

    沈存希洗了个脸出来,看见韩美昕站在外面,他怔了一下,韩美昕也没有回避,她望着他,他看起来苍桑了许多,一双凤眸像是刻着悲伤一样,浑身散发着忧郁的气质,竟比从前更吸引人的目光。

    她质问道:“沈存希,这些年来,你是不是夙夜难寐,是不是一闭上眼睛就是她的身影?是不是想她想得恨不得随她而去?”

    沈存希垂在身侧的手缓缓紧握成拳,他知道韩美昕来找他的用意,他说:“是!”

    “我也是,只要我想到她,就不敢独自幸福,也许只有让自己变得不幸,心里的愧疚才会轻减几分。沈存希,快七年了,我们都不要为难自己了,好好过自己的日子吧,如果她在天堂知道我们这么惦记她,她会舍不得轮回。”韩美昕知道,沈存希和她心里都有一个结,这个结不解,他们永远都无法宽恕自己。

    沈存希凤眸里翻涌着的悲伤已经快逆流成河,韩美昕是最恨他的人,也是最懂他的人,因为他们都想念着同一个人,“我忘不了,无法原谅自己。”

    韩美昕眼眶阵阵发烫,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那就不要逼自己忘记,总有一天,你会有记不住的时候,到那时,你自然而然就忘记了。”

    韩美昕说完,转身离开。

    沈存希望着她的背影,他心中疼痛不休,他伸手探入怀里,拿出一个药瓶,倒了两粒止痛药在掌心,然后放进嘴里,强行咽了下去。

    过了许久,他心口的疼痛才缓缓减轻,他慢慢往餐厅走去。

    不知何时,餐厅的三维电视打开了,巨大的屏幕上正播放着财经新闻,沈存希在座位上坐下,默默吃起东西来,美味的食物放进嘴里,他却味同嚼蜡。

    餐厅里的气氛有些沉闷,谁都没有说话,只有财经节目里女主持人的声音响彻在餐厅的每个角落,“佰汇广场的销售量再创奇迹,季度盈利比上个季度同比增涨了百分之八,创造了又一个销售奇迹……”

    岳京听到这则新闻,他感叹道:“这位贺雪生真是个传奇女性,这两年实体经济衰败,市场如此不好的情况下,她居然连创销量新高。”

    “是啊,她现在是我的偶像,我们家老爷子老逼着我向她学习,我要是能把小姐的市场做到这么大,老爷子指不定得吐几升血,哈哈哈……”毕云涛不改逗比本质,努力活跃气氛。

    闻言,几人同时鄙视他,毕云涛爱玩,就连结婚了玩心都收不住,毕老爷子管不了他,索性由他去了。

    “说起贺雪生,她的名字在桐城如此响当当的,可是真正见过她的人极少,贺东辰曾放话出来,谁敢偷拍贺雪生,他会让那人死无葬身之地,完全是一枚忠犬型好大哥。”岳京还从未见过有人被保护得如此密不透风,而狗仔们震慑于贺东辰的威严,真就不敢去偷拍贺雪生。

    沈存希离开桐城快六年了,倒也听沈遇树提起过这位贺雪生,“听说她是贺家的养女,以前怎么没听贺家人提起过她?”

    “小四也知道她?”薄慕年诧异地看着他。

    “嗯,听遇树提起过几次。”沈存希解释道。

    毕云涛说:“前些年只知道贺家有个骄纵任性的贺允儿,也不知道这贺雪生是从哪里钻出来的,突然就名声大噪,身份神秘得很,我本来还等着记者去挖她的老底,看看是个什么样三头六臂的人物,结果没人敢碰……”

    毕云涛的声音忽然停住,他跟见鬼似的盯着巨大的荧幕,财经节目里,女主持人请出今天的女嘉宾,传奇人物贺雪生,请她讲述她的成功之路。

    贺雪生出场的方式很特别,她脸上戴着歌剧魅影里的白色羽毛面具,穿着米白色的职业装,身姿纤细柔弱,一头秀丽的长发披在肩后,妩媚中却不失干练。

    女主持人对她特别的出场方式并没有感到意外,她微笑道:“贺小姐,欢迎你来到财经访谈,你今天的出场方式很特别,有没有话想跟我们观众说的?”

    “主持人好,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们好,我是贺雪生。”中规中矩的开场白,没有任何让人惊艳的地方。

    然而似曾相识的声音,却让餐厅里的众人齐刷刷看过去,尤其是韩美昕与沈存希。后者鹰隼般的目光牢牢地盯着电视屏幕上那道纤细的身影,似乎要将她脸上戴着面具给掀开。

    他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贺雪生,为什么她的声音与依诺的声音那么像?

    “众所周之的佰汇广场是贺小姐排除万难亲自打造的,如今佰汇广场的销售额与日俱增,也在消费者心目奠定了牢不可破的地位,请问贺小姐有什么想和我们的消费者说的吗?”女主持人笑盈盈的问道。

    贺雪生望着摄像镜头,面具下那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扑闪扑闪的,她的红唇微微勾起妩媚的弧度,柔声道:“佰汇广场会以消费者为先,打造内地的国际舞台,并且持续引进新的国际大牌,让大家不用走出国门,就能与国际潮流接轨。”

    台下响起如雷般的掌声,女主持人又继续提问,贺雪生对答如流,在镜头下,她丝毫没有感到局促,反而游刃有余。

    旋转餐厅里,安静得连根针掉落在地上的声音都清晰可闻,贺雪生一颦一笑,都牵动着他们的心,毕云涛一拍桌子,“我靠,这个贺雪生绝对是天生尤物,瞧那双眼睛跟会放电一样。”

    没人理他,大家都被贺雪生吸引了,她是百货公司的神话,这也是她第一次出现在公众面前,虽然戴着面具,但是足以勾起所有人的好奇心。

    郭玉一针见血道:“我猜明天她脸上那款面具,就会抢售一空。”

    “一会儿我就去抢十打,给我们家的小姐一人发一个,明天我家生意准翻几翻。”毕云涛沾沾自喜道,结果没人理他。

    不得不承认,贺雪生是个很有魅力的女人,到后面,她回答问题的方式已经不是拘泥于中规中矩,而是多了俏皮的反问,严肃中又多了几分可爱,就连主持人都被她绕进去。

    “贺小姐,我代表大众有几个私人问题想问你,你方便回答吗?”

    “不要了吧,我说得太多,回去哥哥要训我。”贺雪生吐了吐舌头,像是真的挺怕哥哥的。

    女主持人笑了,“那就问一个问题,我们都知道,贺先生将贺小姐看得很紧,不许任何人挖贺小姐的隐私,贺小姐也是第一次出现在大众面前,虽是如此,贺先生依然给了我们条件限制,不能让贺小姐的真容出现在大众面前,对于这样忠犬型的大哥,贺小姐难道没有别的想法吗?”

    贺雪生装傻,“主持人觉得应该有什么什么想法?”

    女主持人语塞,台下再度响起如雷般的掌声,女主持人笑着化解尴尬,“据说贺小姐并非是贺先生的亲妹妹,贺先生如此有魅力,大家都期待你们能成为最佳情侣CP。”

    贺雪生抬手轻抚着下巴,微微偏头看着女主持人,很随性的一个动作,却魅力十足,“我倒是想,可是哥哥已经有老婆了。”

    说完,她突然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她一脸无辜的捂着嘴,“糟了,真的说多了,这下回去哥哥肯定要训我了。”

    台下发出笑声,女主持人在这样轻松愉快的氛围结束了这次访谈,贺雪生站起来离场时,脸上的面具突然滑落下来,她的真容出现在众人的视线里,不过一瞬间,快得让人看不清楚,她已经缓步离去。

    “是她!是依诺!”韩美昕腾一声从座位上站起来,激动地看着屏幕,刚才那一瞬间,虽然只露出一张侧脸,但是已经足以让她看清楚,是她,她没死!

    沈存希跟着站起来,他难以置信地盯着巨大的屏幕,他怎么会不记得那张让他魂牵梦萦的俏脸,他心潮激荡,转头望着薄慕年,“电视台在哪里?”

    “就在希塔旁边。”薄慕年的话音未落,沈存希已经冲了出去,他回头看着惊愣住的众人,“你们也认为那是宋依诺?”

    “不是我们认为,那本来就是,长得实在太像了。”毕云涛从呆滞中回过神来,女神居然是四嫂,幻灭了。

    薄慕年眉心微蹙,他的目光落在韩美昕身上,韩美昕捂着嘴,激动得哭了起来,“是依诺,她是依诺,她真的还活着。”

    “如果她真的还活着,她知道你们都惦记着她,她为什么不回来,为什么不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我们面前?美昕,宋依诺已经死了,她是贺雪生,不是宋依诺。”薄慕年心里隐隐担心起来,这个贺雪生一直行踪成谜,偏偏小四回来的当天,她的真容也曝光在大众面前,真的只是巧合这么简单?

    “也许她有苦衷,也许她遇到什么事忘记了我们,她就是依诺。”韩美昕说着,推开薄慕年,快步跑出旋转餐厅。

    薄慕年看着她迅速消失在餐厅门口的背影,他收回目光,一一掠过众人,难道只有他一个人担心吗?他不怕宋依诺死而复生,怕的是贺雪生不是宋依诺,美昕和小四会再次受到伤害。

    “老大,我会派人去查贺雪生的底。”郭玉对上薄慕年担忧的目光,他心里明白他在担心什么,贺雪生出现得太巧了,巧得让人心生不安。

    沈存希跑到电视台前,贺雪生正从电视台出来,她脸上戴着一副墨镜,身旁跟着一位女秘书,身后跟着两名黑衣保镖,气派十足。沈存希站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太像了,无论是声音还是长相,甚至连身影都这么像。

    他盯着她,看她缓缓走近,目光未曾在他身上停留一秒,然后与他擦肩而过。电光火石间,他出手迅疾,握住她的手腕,低声道:“老朋友见面,你就这样走掉吗?”

    贺雪生手腕被他掐得青疼,她刚一皱眉,身后的保镖已经扑过来,迫沈存希放开她,然后打了起来。贺雪生摘下墨镜挂在指间轻轻晃荡,她双手环胸,好整以暇地看着那边打成一团的三人,目光是全然的陌生,她好奇的问身旁的女秘书,“他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