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17章 我和他,从来没有爱情

    客厅里一时安静下来,贺雪生手里捧着包了冰块的毛巾,只觉得掌心冻得有些麻木了。她抬头望着面前的老人,他是出于一片好意,她也看得出来他对她的疼爱。

    她斟酌着,要用什么样的语气来回绝这个提议。才不会让老人觉得自己的心意被无视了,“爸,你知道山鸡与凤凰的故事吗?”

    贺峰狐疑地看着女儿,不过一眼,他就知道她的意思了,他没有戳穿,问道:“怎么说?”

    “对我来说,靳先生他们家是凤凰窝,我一只山鸡闯进去,总归是不合适的,再说我对靳先生也没有男女之情,当朋友可以。当夫妻恐怕有些勉强。”贺雪生换了只眼睛,冷冰冰的温度贴在眼窝处,冷得她头发丝儿都要竖起来了。

    贺峰被她的形容弄得哭笑不得,他瞧着女儿的脸,他的女儿是公主,长得漂亮。脾气又好,怎么就成山鸡了?“雪生,就算你要拒绝爸爸的提议,也不要把自己说得那样惨不忍睹,在爸爸心里,你永远都是最漂亮的凤凰。”

    贺雪生将毛巾放回茶几上,她轻轻握住贺峰的手,他手背上起了些褶子,那是岁月留下的痕迹,她声音软软道:“靳先生那样温暖的人,有些时候确实让人贪恋,但是我知道,我们不合适。不能勉强。”

    “唉!”贺峰沉沉一叹,这孩子怎么这样执着?“向南喜欢你,难道你就不给自己一个机会,给他一个机会?”

    “爸爸,有时候我很想放过自己,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但是每当我从梦里惊醒过来,我就没办法放过。有些感情太沉重,有些伤害太锥心,如果我没办法从过去走出来,那么对任何一个接下来要进入我生命的人都不公平。爸爸。我是受过创伤的人,我不能把我所受到的伤害加诸到任何一个无辜者身上。”贺雪生语重心长道,她的心还在地狱里苦苦煎熬,也无暇去接受一段新的感情。

    “傻孩子,你何苦为难自己?”贺峰心疼地望着她。

    贺雪生移开视线,看着落地窗外沉沉的夜色,她说:“或许是太刻骨铭心了,没法忘记。”

    二楼缓步台上,贺允儿站在那里,听着楼下客厅里那段对话,她轻轻一叹,转过身去,看到贺东辰就站在她不远处,她心里陡然一惊。

    贺东辰眸色沉沉地凝着她。半晌,他低声道:“来我书房一趟。”

    贺允儿跟着他进了书房,贺东辰站在灯光下,他的神情有些晦暗不明,他盯着她,“允儿,刚才雪生那番话你听见了?”

    “是,我听见了。”贺允儿点了点头,“哥,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七年了,我对沈存希只是青春时期的迷恋,现在我对他没有任何感觉,你不用担心我会做什么。”

    “最好是这样,我们是她的家人,我不希望你为了个外人去伤害她,你明白吗?”贺东辰道。

    “我明白。”贺允儿在心里有点怕贺东辰,她这个哥哥严肃起来,真的挺吓人的。

    贺东辰点了点头,“去休息吧。”

    “哦。”贺允儿看了他一眼,转身往书房门口走去,手搭在门把上,她转过头去望着他,问道:“哥,雪生姐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儿,去休息。”贺东辰淡淡瞥了她一眼,他没有说,问题的症结在于连他都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

    贺允儿知道在他这里找不到答案,她打开门出去了。

    ……

    医院里,沈存希躺在病床上,就连沉睡中眉头都没有舒展开来。严城推开门走进来,看见他憔悴的样子,想起刚才医生说的话,他除了急火攻心,还有就是连续失眠造成的。

    在法国的时候,他还能勉强入睡,回国后,几乎整夜整夜失眠。他知道原因,可是却没有更好的办法能够帮助他,沈太已经不是七年前的沈太了,沈总要想追回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他在病床边坐下,想着先前他裹着浴袍就追了出去,想着白天他和贺雪生说起沈总的事,贺雪生一脸的漠然以及讳莫如深,他沉沉的叹了一声。

    “沈总,您知道吗?沈太已经不是从前的沈太了,您为什么还要如此执着,非她不可呢?”

    沉睡中的沈存希给不了答案,严城起身,帮他掖了掖被子,他偏头看着输液管,这里面有安眠的成分,他能一觉睡到天亮。

    他拿起手机,犹豫着要不要给贺雪生打个电话。虽然不知道他们俩为什么闹,但是沈总都进医院了,总要通知一下贺雪生,至少也得搏一下同情。

    这样想着,他起身走出病房,拨通贺雪生的电话号码,不一会儿电话接通,那边传来沙哑的女声,他连忙道:“贺小姐,你好,我是严城。”

    贺雪生刚洗完澡出来,声音被浴室里的热气氤氲得有些沙哑,她走到落地窗前,拿起自动窗帘遥控器按了一下,窗帘自动合上,“你好,有事吗?”

    “沈总进医院了,现在还昏迷不醒,嘴里一直念叨着你的名字,你能不能来医院一趟?”严城的声音听起来很焦急。

    贺雪生眉尖一蹙,冷淡道:“他生病了,应该找医生才是,找我有什么用?”

    即使隔着手机,严城都差点被她语气里的冰冷冻伤,他道:“贺小姐,我不清楚你和沈总之间到底出了什么事,但是沈总这七年来,为你守身如玉,再见到你后,又为你魂不守舍。就算念在过去的情份上,你来医院看他一眼总不为过吧?”上反记巴。

    “严大哥!”贺雪生心生恼怒,他们凭什么对她呼来喝去的?

    “沈太,既然你还叫我一声严大哥,那就说明你并不是绝情的人。沈总昏迷,或多或少都与你有关系,若是他真的出了什么事,你良心何安?”严城的话说得重了,也不过是为了逼贺雪生来医院看看沈存希。

    如今的沈总,看着还是那样高高在上,但是却让人觉得特别可怜,爱而不得的男人,真是可怜!

    贺雪生还来不及说话,那端已经挂了电话,她攥着手机,心里一阵翻江倒海。对不起她的人是沈存希,他一病倒,怎么什么错都成她的了?

    严城这是非观是和谁学的,摆明了无理取闹!

    贺雪生气哼哼地走到床边,掀开被子躺进去,她闭上眼睛,不理会严城的控诉。要是眼前却不断浮现沈存希的模样,他惩罚她时的心狠,还有承认伤害她时的绝然。

    他都已经承认了,现在又拿生病来博她同情,他以为她还是七年前那个笨女人,会上他的当?

    不,她不会的!

    贺雪生在被子里翻滚着,明明很累,却怎么都睡不着,她腾一下从床上坐起来,盯着扔在床头柜上的手机,最终还是妥协,她拿起手机,电话拨出去,等接通后,她冷声道:“在哪?”

    一个小时后,说绝不会上当的笨女人出现在医院里,她脸上戴着黑超,是为了遮挡红肿的眼睛,她乘电梯上楼,到了vip病房楼层,护士拦着她,“小姐,现在已经过了探视的时间了,请你明天再来。”

    贺雪生摘下黑超,看着护士,淡淡道:“我来都来了,岂有走的道理?”

    “小姐,这是我们医院的规矩。”护士被她身上的气势所慑,隐约觉得面前的女人有些眼熟,好像是在哪里见过。

    “规矩么?我听说vip病房住的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你这样拦着我,要是不小心得罪某个权贵,只怕吃不了兜着走。”贺雪生心情不好,本不想和护士多说,又看不得她那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严城听到外面的争执,他看了一眼守在床边不走的连清雨,头皮一阵发麻,他怎么也没想到,沈总和连清雨竟住到一家医院。

    刚才他给贺雪生打电话时,连清雨刚好从走廊上经过,然后就进去看沈总,也一直赖着不走。他碍于她的身份不好赶,可是想到她和贺雪生应该是宿敌,要是让贺雪生看见连清雨在这里,那还不得打起来?

    他只得暗暗交代护士,等贺雪生上来了,拦住她。可这会儿拦不住贺雪生,又赶不走连清雨,他简直心力交瘁,早知道就不自作主张叫贺雪生过来了。

    “连小姐,你看也看了,还是赶紧走吧,沈总并不想看见你。”严城看着面前穿着病服,身形消瘦的连清雨,真恨不得一棒子将她敲晕。

    连清雨坐在椅子上没动,她目不转睛地盯着病床上的沈存希,他可真狠啊,当真一次也不来看她,她还是他的妹妹,他就这样对她,若是知道她骗了他,他肯定不会原谅她!

    “严城,你说男人的心怎么能这么狠?”连清雨毫不理会严城的焦急,像是自嘲般的问着他。

    严城翻了翻白眼,还来不及回答,病房的门被人推开,穿着黑色风衣的贺雪生走了进来,严城看到她,恨不得立即挖个地洞埋进去,完了,沈总要是知道他好心办坏事,非得让他卷铺盖走人不可。

    护士没有拦住贺雪生,她看向严城,严城朝她使了个眼色,她连忙将门关上走了。

    贺雪生挽着包,手里拿着黑超,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沈存希,他双眼紧闭,剑眉蹙起,严城倒是没骗她。只是坐在病床边的那位是什么鬼?

    她踩着七寸高的高跟鞋,一步步走过去,讥嘲道:“连小姐这话问错人了,你应该问的是躺在床上这位。”

    连清雨回过头去,看着盛气凌人的贺雪生,她眼底划过一丝暗芒,她没有站起来,而是质问道:“你怎么会来这里?”

    “你都能来的地方,为什么我不能来?想必连小姐睡得太久忘记了,躺在床上的这位是我名正言顺的老公。”贺雪生微微倾身,一双丹凤眼里满是嘲讽。

    严城嗅着空气里的火药味,他频频拭冷汗,真想一拳打晕自己,瞧瞧他都干了什么好事?

    连清雨腾一声站起来,她穿着拖鞋,身高不够贺雪生高,气场也没有贺雪生强,她道:“贺小姐,我不知道你哪里来的自信,敢在这里放肆,但凡我哥心里要有你一点地位,也不会让你新婚之夜去蹲牢房,你还有没有点自尊与自知之明?”

    贺雪生瞧着她火力全开的样子,她轻笑道:“看来连小姐已经恢复战斗力了,可是怎么办呢?你心心念念的男人心里只有我,哪怕是新婚之夜让我去蹲牢房,他娶的也是我,不会是你。”

    连清雨气得浑身直发颤,七年的时间,地球在转动,时光在老去,每个人都在变,可唯独不变的是沈存希对宋依诺那份深情。

    为什么她始终输给她?

    她讥笑道:“是啊,他娶的是你,可是那又怎样,他一样为了我把你送进牢房,贺小姐,你不要告诉我,你们这是相爱相杀。”

    严城听着她们的对话就觉得心惊肉跳,七年前的事,是禁忌,连清雨明知道还一再提起去刺激贺雪生,他真担心会刺激得贺雪生更恨沈总。

    贺雪生气乐了,她盯着面前的连清雨,道:“连小姐,恭喜你,你的智商还停留在七年前,你以为你自编自演的一场戏能改变什么?除了让你在床上像死人一样躺了七年,你改变不了任何东西。”

    连清雨听到她说像死人一样躺在床上七年,她气得头发丝都差点竖起来,“宋依诺,你别得意,我改变了些什么你心知肚明,你和他永远也回不去了。”

    连清雨怨怼的说完,踉踉跄跄地走出病房。

    贺雪生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她眼中慢慢凝聚起一抹阴霾。严城站在那里,忐忑地望着贺雪生,他道:“沈太,六小姐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她当了七年的植物人,什么都不知道。”

    贺雪生没说话,她回头看着躺在床上的沈存希,她道:“医生给他加了多少安眠的成分,我们吵这么厉害,他还睡得像死猪一样?”

    “……”严城听到她的形容,一阵无语。

    贺雪生伸手戳了戳他的脸,指腹下的皮肤很有弹性,她又道:“一大把年纪了,皮肤这么好,真让人羡慕嫉妒恨。”

    “……”严城被她整懵了,不知道她现在这是闹哪样。

    贺雪生收回手,她将黑超戴上,道:“我来也来了,看也看了,现在可以走了吗?”

    严城原本是打算让她等沈存希醒了再走,但是此刻却没有那个胆子提出来,他说:“我送你出去。”

    贺雪生毫不留恋地向病房门口走去,严城推开门,等她先走,随后跟上,两人走到电梯前,严城伸手按了电梯,电梯双门打开,两人走进去。

    贺雪生看着电梯金属壁反衬出来的影像,她忽然问道:“严城,你们沈总离开桐城后,真的一次也没有回来过?”

    “是啊,桐城对他来说,是伤心之地。这次要不是厉总相邀,他也不会回来。”严城答道,他看着她,道:“沈太,我知道你对沈总有怨有恨,但是沈总也是个可怜人,他……”

    严城原本想说沈存希在她的“葬礼”上割腕自杀,想了想,这事不应该由他多嘴说出来,否则一切意义都变了。

    “他什么?”贺雪生追问。

    “没什么,有些事情还是等沈总亲口对你说。”严城摇了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贺雪生咬着唇,没有再继续追问,她实在弄不懂自己,明明上一刻恨他恨得要死,他惩罚她欺负她,还承认不要她不要他们的孩子,可是下一刻听说他在医院里昏迷不醒,她还是忍不住过来看他了。

    似乎总有一股力量驱使着她,让她去靠近他,无论是爱是恨,像飞蛾扑火一般。

    电梯到达一楼,严城送她去停车场,看着她开车离开,他才收回目光,转身往医院里走去。他仔细回想刚才沈太问他的话,却又想不明白个中蹊跷,他摇了摇头,回病房去了。

    贺雪生车子开出去一段路,她打了转向灯,车子停在路边,她按开双灯,提醒来车。她揉了揉发疼的太阳穴,伸手放下真皮座椅,躺在上面。

    眼前浮现出沈存希躺在病床上苍白的脸色,如果他是装病为了博她同情,可她与连清雨吵那么厉害,他都没有醒过来,说明他真的病了。

    而之前他们在套房里,她声声指控他,他神情痛苦与自责,并不像是装出来的。在她心里,沈存希是个十恶不赦的人,连老婆孩子都不要的人。可是为什么越来他相处,就越颠覆她对他的认识?

    她记忆里那个冷血无情的男人,真的是他吗?可不是他又是谁?

    贺雪生想得深了,脑袋像是快要炸开来一样,疼得钻心。到底哪一个才是真的他,是现在眼前这个脆弱又痛苦的男人,还是记忆里那个冷酷残忍的男人?

    贺雪生捧着脑袋,像是有两条神经拉扯着她,一个将她往这边拉,一个将她往那边拽,她不知道该信自己的记忆,还是该信眼前所看见的。

    “叩叩叩”玻璃窗被人敲响,将贺雪生逐渐迷失的神智给拉了回来,她坐直身体,转头看着窗外,一名身穿制服的交警站在车外,她降下车窗,交警看着她,道:“小姐,你没事吧,这里不能停车,请你把车开走。”

    “谢谢,我没事,我马上开走。”贺雪生点了点头,她升上车窗,将车开走。

    ……

    翌日,沈存希醒来时,外面已经天色大亮了,他坐起来,鼻端充斥着刺鼻的消毒水味道,满眼刺目的白,以及床单上的标记说明他此刻在哪里。

    他只记得昨晚在酒店大堂,他眼前一黑,然后就不省人事了。

    病房里只有他一个人,他掀开被子下床,病房门被人推开,严城手里拎着粥走了进来,看见他醒过来,他惊喜道:“沈总,你醒了,昨晚可把我吓了一跳。医生说你最近劳累过度,再加上急火攻心,才会昏倒,让你好好休息几天。”

    沈存希眉峰微蹙,他道:“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去给我办理出院手续。”

    “沈总,你最近失眠的状况越来越严重了,就是铁打的身体也挨不住,还是在医院里多住两天,调养调养身体。”严城将买来的粥放在桌子上,劝他多休养两天。

    沈存希睨向他,“你什么时候这么废话了?”

    “这不是我说的,是贺小姐说的,贺小姐昨晚来过医院,就算是为了贺小姐,你也要健健康康的,不是吗?”严城面不改色的撒谎,现在除了贺雪生能压住沈存希,恐怕没人能压住他了。

    沈存希不信,昨晚他亲眼看见贺雪生与靳向南离开,她怎么可能会来看他?“我说了,我要出院,去办理出院手续!”

    “沈总,你连贺小姐的话都不听了,贺小姐会不高兴的。”严城劝道,一副谨遵皇后懿旨的模样,倒把沈存希唬住了。

    “她昨天真的来看我了?”沈存希狐疑道,他昨天打了她,她发了很大的脾气,还说恨他,他病了,她真的会来看他吗?

    “比真金还真!”

    沈存希瞧他点头,他心里还是不信,他拿起手机,当着严城的面给贺雪生打电话,电话响了三声,那边接通了,沈存希感到有些意外,就听那端传来她清冷的声音,“醒了?”

    “嗯,你昨晚来过医院?”沈存希转身走到窗户前,从这里能看到医院内庭的景色。听到她的声音那一瞬间,他的心飞扬起来,原来知道她来看望过他,他的心情竟然这么美丽。

    “是,严城说你昏倒了,我去的时候你在睡觉,没有醒。”贺雪生的声音硬梆梆的,没有什么温度。

    但是她的话对沈存希来说,已经是最好的鼓励,他沉默了一会儿,那端也没有声音,他忽然道:“依诺,对不起,昨晚我不该打你,我……”

    “我昨晚的情绪也有点失控,不怪你,但是沈存希,这种事情很伤自尊的,我们又不熟,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样。”贺雪生说完,两端又静默下来。

    空气中隐约多了几分尴尬,沈存希想着她跳着脚说恨他的模样,他哑声道:“依诺,要我怎么做,你才能不这样恨我?”

    贺雪生一怔,他还真的把她的话放在心上了,她摁了摁疼痛的太阳穴,昨晚她几乎一晚没睡,现实与记忆交替,她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她忽然就迷茫了。

    “如果我说请你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你做得到吗?”

    沈存希忽然沉默了,过了许久,他才道:“我做不到,依诺,就算理智可以逼我放手,但是我的心不能。”

    “所以,让我不恨你,我也做不到。”贺雪生说完,她挂了电话,恰好云嬗推门进来,瞧她脸色不好,她问道:“你的脸色很不好,是不是生病了?”

    “没有,你来得正好,帮我调查一件事。”贺雪生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图纸,那是她昨晚从噩梦中惊醒过来时,趁着记忆清楚画的,她将图纸递给云嬗,“云嬗,去这个地方找到这栋房子。”

    云嬗接过图纸,看着上面的地址,她疑惑地望着她,“找这个做什么?”

    “你找到告诉我一声。”贺雪生没有解释,因为她现在也很混乱,眼前的一切都那么不真实,连记忆都变得不真实,她隐约感觉到她的世界逐渐崩塌,她所认知的那些,也许并不是真实。可是那些都不是真实的,那什么才是真实的?

    “哦。”云嬗没有再问,拿着图纸出去了。

    贺雪生看见她拉开门,她忽然抬起头,看着她的背影,道:“云嬗,这件事不要让第三个人知道。”

    “好。”云嬗点了点头。

    “还有,派人跟着连清雨,她醒了,总也要兴风作浪一番,不要让她察觉到。”贺雪生想起昨晚连清雨满眼的恨意,她绝不会甘心就这样坐以待毙,即便她知晓她的秘密,在她心上悬着一把刀,她也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

    云嬗看着她,觉得贺雪生想说的应该不是兴风作浪,而是作死。她说:“好,我会派人跟着她。”

    贺雪生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办公室里再度安静下来,她垂眸盯着手机,其实还有一个非常直接的办法,就是亲自去问沈存希。

    但是她不相信他,问了他,不管他的答案是什么,她心里始终都会怀疑。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自己调查。

    她拉开抽屉,看见里面的邀请函,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拿出来装进包里,给韩美昕打了个电话,然后拿起包出去了。

    今天是周末,韩美昕没上班,她带着小周周在佰汇广场里玩,听到宋依诺要来找她,她掩饰不住兴奋,对女儿说:“宝贝,一会儿上次那个阿姨要来找我们玩,你可不能再把阿姨惹哭了,知道吗?”

    小周周瘪了瘪嘴,“妈妈,那天我不是故意的。”

    “知道你不是故意的,但是妈妈还是担心啊,那个阿姨以前受了很多伤害,她很脆弱,所以我们要好好保护她,知道吗?”韩美昕蹲在小周周面前,柔声道。

    “妈妈,为什么我唱世上只有妈妈好,阿姨会哭?”小周周一直记挂着这件事,如今已经成了她的心病,她都不敢再唱这首歌了。

    “因为阿姨没有妈妈保护,所以小周周唱到她心里去了。”

    “那我再也不唱世上只有妈妈好了。”小周周似懂非懂,却还是懂事的点了点头。

    韩美昕抬手摸了摸她的发顶,为女儿的懂事而感到骄傲。她们在商场里没等多久,就看见贺雪生从电梯里走出来,她朝她招了招手,贺雪生小跑着过来,小周周率先喊她,“雪生阿姨,我再也不唱世上只有妈妈好惹你哭了。”

    贺雪生一怔,知道她上次的反应吓着孩子了,她弯腰将她抱起来,“小周周,对不起,阿姨那天吓着你了,没关系的,阿姨喜欢听你唱这首歌。”

    “不,我已经答应妈妈不唱了,妈妈说,以后我们就是你的家人,所以你不要哭,你哭我们也会难过。”小周周脆生生道。

    贺雪生看了韩美昕一眼,韩美昕尴尬的笑了笑,她的心思就这样被女儿道出来,她还是有点不习惯。贺雪生叹了一声,道:“走吧,我们去喝点东西。”

    “好。”韩美昕伸手要去将小周周抱过去,贺雪生手臂让了让,她把包递给她,道:“你帮我拿包,我抱小周周。”

    韩美昕伸手接过包,也没有和她争,三人一起走出商场,去对面的美食街找地方喝东西。

    星巴克咖啡馆里,小周周坐在旁边的位置上看漫画,贺雪生从包里拿出邀请函递给韩美昕,她道:“美昕,这是化妆舞会的邀请函,欢迎你们全家光临。”

    韩美昕没有伸手去拿,而是被她刚才的称呼给惊呆住了,她惊喜连连道:“雪生,你刚才叫我什么?”

    “美昕啊,怎么了?”贺雪生诧异地看着她,以为自己叫错了。

    韩美昕激动不已,她伸手握住她的手,道:“依诺,你回来了,对不对?”

    贺雪生这才知道她在高兴什么,她轻叹一声,轻轻握紧她的手,“真傻!”

    韩美昕才不在乎她说她傻,她肯这样叫她,便是承认自己就是宋依诺,明明只是一个称呼的事,却让她忽然感动起来,她说:“依诺,这些年你都在桐城,为什么从来没有出现在我们面前过?”

    贺雪生知道她一旦承认自己是宋依诺,她就会有很多问题,她摇了摇头,“美昕,不要问,能告诉你的时候,我自然会说。”

    “为什么?我心里有好多好多的疑问,你当年是怎么离开警局的,又去了哪里,为什么不和我联系?”韩美昕一迭声问道。

    “其实关于我怎么离开警局的,我也没印象,只知道醒来时就在车里,我的眼睛被蒙住,我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重见光明时,我已经被人关了起来。”贺雪生说起那段往事,还心有余悸,她并不想往下想,即使那些片断一直在她梦里出现。

    韩美昕蹙紧眉头,“按理说警局戒备森严,什么人有那么大的能耐,能在短短几个小时里打点周全,而且不动声色将你带走,又能瞒天过海的不让我们发现?”

    韩美昕如今回想起来,还觉得格外心惊,一个大活人被人带走,而且他们完全没有怀疑,那场爆炸,死了那么多人,只是为了带走她的障眼法吗?

    “我不知道,回桐城后,我也调查过,但是没有查到任何线索。”贺雪生道。

    “七年了,就是有线索也被人抹掉了,你还记得前些天沈存希被指控涉嫌谋杀么,听说那个小卖部的店主是那晚唯一的目击证人,结果也被人杀了,现在关于七年前那场爆炸的真相,恐怕很难调查出来。”韩美昕道,纵使他们有天大的本事,这样查也查不出来什么。

    “不,但凡是悬案,都是凶手没有再动作,但是这个凶手不一样,他还会继续犯案,只是看我们踩的点,是不是在他的雷池上,如果有人已经威胁到他,他一定会有所动作。”贺雪生笃定道,只是这个人想要什么,或者说想要达到什么目的?

    韩美昕眯了眯眼睛,知道她的话很有道理,这个人能不声不响的带走依诺,实在太恐怖了,如果不揪出来,她在难以心安。

    “依诺,那你被带去哪里了?又发生了什么事?”韩美昕忍不住问道,不是好奇,只是关心她这些年在哪里,又是怎么逃出来的?

    贺雪生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已经一片漠然,“美昕,不要问我,我不会说。”

    韩美昕定定地看着她,在她漠然的神色里看到了压抑的痛苦,她想,那段过往是她心里的伤痛,她的关心只会将她的伤疤揭开,“对不起,依诺,你不说,我不会再问,但是如果你想说了,我随时都在你身边。”

    贺雪生垂下眸,掩饰住眼底的动容,已经不止一个人和她说过这样的话,只要她想说,他们随时都洗耳恭听。可是这段痛苦的过往,也许她谁都不会说,只想埋藏在岁月里。

    “谢谢。”贺雪生艰难道谢。

    “傻瓜,我们是朋友,你有不要和我这么生分,我会难过的。”韩美昕语气里满是怜惜,依诺是个苦命的丫头,好不容易幸福了,居然又被人算计。想到这件事,她就恨得牙根痒痒。

    贺雪生瞧着她的神情变化,不知道她想到什么,突然咬牙切齿起来,“美昕,你和薄慕年……”话说到一半,想起小周周就在旁边,她不好问得太直接。

    韩美昕回过神来,听她提到薄慕年,她道:“我和他之间,其实从来没有过爱情。”

    听她这样说,贺雪生一阵心痛,如果不是她出了事,他们之间怎么可能会没有爱情?她还记得七年前那晚,薄慕年当着众人的面,一再逼问她,她爱他吗?

    如果不爱,他为什么要逼她?如果不爱,这七年的强留又算作什么?

    她笑着指了指旁边看漫画的小周周,压低声音道:“没有爱情,那小周周是怎么来的?”

    “宋依诺,你再取笑我,我不理你了!”韩美昕俏脸一红,不依的瞪她。

    坐在旁边全神贯注的看漫画的小周周忽然抬起头来,说了一句,“爸爸说我是从妈妈的肚子里出来的,是他把小蝌蚪放进去,然后才长大变成了我。”

    小周周的解释让贺雪生忍俊不禁,韩美昕羞得快要挖个地洞钻下去,她瞪着小周周,“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许插嘴!”

    小周周扁了扁嘴,她放下漫画书,扑进贺雪生怀里,她眼睛亮晶晶的,道:“雪生阿姨,我妈妈就是一只纸老虎,面对爸爸时,她就立即变成一只温顺的小猫了。”

    贺雪生轻笑起来,她将小周周抱进怀里,怀里温软馨香的身体,让她情不自禁的想起曾经那软软小小的身体,那么那么小,还来不及长大,就已经消失了。

    她脸上的笑意慢慢僵住,心口泛起密密麻麻的痛楚,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她看着小周周,道:“因为你妈妈舍不得对你爸爸发脾气。”

    “嗯,我知道,妈妈其实很爱爸爸。”小周周有模有样的点了点头,这么小的年纪,却也能分辩得出喜欢与不喜欢的区别。

    韩美昕看着女儿,竟说不出话来,她能反驳吗?如果她对薄慕年一点感情都没有,怎么会允许他这六年多进出她的家门,甚至是爬上她的床?

    如果是因为孩子,那这个理由实在太牵强了。薄慕年知道,却从来不提,只要她不离婚,只要她没有找别的男人,他允许她带着孩子住在外面,允许他一周只能去看一次孩子。

    他纵容着她,却又拿婚姻囚禁着她,让她始终无法真正的离开他。可是六年多了,她真的已经厌倦了,厌倦到想要做些改变。可是薄慕年,又岂是能让她轻易做改变的人?

    贺雪生看着母女俩,心里愧疚难安,其实都是因为她,因为她,小周周才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

    “美昕,原谅他吧。”贺雪生望着韩美昕,她希望她能够幸福。

    韩美昕一怔,她摇了摇头,“我和他,不是原谅不原谅的事情,依诺,我知道该怎么做,你别担心我。”

    贺雪生看着她,七年过去了,其实她们都不年轻了,身边有一个人能从一而终,那是最美好的事情。而她的心已经千疮百孔,再也回不到从前。所以她希望美昕他们一家三口能够团圆,给小周周一个完整的家。

    “美昕,我已经耽误了你们七年,不能再耽误下一个七年,就算为了小周周,和好吧。”贺雪生语重心长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