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19章 有多心狠,才不要亲身骨肉

    病房里安静下来,薄慕年轻轻摩挲着左手无名指上的素环,很不起眼的铂金戒指,是他和韩美昕的婚戒。不知道什么时候,他想问题时,就习惯性的摩挲着素戒。那样更有利于他理清思路。

    “你什么时候和宋依诺和好?”薄慕年忽然问道。

    沈存希一怔,没料到他会问他这个问题,他垂下眸来,道:“我不知道,我现在靠她近一点,她都很警惕。”

    “你们赶紧和好,有些事情一个人使力没用,两个人在一起才能把力气用在一处。”就算薄慕年不想管他那点破事儿,但是看他这样折腾自己,也是心疼。

    再加上若连默真的是他们的敌人的话,他俩和好后,很多事情才能真相大白。

    沈存希眉尖微挑。“你说什么事啊,我怎么听不懂的样子。”

    薄慕年看着他脸上贱贱的笑意,他站起身来,嘲讽道:“有些人几年身边都没有女人,我是担心你把智商憋坏了。”

    沈存希俊脸一黑,老大损起人来嘴下一点都不留情。他瞪他,“劳你费心了,我又不是你,精虫上脑。”

    薄慕年双手抄在胸前,表情酷冷,“你敢说你看着你们宋依诺时,一点也不想?”

    “哎!”沈存希招架不住,这男人一本正经的说这种事,那画面简直太美,不忍直视,“快回去吧,抱着你家韩美昕多啃几次,别操心我的事。我知道怎么做。”

    “你要是情商欠费,我去给你充点话费,早点拿下宋依诺,生个属于你们的孩子吧。”薄慕年语重心长道,其实他心里明白,什么情啊爱啊,最终还是要靠血缘来维系。

    当年宋依诺出事时,要不是他事先机警,把韩美昕的避孕药换成维生素,说不定现在他哭的地方都没有。若是没有小周周,韩美昕的心早跟着郭玉那臭小子跑了。

    思及此。他就心烦气躁,怎么看沈存希怎么不顺眼,这丫失个恋,让全世界都跟着他一起失恋,真是不公平!

    提起孩子,沈存希就沉默了,如果他们没有错过这七年,他们的孩子只怕和小周周差不多大了。薄慕年看着他这副样子,到底不忍多说什么,他朝他挥了挥手,转身离去。

    薄慕年没走多久,病房门被人推开,一颗脑袋探了进来。

    沈存希回过神来,他看着站在门边局促不安的连清雨。他眯了眯凤眸,这才想起连清雨和他在同一个医院里,他没说话,倒是连清雨沉不住气了,她拽了拽衣袖,道:“四哥,我听说你住院了,过来看看你,你没事吧?”

    沈存希本来没什么好脸色,他忽然想起刚才薄慕年说的话,他敛了敛情绪,拍了拍床边,和颜悦色道:“过来坐吧。”

    连清雨怯生生走过去,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她双手指头用力绞缠着,她垂着眸,委屈道:“我刚刚醒来没多久,听护士说我睡了快七年了,外面的世界变得好快,我有点害怕。四哥,我是不是做错什么了,爸爸说你不愿意来看我?”

    沈存希盯着她,她这副委屈的模样,让他差点就相信她是无辜的了。但是当年若没有她的配合,依诺又怎么会被刑拘,他说:“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不来看你吗?”

    连清雨抬起头来,惊慌失措地望着他,她不停摇头,“我不知道,四哥,我听爸爸说,我被四、四嫂从楼梯上推下来,伤了脑子,才会一直昏睡,可是我一点都不记得那天发生什么事了。”

    沈存希眯紧双眸,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她眼里除了惊慌失措还有茫然,似乎真的不记得那天发生什么事了。七年时间,对他们来说是漫长的,对连清雨来说,不过是睡了一觉。而当她醒来时,外面的世界已经大变,再也不是她睡前的样子。

    连清雨被沈存希瞧得心虚,她眼眶逐渐湿润,抽泣道:“爸爸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四嫂怎么可能推我下楼,一定是我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四哥,对不起,我不知道自己会闯下这么大的祸,害你和四嫂分离,你骂我打我吧,这样我心里才能好受些。”

    连清雨说着,她起身抓住沈存希的手就往自己脸上挥去,沈存希惊了一下,连忙抓住她的手,怒斥道:“你这是做什么?你才刚刚醒来,不要胡思乱想。”

    连清雨看着沈存希的样子,她不敢造次,跌坐在椅子上,趴在床边伤心的大哭起来,“四哥,我知道你现在讨厌我恨我,连我醒了都不肯来看我一眼,可是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如果我知道你和四嫂会因此而分开,那天我一定不出现在婚礼现场,可是我再愧疚再自责再后悔,也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求求你,不要讨厌我。”

    听着她的哭声,沈存希的眉头皱得快打结了,他不知道连清雨所说的话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七年前的事,如果没有连清雨参与,连默的计划一定不可能实施。

    但是她现在矢口否认,不记得当时发生的事,他手里也没有证据证明,她和连默连手。如今就算是为了拿到证据,他也得费心与她周旋,更何况她还是他的妹妹。

    “好了,别哭了,你刚醒,要注意身体,别在外面待久了,身体不舒服就告诉医生,回去休息吧。”沈存希语气里有关心也有不耐烦。

    连清雨连忙抹了抹眼泪,她抬起头来望着沈存希,破涕为笑道:“四哥,那你原谅我了吗,不怪我了吗?”

    沈存希摇了摇头,“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再怪你也于事无补,回去休息吧。”

    “谢谢四哥。”连清雨脸上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心里如释重负。她知道沈存希这一关不好过,他虽然嘴上说着不怪她,其实心里还是怪着她的,但是只要他肯见她,这就是一个进步。

    病房门外,贺雪生站在那里,听到病房里传来的对话,她冷冷一笑,心里却是凉幽幽的,连清雨一阵哭诉,沈存希马上就相信她原谅她了。而她呢,婚礼那天,她只想要他一句他相信她,他却连看都不愿意看她一眼。

    原来不管是七年前还是七年后,她始终都是最悲哀的那个人。

    贺雪生攥紧包带,硬皮的材质硌在她掌心,一阵阵刺疼,可疼的不仅仅是掌心,还有她的心。连清雨说得对,她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失败者,是一个被抛弃的人,那么她还有什么理由怀疑,当初不要她和孩子的人不是他?

    思及此,贺雪生倏地转身,快步离去。她刚走,连清雨就拉开门出来,看到她的背影,她一怔,下意识朝病房里看了一眼,看到坐在病床看文件的沈存希,她微勾了勾唇,看来老天都站在她这边。

    宋依诺,来得早不如来得巧,现在你明白了吧,沈存希不会抛下我不管,只要我再努力一点,他迟早会回心转意,而你,永远就是个被抛弃的可怜虫。

    贺雪生走出电梯,看见严城匆匆走过来,她脚步未停,倒是严城先看见她,“咦,贺小姐,你什么时候来的,上去看过我们沈总了吗?沈总都念叨……”

    “我不是来看他的。”贺雪生打断他的话,抬手将墨镜架在脸上,神色淡漠地往医院外走去。

    严城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变得这么冷淡了?他伸手挠了挠脑袋,走进电梯。

    回到病房,沈存希已经将文件处理得差不多了。沈遇树去追寻他的幸福了,沈氏内部的事情全部都交给他来处理,他之前决定的项目,大大小小全部都移交到他手上。

    他除了要处理沈氏的公务,还要处理光亚集团的,其实真的很忙。

    严城站在病床边,一边收拾文件,一边道:“沈总,你和贺小姐吵架了吗?刚才我在楼下看见她,她脸色不好,我问她是不是来看你的,她说不是,然后就走了。”

    沈存希蓦地睁大眼睛,“你说她刚才来过?”

    “对啊,看来她真不是来看你的,要不然怎么会过门而不入……”他话音未落,就见沈存希掀开被子,利落的跳下床,穿上拖鞋跑出去。

    他抱着文件,呆呆地看着微敞的病房门,那里已经没有沈存希的身影。

    沈存希追出医院,一眼就看见那辆炫目招摇的炫蓝色兰博基尼,他三步并作两步从台阶上冲下去,看见跑车已经驶到医院门口,正在缴停车费,他嫌拖鞋碍事,直接踢掉,光脚跑过去。

    “依诺,停车!”

    贺雪生正在给停车费,等着保安找零钱,听到沈存希的声音,她转过头去,就见他狂奔过来。那一瞬间,她的心跳砰砰加速起来,她催促道:“师傅,你快点啊。”

    保安把零钱递给她,按了下按纽,前面拦着的匣门打开,她一脚踩在油门上,正要一脚踩到底,她看到车身前面有个男人,双手张开拦在那里。

    她吓得后背直冒冷汗,眼见着她的车就要撞上他了,她连忙踩刹车,尖锐地刹车声划破云霄,贺雪生死死闭上眼睛,不敢看前面,生怕看到他被撞飞出去,倒在血泊中的样子。

    四周很安静,静得仿佛空气都凝结了一般。贺雪生慢慢掀开眼角,偷偷看了一下前面,没有想象中的倒在血泊中,她心定了定,这才睁开眼睛,看到沈存希还站在那里,她气不打一处来。

    她熄了火,推开车门下车,气势汹汹地冲到沈存希面前,她扬手一耳光甩过去,“沈存希,你不要命了,我还要命,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冲出来很危险,要是我没有踩刹车,你就飞出去了。”

    沈存希握住她的手,没有让她这一巴掌招呼到他脸上,但是他感觉到了,她的手在他掌心里直颤抖,大抵真的吓得不轻。他垂眸看着她发白的脸色,有些心疼,“吓坏了吗?”

    贺雪生抽了抽手,没有抽出来,她实在恼得不行,一脚踹过去,踢到他小腿骨上,沈存希吃疼,手上的力气一松,贺雪生趁机收回手,她怒道:“你管我吓没吓坏?你不要以为这样我就会心软,我要是把你撞死了,我不会给你偿命的。”

    沈存希呼呼的直喘气,忍着那股剧痛过去,他才直起腰来,这一看,才发现她满脸都是泪,他顿时慌了,手足无措的看着她,“依诺,对不起,我没想吓到你,我只是想拦着你,我不能让你就这样离开,否则你一定不会再见我。”

    贺雪生恨自己的不争气,她狠狠抹了一把脸,她本来是来这边办事,办完事出来,想到他在医院里,不知为什么,他脸色苍白的躺在病床的情景就浮现在眼前。她鬼使神差的,就将车开进了医院。

    结果没想到,她竟会撞上那样“兄妹”情深的一幕。

    贺雪生眼眶红红的瞪着他,“你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不要听你说的对不起,你给我让开,我要回去了。”

    不想听他的解释,不能听他的解释,他舌灿莲花,不知道又要怎么忽悠她?

    沈存希看着此刻像个刺猬头的小女人,他无奈的叹了口气,他上前两步,来到她面前,小腿上还抽疼着,所以他的走姿很僵硬,她穿着尖头高跟鞋,这一脚又是用尽了狠劲儿,没疼死他算好的了。

    他微微倾身,看着她蛮不讲理的模样,像极了那晚被惹急的她,他轻轻叹息一声,“既然是来看我,为什么不进来就走了?”

    “我什么时候说过来看你了,你别往自己脸上贴金,让开!”贺雪生推开他,转身欲上车。

    沈存希连忙握住她的手腕,制止了她前行的脚步,他道:“依诺,我知道你误会了,清雨是我妹妹,她来看看我,向我道歉,说她不记得六年多前发生的事了,我不是相信她,而是……”

    “你相不相信她,原不原谅她都跟我没关系,放手!”贺雪生神色冷漠,她再也不会被他耍得团团转,再也不会相信他!

    扣在她手腕处的大掌炙热,那股灼热像无数只小虫子钻进她的血管里,那里痒酥酥的,她用力扭动手腕,都没能挣开他的钳制,她不由得恼了,回头瞪着他,“沈存希,你再不放手,我……”

    忽然压下来的薄唇,将她未出口的话全都封住,她意识到那是什么,她倏地睁大眼睛,眼前是男人放大的俊脸,因为离得太近,反而是模糊的。

    她的心扑通扑通的狂跳起来,他的薄唇只是贴着她,并没有动作,两人唇齿相依,呼吸交缠在一起。贺雪生只觉得自己的唇瓣烧起来,又带着麻痒,她脑袋往后仰,下一秒,一只大手伸过来,掌住她的后脑勺,贴着她唇瓣上的薄唇,柔韧有力的含着她的,用力的吮吸起来。

    贺雪生心跳加速,没想到他会在这里吻她,她伸手要推开他,却被他的大掌反剪在身后,唇上的吻越来越狂肆,甚至是探入她口中,邀她共舞。

    贺雪生反抗的意志力越来越薄弱,遇上他,她总是失去了原则,一而再的与他纠缠在一起。可是他身上的气息,让她如此贪恋,明知有危险,还是飞蛾扑火般。

    两人吻得忘乎所以,身边的事物都成了陪衬,除了两人贴合在一起的唇瓣,以及那逐渐上升的温度。

    直到身后传来尖锐的喇叭声,贺雪生的神智才被拉了回来,她迅速推开沈存希,脸颊红得像熟透了的苹果,盈润光泽。上农华号。

    跑车后面停着一辆车,司机从里面探出头来,瞪着他们,道:“喂,你们要亲热,把车移开再亲热,别挡了后面车的道。”

    贺雪生的俏脸又红又烫,她瞪了沈存希一眼,那一眼饱含了太多情绪,沈存希心荡神驰,他下意识握住她的手,哑声道:“跟我回病房去,我有好多话要和你说。”

    贺雪生想着刚才那一吻,她没有答应,“我公司里还有事,我要回去了。”

    “我想你留下来陪我。”沈存希继续要求道,贺雪生垂下眸,才发现他光着脚站在那里,他身上穿着病房,头发乱糟糟的,还光着脚,这个样子哪里还有半点总裁的样子?

    “你回去吧,我公司里真的还有事。”贺雪生想板着脸,可是怎么也板不起来。

    “那我们在这里说也可以,就是要麻烦后面的车等一会儿了。”沈存希耍无赖,就是不让她走。

    贺雪生看了看后面频频摁喇叭的司机,再看他光着的脚,虽然现在天气并不太冷,但是他这样站在这里,还是很容易感冒。她咬了咬唇,道:“那我把车停进停车场。”

    “好。”沈存希点了点头,像是怕她跑了一样,绕到副驾驶座旁,拉开车门坐进去。贺雪生将车开回停车场,看他赤着脚,她道:“你的鞋呢?怎么不穿鞋就跑出来了?”

    “怕你跑了,拖鞋碍事。”沈存希一点也不为自己此刻的狼狈而感到不好意思,反而说得光明正大。

    贺雪生蹙了蹙眉头,想起他刚才不要命的架势,她摁了摁突突直跳的太阳穴,问道:“沈存希,你几岁了,你不知道你刚才的行为很危险么?万一把你撞残了,你不会后悔吗?”

    “撞残了才好,我就可以赖着你一辈子,再也不怕你跑了。”沈存希狡黠道。

    贺雪生恨不得掐死他,只觉得此刻的男人简直幼稚到无可救药,“就为了赖着我,你连残了也不在乎?沈存希,你长没长脑子?”

    “薄慕年说,我的智商被憋坏了。”沈存希幽幽地看着她,这些年,他不是没有过冲动的时候,但是那个人不是她,他就硬不起来。

    “什么?”贺雪生听不懂。

    沈存希也没有解释,他拉开门正欲下车,就被贺雪生叫住,“等一下,你鞋子扔在什么地方了,我去给你找来。”

    沈存希垂眸看着自己脏兮兮的脚丫子,他努力回想了一下,说:“我不记得了,我光着脚回去没事。”

    贺雪生眉尖微蹙,他到底是怎么照顾自己的?就这样光着脚丫子跑出来,难怪要生病,她声音里染了薄怒,微微透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你在这里等着,我马上回来。”

    说完,她推开门下车,小跑着冲进了医院的小卖部里。

    沈存希坐在车里,看着她的背影迅速没入小卖部,他抬手轻轻抚着薄唇,薄唇上面还残留着她唇瓣上甜腻的味道,他舔了舔薄唇,眸里的笑意逐渐变得深邃。

    不一会儿,贺雪生手里拿着一双新的拖鞋跑回来,她站在副驾驶室旁,拉开门将拖鞋递过去,气喘吁吁道:“把鞋子穿上了再下来。”

    沈存希看着眼前深蓝色的棉拖,上面有一个可爱的卡通人物,是最近流行的小黄人,他眼眶微微湿润,这样被她关怀的日子似乎太过遥远了。

    贺雪生在外面等了一会儿,才看到沈存希下车,她锁了车门,看他一瘸一拐的,她挑了挑眉,“怎么了?脚扭了?”

    沈存希看着她的尖头高跟鞋,只觉得小腿上的疼痛越发加剧了,他摇了摇头,“没事,走吧。”

    贺雪生看着他的背影,须臾,她快步追上去,跟在他后面进了医院。

    回到病房里,沈存希坐在床上,贺雪生站在那里,突然共处在这样密闭的空间里,她的目光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她打量着病房,病房里的摆饰很简单,但是有两个套间,隔壁还有一个小会客室,是招待客人的。

    沈存希感觉到她的不自在,他拍了拍床边,道:“过来坐吧。”

    “我站着就好。”贺雪生淡淡道,也不过去,还很戒备他,“你要说什么赶紧说,说完了我还要赶回公司去。”

    沈存希叹息一声,他拉开抽屉,将刚才薄慕年送来的那份调查报告递给她,他说:“依诺,看看吧,有些事情我需要你帮我解答疑惑。”

    贺雪生狐疑地看着他手里那份薄薄的纸,最终她还是走过去拿走,她低头迅速浏览,看到后面,她脸色大变,抬头目光锐利地盯着他,“这是什么?”

    “这是老大送来的调查报告,是关于你被人暗中劫走的证据。你回桐城这么多年,应该知道你被人劫走后,警局发生了爆炸,临时拘留所里的人包括狱警全都被炸死了,而这场爆炸的目的,只为向我们掩盖你被人绑走的事实。”沈存希盯着她,她的情绪十分激动,甚至有些失控。

    贺雪生抓着调查报告的手在不停的颤抖,“我不懂你为什么给我看这个。”

    “依诺,带走你的人,很有可能就是幕后策划这一切的人,他……”沈存希急道。

    “住口!”贺雪生厉喝一声,她神情尖锐地看着沈存希,她冷笑道:“你要和我说的事就是这个?你想说明什么?说明我所遭遇的那一切,都是别人所为,然后把你自己摘得干干净净吗?”

    “依诺!”沈存希皱眉,他看着她过于激动的神情,有些懵,“我没有别的意思,我这样做,只是想知道当年的真相,想知道你这些年都在哪里?”

    “真相?”贺雪生笑了起来,眼前浮现出当年沈存希不信任她,以及刚才他对连清雨说那番话时的模样,他有什么资格和她说真相?

    “你有什么资格再去调查当年所谓的真相?连清雨自己滚下楼,你仅凭监控录相就定了我的罪,你甚至没有问我一句,就让警察在我们大婚当天把我带走,你宁愿相信眼前的证据,也不相信我说的话,那么你还调查真相干什么?反正你心里已经认定你所看见的就是真相。”贺雪生声嘶力竭的控诉。

    沈存希一时慌了,他想和她好好谈谈,没想要惹她生气,更没想要惹得她这样激动,他站起来,要靠近她,却被她厉声制止了,“不要过来!沈存希,你永远不会知道,你当初的不信任,让我失去了什么。”

    “我不知道你就告诉我,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依诺,你先不要激动,不要弄伤自己。”沈存希看着她如此歇斯底里,他心里担心极了。

    贺雪生张了张嘴,竟是半个字也吐不出来,她摇头,“你说你不知道,是啊,你又怎么会知道?你不要我们,又怎么会承认?”

    “我们?”沈存希敏锐地捕捉到最关键的字眼,不是我,是我们?除了她,还有谁?

    贺雪生觉得自己很悲凉,她怎么会一而再的沦陷在他给的柔情里,明明已经说好了不再理会她,为什么就是办不到?为什么就是要犯贱的一而再的贴上来?

    她用力咬紧唇瓣,牙齿深陷进肉里,她也不知道疼,因为她的心早已经疼得麻木,她将调查报告丢在地上,转过身去,道:“如果你找我来是为了调查什么真相的,那你找错人了,你应该去找私家侦探。”

    说完,她快步向病房外走去。

    沈存希如梦初醒,他快步追过去,在她刚拉开门时,他的手握住她的手背,将开了一条门缝的门重新合上,他看着她,道:“依诺,把话说清楚,你说我不要你们,除了你,还有谁?”

    “你心里不清楚么?我给你打过电话,我求你来救我们,但是你无动于衷,沈存希,你放弃了我们,你怎么还敢面不改色的出现在我面前?”贺雪生怒声道。

    沈存希蹙了蹙眉头,“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懂,我从来没有接到你的电话。”

    “是没有还是不承认?你说过你的电话号码一直没换,我确定我给你打过电话,我也确定我听到你的声音,我清清楚楚听到你说你不认识我,让绑匪撕票,沈存希,你到底有多心狠,才会连亲身骨肉也不要?”贺雪生厉声指控道。

    沈存希脑子里“嗡”一声炸开,他什么都听不见了,除了亲身骨肉四个字在脑子里盘旋,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亲生骨肉?

    贺雪生见他愣住,以为他是心虚了,她用力推开他,刚拉开门,门再度被男人合上,她的身体被男人强行扳过去面对他,他垂眸盯着她,眼里有着难以置信,“宋依诺,你在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贺雪生瞪着他,眼泪滚落下来,她一直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要软弱,不要让他看笑话,可是想起过往,她就痛彻心扉,“我不想和你说话,你放开我,放开我!”

    沈存希看着她哭得跟泪人儿似的,他心疼得无以复加,可是他必须知道,他都错过了些什么,“依诺,告诉我,你说的亲身骨肉是什么意思,你有过我们的孩子?”

    贺雪生心如刀绞,她终于还是说出来了,她原以为这个秘密要等到他一无所有时,她才会告诉他,可是她还是没有忍住,“是,你没有听错,我有过一个孩子,是个女儿,她叫小忆,她……”

    回忆太辛苦了,她只要想起来,就会恨自己,恨她为什么没有保护好她。

    沈存希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大手用力抓着她,急道:“她怎么了,她在哪里?”

    “她死了。”贺雪生闭上眼睛,她的小忆,死得那样悲惨,如果可以,她宁愿她没有来到这个世界上,她说完,又重复了一声,“她死了!你满意了?”

    紧掐着她肩膀的力道忽然一松,沈存希踉跄着后退了几步,俊脸惨白。听到亲身骨肉四个字时,他有多激动,此刻他就有多绝望,死了?他们的孩子死了,他甚至还没来得及见她一面,还没来得及抱抱她。

    贺雪生看着沈存希悲痛绝望的神情,她心里涌起一股报复后的快感,她声音尖锐刻薄,“沈存希,你做出这副模样给谁看,是你见死不救,是你害死了她,我永远都不会原谅你!”

    说完,她拉开门跌跌撞撞地跑出去。

    沈存希站在那里,贺雪生控诉的话他一个字都没有听见,他只听到她说,他们的女儿死了。此刻,他想起了薄慕年的女儿小周周,那样可爱机灵的小姑娘,抱在怀里软软的,他曾经也拥有了一个这样可爱的孩子,可是她死了,在他还不知道她存在时,她已经死了。

    他踉跄着跌坐在地上,双手捂着眼睛,眼泪从指缝里滑下来,心那样疼,像是被人拿着刀一遍遍凌迟。他的女儿,长得像他多一点,还是长得像依诺多一点,她应该长得像依诺多一点,那样她长大了会是一个绝色美女,他一定舍不得她出嫁,想到她要属于另外一个女人,他就会心疼会舍不得。

    可是没有机会了,他甚至没有见过她,她甚至还来不及长大。

    沈存希心中悲恸,他忽然明白,为什么依诺不肯原谅他,为什么她对他始终反反复复,原来他错过了那么多,当初他的一念之差,竟让他失去了这么多!

    “啊!”沈存希仰头嘶吼,心口疼得快要爆炸,依诺说得对,现在再多的真相,都弥补不了她失去的他们失去的。

    护士在外面听到他的嘶吼声,担心他出事,推门进来,就看到男人坐在地上,哭得像个孩子一样伤心。她莫名心酸,这还是外人面前那个高高在上的男人吗?

    ……

    贺雪生冲出医院,她像只无头苍蝇一样四处乱撞,她终于说出来了,可是她心里却没有想象中的解脱,反而更加痛苦,她眼前一阵模糊,心太疼太疼了。

    原来有些悲伤,是无法转嫁的,即便她已经宣泄出来,还是无法不心痛。

    她的女儿再也回不来了,这才是她无法接受的残酷事实。

    她一直往前走,不知道该往哪里去,也不知道能往哪里去,只知道要不停的走,走到一个别人找不到的地方,尽情的哭一场。

    直到耳边传来一道温润的男声,她才恍惚地抬起头看着他,男人有点眼熟,可是她一时想不起来他叫什么名字,就那样呆呆地看着他。

    靳向南刚从咖啡馆里出来,就看见一个女人手里拎着高跟鞋,赤着脚往前走,他不由得多看了两眼,结果越看越眼熟,他忍不住道:“雪生,你怎么在这里?”

    贺雪生转过头来,他看到她满脸的泪,他心口像被什么东西咬了一下,酸酸的疼,她怎么总是这样出现在他面前,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

    她看着他,看了许久,似乎才想起他的名字,她笑了一下,眼泪滚了下来,那样子看得人心脏都在抽紧,他伸手遮住她的眼睛,叹息道:“别笑了,笑得比哭还难看。”

    结果女人立即哭得一发不可收拾,那悲痛欲绝的声音,让他难受到极点。四周人来人往,经过他们时,都看着他们,有些人还交头接耳,都在说他是个负心汉,让人哭笑不得。

    靳向南看她哭得浑身直发抖,他叹息了一声,为什么他每次见到她,她都在哭?他伸手将她拥在怀里,轻叹道:“雪生,出什么事了?”

    贺雪生一个劲儿的摇头,眼泪飞溅下来,滴在他手背上,他心疼极了。索性弯腰将她抱起来,大步走向对面的五星级酒店。

    靳向南开了个房间,他将哭得浑身直发抖的贺雪生抱进房间,将她放在沙发上,他进房间去打了盆热水过来,拧了一把热毛巾给她擦脸。

    她脸上的妆全花了,眼圈黑黑的,像只小熊猫,可是他笑不出来,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哭,但是她会哭,一定和沈存希有关。

    这个女人的心思,他多少还是能猜到一点。

    他给她擦了脸,刚将毛巾放回浴室,回来看她时,她又是一脸的泪痕,他轻叹道:“雪生,既然这么痛苦,为什么不试着让自己放手,也许放手了,就能从痛苦中解脱出来。”

    贺雪生悲从中来,哭得声音都哑了,靳向南坐在她旁边,简直被她打败了,她是水做的么,怎么这么多眼泪?

    他看得出来,她有很多的心事,每一件心事都与沈存希有关,那是他插足不了的过去,而他能改变的,是她的未来。

    他伸手抱着她,将她搂进怀里,纵容她在他面前为另一个男人哭,他只希望她哭过后,能够放下,然后重新开始。

    贺雪生趴在他肩上,大概是哭累了,脑袋晕晕的发胀,她的抽泣声越来越低,最后只剩下伤心的抽噎,一下一下的抽着。

    靳向南轻轻拍着她的肩膀,维持着这个姿势,哪怕全身发麻他也没有动弹一下。昨晚他送她回去后,母亲将他叫到房里,问他觉得贺雪生怎么样。

    他想了想,还是说了实话,她让他觉得心疼。

    母亲沉吟半晌,说:向南,你知道我们家和贺家是世交,你贺伯父一直把你当儿子一样疼,贺雪生是你贺伯父流落在外的女儿,五年前才将她找回来,他很心疼这个女儿,我们的意思是,只要你们年轻人互相喜欢,就先订婚,你觉得如何?

    靳向南想起晚上发生的事,尤其是想到沈存希穿着浴袍从电梯里冲出来,男人脸上分明写着担忧与在乎,他说:我没什么问题,倒是雪生似乎已经心有所属了。

    母亲说:我和你说实话,也不瞒着你,想必你也知道七年前发生的事,雪生就是宋依诺,这孩子经历了许多坎坷,如今她的前夫也紧追不放,但是我瞧着他们俩够呛,而你贺伯父也担心她会再度受到伤害,所以才想要你们先订婚,向南,妈妈见过她,也挺喜欢她的,你要是觉得勉强,我就去回绝了你贺伯父。

    靳向南笑了:您思想倒是开放,都是当母亲的,不愿意儿子娶二婚女,您是反着来的。

    母亲瞪他:你错了,她不是二婚,是三婚。

    靳向南垂眸看着靠在他肩上睡着的女人,妈妈说她是三婚,可三婚又怎么样,他们一样喜欢她心疼她怜惜她。他伸手,轻轻握住她的手,五指撑开她的手掌,与她十指紧扣,那是相依的姿势。

    “雪生,我不确定我是否是你要的幸福,但是我想试试,想将你护在羽翼下,妥善安放,免你惊,免你苦,免你四处流离,免你无枝可依,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靳向南黑眸里微微透着狡黠,他叹息一声,与她拉勾,“那我们说好了,以后要是难过,就在我怀里哭吧,别再像流浪小狗一样,看着让人心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