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24章 我喂你 (10900颗钻加更)

    翌日一早,贺雪生开车驶入地下停车场,将车停进专属停车位,她扫了一眼停在不远处的黑色轿车,轿车换了,不是之前的大众。而是换成了提速比较快的奥迪。她感觉得到,今天保镖跟她跟得特别紧。

    她眉尖一蹙,下车锁了车门,径直往电梯间走去,刚走了两步,身后响起一声急促的喇叭声,车前双灯闪了两下,她转过头去,就看见一道颀长挺拔的身影从车里下来。

    贺雪生微眯了眯眼睛,看见男人拎着早餐向她走过来,她不动声色的望着他,他的状况看起来比昨天好。神色更加沉郁,一双深邃的凤眸牢牢地锁住她,像是有两团漩涡,要将她卷进去。

    她移开视线,转身继续往电梯间走,经过昨天的事,她做不到厚着脸皮和他打招呼。

    沈存希跟在她身后,不远不近的距离,细细地打量她,她今天穿着米白色的套装,包臀的一步裙,将她的身材勾勒得十分完美。连裤的丝袜。将两条笔直的腿修饰得更加修长。

    想和她说话,但是她明显的疏离与戒备,让他把满腔的话都咽回了肚子里。

    电梯双门打开,贺雪生走进去,沈存希沉默地跟进去,静静地站在她身后,倚着电梯金属壁,视线却从未从她身上离开片刻。

    贺雪生站得笔直,即使她目不斜视,依然忽略不了身后那两束灼热的光芒,电梯上行。现在离上班时间还早,电梯里除了他们两个,再没别人。贺雪生发现他并没有按楼层数字,她心里越来越沉不住气。他这是要干什么?

    她咬紧唇,努力压抑着质问的冲动,不能先开口,先开口就输了。一分半的时间,每一秒对她来说都是精神上的折磨,尤其身后还站着一个一言不发的男人。他只是静静地倚在那里,存在感就十足。

    她握紧包带,指甲刺进掌心,她才清醒了一点,她不能慌,绝对不能慌!

    电梯终于到了,电梯双门刚开到一半。她就冲出去,鞋尖踢到电梯门,她趔趄了一下,伸手扶住电梯门,眼角余光看见男人伸手欲来扶她,她连忙走出去。

    沈存希垂眸,盯着僵在半空中的手,他缓缓收回来,斜插进裤兜里,长腿一迈,跟着走出电梯。

    贺雪生一瘸一拐地走进办公室,脚趾头很疼。她也顾不上了,连同自己与包一起扔进沙发里。沈存希到底想干什么?

    正想着,办公室门被人推开,她以为是云嬗来上班了,她道:“云嬗,把医药箱拿过来,我脚受伤了。”最近,似乎每次与沈存希见面,她都会受伤。

    不一会儿,有人接近她,黑影压下来,她立即睁开眼睛,看到沈存希拎着医药箱站在她面前,她立即变得警惕起来,“你怎么进来的,出去!”

    沈存希沉默地在她面前蹲下,伸手去握她的脚踝,贺雪生惊了一下,连忙曲起双腿,搁在沙发边上,却不知道自己这个动作,将裙下的风光完全泄露出来。

    沈存希是蹲着的,微一抬视线,就看到了她泄露出来的风光,米色的套裙下,穿着一条黑色蕾丝小底裤,那绝美的景致若隐若现,一股热气从头顶直冲小腹,他顿时口干舌燥起来。

    贺雪生戒备地盯着他,见他直愣愣地盯着她双腿间,她突然意识到什么,俏脸一下子红透了,她连忙放下腿,恼怒地瞪着他,“看什么看?”

    沈存希尴尬地移开视线,本来想回一句,但是看见她恼羞成怒的模样,他心想还是不要招惹她的好。他默默垂下目光,伸手握住她的脚踝,将高跟鞋脱掉,她这一踢有点狠,脚拇趾上的指甲都踢翻了,隐隐渗出血丝来,但是她今天穿着连裤丝袜,并不好处理伤口。

    他哑声道:“去把丝袜脱掉,我给你处理伤口。”

    贺雪生想收回腿,又想起刚才的意外,她咬了咬牙,道:“我不要你管,我自己可以处理。”

    沈存希仰头,望着她绯红的俏脸,以及她眼底的排斥,他心口微涩,坚持道:“听话!”

    带着乞求的两个字,让人连拒绝的力量都没有,贺雪生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线,竟真的听话的站起来,等她想起她今天穿的连裤丝袜时,她怒道:“我穿的是连裤丝袜,你让我怎么脱?”

    沈存希看了一眼全透明的办公室,他起身走到办公桌旁,拿起遥控器,将窗帘落下来。然后他绅士的背过身去,道:“现在可以脱了,我不看你。”

    贺雪生望着他宽厚的背影,确定他不会突然转过身来,她才撩起一步裙,弯腰脱丝袜。

    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脱衣服的声音,沈存希不自在的移开视线,却看到落地窗玻璃上倒映出来的景致,虽然不过一秒的时间,还是让他血气翻涌起来,再这么下去,他一定会流鼻血。

    他刚这么想着,鼻端温热,有什么东西滴下来,滴在白色的办公桌上,那鲜艳的色泽,顿时让他窘迫起来。他连忙抽了纸巾捂住鼻子,太要命了,眼前是他最想要的女人,他手上还残留着昨天滑过她柔嫩肌肤的触感,可是看得到却吃不到,越吃不到就越心痒。他越想越心猿意马,鼻血长淌。

    贺雪生坐在沙发上,没注意到沈存希的异样,她正辛苦的与缠在翻起的指甲上的丝袜作战。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她总算是领会到了。

    等她把丝袜脱下来,她已经疼得浑身冒起一层冷汗,十指连心,这话一点都不假。她抬手抹了抹汗,眼角余光瞄到沈存希身影僵直地站在办公桌旁,她说:“麻烦你顺便帮我把抽屉里的指甲剪拿过来一下。”

    沈存希应了一声,抽了纸巾将桌上的鼻血擦掉,顺手扔进垃圾桶里,然后抽了新的纸巾卷成团塞进鼻子里,模样说不出的狼狈。

    他拉开抽屉,找到指甲剪,转身走到贺雪生面前。

    贺雪生接过指甲剪,弯腰去剪指甲,但是今天穿的套装实在太紧,她这样拘着,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蛮腰。沈存希一看,刚压下去的欲望再度沸腾起来。

    他连忙蹲下,拿过指甲剪,声音闷闷道:“我来吧。”

    贺雪生松了手,看见他小心翼翼地握着她的拇指,一点一点的修剪,指甲连肉一起翻起,处理起来很难,碰一下就钻心的疼。

    只要她缩一下脚,他立即就紧张的问她,“是不是弄疼了?”

    贺雪生看着他,她摇了摇头,“比这更疼的事我都挺过来了,你不用顾虑我。”当初生小忆时,阵痛痛了整整一天,才把孩子生下来,如今这点疼算得了什么呢?

    沈存希抬起头来望着她,她说这句话时,眼里明显带着悲伤,她想到什么了,是他没来得及参与的事吗?

    贺雪生垂眸,却看见他鼻孔里塞的那两团纸,纸上还浸出淡淡的血色,她惊讶道:“你流鼻血了?”

    沈存希回过神来,他没有解释,也无从解释,他尴尬的垂下头,继续给她处理伤口。贺雪生意识到什么,她神色也尴尬起来。被他握住的脚趾,似乎有很多小虫子在咬,又酥又麻又痒。

    空气一时有些暧昧,两人都没再说话。沈存希很快帮她处理好伤口,他声音又低又哑,“暂时不要穿高跟鞋了,以免伤口感染。”

    贺雪生没说话,看着被他包扎得格外夸张的大拇指,她说:“谢谢,我要工作了,你走吧。”

    沈存希移开视线,看见搁在茶几上的食盒,他道:“陪我吃早餐,是兰姨亲手做的,你也有好多年没有尝到她的手艺了。”

    听他提起兰姨,贺雪生想到那个慈祥的老人,她对她很好,把她当亲闺女一样疼。她没有拒绝沈存希的提议,指了指那边小会客室,道:“去桌子上吃吧,这里这么拘着,会消化不良。”

    “好。”沈存希点了点头,起身去洗手间洗手。

    等他出来时,贺雪生已经将食盒打开,食盒里装着丰盛的早餐还有各种点心。他迈步走过去,在她身边坐下。贺雪生见状,她说:“你先吃,我去洗手。”上岛来划。

    她还未走开,手腕忽然被一只有力的大掌握住,沈存希望着她绯红的俏脸,喉结困难的滑动了一下,他哑声道:“我喂你!”

    贺雪生好笑地看着他,“沈总,我伤的是脚,不是手。”

    沈存希眸光流转,最后还是松了手,看见她一瘸一拐的进了洗手间,他看着满桌丰盛的早餐,薄唇微微勾起。

    贺雪生很快出来了,她在他对面坐下,虽然不像之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但是也绝不热络,她安静的吃东西,连视线都没有与他相交一下。

    一顿早餐吃完,两人之间的对话没有超过十句,但是却是他们重逢之后,难得温馨的共处。沈存希已经相当满足,至少她没有直接将他轰出去。

    他想,只要他持之以恒坚持不懈,他们会重新走到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