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26章 承认对他有感觉

    男人在她耳边的声音近乎呢喃,却含着赤果果的欲.望,像一颗石子,投进平静的湖面,惊起一阵阵涟漪。贺雪生脸颊涨得通红,万万没想到他会说出如此轻浮又让人脸红心跳的话来。

    搁在他胸前的小手。能够感觉到他身上的热量,透过薄薄的衣衫,源源不断的传递到她掌心,她的心跳莫名加速,喉间像堵了一团棉花,她张了张嘴,还来不及说话,就看见他有了更过分的举动。

    他忽然低下头,薄唇印在她露在外面的胸口上,她像是被闪电劈中,全身瞬间麻痹了,她的世界突然安静下来,震耳欲聋的摇滚音乐声远去了。露台下面车水马龙的声音远去了,她只听到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

    胸口那股烫意逐渐绵延开来,冲击到她四肢百骸,她有些站不住,眼角因为这刹那席卷而来的异样感受而变得湿润。

    心口处又麻又痒,甚至能感觉到男人口腔里的潮热,对面的玻璃上倒映着他们此时的样子,那样荒靡。

    沈存希似乎再也忍耐不住,他的动作停下来,气息微喘,他将耳朵贴在她胸前,慢慢平息身体里沸腾的渴望,他知道。他不可能在这里要了她,这不是个恰当的地方。

    他更不想。随时有人冲进来,打断他们,或者是欣赏她被情.欲主宰的模样,那只能是他一个人欣赏。

    耳边传来她逐渐失了速的心跳声,他薄唇微勾,她也不是完全的无动于衷,他抬起头来,骨节分明的手指握住她的下巴,薄唇印上去。

    贺雪生瞬间警醒。刚才的迷失像是被风吹散了一般,她眼神清明起来,看见离她越来越近的薄唇,她下意识扭开头,他的薄唇不偏不移地印在了她的脸上,她心头又是一跳。

    她不知道他们现在算什么。她只知道自己不能沉沦在他制造的感情漩涡里,她哑声道:“沈总,不要这样,别人会看见,影响不好。”

    沈存希锁了锁眉头,“你刚才叫我什么?”

    “沈总,或者是沈先生,您今天是我的贵客,但是游戏到此结束。”贺雪生垂在身侧的手指僵硬的弯曲着,她轻描淡写的声音,就仿佛刚才沉沦在其中的只有沈存希一个。

    沈存希全身都凉透了,他抬起眸,眼神阴鸷地盯着她,“你把刚才当成游戏?”

    “不然呢?沈先生,我们都是成年人,成年人偶尔放纵一下,不需要对对方负责吧,更何况刚才占便宜的一直你,放开我,我要进去了。”贺雪生迅速戴上淡漠的面具,她一再提醒自己,贺雪生,你不能动情,动情你就输了。

    此刻沈存希不只身体凉透了,连心都凉透了,她把他们之间的情不自禁当成游戏,还有比这更让他感到挫败的事吗?他伸出食指,指甲修剪得很干净,点在她心脏上,他阴鸷的目光紧紧地锁住她,不放过她脸上任何一丝细微的表情变化,“若是游戏,你的心跳为什么跳那么快?依诺,承认你也对我有感觉有那么难么?”

    “我不是死人,当然会有感觉,但是换了任何一个男人,我都会有感觉。”贺雪生神情不变,甚至连声线都没有起伏一下。

    沈存希俊脸一白,眸光沉沉地瞪着她,她说换了任何一个男人……,只要一想到别的男人对她做他刚才对她做过的事,他就嫉妒得发狂,从齿缝里迸出三个字,“我不准!”

    贺雪生皱了皱眉,瞧着他眸里越来越汹涌的嫉妒与强烈的占有欲,她不敢再刺激他,怕刺激得他失控了,真的对她做出什么事,她的手握住他勒在她腰间的大手,沉声道:“放开我。”

    沈存希看着她,他们见面之后,她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放开她,若能放开她,他又何必为难了自己六年多?他抬起双手,插入她的发丝间,掌心捧着她的脸颊,他道:“依诺,我不可能放开你,这辈子你都别想。”

    贺雪生怔怔地望着他,他眸底有着坚定与执着,她顿时心慌意乱起来,伸手挥开他的手,她脚步踉跄地步出露台,走进舞会。

    沈存希侧身站着,看着她的背影逐渐没入人群中,最后消失不见。他握紧拳头,挫败地砸在露台的围栏上,用力过猛,他的手背顿时皮开肉绽。

    他沉沉地闭上双目,原以为他们这几天的和谐相处,已经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是今晚他的情不自禁,又再度让他们之间的关系降至冰点。

    到底要怎么做,才能让她心甘情愿的重新回到他怀抱?

    他睁开眼睛,刚要走出露台,就听见有人在说:“是,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在舞台上动了手脚,下个环节就是颁奖仪式,贺雪生一定会上台前,到时候绝对不会让您失望。”

    沈存希蹙了蹙眉,再看过去时,那人已经收了线,迅速消失在人群里。沈存希心下一凛,连忙步出露台,去找贺雪生。

    舞台动了手脚,这些人到底要做什么?沈存希脑子里纷纷杂杂,最后全是贺雪生倒在血泊中的情形,他心急如焚。

    ……

    贺雪生刚刚走出露台,在人群里的找了一圈,没有找到韩美昕,她拉开包,拿出手机,发现手机上有几通未接来电,还有一条短信。

    她点开来看,未接来电和短信都是同一个人发过来的,“雪生,对不起啊,小周周下午在幼儿园发烧,高烧持续不退,今晚我来不了了,对不起!”

    贺雪生看见她说小周周发高烧了,她心一拧,想打电话过去,这里又吵得很,就站在角落里给韩美昕发短信,她说:“没关系,孩子要紧,等这边的舞会结束了,我过去看看她。”

    她握紧手机,忧心忡忡的,要不是接下来的一等将与特等奖都需要她亲自颁奖,她真想立即过去看望她。几分钟后,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她点开,韩美昕回了信息,“不用辛苦的来回跑,舞会结束就早点回去休息。”

    贺雪生眼眶一热,韩美昕不会知道,其实她把小周周也当成了她的女儿,她想把那份没来得及给出去的母爱,都给小周周。

    沈存希在人群中找寻那道熟悉的身影,可是舞会现场光线很暗,灯光五颜六色,打在那些扭动着的身影上,人太多了,他很难找到她。

    突然,他的目光转向舞台,他记得曾有人说过,如果你找不到你想找的人,那么你就站在最显眼的地方,等她来找你。

    这样想着,他艰难的越过人群,朝舞台走去。就在那时,四周的光线黯淡下来,只有一束光圈打在了舞台上巨大的转盘上,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

    云嬗拿着话筒,站在转盘前,她看着台下的来宾,笑问道:“今晚大家玩得开心吗?”随即她将话筒伸向台下,众人大声喊道:“开心!”

    云嬗满意的点了点头,站在台上的她,有种傲视群雄的骄傲,“大家玩得开心,是我们举办这场化妆舞会的主要目的,接下来我们将摇出今晚的一等奖,获奖者将拿到一台价值六千元的苹果布拉丝,还有一条价值四千的铂金钻石项链,这个奖项设了两名,最后会花落谁家呢?先放个悬念在这里,现在有请我们佰汇广场的创始人贺雪生小姐上台,为我们摇出第一名获奖者。”

    人群都聚集在舞台前,沈存希想要越过众人到舞台前,竟是那么的困难。来参加舞会的VVIP用户,除了一些名门千金,也有白领金领级人物。

    许多人在意的不是奖品本身,而是得奖。虽然不至于左推右挤,但是都是人挨着人。

    光圈打在另一个方位,贺雪生缓缓走来,光圈随着她移动,有眼尖的人发现,她露在外面的白皙胸部上,有一个个暧昧的吻痕。

    大家都是成年人,心里清楚那是怎么留下来的。

    贺雪生站上舞台,踱步到转盘下面。如今有最先进的电脑抽奖方式,但是她还是选择了这种最传统的方式,是为了让大家能体会到这个奖项的公开透明。

    云嬗握紧话筒,笑道:“现在,请贺总为我们转动转盘,一等奖第一个名额即奖产生,让我们一起期待。”

    云嬗说完,朝贺雪生点了点头,贺雪生站在转盘前,小手握住转盘边缘,沈存希正努力拨开人群靠近舞台,看见她准备转动转盘,他的心跳都要停止了。

    他不知道那人在哪里做了手脚,但是只要她在台上,那里就是最危险的地方。他一步都不敢停,奋力冲过去。

    贺雪生手腕上蓄了力,用力摇了一下,大转盘迅速转动起来。为了营造紧张的气氛,激烈的音乐再度响起来,音乐声覆盖住了那诡异的像是什么断裂的声音,谁也没有注意到。

    第一个名额很快产生,云嬗念着邀请函末端的数字,请那么获奖者上台。此时沈存希已经成功靠近舞台,他发现舞台上没有异样,没有再急着上台。

    贺雪生开始转动转盘,摇取第二个获奖名额,众人都屏住呼吸,在心里默念,是我,是我,是我……

    沈存希望着转动的转盘,那摇晃的速度,他忽然反应过来,一个箭步跳上舞台,边朝贺雪生奔去,边大声喊道:“小心!”

    可是他的声音被淹没在震天的音乐声中,他看见转盘砸了下来,他再也顾不上想别的,纵身一跃,将贺雪生扑倒在地,牢牢地护在怀里,木质的转盘砸了下来,砸在他背上,强烈的痛楚从尾椎骨瞬间袭遍全身,他疼得脑袋嗡一下,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灯光随之一灭,现场顿时陷入黑暗中,宾客开始尖叫连连,云嬗站在那里呆若木鸡,下一瞬,她被人撞开,她踉跄着站稳,才反应过来,听着台下混乱的尖叫声与叫喊声,她担心出现踩踏事件,连忙镇定下来,拿着话筒道:“大家……”

    说了两个字,她就发现话筒里没了声音,她急得额上直冒汗,也顾不上贺雪生那边,她必须控制住现场,否则出现踩踏事件,佰汇广场会背负很大的负面新闻。

    这是贺雪生的事业,她见证她一步步走到今天,不能因为这个意外而全部付诸东流。

    她大声道:“请大家镇定下来,站在原地别动!”

    可是谁也没听她的,有人在大声喊叫,“砸死人了,砸死人了,大家快跑。”

    宴会厅里有好几道声音在撕心裂肺的叫喊,将宾客的心情提到最紧张的状态,大家都没头没脑的往外冲,甚至有些人不知道为什么要往外冲。

    云嬗看向那边,一片黑暗中,她什么都看不见,只能听到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她的声音被淹没在这些尖叫声中,她若再不控制现场,明天一定会出现这样的标题,佰汇广场一年一度的感恩答谢化妆舞会,造成百人踩踏事件,伤者无数。

    她就是想想后果,都忍不住心寒。

    一个公司,从开始走到现在,并不容易,尤其她亲眼见证雪生小姐的努力,她怎么能任由她的心血泡汤?思及此,她急中生智,快速冲到舞台的乐队前,从鼓手手里夺过鼓杵,用力在鼓面上敲击一下。

    鼓声一响,现场安静了一瞬,云嬗大声喊道:“请大家镇定下来,站在原地别动,电跳匣了,马上就来电。”

    “她骗人的,大家别听她的,杀人了,我们继续留在这里,会被警方当成嫌疑犯,大家快跑!”人群里突然有人尖声喊道。

    那人话音一落,现场果然又骚动起来,在这种时刻,大家都是自私的,不想被牵连,也不想被带去问话,都想明哲保身。

    云嬗慢慢适应了黑暗,窗外的微光透进来,舞会现场已经一片惨不忍睹,她攥紧拳头,拿着鼓杵一连敲击了几下,鼓声震耳,大家又安静下来。

    “大家听我说,你们站在原地不动,是目前最好的办法,我向你们保证,电来了,什么事都不会有。”云嬗喊得喉咙都哑了,她希望所有人都冷静一点。她看过报纸,往往是因为大家太激动,才将事态越变越严重。

    而刚才说话那个人,他是有意与她作对,鼓动大家,制造事端。

    但是现场一片黑暗,她看不见那个人,却大概知道那个人的方位。她正想着,那人又大叫起来,“死人了,好多血,大家快跑!”

    人陷入黑暗里,是分辩不清是非的,只知道要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