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27章 雪生,你动摇了吗

    医生看着面前的女人,她脸上苍白,眼圈黑黑的,妆容糊在一起,十分惊悚,他被吓了一跳。后来想起这是化妆舞会发生踩踏事件送来的病人,他清咳了一声,稳了稳心神,说:“手术很成功,但是病人伤得很重,尾椎骨受创,以及小腿骨折,还有内脏有出血的状况,需要在重症监护室里观察两天,只要他醒过来,就可以转普通病房。”

    对于见惯生死的医生来说,这种病情已经司空见惯,但是对于贺雪生来说。她却吓得不轻,尾椎骨受创,那他还能坐起来,还能站起来吗?

    贺雪生心尖儿抽紧,眼泪如断线的珠子跌落,她哽咽道:“医生,他还能康复吗?”

    “要看后期的恢复情况。”医生给的答案也是模棱两可,说完,他就带着人离开了。

    贺雪生踉跄着后退了两步,跌进了一副温暖的怀抱里,她闭上眼睛,眼泪滚滚而落,为什么是他,为什么要是他?她欠谁的人情,也不能再欠他的了啊。

    “雪生。别担心,他会没事的。”靳向南将她拥进怀里,他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一定是心乱如麻。

    贺雪生撑着额头。她自责道:“我不该为了我那点可怜的自尊心与虚荣心,去邀请他来参加化妆舞会,是我害了他。”

    “雪生,不要这样说自己,你没错,谁也没有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不要自责,他会好起来。”靳向南苦涩道,他很想问她,雪生。你动摇了是吗?他因为你受伤,你再也放不下他了对吗?

    可是他不敢问,他怕问了,答案会让他心碎,他刚刚开始的爱恋,绝不想就这样掐死在摇篮里。

    贺雪生沉默了。

    靳向南低头看着她的脸,他叹息一声,“看你都变成小花猫了,沈存希在重症监护室里,你在这里守着也没用,我送你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过来。”

    贺雪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很糟糕,否则刚才医生看见她时,不会是那种见鬼的表情。她点了点头,“向南,麻烦你送我回去了。”

    靳向南心中苦涩,她对他越生疏客气,他心里就越不好受,感觉她是在用行动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而他却无力阻止。

    ……

    当晚新闻就报道了这次化妆舞会引发的踩踏事件,主播精彩绝伦的播报,宛如身临其境。贺雪生刚离开医院,手机就被打爆了,她看着不断打进来的陌生电话,她太阳穴突突直跳。

    靳向南直接拿走她的手机,将电话挂断,他看着脸色不太好的她,道:“雪生,这是一场硬仗,你必须挺过去。商人在面临任何突发状况时,都要具备临危不乱的气场,哪怕输得一败涂地,也不能输了气度,明白吗?”

    贺雪生点了点头,她当然明白靳向南话里的意思,她此刻的状态确实不适合去回应任何媒体的采访,爸爸常说,急事缓行,越急的事就越要不慌不忙。

    “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到了我叫你。”靳向南收回视线,专心开车。

    贺雪生闭上眼睛,眼前浮现的不是自己被媒体记者逼得走投无路的情形,而是沈存希一动不动的倒在血泊中,他的呼吸那样微弱,仿佛下一瞬间呼吸就会停顿。

    她的心脏像被一只无形的小手攥紧,紧到呼吸都困难起来。

    比起他毫无生气地躺在病床上,她宁愿他还是那个说话让人脸红心跳的轻佻男人,那样至少证明他还健康的活着。

    高档小区别墅里,宋子矜看着电视里的新闻,她心情好得不得了,宋依诺,让你勾引我的男人,这就是你的下场!

    她的手机铃声响起来,她拿过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她接通,“钱已经打到你卡上,你马上离开桐城,避几天风头,等风头过了再回来。”

    挂了电话,她看着电视,冷笑道:“宋依诺,我以为你有多强大,还不是掉进我的陷阱里,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佰汇广场出了这么大的丑闻,宋依诺这些天恐怕忙得很,再没有时间去勾引老秦了。不过这件事也给了她一个教训,她肚子里的孩子一出生,她就要让老秦把家产过继到孩子身上,否则到时候他又被哪个小妖精迷倒,她竹篮打水一场空!

    另一边,连清雨也看见了新闻,她拊掌大笑,“宋子矜啊宋子矜,我倒是小瞧了你的能耐,这一石二鸟的计策用得实在是妙不可言。”

    丑闻一出,不仅佰汇广场的声誉受损,恐怕再没有人敢去佰汇广场购物了吧?

    她轻抚着下巴,思忖着要不要再给宋依诺重重一击,正想着,别墅里突然铃声大作,她吓了一跳,拿起手机,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她蹙了蹙眉头,接通,那端劈头盖脑的砸了一句质问,“谁让你动贺雪生的?”

    连清雨听着电话那端明显含怒的男声,她委屈的瘪了瘪嘴,“哥,你冤枉我了,我什么时候动她了?”

    “不是你还能有谁?我让你什么都不要做,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你知不知道,今晚沈存希为了救她,受了重伤在医院里急救,你动贺雪生,是给她和沈存希复合的机会,你这个蠢货!”电话那端男人越说越怒,恨不得将手从电话线那端伸过来将她掐死。

    连清雨脸色一白,她猛地站起来,问道:“你说什么?沈存希受伤了?”

    电话那端的男人直接挂了电话,连清雨心中一凛,她满脑子都是沈存希受伤了,她再也坐不住,匆匆跑上楼去,几分钟后,她换了外出服下楼来,拿起包朝门外跑去。

    贺雪生洗了个澡,换了家居服,她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她满脸子想的都是沈存希,不管她有多么恨他,在他不顾自身安危朝她扑过来时,她对他的恨意就没有之前那样浓烈了。

    思及此,她翻身坐起来,匆匆下床,一瘸一拐的进了更衣室。不一会儿,她从更衣室出来,身上穿着一套粉色的运动服。

    她走出卧室,刚走到缓步台,就听见外面传来车子熄火的声音,几秒钟之后,贺东辰疲惫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处,抬头就看见了她,“雪生,这么晚了还出去?”

    看见他,贺雪生心里沸腾的情绪,像是被一盆冰冷的水兜头浇下,她瞬间清醒了几分,她默默地摇了摇头,“没有,我不出去。”

    说完,她准备转身回房,贺东辰却叫住了她,他定定地望着她缠着纱布的腿,“你的伤势怎么样?”

    “没事,就是扭伤了,过几天就会好。”贺雪生说。

    贺东辰点了点头,朝她招了招手,“既然睡不着,那就下来陪我坐会儿,忙了一晚,还没吃上东西。”

    贺雪生知道他一直在替她善后,祸是她闯的,却要他来承担后果。佰汇广场出了这么大的丑闻,想来贺乐内部的董事都坐不住吧,刚才靳向南送她回来时,她还听见有董事打电话来问靳向南的意思。

    他们一定会向哥哥施压,或撤换百货公司的负责人,最轻的处罚,也要降她的职。

    哥哥既要应付媒体,还要应付董事们,为了她这个妹妹,他也是劳心劳力,身心疲惫了。

    她心里并不好受,在佰汇广场面临着开业至今最大的危机的情况下,她现在最应该想的是怎么化解这场危机,可是从刚刚开始,她满心满脑都被沈存希占据,压根没有想过要怎么去化解这场危机。

    贺雪生,都说吃一堑长一智,难道你还没有学乖吗?

    贺雪生慢慢走下去,先给贺东辰泡了杯燕麦牛奶,然后去厨房给他煮水饺。贺东辰端着牛奶杯,看她在厨房里忙来忙去,他突然问道:“沈存希怎么样了?”

    “情况很严重,转盘砸下来,连内脏都震出了血,尾椎骨受了重创,不知道……”贺雪生说不下去了,是她的疏忽,千防万防,还是让有心人钻了空子。

    贺东辰知道她没说完的话是什么意思,他轻声道:“都说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他还没有找回你的心,他不会让自己有事。”

    贺雪生下饺子的手一顿,不知道是不是被热气熏的,眼眶湿润起来。她从未想过,在那样危急的时刻,他会扑过来救她。

    曾经,他在她心里是一个冷血、无情、自私的男人,他置她和孩子于不顾,甚至可以冰冷的叫她们去死,不要再打扰他平静的生活。

    可是现在,他把她的世界搅得天翻地覆,她在他身上再也看不到那令人憎恨的模样,他深情的凝视,默然不语的接受她的冷遇,甚至是扑向她时的无悔,都让她原本那个世界轰然坍塌了。

    她已然分不清,到底什么是真,什么是假。

    贺东辰看见她站在那里发呆,锅里煮沸了,水没了出来,她都没有发现。他叹息一声,她要还和他说,她一点都没有动摇,打死他都不信!

    他直起身走过去,往锅里放了点冷水,然后把火关小,他看着水饺在沸腾的水里翻滚,淡淡道:“你要实在担心,等会儿吃完饺子,我送你去医院。”

    贺雪生诧异地望着他,仿佛猜到了她的心思,贺东辰唇角微勾,“别问我为什么知道,你把心事都写在脸上了。”

    贺雪生心里有些窘迫,她还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她拿筷子搅了搅锅里的饺子,又放了一勺凉水进去,听说这样煮出来的饺子皮才不会烂掉,她说:“哥哥,我是不是很没用很不争气?”

    “为什么这么说?”贺东辰喝完杯里的牛奶,贺雪生顺手接过去放在水龙头下洗,她摇了摇头,心情太复杂了,她无法向他解释。

    贺东辰见状,也没有再追问,他相信,雪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相信,有时候真爱能冲破一切阻碍。

    沈存希今晚的舍命相救,虽然还不足以抵消他六年多前所犯下的错误,但是已经足以让他看见他对雪生的深沉爱意。

    沈存希与靳向南,都是不错的人选,他没有刻意要支持谁,因为只要雪生喜欢,谁都可以成为他的妹夫。

    吃完饺子,贺东辰送贺雪生去医院,她的脚受伤了,行动不方便。贺东辰一直将她抱到重症监护室外面,才把她放了下来。

    重症监护室的门上有一扇小玻璃窗,能够清楚地看见监护室里面的情形,沈存希浑身插满管子躺在病床上,床头柜上放着仪器,显示着他的生命特征很平和。

    而病床边坐着一个女人,女人穿着无菌服坐在那里,侧脸姣美。

    贺雪生看到那个女人时,瞳孔微微紧缩,连清雨会出现在这里,她一点都不意外,但是有她的地方,她绝对不想待。

    她正想着,就见连清雨站起来,好像是探视时间到了,她连忙猫着腰,朝贺东辰招了招手,贺东辰瞧她鬼鬼祟祟的样子,连忙走过来,贺雪生撑着他伸来的手,快步往走廊另一头走去。

    两人走离重症监护室,躲在了一个病房门前,随即看到连清雨从里面出来。连清雨边接电话边向外面走去,贺雪生轻轻松了口气。

    贺东辰被她拽着一起躲起来,他不解地望着她,“干嘛,怕她?”

    “我才不怕她,我就是怕自己会恶心。”贺雪生蹙了蹙眉头,她随即想到了什么,她说:“哥哥,我去下洗手间。”

    贺雪生不是去洗手间,而是一瘸一拐的跟着连清雨出去了,她一路很小心,以免被她发现。她一直跟到医院大门口,看见连清雨站在那里等车,她连忙拿了一张收费标准遮住脸,偷偷地看着她。

    不一会儿,一辆银灰色的跑车停在她面前,男人从车里下来,倾身吻了吻她的脸颊,被她恼怒地推开,然后男人拉开副驾驶座门,连清雨才坐进去。

    男人关上车门后,随意地往医院里看了一眼,就是那一眼,让贺雪生看清楚,那个男人是她六年多前,在沈宅的监控室里看到的那个混血男人,连清雨居然和他搅和在一起。

    贺雪生心里似明镜一般,她终于明白,当年的监控录相是怎么回事。

    跑车迅速驶离,贺雪生下意识追出医院大门,只来得及看见跑车的尾灯在夜色里,如一头野兽一样忽闪着眼睛,然后迅速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她气喘吁吁地站在医院门口,心情像是涨潮一般,久久不能平息。

    跑车里,连清雨瞪着男人,不悦道:“我不是说过吗?叫你不要下车,要是让人看见你,就麻烦了。”

    “怕什么,当年见过我真面目的就那么两个人,一个躺在重症监护室里,一个现在躲在贺家。”男人吊儿郎当的,压根不把连清雨的话放在心上。

    连清雨皱紧眉头,“小心驶得万年船。”

    前面红灯,男人停下车,趁机在连清雨胸部上摸了一把,他不正经道:“你就是太谨慎了,贺雪生现在满头虱子,哪有闲心注意到我们?”

    连清雨俏脸涨得通红,不喜欢男人的碰触,她刚刚才去看了沈存希,现在又和他这样打情骂俏,那种感觉就像是背叛了沈存希一样,她怒道:“说话就说话,不准动手动脚的。”

    男人看了她一眼,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连清雨窝在真皮座椅里,她说:“你明天找几个人,去佰汇广场买最贵的品牌,然后叫他们调包,去找佰汇广场的麻烦,就说他们卖高仿品,闹得越大越好,我要让宋依诺没有喘气的机会。”

    “现在去闹?”前面红灯转绿,男人一踩油门,跑车如离弦的箭急射出去。

    “对,打铁要趁热,踩踏事件后,佰汇广场再出高仿品的丑闻,消费者会更加质疑佰汇广场的信誉。我倒是想知道,宋依诺花费了两年的心血,在一夕之间毁于一旦,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都说最毒女人心,小雨,你可真是个毒娘子。”男人笑盈盈道,分不清他话里的赞美多一点,还是讽刺多一点。

    连清雨也不予理会,就算她在病床上躺了七年,成了活死人七年,她依然可以将宋依诺踩在脚下,永无翻身之日。

    过了一会儿,连清雨道:“送我回沈宅吧,你当年做的事,我要确定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我办事,你放心,当年除了沈存希见过我的真面目以外,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就算他们怀疑你,也没有证据证明你与这件事有关。”男人傲慢道。

    连清雨偏头看了他一眼,冷笑道:“你就是最好的证据。”

    男人向来游走在灰色地带,没有怕过什么,但是被连清雨这一眼看得毛骨悚然,他紧了紧方向盘,道:“别看着我这样笑,怪碜人的。”

    连清雨收回视线,看着前面茫茫夜色,她很后悔,当年不该答应连默以性命相搏。她变成植物人在病床上躺了将近七年,可是当她醒过来后,一切都没有变。

    沈存希没有因为她坠下楼,而将宋依诺视为仇人,宋依诺也没有因为这件事受到任何的惩罚,甚至比从前更加光鲜亮丽。

    如今的她,不仅有爸爸有哥哥的疼爱,还有辉煌的事业。可是她呢,她在病床上虚度了七年,她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都在病床上度过了,她醒来时,得到的不是所有人的期待,而是冷遇。

    她卧床调养那些天,沈存希在桐城,却一次都没有去看过她,就算她主动去找他,他对她也不冷不热的。

    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他的“妹妹”,他肯定连多看她一眼都怕脏了眼睛。所以在宋依诺揭穿她的真面目前,她一定要让他们再也不可能。

    就算她得不到,她也绝不会让他们在一起!

    连清雨想着,眼里迸发出强烈的恨意,从小她就不受待见,爷爷嫌弃她是孤儿,总也不给她好脸色看,爸妈死后,甚至将她送出国去,任由她自生自灭。

    她遇到沈存希那年,因为他们同病相怜,沈存希把她当成妹妹,可是她却不满足这样的关系,她不想当他的妹妹,她想当他的女人。

    那时候的沈存希一心全扑在工作上,要在华尔街崭露头角,然后就得罪了杰森。那天她去找沈存希,是要向他表白的,却看见沈存希被杰森的人带走,她偷偷跟着,却被发现了。

    后来为了让沈存希屈服,那些人竟强奸了她,并且当着沈存希的面。那时候她就知道,也许他们之间再也不可能了,没有哪个男人愿意亲眼看见他的女人在自己眼前,被自己的敌人强.暴。

    可是她不曾放弃希望,一直跟在他身边,她想总有一天,他会忘记曾经的耻辱,接纳她爱她保护她。

    可是她万万没想到,沈存希回国后竟会遇上宋依诺,当她知道消息赶回来时,已经来不及了,那时候她很后悔,为什么不早一点回来?再早一点点,他就会爱上她。

    她一直相信,沈存希不爱她,她只是输在了时间上。

    所以她答应大哥以性命相搏,她却漏算了自己会昏睡那么多年,她再一次与她的真爱擦肩而过,甚至她的真爱再也不肯多看她一眼。

    她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是要取宋依诺而代之的,最终,不过是让命运洗牌,一切重新开始,而她还是失去了先机。

    ……

    “发什么呆?不是去洗手间吗,怎么跑大厅来了?”贺东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贺雪生才回过神来,她眨了眨眼睛,将手里的收费标准册放回宣传架上,她道:“我也不知道,走着走着就走到这里来了。”

    贺东辰瞧着她明显有心事的样子,他问道:“追出来和连清雨吵架了?”

    “不是,我看见了一个人,一个不可能和连清雨在一起的人,但是他们在一起了。”

    “我被你绕晕了,你看见了谁?”

    “刚才有人来接连清雨,看样子两人的关系很亲密,那个男的我见过,就是六年多前,我在沈宅的监控室见过他。后来监控视频被人修改了,我想应该是那个人所为,只是没想到他们竟会在一起。”贺雪生想起刚才看见的画面,她甩了甩头。

    她倒是小看了连清雨,刚醒过来就这么不省油!

    贺东辰伸手扶着她,道:“雪生,你打算把这件事告诉沈存希吗?”

    贺雪生怔了一下,她原本并没有打算告诉沈存希,但是现在,她必须说了。贺东辰看着她的神情,他又道:“我还是那句话,不管你放不放得下他,关于六年前的事,都不要藏在心里,那是他的妹妹,他理应知道她都做了什么。”

    “嗯,我知道了。”说话间,贺东辰扶着她来到重症监护室外面,探视的时间已经过了,护士不让进去,两人在门外坐了一会儿,见时间不早了,贺东辰就送她回去。

    回去的路上,贺东辰接到一通电话,他的回答很简短,最后道:“我现在在开车,明天到办公室再说。”

    贺雪生转头望着他,瞧他神情多了几分凝重,她问道:“哥哥,出什么事了?”

    “他们找到了动手脚的人,正在进一步核对身份,雪生,这段时间保镖会跟你跟得紧一些,不要抵触,这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贺东辰见她瘪起嘴,在她回绝前,已经堵住了她的话。

    贺雪生叹息了一声,知她者莫过于贺东辰也,她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不放心,我不抵触,只是别让他们进办公室,会造成不必要的恐慌。”

    “云嬗一个人护不住你。”贺东辰皱眉,今晚就是最好的例子,云嬗在各方面都是能力出众的人,但是她一个人也有分不开身的时候。

    “今晚是特殊情况,接下来都不会有这样大型的活动,有云嬗一个人就够了,再说,我还有这个护身符。”贺雪生拿起胸前的项链。

    贺东辰转头看了她一眼,最终还是妥协了。

    “哥哥,今晚的事影响很大,如果是连清雨做的,她肯定不会就这样善罢甘休,一定还会闹事。我想她接下来,一定会盯紧佰汇广场,所以我打算来个瓮中捉鳖。”贺雪生现在还不知道连清雨会耍什么手段,但是她不得不防。

    “你要怎么瓮中捉鳖?”贺东辰问道。

    贺雪生狡黠一笑,“山人自有妙计,只要她不使坏,她一旦使坏,就必定中我的圈套。”

    贺东辰笑着摇了摇头,这几年,他看着雪生一点点的蜕变,不再一味的被动挨打,懂得反击,他感到很欣慰。车子驶入贺宅,贺宅内灯火通明。

    看到他们的车驶进来,云姨从里面走出来,神色有些不安,“大少爷,雪生小姐,夫人和老爷又吵架了。”

    兄妹俩相视一眼,贺东辰问道:“为什么?”

    “因为晚上的化妆舞会的事,大少爷,你快进去劝劝吧。”云姨心急,贺峰最近血压偏高,一直在吃降血压的药,刚才她出来时,就看他急得脸红脖子粗了。

    贺东辰让云姨扶着贺雪生,他快步走进去。贺雪生跟在后面,隐约还听到贺夫人尖锐的声音,“你看看,这就是你信任她,让她捅出这么大的篓子,早知道让允儿去接手,哪里有今天这些破事儿?”

    “妈!”贺东辰快步走进去,客厅里全是花瓶碎片,其中有一个青花瓷瓶,那是去年爸爸生日,贺雪生去拍卖会拍回来的。

    贺夫人瞧贺东辰急匆匆走进来,她一把鼻涕一把泪,“东辰啊,你说我说错了吗?贺雪生就是来毁了咱们家的,没有能力学人开什么公司?”

    “妈妈,雪生姐姐做得很好了,您不要因为今天的事情就将她所有的努力都否决了。”贺允儿坐在一旁,她晚上去参加同学会,听到化妆舞会出了事,她匆匆赶回来,才知道哥哥带着雪生姐姐又出门了。

    贺夫人恨铁不成钢地瞪着她,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可以把贺雪生从总经理位置上拉下来,偏偏她这个傻女儿不配合,真是气死她了。

    “如果没有你哥哥,她能做成什么事?”贺夫人咬牙切齿道,还不停向贺允儿使眼神,让她不要添乱。

    贺允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妈妈兴师问罪的目的她再清楚不过,但是她不想去佰汇广场上班,也不要霸占贺雪生的位置,那是她们母女欠她的,理应还给她。

    “妈,您再这样闹下去,不仅爸爸和哥哥烦您了,我也烦您了。”

    贺夫人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眼角余光瞄到云姨扶着贺雪生进来,她阴阳怪气道:“哟,我们的功臣回来了,还带着伤呢,是想拿伤搏同情么?”

    贺雪生没有放在心上,她知道贺夫人从来没有真正接纳她,她笑了笑,道:“那我能搏到您的同情吗?”

    贺夫人没想到她这么厚脸皮,当下被堵得哑口无言,贺允儿站起来,快步走到贺雪生身边,伸手扶着她,“姐姐,你伤得严不严重?”

    贺雪生摇了摇头,“就是扭了一下,养几天就没事了。不过我们之前提的郊游,恐怕去不了了。”

    “你都伤成这样了,还记挂着我的事,没关系啦,以后有的是机会。”贺允儿扶着她走到沙发旁坐下,贺峰又关心了几句,就把贺夫人先前的话题岔过去了。

    贺夫人还要再提,见儿子女儿都不站在她这边,她气哼哼的上楼去了。

    贺雪生抬头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二楼缓步台,心里并不好受,贺峰对她好,同时她也不想因为自己,而让他的家庭破裂。

    “爸爸,最近公司里有很多事,晚上我就住在公司,不回来住了。”

    贺峰还没有反对,贺东辰已经皱紧眉头,反对道:“你公司能不能住人,我还不知道?这件事没得商量,否则你就和我搬去新房那边住,省得我两头跑。”

    贺雪生已经猜到她这话一出口,就会惹来他们的强烈反对,她还是坚持,“可是……”

    “没有可是,现在是什么情况你不知道吗?你敢拿自己开玩笑,我不敢拿你开玩笑,两个选择,要么回家,要么和我去新房住。”贺东辰言辞激烈地打断她。

    贺雪生张了张嘴,看向贺峰,贺峰道:“雪生,你哥说得对,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上他长才。

    贺允儿也表了态,不支持她住公司,贺雪生叹息一声。后来贺允儿送她回房间,她道:“姐,我知道你是顾忌我妈要搬出去住,其实完全不必,她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别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贺雪生拿了衣服,准备去洗个澡,出去了一趟,因为腿脚不方便,又起了一层汗。自从逃出那个地狱一样的地方后,她就有洁癖,受不了身上一点汗味,觉得很脏。

    贺允儿扶着她走进浴室,听见她说:“我没有放在心上,我只是不想他们因为我而吵架。”

    “你放心吧,我会好好劝劝妈妈。”贺允儿给她放好洗澡水,才转身离开。

    贺雪生躺在浴缸里,受伤的脚搭在浴缸边缘,热水浸过身体,她整个人都放松下来。这一晚上纷纷扰扰,到此刻才算真的平静下来。

    她舒服地闭上眼睛,手掬着热水往身上淋。突然,她神情变得紧绷,眼前浮现许多不堪入目的画面,闪光灯下,女人被折成各种妖娆诱惑的姿势,她猛地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气。

    扣着浴缸边缘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白。

    ……

    翌日,贺雪生没有开车,云嬗来接她去上班,路上她汇报了昨晚的情况,警方介入调查,搜集到一些证据与指纹,只是要找出那人来,还需要时间。

    贺雪生沉吟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

    云嬗偏头看了她一眼,她精神状况很不好,眼底两圈黑眼圈,看来昨晚睡得一点也不好。她道:“雪生小姐,今天开业可能情况并不好,还要面对很大的压力。大少爷派了人过来协助,你看起来精神很不好,要不你就不出面了。”

    “不行,我是佰汇广场的负责人,我不出面不行。”贺雪生抬手按了按刺痛的太阳穴,昨晚她一整晚都在做噩梦,五年过去了,那些记忆从来没有从她脑海里消失,只要一想起,她就觉得自己很脏很脏。

    “可是你受伤了。”云嬗道。

    “不碍事,这件事我必须出面。对了,上次我让你做的佰汇广场防伪码,已经安排下去了吧?”贺雪生问道。

    “嗯,只要是从佰汇广场购买的商品,无论大小还是赠品,都有防伪码,怎么了?”这件事一个月前贺雪生就交代下去,她亲自监工,还抽查了商品,确定没有问题。

    “没事,还有一件事,医院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都还好,没有出现严重的伤者,都是一些小伤,至于沈总,他还昏迷不醒,但是医生说他虽然昏迷,但是他的恢复情况很不错,你不要担心。”

    贺雪生看了云嬗一眼,她明明什么都没问,这丫头现在越来越鬼灵精了,“等新闻发布会结束以后,我再去看他。”

    佰汇广场两周年感恩化妆舞会出现踩踏事件,除了一人受了重伤,其他人都只受了小伤,没有出现人员身亡,贺氏就这一事件举行了新闻发布会,说明了事情经过,并且向广大消费者致以诚挚的歉意,更是表明了要追究制造此事的肇事者的责任。

    贺雪生亲自向广大消费者致歉,闪光灯此起彼伏,现场不乏有好事的记者,问题尖锐,都被她巧妙的化解了,她在闪光灯下从容不迫,浑身都散发着耀眼的光芒,声音铿镪有力,让人信服。

    新闻发布会还没结束,就有记者接到电话,说是佰汇广场卖高仿货欺骗消费者,记者接完电话,大喊一声,“快,佰汇广场再出丑闻,卖高仿货欺骗消费者。”

    记者一呼百应,几乎所有的记者都往门外跑去,生怕错过这个劲爆的新闻。

    贺雪生站在台上,看着众人争先恐后的往外跑,她眼底掠过一抹暗芒,果然不出她所料,连清雨正在马不停蹄的作死。

    她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云嬗,抓住生事者,千万别让他们跑了,我马上回去。”

    她挂了电话,对上贺东辰担忧的目光,她轻轻一笑,胸有成竹道:“哥哥,别担心,我会好好处理的。”

    “我相信你!”贺东辰伸手抱了抱她,然后吩咐保镖送她回去。

    新闻发布会是现场直播,所以当记者高呼着冲出发布会现场,坐在电视前的连清雨只觉得大快人心。只可惜看不到贺雪生的表情,她现在一定急得跳脚吧。

    而另一边,宋子矜也一直在关注踩踏事件的进展,看到记者爆出这样极具爆炸性的新闻,她顿时感到诧异,佰汇广场一直以销售国际高端品牌为口碑,这要是高仿货,那不知道多少消费者要拉横幅抵制佰汇广场。

    她甚至看到了宋依诺焦头烂额的一幕了,她拊掌叫好,这可不是她陷害她的,让她多行不义必自毙!

    医院重症监护室里的电视也正在直播这一幕,躺在病床上的沈存希手指轻微动了动,随即动作更明显,监视仪器发出警报,医生护士冲进去,严城站在监护室外面,以为沈存希出状况了,片刻后,里面传来护士松了口气的声音,“病人醒了……”

    沈存希醒了,做完检查,他被护士送回vip病房。麻药退去,伤口很痛,他疼得俊脸发白,却顾不上自己的身体,连忙问严城,“严城,现在是什么情况?”

    严城瞧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还试图坐起来,他心里很不满,如今的贺雪生真的已经不再是从前的宋依诺了。沈总为她受了这么重的伤,她却不曾守在他病床边,等他醒来。

    他伸手按住他的肩,道:“沈总,你伤势很严重,医生交代过,你不能乱动。”

    “我问你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沈存希皱眉。

    “贺氏刚刚召开新闻发布会,结果佰汇广场又闹出销售高仿货的丑闻,现在贺小姐正赶往佰汇广场处理,情况恐怕不太好。”严城如实汇报。

    沈存希沉吟一声,说:“把电视打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