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36章 她离开他才是致命的伤害

    这天下午,贺雪生一直老老实实地待在沈存希身边,他一个指令她一个动作,乖得不像话,可是隐约间,沈存希又感觉哪里不对劲,她太听话了。不,确切的说来,她太客气了。

    就像昨天晚上,不是刻意伪装的冷漠,是平淡的客气,无怨无憎无恨,情绪也没有多大的起伏,完全把他当成一个无关紧要的普通朋友。

    若不是薄慕年过去抓她来,若不是他对她还有救命之恩,也许她不会再出现在他面前。

    思及此,沈存希握着钢笔在文件上签字的手一顿,一个大气的签名硬生生的缺了一半,他抬头望着站在办公桌旁。帮他分门别类的女人。

    大概是感应到他的目光,她抬起头来望着他,有些困惑的,是还没来得及掩饰的淡漠,他忽然朝她招了招手。女人不明所以,抬步走了过来,站在他旁边,问:“怎么了?”

    手腕。被男人有力的大掌握住,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拉了个趔趄,整个身体往他身上倒去。失重的惊慌让她连忙撑住桌沿,下一秒。唇上传来湿热温软的触感。

    她睁开眼睛。眼前是男人放大的俊脸,她微微怔住。

    男人在她唇上停留得不久,也没有别的动作,只是单独的触碰,掀开的眼睑倒映着女人惊愕地俏脸,他眸底掠过一抹笑意,终于不再是死气沉沉的客气。

    他一触即走,唇上还残留着她唇上的唇彩味道,他伸出舌尖。轻佻的舔了舔自己的唇,当着她的面品尝她的味道。

    贺雪生耳根子一烫,连忙站直身体,整个人都不自在起来,她刚扭转头,耳边就传来他低哑的声音,“没事,就是想吻吻你。”

    她后知后觉的发现,他是在回答她刚才的问题,并且是如此理直气壮的语气。她回头,恼怒地瞪他,触到他眸底促狭的笑意,她知她拿他无可奈何。

    “沈存希,下次别再这样了。”有些话,她忍了忍,到底还是说出了口。从前,他们在一起,身份就不对等,她至少还有一副清白的身子可以给他。如今,他们更是云泥之别。

    他为了她可以置生死于不顾,可她,到底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她了。

    沈存希瞧她抬手擦嘴唇,不知道是不是要将他印在上面的痕迹擦掉,他的眼神忽地变了,看她转身要走,他迅疾地抓住她的手腕,冷冷地看着她,她前后的态度反差太大,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依诺,我以为你已经听进去我的解释了。”

    “与小白无关。”

    “那你告诉我与谁有关?你今天一直待在我身边忍气吞声又是为什么?”沈存希也来了脾气,最近他总是不急不躁的追逐着她的脚步,她不想见他,他就慢慢用手段逼她来见他,他总是有办法,让她甩不掉他。

    可是他到底是个男人,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如此嫌弃他的味道,他的自尊也会受伤。

    贺雪生咬了咬唇,她看着面前这个像孩子一样发脾气的男人,哪里还像个已过而立之年的人,她知道有些话说出口,就是泼出去的水收不回来,她仔细斟酌了一下,道:“你为了我受伤,你不肯住院养到伤好,出于道义,我也要来照顾你,万一你留下后遗症,沈氏总裁下半辈子不能行走,就是我的过错。”

    “说得这么冠冕堂皇,你只不过是怕我真的半身不遂,会赖上你吧?”男人眸底有着深刻绵长的嘲讽,早上薄慕年才和他说,她出于道义也得待到他身边伤好为止,她下午就拿这话来诛他的心。

    这个女人,他真的想挖出她的心来看看,到底是冷的还是热的。

    “你要这么说,我也不否认。”贺雪生没有反抗薄慕年,任由薄慕年将她带来这里,原因也很简单,沈存希身上的伤,是因为她造成的。

    沈存希没料到她会承认得这么爽快,一时被打击得脸色青白交加,一股愠怒涌上心头,哪怕他再希望她留在这里,此刻也恼得失去了理智,他抓起桌上的文件向她砸去,本来是对准她的面门,后来到底不忍心,砸出去时偏离了方向。

    文件夹刮过她的耳朵,传来一阵刺疼,她看见他发怒了,心里却是松了口气,也顾不得去管隐隐作痛的耳朵,蹲下去欲捡起文件,耳边传来一声怒喝:“滚出去,这里不需要你!”

    不需要她像个罪人一样在这里服侍,也不需要她心不甘情不愿的留在这里任他差遣。

    贺雪生去捡文件的手指一僵,慢慢曲起,捡起文件,翻到他刚才签字的那一页,流畅的签名签了一半就戛然而止,后面多了一个刺眼的墨点,就像一个人的人生,背上某些污点,就再也洗不净。

    她默默放好,道:“你的伤还没好,不要逞强,回医院去休养吧。”

    沈存希冷笑,“我的身体不劳你费心。”

    看着面前冷得像一块石头的男人,她没有多话,并不觉得委屈,转身离开。她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就被薄慕年拽走了,回去的时候,身上依然什么都没有,但是保镖在外面,借点打车费还是可以的。

    沈存希看见她当真推开门,头也不回的走了,他气得够呛,站起来大手一挥,办公室里顿时传来砰砰碰碰的巨响,过了好一会儿才安静下来。

    严城有专门的办公室,心里还在想,沈太来了,他终于可以偷一下午懒了,刚和美娇妻视频完,就看见贺雪生从办公室里出来,接着办公室里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他暗道一声不妙,连忙站起来追出去。

    贺雪生听到巨响,她脚步顿了一下,不用想,也知道里面的男人发脾气了。她没有回去,径直往电梯间走去,按了下行键,电梯门打开,她刚要走进去,一条手臂拦住了她的去路。

    她转过头去,看到严城,她的表情不知道是松了口气,还是更加落寞了。

    严城瞧不懂贺雪生,曾经的她像一张白纸,轻易就能看穿她在想什么。如今她在商场上磨练了这么久,早已经懂得怎么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他说:“沈太,不管你和沈总是不是吵架了,请体谅沈总对你的一片痴心。”

    “严大哥。”

    严城被她叫得一怔。

    “如果我留在他身边,终有一天会伤害他,你们还希望我留在他身边吗?”贺雪生黑白分明的眼睛里有着一种刻骨的伤痛,这样的伤痛迟早会反噬在别人身上,她不知道哪一天,自己就会失控。

    严城来不及回答,贺雪生已经走进电梯,电梯缓缓和上,严城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接通,那端传来一道又沉又哑的男音,“她呢?”

    “沈太已经离开了。”

    那端无声无息的挂了电话,严城在电梯间站了一会儿,这才转身走到办公区,助理从里面出来,清理了一些碎片,严城认得,那是价值几百万的青花瓷瓶,就这么砸了,看着就肉疼。

    他敲门走进去,看见男人双手撑在办公桌上,神色阴沉暴戾,他心里直打鼓。有多少年了,他没有看到他脸上出现这样生动的表情,大多数时候,他都冷漠得可怕,没有人能勾起他一点正常人的情绪,像个活死人一样。

    与沈太重逢后,他才在他脸上看到了正常人应该有的情绪。

    “她和你说了什么?”办公室是全景玻璃,能将外面的情形看得一清二楚。

    严城犹豫了一下,还是据实以告。沈存希闻言沉默半晌,像是终于感到累了,他坐回椅子里,道:“出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沈总。”严城担忧地望着他,男人眼眶潮红,那是怒到极致的反应。

    沈存希仰靠在椅背上,疲惫地闭上眼睛,他挥了挥手,示意严城出去,严城也不敢多留,转身出去了。

    办公室里安静下来,沈存希抬手覆在眼睑上,这世上,有那么一个女人,总是让他寝食难安,哪怕她就在身前,他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可是不在,却又想得紧。

    空气里淡淡飘浮着她留下来的轻香,丝丝撩拔他的心弦,七年,足以将所有的执念都摧毁,他若是够狠心,就该将她从生命里剜去。

    可是。

    他再也不想过行尸走肉一样的日子。

    耳边响起严城刚才说的话,他猛地睁开眼睛,她什么意思?因为怕伤害他,所以现在就要远离么?

    ……

    贺雪生乘电梯下楼,整个人都显得有些失魂落魄,走出公司,迎面有什么东西撞上来,她低下头去,就看到那颗乱糟糟的鸡窝头。

    沈晏白仰头看见贺雪生,乖戾的神情立即变成了讨好,“花生,你是专程过来找我的吗?我好幸福啊。”

    沈晏白双手牢牢地抱着她的大腿,贺雪生看见他嘴角有伤,她蹲下来,对这个孩子,她本意是想要逐渐疏远的,但是看到他,她就会不由自主的靠近,“脸上的伤怎么来的?”

    老王跟在后面,看见他们待在一起,他连忙道:“同学间有些小摩擦,小少爷动了手,老师要求请家长,沈总最近住院,听到小少爷打了人,恐怕……”

    “为什么和同学打架?”贺雪生看着面前漂亮的小男孩,发现他脸颊上也有些淤青,看着格外让人心疼。

    沈晏白扭捏的将手背在身后,眼睛东瞟西瞟,也不回答贺雪生的话,贺雪生想起昨天下午那个小胖男孩子说的话,她叹息了一声,然后站起来,问老王:“这附近哪里有药店?”

    “前面步行500米左右,就有一家药店。”老王连忙道。

    “那我先带小白去处理他脸上的伤,等会儿我把他送回来。”贺雪生说。

    老王求之不得,他现在带小少爷上楼,小少爷指不定挨沈存希一顿训,男人总归没有女人细心,到时候的结果就是直接忽略了他身上的伤。

    这孩子再皮实,也是孩子。

    他见贺雪生带着沈晏白走了,远远看着这一幕,他在心里感叹,六年前要是不出那件事,说不定沈总和沈太的孩子也有这么大了,他们该多幸福啊。

    贺雪生去保镖那里借了五百块钱,然后带沈晏白去了药店,买了伤药后,沈晏白站在药店外面,眼巴巴地瞅着对街的肯德基看,贺雪生顺着他的目光望过去,她说:“我们去肯德基里坐坐,我给你擦药。”

    药店外面有长椅,但是这个天太冷了,她注意到沈晏白身上只穿着单薄的校服,男人带孩子,真的很不细心,哪怕有兰姨帮衬着,到底不如父母照顾得妥帖。

    贺雪生想到沈晏白从小就被亲生父母抛弃,对他不由得又多了一抹亲近。

    “我才不想吃汉堡鸡腿,在国外都吃腻歪了。”沈晏白一副不希罕的表情,可到底是个孩子,话里就透露出渴望的意味,自己还死要面子撑着。

    其实他也不是真的想要吃汉堡鸡腿,而是看到肯德基里有好多穿校服的孩子,由爸爸妈妈陪着吃肯德基,尤其靠窗那个位置,那个小男孩吃得满脸的蕃茄酱,然后他妈妈细心的帮他擦掉脸上的污渍,看着真幸福。

    贺雪生莞尔一笑,还是牵着他的小手,往马路对面走。

    穿过马路时,沈晏白低头看着自己的手被紧紧攥在女人柔软的手心里,幸福的感觉不言而喻。这么多年以来,从来没有人这样牵着他过马路,那种感觉是幸福的、踏实的,还带着莫名的安全感。

    他忍不住仰头,女人的侧脸在夕阳的照射下那样美那样动人,他想,他可能爱上她了。

    走进肯德基,随之而来的除了暖气的温暖,还有孩子们叽叽喳喳的说话声,贺雪生看着前面排着长长的队伍,她弯腰问沈晏白,“小白,你想吃什么?”

    “鸡腿和薯条,还要好多好多蕃茄酱。”沈晏白毫不迟疑道。

    贺雪生伸手温柔的揩去他脸上的灰尘,看到他害羞得耳根子通红,她笑盈盈道:“好,你先上去找位置,我买好了就上去。”贺雪生将药递给他,看他蹦蹦跳跳的上了楼,她才继续排队。

    想不通自己为什么独独亲近这孩子,除了相同的境遇,还有呢?

    贺雪生买好餐,端着托盘上楼,沈晏白坐在靠窗的位置,兴奋地朝她招手,她走过去,将托盘放在桌子上,问他:“洗手了吗?”

    沈晏白摇头。

    “先去洗手。”

    沈晏白听话的去洗手间,不一会儿就回来了,贺雪生看见他袖子湿了一截,她叹了一声,这孩子是有多不会照顾自己?

    她拿纸巾先拭干了他衣袖上的水,然后又拿纸巾垫在他衣袖里,这才示意他吃鸡腿。

    大抵是饿了,沈晏白拿起一只鸡腿,狼吞虎咽地吃起来,酥脆的鸡腿碰到伤口,他疼得呲牙咧嘴,却一点也没有影响到食欲。他吃了一半,见贺雪生一直盯着他看,他有些小害羞,将手里的鸡腿递过去,“花生,鸡腿好香,你也吃。”

    贺雪生摇了摇头,“你吃吧。”

    沈晏白继续狼吞虎咽的吃起来,吃着吃着,他看见托盘里的纸巾,想起刚才在马路对面看到的那一幕,他将小脸送过去,示意贺雪生给他擦嘴。

    贺雪生莞尔,只当孩子在撒娇,心头一阵柔软。她拿起纸巾,温柔的擦了擦的嘴,细心叮嘱:“慢点吃,没人和你抢,不够我再去买。”

    小男孩幸福充满依恋地看了她一眼,又埋头继续和鸡腿薯条作战。

    贺雪生托着腮,静静地看着他吃东西,窗外斜对面就是沈氏集团,此时已经到了下班时间,白领们步履匆匆地走出来,各自往家里赶。

    沈晏白吃几口,就要贺雪生帮他擦嘴,很享受这样的待遇。

    “小白,以后不要和同学们打架了,知道吗?”贺雪生边给他擦嘴,边趁机教训他。

    “为什么?”

    “因为力是相互的,你打了他,你也会疼。而且只有野蛮人才会动拳头,文明人都动脑子让对方心服口服。”贺雪生这番话说得极其护短,却又不会教坏孩子。

    沈晏白咬着鸡骨头,似懂非懂地盯着她,贺雪生叹息了一声,知道自己的话太深奥了,他可能听不懂,她又道:“咱们不比蛮力,咱们比智力,用智商碾压他。”

    她身后的一对父子听到她这番话,男人“噗哧”笑出了声,贺雪生俏脸一红,回过头去,看到一个30左右的男人,黑西服白衬衣,眉宇间有着成功男人的自信。

    贺雪生朝对方笑了笑,对方也回以善意的微笑。

    沈晏白像是感觉到危机,像护仔的母鸡,充满敌意地瞪着对方,男人只是一笑,继续辅导孩子做功课。

    沈晏白将托盘里的东西全扫进了肚子里,撑得圆滚滚的,贺雪生示意他去洗手。过了一会儿,他洗了手回来,直接赖在贺雪生怀里。

    贺雪生拆开药水,先给他的伤口消毒,然后给他上药,看他疼得直吸气,她凑近了些,噘着嘴冲他的伤处吹气。

    那丝丝凉意带走了伤口上的火辣疼痛,沈晏白怔怔地看着面前温柔细心的女人,心跳扑通扑通的,像揣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完蛋了,他真的爱上她了。

    贺雪生给他擦完药,感觉他看她的眼神怪怪的,也没有多想,上好了药,她将药盒盖上,看他穿着单薄,她随口问了一句,“已经入冬了,你穿这么单薄,不冷吗?”

    “冷。”沈晏白星星眼地望着她。

    贺雪生叹息一声,真的不能指望男人能带好孩子。她将药水放进他的书包里,站起来道:“那我们走吧,我带你去买几身过冬的衣服。”

    沈晏白连连点头,他们出了肯德基,现在是下班高峰期,不过他们很幸运的打到一辆出租车,车子驶向佰汇广场。

    半个小时后,车子停在灯光璀璨的佰汇广场外面,贺雪生付了车费,牵着沈晏白进了佰汇广场,直接去了童装部。

    贺雪生给他洗了几套衣服,销售员连忙帮孩子换上,她站在吧台前,拿座机给云嬗打电话,让她把手机和包给她送下来。

    沈晏白肤色偏白,长得也很漂亮,衣服穿在他身上,就像从t台走下来的小模特。贺雪生倚在吧台边,看他一身身衣服换下来,耳边传来专柜组长的夸赞声,她竟也觉得无比自豪。

    到底是孩子,换了几套后,就不耐烦了,这里摸摸,那里瞧瞧。

    贺雪生瞧他真的累了,也不勉强他再试,直接让销售员将她选的衣服包起来。云嬗下来时,就见衣服已经打包好,搁在沙发上。

    她把包递过去,看了看在专柜里游戏区玩得不亦乐乎的小男孩,她说:“这些都是给他买的?”

    “嗯。”贺雪生刷了卡,哪怕是在自己的商场,她也没有说拿了衣服就走的道理。

    “你这么宠他,都赶上他亲妈了。”云嬗知道这个专柜的价位,那一堆下来,还不得刷出去十几万,对一个陌生孩子而言,这太过了。

    贺雪生签了字,她说:“他是沈存希的儿子。”

    “难怪了……等等,你说他是谁的儿子?”云嬗惊愕地瞪大眼睛,这是什么节奏?

    “你没耳背,去帮我拎几个袋子下去,我拎不走。”贺雪生光明正大的使唤她,她和云嬗之间,是上司与下属,是保护与被保护者,也是朋友。

    云嬗还没从这种打击中回过味来,沈存希有儿子了,和谁生的?贺雪生知道还对他这么好,难道是想当后妈?omg,她想静静!

    购物袋有十几个,每袋里都是搭配好的衣服,云嬗一个人拎不走,专柜里还派了一名销售员去拎,贺雪生朝游戏区的沈晏白招了招手,道:“小白,过来,我送你回家。”

    沈晏白立即屁颠屁颠的过来了,商场里开了暖气,他热得满头大汗,专柜组长送了一条垫背巾给贺雪生,贺雪生给他垫上,然后领着他去地下停车场。

    到了地下停车场,云嬗正弯腰接过销售员手里的袋子,她一头巧克力色的卷发垂下来,在胸前飘荡。从贺雪生那个角度望过去,恰好看到她脖子上多了几枚紫红色的吻痕。

    她眯了眯眸,云嬗没有男朋友,这事她是知道的,因为云姨时不时会在她耳边念叨,说家里几个都是不婚族,都要留着当和尚当老姑子,最后还怪上了贺宅的风水不好,不带桃花运。

    云嬗没有男朋友,脖子上这么激.情的吻痕又是从哪里来的,真真是耐人寻味。

    不过现在小白在这里,她也不能明目张胆的问,以免让孩子听到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她将沈晏白放上副驾驶座,给他系上安全带,这才上了车。

    发动车子前,她说:“云嬗,晚上来我房间一趟,我有话要问你。”

    云嬗大部分时间住在外面,偶尔才会回贺宅,而她每次回去,必定是挑贺东辰不在的时候。听贺雪生让她晚上去她房间,那意思就是她今晚得在贺宅住下了。

    她还来不及回话,贺雪生已经发动车子离去,身后一辆黑色奥迪悄无声息的跟上去,直到车子远去,她才懊恼的咬了咬唇,什么问题,非得挑今晚问?还要当面问?

    ……

    炫蓝色的兰博基尼平稳地停在依苑外面,贺雪生拿起手机,没有一通未接来电。她相信,老王已经告诉沈存希,她把小白带走了,她久久没有送孩子回去,他连一通电话都没打来过,心倒是宽,也不怕她把孩子拉去卖了。

    腹诽了几句,她刚要打电话叫他出来接孩子,就见电动门缓缓打开,男人背着光从依苑走出来,他颀长挺拔的身影在灯光下略显迟缓,却并不狼狈。

    沈晏白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跳下去,朝男人飞奔而去,“爸爸!”

    贺雪生看着这一幕,眼前流淌过一股温热。恍惚中,她看见了一个小女孩,也这样欢快的奔向男人,那一幕长久的存在她脑海挥之不散,以至于她根本没有发现男人已经走近。

    沈晏白呆呆地看着男人冷淡的走开,没有像别的爸爸那样抱起孩子,举在肩上。他一直渴望坐在爸爸肩上看风景是什么滋味,一定是将世界都踩在脚下吧。

    可是爸爸从来没有这样举过他,甚至经常无视他的存在。

    小男孩双肩垮了下来,一晚上的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耷拉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什么,看起来分外可怜。

    “不下车进去坐坐?”男人的清冷微哑的声音传来,贺雪生回过神来,她盯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神情淡漠,像是客套,眸底分明掺杂了一抹希冀的光芒。

    贺雪生移开视线,看着远处那个受冷落的孩子,她轻声道:“既然收养了他,就该对他好点,不是提供了遮风挡雨的地方,就是仁慈。”

    贺雪生想起了自己,心有唏嘘。

    “那就回到我身边,教我怎么去对一个孩子好。”沈存希无耻的利用她心疼沈晏白的心理,想要将她牢牢攥在掌心,去他的伤害,她离开他才是致命的伤害。

    “……”贺雪生。

    令人窒息的沉默中,沈存希眸底那么希冀之光越来越暗,最终熄灭,变成了一望无际的黑与冷。他攥紧了拳头,第一次用这般客气疏离的语气道:“贺小姐,麻烦你送他回来,以后不敢再麻烦你。”

    贺雪生抬头,触到他眸底锋锐的冷意,这男人变脸比翻书还快,看他转身要走,她连忙道:“请等一下。”

    沈存希脚步骤停,心里再度升起希冀,他却没有转过身去,怕自己的希望又会变成一场空。

    身后传来车门被关上的声音,贺雪生升起后备箱,从里面拿出给沈晏白买的衣服,搁在沈存希脚边,十几个袋子整整齐齐的码在地上,她说:“这是我给小白买的衣服,他没有冬衣。”

    沈存希看着脚步的衣服袋子,有那么一瞬间,他想狠心叫她拿回去,最终他还是忍住了,他语气冷淡,“这些衣服多少钱,我进去拿给你。”

    “沈存希,你非得和我分这么清吗?”贺雪生恼怒地瞪着他。

    沈存希转过身来,薄唇勾起一抹凉薄的弧度,他说:“贺小姐,只有沈晏白的妈妈,才有资格给他买衣服。你不要钱,就把衣服拿回去。”

    贺雪生气得磨牙,这个矫情的男人,真是有种要把人逼疯了去的节奏,她说:“十几万。”

    “十几万?”

    “十一万。”

    “零头呢?”

    “抹了。”亚杂叉扛。

    “零头!”

    “沈存希,你一个男人怎么那么磨叽?”贺雪生心底着恼,她给沈晏白买衣服,是怜他从小被父母抛弃,更怜他没有妈妈疼,才会情不自禁。这会儿沈存希要拿钱给她,置她的心意于何地?

    “零头!”沈存希目光很冷,似乎一分钱便宜都不占她的,和她分得清清楚楚。

    “115800。”贺雪生到底没有拗过他,心不甘情不愿的报了数。

    沈存希转身,身影迟疑地往依苑里走去,远远飘来两个不带感情的字眼,“等着。”

    沈晏白站在门边,也感觉到大人之间的剑拔弩张,他不安地站在原地,看看贺雪生,又看看走远的沈存希,兀自拿鞋踢着地面。

    不一会儿,沈存希去而复返,他手里拿着一张支票递给贺雪生,贺雪生垂眼看去,支票面额115800,一分不多,一分不少,是不想欠她什么。

    贺雪生咬牙接过去,她对不远处的沈晏白道:“小白,我先走了,乖乖听爸爸和老师的话。”

    沈晏白有些不舍,看了一眼眉目泛冷的沈存希,他乖巧的点了点头,“花生,我还可以去找你玩吗?”

    “当然。”贺雪生点了点头。

    沈晏白看见她坐进车里,他飞快跑过去,趴在车窗上,压低声音道:“花生,我会说服我爸爸,不管我爸爸怎么反对,我都要和你在一起,你不要放弃我,千万不要放弃我。”

    贺雪生失笑,这孩子偶像剧看多了么,说的话也这么煽情,她越过沈晏白,看到男人迎光站着,俊脸黑沉,她说:“乖,回去早点休息。”

    沈存希俊脸黑沉的拎着沈晏白的后衣领,将他拽开。贺雪生瞧他一点也不温柔的样子,想说什么,到底还是什么都没说,发动车子缓缓驶离。

    后视镜里,那对父子的身影渐行渐远,直到再也看不见,她才收回目光,加速驶离。

    沈晏白追出去几步,最终还是停了下来,他回头瞪着沈存希,质问道:“爸爸,我和花生是真爱,你为什么要拆散我们?”

    沈存希正准备拎购物袋,闻言差点栽地上,他抬起头来,凶狠地瞪着他,“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和花生是真爱,不管你答不答应,我都要和她在一起,她今天还给我擦嘴了,我从来没有遇到过比她更温柔的女人,等我长大了,我要娶她当我老婆。”沈晏白完全不知道娶她当老婆是什么意思,只知道是永远不会分开了。

    沈存希被沈晏白这番没头没脑的话气得不轻,他不再理会他,两手拎起十几个袋子,径直往依苑里走去。

    沈晏白瞪着他的背影,他一番真情告白竟被爸爸无视了,他气得眼眶一红,为什么这些大人这么固执,非得棒打鸳鸯?

    远远的,传来沈存希恐吓的声音,“还不进来,等着喂大灰狼?”

    沈晏白到底还是个孩子,吓得一咕噜的冲进依苑,电子门在他身后缓缓合上。

    晚上,吃过晚饭以后,沈存希回书房处理事情,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的打过来,等他处理完公事,已经九点半了,他想起什么,起身走出书房,来到沈晏白房间外面。

    灯光从门缝里透出来,他伸手按在门把上,轻轻一拧,门开了,他径直走进去。沈晏白盘腿坐在床上,摆弄着新衣服。

    刚才兰姨上来,要帮他收进衣柜里,他不肯。这是花生买给他的,他抱着睡觉都开心。

    看见沈存希走进来,他气鼓鼓地瞪着他,指控道:“爸爸,你进来没敲门。”

    “……”沈存希没理他,他看见床上那一堆衣服,看得出来,宋依诺的品位越来越好了,这一堆衣服无论是单品还是套装,都是紧跟潮流的。

    他在床边坐下,一米五的小床,他这样坐在那里,长手长脚的,一下子显得很窄小,他手指轻轻拨弄着那些衣服,心里很不舒坦。

    她给沈晏白买了这么多衣服,也没见给他买一件,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你很喜欢她?”沈存希心思转了一圈,将目光落在那小小的人身上,看到他脸上的淤青和嘴角的伤,他也没有多问。

    沈晏白头点得像小鸡啄米。

    “周末我要出差,你把她请家里来玩。”沈存希设了个陷阱。

    “好啊好啊。”沈晏白立即欢喜了,请花生到家里来玩,他们还可以培养培养感情,最关键的是爸爸不会当电灯泡,想想他就开心。

    沈存希达到目的,他站起来,看了一眼床上的衣服,道:“自己把衣服收进衣柜里。”

    沈晏白因为刚才沈存希说的话,他看他顺眼多了,将他的话奉为圣旨般,“我知道了,爸爸,你别工作太晚,早点睡。”

    沈存希脚步一顿,回头看见他笑得没心没肺,他脑子里映出另一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没来由得的烦躁,他转身开门出去了,门刚合上,就听到里面传来激动的声音,“万岁!”

    沈存希微勾了勾薄唇,径直回了卧室。

    躺在冰冷的大床上,他看着天花板上的婚纱照,那是他住院时,吩咐严城印上去的,照着真人的尺寸,不过只有宋依诺一个人。

    其实这样看着挺惊悚的,用严城的话说,也不怕晚上恶梦缠身。

    他是真的不怕,这么看着她,他空寂的心才会慢慢填满,饮鸩止渴,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一想到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他的头又痛起来。

    ……

    贺雪生回到贺宅,楼下只有云姨一个人,看见她走进来,她连忙迎过来,“雪生小姐,还没吃晚饭吧,我马上去准备。”

    贺雪生没什么胃口,被沈存希气得胃疼,她摆了摆手,“云姨,不用麻烦了,我吃过了,你帮我冲杯牛奶就好。”

    “行,对了,云嬗在你房间等你,她说你有事找她。”云姨道,云姨在贺宅做了一辈子的佣人,刚怀上云嬗那会儿,云嬗的父亲就跟一个女人走了,她独自将女儿抚养长大,没有再嫁人。

    云嬗18岁那年,态度坚决的离开桐城,北上读军校。贺峰仁厚,将她的学费生活费全部包了。但是云嬗性格刚毅,除了学费,生活费全部退了回来,她自己打工赚钱养自己。

    好在她成绩优异,年年都拿奖学金,再加上在学校里的打工,生活费是不愁的。

    两年前,佰汇广场落成,贺雪生要外出打拼事业,贺东辰忧心她的安全,千里迢迢将云嬗带回来,因为除了她,他谁也不信。

    贺雪生微微一笑,“我确实有事要找她。”

    云姨望着贺雪生欲言又止,贺雪生见状,她道:“云姨,你有什么话就说吧,不用和我见外。”

    “雪生小姐,云嬗过了年就28岁了,女人过了25岁这个分水岭,慢慢就变成了滞销货,再过了三十,就很难找到好人家,你和云嬗年龄相仿,又经常在一起,你说的话她肯听,你劝劝她,赶紧找个人嫁了,别一拖再拖,拖成老姑子了可怎么办?”云姨忧心忡忡道。

    她对云嬗一直很严厉,不允许她早恋,也经常在她耳边说男人都不是好东西,让她从小就对男人产生了排斥感,这都到了婚龄了,还是不急不躁的,她看着着急,也后悔自己曾经那样在她耳边乱说。

    如今女儿成了不婚族,叫她怎么不忧心她的终身大事?

    贺雪生微笑着握住她的手,说:“云姨,你放心,回头我就给云嬗放假,让她找到男朋友才准回来上班。”

    “那云姨就在这里谢谢你了,你要是有认识的品行兼优的男人,也给她介绍介绍,让她早点收收心。”

    “好,云姨,那我先上去了。”贺雪生转身上楼,她想到云嬗脖子上的暧昧吻痕,心里想着云姨这准女婿,怕是已经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