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57章 看见我,有感觉么 (13000颗钻加更)

    晚饭在一家高级私房菜餐厅吃的,据说这里是一座难求,汇聚了上流社会的名豪争相抢位,即使出高价,也未必能定到位子。

    贺东辰兄妹走进餐厅,就有服务员前来领路,云嬗跟在他们后面。见他们有说有笑,总觉得自己是个电灯泡。她还从来没见贺东辰这么温柔体贴的对待过谁,就是他的亲妹妹贺允儿,也未必得到过他这样的宠爱。

    而贺东辰对她,小时候的她头发带自然卷,还是金色的卷发,他总喜欢叫她卷毛。后来他青春期时,见识广了,有一天将她堵在走廊里,坏坏的问她,知不知道她名字里的嬗是什么意思?

    那年他20岁,她14岁,对两性十分懵懂,迷茫地望着她,却见他眉眼弯弯。朝她勾了勾手指,她傻傻地走过去,已经变声成功的男声低哑迷人,如大提琴般在耳边响起,“女和亶联合起来表示‘生女’,亦为处女的意思,云姨给你取这个名字意义深远,你可不要让她失望。”

    当时她羞红了脸,愤愤地瞪着他,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转身逃之夭夭,回到房间,她才发现自己的东西被人动过了,她给班里的男同学写的情书赫然摊在桌子上。

    上面用红色笔大赤赤的批语:幼稚!以团欢弟。

    她的早恋就这样被贺东辰吓得无疾而终,从那之后,她拼命躲着他。可同住一个屋檐下。想完全躲开他是不可能的,总有狭路相逢的时候。

    于是被他堵截在无人的走廊里时,他总会意味深长的喊她“处女”,搞得她一见他就躲得飞快。可是哪个少女不怀春?18岁那年,她终于尝到什么叫心痛,她不顾一切的考上了中央的军校,远离了他,远离了心痛。

    云嬗的思想一直在开小差,当她撞到一副结实的胸膛时,她才发现他们已经到了包厢门前,她抬头看着男人高深莫测的目光,吓得连退了几步。

    贺东辰淡淡地扫了她一眼,随即跟在贺雪生后面进去了。

    云嬗站在包间门口。识趣的没有进去。兄妹俩坐下后,贺雪生看着身姿笔挺地站在门口的云嬗,作为时尚达人的秘书,云嬗一身打扮十分中性,黑色皮衣,下面一条黑色紧身裤,以及一双帅气十足的柳钉军靴,似乎要融入夜色中。

    即使是一身中性打扮,也掩盖不住她玲珑有致的身段,有种禁欲般的诱惑。

    “云嬗,进来一起吃,我们是一家人。”工作时间,她是她的秘书兼保镖。但是现在已经下班了,他们就是一家人。

    云嬗瞧了贺东辰一眼,拒绝的话还没说口,就听贺东辰道:“要我过去请你?还是对我刚才的训斥不服气?”

    一直板着一张小脸,像他欠她五百万似的,明明是她挑起的火,又半途而废,害他冲冷水澡差点冲报废。

    公报私仇!

    云嬗在心里小小鄙视了他一回,还是不情不愿进去了。刚坐下,贺雪生的手机响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起身往外走,“哥哥,我去接下电话。”

    电话是沈存希打来的,他下班去佰汇广场接人。扑了个空,问她在哪里,贺雪生说:“我在外面吃饭,你先回家吧,我吃完饭和哥哥回贺宅,今晚就不过去了。”

    一听她晚上不过去,沈存希急了,非得过来逮人,贺雪生没办法,只好告诉他具体地址,然后在餐厅外等。大概等了半个小时,就见沈存希的劳斯莱斯驶进来,她迎上去。

    沈存希从车里下来,看她小脸冻得红通通的,他抬手轻抚着她的脸,触手冰凉,他蹙眉,“出来等多久了?”

    “有一会儿了,走吧,我们进去。”贺雪生伸手挽住他的胳膊,听他在耳边抱怨,“外面这么冷,不是让你别等吗?”

    “可是我想第一时间看见你。”贺雪生撒着娇,男人心头甜蜜蜜的,“今天嘴怎么这么甜,抹了蜜?”

    说着,他俯下头,吻了吻她的唇,笑吟吟道:“确实抹了蜜。”

    贺雪生瞪了他一眼,脸颊却似染了胭脂一般。来到包厢外面,沈存希伸手推开移门,两人走进去。大圆桌上,贺东辰与云嬗各据一角,乍一看去,两人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可仔细瞧过去,又有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贺东辰没有起身相迎,大舅子的派头十足。沈存希不以为意,揽着贺雪生过去坐下,主动和贺东辰打招呼。服务员过来问是否可以上菜了,贺雪生点了点头,让她们上菜。

    吃饭期间,贺东辰与沈存希聊得十分投机,从贺氏之前的危机聊到桐城的经济形势,然后再聊到股市。两人都是商界的翘楚,自有一番见解。

    贺雪生坐在旁边安静的听着,向两位前辈取经。

    云嬗坐在那里,时而看贺东辰一眼,心里有些忿忿,别看他此刻人模狗样的,暗地里就是一禽兽。

    吃完饭,沈存希主动去埋的单,四人走出餐厅,贺东辰与沈存希聊至兴起,喝了点酒,此刻整个人微醺,倒还算得上清醒,只是不能再开车了。

    沈存希也喝了酒,在场的只有云嬗和贺雪生没有喝酒。门童先后取来车子,沈存希向贺东辰告别,贺雪生扶着他坐进副驾驶座,她关上车门,站在车旁,看向云嬗,“云嬗,哥哥喝了酒,麻烦你送他回去。”

    云嬗心里百般不情愿,于是拿着鸡毛当令箭,“雪生小姐,先前大少爷还说,我是你的保镖,得时刻跟着你走,至于大少爷,不在我的职责范围内,要么叫司机来接,要么叫代驾送回去,或者直接在对面的酒店开个房,等酒清醒了,自己开车回去。”

    贺东辰只是微醺,并没有醉,听到云嬗这样说,他恨得牙根痒痒,倒真懂得拿他的话来堵他的嘴。

    贺雪生瞧着哥哥铁青的脸,她心头闷笑不止,让他先前在医院里无端朝云嬗发火,现在自食恶果了吧,“好云嬗,你别和哥哥斗气了,你看他长得这么俊,万一被人抢去当了压寨相公怎么办?你送他回去,让保镖跟着我就好。”

    云嬗咬着唇,不肯答应送贺东辰回去。

    这边贺东辰二话不说,直接坐进了驾驶室里,云嬗看他系安全带的样子,想到他刚才喝了酒,也不好再和他斗气,连忙跟了过去。看他发动车子,她二话不说,直接拉开副驾驶座坐进去,“贺东辰,你喝酒还开车,你不要命了?”

    贺东辰凉凉地看了她一眼,“我死了不正好趁你的意,让你去嫁个如意郎君。”

    “……”云嬗移开视线,前面那辆黑色劳斯莱斯已经驶离,她刚想让他下车,她来开车,车子已经驶出去。她转头瞪着他,“你真的疯了,停车,我来开。”

    贺东辰没有理会她,车子驶出停车场,直接从前面的路口掉头,行驶了几百米后,车子拐进了刚才云嬗说的那家酒店。

    ……

    五粮液后劲很足,回到依苑时,沈存希头脑昏沉,贺雪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他扶回房。他大赤赤躺在床上,贺雪生双手插腰,气喘吁吁地看着他,“沈先生,你该减肥了,累死我了。”

    沈存希身材结实,但是却没有丝毫赘肉,肥是不肥,但是很沉,压在她肩上像一座大山,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贺雪生看着他,转身走出主卧室,去楼下煮醒酒汤。沈存希比哥哥喝得多,大概真的是挺高兴的,或者,还有别的心事。

    煮好醒酒汤,她端上去,房间里没人,她转了一圈,听到浴室里传来淅淅沥沥的水声,她靠在门边,心里想着喝醉了还不忘洗澡,这人到底有多洁癖。

    她坐在床前凳上等,大概五分钟后,沈存希一身清爽的从浴室里出来,身上已没了酒味。看见贺雪生坐在那里发呆,他赤着脚走过去,在床前凳上坐下,“在想什么?”

    贺雪生回过神来,对上他灼灼的凤眸,目光太过灼热,她下意识垂下眸,却发现他身上没穿衣服,只在腰间系了条浴巾。

    水珠从肌理完美的线条上滑落下来,淹没在浴巾里,她看得口干舌燥,困难的吞咽了口唾沫。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在男人锐利的视线里,他俊脸上扬起轻笑,“看见我,有感觉么?”

    贺雪生脸红心跳,根本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她急急地站起身来,转移话题,“我给你煮了醒酒汤,先吃一点再睡,否则明天起来胃里会难受。”

    沈存希反应敏捷,迅速伸手握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拉,她眼前一阵天旋地转,下一秒,跌坐在男人腿上,甚至清晰地感觉到男人身体产生的反应。

    沈存希将她禁锢在怀里,贴在她耳边吹气,“我想先吃你。”

    她窘得要命,双手撑在他结实的胸肌上,慌乱道:“沈存希,汤凉了不好喝。”

    “喝了汤,你就凉了。”沈存希眸中满是揶揄,看她羞涩的模样,就想将她压在身下狠狠掠夺。一个人,怎么会对另一个人有这么强烈的欲望?似乎要再多,也填不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