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65章 他明明一分钟都舍不得和她分开

    “是的,我再三确认过,确定是军车把人接走的。%d7%cf%d3%c4%b8%f3”严城点了点头,“对了,沈总,还有一件事。大概应该是你和沈太的婚礼前,沈太曾去过孤儿院。”

    沈存希凝了凝眉,“你说什么?”

    “我记得那天沈太曾脱离保镖的视线,应该是去了孤儿院,听说那天院长突发疾病死了,见的最后一个人,就是沈太。”严城回忆道。

    “你是说,依诺知道自己的身世?”沈存希想不通了,“既然她知道自己的身世,为什么没有去找过亲生母亲?”

    严城摇了摇头,他也不是很清楚,不过有一件事他很清楚,“沈太的母亲生下她后,就被军车接走了,但是军车只接走了大人。却把还在襁褓中的孩子留下了。我想沈太应该是知道她被家人抛弃了,才会心灰意冷,不愿意再去寻找亲生父母。”

    沈存希眉尖蹙起,依诺若是红色家族的背景,对他们来说,养活一个孩子根本没有多大的问题,但是他们却放任自家血脉流落在外,这又是为什么?

    他攥紧拳头。心脏隐隐作痛。依诺会性情大变,变得多疑猜忌,只怕也有这方面的原因。七年前,她嫁给他时,竟是带着这样的心情,也许那时候他在她眼里,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可是最后,连他也抛弃了她。

    沈存希心中又惊又后悔,“严城。顺着这个线索查下去,就算她不愿意认亲生父母,至少我们要知道他们是谁。”

    “是,我会派他们马上去办。”严城转身,走了两步,他又倒退回来,“沈总,那跟踪朱卫的人,是不是要撤回来?”

    “嗯,暂时撤回来,不要打草惊蛇。但是对朱卫,不要像往日那样亲近,明白吗?”沈存希吩咐道。

    严城点了点头,不像往日那样亲近,便是不管朱卫是不是对他忠心,都要对朱卫心存戒心。而朱卫。现在看起来没什么可疑之处,不代表他就完全没有可疑。

    待严城离去后,沈存希站起来,他缓缓踱到落地窗前,一颗心疼得无以复加。犹记得初见,她被那个客户揩油,即便心有怒气。还是强忍着不发作。

    她本是名门之后,却落得辗转被收养被抛弃,一次又一次深陷在无望中。而他的放手,竟是造成她心底最重的那道创伤。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她怀疑他,不信任他,都是他活该!

    他抹了一把脸,突然就静不下心去工作。他转身,拿起车钥匙,径直出了办公室,吩咐秘书,“取消今天的行程。”

    沈存希开车到佰汇广场地下停车场,已经快十一点了,他直接上楼,一路畅行无阻的到了贺雪生的办公室外面,秘书拦住了他,“沈总,贺总现在不在,请您去会客室等。”

    沈存希神色僵冷,“我去办公室等她。”

    秘书为难,见他径直朝办公室走去,她连忙小跑过去,拦在门前,咬了咬唇,道:“沈总,请不要为难我们,云秘书说现在是非常时期,所有人都不能擅入贺总的办公室。”

    沈存希脸色铁青,微微凑过去,“你看清楚,我不是别人,我是你们贺总的老公!”

    秘书被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凌厉气势所震慑,心里发虚,却还是不让,“贺总说了,尤其是您,不能放行!”

    沈存希的脸色臭得跟茅坑里的石头,昨晚的话她是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居然敢限制他出入她的办公室,简直岂有此理!他心里抓狂,整个人都暴躁不已,他在原地走了几圈,然后一脚踹在搁在门口的落地花瓶上,花瓶倒地,应声而碎。

    秘书吓得脸色发白,僵站在原地不敢乱动了。

    恰在此时,贺雪生与云嬗从电梯里出来,看到那个狂躁不安的男人站在一堆废瓷片里,她快步走过去,秘书眼眶红红的,一看到贺雪生,跟看到救星一样,眼泪滚了下来,“贺总,沈总来了。”

    贺雪生瞧着她那副委屈的样子,再看沈存希恶狠狠地瞪着她,她心里已经明白了几分,她挥了挥手,道:“叫保洁来清扫一下,然后去把花瓶重新补上。”

    “是。”秘书抹了抹眼泪,连忙离开。

    贺雪生走过去,推开办公室门,淡淡道:“有事进来再说吧。”

    沈存希浑身都笼罩在低气压里,他心疼她,匆匆过来,却被她的秘书挡在门外,昨晚萦绕在心里那股气,全都爆发出来,他阴沉着脸跟进去。

    云嬗目送他们进了办公室,想起早上雪生小姐叫她吩咐秘书的事,他们俩的心结这是越结越大了?可他们才好了几天啊?

    一进办公室,贺雪生脱下外套搁在沙发上,径直在单人沙发上坐下,淡漠的问道:“你来找我有事吗?”

    沈存希现在弄死她的心都有了,为什么他说什么她都不信?他步履沉重的踩在地板上,大步走到她身边,他微微俯身,双手撑在沙发背上,将她困在他与沙发之间,满眼阴鸷地瞪着她,“我昨晚说的话,你都当耳旁风了,是吗?”

    贺雪生笼罩在他的气势下,看到他凤眸里跳跃着火光,眼角余光注意到他撑在沙发背上的手青筋直跳,全身都克制着奔腾的怒意,她想,其实他现在不想撑着沙发,而是想扭断她的脖子吧。

    “你负责解释,我就负责要信吗?”她冷冷地反问,她暂时猜不透他的动机,但是这一切的巧合都太巧了,她总会知道他的动机是什么。

    沈存希磨牙,从齿缝里迸出一句话来,“是不是,只有把我的心掏出来,你才会信我?”

    原本是想过来抱抱她,可是她呢?她给了他多大一个惊喜?

    “我要你的心干嘛,我只要真相!”贺雪生抬起头看着他,都说眼睛是心灵之窗,可是她很愚钝,她看不懂,她不知道她还能不能再信眼前这个男人。

    沈存希霍地直起身体,一股无力感紧紧攫住了他,他眼前一阵发酸,退后了几步,跌坐在沙发上。这世上,最能折磨得他生不如死的,就只有她。

    她不肯再给他生孩子,他自己找台阶下了,她不信任他,哪怕他怒火中烧,他还是自己找台阶下了。可是他也会累,也会无力支撑,也想要她能够坚定不移的相信他。

    为什么这么难?是不是放手过一次,就再也没有资格得到幸福?

    贺雪生看着他满目萧瑟,心中亦是哀伤,所谓伤人伤己,便是这样吧。

    办公室里陷入短暂的沉默,过了一会儿,一道略带悲凉的男声响起,“依诺,告诉我,什么时候才是终点?”

    “什么?”

    “我们这样互相折磨,什么时候才是终点?”沈存希看着她,眼里的光芒是不自信是迷茫,“是不是,只要我从你的世界消失了,你才会痛快?”

    贺雪生咬着唇,她还没回答,就听他透着阴狠的声音传来,“你休想,我就是死,都不会再放开你,我要和你纠缠生生世世。”

    “沈存希,你这又是何苦呢?”贺雪生轻缓的摇头,“我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宋依诺了,在你面前的我,是一个会让你失望的人。”

    “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要!”沈存希盯着她的目光透着狠意,“你不相信我,我会证明自己的清白,让你相信我。”

    “沈存希,你知道吗?暗杀赫医生的凶手死了,目击者昨晚家中煤气泄漏,中毒身亡,虽然法医现在排除了他杀的可能,但是他一定是被人灭口了。而我,昨晚看见你去那个小区,目击者的死亡时间,与你进出那个小区的时间一致。你能诚实的回答我,你昨晚去那个小区做什么吗?”贺雪生问道。

    沈存希一愣,没有料到她会突然转移话题,“你昨晚跟在我后面?”

    “我要说的重点好像不是这个。”贺雪生淡淡道,沈存希若是顾左右而言他,她就有理由怀疑真的是他杀了那名目击者。

    沈存希动了动唇,本来想解释,他去那个小区是见连清雨,但是如果她知道他把连清雨囚禁起来,只怕心里更会觉得他是杀人狂魔。他咬了咬牙,道:“我没有杀他,我也不知道那位目击者长什么样,住在哪里,这只是巧合。”

    “是啊,我也告诉自己,这是巧合,我应该相信你。但是我亲眼所见,你叫我如何信你?”贺雪生失望极了,他没有和她说明,他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

    “依诺,你不觉得我们身边都是圈套么?一环扣一环,你为什么一定要怀疑我,我们是这世上最亲密的人,你为什么不能信任我?”沈存希气急败坏的问道。

    “那你告诉我,你深更半夜去那个小区做什么?”贺雪生腾一声站起来,厉声质问道。

    沈存希看着她眼里的猜疑,他缓缓笑了,“我告诉你,你就会相信我吗?不,你不会,你依然会怀疑我。就像昨晚一样,你表面信了我,回头就吩咐秘书不能出入你的办公室,依诺,你怎能如此凉薄?”

    他眼中的失望与痛心,像针扎似的,刺疼了她的眼她的心,是,他说对了,无论他怎么解释,她最终是不信他的。她脑子里似乎有一根筋,就这样轴在一处,始终脱不了这个怪圈。

    “我知道,我不配让你相信,但是在你心里,就真的觉得我是个会随意挥动奢刀的人吗?”沈存希站起来,缓缓朝办公室门边走去。

    贺雪生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看着他落寞绝望的身影,她鼻翼酸涩,情不自禁的唤道:“沈存希……”

    沈存希的手搭在门把上,金属做的门把入手冰凉,他的心也凉透,他哑声道:“我们暂时分开一段时间吧,也许离得越近,你反而看不清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身后的门开了又合,脚步声渐渐远去。贺雪生猛地回过头去,眼泪涌了上来,模糊的视线里,她看到男人的背影逐渐消失,她踉跄了两步,跌坐在沙发上,捧着快要炸开的脑袋,泣不成声。

    一直以来,都是他追着她跑,她装不认识也好,无视他也罢,他从来就没有放弃过。可是今天,他却说要分开。

    是啊,分开也好,分开了他们就不用再彼此折磨,分开了,他才不会有一天死在她刀下。可是心为什么这么疼,为什么这么舍不得?

    她不信他的,不是吗?为什么听到他说要分开,她却如此的痛彻心扉?他们终究还是走到分手的地步了!

    云嬗看见沈存希离开,她连忙走进办公室,看见贺雪生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里,她快步走过去,“雪生小姐,你们谈了什么?我瞧着沈总似乎从来没有这样落寞过。”

    贺雪生擦了擦眼泪,她勉强打起精神来,她道:“没什么,云嬗,我想去度假。”

    云嬗看着她泪痕犹在的一张小脸,她叹息了一声,女人受了情伤,就想着逃避现实,她点了点头,“好,我去安排。”

    “上次爸爸说在家里闷,你不用安排出国,就去三亚吧,大海能使人心情开阔,再加上最近温差合适,去三亚再适合不过。”贺雪生想起上次贺峰说的,她要是太累,就歇息下来,去度假,放松心情。

    她想,她脑子里最近装了太多东西,应该要去散散心了。

    “好。”

    “还有,你不用跟着我们去,留下打理公司吧。”

    云嬗一愣,连忙道:“不行,雪生小姐,大少爷说过,我必须寸步不离地守在你身边。”

    “那算了,你就当我说着玩的。”贺雪生知道如果她真要出行,只会加大云嬗的工作量。她为了她,已经受了太多委屈了,她不能再让她受累了。

    “雪生小姐……”云嬗迟疑的唤了一声。

    贺雪生望着她,目光真诚,“云嬗,对不起,昨晚是我连累你被哥哥训斥了,你吓着了吧?以后我不会再任性,也不会逼你去做危险的事。”

    云嬗目光一滞,她淡淡道:“大少爷教训得没错,我是保护你的人,不是侦探,不是福尔摩斯,我的任务,就是让你每天平安的出门,平安的回家,是我没分清主次。”

    贺雪生心中酸软,她不想再软弱的掉泪,她站起来,往办公桌那边走去。云嬗看着她略显苍桑的背影,止不住的心疼。

    她现在似乎能理解了。

    贺雪生坐在办公桌前,翻开文件,努力想要集中精神放在工作上,可是眼前一遍又一遍浮现沈存希凄凉离开的背影,她闭上眼睛,将自己狠狠摔进了大班椅里。

    贺雪生,不要再想了,这不正是你希望看到的吗?

    云嬗在远处看着,心里叹息,对沈存希,雪生小姐并不像表面表现出来的那样漠然,还是在乎的吧?应该是在乎的!

    ……

    时光如梭,沈存希和贺雪生分手的第三天,有两条新闻在桐城炸开了锅,第一条是:历经六年的离婚官司,女方再度上诉,不要孩子不要家产,只为离婚。

    第二条是:市警局局长,曾贪污受贿,买凶杀人,证据确凿,已然落马,市政厅发布消息,一定会彻查此案,绝不姑息养奸!

    两条消息,最受八卦的还是前者,贺雪生看到新闻时,第一反应就是韩美昕上诉了。上次见韩美昕是什么时候?好像是家珍离家出走那天,这段时间她很忙,两人偶尔通下电话,也是匆匆忙忙就挂了。

    看到新闻后,她第一时间打韩美昕的手机,可是手机占线,一直没有接通。

    这个时候,作为薄家大少奶奶,她的手机肯定已经快被媒体打爆了。她除了担心美昕,还担心小周周,父母离婚,对孩子心理上造成的阴影非常大。

    打不通美昕的电话,她想起一小的下课时间,前些日子沈晏白被绑架,她特意记了他的课程表,今天是下午四点半放学。

    她抬腕看表,眼看时间就要到了,她连忙抓起车钥匙,走出办公室。

    她的兰博基尼太招眼了,她重新换了一辆比较寻常的车,哥哥特意挑了一下午的时间,陪她去选车,看了好几个牌子,最后换成了宾利三厢轿车。以边刚弟。

    云嬗如今是寸步不离的跟着她,五座的车比跑车方便。

    开车来到一小外面,刚好到下课时间。很多家长都在一小外面等,车子停不了,贺雪生先下车,叫云嬗把车子停在前面,一会儿她们走过去。

    云嬗拉住她,警惕地看着人头攒动的校门口,贺雪生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她拍了拍她的手,道:“云嬗,你别担心,哪里就那么倒霉,这样也被人钻了空子。”

    上次的事,如果老秦有办法绑架她,就直接绑她了,哪里会多此一举去绑架沈晏白?

    云嬗松了手,看她下车,后面有车在催促,前面又有交警管制交通,最后她还是把车开到前面去等。

    贺雪生站在一小门口,看着那一张张充满阳光充满朝气的小脸鱼贯涌了出来,她忍不住想起了小忆,如果她没死,也有这么大了。

    她心里难免感伤。

    她站在门口,眼也不敢眨的盯着那一张张笑脸,生怕错过了小周周。家长们接到自己的孩子,都陆续离开。校门口没有那么拥堵了,她始终没有看到小周周出来,她心急如焚。

    她朝四周张望,没有发现薄家的司机,也没有看到美昕,倒是看到有扛着摄像机的记者。这些人为了追新闻,竟真的追来了学校。

    贺雪生刚想去赶走记者,耳边传来一声尖叫,随即一团柔软的东西撞进怀里,大腿被人抱住,她整个人被撞得往后退了两步,才稳住身体,“花生,你终于来接我放学了,我没有做梦吧?”

    听到男孩又惊又喜的声音,她垂下头去,入目的不是乱糟糟的鸡窝头,而是帅气的寸头,她心中怜爱,伸手摸了摸,不再是柔软的触感,刚生出来的头发有点扎手,“小白,你看见小周周了吗?”

    “你不是来接我的么?难道你移情别恋了?”小男孩黑白分明的眸子愤愤地瞪着她,控诉道:“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你知道我有多惦记你么?”

    “……”贺雪生默。

    沈晏白瞧她这样,自己端了一个台阶下,他大度的挥了挥手,“算了算了,我不跟你计较,但是今晚我要去你家住,只要你亲手给我做的五彩芝士煎饺,我就原谅你了。”

    贺雪生瞧着他一副施舍的模样,她顿时莞尔,“你要去我家可以,但是你必须让你爸爸同意。”

    “我爸爸才不管我去谁家,他最近都阴阳怪气的,昨天我还听他吼严叔叔。更年期的男人,内分泌失调了。”沈晏白撇了撇嘴,数落沈存希的不是。

    贺雪生闻言心里一窒,她比任何人都清楚,沈存希的喜怒无常是因为什么,她说:“那也不行,去给你爸爸打电话。”

    “哦。”沈晏白不情不愿地去给沈存希打电话。

    贺雪生的回头看了他一眼,目光又重新落回校门口,沈晏白见贺雪生没再注意他,他直接挂了电话,重新走回贺雪生面前,乖巧道:“花生,我打完电话了,爸爸准了。”

    “嗯,小白,小周周今天来上课了吗?”贺雪生久等不到小周周出来,连忙问沈晏白。

    “来了,刚才放学还看见她,这会儿不知道跑哪里去了,不过听班里的同学说,她挺惨的,她父母闹离婚,闹到新闻头条了。”沈晏白说道。

    “那我们进去找她。”贺雪生说完,就拉着沈晏白走进学校,她一直在校门口,没有看见小周周出来,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她还在学校里。

    走到一年级教室外面,透过玻璃窗,贺雪生看到趴在书桌上肩膀一耸一耸的小周周,心如刀绞。向来父母离婚,受伤害的就是孩子。

    她联系不上美昕,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坚决的离婚,六年都坚持过来了,不是吗?为什么在孩子已经长大的时候,却要如此绝决的离开?

    “她真可怜,我还听说她妈妈不要她了。”沈晏白站在贺雪生身边,童音响亮,里面的小周周听得真真切切。

    她抬起头来,一双红通通的眼睛恶狠狠地瞪着沈晏白,沈晏白下意识躲到贺雪生身边,寻求保护。

    贺雪生没有责怪他,孩子童言无忌,还不知道自己这话会刺伤别人。她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在外面等她,她推开教室门,走进去,在小周周旁边坐下。

    “小周周,和雪生阿姨回家好吗?”看到小周周,她就情不自禁的想起了小忆,心里格外怜惜。

    小周周抬起头来,眼泪如断线的珠子一般滚落下来,她脆生生的问道:“雪生阿姨,妈妈真的不要我了吗?她和爸爸真的要离婚吗?”

    贺雪生看到她的眼泪,心揪了起来,她搁在膝盖上的手指哆嗦了一下,然后抬起手轻轻抹掉挂在她脸上的眼泪,“小周周,雪生阿姨也不知道,但是妈妈永远是你的妈妈,她不会不要你,她只是想解脱。”

    “可是我不想妈妈和爸爸离婚,我想我们一家三口好好的。”小周周说完,伤心地大哭起来。

    贺雪生将她搂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雪生阿姨明白,但是如果妈妈辛苦维持这个家,已经不幸福了,小周周会忍心看到妈妈痛苦吗?”

    “我不想看到妈妈痛苦,我也不要他们离婚。”小周周哭得一发不可收拾,整张小脸憋得红通通的,看起来既无助又可怜。

    贺雪生的心拧在一处,她柔声安慰她,“小周周,大人的世界很复杂,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楚的,等你长大了,你就会明白,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

    “我不要长大,雪生阿姨,你劝劝妈妈,不要和爸爸离婚,他们很相爱的,为什么一定要离婚?我们还是像从前一样,爸爸每周末过来陪我们,这样就好了。”

    贺雪生看着孩子希冀渴望的目光,她对一家团圆的要求已经低到不能再低,可是就连这个愿望,只怕都不好实现了。

    “先和雪生阿姨回家吗?等联系上你妈妈,我叫她来接你。”贺雪生于心不忍,不想再说一些戳破她希望的话。

    自古以来,离婚都是孩子可怜啊!

    小周周最后还是跟贺雪生出了学校,薄家来接她的人就在门外,知道贺雪生要带小周周回去,那位司机请示了一下薄夫人,最后放了行。

    老王还在路边等,贺雪生走过去,和老王打了声招呼,称沈晏白晚上会住在贺宅。老王看着沈晏白黏贺雪生黏得紧,就同意了。

    只不过看到贺雪生时,他面带忧色,欲言又止。

    贺雪生装作没看见,朝老王道别,然后牵着两个孩子去前面的路口。从贺雪生下车那一刻开始,云嬗就一直胆颤心惊,直到看见她带着两个孩子出现在视线里,她才松了口气。

    贺雪生拉开车门,让两个孩子坐进去,然后她跟着上车。小周周眼睛鼻子都红红的,沈晏白嫌弃的坐得老远,见她倚在贺雪生怀里,他忍不住吃醋,拿手指戳了戳她的肩,“喂,我们两个换一下。”

    小周周没理他,还是趴在贺雪生怀里。

    沈晏白恼怒地瞪着她,“喂,我叫你跟我换一下,你听见没有?”

    贺雪生看着淘气的小家伙,只觉得头疼,“小白,小周周现在很伤心,你别闹。”

    “我也伤心,我也要靠着你。”沈晏白争风吃醋,想要从她们前面翻过去,坐到贺雪生身边去,但是被小周周堵了路,他气得抓狂。

    贺雪生见状,连忙道:“小白,晚上想吃什么?回去吃还是外面吃?”

    “我要吃五彩芝士煎饺,你答应我了,要亲自给我做。”小吃货的注意力转移开,都放在吃的上面了。

    “嗯,那我们一会儿去逛超市买面粉,回家再做饺子。”贺雪生说完,又问小周周,“你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到底是孩子心性,哭过之后,就被美食诱惑了,她说:“我也要吃五彩芝士煎饺。”

    “那是我的专属,你不能吃!”沈晏白暴躁的拧眉,不想她瓜回贺雪生的疼爱。花生是他的,不能给别人做饭吃。

    “我就要吃,还要比你吃得多。”小周周反驳道。

    于是乎,车里就传来沈晏白与小周周的争执声,两人都不相上下,谁也不让谁。贺雪生被吵得头疼,原本是想让他们停下来,但是看到小周周悲伤的情绪已经完全被转移,她就由着他们去了。

    这一架一直吵到他们去超市买完东西出来,两人嘴上都没歇下来,贺雪生与云嬗相视一眼,她苦笑一声,就让他们吵吧,孩子的友谊,吵吵就熟络了。

    回到贺宅,最开心的莫过于贺峰。自从上次见了沈晏白,贺峰就一直念叨,问她什么时候再带小白回去,让他玩玩。

    贺雪生心想,小白又不是玩具,哪里拿来玩?

    不过这之后,只要哥哥在家,爸爸就会有意无意的提到孩子的事,让哥哥把他那隐婚的媳妇带回去,不管她什么出身,只要能给他生个孙子,他就承认这门亲事。

    老爷子心里孤独,再加上与贺夫人的感情越发淡漠,实在寂寞得很。每天除了侍弄花草,就提着家里那只鹦鹉同去溜鸟。

    说来也奇怪,这只鹦鹉自从到了贺家,就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高冷得很。

    贺峰带着两孩子玩,贺雪生提着从超市里买回来的材料进了厨房,云姨帮她剁馅,她自己发面。准备工作做完,云嬗也过来帮忙包饺子。

    客厅里传来欢声笑语,有老人的,有孩子的,贺雪生抿唇一笑,云姨感叹道:“好久没见老爷这么开心了,多亏了小白少爷和小周周小姐。”

    贺雪生将包好的饺子放在盘子里,“是啊,宅子里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雪生小姐,你别怪云姨多嘴,你们一个二个都不结婚,老爷盼星星盼月亮,就盼着你们给他抱回一个孙子来,这头发都等白了,都没等来动静。大少爷一直说自己结婚了,却又从不把人带回来,到现在,老爷都不知道自己儿媳妇长什么模样,真有就带回来,老爷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事,要没有却一直拖着,这也说不过去,过了年,大少爷也34岁了,也该成家了。”云姨念叨着。

    云嬗站在旁边,将母亲的话听在耳里,贺家人没人知道,贺东辰隐婚又隐离了。那位传说中的贺太太,她也没有机缘见到。

    贺雪生微笑道:“是是是,我会多催催哥哥。”

    “你也别只顾着催大少爷,你自己的事也上点心,这女人一过三十,生孩子就是高龄产妇,不仅危险,身材还不容易复原,能早打算,就早点打算,我瞧着沈先生对你不错,你们又曾是夫妻。要是沈先生不行,那就靳少爷……”

    “妈,您少说两句。”云嬗是贺雪生身边最亲近的人,哪里会不知道贺雪生和沈存希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以前一下班就来接雪生小姐,这几天都不见了人影。妈妈不知情,一说就触到她心里的痛处。

    “你别插嘴,我还没说你,那天我让你表姑给你介绍的人,你为什么不去?”云姨也是拿家里的少爷小姐没办法,但是云嬗她还是治得了的。

    云嬗包好一个饺子放在盘子里,她装傻充愣,“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通电话没打,我先去打电话了。”

    “云嬗,你给我站住!”云姨一声喝斥,云嬗跑得更快了。

    “……”

    贺雪生笑吟吟地看着气得眼眶发红的云姨,她安抚道:“云姨,婚姻这事,都是随缘,你越是强迫她,她越是抵触。我找哥哥帮她找找有没有内外兼修的青年才俊,你别担心,早也是结,迟也是结,迟早都是要结的,她跑能跑得了吗?”

    云姨见贺雪生这样说了,也就不再操心这事,“允儿小姐最近总是早出晚归的,也不知道在忙什么。”

    云姨不提,贺雪生还没发现,她有好多天没见到贺允儿了,“年底了,她刚到新公司,肯定是要加班的。”

    “嗯。”

    两人边包饺子边聊天,快七点的时候,贺雪生端了一盘煎好的饺子出来,看见沈晏白、小周周和贺峰在玩跳棋,她招呼他们去洗手准备吃饭。

    两孩子玩得不亦乐乎,一听要吃饭,就赶紧去洗手间洗手。

    贺雪生盛了两碗汤出来,就见贺峰站在餐桌旁,威风凛凛的样子,但是嘴边油渍亮亮的,透露出他刚才偷吃的行径。

    贺雪生强忍着笑,装作没有看见,她将其中一碗汤放在主位上,道:“爸爸,坐下尝尝吧,挺好吃的。”

    贺峰瞧了一眼,明显看不上,“小孩子吃的玩艺儿,拿来我唬我这个老头子。”话虽是这么说,他已经拉开椅子坐下,拿走筷子夹了一只放进嘴里,边吃边问道:“这脆脆的是什么,挺好吃的。”

    “……”

    贺雪生默。

    沈晏白和小周周冲进餐厅,一咕噜爬上椅子,一人抓了一只煎饺往嘴里塞,完全没有吃相。贺雪生补了一碗汤出来,就见盘子里的煎饺只剩下两三只,两个孩子一个老人嘴里塞得鼓鼓的。

    她摇头失笑,转身回厨房继续做。

    吃完晚饭,已经快八点多了,贺雪生的手机一直没响起过。她带小周周回家后,就给美昕发了短信,让她看见短信给她回电话。

    可不知道她是没收到短信,还是忙得没时间回她电话,她一直没接到她的电话。

    看样子,今晚她不会来接小周周了。思及此,她就觉得这孩子可怜,于是带他们上楼去,分别给他们洗了澡,小周周眼巴巴地望着她,“雪生阿姨,妈妈是不是不要我了?”

    “不是,妈妈会要小周周,小周周乖,你刚才不是说阿姨的房间像公主的房间吗?就在阿姨家住一晚,好不好?”贺雪生安抚她道。

    小周周掩饰不住满脸的失望与落寞,她听话的走到大床边,掀开被子钻进去,乖乖躺好。

    贺雪生见状,心里紧得发疼。唉,她要不要给薄慕年打个电话,这孩子这么憋着,憋出病来了怎么办?

    那边,沈晏白在浴室里大喊大叫,贺雪生只得往浴室跑,这小吃货也是个不让人省心的。

    ……

    沈存希回到依苑,这几天依苑都笼罩在低气压下,不仅是依苑,就连公司也一样。很少拿下属发火的沈存希,一连骂哭了好几个职员。

    谁都不知道他的怒气从何而来,只有严城一人知道。

    家里没有沈晏白那只小猴子上蹿下跳,显得十分安静,他将自己摔进沙发里。兰姨听到客厅传来的动静,看见这几天都晚归的沈存希回来了,她有点诧异,“先生,你下班了。”

    “嗯。”

    “吃过晚饭没有,没有我马上去做。”兰姨道。

    “还没有,沈晏白呢,在房里复习功课吗?”太过安静,沈存希才多问了一句。

    兰姨讶异道:“先生不知道?下午太太去学校里接走了小白少爷,我以为你知道。”

    沈存希猛地坐直身体,目光锐利地盯着她,“你说什么?”

    兰姨心惊胆颤,小心翼翼道:“老王说,太太把小少爷接走了,说是你允许的。”

    沈存希腾地一声站起来,抓起车钥匙往门外走去。这三天,他度日如年,拼命不让自己去想起她,可是每当夜深人静,他躺在他们曾经一起睡过的床上,就会想起她来。

    那时候他才发现,这个家没有她,真的空洞得可怕!说什么分开?他明明一分钟都舍不得和她分开。

    兰姨站在客厅里,看着他坐进车里,车子驶出依苑,就算没人提,她也看出来,沈存希的反常一定与太太有关。

    车子驶到贺宅外面,沈存希拿出手机,拨通贺雪生的电话,电话几乎是秒接,那端传来那道熟悉的女声,喊得却不是他的名字,“美昕,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你在哪里,你还好吗?”

    沈存希沉默,薄唇轻扯出一抹自嘲的弧度,她接通那一刹那,他竟可笑的以为,她也正在期盼他给她打电话,过了一会儿,他淡漠道:“是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