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84章 你在我身边就是满足 (14800颗钻加更)

    沈存希见她垂着脑袋,没什么自信的样子,他轻叹一声,伸手抬起她的下巴,深邃的目光望进她眼底,像一个危险的漩涡,要将她吸进去,他低声道:“依诺,不管你说什么,我都相信你。”

    “那你为什么不去阻止薄慕年带走美昕?”贺雪生目光灼灼地盯着他,似乎在怀疑他话里的真实性。

    沈存希的手指轻轻摩挲她下巴温软的肌肤,也不管这里是人来人往的KTV门口,他低头以唇封住她的唇,一触即走,声音里多了一抹暗哑,“清官难断家务事,依诺,如果我认回妹妹,就是让她的家支离破碎,对她不公平。”

    “可是你怎么知道这不是美昕想要的?”贺雪生觉得他在驳辩,他就是站在薄慕年那边的,纵容那个男人伤害美昕。

    “我答应你。如果这是美昕想要的,我会帮她离婚。”沈存希郑重的承诺道,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韩美昕对老大,也并非一点感情都没有。有时候正是因为感情太深,才会狼狈的逃离。

    “真的?”

    “真的,依诺,相信我,如果她正在受苦,我不会坐视不理。”沈存希认真的点了点头。

    贺雪生移开视线。看着苍茫的夜色,忽然肩上一暖,她回过头来,才发现沈存希脱下大衣罩在她肩头上,她连忙要拿下来,“我不冷,我穿的羽绒服。”

    他里面只穿了一件白衬衫和一件深色西装,在这寒冷的夜里,会比她冷。沈存希按住她的肩,道:“别脱下来,你的体质太差,不能受寒,陪我过去拿车,好不好?”

    贺雪生没有再拿下大衣,而是偎进他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温暖他。她难得主动。沈存希心里一跳,伸手将她揽在怀里,慢慢向停车场走去。

    午夜寒风迎面吹来,割得脸颊生疼,贺雪生下意识往他怀里缩了缩,沈存希唇边染上一抹笑意,两人安静的往前走着,“依诺,你今天有遇到不开心的事吗?”

    沈存希一问,贺雪生立即想到早上收到的红玫瑰与那张诡异的卡片,她情不自禁的抖了抖,沈存希察觉到了。他将她拥得更紧,“怎么了?”

    “沈存希,我很迷茫。”贺雪生低声道。午夜气温低,她说话时喷出一股白雾,很快被冷气冻结,“我不知道我们在一起,接下来会遭遇什么,我想推开你,可是你已经长进我的心里了。”

    沈存希想起她昨晚沉默的拒绝,抱着她的手下意识收紧,她果真已经想过与他分开的事,他停下来,将她的身体扳过来面对他,“依诺,不管以后会发生什么,我们在一起就好。”

    贺雪生抬头望着他,心中酸涩,“你这又是何苦呢,现在的我,甚至不是一个正常人,待在你身边,也许就是一颗定时炸弹,说不定哪天就把你……”

    “我不怕,依诺,比起这七年没有你的空虚,你在我身边就是满足。”沈存希打断她的话,深情款款的凝视着她,放不下了啊,早就放不下了。

    贺雪生眼前一片模糊,她扑进他怀里,牢牢地搂着他的腰,哽咽道:“你怎么这么傻啊?”

    “傻瓜,不哭了,嗯?”沈存希轻轻拍着她的背,她知道自己的病,可是依诺,如果你知道你是被人催眠了,那些你记忆里的事情都不曾发生,你又会怎样?

    贺雪生抹了抹眼泪,她垂着脑袋,矢口否认道:“我哪有哭?”

    沈存希莞尔,忍哭忍得声音都破碎了,还敢说自己没哭。他没有拆穿她,弯腰在她面前蹲下来,低声道:“依诺,上来,我背你。”

    贺雪生看着他宽厚的后背,没有犹豫的趴在他肩上,沈存希轻而易举的将她背起来。她很轻,在他背上一点重量都没有。

    他沿着马路往前走,经过KTV,他没有进去拿车,想就这样背着她走到地老天荒。

    贺雪生揽着他的脖子,头抵在他肩上,她轻轻闭上眼睛,沈存希的声音传来,“依诺,我从来没有背叛过你,沈晏白不是我的孩子,你相信我!”

    贺雪生猛地睁开眼睛,其实并不意外他会知道,关于她的事,云嬗一定会向哥哥禀报,哥哥现在和沈存希在同一战线上,知道这件事不可能不告诉沈存希。

    所以他们之间,没有秘密。

    沈存希知道她没有睡着,她却不愿意理他,他苦笑一声,“依诺,不管你对我有什么疑问,不要压抑在心里,直接来问我,我们是要共度一生的人,所以我们之间没有秘密。”

    “沈存希,我可以相信你吗?”贺雪生哑声问道,他们复合以后,她问的最多想得最多的问题,就是她可以再相信他吗?

    “依诺,你信我!”沈存希背着她继续往前走,身后一时没有声音了,良久,他以为她不会再回应他,却听她轻声道:“好!”

    此时谁也没发现,在对面的马路上,有一个身穿黑色中长皮衣的男人,隔着很远的距离,默默跟了一路。

    回到依苑,已经快凌晨两点了,沈存希背着贺雪生进了屋,一路声控感应灯亮起,他径直上了楼。他们的背影刚消失在二楼缓步台上,楼下从黑暗中走出一道纤细的身影,她看着二楼方向的灯光,不一会儿,灯光暗下来,四周重新恢复黑暗,她转身走回房间。

    一夜无话。

    翌日,贺雪生醒来时,已经七点半了。她睁开眼睛,身后传来源源不断的热量,是一副坚实的胸膛,她不用想,也知道自己此刻在谁的怀里。

    唇边漫延起一抹笑意,她还记得昨晚他一直背着她,后来实在太困,就趴在他肩膀上睡着了。

    此时腰间搁着一条手臂,将她牢牢地搂在怀里,她轻轻转过身去,透过昏暗的光线,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五官。他轮廓深邃,鼻梁高挺,薄唇有着凌厉的弧度,此刻正在熟睡,棱角柔和下来,多了一抹稚气。

    她伸出手指,在空中虚描着他的轮廓,心头有种说不出来的震颤。七年时间,要有多深的爱,才没有被岁月磨灭?

    躺了一会儿,她轻手轻脚的从他怀里退出来,今天是周末,她有几天没看见沈晏白了。洗漱后,她悄悄出了门。

    刚走到走廊上,她就听见楼下沈晏白的叫声,她走到二楼缓步台上,看见他在玩游戏,她唇边多了一抹笑意,缓缓步下楼去。

    兰姨看见她从楼上下来,她欣喜道:“太太,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小少爷刚才还在念叨,说好久没看见你了。”

    沈晏白听到兰姨喊那声太太,回头就看到站在客厅入口的贺雪生,他眼中掠过一抹激动,随即又装作没事一样,转过头去继续打游戏,还喝斥兰姨,“谁说我想她了,我才不想那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还说和爸爸在一起,就不会不管他,结果他天天盼,都没见她去学校接他回家。

    贺雪生自然也看见了他这副别扭的模样,她轻笑道:“昨晚回来的时候太晚了。”

    兰姨看了看沈晏白,又看了看贺雪生,想起沈晏白的亲生母亲的白若,她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你陪小少爷玩会儿,我去准备早饭。”

    “好。”贺雪生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走到沈晏白身边,在地毯上坐下,她伸手去拿另一个游戏手柄,一只手比她更快,将游戏手柄抢过去,像护犊的老狼,护在怀里,“别碰,那是我的。”

    贺雪生也不和他抢,靠在沙发背上,看着电视屏幕上略显暴力的画面,她道:“小白,要少玩游戏,伤眼睛。”

    “不要你管!”沈晏白语气很冲,说完就继续打游戏。

    贺雪生坐在他旁边,偏头看着他别扭的小脸,不知道是不是心里存了疑虑,越看沈晏白,越觉得他长得像沈存希。

    她听说过,夫妻相处久了,都会有夫妻相,是因为平时的耳濡目染,某些神韵就会极为相似。沈晏白是沈存希亲手带大的,像沈存希无可厚非。

    沈晏白对她心存怨气,吼了她后,见她不说话,只是一直盯着他,他板着脸道:“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

    “看你长得帅啊。”贺雪生笑盈盈道,这熊孩子别扭起来,还真是别扭!

    “哼!”沈晏白冷哼一声,心里却挺受用的,他说:“别以为你说好话我就原谅你,我才没有那么好哄。”

    话虽如此,他的神情却是再说点好听的来听听。

    贺雪生笑着摇了摇头,这傲娇的模样和沈存希真像,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嗯,我就是在哄你,我们的小白是最大人有大量的,现在不生气了吧?”

    沈晏白傲娇的一抬头,心里却软了,他板着脸训她,“你这个没良心的女人,亏我对你那么好。有了爸爸,就完全把我给忘了,你说你对得起我吗?”

    “嗯嗯,我对不起你,那你可以原谅我吗?”贺雪生哄着他,原来这小家伙是生气她不理他。

    沈晏白歪着头想了想,说:“要我原谅你也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

    “等你和爸爸结婚后,你们不能生宝宝,我不要变成小拖油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