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88章 初现端倪

    沈晏白一直守着贺雪生做完水饺,然后拉着她上楼去给他讲故事。他喜欢听她讲故事,她的声音里有种让人安心的味道,他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给沈晏白讲完故事出来,已经快十点了。贺雪生原本是想去会会那个侄女的。可是这个时候过去,倒显得自己刻意了。

    再加她包了一晚的水饺。又刚把那个小磨人精哄睡着,这会儿也累得很,在超市里摔了一跤,半边臀部又酸又痢疾,于是她直接回了房,主卧室里的灯是暗着的,沈存希还没有回来,想来应该还在书房里忙碌。

    贺雪生发现,沈存希比以前更忙了,两个公司在他手里,他也确实没有以前清闲。她洗完澡出来,沈存希还没回房,她去楼下泡了杯牛奶。来到书房外,抬手敲门。

    里面传来沈存希略带疲惫的声音,她推开门进去,正好撞进他抬眸望过来的目光,他将手里的文件一推。笑道:“忙完了?累吗?”

    贺雪生款步走过去,在书桌旁站定,他眸底泛着血丝,眼尾疲惫地耷拉着,她看着心疼,将牛奶递过去。道:“还在忙吗?”

    “嗯,年关将至,所有的事情都凑在一起了,沈晏白睡了?”沈存希没有端牛奶,伸手握住她的手,她手指略显冰凉,他紧紧攥着,想用自己的体温温暖她。

    “嗯,给他讲了故事,小家伙倒是睡得快,一沾枕头就开始打呼噜,可爱极了。”贺雪生倚在书桌旁,垂眸看他把玩她的手指,她低声道:“你还要多久?”

    沈存希见她问自己,凤眸里掠过一抹幽幽的光,不答反问道:“一会儿还有活动?”

    他的目光太过幽暗,隐约还跳跃着火光,贺雪生与他在一起这么久,哪里不知道他这副模样是为什么,她脸颊滚烫,作势要打他,却被他抓住了手,她娇嗔道:“就是关心一下你,你想什么呢?”

    “美人在怀,当然是想该想的事,要不你觉得我是柳下惠?”沈存希挑了挑眉,眸中那抹侵略性极强的光更甚,像是带着x光一般,扫射着她的身体。

    贺雪生感觉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他的目光扒了个干净,她脸红得快要滴血,她缩回手,端起牛奶递给他,“还是热的,趁热喝吧。”

    沈存希不接牛奶,大手撑着下巴,笑得坏坏的,调戏她,“不想喝牛奶,想吃你的……”

    “沈存希,你坏死了!”贺雪生在他说出那个让人羞窘的字眼前,打断了他的话,这男人马上就要四十了,还这么邪恶,简直为老不尊!

    沈存希就爱看她又羞又气的模样,脸颊绯红,眼睛炯亮,特别的光彩照人。他伸手揽着她的腰,将她拉进怀里,薄唇咬着她的耳垂,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耳侧,她全身都热哄哄的。

    “不用说的,那用做的?”

    贺雪生浑身激灵了一下,微启的红唇逸出一抹呻吟,沈存希眸里的笑意更深,爱死了她这样单纯直接的反应。

    他的唇不再流连在她耳垂上,移回来封住她的唇,大掌向下,捧着她的臀。

    贺雪生突然尖声痛吟,全身疼得直颤,沈存希很快就发现她不对劲,他放开她的唇,看着她额上疼出来的薄汗,神情立即变得慌张起来,“怎么了?我手劲太重了吗?我看看伤到哪里了?”

    说完,他作势要去扒她的裤子,贺雪生窘得连忙往旁边躲。虽然他们之间连更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但是让他看自己的身体,她还是觉得不好意思,她摇了摇头,“我……没事,没事,咝……”

    动作间,又碰到了伤处,她痛得直吸气,脸色蓦地变得苍白。

    瞧她这样,沈存希要还相信她没事,那他就是无敌大傻子,他伸手抓住她的手,不让她躲,“让我看看。”

    贺雪生阻止不及,眼睁睁看着裤子被他扒掉,身上一凉,她感觉到男人灼热的目光在她身上扫射,她羞得无地自容,想要起来把裤子穿上,却被男人牢牢地按在腿上,一时动弹不得。

    沈存希脸色阴沉,凤眸直直盯着她的泛着可怖青紫的臀,眸里没有半点欲念,脸上有心疼也有自责,她伤得这么重,他竟然现在才知道,还让她在楼下包水饺,还让她去哄沈晏白睡觉,只是想想,他就无法原谅自己。

    贺雪生感觉到他浑身散发出来的戾气,她连忙安抚道:“其实也不多痛,你……”

    “都这样了还说不痛?我抱你回房。”沈存希怒气冲冲地打断她的话,伸手把她的睡裤提起来,然后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大步走出书房。

    回到主卧室,沈存希将她放在床上,然后转身下楼去拿医药箱。贺雪生坐在床边,她摸了摸脸颊,脸颊烫得惊人。

    唉,自己就是受了点小伤,他还这么大惊小怪的。可是,被他在乎的感觉真的好。

    不一会儿,沈存希拎着医药箱回来,他把医药箱扔在床上,然后坐到她身边,伸手要去脱她的睡裤,贺雪生别扭的往后缩去,“我去浴室里自己擦药。”

    沈存希凝眉盯着她,虽是不言不语,但是那模样却让她不敢再说半个字,这个男人有时候真是霸道得要死。贺雪生想着,嘴里嚷嚷道:“知道了,知道了,我脱还不行吗?我这样还不是为你好,怕你一会儿……”

    说到这里,她自己说不下去了,只得扭着脸看向别处。

    沈存希瞧着她欲语还休的模样,心里的怒气倒是减轻了几乎,他双手环胸,定定地望着她,“不是要脱吗?我等着。”

    “……”贺雪生咬了咬牙,知道自己扭捏也是那么一回事,闭着眼睛,把心一横,伸手脱了睡裤。最后到底还是羞涩,她趴在床上,挡住某处风光。

    沈存希薄唇微勾起一抹弧度,似笑非笑地睨了她一眼,然后打开药箱,拿出专治跌打损伤的药膏,手指捻了点药膏,然后往她身上抹去。

    贺雪生闭上眼睛,伤处清凉,缓解了一丝灼热的疼痛感,她舒服的叹息了一声。主卧室里萦绕着淡淡的药香,男人温厚的大掌在伤处轻轻按摩,一开始奇痒,后来他加重力道。

    贺雪生一开始还能承受那样的推拿,到后面完全承受不住,痛得叫了起来,“哎呀,你轻点,好疼……”

    “你伤得重,不把瘀血揉开,你明天会疼得不敢坐。”沈存希没有依她,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其实眼前这副旖旎之景对他来说,才更是折磨。

    看得到吃不到,再叫上她暧昧的闷哼声,无意是在挑拨他的神经。

    给她推拿完,沈存希已经满头大汗,不是累的,而是忍出来的。贺雪生趴在床上,疼得已经叫不出来了,她身上亦全是汗。

    沈存希瞧着她小脸红扑扑的,他拿薄被盖在她身上,然后起身去浴室打了盆热水出来,仔细将她身上的汗擦干净,“现在舒服些了吗?”

    贺雪生疼得昏昏沉沉的,她点了点头,眼睛一闭,就睡了过去。

    沈存希抱起她,将她放进被子里,她的头沾到枕头,在枕头上蹭了蹭,呼吸逐渐均匀。沈存希在床边坐了一会儿,这才起身去浴室冲冷水澡。

    ……

    翌日,贺雪生醒来时,伤处没有昨晚那样疼了。还好没有伤到筋骨,否则今天真的坐不了了。她转头看见沈存希还在睡,她轻手轻脚的下床。

    昨晚疼出了一身汗,虽然沈存希后来有帮她擦身体,但是身上还是不舒服,她去浴室洗了澡,然后去衣帽间换衣服。

    衣帽间里的衣服都是最新的流行款式,她选了一件驼色毛衣,一条柔软的打底裤,与一条a字裙换上,穿上衣服,她悄悄出了主卧室。

    来到楼下,七点多的天空还是灰暗的,不像夏天那样明亮。沈晏白在楼下和谁说话,她站在二楼缓步台上,朝楼下张望,就看到一道纤细的身影,正蹲在沈晏白面前,给他系鞋带。

    沈晏白很不耐烦道:“哎呀,你快点,我上学要迟到了。”

    “知道了,知道了,马上就好!”女人温柔的声音里有着包容,是那天语音里那道声音,贺雪生站在缓步台上,顿时如遭雷击。

    不一会儿,鞋带系好了,沈晏白背着,推开门跑出去了。女人站在门边,看着他的身影穿过浓厚的雾气,坐进停在院子里的轿车里,目光缱绻而温柔。

    等车子启动,驶出了依苑大门,她才收回目光,转过身来。目光不经意地扫到站在二楼缓步台上的贺雪生,她唇边的笑意冻结,眼中掠过一抹慌乱与心虚。

    她站在明亮的灯光里,贺雪生将她的反应尽收眼底,她缓缓步下楼梯,白若怎么也没想到,贺雪生会起这么早,她原本没打算这么快被她知道的。

    她静静地看着逐渐走近的女人,她浑身散发出一抹高贵的气质,那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后天养成的。两个女人面对面,都在打量着对方。

    离得近了,贺雪生才发现眼前这个女人,无论是长相还是气质,都神似七年前的自己。她肌肤光滑细腻,那不是用任何保养品保养出来的,而是她年轻,再加上穿着简单,身上更是透着一股清纯的气息。

    贺雪生微眯了眯眼睛,依苑里居然住着这样一个女人,她无法控制不住自己胡思乱想。可是这两年在社会上的打拼,让她学会了怎么收敛住自己的情绪,不被对方看出来。

    她轻笑道:“你是兰姨的侄女吧?长得好标致!”

    白若看着面前的女人,她的情绪掩饰得非常完美,让人挑不出一点错处来,她甚至不知道她这话是褒是贬,毕竟在自己家里见到一个与自己神似的女人,很难有人做到这样心平气和。

    她温婉开口,“你好,我叫白若。”

    贺雪生莞尔,心里琢磨着她的名字,白若,姓白,沈晏白的名字里也有一个白字,是巧合还是……,贺雪生唇角上翘,“你好,我是宋依诺,是沈存希的妻子。”

    自从贺雪生改名后,哪怕是面对最熟悉的人,她也没有再自称自己叫宋依诺,更没有承认过自己是沈存希的妻子。

    然而面对这个潜在的情敌,她心里很不安,只想宣示自己的主权,让这个女人能自觉远离沈存希。

    白若原以为自己的出现真的没有让贺雪生的心里掀起一点波澜,可是听到她这番类似宣示主权的话,她知道,她心里并没有表面上这么镇定,她轻轻一笑,落落大方道:“沈太,久仰大名。”

    贺雪生蹙了蹙眉头,终于明白什么叫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了。她在心里怀疑,她真的是兰姨的侄女吗?她怎么不知道兰姨有个侄女长得这么像她?她到底打哪里冒出来的?

    “我听兰姨说你在这里暂住几日,怎么样,还住得习惯吧?”贺雪生边说边往客厅里走去。

    白若见状,连忙跟了过去,贺雪生在沙发上坐下,她可不敢跟着去坐下,只得站在茶几旁,道:“还习惯,住在这里,就像回到家了一样,先生对我也挺好,让我觉得很自在。”

    贺雪生总觉得白若是话里有话,住在这里就像回到家了一样,她还真是不客气,把别人的家当成自己的家了。

    她心里越发怀疑,她真的只是兰姨的侄女那么简单?

    “四哥就是这样的人,兰姨在依苑照顾我们,她的侄女也就是我们的侄女,对了,你今年多大,看着挺年轻的。”贺雪生道。

    白若心里差点气吐血,什么叫她的侄女就是我们的侄女,她这话一说,她硬生生比她矮了一个辈份,“过了年就26岁了。”

    “确实还年轻。”贺雪生点了点头,26岁,正是女人的黄金年龄,她的直觉一向很准,从前晚听到她的声音,她就开始惴惴不安,再到现在见到她,她心里的不安感逐渐爆棚,这个女人看着和善纯良,但是处处都透着心机。

    “你有男朋友了吧?”

    “家里出了事,男朋友吹了。”白若温顺的答道。

    “哦。”贺雪生不动声色地看着她,越看她这张脸,心里就越是猜疑不定,男朋友吹了,来依苑投靠兰姨,看样子应该已经住了一段时间了,这期间,她也在依苑留宿过,但是不管早晚,都没有碰到她,是巧合,还是有意避开她?

    “没事了,你去忙吧。”贺雪生挥了挥手,看她转身往佣人房走去,她突然叫住她,道:“白小姐,你只是在依苑暂住几日,不需要像个下人一样侍候小白。”

    白若脚步一顿,她回过头来望着贺雪生,她道:“我在这里白吃白住,总要做点事情才对得起先生的收留。”

    贺雪生站起来微笑道:“四哥爱心泛滥,街上的流浪的阿猫阿狗都愿意捡回来养,更何况你是兰姨的侄女,有时候做人,还是不要自降身价的好。听说你在找工作,有眉目了吗?我倒是认识很多人,不知道你要找什么样的,我可以托人帮你问问。”

    “不敢劳烦沈太,我自己找就好。”白若知道贺雪生在暗骂她是阿猫阿狗,也听出了她的警告,她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这样啊,如果有需要,不要客气!”贺雪生说完,重新坐下来,她拿起报刊架上的报纸翻阅起来,不再理会白若。

    她该说的话已经说得差不多了,再多说,反倒是自己做得太过了。

    白若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眼里掠过一抹不甘,却也知道自己现在不能做得太过火,否则贺雪生一句话,她就会被人从这里扫出去,到时候她就前功尽弃了。

    脚步声渐行渐远,直至消失。

    贺雪生从报纸上抬起头来,若有所思地看着走廊尽头,到底是女人的第六感太强烈,还是她多想了,她总觉得白若来者不善。

    她正蚕食鲸吞般一点点渗透进这个家,而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她转头看向二楼,沈存希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收留了一个什么样的女人?还是他明知道,却在放任这个女人渗透进这个家?

    她放下报纸,起身走向厨房。

    兰姨在厨房里听到贺雪生与白若的对话,她正犹豫着要不要出去帮白若解围,就听到脚步声过来,她转身,看到站在门边的贺雪生,对上她看过来的目光,她心虚的躲开。

    让白若住进来,毕竟是她的意思,她很怕白若的身份被他们发现,到时候不仅白若要被扫地出门,说不定先生还会迁怒于她。

    她心里惴惴不安,“太太,早上要吃什么?”

    贺雪生倚在门框上,双手抱胸,定定地望着兰姨,她道:“兰姨,你的侄女长得真漂亮,你怎么还把她掖着藏着,应该早点介绍我们认识,我昨天才知道她住在这里。”

    兰姨勉强笑了笑,“太太总是来去匆匆,再加上你忙,不敢拿这样的小事来叨扰你。”

    “兰姨这话就见外了啊,你的亲人就是我们的亲人,哪里会是小事?对了,她哪天住进来的?”贺雪生没去问沈存希,问了说不定他还以为她多想。

    “有一段时间了,她也是可怜,家里被洪水冲垮了,欠了很多债,她爸逼着她嫁给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她逼不得已才来投奔我。”兰姨说着她们之间商量好的说辞,以免问起来两人不对口。

    贺雪生眼里掠过一抹怜悯,“真是可怜啊,她家是哪里的,怎么还会遇到洪水?”

    “沿海一带的小地方,家里做生意的,她爸借了高利贷,想大赚一笔,结果遇上洪水,所有货物都泡了汤。”兰姨答道。

    贺雪生点了点头,“这都是命,人没事就好。我刚才问她,她说男朋友吹了,要不我让沈存希帮她物色一下,看有没有适合她的青年才俊,试着交往一下,要是能成,说不定也能把她家里的债务分担一下。”

    兰姨抬头望着她,她完全是出自一片好心,倒像是没有别的意思,她想着自己隐瞒他们,让白若来接近沈晏白,她就难受,“不用了,太太,她现在只想找工作赚钱,暂时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26岁,也不小了,再蹉跎下去,年纪大了就不好找,兰姨你是她的亲人,有空劝劝她。”贺雪生的话点到即止。

    兰姨连忙答应下来,贺雪生在厨房门口站了一会儿,这才转身上楼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她多疑,她总觉得兰姨看着她的目光闪闪躲躲的,好像有事情瞒着她似的。她一步步往楼上走,脚步忽然停顿住,她转身往着厨房,兰姨到底有什么事瞒着她?

    回到主卧室,她盘腿坐在床边,沈存希还在睡,她盯着他,脑海里又浮现刚才白若送沈晏白出门的情形,不知道为何,她总会想起每天早上爸爸送她出门时的神情。

    沈存希迷迷糊糊时,感觉到有人盯着他,他睁开眼睛,就看到贺雪生盘腿坐在他旁边,那眼神看得他心里发毛,他微微撑起身体,问道:“怎么了?怎么这样看着我?”

    贺雪生眨了眨眼睛,双手捧着脸颊,做花儿状,“沈存希,你有没有事情瞒着我?”

    沈存希坐起来,薄被从他胸口滑下去,他里面穿着浴袍,浴袍敞开着,露出一大片结实的胸膛,贺雪生困难的咽了咽口水,移开视线,脸颊却红了。

    沈存希定定地看着她,“大清早的对我虎视眈眈,心里有什么疑问,你问吧。”

    贺雪生拿开手,眼里掠过一抹迷茫,“我早上见到那位白小姐了。”

    “然后呢?”沈存希完全没有把白若放在眼里,语气不以为意,也没有丝毫的紧张。

    “你为什么没说,她长得像我。”贺雪生闷闷道,其实她想问的,不是这个,而是沈存希留一个长得像她的女人在依苑里,却瞒着她不说,他在想什么?

    闻言,沈存希笑了起来,他倾身将她揽过来,让她坐在他腿上,笑眯眯地看着她,“吃醋了?”

    “我才没有。”贺雪生板着脸否认,她头一仰,多了一抹傲娇的姿态。

    沈存希瞧她嘴角下沉,那是生气的模样,他叹息一声,手指在她腰上轻按着,他低声道:“她是兰姨的侄女,住进来也没几天,你说我要是巴巴的和你说,她长得像你,是不是反倒心里有鬼?”

    “可是你也不该瞒着我,要不是我问起,指不定别人还以为你金屋藏娇。”贺雪生还是板着脸,一脸生气的模样。

    “我没有瞒着你,只是觉得没必要说,再说正品都在我怀里,我收藏一个赝品干什么?对不对?而且谁说你们长得像,我就没看出来你们哪里像。”沈存希不想惹她不开心,不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人,根本不值得她和他闹。

    贺雪生红唇嘟起,“谁知道你是不是看中赝品年轻了?”

    沈存希一开始还在烦恼怎么安抚她的炸毛,可越看她吃醋,就越觉得可爱。就是七年前,他也很少见她为他吃醋的模样,他笑吟吟道:“还说没吃醋,瞧你这小嘴都能挂油壶了。”

    “我和你说正经的。”贺雪生不满地瞪他。

    沈存希收起玩笑的表情,严肃道:“依诺,你不在的这些年,我要和别的女人有什么,早就有什么了,不会等到现在,相信我对你的忠诚。”

    贺雪生怔怔地看着他,他目光里满是深情,她真的多疑了吗?可是为什么心里这样不安呢?“沈存希,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觉得这一切都不那么简单,我不是怀疑你,我是不相信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

    沈存希无奈的叹息,他抓住她的手,往身上探去。贺雪生一惊,眼睛瞪得跟铜铃似的,她羞得要缩回手,他却不允,“依诺,现在相信自己有那么大的魅力了吗?它只会为你而……”

    最后一个字,他贴在她耳边低声说出,语气邪肆,让她羞得头发尖都要立起来了,她急急缩回手,从他身上爬下来,脸红耳赤道:“我不和你这个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人说话了。”

    沈存希看着她避得远远的身影,他但笑不语。

    贺雪生手心跟着了火一般烫得惊人,她抬手在衣服上直磨蹭,想要把那股烫意磨掉,再见沈存希似笑非笑的盯着她,她更是羞得无地自容。

    沈存希掀开被子下来,要不是念在她受了伤,他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最近和她在一起,总是要不够她,做再多次,都填不满空虚的这七年。

    他缓缓走到她面前,双手按着她的肩,阻止她夺门而逃,他低下头,吻住她的唇,细细品尝了一番,他才放开她,哑声道:“依诺,如果你觉得她住在这里让你不舒服,我去让兰姨叫她走。”

    沈存希之前念在兰姨的情面上,让白若住进来,可这要是让依诺苦恼与不安,那么再大的情面,也比不上她重要。

    贺雪生摇了摇头,“没事。”

    “真的没事?”沈存希不信地看着她,虽然有人能让她吃醋,但是她的病情不能刺激,如果白若的存在会加深她的不安全感,他完全没必要留下这颗定时炸弹。

    贺雪生抬起头望着他,柔声道:“沈存希,我真的没事。”

    沈存希勾了勾唇,他道:“没事就好,我去洗澡。”

    贺雪生点了点头,他却没有走开,她疑惑地望着他,却见他坏笑地盯着她,“昨晚给你揉伤处,现在手臂酸,你给我搓背?”

    “我不要!”贺雪生严声拒绝。

    沈存希不顾她的抗拒,抓住她的手就往浴室里拽去,留她一个人在这里胡思乱想,还不如让她做点事,转移一下注意力,以免钻进牛角尖里出不来。

    ……

    吃完早饭,沈存希先送贺雪生去佰汇广场,经过早上的浴室搓背,她倒是没有力气再胡思乱想了,这会儿恹恹的靠在他怀里。

    沈存希握着她的手腕,轻轻按摩着,知道她手酸,他窃笑道:“难怪古时候的皇帝要人侍候沐浴更衣,那滋味确实销魂。”

    贺雪生抬眼看了他一眼,眼皮耷拉下去,“你就是故意的,手腕好酸,怎么就没给你刷掉一层皮?”

    “我皮糙肉厚,你得多刷几次。”沈存希调笑道,温软的指腹却不曾停下按摩。

    贺雪生想翻白眼,又想起他之前的威胁,她鼓着腮帮子。沈存希垂眸看去,总觉得她这个样子有点眼熟,哦,想起来了,每次沈晏白生气时,也是这模样。

    他倾身过去,亲了亲她的脸颊,“别生气了,今晚我给你搓背,好不好?”

    贺雪生绷不住了,她想,要让他给她搓背,还不得把她吃干抹净了才好,她才不要。车子驶入佰汇广场,贺雪生下车,沈存希坐在车里目送她进了电梯,这才让老王开车驶离。

    回到办公室,严城匆匆走进来,沈存希脱下大衣挂在落地衣架上,他转身望着他,道:“我让你去办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我正要和你汇报,有家合作公司正好缺办公室文员,三千五一个月,朝九晚五双休,公司还有宿舍,条件不错。听说我帮人找工作,满口答应下来。”严城今时今日的地位,要想给人找个工作,那是轻而易举的。

    沈存希点了点头,这条件也不算埋没了白若,关键是有宿舍。他想起今天早上依诺为白若的事愁眉苦脸的样子,他知道,他得赶紧把白若弄走。

    他说:“你给兰姨打个电话,下午开车接白小姐去看看,她住在依苑也不是长久之事,你和兰姨提一提宿舍的事。”

    严城望着他,总觉得他的语气有所保留,他道:“是不是沈太误会什么了,你这么急着把人弄出去?”

    “女人难免会想得多一点,依诺现在这样的情况,最好不要刺激她,否则我们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沈存希心里清楚,就算他和白若是清白的,但是总归要避嫌。

    却不知道越是避嫌,反而越会惹人怀疑。

    严城点了点头,他知道贺雪生的病情,也知道不能刺激她,“我下午就去办,对了,歌剧的票已经订好了,18号晚上七点开场,是vvip座,订了两张票。”

    严城将票递给他,沈存希接过去,看着票上面的面具,随即将票搁进抽屉里,“调查到幕后投资人了没有?”

    “对方筹划已久,暂时还没调查到,不过倒让我发现了一点线索,据说歌剧的幕后制作是时影科技公司。”严城道。

    沈存希凤眸微眯,手指不由得的捏紧了手里的钢笔,“时影科技公司?”

    “对,上次沈太被困警局,就是他们公司的ip攻击了防火墙,这次的歌剧也与这家公司有关,我在想,他们是不是在酝酿什么惊天大阴谋?”严城眉峰轻蹙,眼里有着担忧。

    沈存希手里的钢笔轻点着桌面,他道:“上次我们黑了他们的服务器,让他们损失了一大笔,看来这个警告太轻了。”

    “沈总打算怎么做?”

    “暂时不要打草惊蛇。”沈存希淡淡道,时影科技公司已经曝露出来,严城得到的消息对他没什么帮助,对方特意让他们关注这场歌剧,一定不是关注歌剧本身。

    如果他们把全部注意力都放在了歌剧本身,那才是真的中了他们的计。

    “严城,提前安插进我们的人进去,我要确保在歌剧现场,不会出现任何我不可控制的局面。”沈存希吩咐道。

    “是。”

    严城出去后,沈存希重新拿出票,歌剧回归的幽灵与歌剧魅影是上下集,虽然宣传不多,但是也到了一票难求的地步。

    他们现在所有的不安,都来源于这部歌剧,回归的幽灵,到底指的是什么呢?

    时影科技公司、银鹰、汤姆还有连默,他们到底有什么联系?

    沈存希思忖着,他拿起手机,拨通一个电话号码,手机很快接通,沈存希问道:“我让你查的事情,你查得怎么样了?”

    影子最近都不在桐城,是被沈存希派出去办事了,他道:“你让我查的人,我已经查到了,不过我见到的不是人。”

    “是什么?”

    “一座无名坟墓。”影子说完,沈存希沉默了,他继续道:“就在贺先生提供的地址不远处,我打听过,据说五年前这里确实有枪战,有人当场被射杀,后来有人报警,那些人才匆匆逃离。”

    沈存希皱紧眉头,“你觉得真实性有多大?”

    “挖开这座坟墓,看看里面有没有尸骨,就知道事情的真假。”影子的声音邪气得厉害。

    “五年了,就算里面有尸骨,也不能确定那就是连默的。五年前的真相,我们也不能尽知。”沈存希眉宇间多了一抹忧色,有坟墓,有人证实,那就说明依诺的记忆是真的。

    如果依诺的记忆是真的,那么连默已死,那这个回归的幽灵又是谁?

    “是,我们无法确定埋在里面的人就是连默,他是死还是失踪,一切都已成谜,沈太被绑架的真相,我们也无从得知,但是有一件事,却是迫在眉睫。”影子道。

    “什么?”沈存希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

    “沈老四,保护好你老婆,风波将至。”影子说完,就挂了电话,他站在坟墓前,用英语对旁边的人说:“找到尸骨,提取dna的机率有多大?”

    “五年时间,尸骨还未完全被风化,机率有90%。”那人道。

    影子冷冷地盯着坟包,眼底划过一抹冷蔑,他吩咐道:“撬了这座坟。”

    影子从小生活在国外,不信国内那些迷信,跟在他身边的人不敢迟疑,很快就将坟刨开,露出里面森森的白骨。

    一名男子戴着口罩,捡了一截可提取dna的白骨放进无菌袋里,影子吩咐人重新将坟墓埋上,然后带着众人离去。

    沈存希握着手机,凤眸眯成了一条线,满脸戾气。如今看似平淡,实则暗潮汹涌,他们身边围绕着太多的不定因素,稍不留神,就会导致毁灭。

    现在的日子比起来,总是要好过七年前。

    那时候他满心欢喜,以为结了婚,他和依诺就能幸福的在一起。事先一点也不知道别人正在算计他们,他就像个傻瓜一样,一步步走进了连家兄妹设进的圈套里,一点也没有设防。

    但是现在,他知道他们身边暗藏危险,只要预防得当,再主动出击,不管藏在暗处的是人是鬼,他至少不会像七年前那样,等失去了依诺,才大彻大悟。

    他放下手机,站起来踱到落地窗前,天边的浓雾还没有散去,整个城市都笼罩在一片雾霾中,就像他们现在一样,只要拨开这片浓雾,他们会看见那个人的真面目。

    而18号的歌剧,将会揭穿这个人的真面目。

    沈存希想到了什么,他转身走到办公桌旁,伸手按下内线,道:“严城,把秦知礼的心理诊室的地址发给我。”

    挂了内线,几秒钟的时间,沈存希手机响起短促的提示音,他拿起手机点开短信,查看了地址,然后取下大衣穿上,大步走出办公室。

    最开始知道依诺心理有问题的是秦知礼,他需要去见见这个女人。

    秦知礼的办公地址距离原来的连氏集团只有一条街,沈存希乘电梯上去,走进心理诊室,立即有人迎上来,礼貌的询问道:“先生,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

    “没有。”沈存希打量着心理诊室,与别的心理诊室没有什么不一样,空气里散发着淡淡的檀香味道,据说这种香味能让人安静下来。

    “这样啊,那您现在预约吗?秦医生手里有病人。”役肝爪扛。

    “我在这里等她就行。”沈存希随手拿了一份关于心理咨询的资料,长腿一迈,走到一旁的沙发旁坐下,慢慢翻阅起资料来。

    那人见状,看得出来他非富即贵,担心得罪他,没敢开口赶他。

    很快,秦知礼看完病人出来,送走病人,她转身就看见沈存希,眼中并未感到讶异,当她在电视上看到宋依诺死而复生后,她就一直在等,等他找上她,询问当年的来龙去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