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293章 情不自禁的吻 (15300颗钻加更)

    贺雪生在依苑养了一天,身体已经好了许多,沈存希寸步不离地守着她,让她心里十分感动,傍晚时分,沈晏白回来,书包一扔。第一件事就是去问贺雪生身体好些没有。

    贺雪生的心像是被一双小手揉捏着。又暖又感动,她抽了纸巾。给他擦了擦颊边的汗水,她道:“我好多了,现在没事了,你别担心我。”

    “额头上的伤还疼吗?”沈晏白十足的小暖男姿态,还噘着嘴往她伤口上吹了吹,那股暖意一直暖进了她心里。役有共弟。

    贺雪生眼前雾蒙蒙的,她轻抚着他的脸蛋,这孩子无时无刻不让她感动,“不疼了,谢谢小白。”

    沈晏白害羞的移开视线,佯装不在意道:“你们女人就是麻烦。”说完站起来就跑开了。

    贺雪生看着他的背影,唇边绽开一抹笑意,一转头。就对上兰姨的目光,兰姨怔了一下,连忙收回视线,转身回了厨房。

    贺雪生总觉得兰姨不太对劲,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她端着杯子起身走进厨房,兰姨在流理台前忙碌着,听见脚步声,她心里一震,转过身去,就看见贺雪生捧着杯子进来。

    贺雪生将杯子搁在流理台上。去拿热水壶倒水,兰姨连忙道:“太太,我来吧。”说着,她接过热水壶往杯里注水。

    “兰姨,你和白小姐是怎么认识的?”贺雪生柔声问道。

    兰姨心下一凛,勉强笑道:“前不久认识的,看她可怜,才想要收留她。”

    贺雪生端起杯子捧在胸前,杯子暖暖的,把她冰凉的手也暖热了,她若有所思道:“听说她家欠了很多债,你看她可怜,不是更应该给她介绍工作么?收留她对她来说根本于事无补。”

    兰姨心知贺雪生已经开始怀疑白若留在这里的目的,她心虚的不敢看她,这家里的男女主人,个个都是人精似的,不好糊弄。

    “她只想暂时找个地方遮风挡雨,躲开那些找她的人。在桐城,先生财大势大,让她住进依苑,那些人不敢来冒犯,我要是给她介绍工作,先生未必肯收留她。”兰姨的解释合情合理。

    可贺雪生却总觉得不同寻常,见问不出什么,再加上兰姨一心想隐瞒,她也不再问,捧着杯子出去了。直到贺雪生的背影消失在厨房门口,兰姨的肩才垮了下来。

    事到如今,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帮着白若隐瞒真相,她完全可以告诉沈太,小少爷是白若的亲生儿子,她住进依苑是为了要回孩子。

    可是她不敢,一开始她为了帮白若撒了谎,她现在要如实以告,先生不会原谅她,更不会让她再留在这里,所以她冒不起这个险,只能不停的说谎圆之前的谎。

    然后这个谎言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她不知道,当有一天先生知道白若的目的,会如何震怒。

    唉!她叹息一声,都怪自己心善心软,见不得别人母子分离。

    接下来的日子平静得几乎有些诡异,贺雪生和沈存希都很忙。尽管如此,沈存希每天下午都会准时去接她下班,然后没做完的工作都拿回依苑,或看文件,或开视讯会议。

    徐卿隔三岔五还是会给她送午饭,她原本对她还心存戒备,后来倒也慢慢习惯她的到来。她看得出来,徐卿是真的喜欢她,才会想尽办法对她好。

    到周末了,贺雪生早就答应了徐卿,要带沈晏白去庄园玩。周六那天早上,徐卿特地派了司机去依苑接他们,很不巧的是,那天贺东辰与云嬗也在依苑。

    贺东辰过来找沈存希有事情商量,听说来的司机是徐家人,他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下来,他已经警告了徐卿,不准她再接近雪生,她居然把他的话当耳旁风!

    贺东辰拿着手机走出别墅,来到偏僻的地方,将电话拨出去了,几秒钟之后,电话接通,徐卿压抑不住兴奋的声音传来,“东辰,你找我有事吗?”

    贺东辰眉头打了结,他讨厌这个女人的声音,太虚伪了,“夫人,我已经说过了,不要再接近雪生,你听不懂我的话么?”

    电话那端沉默了半晌,接着传来徐卿略显悲凉的声音,“东辰,我知道你无法原谅我,但是我想要弥补雪生,我想尽到一个身为母亲的责任。”

    “不需要,雪生需要母亲时,你没有给她母爱,现在她不需要,你只要消失在她眼前,就是对她最好的弥补。”贺东辰的声音冷得像寒冬腊月的冰块,一点温度都没有。

    徐卿攥紧手机,手机的棱角硌着她的掌心,她心口一阵阵泛疼,“东辰,我要怎么做,你才肯谅解我?”

    “我永远无法谅解你抛夫弃子的行为,雪生不会去庄园的,你不要再来打扰她!”贺东辰说完,猛地挂了手机,手臂垂下,他紧紧地捏着手机,心口一阵阵疼痛。

    云嬗走出别墅,就看到贺东辰站在一棵银杏树下发呆,他背影僵直,隐隐透着孤寂,让人见了觉得心酸。她不受控制的,慢慢走过去,在他身后三步远的地方停下,她道:“大少爷,你怎么了?”

    贺东辰转过身来,眼眶深红一片,云嬗讶异的睁大眼睛,她从未在贺东辰眼里看到如此软弱的情绪,她还来不及说什么,他已经快步走过来,冰凉的大掌盖在她眼睑上,遮挡了所有的光线。

    云嬗心头漏跳一拍,呼吸间满是男人身上新鲜的烟草味道,带着说不出的魅惑,让她心跳加速。下一秒,她的腰被他搂住,唇上有温软的东西压上来,那一抹压力让她不堪重负。

    云嬗脑门嗡的一声,所有的声音都远去,只剩下自己扑通扑通狂跳的心跳声以及他突然厚重的呼吸声。这一瞬间,她想过要推开他的,可是想到他红红的眼眶,她抬起的手软弱地垂落在身侧,拒绝不了。

    贺东辰没有深入,他的唇贴在她的唇上,她身上有股淡淡的药香,清爽甘冽,不像别的女人身上总是有一股浓郁的香水味,让人觉得呛鼻。

    她身上的药香,只让他觉得特别,特别眷恋。

    良久,两人维持着这个动作都没有动,他们周身就像笼罩着一层迷离的雾气,将这一幕永久定格。可到底不会长久,贺雪生换好衣服出来,就看到银杏树下,两人情不自禁的一幕。

    她怔怔地站在台阶上,垂在身侧的手慢慢紧握成拳,她往后退了几步,没有过去打扰,她怕自己撞破这一幕,会让他们三个人都难堪。

    她悄然回了别墅,沈存希看见她去而复返,他诧异的挑了挑眉,“怎么了?”

    贺雪生摇了摇头,勉强笑了笑,道:“想起还有东西没拿,小白,你收拾好了吗?”她的语气故作轻松,心里却一直想着哥哥出轨的事,心里难受到极点。

    沈晏白在楼上应了一声,然后背着一个大书包从楼上冲下来,贺雪生看他这么夸张,她道:“我们下午就回,不用带这么多东西。”

    “这些都是我的宝贝,我要带上。”沈晏白护着书包,生怕她不让他带。

    “好好好,你带上吧,那我们走了。”贺雪生最后那句话是对沈存希说的,她带沈晏白去庄园玩,沈存希不放心,让她带着云嬗,好有个照应。正好贺东辰找他有事要谈,就带着云嬗一起过来了。

    沈存希站起来,拿起搭在沙发背上的大衣,往玄关走去。

    贺雪生错愕地看着他,“你要出门?”

    “刚才我和你哥商量了一下,既然是谈事,哪里都可以,不一定要留在依苑谈。正好最近忙得很,出去走走散散心,也是不错的主意。”沈存希明明是黏她黏得紧,偏偏还一副正儿八经的模样。

    沈晏白耸了耸小鼻子,“哼,爸爸就是见不得我们俩单独出去玩,专门搞破坏的。”

    贺雪生倒也不是不想让沈存希跟,而是……“沈存希,我带小白去别人家里玩,恐怕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那位徐夫人我也见过,她应该不介意多接待几个人吧?”沈存希挑了挑眉,说得理直气壮,反正今天她去哪里,他就要跟到哪里。

    “……”贺雪生一时间竟无言以对。

    沈存希换好鞋子,抬头望着她,见她站在原地不动,他道:“还不换鞋?再磨蹭就吃了午饭再去。”

    贺雪生只好去换鞋,换好鞋出去,贺东辰与云嬗已经往回走,一个在前面一个在后面。若不是她刚才撞到,根本不会知道他们在外面做了什么。

    她心里叹息了一声,只做没有瞧见,她说:“哥哥,你也要去庄园?”

    贺东辰的眉峰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他睨向沈存希,似乎在问他什么时候说过要去?他根本就不想让雪生和徐卿多接触。

    沈存希挽着大衣,道:“今天阳光灿烂,何必窝在家里辜负光荫,你说是不是?”

    贺东辰顿时明了他的心思,他要黏着雪生,还非得把他拉一块儿,此刻见他们衣服都换好了,他要不准雪生去,得有个合适的理由。

    可他根本就没有理由阻止她去,倒不如跟着一起,至少能盯着她,不让徐卿太过靠近她,也不让她们有单独接触的机会。

    他点了点头,“也好,都上车吧。”

    贺雪生无语极了,沈存希要黏着她,哥哥怎么也跟着一起凑热闹?她只要想到刚才撞见贺东辰与云嬗接吻,她心里就很不自在。

    她不想说些不好听的话惹哥哥生气,但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这样,而置之不理。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哥哥也会对婚姻不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