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326章 稳赚不赔的买卖

    沈存希浑身的肌肉都在颤抖,他神情暴戾,每一拳都打在致命处,恨不得将这个男人挫骨扬灰。此刻手臂被宋依诺抱住,他咬着齿关冷喝道:“让开!”

    贺雪生不敢放手,沈存希已经失去了冷静。她不能放任他,在她心里,被连默威胁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万一沈存希因为她而坐牢,她死一万次都不足以赎罪。

    “不要,沈存希。够了,我们回去吧。”贺雪生不愿意放手,即使连默该死,她也不能让沈存希染上他肮脏的血液。

    沈存希揍过连默的手垂在身侧,握紧,松开,又握紧,反复在努力克制着情绪,他的眼神很恐怖。连默看出了一个男人偏执的占有欲跟愤怒,他冷冷地笑起来,挑衅道:“沈存希,你护不了她,你从来就护不了她。”

    沈存希捏得拳头咯吱咯吱响,身体里每根神经都在颤动,他不敢想象,如果他没有跟来,是否明天早上他拥有的只是一具冰冷的尸体,思及此,他眸中掠过一抹寒芒,一拳朝他面门砸去。“猪狗不如的东西,你去死吧!”

    “不要!”贺雪生失声呐喊。她只知道自己不能让沈存希杀人,不能让他的手为了她染上肮脏的鲜血,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才能阻止他的疯狂。

    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挡在他的拳头前。

    沈存希这一拳头蓄满了力量,贺雪生冲过来时,他已经来不及收回了,拳头砸在她胸前,只听见一声闷响,贺雪生一口鲜血喷了出来,疼得五脏六腑都移了位。她顾不上疼痛,拼命摇头,“沈存希,我不要你的手染上鲜血,不要!”

    那一声闷响,比揍在他身上还疼。沈存希惊慌失措地收回手,看见她吐血,他连忙将她抱起来,神情充满戾气,“为什么要替他挡下这一拳,他刚才差点杀了你。”

    贺雪生脸色苍白,移动时全身都疼得直颤,她吸了吸气,冰冷的空气吸进肺里,她浑身又冷又疼,“沈存希,对付他有许多办法,可是我不要你出事,你绝不能出事。”

    如果连你都出事了,那么这个家该怎么支撑下去?我需要你,小白需要你,就算再恨,你也保护好自己,这才是我想看到的。

    沈存希心头原本还充满怒意,连默欺辱她,还差点杀了她,她居然为这个人渣挡他的拳头,可是这会儿听到她的话,他整个人都清醒过来。他沉着脸,小心翼翼地将她抱起来,他睨着因痛苦蜷缩在地上的连默,他恶狠狠地补上一脚,“连默,我警告你,我的女人,绝不容许你染指。”

    连默闷哼一声,他闻言大笑起来,笑得浑身直颤,疼痛让他的笑容扭曲,他看着沈存希抱着贺雪生扬长而去的背影,他眼里浮现强烈的恨意。

    云嬗走过去,一脚踩在他胸口,她穿着军靴,这一脚用尽了全力,连默顿时笑不出来了,她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冷厉道:“连先生,你最好祈祷老天保佑你,否则你总有一天会自食恶果。”

    说完,她轻松的收回脚,转身离去。

    车里,沈存希收敛了所有的戾气,抱着贺雪生一言不发。凌晨时分,他并没有睡很沉,她起床出去,他就醒了,他知道她在门外待了一阵,然后回房换衣服。

    这么晚了,他不知道她要去哪里,等她出了门,他才换上衣服匆匆跟上去。

    大半夜的马路上,他远远地跟着前面那辆黑色轿车,开车的人十分警惕,他一度被甩开,所以才会晚到几分钟。

    到达老法院外面,他看见她穿过马路朝连默走去,心里十分不是滋味,她刚从他的床上下来,就跑来见连默,那种滋味真是不好受。

    他远远地盯着他们,他们似乎在争吵,然后他就看到连默朝她出手,那一瞬间,他吓得魂飞魄散,生怕来不及将她从鬼门关拽回来。

    此刻他抿着薄唇,一句话都没有问她,贺雪生倚在他怀里,感觉到男人浑身都散发出一股狂躁的气息,她微微闭上眼睛,胸口很疼,连吸气都疼。

    云嬗看了一眼后视镜,车厢里的气氛十分古怪,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开车往医院驶去。

    车子停在医院门口,沈存希率先下车,弯腰将贺雪生从车里抱下来,大步走进医院。一系列检查后,护士将贺雪生推进普通病房里,沈存希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云嬗则去取报告。

    报告拿回来,她伤势不轻,内脏出血,需要输液。医生开了液体,护士取了药过来给她输上,所有人都沉默不语,气氛更加诡异。

    折腾了一个小时,外面天色已经大亮,医生和护士离去,云嬗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两人,她转身走出病房,给他们腾出说话的空间。

    她倚在墙壁上,拿出手机,点开相册,贺雪生离开贺宅前,给她打了电话,让她马上开车到老法院外面拍照,她看着照片,当时并不知道贺雪生是要拿自己当诱饵,否则她怎么会放任她以身犯险?

    贺雪生躺在病床上,折腾了一夜,她很困,却怎么都睡不着,她睁开眼睛,看着一言不发的男人。气温很低,液体输进血管,冷得疼,她不知道该说什么,便撒娇打破沉默,道:“沈存希,我手背疼,液体输进去很冷。”

    “忍着!”沈存希低喝一声,她立即闭上嘴,不再嚷疼。

    沈存希看着她这模样,心里极不甘心,却又心疼,他不情不愿地起身,走出病房。不一会儿他回来,手里多了一个热水袋。

    他将热水袋压在输液管上,这样液体流进她的血管里就是温热的,不会像刚才那样疼。

    贺雪生看着男人脸色虽还不好,但是每个动作都十足温柔,她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握住他按在床边的大手上。

    沈存希大手动了动,她以为他要收回去,连忙握得更紧。沈存希瞧着她那股赖皮劲儿,轻轻叹息了一声,极不甘心的问道:“为什么出去见他?”

    贺雪生还没有做好告诉他一切的准备,即使今晚出了这么大的意外。可是就算她现在不说,他揍了连默,这件事迟早也瞒不住。

    她抿着唇,不说话。

    沈存希气得不行,他用力扯回手,怒气腾腾地瞪着她,“依诺,是不是要等到有一天我替你收尸时,才让我知道一切?”

    贺雪生咬着牙关,半晌,她才用抽科打诨的方式道:“新年第一天,你就咒我死。”

    沈存希的凤眸被怒火烧亮,他看着她脖子上一圈淤痕,心疼得无以复加。每次她出事,他都是最后一个知晓的,他明明是她身边最亲近的人,不是吗?

    他没有怀疑过依诺半夜三更去见连默是对他有情,甚至怀疑她为连默挡拳头的动机,她那么爱他,那面墙上那些反反复复的抠痕已经代表了她对他的心意。

    他若还怀疑她对他的感情,那么他真不配得到她的爱!

    “依诺,你最近心事重重,是不是他拿官司的事威胁你?”沈存希唯一想到的,就是自己有把柄在连默手里,那件事就算证据确凿,法庭上连默也奈何不了他。

    贺雪生摇了摇头,“不是。”见他还要追问,她连忙道:“我好疼,不想说话,我想睡觉。”

    沈存希气血翻涌,恶狠狠地瞪着她,不是官司的事,难道还有别的事,让她不得不去见他?他知道她有意瞒着他,“依诺,我们是夫妻,出了什么事不能共同面对?”

    贺雪生闭上眼睛,睫毛轻颤起来,眼眶有些发热发烫,她紧紧的闭上嘴,不肯说半个字。她不想对他撒谎,也不想告诉他这件事。

    沈存希瞧着她这个样子,真是恨不得揍她一顿,他冷笑起来,“为什么不肯告诉我,难道在你心里,我这么不值得信任?依诺,我们之间经历了多少事,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不能与我坦诚相待?”

    贺雪生用力咬紧牙关,他在失望些什么,她懂。可她不敢说,刚才他差点杀了连默,要是让他知道连默那里有她的照片,她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她转过身去,拿背对着他,沈存希看着她的后背,心里压着一团火无处可发泄,他腾一声站起来,转身大步走出病房,哐当一声甩上门。

    云嬗站在门外,看见沈存希脸色铁青地走出来,她立即站直了身体,沈存希睨了她一眼,冷声道:“跟我来,我有话要问你。”

    从依诺那里问不出什么来,他只能从云嬗这里下手。

    两人走到安全楼梯口,沈存希望着她,道:“你跟在依诺身边时间最长,她最近很反常,你知不知道她出了什么事?”

    云嬗想起那天贺雪生去咖啡馆见连默的情形,她摇了摇头,道:“我不知道,雪生小姐不想说的事情,没人能从她嘴里问出任何东西。”

    “这么说确实有事发生?”沈存希冷冷地看着她。

    云嬗沉默以对。

    “今天晚上,你出现在那里不是巧合吧,看见依诺被连默掐着脖子,你没有第一时间出去救她,她吩咐你做了什么?”

    “雪生小姐让我去拍照,把当时的情形拍下来,她有用。”云嬗道。

    沈存希想起洛水镇那个地窖,他神情冷酷,“依诺不会好端端的去招惹那个疯子,你要么和我说实话,要么就等着被解雇。”

    “她想用这些照片告连默谋杀。”

    “拿自己作饵?她什么时候蠢得这么无可救药了?”沈存希怒不可遏,她以为凭这些照片就能将连默困住?她简直太天真了!

    云嬗抿着唇不说话,今晚的事实在太冒险了,可这是贺雪生的命令,她只能服从。

    “云嬗,再有一次,你明知道她去见那个疯子而不阻拦,你就自己去向贺东辰请辞!”沈存希狂躁不安,总觉得这件事不会这么简单。

    一定还有什么事,只是他不知道罢了。

    “我明白了。”云嬗今晚也吓得够呛,那个时候沈存希没出现,她也会过去,就是因为如此,贺雪生才怪刺激连默。

    沈存希蹙紧眉头,眼眶赤红,太阳穴刺疼得厉害,他伸手摁了摁太阳穴,道:“你去陪着她,有事给我打电话。”

    云嬗点了点头,转身向病房走去。

    沈存希站在安全楼道口,陷入沉思。依诺到底瞒着他什么事?她突然拿自己为饵,拍下连默的罪证,她到底想做什么?

    贺雪生昏昏沉沉的睡去,她睡得很不安稳,又梦到被囚禁那两年发生的事,就像身在地狱一样,让她无力挣脱。

    她再醒过来时,病房里已经大亮,阳光从窗外照射进来,这是新年的第一天,阳光热烈的仿佛要将所有阴暗都驱散。

    她偏头望着窗外的阳光,伸出手去,阳光穿过她的指缝,洒落在地上,她感觉不到任何的温暖。

    云嬗见她醒来,她走过去,“雪生小姐,你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

    贺雪生摇了摇头,她试着坐起来,胸口一阵刺疼,她又摔了回去,连呼吸都是一片痛意。云嬗按住她的肩,道:“你别乱动,你想要做什么,告诉我,我帮你。”

    贺雪生输了两瓶液体,此刻内急,她刚要说话,沈存希推开门进来,他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手里拧着保温桶,神色清冷,目光没什么温度地盯着她。

    “我想去卫生间。”贺雪生试着坐起来下床。

    沈存希将保温桶搁在床头柜上,弯腰将她打横抱起,径直走进卫生间,将她放在马桶上,转身离开时,丢下一句话,“好了叫我。”

    贺雪生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门关上了,阻隔了她的视线。她收回目光,落在左手无名指上,那颗血钻散发着光彩夺目的光芒。

    昨晚他们还那么亲密,今天又开始闹别扭了。

    两分钟后,卫生间的门被人推开,沈存希走进来,贺雪生正在拎裤子,看见他旁若无人的向她走来,她窘得脸通红,赶忙穿好裤子。

    沈存希将她抱出卫生间,放在床上,然后去打热水过来,温柔的帮她擦脸擦手。

    贺雪生定定地望着他,他脸上没什么表情,动作却十分温柔,他还在生气吧,生气她不信任他。沈存希将水盆放回卫生间,走过来打开保温桶,从里面端出一碗清淡的米粥,沉默地喂她吃饭。

    贺雪生沉默的吃起来,两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气氛诡异到极点。

    贺雪生胸口疼,吃完一碗米粥,就再也吃不下去了,沈存希也没有勉强她,将碗放回床头柜上,抬头静静地望着她。

    经过一夜,她脖子上的勒痕更加明显,那一圈勒痕刺疼了他的眼睛。他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脖子,感觉到她的肌肤在他指腹下颤抖,他轻启薄唇,问道:“疼吗?”

    贺雪生摇了摇头,“不疼了。”

    沈存希收回手,“我这些天会很忙,原本打算去法国的行程暂时搁置,等你身体好些,我们再过去。”

    贺雪生这才想起,他们原本定于今天去法国的,她心里莫名有些失望,还是强颜欢笑道:“也好,我这个样子也不适合长途飞行,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沈存希搁在膝盖上的手紧握成拳,他该庆幸她这么善解人意吗?“依诺,我还是那句话,我们是夫妻,我是你的天,没有什么事是不可以依赖我的。”

    贺雪生抿了抿唇,喉咙口涌过一股暖流,她点了点头,“我知道。”

    沈存希挑眉瞪着她,质问道:“你知道?你真的知道?”

    “我……”贺雪生咬着唇,不知道该说什么。

    沈存希失望极了,“依诺,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依靠我?你知道昨晚我看见你被连默卡着脖子的感受吗?我觉得我无能,我连我最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算个什么男人?我这辈子,从来没有这么深的挫败感。”

    贺雪生眼眶发烫。

    “七年前,我没能保护好你,让你受尽折磨,七年后的今天,我依然保护不了你,依然让你受到伤害,依诺,你懂这种感受吗?我宁愿连默一切冲着我来,也不要你受到一丁点的伤害。”沈存希哑声道。

    贺雪生眼里泪光闪烁,她难过得快要死去了,可是她不能说,这件事就算她告诉了他,也于事无补,只不过多一个人痛苦罢了。

    “你好好休息吧,我晚上再过来看你。”沈存希站起来,“你受伤的事,我没有告诉爸,他年纪大了,禁不起刺激,待会儿,我会把沈晏白送到你这里来,让他陪着你。”

    贺雪生看着他拉开门出去,她眼前逐渐模糊,眼泪滚落下来,他对她很失望吧,是她把他变得这样无能,一切都是她的错。

    云嬗推门进来,看见她坐在病床上默默掉眼泪,她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雪生小姐,不怪沈总生气,昨晚那情形,换作任何人见了,都会吓得够呛。不止沈总想知道原因,我也想知道原因。”

    贺雪生抹了抹眼泪,“云嬗,你知道吗?以前我想要一个家,家里有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每天相濡以沫,平平淡淡的白头偕老。可是这样简单的要求都不能实现,我认识了他,注定要经历比寻常人更多的痛苦。我们身边有那么多人不想我们在一起,如果我们懂得妥协,懂得放手,那么会轻松许多。”

    “沈存希是一个认定了就绝不放手的人,我已经辜负了他太多太多,我不能让他再为我失去更多。有些事情,我不能说,是因为那些事情会毁灭的,不仅仅是我,还有他。”

    “那你有自信瞒一辈子吗?”云嬗问道。

    贺雪生一怔,一辈子太遥远了,她根本不可能瞒着他一辈子,有可能明天那些照片就会曝出来,然后他就会知道一切,可是她太胆小了,她总想着能瞒一天是一天,能让他晚一天知道,她就会拼命去争取这个时间。

    “我不知道,能瞒一天是一天吧,直到再也瞒不下去。”贺雪生驼鸟一样。

    病房里安静下来,过了许久,贺雪生才道:“云嬗,给辛律师打电话,让他来医院一趟。”

    云嬗点了点头,拿手机给辛律师打电话,四十分钟后,辛律师出现在病房里,贺雪生拿着云嬗的手机,翻开照片递给辛律师,问道:“辛律师,你看看这些照片,如果我们起诉连默,会有多大的胜算能将他定罪?”

    辛律师接过手机,看见屏幕上的照片,再看贺雪生脖子上的伤,他道:“单凭这些照片,我们很难将他定罪,我与连默接触过,他在法律方面的造诣非常高,很擅长钻法律空子,再加上他背后的律师团,会努力帮他洗清罪名,我们的胜算并不大。”

    贺雪生失望极了,“连您都拿他没办法吗?”

    “贺小姐,走法律途径并不能解决问题,不过这些照片还有一个用处。”辛律师顿了顿,又道:“连默是时影科技公司的执行总裁,只要把照片散播出去,对他的形象来说是致命打击。”

    贺雪生垮下肩,她以命相搏,最后只能伤到连默的个人形象,难怪沈存希会那么生气。凭这些照片,她并不能伤害连默一丝一毫。

    而连默手里的照片,却会将她毁于一旦。

    她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眼里已经一片绝然,“辛律师,我们还有什么办法能让他绳之以法?”

    “贺小姐,作为律师,我不能建议你走非法途径,但是适当的时候,要出奇致胜,单靠法律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辛律师旁敲侧击道。

    贺雪生抿着唇,她拿回手机,她自然不甘心坐以待毙。她慢慢想起从前的事后,对连默已经恨之入骨,不把他挫骨扬灰,她难消心头之恨。

    可是她的能力毕竟有限,想出来的方法太小儿科,难以让连默伏法。她看着那些照片,脑子里突然蹿起一个念头,她望着云嬗,道:“云嬗,你派人去盯着连默的一举一动。”

    “雪生小姐,你想做什么?”

    贺雪生摇了摇头,“我暂时还没有想到,既然我们拍了这些照片,总要让它实现最大的价值,才不枉我受了这一身的伤。”

    云嬗点了点头,“好,我马上去办。”围围肝划。

    云嬗离去后,辛律师还留在病房里,这几年他与贺雪生有些来往,他在椅子上坐下,望着她,道:“贺小姐,你突然要对付连默,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情?”

    贺雪生倏地抬头望着他,连辛律师都看出来,沈存希和云嬗又岂会看不出来,他们不逼她,是在等她主动开口,她道:“我被连默囚禁了两年,我要报仇这个说法应该说得过去吧?”

    “报仇有很多方式,你这么激进拿自己下饵,一定是有迫在眉睫的原因,让你不得不豁出去。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连性命都不顾了?”辛律师道。

    “辛律师,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有点累了,就不送你了。”贺雪生淡淡道。

    辛律师听出她在下逐客令,他站起身来,温和道:“那你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你了。”

    目送辛律师出去后,贺雪生收回目光,下意识去拿手机,一摸枕边,没有摸到手机,她惊出一身汗,连忙转身去拿开枕头,动作弧度太大,一下子牵扯到胸口上的伤,疼得她直吸气,她也顾不上。

    拿开枕头,枕头下果然空空如也,手机不翼而飞。

    她急得到处找,她明明记得手机压在枕头下,为什么不见了?贺雪生拼命让自己冷静下来,手机里的短信她已经删除,就算拿走她的手机,也不可能找到什么,可是到底是谁拿走了她的手机?

    云嬗进来,就见她在找什么,她连忙问道:“雪生小姐,你在找什么?”

    贺雪生回头看了她一眼,“云嬗,你看见我的手机没有,我的手机不见了。”

    她记得她醒过来时,还看见了手机,怎么会不见了?

    云嬗快步走过来,帮她一起找,将病房里翻了个底朝天,她们都没有找到手机。云嬗突然一拍脑袋,“哎,可以打电话嘛。”

    她拿出手机拨通贺雪生的电话号码,手机那端传来已关机的提示音,云嬗看着贺雪生,道:“雪生小姐,手机关机了。”

    贺雪生呆坐在床上,她仔细想了想,今天早上进病房的就只有沈存希、云嬗与辛律师。云嬗和辛律师不可能拿走她的手机,那么只剩下沈存希。

    他拿走她的手机做什么?

    贺雪生心里突然感到不安起来,她让云嬗把手机给她,她手指哆嗦着按着他的电话号码,然后拨出去。手机里传来短促的提示音,她心跳加速,然后手机接通,那端传来男人冷漠的声音。

    她情不自禁地握紧手机,问道:“沈存希,你是不是把我的手机拿走了?”

    那端静默了几秒钟,沈存希道:“是,你的手机在我这里,你现在的情况需要静养,手机我暂时帮你保管。”

    沈存希的话说得光明正大,一点也不心虚。

    贺雪生的心却沉进谷底,虽然手机里的信息她已经全部删除了,但是不排除连默还会发照片来威胁她,若是让沈存希看见了,后果不堪设想。

    她声音抖了起来,“我要用手机怎么办?”

    “你用手机做什么?”沈存希反问道。

    贺雪生抿紧唇,她说:“我要上网啊什么的,待在医院里很无聊。”

    “我已经让老王去接沈晏白了,等他到了你就不会无聊了,就这样,我先挂了。”沈存希不待她说话,直接挂断电话。

    贺雪生“喂”了好几声,那端电话已经被挂断,她烦躁的抓了抓头发,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

    连默被沈存希揍了一顿,脸上的伤刚好,又添了新伤。他躺在地上,看着宋依诺被他带走,他望着黑沉的天空,眼里满是恨意。

    助理等沈存希他们走了后,才小跑着过来,他蹲在连默身边,将他扶起来,“连总,你伤得很重,我送你去医院。”

    连默猛地推开他,他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转身往座驾走去,刚走了几步,又栽倒在地,人事不省。

    助理将他送去医院,他的伤除了脸上,就是身上,沈存希揍他时,手下一点也没留情,全是往要害处打,他这伤不养个十天半个月,根本下不了床。

    连清雨接到助理的电话,她匆匆赶到医院,连默已经做完了检查以及包扎好,被送回了病房。

    她走进病房,看见连默双眼紧闭,脸上缠着纱布,露出肿得老高的脸,她皱紧眉头,问助理,“这是怎么回事,我哥怎么伤得这么重?”

    助理张了张嘴,之前连默吩咐过他,不准他多嘴,他撒谎道:“连总遇到了抢劫。”

    连清雨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这里有我守着他就好了。”

    助理转身离开,连清雨在床边坐下,望着连默,他还昏迷不醒,一张脸已经肿得看不出原来的俊美。都说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他这是白招来一顿打,好在没伤及性命。

    她在病房里坐了一会儿,眼角余光瞄到搁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她忽然想起什么,连忙拿起手机,一边解锁,一边偷偷瞧连默有没有醒来。

    她很紧张,像做贼一样,连默的手机是自带指纹锁,如果放在平时,她就算拿到手机,想要解锁难如登天,除非将连默的手指砍下来。

    但是现在对她来说无疑是个机会,她小心翼翼地握着他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试,终于把屏幕解开。

    这几天在别墅里,她一直在找那所谓的照片,可是银鹰不愿意帮她黑进连默的电脑,她根本就找不到任何蛛丝蚂迹。

    刚才她只是灵机一动,像连默这样心思缜密的人,他绝不可能把重要的东西放在别处,等着人去找。而她找不到,那么只能说明,他把照片存在了手机里。

    解了锁,她开始找照片,每一个文件都打开,一点发现都没有,她紧张极了,生怕自己还没有找到,连默就醒过来了。

    她急得手指直颤抖,终于找到了那个隐藏的文件,要打开文件,需要指纹。她把手机移过去,握住他手指,刚要摁向指纹识别区,连默突然动了。

    她吓了一跳,手机从掌心滑落下去,掉在地上。她吓得整个人都僵硬住,不敢随便动弹。

    连默没有醒,又睡着了。过了好一会儿,连清雨才喘了口气,后背已经惊出一身冷汗。她弯腰捡起手机,却怎么都摁不开,手机好像摔坏了。

    她挫败地瞪着黑乎乎的屏幕,只差一点点,她就能知道他手机里藏着的秘密。她很不甘心,可是又不能拿走手机,连默随时都会醒,他要知道她拿走他的手机,她一定没有好果子吃。

    她不甘心的将手机放回床头柜上,下次还要再找到这样的机会,会难如登天!

    这样想着,她就更不甘心了,可是手机开不了机,她又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等,否则她拿走手机也没有用,因为手机屏幕与那个文件都需要他的指纹才能打开。

    ……

    沈存希挂了电话,他走到沙发旁,严城坐在那里,膝盖上放着一个笔记本,他十指如飞,敲得键盘咔嚓咔嚓响。

    今年沈存希没有回法国过年,他也回不去,只得让老婆带着孩子回国来。结果大年初一的早上,他想和老婆温存一下,就被沈存希残忍地叫来加班。

    他原本很幽怨,看到沈存希脸色不好,他不敢撩老虎虎须,“沈总,昨晚的求婚失败了?你脸色很不好。”

    沈存希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从裤兜里拿出一只手机扔到他面前,道:“把手机里删除的信息复原,你就可以回去了。”

    贺雪生最近总是心事重重的,昨晚他拿走手机时,她的反应很激烈,伸手就来抢。他眼角余光有瞄到她当时正要看的信息,留意了一下电话号码,刚才他从她那里拿走手机后,他翻过信息,里面的短信全都被清空了。

    严城一听,顿时觉得头皮发麻,他道:“沈总,短信被删除后,是不能复原的,你这是要逼死我啊。”

    “恢复不了,你就不用回去了。”沈存希心情不好,懒得听他抽科打诨。

    严城瞧他的神情,不像是开玩笑,他十分幽怨,“那我试试。”他拿起手机,用数据线接入电脑,然后开始下软件,试图将短信恢复。

    手机里删除的短信,是可以用特定的软件恢复,或者去通讯公司查询,一般来说,就算查到了编码,也无法把它译回文字。

    严城试了许多种办法,都没能恢复短信,沈存希虎视眈眈地站在旁边,每隔几分钟,就会问他一次,搞得他压力很大。

    “沈总,真的恢复不了。”严城额头上直冒汗,他都快被这些编码给搞中风了。

    沈存希蹙紧眉头,“再试!”

    严城心想,再试下去,也没用啊,恢复不了就是恢复不了,他又不是手机的编程员,怎么可能把已经删掉的东西再重新找回,这又不是电脑。

    一整天,他都把时间耗在了手机上,他尝试了无数种办法,最终也没能恢复短信,沈存希的脸色比窗外的夜色还黑。

    他抿紧薄唇,依诺删除的到底是什么信息?她为什么要去见连默?

    他攥紧手机,心里有许多疑问需要解答,他沉声道:“去找人复制一张电话卡,这个手机能收到的通话与信息,我全部要收到。”

    “是。”严城连忙点头,这个难度系数比让他恢复短信要小很多。他拿走手机,匆匆出去了。

    沈存希转身走到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夜色,新年的第一天,他是在这样躁郁的心情下度过,他一手撑在玻璃窗上,依诺,你到底想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两个小时后,严城匆匆赶回来,他将手机与一张电话卡递给沈存希,道:“沈总,电话卡已经复制好了,你要不要试一试?”

    沈存希将新的电话卡插入一支新的手机上,然后用自己的手机打电话,两支手机同时响起来,他挂断,又用自己的手机发了条短信过去,两支手机同时响起短信提示音,他点开短信,两支手机收到的短信一模一样。

    他将短信删除,然后把新的手机调成振动,以免被依诺发现端倪。

    沈存希弄好后,抬头盯着严城,道:“今天的事,包括你老婆都不要说。”

    “我明白,我明白,沈总,那我可以下班了吧?”严城只差没有点头哈腰了,今天的沈总特别的怪异,阴沉沉的,明明大过年的,还拉着一张脸,唉,看来沈太又让他不得安生了。

    沈存希颔了颔首,“可以下班了,不过明天准时上班。”

    严城呻吟一声,说好的年假呢?他就休了一天,苦命的人啊。

    严城离去后,沈存希走回办公桌后坐下,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份资料,这份资料是绝密的,他打开资料翻阅,目光逐渐深沉。

    办公室里突然响起敲门声,沈存希将资料盒上,重新放回抽屉里锁上,然后沉声道:“进来!”

    办公室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身着灰色西装的中年男人走进来,走到灯光下,才看清男人的脸,赫然便是与连默商谈卖股份的刘董。

    沈存希目光里掠过一抹深意,他起身走过去,“刘董,快请坐!”

    刘董也没和他客气,走到沙发旁坐下,沈存希转身往吧台走去,边走边道:“喝茶还是咖啡?”

    “一杯铁观音。”刘董打量着办公室,沉肃的装饰,让人感到压抑。

    沈存希泡了茶过来,放在刘董面前,他在他对面坐下,淡淡道:“您和连默快要签约了,这段时间,您还是少来这里为妙,以免他起疑。”

    刘董端起茶杯,吹了吹浮在上面的茶叶,抿了口茶,他放下茶杯,看着对面眉目深沉的男人,他道:“贤侄,事成之后,你真的把再把股份还给我?”

    “自然,我言出必行。”沈存希斩钉截铁道,如今,他改变主意了,毁了沈氏却对付那个卑鄙小人,实在太不划算,他是商人,要做一笔稳赚不赔的买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