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333章 巧妙的局中局

    徐卿和贺峰双双垂下头去,不敢看她的眼睛,他们到底年纪大了,这两天一直守着她,没有精力再去带孩子,刚才若不是云嬗下来说。贺雪生想看孩子,他们还不会发现孩子不见了。

    两老愧疚不安,韩美昕上前一步,涩声道:“依诺,对不起,一开始小白还跟着我。后来我也是忙晕了,他什么时候不见的,我都没发现。”

    贺雪生踉跄一步,跌坐在地上,眼泪哗哗的流,她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我要去找他,他现在一定很害怕,都是我的错。我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

    她怎么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连孩子不见了都不知道?沈存希带小白带了六年多都没弄丢,她就带了几天,就把孩子弄丢了,她怎么还有脸再去见他?

    云嬗连忙去扶她,被她推开了手,她跌跌撞撞往门外跑去。一时间,所有人都跟着往外跑。

    贺雪生穿得单薄,外面天寒地冻,寒气扑面而来,那股寒气吸进肺里,她呛得直咳嗽,眼前模糊了。她也顾不上,高一脚低一脚的往外跑。

    韩美昕跟在最后,她连忙拿了件外套追出去,贺雪生在花园外面被云嬗拦住。“雪生小姐,我们现在不知道小白是自己出去玩了,还是被人带走了,你现在出去要怎么找?”

    “不知道怎么找,我也要去找他,我不能丢下他一个人。”贺雪生边咳边厉声道,那是她失而复得的孩子啊,她只有他了。如果连他也弄丢了,她要怎么活下去?

    云嬗心里也是自责,贺东辰让她来依苑守着贺雪生,结果她眼睁睁看着孩子丢了,如果现在连贺雪生也出了事,她难辞其咎。

    “雪生小姐,你听我说,我们先查看监控,看看是谁带走了小白。依苑里戒备森严,要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带走孩子,还不会被我们发现,依苑里肯定有内鬼。只要抓到内鬼,找回小白不是难事。”

    贺雪生冷静了一些,她现在不能像无头苍蝇一样乱蹿,她不能方寸大乱,小白还等着她去找,她必须要让自己理智一些。

    “好,马上查监控,快去!”贺雪生一声喝完,整个人都摇摇欲坠。

    这几天她没吃什么东西,然后上次被沈存希误伤,再加上现在弄丢小白五内俱焚,她根本就站不住,眼前一阵发黑。

    韩美昕连忙跑过来,将手里的外套披在她肩上,看她冷静下来,她才松了口气,“依诺,我们先回去,你得吃点东西,否则怎么有力气找小白?”

    小白不见了,这对贺雪生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她希望她能振作起来,好好吃点东西,否则再这样下去,她不生病也得把自己饿死。

    贺雪生眼前一片模糊,她抬起头来,看到的是亲人和朋友担心的神情,她心里悲恸,哑声道:“爸爸,妈妈,我想吃饭,我要吃饭。”

    徐卿与贺峰连忙应了一声,徐卿脚还伤着,拄着拐杖往别墅里走去,要去给女儿做饭。贺峰见状,连忙走过去扶着她,两人相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韩美昕扶着贺雪生回到别墅,兰姨在灶上炖着小米粥,听说贺雪生愿意吃东西了,她连忙盛了一碗出来,她几天没吃什么东西,不能吃太补的东西,免得虚不受补。

    她坐在餐桌旁,一屋子的人围着她,众人眼里都有着欣慰,同时心里又十分心焦,孩子什么时候不见的,被谁带走了,还能找回来吗?

    云嬗很快调了监控回来,沈晏白昨晚不见的,监控上面显示,昨晚白若来了别墅,一开始保镖不让她进来,后来有一个保镖过来,不知道与那个保镖说了什么,就把人放进来了。

    白若之前在别墅里待过一段时间,沈晏白看见白若时,并没有害怕,反而跟她上了车,然后那名保镖就开着车出去了,在出门时受到了盘问。

    但是守门的保镖并没有引起注意,就放他们出去了。

    她把监控录相播放给贺雪生看,贺雪生看见沈晏白没有防备地跟白若上了车,她心里难过得要命,白若会把小白带去哪里?围节欢血。

    播放监控录相时,云嬗已经去叫来昨晚值夜班的保镖,询问昨晚的经过。

    那名保镖说,昨晚确实有位白小姐来造访,她说她是兰姨的远房亲戚,过来看看兰姨,他本来要打电话给兰姨确认,另一个保镖过来,确认了白若的身份,说她就是兰姨的远房亲戚。

    他当时没有起疑,就放白若进去了。过了几分钟,白若就带着沈晏白出来,坐上了停在一旁的黑色奥迪,那名保镖开车,说兰姨吩咐他们,带沈晏白出去买玩具,他见沈晏白没有露出异样,就放他们出去了。

    后来直到换班,都没见那辆奥迪车回来,他就给忘了,现在说孩子不见了,他才想起来这事。

    云嬗喉咙口滚着火,白若堂而皇之的进了依苑,还堂而皇之的带走孩子,竟然没有人向她汇报一句,她气得吐血,一拳头揍在那名保镖的小腹上,怒斥道:“依苑里到底是谁在做主?你们居然连请示都没有,就眼睁睁看着他们把小少爷带走?”

    那名保镖痛得弯下了腰,一句都不敢申辩,“对不起,云队,我们知道错了。”

    “知道错了有什么用?马上去把小少爷给我找回来,找不回来你们也不用回来了。”云嬗怒不可遏,贺东辰信任她,才会把依苑所有人的安全放心交到她手上,可是她一而再,再而三的辜负他的信任,这让她怎么还有脸再去面对他?

    贺雪生看着监控录相,太阳穴隐隐作痛,白若为什么会带走小白,她到底想要做什么?

    兰姨还不知道贺雪生其实就是沈晏白的亲生母亲,所以知道白若带走了沈晏白,她反倒松了口气,她安慰贺雪生,道:“太太,白小姐带走了小少爷,小少爷一定不会有事的,他们是母子,血浓于水。”

    她话音刚落,所有人都瞪着她,她抖了抖,“我说错了什么吗?”

    韩美昕道:“小白不是那个女人的孩子,小白是依诺的儿子,四哥做了dna鉴定,他们才是一家三口,那个女人不是。”

    “啊!”兰姨下巴都快掉地上了,“小少爷是我捡回来的,他是弃婴,怎么会变成先生和太太的孩子?”

    “这事说来话长,反正小白是依诺的儿子。”韩美昕说。

    兰姨这下真的是迷糊了,这豪门世家怎么这么乱?她捡来的孩子的都会变成沈存希和宋依诺的亲生儿子,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可太太不是生的是个女儿吗?

    没人再理会兰姨,众人看着监控录相,几乎猜到了那名保镖和白若一定是里应外合,把沈晏白带走。他们带走沈晏白,到底要做什么?

    已经一天一夜了,如果是绑架勒索,也应该打电话来要赎金了,可是一点动静都没有,这下可怎么是好?

    大家能想到这些,贺雪生也能想到这些,她想起之前叫云嬗去调查白若,白若曾经生了个女儿,如果没错的话,就是小忆。

    白若为了潜伏进依苑,不惜整容整成她的样子,说明她要为她的女儿报仇。如今她绑走了沈晏白,绝不可能是绑架勒索,而是也要让她承受丧子之痛。

    只是这件事是她一个人的主意,还是背后另有指使者?连默会不会参与其中,打算挟沈晏白来威胁她?

    一时间,她脑子里闪过无数种可能,每一种可能都让她胆颤心惊。如果沈晏白落在连默手里,他已经穷途末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小白可能已经凶多吉少。

    不,不会这样的,一定不会这样的。

    “云嬗,报警。”贺雪生冷声吩咐道,她必须打起精神来,早一分钟找到小白,就还有一线生机,若迟了,她无法想象后果是什么。

    云嬗连忙拿手机报警,同时通知贺东辰,贺东辰听说沈晏白不见了,怒得直接砸了手机,云嬗吓得够呛。这两日,贺东辰不敢来依苑,是怕看到妹妹憔悴的样子,他会自责。

    可是现在沈晏白也不见了,他不能再不现身了。他心想,沈存希,你要是敢活着滚回来,我一定将你剥皮抽筋!

    贺雪生吩咐完,就沉默的吃起东西来,她必须保存体力,小白还等着她去找,她不能倒下。

    ……

    上次贺雪生被绑架的废弃修理厂内,此时里面亮着灯,连默和白叔躲在里面,四名保镖守在外面。现在他们被通缉,想要逃出桐城难如登天。

    黑白两道的人都在找他们,他们不能住在市区惹眼的地方,只能藏在这里。

    连默坐在铁床上,满眼皆是戾气,他拿起手机,一张张翻着手机里的照片,越看心里越恨。白叔站在旁边,从他这个角度看不见连默在看什么,他痛惜道:“少爷,连宅已经被一把大火给烧没了,老爷子毕生的心血,就这么没有了。”

    连默抬起眼,阴沉地看着他,眼底杂乱.交织的血丝让他看起来十分可怖,“命都快没了,还要这些做什么?让我抓到那个背叛我的人,我要让他不得好死!”

    连默所有的计划都十分精密,要不是阿虎自首出卖了他,他根本不会像现在这样躲躲藏藏,这一切都是他害的,他恨不得喝他血吃他的肉。

    白叔浑身轻颤,面前的少爷已经不再是他认识的那个成熟睿智的少爷了,如今的他偏执到极点,他看着他一步步走错,终至无法回头。

    “少爷,去自首吧,自首还有一条活路。”白叔跟在他身边,怎么可能看不出他有精神分裂,只要他肯去自首,他就有办法让他不用坐牢。

    连默站起来,唇边泛起一抹冷笑,“自首?我连默的字典里没有自首这两个字。现在沈存希已经死了,依诺就是我的了,我让你去联系的船,联系得怎么样了?”

    白叔叹了一声,他在错的路上越走越远,他已经无力拉回他了,他道:“已经联系好了,今天晚上12点,他们会在港口等。”

    “好,等我们到了国外,就重新开始,眼前的困难都会度过去的。”连默点了点头,他绝不会向命运认输,他已经干掉沈存希了,只差一步,就能和依诺白头到老,他绝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放手。

    白叔没有他那么乐观,“但愿吧。”

    连默又坐回铁床上,他调出一段视频,要逼宋依诺来见他,他必须使出杀手锏,他将视频发送过去。视频发送成功,他的手机被反追踪。

    沈存希一直待在薄慕年的别墅里,他手边有一个手机,手机上的电话卡是复制贺雪生的,当贺雪生收到那段视频的同时,他的手机也收到了。

    影子坐在旁边,手机一响,他电脑上的急速追踪就开始了,这几天他们一直等,等连默联系宋依诺,他已经走投无路,绝不会这样善罢甘休。

    沈存希拿起手机,点开信息,上面是一段视频,他扫了影子一眼,道:“你继续追踪,我去看看他发了什么给依诺。”

    “喂?”影子转头瞪着他的背影,“我已经两天两夜没有合过眼了,你给我看看呗。”

    沈存希送了他一记凌厉的眼刀,他缩了缩脖子,只得眼睁睁看着沈存希拿着手机出去了,他无限哀怨道:“亏得我这么卖力帮你,有好东西也不懂分享。”

    沈存希走出去,迎面遇上上楼来的薄慕年,他捏着手机,薄慕年看着他,道:“刚刚得到的消息,你儿子被绑架了。”

    “什么?”沈存希错愕地望着薄慕年。

    薄慕年道:“因为你的失踪,宋依诺的精神受到很大的刺激,大家把注意力都放在她身上,却忽略了孩子,等她想起要见孩子时,孩子已经被白若带走了。”

    “白若?”沈存希神情阴鸷,他果然没料错,白若还是出手了。老爷子把她的孩子换掉,最后死在连默手里,她一定会把这笔账算在他们头上。

    好在他早就派严城密切注意白若的行踪,只要她不和连默勾结,沈晏白不会有事。

    薄慕年瞧着他这一副模样,似乎胸有成竹,他眯了眯眼睛,“你不要告诉我,你早就知道白若会去绑你儿子?”

    “不是知道,是猜到,这是老爷子造下的孽,她必定不会善罢甘休。”沈存希说完,对薄慕年道:“老大,拜托你一件事。”

    薄慕年听见他用拜托二字,就头皮发麻。韩美昕要是知道他窝藏沈存希,而不和她通气,怕是这辈子都不会想和他说话。

    他已经被这个大舅子坑得不行了,他还要继续坑下去,“别,是我拜托你,行行好,赶紧现身吧。”

    沈存希没有理会他,他道:“老大,麻烦你去联系严城,严城掌握着白若的一举一动,搭救沈晏白的事就有劳你了。”

    薄慕年冷冷地看着他,“你不去救你儿子?你觉得宋依诺知道了会原谅你吗?”

    沈存希攥着手机,道:“我还有更重要的事,不除掉连默,我们这辈子都不会过得安心。”

    薄慕年定定地看了他几秒钟,这才转身下楼,去部署救人的事宜。

    沈存希看见薄慕年离去,他拿起手机,还没来得及看视频,他的手机响起来,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电话号码打来的,他眯了眯眼睛,转身走进书房。

    影子吊儿郎当的坐在书桌后,嘴里叼着烟,十指如飞一样在键盘上敲打着,他走进去,“有陌生号码打进来,立即追踪他的具体地址。”

    影子连忙点头,然后沈存希接通了电话,屋子里安静得连跟针提落在地上的声音都清晰可闻,沈存希捂住话筒杜绝了一切声音,听见那端传来宋依诺含恨的声音,“连默,你不得好死!”

    听到她嘶哑的声音,沈存希心如刀绞,即使看不见她,他也想象得到,她这几天必定不好过。依诺,快结束了,我们很快就会在一起,然后再也不分开了。

    连默尖锐的笑了起来,声音阴沉道:“依诺,你还活着,我怎么舍得去死呢?视频你看见了吧,我要你马上来见我,否则我就把这些视频发布到网上。”

    活着的人才会在乎名誉,贺雪生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她只剩下麻木,“你想发就发吧,我不在乎。”

    “是么?你不在乎,你的家人不在乎么?你想让他们出去被人指指点点,说你放浪形骸,你想让他们颜面扫地么?哦,对了,你现在姓贺,刚与你母亲相认,你说这个丑闻要传回京城,你继父还怎么在官场里做人,你母亲又怎么在家族里抬起头?”连默冷冷的威胁道。

    “你卑鄙!”贺雪生已经哀莫大于心死,她不在乎自己的名声,可是却不能不顾忌贺家与徐家,她的名声毁了不要紧,不能连累家人被人指指点点。

    连默的威胁,无疑于直戳要害。

    “是,你一直都知道我卑鄙不是么?依诺,六年前你要从了我,小忆不会死,也根本不会有现在这些事情,而我们会是这世上最幸福的夫妻,是你言而无信,是你毁了我的梦想。我说过,你说出口的话要做不到的话,我会不折手段让你兑现你的诺言。”连默语气里带着恨意。

    贺雪生捂住眼睛,已经心力交瘁,她知道,她不能逃避,她要解决和连默之间的恩恩怨怨。死,她已经不怕了,失去了沈存希,她活着也是一具行尸走肉,那就和连默同归于尽吧。

    “好,我去,在哪里见?”

    “你不要带人,开车出去,我会再联系你。”连默说完,就挂了电话。

    电话挂断,沈存希差点将手机捏碎,他看着影子,道:“追踪到没有?”

    “马上,ok!追踪到了,他在城西的废弃修理厂,这个地方怎么这么熟悉啊,啊,我想起来了,是上次老秦绑架你老婆的地方。”影子话还没说完,沈存希已经转身大步走出书房。

    沈存希边走边打电话,这次他要让连默插翅难飞!

    ……

    贺雪生挂了电话,她捂着眼睑,半晌,她从床上站起来,走进衣帽间,站在一排排衣服前面,她七年前的旧衣服都在,她的手指轻抚过那些衣服,眼泪滚落下来。

    这七年,她过得太肮脏了,她不能让这样的自己去黄泉见他。她拿起一套旧衣服,他们认识是八月正热的时候,她想回到那个美好的时光。

    没有这七年的分别,没有伤害,没有肮脏,就这样干干净净的去见他。

    贺雪生穿上夏裙,外面套了一件羽绒服,转身下楼。

    徐卿与贺峰累了几天,在她再三保证自己不会有事,他们才各自回房去歇着了,楼下除了韩美昕与云嬗,还有守在这里的警察,听见脚步声,所有人都看过来,看着她怪异的打扮,云嬗连忙站起来,问道:“雪生小姐,你要去哪里?”

    “我出去一趟,你们继续在家等消息。”贺雪生说着,走到玄关处,她弯腰找鞋,以前她喜欢穿帆布鞋,她找了一通,才找到帆布鞋穿上。

    云嬗与韩美昕面面相觑,两人快步走过去,韩美昕道:“依诺,你要去哪里,我陪你去。”

    贺雪生摇了摇头,“美昕,找小白的事就拜托你了。”

    “依诺……”韩美昕直觉她有事瞒着她,她心里很不安,连忙道:“依诺,小白是你的儿子,你自己找,不要拜托给我。”

    贺雪生轻轻握住她的手,“我们认识了快30年了,上天让我们成为了一对姑嫂,是对我们的厚待,我很感激老天爷给了我这样一个好朋友好小姑子,美昕,若来生……”

    “依诺!”韩美昕急得直跺脚,她怎么能这么吓她?

    “小白就交给你了,美昕,谢谢你。”贺雪生放开她的手,拿起车钥匙转身出去。

    云嬗连忙追了上去,在贺雪生拉开车门时,她跟着坐进副驾驶座,她腥红着眼眶,一脸疲惫,可是眼睛却熠熠生辉地盯着她,“我不问你去哪里,但是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贺雪生心惊胆颤,她急道:“云嬗,你下车。”

    “我明知道你有求生的念头,我还让你一个人离开依苑,那是我蠢,你开车吧,不要劝我了。”云嬗知道,贺雪生刚才与韩美昕说那番话的用意,她明明已经听出了她的绝望,她岂能再放任她去赴死?

    她原以为沈晏白失踪,会重燃她的斗志,是她太高估了她的承受力。

    贺雪生敢去见连默,确实已经报了同归于尽的决心,她没有把命留着去找沈晏白,是因为她相信,不管是哥哥还是美昕,他们都会积极寻找沈晏白,他会回家的,只是她看不见了而已。

    连默说得对,那段视频不能曝光,不光是为着两大家族的名誉着想,还有她不想让人戳着沈存希的脊梁骨,如果她活着只能让他蒙羞,不如死了算了!

    她咬了咬牙关,最终还是发动车子向门口驶去。保镖看见她开车出去,连忙上车要跟上,已经被贺雪生喝止。

    保镖没有听贺雪生的意思,都看向坐在副驾驶座的云嬗,这短短几秒钟,云嬗心里承受着巨大的压力,那种压力几乎要将她压垮,让贺雪生走出别墅,就意味着不管之后发生了什么,她面对贺东辰时都难辞其咎。

    这个抉择太难,难得一个字有千钧之重。

    半晌,她点了点头,“放行吧,你们不用跟着了。”

    保镖面面相觑,贺雪生已经开车驶出了别墅,保镖队长见状,连忙给贺东辰打电话,贺东辰听到贺雪生和云嬗两人出门了,这三更半夜的,她们要去哪里?

    他怒气冲冲的挂了电话,转而给贺雪生打电话,电话一直在响,没人接听,他挂了电话,爆了句粗,又给云嬗打电话。

    云嬗是不敢不接贺东辰的电话的,最近事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早已经失职到太平洋去了,她接通电话,就听见贺东辰狂怒的声音朝她砸来,“该死的,这么晚了你们要去哪里?不知道现在情势危急,居然还不带保镖出门,你们到底要干什么?急着去送死么?”

    云嬗耳膜都快要被震破了,她将手机拿远了一些,毕恭毕敬道:“大少爷,对不起!”

    “你发什么疯,突然和我说对不起,我不要你的对不起,马上给我滚回去,我马上过来!”贺东辰一怔之后,骂得更厉害了,额上青筋直冒,这一个二个都不省心是不是?

    这几天,他一直试图找到沈存希,那人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再也没了踪影。他决定了,等他找到他,他一定要将他往死里揍,踏马的!

    云嬗直接挂了电话,不和他说话。

    贺东辰的声音从电话里钻出来,贺雪生听得清清楚楚,她转头看了一眼云嬗,低声道:“云嬗,对不起,这两年为了我,你在我哥身边受了不少委屈。”

    云嬗摇了摇头,“不关你的事,我和他向来不对盘,要不是要找个可靠放心的人保护你,他恐怕不会来找我。”

    车子往前开去,郊区车少,半天不见一辆车,路灯照射进来,车厢里时明时灭,贺雪生摇了摇头,道:“你恐怕不知道,我哥有多爱你。”

    云嬗心弦一颤,怔怔地看着前方的浓如泼墨的夜色,“他怎么会爱我,他应该恨死我了。”

    “其实我一直都误会你了,之前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哥哥和蓝草其实早就离婚了?”大概是即将奔赴一条死路,贺雪生此刻的心情十分平静。

    云嬗抿着唇,“说了又怎么样?我和他门不当户不对,本来就不能高攀。”

    云嬗心里藏着自卑,从她有记忆以来,妈妈就在贺宅帮佣,贺家人对她们母女就像亲人一样。在她十四岁那年,妈妈似乎察觉到什么,对她耳提面命,让她不要痴心妄想。

    贺东辰是贺家的家主,不可能娶个佣人的女儿来惹人笑话。

    那个时候她就知道,她的爱情是条不归路,她小心翼翼克制自己的感情,终是没能抵抗得住诱惑。如今她已经明白,他们之间隔着的不是一个太平洋的距离,而是两个星球的距离。

    “云嬗,幸福不是用门当户对来衡量的,豪门的婚姻,也有许多是不幸的,不要让我哥哥变得如此不幸。尝试着往前走一步吧,也许结果就会变得不一样。”贺雪生低声道。

    云嬗咬着下唇,却是无言以对。

    又开了一段路,贺雪生的手机响了,她摁了一下蓝牙接通,那端传来连默妖异的声音,“你身边有人,在前面路口下车,如果不想她死的话,就马上坐上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

    贺雪生看了云嬗一眼,要甩掉云嬗根本就不容易,她什么都没说,挂了电话。云嬗察觉她不对劲,正要问她是谁打来的电话,贺雪生已经将车缓缓停在了路口,她道:“云嬗,我有点冷,你帮我把后座上的披肩拿给我。”

    云嬗疑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转身去拿披肩,可是她系着安全带,不好拿,她只能解开安全带,半趴在橱物格上去够披肩。

    贺雪生眼疾手快,迅速将车钥匙拨掉,然后开门下车,等云嬗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按了电子锁,将云嬗锁在车里,她站在窗边,对上云嬗焦急的目光,她低低说了句“对不起”,转身快步朝那辆黑色轿车跑去。

    云嬗拼命推车门,车门纹丝不动,她眼睁睁看着贺雪生上了停在路边的黑色轿车,她急得心头直颤,贺雪生有寻死的念头,现在又坐上来路不明的轿车,再加上连默还没有落网,她几乎已经猜到,她要和连默同归于尽!

    该死!

    云嬗握紧拳头,用力朝车窗上砸去,车窗玻璃碎裂,她手背上鲜血汩汩冒了出来,她也顾不上,抬脚踹掉车窗上的碎玻璃,好在她穿着军靴,脚上才没有受伤。

    她从车窗上爬出去,马路上已经不见贺雪生的踪影,她急得心火乱蹿,连忙给许渊打电话,“许师兄,我现在在子云路中段,你马上找交通部的人,追踪一辆黑色轿车,车牌是xx,雪生小姐在车里。”

    挂了电话,她懊恼不已。

    ……

    沈存希带着人赶去废弃修理厂的途中,接到连默给贺雪生打去的电话,让她换车,然后之后电话就再也没有响起。

    他知道,连默以防被追踪,已经让依诺扔了电话。

    随即,他接到影子打来的电话,说连默的电话信号在向港口方向移动,应该是想要从水路潜逃。他立即调转方向朝港口驶去。

    “沈老四,要不要报警?”

    沈存希皱紧眉头,报警的话,他所做的一切就前功尽弃了,他绝不能让连默活着。他咬着牙,从齿缝里迸出一句,“派人去拦截,我管他走水路还是空路,绝不能让他逃出桐城!”

    “是。”

    “还有,截住一切从子云路过去的黑色轿车,我不准依诺靠近港口附近的任何地方。”他已经布下天罗地网,绝不能让依诺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

    连默那么急着找死,他就送他上青天!

    影子挂了电话,连忙打电话,拦住宋依诺的车,听沈存希的意思,他要大开杀戒了。

    连默带人赶到港口,已经快十一点了,这一代有水警巡逻,他们躲在一个废弃的船屋里,避开了巡逻。连默让贺雪生扔了手机,用他派去的人的手机。

    然后让那人开车载贺雪生到港口。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他始终没有等到那辆车出现,他给手下打电话,手下声音如常,问他们现在在哪里,他们马上就到。

    连默报了地址,不出五分钟,一辆黑色轿车驶了过来,车灯从岸上探照过来,连默激动地站起来,快步迎上去。

    她终于来了,只要他们离开桐城,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

    黑色轿车停下来,几个持刀的外国人从车里冲下来,寒光闪闪的砍刀在夜色下格外闪亮。连默意识到不好,一边朝隐蔽的地方跑去,一边掏出手枪朝他们开枪。

    白叔听见外面枪声大作,心中一凛,腾一下站起来,往外跑去,他们终究还是逃不了了。他拨出枪,对着那边晃动的人影不停开枪。

    刚才还有水警巡逻,但是这会儿这边枪声阵阵,却连警察的影子都看不见。

    白叔跌跌撞撞冲到连默面前,护着连默往船屋里退,“少爷,我们中埋伏了,先退回船屋,护少爷回船屋!”

    连默上大学的时候,常与同学去玩真人cos枪战,他的枪法很准,除了刚才有一瞬间的慌乱,虚发了几枪,后面枪枪打中。

    他知道,这是美国总部派来的杀手,他们来了,那宋依诺呢,宋依诺去哪里了?

    “我要去救依诺,她被他们挟持了,我要去救她!”连默腥红着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停在不远处的黑色轿车,仿佛宋依诺就坐在上面,等着他去救她。只差一步,他们就能离开这里,他绝不允许有意外发生。

    白叔拼命拽着他,他像已经魔障了一般,要去救人,他急道:“少爷,我们先离开这里,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白叔几乎已经看出这里就是一个圈套,否则那些美国人怎么会找到这里来?就连巡逻的水警也不见踪影,他们要再不离开,只怕就命丧于此了。

    连默就跟中邪了一般,能跟宋依诺在一起,是他人生里剩下的最后一个愿望,那辆车就在那里,只要他冲过去,坐上车,就能看见她对他笑。

    他不能就这样离开,没有她的世界,他活不了!

    “我要去救她,我不能让她落在他们手里。”连默挣脱白叔的手,又往前跑了几步,子弹从耳边呼呼擦过,他没有惧怕,拼命往黑色轿车跑去。

    “少爷!你们掩护我过去!”白叔撕心裂肺的大喊,然后看见连默膝盖上中了一枪,他再也顾不得其他,冲了过去。

    枪声大作,无数的子弹朝他们飞来,白叔身边的几名保镖一边开枪掩护,一边往前逼近,要去把连默带回去。

    外国人死伤惨重,他们找地方掩护,往这边开枪。

    枪战激烈,连默手里的枪已经没了子弹,他腥红着眼眶,要杀出去,白叔飞奔过来的同时,看见有个外国人持枪对着连默的心脏开枪。

    他大惊失色,用尽全力扑在连默身上,子弹从后背射穿了他的心脏,他眼睛倏地大睁,看见远处水面上驶来一艘快艇,他整个人往地上跌去。

    那一瞬间,鲜血喷了连默一脸,温热的鲜血让他彻底清醒过来,他嘶声大喊:“白叔,白叔,你撑住!”

    白叔看着他长大,连默对他的感情不亚于父子之情,这些年来,是他一直守护在他身边,可是现在,他却为了帮他挡子弹,他哭着捡起地上的枪,愤怒的朝那人开枪,“砰砰砰”几声,那名外国人中了枪,倒地身亡,血流不止。

    连默悲恸地嘶吼,看着汩汩鲜血从他胸口流下来,很快将里面的白衬衣打湿,“白叔,你挺住,我带你去看医院,你要挺住!”

    耳边枪声不曾停歇,可是枪口已经没有再对准他们,白叔按住他的手,颤声道:“少爷,船来了,快走吧,听白叔的话,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咳咳咳……”

    连默眼眶湿润,他紧紧搂着白叔,想将他抱起来,但是他的腿中了枪,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他根本就站不起来,他像孩子一样悲恸地哭了起来,“不,我不走,白叔,你撑住,你撑住!”

    白叔用力去推他,“少、少爷,不、不要让我死、死不瞑目,快走!来人,把少爷拉走,快!”

    说话间,一口口鲜血从他嘴里喷涌出来,他目光逐渐痪散,到最后变成了灰色,在连默怀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连默悲痛欲绝,仰天嘶吼,“啊啊啊!”

    他捡起地上的枪,再度朝那边开枪,枪声大作,十来个外国杀手,全军覆没,一时间,万物俱籁,只剩下呼呼的风声在耳边刮过。

    连默身边只剩下一个负了伤的保镖,他上前去拉连默,“少爷,船来了,我们快走吧。”

    连默甩开他的手,一瘸一拐的朝停在那里的黑色轿车走去,鲜血从子弹眼里冒出来,每走一步都是一团血脚印,显得触目惊心。来到车身旁,他打开车门,车里没有人,他又打开后备箱,还是没有人。

    他拿着枪对着轿车连开了几枪,怒声大叫,“啊!”

    那名保镖飞快跑过来,劝道:“少爷,听白叔的话,快走,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等我们东山再起,再回来找宋小姐。”

    连默虽然不甘心,但是他若再不走,就真的逃不了了,思及此,他一瘸一拐的朝停在港口的快艇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