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353章 你怎么那么犟?

    薄慕年将韩美昕塞回车里,他迅速上车,将车门锁死,不让她下车。韩美昕用力推搡车门推不开,她转头恶狠狠地瞪着薄慕年,“开门。我要下车!”

    薄慕年瞧着她抓狂的样子,他道:“你什么时候冷静下来,就什么时候下车。”

    韩美昕不想和他待在同一车厢里,她觉得空气都是脏的,看见他,就会想起林子姗在她面前耀武扬武的说他们昨晚在一起。

    孤男寡女一整晚在一起,还能干什么?

    她越想越气,气得心都痛了,她扑过去,抓住他的手臂。狠狠咬住。手臂上传来一阵锐痛,薄慕年疼得攥紧了眉头,垂眸看着眼前的女人,他气得发笑,“韩美昕,你是狗变的,怎么动不动就咬人?”

    韩美昕咬得腮帮子都酸了。她松开嘴,用力成开他的手臂,恨声道:“你才是狗,你全家都是狗!”

    薄慕年看着她的目光渐渐冷了,她也意识到自己说话太过分了,她没有道歉。扭头看向别处,还是气哼哼的模样。

    薄慕年一言不发地发动车子,驶出法院。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韩美昕看着窗外,眼眶刺痛得厉害,心里又觉得委屈,她咬着唇,眼泪吧嗒吧嗒落下来,她伸手去抹,却越抹越多。

    薄慕年瞧她那副委屈的模样。冷硬的心瞬间软了,他打了转向灯,将车子停在路边,解开安全带,他抽了纸巾,倾身将她的脸扳过来。

    她不肯,他稍用了些力。她眼泪就落得更急。对薄慕年这样的人来说,无声哭泣比嚎啕大哭更有杀伤力,他的心隐隐痛了起来,他温柔的给她擦泪,叹息一声,“咬人的是你,骂人的也是你,你还有脸哭?”

    韩美昕梗着脖子,拿手背抹眼泪,“我才没有哭,谁说我哭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哭了?”

    “两只眼睛都看见了。”薄慕年重新抽了一张纸,看她哭得眼圈红红的,他嫌弃道:“哭起来真丑!”

    “那你别看啊,谁让你看的?”韩美昕伸手去抢纸巾,薄慕年手臂一让,她扑了个空,他自顾自的给她擦眼泪,还义正严辞道:“你是我老婆,我不看你我看谁?”

    韩美昕冷哼一声,“你还知道我是你老婆,我以为你只看得到你的初恋情人。”

    她的语气酸溜溜的,薄慕年故意拿手在鼻端扇了扇风,打趣道:“哟,好酸,某人醋坛子打翻了。韩美昕,你是不是爱上我了?”

    “嘁!”韩美昕嗤了一声,“做你的青天白日梦去,我会爱上你?下辈子吧。”

    薄慕年本来是半真半假的问她,结果她这样回应,他脸上挂不住,擦眼泪的动作顿时由温柔变成了粗鲁,他冷冷道:“自己擦去。”

    说完,他直接把纸巾堆她脸上,退回到自己的坐位上,心中慢慢升起一股烦躁,他粗鲁的扯了扯领带,喉间像是烧了一把火,让他无所适从,他发动车子,重新驶入车流中。

    韩美昕拿起纸巾,在心里冷哼了一声,什么人啊这是,阴晴不定,也只有林子姗把他当成宝。她默默擦着眼泪,车厢里静默下来。

    韩美昕扭头看着窗外,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流泪,林子姗挑衅她的时候,她觉得愤怒,看到薄慕年时,她仍然觉得气愤,可是气愤之余,好像又很伤心。可为什么伤心,她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就是觉得委屈。

    今天这一天,发生了太多事,每一件事都足以让她的情绪崩溃,她把自己的反常归结到压力太大,而非是像薄慕年所说,她喜欢上他了。

    薄慕年抿紧薄唇,沉默的开车。两人谁也没有搭理谁,就连视线都没有相交过。

    车子驶入清水湾别墅,薄慕年率先下车,将车门摔得震天响。韩美昕从车里下来,瞪着薄慕年的背影,叫嚷道:“摔吧摔吧,反正你钱多,摔烂了你再给我买一辆。”

    薄慕年气得发笑,他哪是娶了个媳妇回来,他是娶了个火炮筒子。一不高兴就和他甩脸子,他还打不得骂不得,骂了她就哭给他看,真是岂有此理!

    薄慕年迅速走进别墅,韩美昕站在车边,突然觉得没意思透了。他们这样,还不如离了,各自去找彼此的归宿,以免相见就争吵。

    薄慕年在玄关处换了拖鞋,一眼就看到坐在客厅沙发上的薄夫人,薄夫人自然也把韩美昕刚才在门外的叫嚣听见了,她蹙紧眉头,不悦道:“慕年,瞧你娶了个什么媳妇,上不得厅堂,脾气还这么差,今天早上还敢和我顶嘴……”

    薄夫人憋了一天,就是等到薄慕年回来告韩美昕一状。

    薄慕年冷冷打断她的话,“我娶媳妇回来不是让她上得厅堂入得厨房,您要看不惯,就回大院去,别在这里找气受。”

    “你怎么说话的?我是你妈,我管教我自己的儿媳妇,让她变得更优秀,难道我错了吗?”薄夫人气不打一处来,声音也大了起来。

    “韩美昕原本是什么样子的人,我一清二楚,她优不优秀,我都娶了,不劳您费心让她变得更优秀,我就喜欢她的原滋原味。”薄慕年完全不领情,他算是明白了韩美昕今天为什么火气那么大,这在他妈那里受的气,全都发泄到他身上来了。

    “你!”薄夫人气得浑身发颤,儿媳妇不乖巧听话就罢了,连儿子也与她不是一条心,真是气死她了。

    薄慕年面无表情道:“叫勤务兵过来接您回去,没事您少往这边来,以免看见不顺眼的扎眼。”说完,他径直给大院那边打电话。

    薄夫人这下气得脸色都青了,看他打电话,她直接往门边走,“不用你赶,我自己会走。”

    薄慕年挂了电话,薄夫人已经换了鞋子走出大门,刚好与迎面走来的韩美昕撞了个正着,韩美昕看见薄夫人心里就发憷,这时候还是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妈”。

    薄夫人把在儿子那里受的气,全都发泄到她身上,她冷声道:“别叫我妈,我不是你妈,也当不起你一句妈,你最好指望慕年永远像现在这样喜欢你,否则我薄家是容不下你这种尖酸的媳妇。”

    薄夫人说完,撞了韩美昕一下,扬长而去。

    韩美昕稳住身体,看着她气冲冲离去的背影,只觉得莫名其妙,这两母子斗法,次次都拉她垫背,她可真是比窦蛾还冤。

    ……

    韩美昕走进别墅,薄慕年已经不在楼下,她换了拖鞋,刘妈朝她招手,她看了一眼二楼方向,快步走过去,刘妈将她拉进厨房,低声道:“先生和夫人吵架了,你去楼上劝劝先生,再怎么说,夫人也是生养他的母亲,母子哪里还有隔夜仇?”

    韩美昕抿了抿唇,刚才她在外面,是听到他们在说话,只是离得远,没有听清他们在吵什么,她捏着衣角,“关我什么事啊,我才不要去。”

    “太太,听我一句劝,去劝劝先生。”刘妈将她推出厨房,还朝她挥了挥手,示意她上楼去。

    韩美昕心情郁闷到极点,她很不想上去,可是想到刘妈说的话,她还是硬着头皮上去了,来到主卧室外面,她推开门进去,地板上扔了一地的衣服,她瞪着那些衣服,半晌,弯腰捡起来,然后抱着衣服来到浴室外面。

    浴室里传来哗啦哗啦的水声,她将脏衣服扔进了衣篓里,突然闻到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她皱了皱眉,弯腰拿起他的衬衣,送到鼻子边闻了闻,确实有股消毒水的味道。

    他昨晚不是软玉温香在怀么,消毒水的味道是从哪里来的?

    她想得出神,没注意到浴室里水声停了,移门拉开,薄慕年腰间围着一条白色浴巾站在那里,看她拿着他的衬衣闻气味,他倚在门框上,好整以暇地望着她,道:“你在做什么?”

    韩美昕抬起头来,首先入目的是男人结实的胸肌,她尴尬的移开视线,看到手里的衬衣,她脸颊一红,像捏着烫手山芋一般,忙不迭的扔回了衣篓里,她不自在的挠了挠头,“你洗好了?”

    薄慕年目光深沉地盯着她,没有回话,明显她问了一句废话,韩美昕被他盯得脸热,也忘记刚才在车里吵架的事,她道:“你衣服上有消毒水的味道。”

    “不然呢,你以为会是女人的香水味?”薄慕年直起身体,赤着脚走进卧室,他在大床上坐下,微抬了下巴看着局促不安的女人。

    他不提,韩美昕还忘了这一茬,她冷笑道:“不然呢?你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道还能盖被子纯聊天?”

    她心眼一点也不大,她打了这么多场离婚官司,有多少男人是管住自己的下半身的?更何况他们还郎有情妾有意,就算薄慕年没那个意思,端看林子姗那副想取她而代之的猴急样,指不定就会送上门来。

    薄慕年目光阴森森地瞪着她,真想把她的脑袋打个洞,看她成天都在想什么,半晌,他还是妥协,道:“昨晚我们在医院。”

    “哟,开房开到医院去了,玩制服诱惑?”韩美昕阴阳怪气道。

    薄慕年气得咬牙,这个女人就没有好好说话的时候,他邪肆的目光将她从头打量到脚,再从脚打量到头,道:“我倒是想和你玩制服诱惑,要不要找一天,让你过过瘾?”

    韩美昕的脸不争气的红了,她移开视线,冷哼道:“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没脸没皮的,你还没说,你们在医院干什么。”

    韩美昕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追根究底,就像一个妒妇一样,她要知道所有的细节。

    “姗姗病了。”薄慕年没再和她开玩笑,一本正经道。

    韩美昕再度冷笑,“我看是心病吧。”

    薄慕年盯着她,他突然站起来朝她走去,韩美昕吓得不轻,直觉转身要逃,却被他堵住了去路,她瞪着他,惊惶道:“薄慕年,你要干什么?你敢家暴,我要告你。”

    薄慕年讨厌死她一副带刺的模样,之前看上她,觉得她带点刺挺好玩的,现在却想把她浑身的刺都扒掉,看她还敢不敢说话呛他。

    韩美昕无路可逃,被薄慕年抵在墙角,她仰头瞪着他,鼻端萦绕着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沐浴露香味,她有片刻的晕眩,她甩了甩头,心里暗骂他卑鄙,居然使用美男计迷惑她。

    薄慕年一手撑在她耳侧,一手握住她纤细的柳腰,稍一用力,两人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他目光灼灼地盯着她,她眼里的慌乱与羞愤无所遁形,“韩美昕,我只说一次,你给我听好了。当初我们在一起,我既然承诺给你婚姻,我就会对这段婚姻忠诚。在我们婚姻期间,我不会做出任何对不起你的事,听明白没有?”

    韩美昕心底一震,万万没想到他会直接和她开诚布公,她道:“那你和她搂搂抱抱呢?我亲眼看见的,没上床就不代表你们没有暧昧不清。”

    “她头晕,我扶了她一把,为什么这么简单的事,在你看来就是暧昧不清?”薄慕年不悦道,他话都说到这种程度上了,她还是要疑心他,真令人气愤。

    “谁知道她是不是装的?”韩美昕冷哼一声,其实心里已经舒服了很多,薄慕年愿意给她保证,已经算是天大的恩赐了吧,可她还是得寸进尺。

    “韩美昕,你再给我得寸进尺试试?”薄慕年不悦地瞪着她,他当初到底是哪根筋搭错了,会和她结婚?真是自讨苦吃。

    韩美昕得意洋洋地望着他,“我就是得寸进尺,你咬我啊?”

    薄慕年眸色一深,盯着她的目光让她战栗,忽地,他俯下身来,当真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唇上酥酥麻麻的,迅速蔓延开来,她浑身一抖,下一秒,薄慕年已经将她打横抱起,往房中的大床走去。

    韩美昕哪肯就这样从了他,她拼命挣扎起来,短短距离,她有好几次差点从他臂弯里摔下来,薄慕年一开始还很有耐性,到后面耐性全无,将她扔在床上,扒光了她的衣服,一挺而入。

    韩美昕顿时尖叫起来,两情相悦的欢爱如鱼得水,彼此都感觉到欢愉,可是一方不情不愿,就是酷刑,薄慕年黑眸里跳跃着火光,他看着身上抵死不肯配合的韩美昕,突然大动起来。

    韩美昕疼得满身都是汗,她恨透了在她身上作威作福的男人,反抗到最后,实在太疼了,她不敢再乱动,一声声的喊着他轻点轻点,男人这才放缓了动作。

    结束时,韩美昕差点晕倒在他怀里,她大汗淋漓,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她目光痪散,微张着小嘴盯着天花板,小口小口的喘气。

    薄慕年将她搂进怀里,修长的手指将她汗湿的发拂到耳后,在她唇上亲了一番,他嗓音低哑道:“早配合不就好了,非得受一顿皮肉之苦,韩美昕,你怎么那么犟?”

    薄慕年坐起来,将她打横抱起,走进浴室。韩美昕难得乖巧地窝在他怀里,一声不吭的任由他给她洗澡。她宁愿受苦,也不愿意配合,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原因。

    她以为,只要她抗拒他们之间的欢爱,就能抗拒他逐渐走入她的心,可是今天的反常,一再说明,她已经对他产生了异样的情愫,那情愫是毒,会腐蚀她的心智,会让她是非不分,会让她变得软弱。

    她害怕,所以她要逃,用尽全力的逃。

    洗完澡后,薄慕年将她身上的水擦干净,抱着她回到卧室,将她放在床上,他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吃饱喝足的男人,心情非常好,眉眼间都含着一抹愉悦,他道:“你睡会儿,我去给你端饭上来。”

    薄慕年完全没有发现她的异样,只当她是在使小性子,他没有多想,穿上衣服,转身走出主卧室。韩美昕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她腾一下坐起来,动作太猛,牵动了身上的伤处,她疼得眦牙裂嘴,她捞起衣服穿上,悄悄下楼去了。

    薄慕年端着饭菜上楼,回到主卧室,床上已经没了韩美昕的身影,他蹙紧眉头,将托盘搁在圆桌上,他听到楼下传来引擎的声音,他快步冲到落地窗前,只来得及看到那辆甲壳虫的尾灯消失在大门外。

    他抿紧薄唇,气不打一处来,她还有力气跑,看来刚才她还没被他折腾得有多惨。他拿起手机,拨通韩美昕的电话号码,韩美昕拒接,他再打过去,对方已经关机。

    他气得不轻,双手叉着腰,在卧室里走来走去,看到圆桌上的托盘,他脸色铁青,韩美昕,你别让我抓住,否则我打断你的腿,看你还敢不敢跑!

    韩美昕这一跑,跑了好些天,事务所那边请假了,她手里的官司全移交给同事,就连薄氏集团那边也请假了,薄慕年没逮到她,脸色阴郁了好些天。

    虽然他没有大发脾气,但是这样已经足够吓人了。

    徐浩跟在他身边战战兢兢的,生怕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他大发雷霆。与此同时,沈存希也没好到哪里去,宋依诺也不见了,两个难兄难弟一醉方休,翌日,就赶回韩美昕的老家逮人。

    此时韩美昕和宋依诺正在她老家优哉悠哉,冷不防看见薄慕年与沈存希登门,韩美昕脸如菜色,当下就绿了。

    怕父母怀疑,她拽着薄慕年去了后山,薄慕年倚在一棵大树上,他点燃了烟,吸了一口慢悠悠地吐出烟雾,看着面前这上暴躁得要抓狂的女人,“韩美昕,你倒是挺能躲的,你以为躲到这里来,我就找不到你?”

    韩美昕浑身一激灵,像是被猎人盯上的可怜猎物,她梗着脖子道:“谁说我躲了,我是光明正大的回家,我攒了几年的年假,难道连回趟家都不行?”

    薄慕年冷笑,他忽然直起身体,慢慢踱至她面前,韩美昕被逼得直往后退,直到背抵上一棵大树,她退无可退,薄慕年微微俯身,睥睨着她,“韩美昕,为什么躲我?”

    他的声音多了一抹温存,韩美昕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她别开头,不去看他,“我、我为什么要躲你?你又不是老虎。”

    薄慕年伸出手指,骨节分明的手指戳在她的心脏上方,他哑声道:“那就要问问你这里,你为什么躲我?是不是爱上我了,怕面对我?”

    韩美昕恼羞成怒,她伸手拍开他的手,板着脸道:“我会爱上你?笑话!薄慕年,你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了,我只是怕了你的粗鲁。”

    薄慕年微眯起双眸,他吸了口烟,徐徐吐出烟雾来,喷在她脸上,呛得她直咳嗽,他邪魅道:“可是我怎么记得,有人在我身下不停喊,再重一点,再快一点?”

    韩美昕脸颊瞬间红透了,她双手撑在男人的结实的胸膛上,他身体滚烫的温度烫着她的掌心,她急忙缩了回去,两人顿时零距离的贴在一起,她不悦的皱眉,道:“薄慕年,你不要耍流氓,让我爸看见了,当心他放狗咬你。”

    薄慕年伸出手握住她的下巴,故意往她脸上吹气,一副采花大盗调戏良家妇女的模样,他道:“你爸看见了不正合我意,我就能正正自己的名声了。”

    韩美昕瞪着他,知道他在报复她刚才介绍他是她上司的事,她怒气腾腾道:“薄慕年,我爸妈都是老实的乡下人,我不准你吓到他们。”

    “他们的女儿嫁了这么好个女婿,难道不应该让他们知道高兴高兴?”她不让她父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偏偏要和她唱反调,他自认他绝对优秀,凭什么要被她掖着藏着,就跟见不得人似的,想想就让他觉得憋屈。

    “你心里很清楚,我们之间的婚姻是怎么来的,我们不过是契约婚姻,迟早都会散的,何必让他们知道,以后徒增伤心?”韩美昕一直瞒着父母她已经结婚的事情,就是怕有一天,他们的婚姻维持不下去,到时候老人知道伤心。

    薄慕年眸色倏地变得冷厉,他不悦地瞪着她,“韩美昕,你是不是时时刻刻都想着我们会离婚?”

    “本来就是契约婚姻,等你厌倦了我,或者我给你们家生个继承人,离婚不是铁板钉钉的事么?”韩美昕这样回答道,她极力忽视心里突生的凄凉。

    这几天,她冷静下来,想了许多,她和薄慕年之间有些东西正在悄然改变,她拼命想阻止,可是却适得其反,她不想这样,尤其不想陷入那个漩涡里,无力自拔。

    从一开始,他们就是契约婚姻,这是改变不了的事实,在这场婚姻的角逐中,谁先动了心,谁就输了。所以面对他时,她才会把话说得这么现实。

    她不容许自己有别的期待!余扑上划。

    薄慕年黑眸眯成一条缝,俊脸上有着明显的怒意,他冷笑道:“你就这么想和我离婚?急着和旧情人双宿又飞?”

    “是,我确实是这么想的。”韩美昕抬眼看他,“所以请你高抬贵手,放了我。”

    薄慕年的神情彻底冷了下来,他忽然放开了她,退开几步,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一样看着她,他冷笑连连,“好你个韩美昕,我们还没离婚,你连备胎都找好了,想让我放了你,你做梦!”

    说罢,他怒不可遏的转身离去,他怕自己再待在这里,会失控拧断她的脖子,怎么有这么不识好歹的女人?

    韩美昕全身无力地靠在大树上,十一月的天气,凉风习习,她如坠冰窖中,她看着薄慕年离去的背影,无奈的叹息,薄慕年,你这又是何苦呢?

    回到屋前,薄慕年与连默各据一边,宋依诺与沈存希却不见了。她一回来,韩父就立即上前来,抓着她的手小声问道:“美昕,你去问问他们晚上要不要在这里歇一晚,我和你妈好早点去邻居家借住一晚,以免怠慢了你的上司。”

    韩美昕伸手握住父亲满是茧子的手,她摇了摇头,道:“爸,不用张罗了,他们马上就走。”

    韩父是乡下人,没见过什么世面,接连来了几个器宇轩昂的男人,看他们举手投足以及谈吐不俗,就知道他们非富即贵,生怕怠慢了人家,回头让女儿在公司不好做,他道:“真的不用去问问?”

    “不用了,您先进去吧,我去和他们说。”韩美昕安抚父亲,她不敢告诉父亲她和薄慕年结婚的事,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怕吓坏他们。

    韩父看着她,叮嘱道:“那你好好说,别得罪了你的上司,回头给你小鞋穿。我让你妈准备了些土鸡蛋和土鸡,乡下没什么好东西,就这土鸡蛋和土鸡比较珍贵,他们城里人稀罕。”

    “爸爸,真的不用了。”韩美昕看着父亲小心翼翼的模样,心里难受极了,爸爸会这样,都是因为她。韩父摆了摆手,回屋张罗去了。

    韩美昕朝连默走去,“连默师兄,你下午要回市里,顺路带我一段吧。”

    连默点了点头,看向立在梨树下的薄慕年,秋天到了,梨树上光秃秃的,树叶都掉光了,男人站在梨树下,掩盖不了身上的光芒,“叨扰伯父伯母几天,我去向他们告个别。”

    连默离开,院子里就只剩下韩美昕和薄慕年两人,韩美昕踌躇了一下,她缓缓走到薄慕年面前,她道:“我爸妈都是乡下人,你们一来,会给他们很大的压力,我们有什么话回去再说,行吗?”

    薄慕年冷冷一笑,“我以为你要说的话,在小树林里已经说完了。”

    韩美昕一梗,她强忍住心头的不悦,她道:“算我求你行不行?不要给我爸妈添麻烦。”

    薄慕年冷冷地挑高眉,“我来就是给你爸妈添麻烦?韩美昕,我们是夫妻,你分得清亲疏远近么?”

    韩美昕心里一凛,生怕他的话被她父母听见,她连忙踮起脚尖,伸手去捂他的嘴,急道:“我求你还不行吗?回去你想怎样,我都无话可说,就是别让我父母担心,成么?”

    她突然欺近,一股幽香窜入鼻端,薄慕年心神一荡,盯着她的目光逐渐变得幽深,他的目光像x射线在她胸口扫射,他道:“怎样都成?”

    “成成成,只要你回桐城去。”韩美昕缩回了手,掌心被他的薄唇碰触过,一阵阵发痒,她将手背在身后,俏脸已经红透了。

    薄慕年眯眼不说话,那边韩母手里拎着两篮子鸡蛋出来,韩父手里拎着两只捆绑好的大公鸡,老人憨厚老实,看着薄慕年道:“薄先生,乡下没什么好东西,就这土鸡土鸡蛋还新鲜,您带回去尝尝鲜。”

    薄慕年正要拒绝,韩美昕拽了他一下,朝他使了个眼色,她道:“爸,妈,你们的心意,薄总收下了,把鸡蛋和公鸡给我吧,我拎到他车上去。”

    薄慕年看了韩美昕一眼,客气道:“伯父伯母,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收下了,我这次来得匆忙,也没有备上厚礼,就过来叨扰,心里实在过意不去。”薄慕年伸手探入西裤口袋里,拿出钱包,从里面抽了一沓钱,握住韩父的手,将钱放进他手里,他又道:“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就当是我孝敬您们的,请不要推辞。”

    韩父连忙推辞,“薄先生,使不得使不得,我们美昕在你们公司上班,还要拜托您多多照应,只要她过得好,我们就心满意足了,快拿回去。”

    薄慕年捏着那叠钱,如捏着烫手山芋,乡下人纯朴忠厚,说不收他的钱,就真不收,他执意要给的话,就是拿钱侮辱了他们,他只得把钱收回去,“伯父伯母放心,美昕是个聪明伶俐的孩子,她表现优秀,公司会好好提拔她。”

    韩美昕站在旁边,薄慕年向来高高在上,他会对她父母说这番话,实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她没想到他还会有这么亲民的时候,她一时心中哽咽,“爸,妈,你们好好保重身体,下次放假我再回来看你们。”

    韩父韩母老泪纵横,仔细叮嘱她好好照顾身体,让她常给家里打电话,这才目送他们离去。

    薄慕年从韩美昕手里接过土鸡与土鸡蛋,见她垂着头,似乎在流泪,他故意道:“你爸妈送的土鸡土鸡蛋可真及时,回去后让刘妈每天给你煮一个,吃完这些土鸡蛋,你肚子里也该有信了。”

    “……”韩美昕抬头瞪着他的背影,一时哭笑不得。

    回去时,韩美昕没能坐连默的车,而是上了薄慕年的车,她坐在副驾驶座,偏头看着窗外,渐渐的,已经看不到那栋熟悉的土房子,她收回目光,强忍悲伤。

    以前小时候,父亲总说,要供她读最好的学校,让她走出大山。可是当她真的融入到都市里的生活时,她却开始怀念在大山里纯朴的生活。

    山里的人,有大米吃都是开心的,而城里的人,就算有吃不完的金山银山,依然没有那最简单的快乐。

    薄慕年瞧她一路上情绪都不高的模样,他伸手过去握住她的手,感觉到她的手在他掌心变得僵硬,他没有理会,径直拉到自己的大腿上放着,他道:“要是舍不得,以后我们经常回来看看他们。”

    韩美昕诧异地望着他,本来以为他看不起乡下人,没想到他会这样说,“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女儿,我从小到大,他们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了我,可自从我去桐城读书以后,一年回来的次数连十根手指头都数得过来。这次回来,我看见他们都老了,爸爸的背也驼了。”

    “我明白,等你怀了孩子,就把他们接到城里来,让他们陪着你。”薄慕年柔声道。

    韩美昕摇了摇头,“他们在乡下生活了一辈子,这时就是他们的根,他们在城里待不惯的,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心意。”

    薄慕年无声的握紧了她的手,他看着前面的山路,山路奇岖,他曾经负重一百公斤,与队友徒步三天三夜,见过比这里更贫脊的村庄,有时候甚至夜宿野外,尝过的艰苦比她更甚,他都这样一步步走了过来,如今听她说谢谢,他竟五味杂陈。

    “韩美昕,我们已经结婚了,不管我们是怎么结合在一起的,都改变不了我们是夫妻的事实。所以我的父母是你的父母,你的父母也是我的父母,我们孝敬彼此的父母是应该的,你懂么?”

    韩美昕转头望着他,其实没想过他会追到她老家来,她以为看到她家里的情况,他会对她有所轻视,可是他非但没有轻视,反而告诉她,她的父母也是他的父母,她的心淌过一股暖流,有感激,还有一种莫名的情愫,让她的心隐隐颤抖起来,“谢谢你,薄慕年。”

    薄慕年看了她一眼,前面弯路较多,他用力握了握她的手,然后松开,双手撑着方向盘。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再交谈,车厢里的气氛和谐了不少,不像一开始的见面就争吵。韩美昕靠在椅背上,山路弯弯绕绕,她被晃得头晕,索性闭上眼睛睡觉。

    等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清水湾别墅的主卧室里,她撑起身体坐起来,仔细回忆自己是怎么回到这里来的,好像是薄慕年将她抱回来的。

    她掀开被子下床,穿上拖鞋走出去,别墅里很安静,日落黄昏,金灿灿的阳光从落地窗外照射进来,洒满了整个客厅,美得很不真实。

    她站在楼梯上,看着窗外的夕阳缓缓沉入地平线,将半边天映得通红,残阳似血,无端的让人感到几分凄美。

    薄慕年从外面进来,一眼就看到站在楼梯上,看夕阳看得入神的韩美昕,他仰头望着她,捕捉到她脸上的伤感,他轻咳了一声,唤起她的注意,“醒了?”

    韩美昕移开视线,落在薄慕年身上,离开再回来,有些心境与之前已然不一样了,她慢慢踱下楼,淡淡应了一声,“我睡得太沉了,连怎么回的房都不记得了。”

    薄慕年跟在她身后进了客厅,他轻笑道:“有我在,不会让你睡大马路。”

    韩美昕情不自禁地看向他,其实和他相处过后,就会知道,他并不像他外表给人那样的高冷,她微微笑了一下,和他吵惯了,突然平静下来,她面对他时,竟有些手足无措。

    她收回目光,在沙发上坐下,她突然想起什么,她到处找手机,薄慕年见状,将自己的手机递给她,“要和你父母报平安么?到家后,我已经给他们打过电话了。”

    “啊!”韩美昕吃惊地望着他,“你怎么说的?他们有没有怀疑什么?”

    “我说你晕车晕得厉害,让我代你向他们报平安,他们没有怀疑。”薄慕年在她身边坐下,他们几乎一见面就跟斗鸡似的,突然相处和谐,他也感到很别扭。

    韩美昕攥着他的手机,她点了点头,“还是你想得周到。”

    “……”

    谈话很快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中,薄慕年将茶几上的果盘往她面前推了推,道:“刘妈还在做晚饭,你先吃点水果垫垫底,晚饭马上就好。”

    韩美昕睨了他一眼,说:“我又不是小孩子,你不用招呼我,你要忙就去忙吧。”

    “……”

    气氛再度陷入沉默,薄慕年绞尽脑汁找话题,他拿起遥控板,问道:“要不要看电视?这会儿新闻联播要开始来了。”

    韩美昕看他拿起遥控板,她摇了摇头,“不想看新闻联播,你想看什么就看,不用管我。”

    “……”

    薄慕年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话题,说不到两句,她就冷场,他气得不轻,偏偏又不敢再凶她,怕又把她凶跑了,他放下遥控板,正要说话,韩美昕手里的手机响了。

    她看着手机上闪烁的电话号码,没有标记,是个陌生来电,她把手机递还给薄慕年,道:“你的手机响了。”

    薄慕年接过去,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他的神情顿时变得有些微妙,他站起来,一边接通,一边走出客厅,“姗姗,有事吗?”

    韩美昕听到那两个字,心里十分抵触,她拿起遥控板打开电视,故意将音量调高,不想听到他在说什么。不一会儿,薄慕年挂了电话,他走回客厅,站在韩美昕面前,淡淡道:“我出去一趟。”

    韩美昕转头看他,“马上要吃晚饭了。”

    “你先吃,不用等我,晚上我可能会晚一点回来,你先睡,别等我了。”薄慕年说完,拿起车钥匙,转身大步走向玄关,换了鞋子离开。

    韩美昕看着电视屏幕,耳边响起车子发动的引擎声,她关掉电视,坐在那里怔怔出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