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381章 她这么糟糕,我还是喜欢

    薄慕年哄好了太太,索要了一个早安吻,这才心满意足的去上班了。乘电梯到总裁办公楼层,总裁办的所有人都看出来了,薄总今天满面春风啊,那眼尾的一抹春色关都关不住。

    众人忍不住好奇,昨天薄太当众给了薄总一耳光,后来那个嫩模林若欢又从总裁办公室里出来,莫非薄太是来抓奸的,后来薄总服了软,薄太原谅他了?

    可不管他们心里怎么好奇,都不敢找死的去找当事人问,只看着薄总那一脸的春心荡漾,都道苦日子终于过去了,以后不用再战战兢兢地侍候着这个阴晴不定的男人了。

    薄慕年走进办公室,想起昨晚韩美昕早上说的要约会,他头疼不已。这辈子就不知道约会是什么样,和林子姗谈恋爱那会儿,他经常出任务,聚少离多,待在一起的时候,林子姗也很少提什么要求,所以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讨女人喜欢。

    送花?

    想起他曾经买的那99朵玫瑰,最后被他一气之下扔了,他这辈子都不愿意再干这种蠢事。看电影么?电影院人多,空气也不好,还吵闹,这对他来说也是难以忍受的。

    还不如在自家的放映室里看,又安静又舒适,看得无聊的时候,还能接个吻做个爱什么的……

    老男人心里想着的是务实,不浪费时间在这些浪漫的事上,可是瞧韩美昕那样子,好像特别期待,送他出门时,还再三提醒他别忘了。

    他摁了摁太阳穴,打开电脑,点开搜索引擎,搜索约会的过程,除了送花看电影,就是吃饭,毫无新意,也不附合他这个务实老男人的格调。

    他关了网页,徐浩敲门进来,看薄慕年愁眉不展的样子,他小心翼翼道:“薄总,开会了。”

    薄慕年黑眸扫射过去,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站起来,拿着文件朝会议室走去。黑色衬衣包裹着男人结实的身躯,钻石纽扣散发着夺目的光芒,他从徐浩身边走过,径直出了办公室。

    徐浩望着他颀长挺拔的背影,总觉得今天的薄总有点奇怪,说高兴吧,却又愁眉不展,好像被什么事困扰着,莫非薄太又出什么妖蛾子了?

    可昨天他打内线进去,听到女人那声愉悦的呻吟,他确定,那是薄太的声音,再加上男人当时说话的声音低沉沙哑,不用想,也知道他们在办公室里做什么。

    会议室里,薄慕年安静地听着各位高层商讨手里的项目,他手指上转着钢笔,有些心不在焉。高层们都看过来,男人脸颊上还残留着粉色的巴掌印,想起薄太的彪悍,众人都不太敢看他。

    会议进行到三分之二时,薄慕年忽然打断他们,布置了一个近乎诡异的工作,“请各位准备一下约会的方案,嗯,下班前交到我手上。”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正在讨论严肃的工作细节,薄慕年这一番话无疑与工作无关,其中一位高层道:“薄总,那我们刚才的说的项目……”

    “先把约会方案交上来,至于这个项目,择日再讨论,就这样,没意见就散会。”薄慕年说完,拿起文件站起来,长腿一迈径直走出会议室。

    众人惊愕地瞪着他的背影,薄总这是吃错药了吧,工作狂居然叫他们把工作放下,先准备什么约会方案。可他到底是老板,众人心里有微词,也还是要去准备方案。

    下午五点前,薄慕年陆陆续续收到了约会方案,大多都提议送花,看电影,吃烛光晚餐,薄慕年看着这些方案,皱眉扔到一边,没一个他觉得有可行性。

    他抹了一把脸,闷骚男人俊脸上全是狂躁,他想给韩美昕一个难忘的约会,想给她惊喜。既然答应了她要给她一个约会,那么这个约会必定是完美的浪漫的,让她终生难忘的。

    徐浩送最后一份约会方案进来时,看见薄慕年把前面送来的方案都扔进了垃圾桶,他把手里的方案递过去,小心翼翼道:“薄总,这是最后一份。”

    薄慕年接过去,翻开扫了一眼,就将文件合上,不悦道:“他们到底有没有用心,出的主意都一模一样,应付我?”

    徐浩不敢接话,看男人神色阴沉,他想了想,道:“薄总,我倒是有个想法,不知道合不合您的意?”

    薄慕年黑眸扫过去,“说!”

    徐浩说完自己的想法,薄慕年满意的点了点头,“可行,给你加薪。”

    “谢谢薄总。”徐浩喜出望外,没想到薄慕年会给他加薪,他喜滋滋的出去了。

    薄慕年眉目含笑,徐浩的主意不错,他一定会给韩美昕一个终生难忘的约会。

    韩美昕送走薄慕年后,她回房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她盯着天花板,想着昨天和今天发生的事,她的心就砰砰跳动起来,如果不是林若欢挑衅,她不会知道那条黄钻项链是薄慕年送给她的,更不会知道她误会了那晚跟陌生男人睡了。

    再加上薄慕年的示爱,让她明白,她不是一个人在单相思,原来他也爱她。

    她伸手拍了拍发烫的脸颊,转身往被窝里钻去,被窝里还残留着男人身上甘冽的男性气息,想到他昨晚对她做的事,她又一阵脸红。

    实在睡不着了,她索性翻身起床,去浴室里梳洗好,她站在衣柜前,看着满衣柜的衣服,这些年她买的衣服多,但是大多都是职业装,看起来很刻板。

    心情美丽,被爱滋润着的女人,也会开始注意自己的衣品,她想起昨天林若欢对她的那番讽刺,再思及自己已经30,再穿着这么老气横秋的套装,越发显老。

    她抿了抿唇,随手拿了一套休闲服换上,然后拎着包出门,打算去佰汇广场逛逛,给自己买几身新衣服,以免到时候和薄慕年出去约会,自己没有衣服穿。

    韩美昕开车到达佰汇广场,将车停在地下停车场,然后乘电梯上楼,佰汇广场汇聚海外知名品牌,春装上市不久,也有夏装上来。

    韩美昕来到专柜,看中了一条白色及膝连衣裙,欧根纱的风格,她特别喜欢,走进去叫导购小姐给她取下来,她伸手去拿时,斜刺里一只纤纤玉手伸过来,直接拿走了衣服。

    韩美昕顺着那只莹润嫩白的手望过去,看见了手的主人,女人脸上戴着一副墨镜,墨镜下的五官精致可人,她抿了抿唇,抓住裙子的一角,冷冷道:“林小姐,这条裙子是我先看上的。”

    林若欢摘下墨镜,满眼不屑地盯着韩美昕,讥嘲道:“韩律师,您看上的未必就适合您,您这个年纪穿这样的裙子,不觉得是在装嫩么?我看您不如去一楼看看,那里或许有适合您的。”

    韩美昕眉头紧皱,一楼是卖老年服饰的,林若欢直接嘲笑她老,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这么清楚,看来是经常去一楼买了,林小姐,这条裙子呢,得胸大的女人才能撑起来,就你这样的旺仔小馒头,穿出来别成了飞机场了才好。”韩美昕一脸无害道。

    林若欢气得不轻,她年轻貌美,身材比例也好,但是她的胸,如果论真材实料的话,根本就没法和韩美昕比,而她也最讨厌别人拿她的胸说事。

    林若欢拽着裙子另一边往自己面前拉,她扫着韩美昕身上的休闲服,轻笑道:“有胸又如何,水桶腰也想塞进这裙子里,还是别糟蹋了裙子的好。”

    韩美昕与林若欢杠上了,她倒不是有多喜欢这裙子,就是见不得林若欢那得瑟的样子,有什么好得瑟的?

    “是不是水桶腰,那得穿上才知道,林小姐,还是放手吧,别弄脏了这条裙子。”韩美昕用力一扯,就把裙子扯了回来,林若欢愤愤不平地瞪着她,伸手欲去抢,韩美昕已经拿着裙子往试衣间走去。

    林若欢气得直跺脚,让导购小姐再拿条一模一样的,导购小姐为难道:“抱歉,林小姐,我们专柜只剩一条小号了。”

    林若欢更气,凡是韩美昕的东西,她都想抢,哪怕是一条裙子。听导购小姐说那是小号,她心里直冷笑,就等着韩美昕穿不上,等她出来她要笑死她。

    韩美昕换好裙子出来,见林若欢还没有走,她没把她放在眼里,她对着镜子左照右照,到底是年纪大了,觉得这裙子穿在身上怎么看怎么别扭。

    林若欢踩着猫步走过来,双手抱胸,嘲讽地盯着她,“韩律师,我就说了,你这个年纪不适合穿这样的衣服,你还偏要试,看看这条裙子穿在你身上,把你衬得更老了。”

    “……”旁边的导购小姐从一开始就听见两人打口水仗,心想这林若欢嘴实在太损了,在媒体上感觉是个很单纯的小姑娘,怎么真人跟心机婊似的,她道:“韩小姐,你穿这条裙子很漂亮。”

    林若欢见导购小姐拆她的台,她目光狠戾地瞪过去,导购小姐立即不说话了。

    韩美昕扫了林若欢一眼,对导购小姐道:“帮我包起来。”

    导购小姐一脸欣喜的去开单了,韩美昕走到林若欢面前,两人身高差不多,她盯着她的眼睛,低声道:“林小姐,就算这条裙子不适合我,我买了,你也别想再拥有。”

    “你!”林若欢气得七窍生烟。

    韩美昕接着道:“还有,我很感谢你昨天拿着那条黄钻项链在我面前耀武扬武,让我和薄慕年能冰释前嫌,你放心,我们会复婚,会再生许多宝宝,你再等十年,都等不到他回应你的感情。”

    林若欢一张俏脸气得铁青,她早知道向韩美昕炫耀那条项链,会帮助他们复合,她死都不会那样做。

    韩美昕看着她难堪的脸色,她又添了一把火,“对了,我一直忘了问你,爱上姐姐的前男友,是不是觉得特别刺激?”

    “……”林若欢脸色青白交加,她恶狠狠地瞪着韩美昕,怒道:“韩美昕,你别得意,十年后,你四十,我三十,我未必不能抢走阿年哥哥。”

    “你尽管放马过来,别说我没有提醒你,给你二十年,你也成不了什么气候。”韩美昕自信满满道,说完,她转身进了试衣间,换下那条裙子。

    等她出来的时候,林若欢已经不在了,她微微松了口气。其实她心里没有底,十年后,薄慕年是否还会像现在这样喜欢她,也许那个时候,他也会嫌弃她老了。

    刷卡付了钱,她已经没有刚开始来时那样的好心情,她走到休息区,点了一杯柠檬茶,她拿出手机,给宋依诺打电话。

    自从她和四哥去度蜜月,一晃几个月都没有回来,也没有主动给她打电话,她担心自己会打扰他们恩爱,几乎也没有给她打电话,这会儿她特别想和她说说话,告诉她桐城发生的事,告诉她,她和薄慕年已经冰释前嫌了。

    电话很快通了,接电话的却不是宋依诺,而是沈存希,她打趣道:“四哥。现在和依诺通话,都要经过你这个秘书的同意了么?”

    沈存希的声音里透着一抹疲惫,他道:“小六,依诺现在在睡觉,等她醒了,我让她给你回电话。”

    韩美昕皱眉,却没有多问,“那好,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真的要环游世界啊。”

    “暂时不回去,你要是有空,去看看沈晏白,好了,我先挂了。”沈存希说完就挂了电话。

    韩美昕盯着黑下来的手机屏幕,怎么觉得四哥的声音很不对劲,他们出去蜜月旅行,应该是开开心心的,可听那声音,却只有疲惫。

    她放下手机,心里突然不安起来,可具体在不安些什么,她又说不清楚。喝了一杯柠檬茶,韩美昕的心情已经比刚才好些了,她继续去逛专柜,一下午逛下来,她提着大包小包去地下停车场。刚坐上车,她的手机响了,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她顿时羞涩起来。

    她拿着手机,心情十分紧张,就像刚谈恋爱时,喜欢的人一个电话打过来,她心里除了羞涩,还有按捺不住的窃喜。

    她清咳了一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无常,才不紧不慢接听电话,“喂?”

    电话那端静默了两秒钟,这两秒钟对她来说,煎熬得就像酷刑,她的心跳越来越不稳,呼吸都急促起来,她催促道:“打电话来干嘛不说话?”

    薄慕年低低的轻笑了一声,韩美昕脸一红,心里十分庆幸他们现在不是面对面,那他一定会看到她很窘迫,薄慕年也不逗她了,问她:“有没有想我?”

    韩美昕耳根子立即红透了,她的心砰砰的狂跳起来,怎么会不想?从送他出门那一秒钟开始,就在想他了,可是面对男人的询问,她说不出口,拿他昨晚的话道:“都老夫老妻了,还有什么想不想的呀?”

    薄慕年掐了掐眉心,听着女人矫情的声音,他道:“既然如此,那就不用去约会了,反正我们已经是老夫老妻了。”

    “想想想,我想你!”韩美昕情急之下,连说了几个想字,就怕他真的不带她去约会了,她盼了七年才盼到,可不能就这样洗白了。

    薄慕年听着她急切的声音,薄唇勾勒起一抹愉悦的笑意,她说得这么急,可见真的是想他了,他一本正经道:“嗯,我也想你了。”

    韩美昕脸红,只觉得贴着电话的那半边脸颊烫得快着火了,她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无声的傻笑着,薄慕年没有听到她的声音,问道:“怎么不说话?”

    韩美昕不知道说什么,明明他们已经认识七年了,可是真正交流的次数屈指可数,她一手撑着下巴,笑眯眯道:“我不知道说什么。”

    “你在法庭上不是很能说么?随便说点什么,我想听听你的声音。”薄慕年温声道。

    “我今天去逛街了,买了好多衣服。”韩美昕眼角余光瞥见后座上的衣服袋子,当真很随便的和他聊起来,心里其实很忐忑,他会不会喜欢她说这种无意义的话。

    薄慕年站起来走向落地窗,眺望着远处碧蓝色的天空,耳边传来她的声音,他道:“嗯,回去穿给我看看。”

    “哦,可是买了很多哦,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败家?”

    “我赚钱就是给老婆花的,你不花,我就没有动力赚钱。”在金钱上,韩美昕的性格很执拗,几乎从来不刷他给她的副卡,她说她今天去逛街了,买了很多衣服,可是他一条银行短信都没有收到。

    她成为律师事务所的高级合伙人后,就再也没有刷过他的卡了,这几年,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赚钱有什么意义,只不过是在银行账户后面多了几个零而已。

    韩美昕笑了,“那我得使劲花,把你赚的钱都花光。”

    “好!”

    谈话陷入短暂的静默,彼此都只听得到彼此的呼吸声,薄慕年一手插在西裤口袋里,突然喊了她一声,“韩美昕?”

    “嗯?”

    “我们复婚吧!”薄慕年的话毫无征兆,韩美昕一下子愣住,虽然她信誓旦旦的和林若欢说他们会复婚,但是她心里没有底,毕竟这些年来,一直闹着离婚的人是她。

    此刻听见他的话,她脑子里嗡的一声,什么都听不见了,她手指抠着方向盘,半晌才道:“会不会太快了?”

    “我们已经错过了七年,韩美昕,我迫不及待的想和你开始新的生活,有爱的新生活,再嫁我一次,嗯?”男人的声音温柔如水,又带着莫名的蛊惑,让韩美昕的心跳,一下子就失去了节奏。

    韩美昕继续抠着方向盘,心跳一直在加快加快,再这么下去,她怕自己会心律哀竭而死。她低低抱怨道:“你都没有诚意嘛,没有鲜花没有戒指没有下跪也没有烛光晚餐,还相隔这么远。人家第一次嫁得随便,第二次哪能再这么随便?”

    薄慕年感觉头又疼了,这个矫情货,“韩美昕,你俗不俗?”

    “不俗啊,你应该把戒指放在冰淇淋里或是饭后甜点里,让我自己咬到,然后再捧着玫瑰花向我求婚嘛,这样才浪漫呀。”韩美昕想着以前看的偶像剧情节,每次看到都觉得好俗,可是心里嫌弃俗的同时,还是觉得很浪漫啊。

    薄慕年掐了掐眉心,他低声道:“昨晚给你的浪漫还不够么,那今晚回去,你要多少浪漫,我给你多少浪漫。”

    “……”韩美昕觉得他们根本就不在一个频道上嘛,“薄慕年,你又耍流氓!”

    谈话到最后,不是以薄慕年求婚成功结束,而是韩美昕恼羞成怒的挂了电话,她瞪着手机,想着他刚才说的那句话,“你们女人怎么那么难搞?”

    韩美昕并不觉得自己难搞啊。她三十二岁了,给他生了个孩子,如今离了婚,才知道他也是喜欢她的,她就是想要走走正常的程序,谈恋爱,约会,求婚,复婚,这些都是水到渠成的事,怎么到他那里,就变成自己难搞了?

    她将手机丢进置物格里,发动车子驶出地下停车场。手机再度响起来,她拿起来看了一下来电显示,看到上面的名字,她直接扔了回去,不理他,就拿乔了。

    薄慕年连打了三个电话过去,她都没接,老男人脸上挂不住,也不再打了,攥着手机,铁青着脸往办公室外走去,路过办公桌时,他随手捡起桌上的车钥匙揣进兜里。

    敢不接他的电话,是皮痒得厉害,欠收拾了!

    薄慕年开车驶出薄氏大厦,经过佰汇广场时,他突然想起她刚才说的话,纵使再不情愿,男人还是把车开进了地下停车场,乘电梯上楼。

    来到一楼的珠宝区,他只管往最知名的品牌走去,导购小姐瞧他一身高级定制的手工西装,以及衣袖下露出来的名贵腕表,连忙笑脸相迎,“先生,买戒指送给爱人么,我们专柜刚上了新品,您有什么要求?”

    薄慕年盯着玻璃柜里的钻石,言简意赅,“要大要亮要闪!”

    导购小姐笑成了一朵花,连忙将薄慕年迎进了贵宾室,拿了几套镇店之宝放在他面前,介绍道:“先生,这是我们专柜的镇店之宝,款式新颖,钻石的纯度都是最高的。”

    薄慕年一目扫过去,对男人来说,钻戒都一个样,除了钻石的大小不同以外,之前和韩美昕结婚时,他来挑了素戒,那个女人低调,他送她的衣服都不穿,他担心送的戒指钻石太大,她不肯戴在手上。

    如今既然要求婚,那就得买一颗拿得出手的钻戒,否则她真以为他小气了。

    薄慕年指着最大最豪的那颗钻戒,沉声道:“这个包起来。”

    导购小姐喜出望外,连忙去开单拿pos机,薄慕年刷了卡,将钻戒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走出珠宝店,珠宝店前面有一个led电视,上面正在播放嫩模们戴着珠宝走秀,穿着十分清凉。

    他不由自主的幻想起来,若是韩美昕穿着这样清凉的睡衣,那该是何种风情?

    老男人一想,身体里窜过一股电流,他转过身,朝楼上内衣店走去。

    买好衣服下来,薄慕年开车向军区大院驶去,他要和韩美昕复婚,家里还有个让人头疼的老娘需要他先处理。否则复婚之后,婆媳之间又是一个大难题。

    到达军区大院,已经晚上八点多了,薄宅晚上六点开饭,薄慕年回去自然是把晚饭给漏掉了。他长腿迈进宅子,小周周看见父亲,飞奔着跑过来,扑进爸爸怀里,满脸委屈道:“爸爸,我想妈妈了。”

    薄慕年弯腰将孩子抱起来,这些年韩美昕带着她,他对她疏于照顾,女儿并不是很黏他。瞧她眼泪挂在眼睫上将落未落的模样,他心里一揪,“宝贝,爸爸很快把妈妈找回来,你再忍几天,好不好?”

    小周周一脸欣喜,“真的吗?爸爸,你要说话算话。”

    “嗯,爸爸说话算话。”薄慕年点头,向女儿保证。

    客厅里传来一声冷哼,薄慕年抬头望去,看见薄夫人坐在沙发上,神色不悦地盯着他。冷冷道:“离都离了,还提那个女人做什么?”

    小周周怕奶奶,因为奶奶不喜欢妈妈,她怯生生地看着她,薄慕年将她放下来,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道:“小周周先回房,爸爸一会儿去找你,好不好?”

    “好!”小周周连忙点头,爸爸说过要把妈妈找回来,那她就放心了,她真怕爸爸会给她带个后妈回来。

    看着女儿转身上楼,小小的身影消失在二楼缓步台上,薄慕年才迈开长腿,朝客厅里走去。客厅里只有薄夫人,薄明阳陪薄老爷子出去散步了。

    薄慕年在母亲身边坐下,曾经对母亲心存的怨恨,都在找到自己的幸福时而淡去,如今看着母亲已经斑白的头发,他心里一动,伸手轻轻握住母亲的手。

    薄夫人有些诧异地望着他,儿子从小就不太亲近她,十岁以后,就再也不让她抱了,自从从了军,性格就更是冷漠。仔细想一想,他几乎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主动握她的手。

    薄慕年看到母亲眼里急速涌动的情感,他低声道:“妈,从前我不明白,所以我一直怪您,觉得您干涉得太多,如今我才想明白,您还把我当成小孩子,想什么事都为我考虑周到,不愿意让我受到一点委屈。”

    薄夫人眼前一阵模糊,她嗔道:“你今天吃错药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懂事了?”

    “……”薄慕年无语。

    “你要是为韩美昕说情,那你不用来讨好我了,她达不到我对儿媳妇的要求。”薄夫人何其精明,从他刚才对小周周说的话,立即就联想到他突然转变态度的原因。

    薄慕年双手握紧母亲的手,没有动怒,婆媳关系恶劣,身为儿子与丈夫的他,才是最终的调和剂。以前不理会,是觉得韩美昕不稀罕,她故意把婆媳关系弄得这么糟糕,就是想逼他放手。

    可如今不一样了,他想让母亲像疼慕景那样疼韩美昕。

    “妈,我不是为她说情,韩美昕的性格确实有许多缺陷,她不会讨好人,又矫情闷骚,心里会对人好,嘴上却不会讨巧,但是她这么糟糕,我还是喜欢,七年了,我一直不明白我为什么能坚持这么久,现在才终于明白,她早已经长在我的心里,融进我的骨血里,她已经是我身体的一部分,不可分割。”薄慕年先贬后褒,也是为了让薄夫人心里舒坦。

    “天下的女人都死光了么,为什么你就是宁愿吊死在这一棵树上,当年的林子姗是这样,现在的韩美昕是这样。”薄夫人恨铁不成钢道。

    “没有,天下的好女人很多,可是儿子只喜欢她,只想让她陪伴终生。妈妈,您和爸爸也是这样过来的,心里只有那个人,别人再好,也取代不了那个在心里的地位,我希望您能像奶奶接受您一样,接受韩美昕,您和她好好相处,您会发现,您的儿媳妇身上也有闪光点。”

    “你说了这么多,那她呢,她喜欢你吗?”薄夫人最介意的还是这一点吧,尤其是当她知道韩美昕的初恋是郭玉时,她心里就很不舒坦,替儿子感到憋屈。

    薄慕年眉宇间绽出一抹光芒来,他笑道:“她要不喜欢我,我会专程回来求您吗?我和她能够彼此坦诚,重新在一起不容易,所以妈妈,我郑重的求您,当是为了儿子有个幸福的家庭,接受她吧。”

    薄夫人叹息了一声,她握住儿子的手,她的儿子已经快四十岁了,十几年前她做错了事,毁了他的初恋,如今他放下身段来求她,她岂能不答应,“阿年啊,在妈妈心里,一直把你当成孩子,想看到你幸福,你和她兜兜转转这么多年,要真是心意相通,情投意合,妈妈岂有不成全你的道理?”

    薄夫人顿了顿,“这孩子我一路看过来,朴实真诚,你爷爷你爸你妹妹都喜欢她,也不是没有道理,既然你亲自来求我了,我不为难她就是。”

    “谢谢妈!”薄慕年感激地抱了抱薄夫人,薄夫人倒被他这个亲昵的动作给弄得手足无措,眼眶发烫,她伸手轻拍了一下他的背,低斥道:“快放开,让佣人看见成何体统。”

    薄慕年笑着放开她,看见母亲的脸透着可疑的红晕,还有眼里闪烁的泪光,他真是太久太久没有给母亲一个拥抱了。

    薄夫人拭了拭眼角,瞪了他一眼,“你要和她在一起,我不反对,但是小周周已经快七岁了,你们年纪也不小了,赶紧给我和你爸生个孙子。”

    “您不说,我比您还着急。”薄慕年笑吟吟道。

    薄夫人彻底放了心,其实知道韩美昕这孩子就是当年的小六时,她就对她改观了,当年那个孩子,那么天真可爱,要不是后来被人贩子拐卖,她会看着她长大。

    当年沈夫人产下一女,她带着阿年去看望她,阿年站在婴儿床边,看着粉粉嫩嫩的妹妹,小小年纪,喜欢得紧,趁着大人不注意,就对着妹妹的嘴啃了一口,妹妹疼得哭开了,她们过去一看,妹妹嘴上有两个小牙印儿,是阿年留下的,小男孩酷酷的说:“妹妹,这是我给你留下的烙印,长大了你要嫁给我为妻。”

    听着孩子童稚的言语,她和沈夫人相视一笑,就想着给阿年订个娃娃亲。

    大抵是缘分吧,兜兜转转,两个孩子最后还是成了夫妻。

    薄夫人想起往事,和薄慕年提起来,薄慕年俊脸微红,薄夫人笑道:“这事我一直没和你提,怕你更舍不得放开那丫头的手,这就是缘分吧,让你信守承诺娶了她。”

    薄慕年没想到自己小时候居然是那样子的,这么说韩美昕的初吻也是给了他了?想到这些,男人眉目都温柔下来。

    回到卧室,他拿起手机看了看,没有未接来电和未接短信,这矫情货这是矫情到底了?敢挂他电话,还不接,简直无法无天了。

    他去洗了澡,换了一身家居服,今晚不想去金域蓝湾,看到她,他又会忍不住想碰她。闷骚男人无事可做,转身出了卧室,径直去女儿的儿童房。

    小周周正伏案写作业,军区小学的作业不多,但是教的与一小不一样,她跟起来很吃力。听见开门声,她转身望过去,看见爸爸走进来。她放下铅笔,欢快的跑过去,“爸爸。”

    薄慕年将她抱起来,问道:“还在做作业?”

    “嗯,爸爸,我可不可以不在军区小学读书,我想去一小,想和沈晏白他们一起学习。”在小周周心里,回一小就是回妈妈家里去。

    薄慕年岂会不知道女儿心里的那点小九九,他道:“小周周,再等等,等爸爸和妈妈的感情再稳定点,爸爸就给你转回去,好不好?”

    “可是我很想妈妈。”小周周瘪了瘪嘴,又想哭了。

    薄慕年抱着她坐在床边,拿出手机递给她,道:“给你妈妈打视讯电话,你看看她。”

    小周周不知道老男人是要借她的手下台阶,她老老实实的拨通妈妈的电话,那边倒是很快接了,韩美昕鼓着腮帮子,还没看清这边的情形,就道:“薄慕年,我难搞么,我就难搞给你看。”

    薄慕年眼角抽了抽。就说了她一句,记恨到现在,这丫头可真会记仇,不知道习了谁的性子。可看到手机屏幕上那张嚣张跋扈的俏脸,他却一点也没有反感。

    到底是怎么眼巴巴爱上的女人,哪怕是耍脾气,也自有一番娇憨可掬的模样。

    小周周看了薄慕年一眼,激动的喊道:“妈妈,是我,我是小周周,妈妈,我好想你,哇……”小家伙说完哇的一声哭开了,哭声里有道不尽的委屈。

    韩美昕听到女儿的哭声,心如刀割。算起来,她已经有快一个月没有见到小周周了,一开始她是充硬气,不想去求薄慕年,可现在听到女儿的哭声,她一颗心却揪着疼,疼得喘不过气来。

    “小周周乖,别哭,妈妈也想你,别哭了。”母女心连心,女儿委屈,她心里又怎能好受,眼里蓄着泪,陪着女儿一起流。

    薄慕年看着母女都在哭,他心疼极了,他安慰了这个,又安慰那个,忙得不可开交,好不容易哄得她们都不哭了,他差点累晕过去,这大小女人说哭就哭,真把他给愁坏了。

    小周周抽抽噎噎的和妈妈说了在军区学校的事,一聊就聊了一个多小时,到了小周周该睡觉的时间,韩美昕才不舍的挂了视讯通话,从始至终,都没有和薄慕年说上一句话。

    薄慕年心里不爽,这个女人眼里只有女儿,哪里还有他?连道晚安都没有带上他,他心里憋闷得很。小周周情绪已经平复下来,说自己作业还没做完,有些题不会。

    薄慕年抱着她坐过去,陪她做作业,给她讲她不会的题,等她做完作业,他才哄她去睡觉。小周周躺在床上,眨巴着那双小凤眼,问爸爸:“爸爸,妈妈为什么不理你?”

    “她矫情!”薄慕年说完,又怕孩子以为他在讲她妈妈的坏话,他道:“妈妈生爸爸的气了。”

    “那爸爸吻妈妈了吗?妈妈喜欢爸爸的吻哦,每次你吻了她,她都要高兴很久。”小周周毫不客气的出卖了自己的妈妈,只为了拥有一个完整的家。

    薄慕年伸手轻抚女儿的头发,柔声道:“爸爸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宝贝,睡吧,爸爸在这里陪着你。”

    小周周听话的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薄慕年给她掖了掖小被子,然后关了床头灯,起身来到书桌旁,拿起孩子的作业重新检查了一遍,不对的地方,还有铅笔细心的写下解题的步骤。

    他翻了翻孩子之前的作业,发现错的挺多,这是他第一次关心女儿的作业,才发现女儿在学习上这么吃力,他转头看着沉睡的女儿,心里想着,要不然还是给她转学,去一小读小学会轻松许多。

    翌日,韩美昕醒来,薄慕年不在身边,她心里空落落的,昨晚她挂电话时,故意忽略了他。其实她没有生气,知道薄慕年就是那样性格的人,他们重归于好后,他已经尽量迁就她了。

    她起床去洗漱,换了衣服出门,开车到事务所,助理通知她九点十分开会,她准备了一下,转身往会议室走去。

    刚走进会议室,助理过来叫她,说外面有人找,让她过去一下。

    一般来说,开会的时候助理都不会来打扰,除非这个人有一定身份地位,她非见不可的。她走出会议室,助理说那人在事务所外面等她。

    她心里越发好奇是谁了,搞得这么神神秘秘的。

    走出事务所,就看见了那辆世爵c8,男人靠在车身旁,姿势慵懒,定定地瞧着她。她心跳忽然一滞,慢吞吞走过去,别扭的问道:“你怎么来了?”

    男人直起身体,大手伸过来扣住她的后脑勺,一个极缠绵悱恻的吻落下来,倏地夺了她的呼吸与心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