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384章 你不调戏我会死啊

    希塔下面,男人疾步走入姹紫嫣红的夜色中,薄慕景看着那道渐行渐远的身影有些懵,刚才还和她哥哥说什么童养媳的,这会儿就不要她了?

    薄慕景气得跺了跺脚,穿着十寸的恨天高,快步追上去,可是男人越走越快,渐渐的她追得有些吃力了,气喘吁吁地停下来,破口大骂道:“郭玉你这个王八蛋,你给我站住!”

    所有人都看过来,女人也不怕出丑,气得眼泪都流下来了,一路上他都对她不冷不热,可是她好开心,因为他终于答应和她来全城最浪漫的地方吃饭了。

    她不知道她对他的感情还能坚持多久,如果他继续这样对她不冷不热,说不定她就会动摇,可是在她动摇前,她还想努力一把。

    女人的尖叫声,男人不是没有听见,却充耳未闻。这些年,他一直单身,为了那个诺言,他不让任何女人靠近他。如果终有一天,他想结婚了,那个人可以是任何人,绝不能是薄慕景!

    薄慕景看他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气得尖叫,“郭玉,你身为市委书记,当街始乱终弃,你不怕明天的报纸上报道与你不利的绯闻吗?你们帮帮我,他欺骗我的感情,还把我抛弃,你们帮我把他追回来。”

    路人看见女人哭得可怜,都对那道绝情的身影开始指指点点,郭玉一开始还没在意,可他所经之处,所有人都拿谴责的目光对他指指点点,他头疼欲裂。

    走了几步,终是妥协,转身朝那道纤弱的身影走去。

    薄慕景看见他走回来,心里有些小得意,他不屈服于她,终于屈服与舆论的威力,她站在那里,傲娇地等着他过来主动牵着她的手,然后甜甜蜜蜜的去约会。

    可是她的期望落空了,郭玉走到她身边,在她面前站定,目光清冷地盯着她,微抿的薄唇透着一抹不近人情的意味,他徐徐开口,“慕景,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应该明白,强扭的瓜不甜,不要再缠着我,去做你自己该做的事。”

    薄慕景傲娇的小表情僵住,脸颊瞬间惨白,她瞪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一颗心迅速被冰冻住一般,冷得发疼,她声音轻颤道:“郭玉哥哥,你什么意思?”

    “我不喜欢你,刚才和你大哥说的话只是为了气你大哥,你不要有所期待,我从始至终喜欢的只有她。慕景,我是个没有心的男人,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郭玉说完,转身就走。

    薄慕景盯着他冷漠的背影,眼泪成串的滚落下来,到底要多冷硬的心。才能眉头不皱的说出这番话来,她咬着下唇,不能哭,不能向他认输,“好,你不喜欢我,为什么吻我?”

    郭玉前行的脚步突然一个踉跄,他有些狼狈的站定,抿了抿薄唇,不带丝毫感情道:“那是意外。”

    “可你好像很喜欢,还把舌头伸进我嘴里了。”薄慕景没羞没臊的指控,不信那是意外,是意外他会吻她那么久,她回去照镜子时,她的嘴唇都肿了,她都看见了。

    小丫头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孩子气,郭玉头更疼了,他抚着额,感觉到周围围观的群众都在鄙视他,甚至有人大声说他始乱终弃,不负责任。

    “你记错了。”郭玉声音弱了一点,再没有刚才的理直气壮。

    “你还摸我了。”薄慕景继续指控,完全豁出去了,她知道,郭玉哥哥是个什么样的人,别看他温润如玉,性格极好相处,但是只要他认定的事,他就会一条道走到黑。

    他对嫂子如此,即便七年来没有得到过任何的回应,仍旧不离不弃,就知道他是个顽固到极点的男人。

    郭玉扫了一眼四周,俊脸可疑的红了,这丫头真是越发口无遮拦了,他反驳道:“不是你先摸上来的吗?”

    “对啊,所以你的手还伸进我的衣服里,还摸我的咪……”薄慕景的话没有说完,就被扑上来的男人捂住了嘴,男人头发有些凌乱,朝四周围观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尴尬的点了点头,然后一手揽着女人的腰,将她往停车场拖去。

    再让这丫头说下去,他的声誉就保不住了。

    “唔唔……,你放开我!”薄慕景拼命去扯他的手,却怎么都扯不开,男人的力道大得惊人,直到来到人烟稀少的停车场,郭玉才放开她,他双手叉在腰侧,瞪着眼前这个什么话都敢说出口的女人,气急败坏道:“薄慕景,你多大了,那些话随随便便就能说出口,你知不知羞?”

    薄慕景小脸通红,不甘示弱地瞪着他,“你对我做的时候,怎么不觉得这是羞耻的事?”

    “……”郭玉瞪着这个小魔星,真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当时他到底是着了什么魔,头脑不清醒的吻上她的,“反正不管……”

    “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你亲了我,还摸了我,反正你就得对我负责。”薄慕景打断他的话,不让他把那样伤人的话说出口。

    郭玉伸手摁了摁突突直跳的太阳穴,他看着她,突然道:“薄慕景,你知道我为什么不愿意接受你?因为你是老大的妹妹,是她的小姑子,我接受你,就会给她添堵,会让她难受,更会影响她和你大哥之间的感情。除此之外,我看见她和你大哥之间恩恩爱爱,我也会痛苦,即使我痛苦,你也无所谓,也要和我在一起么?”

    “我们可以不回家住,大哥和嫂子回家的时候,我们可以避开,郭玉哥哥,我不介意。”薄慕景连忙道。

    郭玉叹息一声,“你终究还是太小,他是你的亲大哥,我们不可能一直避开,总会有碰面的时候,那个时候再来说后悔就迟了。听话,别闹了,找个适合你的人,好好开始新生活。”

    “我都被你亲了摸了,你还叫我去找适合我的人,你这个混蛋,你就不能男人一回吗?谁没有过去,我都不介意了,你介意什么?”薄慕景急得直跺脚,她知道,当郭玉坦诚的和她说这番话时,他已经决定了,而这个决定里,她是被舍弃的。

    “上车吧,我送你回去。”郭玉言尽于此,他拉开车门,淡漠地望着她。

    薄慕景眼泪滚落下来,她冲过去,握着粉拳砸他的肩膀,“你始乱终弃,你不喜欢我干嘛吻我,当时我不该害怕的,要是你睡了我,你是不是就肯对我负责任了。”

    郭玉没有拦着她,在她看不见的时候,他眼底掠过一抹凄楚,“慕景,别说孩子气的话。”

    “呜呜呜,我讨厌你,我讨厌死你!”薄慕景一把推开他,捡起掉在地上的牛皮挎包,哭着跑出了停车场,她再也不会原谅他,一定不会原谅他。

    郭玉看着她跑离的背影,他下意识伸手,大手僵在半空中,他终究没有追过去,许久才垂下手臂,在身侧紧握成拳。

    因为太喜欢一个人,所以不愿意让她受半点委屈,更不愿意让她因为他的存在,而感到丝毫的别扭。他们是这样的关系,所以和薄慕景注定没有未来。

    ……

    旋转餐厅里,韩美昕放下刀叉,摸了摸饱饱的肚子,她抬眸看向对面俊雅迷人的男人,丝毫不知道希塔下面,有个男人默默为她推开了触手可及的幸福。

    她一手撑着下巴,看男人优雅的用餐,怎么看怎么迷人,刚才她只顾着一顿猛吃,现在才发现,邻桌有好几个美女不停往这边瞟,她心里既骄傲,又有点那么不是滋味,这男人就是坐在这里,都这么吸引异性的目光,“薄慕年,有人在看你耶。”

    男人慵懒的抬了抬眉,将一块法式鹅肝放进嘴里,细嚼慢咽后,才道:“吃饭的时候,不要东张西望的。”

    韩美昕无语到极点,这男人怎么能狂妄到这种程度呢,“真的有人在看你耶,唉,你不知道你自身就带着十万伏特的电流吗?被你扫一眼,都要电晕过去。”

    “你有被电晕过去?”薄慕年拿餐巾纸拭了拭嘴角,刚才只顾看她吃东西,她吃东西的时候,风卷残云般,瞬间就能提高他的食欲。

    韩美昕捧着小脸,做花骨朵状,“我才没有呢。”

    “嗯,那我怎么记得,有人曾迫不及待的扑上来强吻我?”薄慕年背倚在椅子上,好整以暇地盯着她,她眼中的迷恋格外迷人。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自私的希望这双眼睛里看到的异性只有他。

    韩美昕脸颊微红,那都是多久的事了,这人还记得?她收回手臂,也学他的样子慵懒地靠在椅背上,还伸手撩了一下头发,她本就是烫着大波浪,这一撩头发的动作风情万种,立即有男人看了过来。

    薄慕年蹙了下眉头,虽然太太偶尔做做这种性感撩人的动作,相当迷人,但要是招蜂引蝶了,就不太美好了,他抬腿踢了她一下,神情阴沉道:“坐没坐相,给我坐好!”

    韩美昕吃痛,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到他了,她无辜道:“我哪里没有坐相了,不是学你坐的吗?”

    薄慕年扫视过去,还有不怕死的人看过来,他蹙紧眉头,一一扫视回去,他的目光威慑力太强,那些人纷纷移开目光,不敢再看。

    薄慕年招手买单,买完单,牵起女人的手,大步走出旋转餐厅。韩美昕小心翼翼地看着身侧的男人,他似乎又不高兴了。

    离开希塔,泊车小弟将车开过来,韩美昕坐进副驾驶座,她系上安全带,抬头望着正在系安全带的男人,她道:“薄慕年,送我回金域蓝湾吧,我明天早上有个案子,今晚回去得恶补一下资料。”

    薄慕年系上安全带,发动车子驶上路,过了许久,他才道:“你回去恶补资料了,我怎么办?”

    “你什么怎么办?”韩美昕一时没有听懂。

    男人看了她一眼,然后伸手过去握住她的小手,拉过去探向裆部,他哑声道:“它已经饿了两天晚上了,你还忍心让它继续饿着?”

    韩美昕的指尖像被那股烫意蛰了一下,她连忙缩回手,俏脸红透了,这个无耻的男人,这大白天的说这种荤话,真是羞死人了。

    “我……我忍心啊,听说明天我的对手是个常胜将军,我要不回去恶补一下,万一明天输了官司怎么办?”韩美昕最近的人生真叫跌宕起伏,工作上的业绩也是跌宕起伏,所以她不能再懒惰下去了。

    “我过去陪你,等你复习完资料,你再陪我睡。”薄慕年一本正经道,娶妻的终极目的,不就是为了能合法的睡她么?

    “……”韩美昕羞得抬不起头来,这人要不要一脸正经的说这么下流的话。

    车子驶进金域蓝湾,薄慕年将车停在车位上,然后推开车门下车。看见韩美昕还缩在车里不出来,他挑了挑眉,“想在这里做?我倒是没试过,要不试试?据说这车的性能极好……”

    男人话还没说完,韩美昕已经跳下车甩上车门,扑过去捂他的嘴巴,恨极了道:“薄慕年,你不调戏我会死啊。”

    薄慕年不恼,伸手握住她的手,慢悠悠地朝单元楼走去。韩美昕忿忿不平地瞪着他的背影,这个无敌闷骚的男人,她叹息一声,安静地跟在他身侧往前走。

    小区里很安静,偶尔能听到虫鸣,韩美昕的手被他握住,他们似乎很少这样手牵手回家,这种感觉就叫岁月静好吧。

    虽然他偶尔有点傲娇,还有点闷骚,甚至有点腹黑与阴晴不定,但是跟他在一起,她却有着从未有过的踏实。她唇边缓缓染上一抹笑意,她喊他,“薄慕年?”

    “嗯?”男人扫了她一眼,看到她满脸笑意,不知道她在傻乐什么。只是那笑容,很美,很动人,他的心跳不由自主的漏跳了一拍。

    “薄慕年?”韩美昕又喊,心里格外满足,就这样叫他的名字,都感到很幸福。

    “什么?”

    “没什么,就是想叫叫你的名字。”韩美昕笑眯眯道,见牙不见眼的,薄慕年看了她一眼,倏地加快步伐,韩美昕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走得那么快,她只得快步跟上。

    一直到单元楼下,男人终是克制不住,将她推到墙壁上,蕴含着无穷力量的健硕身躯贴了上去,韩美昕心跳一滞,就见男人的俊脸在眼前放大,下一秒,一股灼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红唇上,她被他吻住。

    她蓦地睁大眼睛,不知道男人怎么会突然有兴致吻她,甚至都等不及回到公寓里,她推了推他,男人的身躯结实,她推不动,唇上的力道越发激狂起来。

    韩美昕心跳砰砰的,不规律的跳动起来,她的手被他反压在墙壁上,早春的夜晚夜凉如水,她冻得颤抖了一下,却换来男人越发激烈的深吻。

    韩美昕被他吻得昏头昏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气喘吁吁地放开她,下巴搁在她肩窝处,哑着嗓子道:“喊得那么媚,想要了?”

    韩美昕心里一窘,知道他指的是她刚才叫他的名字,他能不能单纯一点,每次都联想到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上。

    “我就是喊喊你的名字,你至于吗?”韩美昕娇嗔,声音含媚。

    薄慕年抬起头来,深沉幽暗的黑眸灼灼地锁住她的脸,视线掠过她被他吻得红肿的唇,他道:“每次听到你喊我的名字,我就激动得不行。”

    韩美昕:“……”

    过了许久,薄慕年平息了体内的躁动,这才牵着她的手走进单元楼。韩美昕跟在他身后,刚才他抵着她时,她感觉到他身体产生的反应,她脸颊羞红一遍,跟着这样容易激动的男人,她总是手足无措。

    走出电梯,韩美昕拿钥匙开门,她走进玄关,玄关处的感应灯亮了起来,她弯腰打开鞋柜,拿出一双拖鞋放在薄慕年脚边,然后自顾自的换鞋。

    薄慕年看到那双拖鞋,他挑了挑眉,揶揄道:“不是说扔了么?”

    韩美昕心里尴尬,故意装作没听见,她确实扔过,但是后来又去捡回来了。不过这样纠结的过程,她是不会告诉他的。

    她换好拖鞋,抬头望着他,“想喝点什么。”

    男人慢悠悠地换拖鞋,目光闪过她的胸,意有所指道:“我想喝什么,你不是知道么?”

    韩美昕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他盯着她胸看,她窘得连忙拿手遮住,她转身往厨房里走去,男人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直到她进了厨房,再也看不见,他才收回目光,抬腿走进客厅。

    韩美昕倒了一杯白开水出来,看见薄慕年坐在沙发上看财经新闻,她将水杯搁在他面前,道:“我去书房看资料,你要是困了,就先睡,别等我了,弄不好,我得熬通宵。”

    薄慕年移开目光,落在她身上,“最晚十二点,你不睡我会去逮你睡觉。”

    “……”韩美昕抬腕看了看表,苦着脸道:“只有不到三个小时了,我看不完。”

    “过了一分钟了。”薄慕年幽幽道。

    韩美昕无语极了,她跺了跺脚,转身往书房里走去,没有薄慕年监督她作息时,她基本会熬通宵看案例,然后制定辩护方案。以前还无所谓,过了三十岁后,熬了通宵,就特别难受。

    薄慕年看着她进了书房,这才收回目光。看着财经新闻。不一会儿,他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下意识看向书房,见书房的门紧闭着,他站起身来走向露台,接通:“有事?”

    “阿年哥哥,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在媒体上胡言乱语,求你高抬贵手,不要封杀我。”电话那端,女人哭哭啼啼的求饶。

    薄慕年抿紧唇,神情十分冷酷,并不为其所动,“早知道会有求饶的一天,就不该一开始那么放肆,若欢,看在你姐姐的面子上,我一忍再忍,现在你让我老婆不高兴了,那自然不能让你出现在她眼前,让她烦心。”

    林若欢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男人的声音冷得像冰块一样,她没想到薄慕年竟是为了韩美昕收拾她,她以为他只是不高兴她在媒体面前乱说话。想给她一个小小的教训,“阿年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想知道韩律师看到报道,会不会吃醋,你那么爱她,如果她一点也不在乎你,那你多可悲。”

    “那我是不是还要感谢你的好心?”薄慕年薄唇微勾,掠过一抹讽刺的笑意,林若欢确实有些小聪明,只是没用在正途上,可惜了。

    林若欢吓得缩了缩脖子,她终于知道,薄慕年真的绝情起来会有多绝情,她泣不成声,“阿年哥哥,我可以向韩律师道歉,我喜欢当模特,喜欢演戏,我求求你,不要对我这么残忍。”

    “若欢,不要再打电话来,也不要再试探我的底线。”薄慕年说完,就要挂电话。

    林若欢急道:“阿年哥哥,求你了,看在我姐的面子上,放过我一次,我对天发誓,我再也不会胡言乱语了。”

    “晚了。”薄慕年确实想要借这事将她小惩大戒一番,不仅仅是因为最近发生的事,还有七年前,林子姗去逝前夕,把他去探望的照片发给韩美昕的事。

    韩美昕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这件事,是有一次他发脾气,摔了她的手机,她红着眼眶捡起摔碎的手机,说手机里面有她和宋依诺的合照,那是她保存的极少的照片,是宋依诺和小四结婚前夕,她们去孤儿院照的。

    她很珍视,有几次,他都看见她拿着手机抹眼泪,那个时候,他就会自责,如果那天晚上,他没有去医院见林子姗最后一面,如果他让辛律师无论花多大的代价,在当晚就把宋依诺保释出来,也许他的挚友与他的挚爱,都不会因为宋依诺的离世,而痛苦多年。

    可是人生没有早知道,他悔之晚矣。

    那天晚上,他趁她睡着了,把手机拿给徐浩,让他不管用什么办法,把手机里的照片恢复。过了两天,徐浩把手机里恢复的照片拿给他。

    他接过记忆U盘,鬼使神差的,想知道看看照片,然后就发现了那张照片,他才知道,宋依诺出事那天,韩美昕看他的目光为什么那么冷。

    林子姗死后,他与林若欢再也没有接触过,直到不久前,他出席一场活动,遇到了林若欢,20岁的林若欢,长得像极了林子姗,一瞬间就把他拉回了那个青葱岁月。

    当晚她喝多了酒,他不忍她落入那些狼爪中,动了恻隐之心,送她去酒店。也就是那天,林若欢利用了照片。

    他起初并不打算为难她,甚至想用她来让韩美昕吃醋。只是事情的发展总是超出他的预料,韩美昕没吃醋,而是把他告上法庭,再度提起离婚诉讼。

    他想,他就是作吧,好好的解释不愿意解释,就非得用这样幼稚的手段来旁敲侧击,最后撞得一脸血。不过他也感激林若欢,要不是她把那条黄钻项链拿出来在韩美昕面前炫耀,或许他们不会这么快尽释前嫌。

    薄慕年挂了电话,他是地地道道的商人,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再加上林若欢心性不定,若不好好打压,指不定将来还会闯出什么大祸来。

    男人走回沙发旁坐下,将手机扔在一旁,看着内容枯燥的财经新闻,他时而瞥向紧闭的书房门,心里忍不住有些幽怨,某人只顾着工作,把他冷落在这里,寂寞空虚冷啊。

    男人再抬头看向墙上的挂钟,才九点半,时间过得真慢。

    他站起来,走到书房旁。伸手推开门,看见女人坐在书桌后,认真地看手上的卷宗,他双手插进口袋里,慢悠悠地晃过去,在书桌旁站定,倚着书桌垂眸看着她。

    韩美昕感觉到他的存在,她抬起头来望着他,紧张的问道:“时间到了吗?我才看了一页啊。”

    薄慕年摇了摇头,突然道:“就是想你了,来看看你。”

    韩美昕耳根子可疑的红了,她抬眸看了他一眼,“是不是很无聊?真是抱歉啊,我得加班,不能陪你。”

    “没关系。”薄慕年摇了摇头,嘴上说没关系,心里却是介意得很,夜深人静,正是抱着老婆爱爱的好时候,他却要看着老婆加班。

    “我书房里有很多书,也有野史,你要是感到无聊,就看看吧,可以打发时间。”韩美昕头也不抬,自然没有看到男人眼底的失落。

    薄慕年瞧她真的很忙,也就没有打扰她,转身走到书架旁,随手拿了一本野史,然后坐在藤椅上翻阅起来。翻开扉页,一股书香扑鼻而来,薄慕年想起有一次,他来书房找她,正好看见她坐在藤椅上看书,阳光洒落在她身上,她的皮肤莹润光泽。

    他缓缓走过去,女人发现他,吓得手里的书掉在地上,他弯腰捡起来,翻到她刚才看到那一页,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女人一手夺了过去。

    那次,两人不欢而散,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女人遮遮掩掩的模样,他长指一翻,翻到那一页,正是慈西太后秘史那一段,上面还有插图。

    他终于明白,那天她想遮掩的是什么。

    薄慕年心浮气躁,再也看不进去。他抬头看着韩美昕,她认真工作的时候很迷人,遇到看不懂的问题,她会蹙紧眉头或是嘟着嘴,很可爱。

    他这一看,不知不觉就过去一个多小时,他起身站起来,走到她身边,韩美昕顿时被阴影笼罩,她急道:“时间还没到。”

    薄慕年挑眉,“我有说时间到了么?”

    这女人一投入工作,就六亲不认,他看了她那么长时间,也没见她转头来看他一眼,真是把他忽略得彻底,连空气都不如。

    韩美昕“哦”了一声,又开始争分夺秒的看卷宗。男人被忽视得彻底,俊脸黑沉下来,他弯腰将她抱起来,然后坐在椅子上,将她放在他腿上。

    韩美昕一惊,坐在他腿上时,她脸颊微微红了,总觉得他每次抱她时,就像是抱一个孩子,那么轻而易举的就将她拎了起来,她还是有重量的好吧?

    “你干嘛呀?”她不自在的扭了扭屁股,突然听见男人倒抽一口气的声音,紧接着他浑身的肌肉紧绷,韩美昕感觉到他腿间散出来的热量,顿时僵住不敢动了。

    薄慕年隐忍得额上青筋直冒,这女人有毒,不碰她干看着,都口干舌燥,碰到她更是不得了,他揽着她的腰,道:“你继续看,我抱你一会儿。”

    韩美昕僵直了背,他这样她哪里集中得了精神看卷宗,她都快哭了,“薄慕年,你要不要去洗个冷水澡,你这样……”

    “再废话,别怪我在这里上了你。”男人恶狠狠地打断她的话。

    韩美昕没出息的闭了嘴,真不敢惹他,怕把他惹得狂性大发,她今晚就真的看不了了,对方律师那么凶猛,她不想被虐得渣渣都不剩。

    她勉强集中精神,专心看着卷宗,可是渐渐的,她心有余而力不足,原因都是因为男人不停作乱的手,她泄气道:“薄慕年,你这样我怎么看得进去?”

    男人找到存在感,笑得格外邪肆,“你看你的,我玩我的,我们并不冲突。”

    “不冲突才有鬼……嗯,你把手拿出去。”韩美昕脸红耳赤,她被他闹得完全看不下去了,伸手握住他的手腕,男人贴在她耳边,低低的说了几个字,她羞得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

    她不想活了,呜呜呜。

    最后的最后,薄慕年还是把她压在书桌上做了一回,才心满意足的放开她,然后将她清理干净,把她放在椅子上,终于肯放她继续看卷宗了。

    吃饱喝足的男人回了主卧室,去冲了个澡,然后裹着女人粉红色的浴袍,转身出去给她做宵夜,她负责喂饱他的,他则负责喂饱她的胃,刚才做的时候,他没有忽略她咕噜噜直叫的肚子。

    薄慕年的厨艺一直不见涨,煮简单的冰冻水饺,还是一点问题都没有。韩美昕下班早,喜欢去市场买菜,然后回来包水饺,自己发面擀皮,吃不完的就冻起来,用来应急。

    薄慕年煮好了水饺,他端着水饺去书房,伸手开门时,才发现里面反锁了,他蹙了蹙眉头,也没有叫她开门,转身回到客厅。

    韩美昕有个习惯,一定会在客厅留下所有房间的备用钥匙,而且固定放在那个地方,他很顺利的找到了备用钥匙,然后打开门。

    韩美昕脸颊的红晕还没有褪下去,看见薄慕年走进来,她条件反射的抱着胸,然后跳起来,离书桌远远的,“薄慕年,别来了,很累。”

    薄慕年吃饱喝足,心情极好,看她一脸心有余悸的模样也不恼,将一盘水饺放在书桌上,温声道:“我刚才听见你肚子叫了,过来把水饺吃了。”

    韩美昕看着盘子里冒着热气胖嘟嘟的水饺,这才发现自己反应过度,她讪讪道:“打一巴掌再给颗糖?你别以为我就会原谅你刚才的行为。”

    薄慕年双手抱胸,瞧着她眼睛都落在盘子里了,还有她吞咽口水的模样,他轻笑道:“刚才是疼你,现在是爱你,本质上没有区别,你别否认,你刚才难道不享受么?”

    “我才不……”

    “不还叫得那么大声?”男人毫不客气的戳破她的谎言,韩美昕立即拿起卷宗砸过去,男人身上极好,一抬手就接住,他笑吟吟道:“有什么好不敢承认的,让你舒服,是我的使命。”

    “薄慕年!”韩美昕咬牙切齿地瞪着他,明知道她羞于提起这事,他非得要说。

    薄慕年抬起手,轻笑道:“OK,我不说了。你吃点东西,赶紧看完卷宗,我在床上等你哟。”

    “……”

    被薄慕年一闹,韩美昕一直加班到凌晨三点才看完,她做了一个辩护方案,了解了对手的辩护技巧,她不敢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百分之五十是有的。

    她站起来,伸展着酸疼的腰肢,看见书桌上搁着的空盘子,她端起空盘子走出书房,关了灯,将盘子放回厨房,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了。

    她走回房,卧室里开着床头灯,薄慕年靠在床头上,手里拿着一本杂志,正在打盹。韩美昕站在门边,看着在灯光下五官特别柔和的男人,她放轻脚步,慢慢走过去。

    她心里柔软得一蹋糊涂,幸福到底是什么呢?恐怕就是在自己累死累活加完班,回到家里,看到心爱的男人一边打盹一边等她。

    她弯腰,伸手拿走他手里的杂志。军人天生的敏锐。薄慕年一下子惊醒过来,看见她站在床边,他揉了揉眼睛,问道:“几点了,看完了吗?”

    “三点了,睡吧。”

    薄慕年往旁边移了移,将刚才暖热的地方腾出来让给她,虽然已经是春天了,还是怕她会感到冷。韩美昕感到格外窝心,其实这个男人体贴起来,真的会把你宠上天。

    她掀开被子躺进去,被窝里还残留着他身上的温度,她深呼吸了一口,清爽好闻的味道,她脸颊被热气熏得微微发烫。

    薄慕年的胸膛贴过来,伸手将她拉进怀里,大手搁在她腰上,感觉她的身体立即绷紧,他轻笑道:“睡吧,不折腾你了。”

    韩美昕脸上有些挂不住,嘴硬道:“我才没有担心这个。”

    “那要不我卖卖力?”薄慕年用身体蹭了蹭她。

    “……我还是睡觉吧。”韩美昕理智的结束这个危险的话题,否则他兴致一起,她今晚就别想睡了。薄慕年刚才打了个盹,这会儿倒不是困,怀里抱着心爱的女人,他心里格外踏实。

    不一会儿,就听到她均匀的呼吸声传来,见她真的没心没肺的睡着了,他叹息一声,微微撑起上半身,倾身在她唇上吻了吻,“晚安,老婆。”

    翌日,韩美昕醒来,已经八点半了,她看着手机上的时间,尖叫一声,连滚带爬的下了床,往浴室里冲去。

    冲进浴室,她看见坐在马桶上的男人,她再度尖叫一声,转身冲出浴室。薄慕年淡定地看着那道冲进来又冲出去的声音,俊脸却微微黑下来,他是鬼么?

    韩美昕冲出去后,心里懊悔不已,当初她就应该换个有两卫的公寓,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尴尬。

    她踢了踢门,“薄慕年,你快点,我上班要迟到了。”

    她等了一会儿,没等到男人出来,急得直跺脚,恰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她跑进卧室里拿手机,接通电话,“喂?”

    “韩小姐,你好,这里是XX房产公司,上次你在我们这里留下信息,想要一栋南北通透的房子,现在我们手里有合适的房源,你什么时候有空,过来看看房子?”

    韩美昕站在窗户前,一手揉着疼痛的额头,她道:“我这两天可能抽不出时间,要不周末,周末我过去看成么?”

    “韩小姐,现在这种朝向的房子很抢手,我手里的房源都是好地段的,都在二环之内,你要尽快安排时间过来,要不被人捷足先登了。”

    “我知道,我这不是抽不出时间来么,有别人看上,你不用给我留,我不急。”韩美昕一直在专注讲电话,并没有发现男人已经将她的通话听了去。

    薄慕年蹙眉走进来,伸手拿走她手里的手机,冷声道:“她现在不需要买房子。”说完,他挂了电话,目光沉沉地瞪着韩美昕,“你要买房子?离婚的时候,我送你的那些房产呢?”百度或⒊⒍0搜索:我的书城网 即可阅读最新章节!

    韩美昕瞧着他脸色不太好,她嗫嚅道:“那不是你的东西么?我……”

    她当时急着找房子,是以为她和陌生男人睡了,不想再和他有交集,她哪里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会变成现在这样。

    “我的东西不是你的东西?”薄慕年语气不太好,他们结婚后,在金钱方面,韩美昕一直很独立,很少花他的钱,他给她的银行副卡,她几乎没动过,除了一些优惠卡,她拿着还会喜滋滋的谢谢他。他一直觉得,不愿意花他钱的女人,是不想和他有更深的牵扯。

    刚才听到她要另外买房子,他心里就很不是滋味,离婚的时候。他虽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但是在财产方面,还是安排得很妥当。那个时候他想,就算他最后输了,不会再复婚,他也会把她的后半生安排得周周到到,绝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

    可这个女人,就是有气死他的本事,他给了她那么多房产,随便一处都是绝佳的位置,她不去住,反倒张罗着买房子,这是有多鄙视他的心意?

    男人高傲的自尊遭受到空前的挑战,眉宇间隐隐染了薄怒,她什么时候才能学会,不和他这么生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