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393章 我就不找,膈应死你

    “既然躲得远远的,就该死在外面也别出现在我面前,云嬗,你给我听好了,有我在的地方,你给我躲着点,否则!”

    “如果没有必要,以后都不要再见面了。”

    贺东辰的话犹在耳边萦绕,云嬗看着步步逼近的冷漠男人,来不及要回鞋子,一心只想着躲得远远的,她提起裙摆,转身就往台阶上跑去。

    她一脚高一脚低的往上跑,脚踝疼得钻心,模样十分狼狈。可她不敢停,不敢去面对他,只能强迫自己跑得更快一点,躲得更远一点。

    贺东辰站在台阶下,看着那道迅速逃蹿的身影,俊脸黑沉,他掌心死死拽着那只反绒中跟鞋,牙关紧咬,他也不知道他着了什么魔,宴会结束了也没有离开,一直等在这里,就想看看她能躲到什么时候才出来。

    可是瞧瞧,这女人看见他就像看到鬼一样,拼命的跑,他会吃了她么?

    贺东辰气得不轻,险些将手里的鞋子生生折断,他目光落在她一瘸一拐的两腿上,眉头蹙紧,一鼓作气冲上去。

    云嬗不敢回头看,她只知道没命的跑,风声在耳边刮过,眼前酒店的旋转门就在眼前,她心里一喜,下一秒,她的手腕被一只温热的大掌拽住,耳边响起如雷的咆哮声,“跑什么,不要你的脚了?”

    云嬗被迫停下来,她转头望着近在咫尺的男人,他双眸冒火地瞪着她,凶狠的像是要将她掐死一样,她用力想要挣开他的手,可她没能成功,她道:“大少爷,放开我!”

    贺东辰瞪着她,真是恨不得掐死她,他拽着她的手腕,一言不发地转身朝酒店外走去。云嬗挣不出自己的手,被他拽着走,她不安地问道:“你要带我去哪里,你放手啊。”

    贺东辰薄唇紧抿,一声不吭,拽着她下了台阶,来到白色卡宴前,他拉开副驾驶座车门,像拎小鸡一样将云嬗拎进了副驾驶座。

    云嬗负隅顽抗,可是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被他扔进车内,他立即反锁了车门,云嬗用力拽着门把手,打不开车门,她气得一脚踢过去,脚趾头疼得钻心,她疼得不停吸气。

    他到底几个意思,让她躲着点的人是他,现在又来接近她的人是他。他们就应该做一对陌生人,哪怕是街头偶遇,也要装作不认识才对。

    贺东辰迅速上了车,看云嬗沉着脸坐在那里,眼眶红红的,就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他的太阳穴突突直跳起来。坐在他车上,就让她这么难以忍受?

    贺东辰侧过身去,左手搭在方向盘上,睨着直视前方的女人,找不到话题,只得板着脸训斥道:“你有多久没回家了?不知道云姨天天念叨你?她养你这么大不容易,前些年你在外面就罢了,如今你在桐城,也不知道回去看看她老人家吗?养个女儿就跟养丢了似的,你也好意思?”

    对贺东辰来说,云姨就像是奶娘的存在,他小的时候,云姨对他比贺夫人对他都要好。

    云嬗转过头来,看了贺东辰一眼,她道:“我昨天才回去看过她。”

    “……”贺东辰被她噎得脸色更难看了,他本来就是没话找话,这会儿更下不来台了,他转过脸去,心里到底不甘心,火气很大的道:“把安全带系上,不知道现在坐副驾驶座不系安全带要扣分罚款么?”

    “……”这回换云嬗无语了,他还怕罚款么?他手底下那么多员工有驾照,分不够扣随便找个人就能补上去,再说他缺钱么?

    不过无语归无语,她还是听话的系上安全带。贺东辰瞧她乖乖系上安全带,脸色稍霁,他发动车子驶出酒店。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几分钟后,车子靠边停下,云嬗诧异地望着他,却见他解了安全带准备下车,男人站在地面上,到底有些不放心,回头望着她,恶狠狠道:“我出来要没看到你在车里,你就给我等着。”

    “……”

    云嬗看着他绕过车头,往旁边的药房走去,她望着他的背影,背影挺拔高大,行走间没有任何的迟缓,她刚才就想问,他身上的伤全好了吗?

    可她问不出口,怕他会讽刺她。

    不一会儿,贺东辰拎着一个小塑料袋从药房里走出来,他径直坐上车,系上安全带,看见她在车上,他莫名的松了口气。

    车子继续往前开,云嬗看出来了,这条路不是回贺宅的路,也不是回她家的路,她转过头去,刚好撞上男人沉默的视线,她脸颊发烫,连忙转过头去,心跳怦然。

    这样的视线相撞,让她忘记了问他们要去哪里,直到车子在江边的大坝上停下来,她才想起来,“我们来这里做什么?”

    贺东辰睨了她一眼,拎着小塑料袋下车,往江边走去。

    云嬗坐在车里,看着他的背影,江风吹得他衣角猎猎起舞,他一直站在那里,望着波涛汹涌的江水,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的背影有些苍凉与萧瑟,男人冷酷的外表下,到底掩藏着一颗怎样千疮百孔的心?

    云嬗不由自主的推开车门下车,脚碰到地面,才发现疼得厉害,透过微光,她看见自己的脚踝肿了起来,她微微吸了口气,然后朝贺东辰走去。

    刚走了两步,贺东辰已经转过身来,目光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她倏地停了下来,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

    贺东辰大步走过来,在她面前站定,伸手穿过她的腋下,另一手绕过她的腿弯,将她打横抱起来。云嬗一惊,甚至忘了反应,直到他把她放在车前盖上,她才回过神来,“你……”

    贺东辰垂眸,看着她受伤的脚,他沉默不语,转身来到驾驶座,拎起小塑料袋放在她腿边,从里面拿出消毒液喷雾,往她红肿的脚踝上喷去。

    药水冰凉,云嬗忍不住缩了缩腿,被男人温热的大掌按住,她心里有些窘迫,伸手去拿药瓶,低声道:“我来吧。”

    男人抬眸看了她一眼,却没有理会她,又喷了几下,然后换了一种药,这种药自带了按摩头,贺东辰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药瓶,在她脚踝上滚动,伤药进了皮肤里,一阵刺痛。

    云嬗咬着牙关一声不吭,疼得额上直冒汗,贺东辰抬头看着她,见她牙齿深陷进唇瓣里,他目光轻动,沉声道:“痛就叫出来,这里又没外人。”

    “我习惯了。”云嬗淡淡道,比这更疼的她都经受过,这点痛又算得了什么呢?

    贺东辰听见她这么说,心头不由得泛起异样的感受,他动作放得轻了一点,就算是铁打的人,她终究不过是个女人。

    给她上好药,又贴了消肿的膏药,空气里一股麝香与草药的味道,有点熏人。云嬗瞧着他刚才碰了膏药的大手,低声道:“我银包里有湿纸巾,你拿去擦擦手吧。”

    贺东辰闻言,抬起手闻了闻,膏药的味道不是很难闻,他以前在部队时经常拉伤肌肉,有时候一个月都离不了这膏药的味道,可这会儿,他在女人眼中居然变得这么娇贵了,“我没那么娇贵。”

    云嬗抿了抿唇,她怎么忘了,两年前他受过比她更重的伤,躺在医院三个月,身体才康复,他只怕早就习惯这味道了。

    思及此,她道:“你身上的伤都好了吗?”

    贺东辰偏头看她,眼中有嘲讽,“原来你还知道我受过伤啊。”

    “……”云嬗发现,不管她说什么,好像都不中听,她索性闭嘴不再说话,免得惹他不高兴。早知道这样,她就应该躲在洗手间里睡到明天天亮,也好过现在彼此尴尬。

    瞧她闭得像蚌壳的嘴一样严实,贺东辰心里莫名来气,再多说一句会死么?她晾了他这么多年,他有点怨气不应该么?

    云嬗望着江面,江风吹乱了她的头发,她时而抬手将头发抚到耳后,两人再没有说过话,她坐在车前盖上,而贺东辰则倚在车身上,两人离得这么近,却又那么远。

    渐渐的,云嬗的目光不受控制地移向身边的男人,以前为了组织出生入死时,她并不觉得想念他。因为离得太远,即使想念,他也不会出现在自己面前。

    可是这两年,她时常会想起他,暴躁易怒的他,阴晴不定的他,喜怒无常的他。那么多的他,最后都变成了那个在她闯祸后,默默跟在她身后给她收拾烂摊子的温暖大哥哥。

    其实,她真的很想他。

    贺东辰第一时间察觉到云嬗望着他的目光,他没有回头,暗自揣测着,她望着他时在想什么,会不会觉得这个男人其实也挺帅的?

    莫名的,他的唇角弯了起来,只因为这个女人此刻专注的目光。

    过了许久,云嬗的目光都没有转开,男人嘴角上扬的弧度越来越大,他忍不住揶揄道:“看了我这么久,是不是迷恋上我了?”

    云嬗脸颊一烫,心下微窘,连忙移开视线,一颗心砰砰的狂跳起来,她跳下车前盖,道:“太晚了,我们回去吧。”

    贺东辰看着那道迅速逃离的背影,刚才的好心情已经不复再见,他是洪水猛兽么,调侃她一句,她就跟逃命似的。不由得让他怀疑,他的魅力真这么差?

    贺东辰坐上车,发动车子驶离江边,向市区驶去。他时而偏头看云嬗一眼,她始终看着窗外,他看不到她的眼睛,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心里莫名烦躁起来,他出声道:“沈存希回来了,接下来每周一,你来办公室一趟,向我汇报情况。”

    云嬗倏地回过头去望着他,“为什么?”

    “问那么多,叫你来你就来。”贺东辰恼怒道,看她那一脸恨不得和他老死不相往来的样子,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云嬗抿着唇,半晌才讷讷道:“可是你不是说,有你的地方,让我躲远点么?”

    贺东辰怒极反笑,“你倒是把我的话记得牢,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听话?”

    云嬗脸色僵白,以前她是叛逆,总想用这种极端的方式引起别人的注意,可真正犯了错,又害怕看到妈妈失望的样子,后来贺东辰为她出头后,她发现她很喜欢他帮她收拾烂摊子的样子,特别帅特别酷。

    后来,她明白了这种喜欢,其实叫爱。只是那个时候,她经历了一场撕心裂肺的痛,她在那个季节伤了风,对感情再不敢大意。

    如今,她把他的话奉为圣旨,说来说去,不也是因为在乎么?

    “以前太小,不懂,现在懂了。”

    “你懂什么了?”贺东辰转头瞪着她,这榆木脑袋到底懂什么了?云嬗见他一直瞪着她,也不看前面的路。她忍不住提醒道:“你看前面的路啊,别看我,我还年轻,不想死。”

    贺东辰肺都要气炸了,他转过头去,瞪着前面的夜色,咬牙切齿道:“云嬗,我真恨不得弄死你!”

    “……”

    车子驶进贺宅,贺东辰下车甩上门,大步朝别墅里走去,云嬗坐在车里,看着他发怒的背影,她叹息一声,直到看不见他的身影,她才下车,往佣人房走去。

    这两年,她很少回贺宅,回来了也不留宿。她知道她在逃避些什么,在这里,有她一生难忘的记忆,有她从女孩变成女人的记忆。

    她走进别墅,玄关处那双皮鞋乱七八糟的放着,她弯腰捡起来,将皮鞋整整齐齐的摆放好,刚起身。就发现二楼有视线看过来,她抬起头来,就见贺东辰站在二楼缓步台上,目光深沉地盯着她。

    她顿时心慌意乱,尴尬的解释道:“在军校习惯了,看不得东西乱七八糟的放着。”

    “给我倒杯水上来。”贺东辰说完,转身走了。云嬗愣在那里,贺东辰的房间,她回桐城后再也没有去过,那里是她的禁地,不可接近也不可触碰。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转身去厨房倒水。

    贺东辰回到房间,眼前还浮现女人蹲下来,将他的鞋子摆放整齐的那一幕,他双手叉在腰上,怔怔地盯着外面的夜空,越发看不明白这个女人了。

    大约十分钟后,卧室里响起敲门声,贺东辰说了声“进”,云嬗推开门,端着一杯水走进来,她目不斜视,朝房间里摆放的圆桌走去,将杯子放在圆桌上,她毕恭毕敬道:“大少爷,水放在这里了,那我先回房休息了。”

    贺东辰盯着玻璃窗上倒映出来的那道剪影,他状似闲聊般,道:“云嬗,你回桐城两年了吧?”

    “是。”云嬗不敢乱看,更不敢去看房间中央那张大床,心里只想着赶紧走,偏偏贺东辰就是不让她如意。

    “听说追求你的人不少,怎么没有带一个回来给云姨瞧瞧?”

    今天晚上,这是第二次,贺东辰旁敲侧击她的终身大事,云嬗心里有些乱,他一直问这个,是要催着她结婚么?“没有合适的。”

    贺东辰心里一阵暗爽,他喜欢这个回答,“你想找什么样的,我认识不少青年才俊,可以帮你把把关。”

    闻言,云嬗心脏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掌攥紧,疼得她喘不过气来,她抬头望着他,男人眉眼带笑地望着她,那笑刺疼了她的眼睛,她道:“不用麻烦大少爷,一切看缘分,我不强求。”

    “云嬗,你年纪不小了,再蹉跎下去,过了三十岁更不好找。”贺东辰语重心长道。

    云嬗心如刀割,没有什么比最爱的男人,让她去相亲更让她难堪的事,她单身就这么碍他的眼么?还是怕她对他还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她冷声道:“不劳大少爷费心,我自己会找。”

    说完,她转身朝门外走去。

    贺东辰瞪着她的背影,她眼瞎么?放着眼前这样360度完美无死角的男人不找,去找别人,真是气死他了,这个榆木疙瘩,到底什么时候才开窍?

    贺东辰心里不痛快,云嬗心里何尝痛快了,她匆匆回到房间,她满十五岁后,贺峰就给她准备了单独的房间,当时她为自己终于有了独立私密的空间而兴奋不已。

    此刻她坐在床上,想起刚才贺东辰说的那些话,她心里揪痛得厉害,她知道她不找男朋友,碍着许多人的眼,妈妈一催再催,雪生小姐更是旁敲侧击。可28岁还没有男朋友,就是罪过么?

    她眼眶发烫,心里难受极了,脸上痒痒的,她伸手一抹,才发现自己流泪了,她倒进被子里,气得大骂:“王八蛋!我就不找就不找,膈应死你。”

    “……”

    翌日,云嬗脸上戴着一副墨镜坐在车里,等着贺雪生吃完早饭出来。不一会儿,贺雪生与贺东辰一起走出来,两人边走边聊,贺东辰看着贺雪生的目光格外温柔。

    以前她都不会将车开进贺宅,实在避免不了,就让保镖队长跟着。贺家人十分紧张贺雪生,贺东辰上班都没有保镖跟着,但是贺雪生身边至少有五个保镖。

    她一直不明白,妈妈说起来也一脸讳莫如深的样子,搞得特别神秘。

    跟在贺雪生身边两年,她几乎从来不提自己的事,她只知道,她就是五年前那场爆炸的主角,至少她是怎么活下来的,她一概不知。贺雪生不说,贺家人自然都不会说。

    可是随着沈存希回国,她不知道的事全都慢慢浮出水面。此刻看贺雪生笑得这么无忧无虑,其实离开了贺家,她脸上的笑容就落了下来。

    两人走到车身旁,贺雪生朝贺东辰挥了挥手,然后拉开车门坐进去。贺东辰站在驾驶室车窗旁,眼角余光瞄到车里戴着墨镜的女人,他伸手敲了敲车窗。

    云嬗如临大敌,浑身绷紧,她降下车窗,抬头冷冷地看着贺东辰,道:“大少爷有事?”

    贺东辰睨着她脸上的黑框墨镜,皱眉道:“戴墨镜做什么,耍酷?”

    “阳光刺眼。”云嬗板着脸回答。

    后座传来“扑哧”一声,贺雪生乐了,“云嬗,今天是阴天,哪里有阳光?”

    云嬗脸上挂不住,她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道:“阳光在我心底。”说完,她一脚踩向油门,原本斜倚在车身旁的贺东辰立即弹开,看着迅速飙出去的轿车,他气得牙痒痒。“云嬗,你给我开慢点,吓着雪生,我让你好看!”

    “……”

    车里,贺雪生笑盈盈地望着云嬗,问道:“云嬗,昨晚你去哪里了?我给你打电话也没接。”

    云嬗抬眸看了一眼后视镜,道:“不小心睡着了,雪生小姐,宴会举办得很成功,恭喜你。”

    贺雪生笑着摇了摇头,“这都要归功于你啊,要不是你忙前忙后,我一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办了。对了,你和哥哥怎么回事?”

    “没什么。”

    “哦。”贺雪生没有多问,别人不想说的事情,必定有不想说的理由,这世上,谁心里没有藏着秘密?

    云嬗以为,远离贺东辰,折磨就算结束了,但是却不知道,折磨才刚刚开始。中午吃饭的时候,她接到妈妈打来的电话,“嬗儿,我给你安排了一场相亲,晚上七点在星巴克咖啡馆见面,对方桌上放着一朵红玫瑰,你记得去赴约。”

    “妈,我工作很忙,没时间。”

    “没时间也得去,你也不看看你多大岁数了,现在谈恋爱,年底结婚,明年上半年怀宝宝,你还可以赶在三十岁前完成人生大事……”

    “妈,我这里信号不好,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我刚才给雪生小姐打了电话,她说你在办公室。”

    “……”云嬗被拆穿,她只得道:“遵命,太后娘娘,我去,我去还不成么?”

    “对方是海龟,年薪百万,是软件工程师,相貌人品都是一流的,你敢放人家鸽子,就不要回来叫我妈了。”云姨说完就挂了电话。

    云嬗皱紧眉头,看来妈妈这次是来真的了,她要像之前那样再放人家鸽子怕是不行了。她掐了掐眉心,想起昨晚贺东辰的话,还是去吧,找一个人将就着结婚,也算是给大家一个交代。

    贺雪生知道云嬗晚上要去相亲,特意抽出时间带她去楼下买衣服,壕姐的架势就是,看中什么就买买买,云嬗跟在她身后,看销售员抱着一堆衣服,将她推进更衣室里,让她穿上出来看看效果。

    贺雪生坐在沙发上,翻阅着专柜的杂志,作为百货公司的领头人,她时刻关注着潮流信息,不落人后。不一会儿,云嬗换了衣服出来,她眼前一亮,云嬗是天生的衣架子,模特的身材,蕾丝的及膝连衣裙,胸口上面是半透明的薄丝,性感又清纯,贺雪生点了点头。“这件不错,包起来。”

    云嬗别扭的扯了扯裙子,不喜欢穿裙子,“雪生小姐,我不要这个,还是再试试别的,能不能拿两套裤装给我?”

    云嬗走进更衣室,销售员看向贺雪生,贺雪生点了点头,心里却惋惜,可惜了这衣架子。云嬗很快换好衣服出来,无袖蓝色上衣搭配宽松的阔腿裤,穿双一字凉鞋,干练又时髦。

    “这个也不错,云嬗,你觉得呢?”

    云嬗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点了点头,道:“就这套吧。”

    见她要进去换下衣服,贺雪生连忙拉着她,“穿上就行了,销售员,把刚才她试过的都包起来。”见云嬗要说话,贺雪生赶紧道:“你以后还要约会什么的,有备无患。”

    说完,她拿自己的卡给销售员去刷。云嬗要抢着付钱,被她瞪了一眼,“我是老板,不准和我抢。”

    云嬗无奈,只好收回自己的卡。其实她有钱,她每次出任务后,都会有一大笔收入,她没怎么花,又不敢全寄回去给妈妈,怕吓着老人家。

    这两年,她在桐城买了一套公寓,不敢告诉妈妈,只说是租的。再加上她在贺雪生手下做事,一个人领双份工资,完全不愁钱花了。

    贺雪生抢着付钱,她心里明白,她是把她当成妹妹一样照顾,并不是真的只把她当成下属。

    买好衣服,贺雪生又带云嬗去楼上做了头发,还让化妆师给她画了个淡妆。女人的气质瞬间就提升上来,娇媚可人。

    弄好了这些,已经六点了,贺雪生大方放人,“第一次见面,不要迟到,国外回来的精英,时间观念特别重。”

    云嬗只得离开,离开前,她还给保镖队长打了电话,让他们务必将贺雪生安全送回贺宅。

    云嬗到了星巴克咖啡厅外面,才六点四十。她没有进去,而是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相亲对她来说无疑于一场酷刑,双方评头论足一番,看得上对方,就交往,看不上,就再找下一家,跟去市场里买菜有何区别?

    她向往的感情是自由恋爱,在人群里相逢,爱上了就一辈子不放手。

    磨蹭到六点五十八分,她才转身朝星巴克咖啡厅走去,咖啡厅里环境清雅,她站在门口四处张望,然后朝桌上放着红色玫瑰花那边走去。

    经过一晚,她的脚已经消肿,走起路来虽然还有点刺疼,但是不影响。她站在桌边,一个戴着金丝边眼镜的男人抬起头来,看着她的目光带着惊艳,男人连忙站起来,朝她伸手,“云小姐?我是李煜,诗人李煜的煜。”

    云嬗伸手与他虚握了一下,淡淡道:“我是云嬗!”

    两人坐下后,云嬗看得出,男人对她很满意,因为他很殷勤,难怪有人说,所谓一见钟情,不过是见色起意。

    李煜问了她许多问题,家里有些什么人啊,她在做什么啊,她妈妈在做什么啊。太过耿直的女人,回答不懂迂回,老老实实答道:“我妈妈是佣人。”

    男人看着她的目光立即就变得很微妙,说是国外回来的,有些观念还是难以改变,比方在国外的欧巴桑,是会得到别人尊重的,而在国内,就是下等人,别人会拿异样的目光看待。

    “佣人好啊,职业不分贵贱嘛。”

    云嬗皱眉,声线不由得冷了几分,“我妈妈在我心里是最高尚的人。”

    “对对对,所有妈妈都是伟大的。那你现在住在哪里,也住在贺家吗?你和贺总熟吗?我刚投了简历到贺氏集团应聘策划部总监,你能帮我美言几句吗?”李煜一脸热切地望着她。

    云嬗神情彻底冷了下来,他是来相亲的,还是来找工作的?“抱歉,我和贺总不熟!”

    贺东辰从楼上贵宾包间下来,一开始没有注意到这边坐着谁,直到听到云嬗那特有的声线说和他不熟,他才看见她,同时也看见了坐在她对面的男人。

    男人长得贼眉鼠眼的,金丝边眼镜下一双世俗的眼睛泛着绿光,几乎把面前的女人当成了可口的肥肉,他不难看出,她正在相亲。

    没由来的,心里升起一股怒气,他送走合作商,转身朝他们走过去,站在桌边,冷声道:“睡过算不算熟?”

    云嬗听到这道熟悉的男声,猛地抬起头来,瞧见贺东辰阴恻恻地瞪着她,她涨红的脸瞬间失了血色,“你怎么在这里?”

    “回答他,睡过算不算熟?”贺东辰紧迫盯人的盯着云嬗,从始至终,连眼角余光都没有扫向那个惊愕又愤懑的男人。

    云嬗的脸再度涨红起来,她看见有人扫视过来,脸上挂不住,怒道:“大少爷,你在胡说八道什么?”

    “我胡说还是你有健忘症?昨晚才从我房间里出去,今天就跑来相亲,你就这么不甘寂寞?”贺东辰气疯了,也不管这里是不是大庭广众之下,说话刻薄的同时,却又带着暧昧,让人不由得浮想连翩。

    李煜的脸涨成了猪肝色,从一开始的惊艳与赞赏,到此刻的不屑与厌恶,“你这个女人真恶心,还好我早点看清了你的真面目,否则就要当冤大头了。”

    贺东辰听见李煜羞辱云嬗,他冷冷地看着过去,沉声道:“向她道歉!”

    “我为什么要向她道歉?人尽可夫的婊……”男人话还没有说完,贺东辰一拳挥了过去,砸在男人脸上,男人顿时喷了鼻血,贺东辰薄怒道:“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云嬗伸手去拉,没有拉住,眼看着他把人揍得淌鼻血,她气不打一处来,“大少爷,你别添乱了,李先生,你还好吧,我送你去医院,医药费我出。”

    李煜捂着鼻子,嫌恶地瞪着云嬗,“没想到你是这种女人,当我瞎了眼。”

    “还不快滚,拳头没吃够?”贺东辰挥舞着拳头,眼神暴戾地瞪着男人。

    李煜连忙拿起公文包转身就走,他惧怕那个男人的拳头,怕他再揍他一顿,只得先逃之夭夭,回头再收拾这个贱人。

    “李先生……”云嬗抓起包追出去,刚走出卡座,就被贺东辰恼怒的拽住,“人都走远了,还喊什么喊?”

    云嬗气得不轻,她回头瞪着贺东辰,“贺东辰,你到底想干什么?说我老了应该相亲的人是你,我来相亲掐我桃花的也是你,你到底要我怎么办?”

    “你倒是听话,这算桃花吗,一颗歪冬劣枣,也值得你发这么大的火?”贺东辰拒不承认,他就是故意的。

    看她在外面和他撇清关系的模样就来气,早就睡过了,撇得清么?

    “你要不说那种话,他会气得口不择言?”云嬗气得头疼,尤其是眼前这个男人没有一丝后悔与道歉的意思,更是让她气得胃疼。

    “你们才认识多久,你就这么袒护他,云嬗,你是不是特别缺男人啊,缺男人你说,我又不是不能满足你……”

    “啪”一声,四周都安静下来。

    云嬗的手掌心都被震麻了,她下意识紧握成拳,却发现自己的手一直在抖,她颤巍巍地望着面前的男人,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打了他。

    贺东辰眼中阴云密布,神情更是阴戾到极点,他瞪着眼前的女人,不敢相信她居然打了他,为了一个刚认识的男人,居然敢向他动手。简直活腻了!

    他俊脸火辣辣的疼,更让他难以忍受的是,她居然护着一个对她恶言相向的男人,他气疯了,这么不自爱的女人,他非得好好教训教训,让她知道什么样的男人能惹,什么样的男人不能惹。

    他出手如电,迅疾地攥住她的手腕,云嬗看他出手,以为他要还她一耳光,她吓得连忙闭上眼睛,下一秒,她就被男人拽住,往咖啡厅门口走去。

    男人走得很快,压根不理会她有没有跟上,她咬着牙关,小跑着跟上,一边跑一边试图将手腕挣出来,可是没有一次,她成功过,她恼怒道:“贺东辰,你要带我去哪里,放手啊。”

    贺东辰没有放手,他心里想了一万种凌虐她的方式。每一种方式都可以让她生不如死,居然敢打他!简直不能忍!

    贺东辰一路拽着她走进停车场,将她扔进车里,他迅速反锁上门,然后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室,开门那一瞬间,云嬗瞅准机会,推开车门要逃,还是晚了一步,她的衣服被男人拽住,用力扯了回去。

    她不肯回去,盛怒中的贺东辰很恐怖,像是要吃人一样,她害怕。她往另一边扯,专柜的衣服娇贵,受不得这样的拉扯,“撕啦”一声,云嬗感觉到身上的衣服脱离了,她身上凉幽幽的,低头去看,无袖蓝色上衣被他撕碎了。

    她连忙双手抱胸,挡住胸前的风光,她脸色又青又白又红,贺东辰趁着这一秒钟,身体越过去,“砰”一声甩上门,落下中控锁。

    他气喘吁吁地撑在中控台上,一手抓着她的背心,这女人真要反抗起来,就像牛一样,他瞪着她,冷笑道:“还跑不跑,再跑我就把你扒光,让你.裸.奔!”

    “……”云嬗脸颊发烫,两人处于密闭的空间里,她的衣服还在他手里攥着,她伸手欲夺回来,男人不让,手一扬,就躲过了她的手。

    云嬗去抢衣服时,自然顾不上遮挡胸口,贺东辰眼角余光瞄到了粉色的内衣,以及她毫无赘肉的小蛮腰,一股热气直冲天灵盖,然后再度俯冲向小腹,他浑身的血液都颤抖起来。

    云嬗一心只想夺回衣服,根本就没有发现男人的眼神变得格外幽暗,她后悔了,不该穿这身衣服出门,她应该穿扎得牢实的金钢罩。

    “贺东辰,把衣服还给我!”云嬗气急败坏地喊道,气死她了,之前在公寓里,他不给她衣服穿,现在又扯坏了她的衣服不给她,他就这么喜欢玩?

    贺东辰看着眼前张牙舞爪的女人,小腹胀痛得厉害,怎么就这么可爱,发怒也这么可爱。脸颊红红的,一双眯眯眼瞪得溜圆,怎么都像他刚养的猫儿,炸毛了就特别可爱。

    云嬗抢不到,心里羞愤得要死,明明自己身高手长,可与男人比起来,还是差了那么一点,每次都差点够到衣服,下一秒准被他闪开,她气得跺脚,也顾不得自己身上只穿了一件内衣,倾身扑过去抢。

    女人娇软的身体扑过来,香气袭人,贺东辰心神一晃,手扬得高高的,险些被她夺回了衣服。他垂眸看着她,女人的胸部紧贴着他的,这个角度什么都能看到,内衣下的风光尽收眼底。

    可她一点也没有察觉,甚至腿伸了过来,骑坐在他身上,伸手去抢衣服。

    男人的心思完全不在衣服上,刚才只是想逗逗她,看她想逃的样子就来气,可是这会儿,却被她大胆狂野的动作勾起了所有感觉。

    他一手捉住她的手腕,握着衣服的那只手直接将车窗降下,然后把衣服扔了出去,又迅速升起车窗。车窗贴着深色的膜,再加上夜已深,又停在停车场的暗处,无人能窥知车内情形,只看到车身在晃动。

    云嬗瞪着窗外掉落在地上的衣服,她气得抓了狂,“贺东辰,你无耻!”

    贺东辰眼眶腥红,他好整以暇地望着坐在他腿上的女人,幽幽道:“你现在坐在我腿上,骂谁无耻呢?”

    经他提醒,云嬗才发现异样。她就坐在他腿上,两人之间暧昧的要命。她浑身一激灵,片刻不敢耽搁,连忙往副驾驶座爬去。

    刚一动,男人的大手伸过来,摁住她的腰。云嬗头皮发麻,挣扎得更厉害,“贺东辰,你放开我!”

    贺东辰瞧她徒劳无功的挣扎,并没有放手,她不知道,她越是挣扎得厉害,就越勾起了他的渴望,有多久,他没有这样强烈的想要一个女人?

    他自己都不记得了,他摁住她的腰,轻而易举的将她摁在方向盘上,让她动弹不得,他目光深沉地望着她,忽然倾身,薄唇覆了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曾是我唯一(百度最新章节)  你曾是我唯一(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