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03章 我养你,你辞职

    “那没关系,你给我装修好,租金就能高点,我到时候也给你提成。”叶天承道。

    “哦,那……惠雯小姐不会有意见吗?”安以沫觉得这份工作还是不错的,时间也比较自由,只是既然都离婚了,还有必要再联系吗?

    何况以水惠雯的性格,哪里容的下她?

    “你放心吧,惠雯是个很大度的人,而且她是千金小姐,这些琐碎的事情不会做,我也做不来,你请人难道还自己动手……”叶天承的话忽然止住,看着安以沫尴尬难看的脸色,道:“我不是说你就应该做这些事情,我也不是说你不是千金小姐,那个……算了吧,越解释越复杂,总之,对不起。”

    安以沫惊讶的看着叶天承,这位大少爷竟然也会跟人说对不起,奇怪,真是太奇怪了。

    “那就这么定了,反正房子在你名下,你要做什么也方便,到时候,你就给我把房产证土地证什么的全都办了。”叶天承道。

    “都办我名字吗?”安以沫惊讶。

    叶天承点头,很放心的说道:“我相信你。”

    “可是……办了我的名字,以后要改就比较复杂,五年之内,契税也很高哦。”安以沫道。

    “那就五年后再改过来好了。”叶天承站起来,道:“就这么决定了。你明天去辞职,我下午去接你,然后我们一起去医院看望你父母,那十套房子就交给你了。”

    “好吧。”安以沫点头。

    叶天承站了起来,看着安以沫,莫名有些不自在。

    “那个……要睡了吧?你先洗澡还是我先洗澡?”安以沫道。

    叶天承道:“你明天还要上班,你先洗吧。”

    安以沫点头,拿了睡衣去浴室。

    明天就要离开,这豪华的浴室,她大约一辈子都没机会再用上了。

    本来一年的契约缩短成一个月,她马上就能离开,还不用还钱,不是应该高兴才是吗?为什么她的心会那么空落落的,好像缺了一块东西呢?

    叹息一声,飞快的洗澡,回来躺好。

    她好累哦,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几天她人特别的疲累,总像是去干了什么劳累的体力活似的,难受的不行。

    很快,她就睡了过去,虽然现在还只是晚上十点。

    看着安以沫这么快就睡了过去,现在还只是晚上十点多,叶天承心里就升起一股无名的怒火。

    这个女人,明天就要离开了,现在这么快就睡了过去,也太没心没肺了吧?

    愤愤的瞪了她一眼,拿了衣服去浴室洗澡,重重在安以沫身旁躺下,她也没有一点反应,叶天承心里甚至怀疑她是故意的,愤愤睨了安以沫一眼,转过身辗转起来。

    他要做爸爸了。

    就那么一次,醉酒之后完全没有记忆的一次,竟然就让惠雯有了。

    这,难道真的就是他跟惠雯的缘分吗?

    想到此处,他慢慢的转过身,看着黑夜下安以沫的背影,沉默了。

    安以沫明天或许就要离开了,这个女人看起来似乎没有一点不舍。

    那么,他自己呢?他舍得吗?他心里那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正在一点点离逝的感觉又是怎么回事呢?

    长叹一声,再翻了个身,眼里没了安以沫的背影,心中梦的闪过一抹不安,只好再次转身,将安以沫拥入怀中。

    房间的冷气开的很大,安以沫的手臂冰凉凉的,叶天承刚把手搭上去就感觉到,便扯着空调被给她盖上,无比的细心体贴,连他自己都有些惊讶。

    安以沫睡的很香,一觉睡到半夜四点多才醒过来。

    自从爸爸生病之后,安以沫的睡眠就很差,要不是在医院照顾爸爸过夜,要不就是一个人在出租屋里睡,被爸爸替换去医院,不管在哪里,她都睡的很不安心,很不安稳,总担心爸爸有什么需要或者突发情况。

    这还是爸爸住院以来,她睡的最久的一次,一口气睡了六个小时。

    不过,要是换成以前的话,她只要翻个身,过一会儿就睡过去,可是今晚又像昨晚一样,非常的饿。

    怎么回事?

    她晚上跟妈妈吃了很多啊,昨晚是因为被叶天承折腾的饿了,今天晚上也没折腾,洗了澡就睡,怎么回事?

    安以沫轻推开叶天承的手,坐起来,肚子“咕噜”一声饿的叫了一声,喝了床头放着的白开水一点都不管用,反而更饿了。

    想了想,安以沫干脆起床,往楼下走去。

    转身去了厨房,发现冰箱里还剩了一碗鸡汤,安以沫平时也不大爱喝,这个时候看着胃口挺好,拿着碗放进微波炉热了一下,坐着美美的喝了起来。

    鸡汤煮的很清透,爽口鲜甜,上面的油大约已经被佣人或者厨师撇去,很清淡,里面还放了香菇墨鱼,很新鲜,也很爽口。

    喝完鸡汤,摸摸肚子,胃里面暖暖的,很舒服。

    安以沫松了口气,往二楼走去。

    她下楼来的时候,走的比较急,没穿鞋子,想起昨晚的经历,好奇之下,又往三楼阁楼的方向走去。

    阁楼很安静,没有钢琴的声音,这个时候,叶亦清应该也在睡觉吧?

    刚准备转身离开,就听到阁楼“叮咚”一声,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然后是男人倒吸冷气的声音。

    安以沫一惊,接着就看到门缝里传来一阵光亮,是起床的声音。

    安以沫想,叶亦清一定是打碎什么东西,割到手了。

    想了想,没再犹豫,光着脚丫去敲门。

    里面的灯一下就关了,安以沫低声说道:“哥,是我,我是以沫。”

    “啪!”

    房间的灯再次被打开,听到轮椅滚动的“轱辘”声,接着,门被打开,昏黄的房间里,传来叶亦清有些窘迫的苍白脸色。

    安以沫站在门口,低头一看,果然见叶亦清的食指和中指都在流血,他大约还用这只手推了轮椅的轮胎,不只是轮椅的轮胎,还有灰白的木地板上,也流了一道血迹,一滴滴的,触目惊心,血液的尽头,是床边,地上躺着一堆白色的碎裂瓷片。

    “你割刀手了。”安以沫叹息一声,也不客气,走进去,关上门,推着他的轮椅转身,往床边走去。

    “是啊,我口渴起来喝水,忘记自己的脚不方便,动作太大,把杯子打碎,我又想伸手去擦水捡碎片,所以……”他声音带着一抹苦涩,低低的,说到此处,停了下来。

    安以沫不禁叹息一声。

    他是何等骄傲的一个人,是叶家的大少爷,就算毁了双腿,可应该也能够享受佣人和护工最好的服务,可是为什么?他的女人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一定要至他死地,让他这样的情况下,还可悲的生活在这样的地方?

    推到走到床榻旁边,想起叶天承说的话,觉得还是小心为上,所以没有开大灯,小声问道:“你这里有药箱吗?”

    叶亦清点头,伸手指了指窗户那边一个斗柜:“第三个抽屉里有一个药箱,里面有消毒药水和纱布,还有消炎药、感冒药,眼药水等常用的药物。”

    安以沫点点头,把他的轮椅定住,飞快走到斗柜翻出药箱,走过来,放在被褥上,把药箱打开。

    药箱摆放的很整齐,安以沫也没多看,找出消毒的酒精和纱布、消炎的药粉、剪刀一一摆好,最后拿出镊子,夹了一块棉花,在酒精里面沾湿,抓起他还在滴血的手,道:“小心点,我先清理一下伤口,看里面有没有碎片。”

    “嗯,麻烦你了。”叶亦清低声说道。

    安以沫半蹲在地上,小心给他擦拭着手指上的血液,抬头笑看了他一眼,道:“你是天承的大哥,就是我的哥哥,这点小事算什么?还值得你跟我道谢?”

    “呵……是啊,跟你道歉,可不是外道了吗?”叶亦清失笑,一双蓝色瞳孔,深深看着安以沫,看着她认真的神色,看着她洁白的脸颊上,睫毛洒下来的那一片弧形阴影。

    她好美,那么专注的神情,跟那个她是那么相似。

    可是,她们却绝对不是同一个人。

    虽然有着相似的容貌,可她们举手投足,她们的气韵都相差那么多。

    唯有安以沫不说话的时候,叶亦清才恍恍惚惚的有一种错觉。

    安以沫,似乎一瞬间就变成她了。

    猛的伸手,将半蹲在地上的安以沫拉入怀中,紧紧的搂住:“别离开我,永远都别离开我……”

    他的手臂好有力,他抱的好紧,安以沫紧张的咻咻连吸几口冷气,猛的推开他,后退两步,道:“哥,你认错人了。我是以沫,是天承的老婆。”

    安以沫的眼里有着提醒的冷怒。

    叶亦清看着她,似许久才反应过来。

    然后长长的叹息了一声,道:“以沫,对不起,我,我失态了。”

    他的手指挣扎,伤口破裂,流的血更多。

    他撑着自己浅褐色的头发,血滴顺着白皙的脸颊不停的往下流,看起来触目惊心,安以沫不由心软,忙伸手拉开他抚在脸颊的手,叹息一声,道:“算了,别乱动,我再不给你上药,你这两根手指只怕也要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强宠闪婚娇妻(百度最新章节)  强宠闪婚娇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