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强宠闪婚娇妻许天承 第696章 对芸姨的新抉择

    芸姨近乎癫狂的笑了两声,这一次,不用龙凡推,便主动往后山那条小路走去!

    看着芸姨慢慢往上走的身影,安以沫的心中,莫名生出一抹冰凉而又奇怪的感觉。

    后山的坟地种了这种奇怪的花吗?

    一想起白骨盅花的特性,安以沫就禁不住生生的打了一个寒噤。

    难道那花朵,都是被龙家后山先人们的白骨养大的吗?

    安以沫只觉得喉头一痒,更是难受无比了。

    小葵儿要吃这样的药,幸好是吃的花朵,不是直接吃白骨,吃尸油……

    一路跟在芸姨的身后往后山走去,众人都没有说话。

    芸姨一个人在前面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就好像一个奇怪的失心疯。

    可是,今天的天气不算好,没有太阳,阴森森的,想着那白骨盅花的特性,听着芸姨的笑声,怎么听怎么觉得这笑声异常恐怖,总觉得寒毛都似要竖起来了一般。

    芸姨果然是沿着小路往后山的坟地走去,龙凡紧紧跟在她的身后,安以沫跟在叶天承的身后,盯着芸姨的背影,忍不住问道:“天承,你说……芸姨会不会玩什么花样?”

    “不会的,她玩不了花样,而且……她也不敢。”叶天承正色说道。

    “不敢?你怎么能那么肯定?”安以沫不解的皱眉,看着叶天承问道。

    叶天承又是一声叹息,对安以沫道:“此人的行事作风以及心态来说,都可以看出她是一个非常自私冷漠的人。一个这样的人……她是绝对不可能会做一些对自己不利,伤害自己利益的事情。现在她什么都没有了,唯一想要的,唯一奢求的,便是那珍贵的不能再珍贵的自由了,所以……她绝对不敢冒险的。”

    听叶天承这么说,安以沫倒也觉得很有道理,当即就忍不住点了点头,正色说道:“说的对,那我们就跟着她。”

    芸姨在前面领路,领着几个人,走到后山的坟地之后,就在安以沫母亲的墓前停了下来。

    看着墓碑上母亲灰白的照片,安以沫的脑子里,忽然想到了一种荒诞的可能,再看向芸姨时,只见她一双眼瞳近乎疯狂痴迷的盯着墓碑上母亲的照片,神情和语气都是呆呆的,仿佛已经木然入定。

    安以沫咽下心中那几乎让人抓狂的想法,冷冷说道:“那花在哪里?”

    芸姨声音淡淡,许久之后,才禁不住一声叹息,道:“就在这附近,触手可及。”

    安以沫紧皱眉头,跟叶天承两人都转头,四处寻找,可是,什么都没有。

    又回头,眸光冰冷的看着芸姨,一脸不满的说道:“什么都没有,究竟在哪里?”

    此时已近二月,可北方的天气,只发出一些嫩绿的小牙,什么花朵都没有。

    那白骨盅花,应该会开除极其艳丽妖冶的花朵吗?

    可安以沫来后山给母亲扫墓那么多回,别说今次了,以往可是一回都没看到过。

    尤其是龙正天当权的时候,母亲的墓前墓后,几乎天天有人除草打扫,那白骨盅花,说不定早就被人给清除了。

    想到此处,安以沫忽然生出一抹不安的感觉。

    不会真被人给除掉了吧?

    不过……芸姨那么小心谨慎的一个人,不像会没想到这种情况的吧?

    似乎看出了安以沫的心思一般,芸姨的眉头,整个都高高的拧了起来,看着安以沫的时候,脸颊之上,却有了一丝幸灾乐祸和嘲笑的味道。

    安以沫看出了芸姨的心思,眉头,一瞬间就紧紧的拧了起来。

    看着芸姨这样的神情,叶天承那边,可没那么好的耐心,火气一下就串了上来,猛然之间上前两步,看着芸姨,还未说话,芸姨却像是看出了叶天承的心思,道:“你们看仔细了吗?那花……不就在那里吗?”

    说着,她生出手指,懒洋洋的指着墓碑后面一块不起眼的小地方。

    安以沫和叶天承都是不解的对视一眼,龙凡也是疑惑的皱了皱眉头,回头看了看安以沫,又看了看叶天承,好半晌,才猛然上前两步,看着芸姨,声音冷漠的说道:“在哪里?你说清楚!”

    “就在后面,紧挨着墓碑的地方!”芸姨看着龙凡,笑的有些古里古怪:“你自己没看清楚,莫非这个时候来跟我发难吗?我当然要藏的稳当一点的地方才行,不然若是被人看到了给销毁了,那么这么多年的心思……岂非白费了吗?”

    芸姨的话音落下,龙羽梵的眉头就拧的更紧了,犹豫了好半晌,才慢慢的上前一步,看着那墓碑,然后在安以沫和叶天承的眼神示意下,犹豫了一下,慢慢的往前走去……

    那墓碑的后面,虽然也有修草,但是每次修剪的人,都怕到时候万一一个不小心,就把墓碑给弄歪了或者弄出印子,都很小心。

    而且紧挨着墓碑的地方,一般也没有什么杂草,所以都不怎么会处理。

    可是,上面除了嫩黄相接和泛黄的土质之外,什么都没有。

    龙凡的眉头拧的更紧了,好半晌,才似发现什么一般,道:“咦……这里还真有一朵小花。”

    “你可要小心一点,这东西娇弱的很,很容易就会被弄坏,何况……要花朵和树叶根茎一起才出来才有效果。”芸姨冷哼一声,好心的提醒道。

    倒是不是她心地善良,只是这种事情,她必须要小心提醒。

    万一真出了什么状况让龙凡把那花给弄坏了,到时候安以沫要是跟叶天承后悔放她自由,那可一点都不好玩,得不偿失!

    听了芸姨的提醒,龙凡吓了一跳,本能的缩回手去,就想要离开。

    叶天承在一旁冷冷的说道:“不必畏首畏尾,只要小心取出来便是。”

    “是,我知道了,叶少!”龙凡点点头,吸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从脚上的靴子里,抽出一把短小的匕首,然后蹲下,仔细分辨了一圈,待看清楚那花束的范围和长相之后,连忙小心的连带周围的一块土胚都给隔了下来。

    她出手格外的小心,可是那白骨盅花的根须特别的长,龙凡废了好大功夫,才全都弄了出来,然后小心的把土渣给抖掉,小心的把那块地方用途填好,送到安以沫面前,低声说道:“二小姐,弄好了。”

    安以沫看了看那男的的白骨盅花,十分惊讶,这花朵果然很是奇怪,不管是花朵还是树叶,都是土棕色的,所以跟土地的颜色极为相似,一不小心,就会被认错。

    也难怪之前那么久了,没有被任何一个人发现,还没有除去,这么多年来,竟然还好好的长在那里。

    树叶很小,造型也十分的简单,有点像菠菜的形状,四五片叶子,看起来倒也精神。

    那花朵更是小,指甲盖大小一般,完全不起眼,就像不知名的丑陋笑话一样,让人十分的惊讶而又不可理解。

    安以沫的心中就更是奇怪不已,这样的一株小植物,竟然会有这么大的功力吗?

    而芸姨在一旁看着那朵笑话,啧啧称奇的说道:“真是没想到,竟然长的这么好,竟然长的比当年他师傅种的还要好。”

    对于五叔的师傅,她唯一的亲人,她竟然是这样的称呼。

    安以沫皱眉,原来这样叫长的很好吗?不过看着芸姨看骄傲的样子,应该不像作假的,暂且她就信了吧!

    想到此处,安以沫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好半晌,才眸光冰冷的说道:“你确定就是这个吗?”

    “当然确定了。”芸姨看着安以沫,禁不住又是两声冷笑:“难道你觉得,我现在还有什么欺骗你的资本吗?”

    被芸姨这样一说,安以沫倒也觉得有道理,当即就点点头,正色说道:“说的也对,那么……”

    “那么现在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芸姨一脸激动而又期待的看着安以沫:“白骨盅花已经拿到手了,你也应该放我走了!”

    安以沫却是冷冷一笑,然后跟着摇了摇头,正色说道:“我没打算放你走,答应放你走的话,是天承说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安以沫话音落下,芸姨和在场的龙凡叶天承,都是一脸诧异惊讶的看着她,满脸的不敢置信。

    安以沫又缓缓的点了点头,正色说道:“对,龙凡,把她带走,带到龙家去。”

    “二小姐,你,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你……你答应了我的,你以为牢房真的是龙家和叶家开的吗?你以为真的想放我走就放,想抓我回去就抓吗?”

    “我知道这当然是不可以的了。”安以沫微微一笑,眉头一拧,盯着芸姨看了好半晌,方才绽开一抹冷笑:“我打算留你在龙家,然后送你去一个隐蔽的地方,做一件你一定会非常喜欢的事情。”

    “什么?你要送我去哪里?你打算用私行吗?”芸姨看着安以沫,又是惊恐又是惊讶,满脸都是不敢置信的神情。

    安以沫缓缓点了点头,正色说道:“对,我要送你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强宠闪婚娇妻(百度最新章节)  强宠闪婚娇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