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十五章 你谈过几个男朋友

    正在我站在原地,迟疑着要不要坐过去的时候。

    骆向东忽然侧头看向我,他面色淡淡,看不出喜怒,只是薄唇开启,径自说道:“过来坐吧。”

    一句‘过来坐吧’,说的看似云淡风轻,但其中不无命令口吻。

    我前一秒还在犹豫,这一秒立马乖乖拎着个皮墩子走过去,坐在了骆向东的右边,跟他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刚开始大家都没有出声说话,静谧的房间中只有打牌的声响。

    我端坐在椅子上,后背挺得绷直,这样只会让我更累,但我却始终不能放松。

    对于麻将,我是一窍不通,即使我从小就跟在我妈身边,看过的麻将没有千场也有大几百场。

    一般人都说什么东西看久了,也就会了。但是这点在我身上完全没用,看了这么多年,我依旧不懂他们每一把牌都不一样,到底是怎么赢的。

    这两天各种烦心事琐碎事,忙得我脚打后脑勺,精神紧绷到极致。

    好不容易停下来,我只想一头扎在床上,还好的睡一觉。

    但是谁想到,要被迫坐在这里毫无头绪的看着别人打麻将,这事儿说出去一般人都不相信。

    连看了几局,我太阳穴处隐隐跳动,已经开始没有耐性了。

    心中正琢磨着要不要找个理由走掉,忽然有人出声说道:“小梁,你是哪儿的人?听口音不是夜城本地的吧。”

    我抬眼一看,说话的正是桃花眼男人。

    我点头回道:“我不是夜城的,家乡在凉城。”

    男人露出一副迷茫的表情,轻声呓语:“凉城?没听说过。”

    我淡笑着回道:“一个三线的北方小城市。”

    男人哦了一声,点头说道:“家中几口人啊?就你一个孩子吗?”

    “三口人,我是独生女。”

    “独生女好啊,爸妈就宠你一个人了,什么好东西都给你。”

    男人说的一脸坦然,我也微笑着回应:“是啊,也就只能给我一个人了。”

    穿着白衬衫的男人打出一张牌,状似无意的问道:“梁小姐爸妈都是从事哪一行的?”

    我微顿,随即出声回道:“我爸从事服务行业,我妈在教育行业。”

    警察为民办事……应该属于服务行业吧?

    “原来梁小姐的妈妈在教育行业,是教什么的?”

    “音乐。”

    我话音落下,对面的桃花眼男人笑着问道:“那你唱歌一定很好了?”

    我笑的略显尴尬,出声回道:“一般,不走调而已。”

    “那你会不会什么乐器?”

    这个还真是戳痛我了。

    我妈钢琴八级,手风琴,口琴,笛子样样精通。结果到我这里,什么都不会,我曾问过我妈,干嘛小时候不教我学几样乐器,女孩子会弹钢琴什么的,多有气质啊。

    结果我妈只回了我一句:“你小时候胖的手指头都分不开叉,别说钢琴了,手风琴都弹不了。”

    所以我的童年一直过得很快乐……

    脑中的伤心往事一闪而逝,我淡笑着回道:“简单的会弹几首。”

    “是么,那正好这屋里面有钢琴,你要不要弹一首?”

    我说:“不要了吧……”

    “那么客气干什么,这里又没有外人。”

    没有外人吗?

    好像这满屋子的几人,对我而言,都是外人。

    我在‘盛情难却’之下,只得起身走到窗边放置的白色三角钢琴处坐下,转头看向麻将桌边。

    除了那个身穿黑色衬衫的酷酷男人之外,包括骆向东在内,其他三个人同时向我看来。

    这让我倍感压力,不由得笑着点了下头。

    桃花眼的男人也勾起唇角,笑着说道:“小梁,别紧张,弹不好我们也不会笑话你的。”

    我转过头去,深吸一口气,抬起两只手,修长的手指轻轻搭在黑白琴键之上。

    回忆着我努力背下的简谱,五秒之后,我弹奏出第一个音符,紧接着是第二个。

    轻快明朗的钢琴声瞬间充斥整个房间,一共只有一分钟的曲子,我总算咬着牙弹下来。

    弹完之后,我生怕他们再让我来一个,所以赶紧放下琴盖,转过头去。

    这一回头倒好,就连背对我,身穿黑色衬衫的男人,此时也转过头来看着我。

    一桌四个好看的男人,同时定睛看着我,我顿时脸就红了。

    足足过去五秒钟的样子,骆向东对一个开口,他眸子微挑,出声道:“你只会弹这一首?”

    我尴尬的点了下头。

    桃花眼的男人怪异的表情看着我,出声确认:“两只老虎?”

    我再次点了下头。

    最后是身穿白色衬衫的男人第一个笑出声来,桃花眼的男人紧随其后,他乐不可支,最后几乎颤声对我说:“小梁,你这人真幽默。”

    向天发誓,我现在真心笑不出来。

    这是被人赤裸裸的嘲讽了吗?

    骆向东的唇角似是抽搐了一下,我以为他定会说些什么,但最后他只是转过头去,我估计他是眼不见心不烦。

    尴尬的我重新回到座位处坐好,白衬衫男人微笑着对我说:“看来梁小姐的童年一定过得很快乐。”

    我僵硬的笑了一下,点点头,心想还真是。

    几个人继续打牌,期间他们也没有停止对我的‘采访’。

    桃花眼男人无意中问道:“小梁,你谈过几个男朋友?”

    我顿时面色一僵,之前他们问其他的问题,我都能对答如流,可唯有这一个……

    见我没出声,桌上除了骆向东和黑色衬衫的男人之外,另两个人同时抬眼向我看来。

    我不想让气氛过于尴尬,所以只得硬着头皮,轻声回道:“一个。”

    桃花眼男人笑了一下,然后道:“这么少?我以为你一定谈了好多个。”

    我努力平复内心忽然涌起的烦躁,淡笑着说道:“是么。”

    他出声回道:“上次见你在饭店跟那男的大吵大闹,我还纳闷现在怎么会有对感情这么认真的女孩子,感情是你初恋。”

    闻言,我顿时面色一变,饭店?

    男人打量我脸上的惊诧,狐疑的问道:“你该不会不记得了吧?”

    我只勉强记得在饭店中遇见骆向东,但是不记得还有他啊。

    男人似笑非笑的说道:“看来你忘性还真大,这都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了。”

    说罢,他又道:“分了没关系,你喜欢什么类型的,赶明儿我碰到合适的,再给你介绍一个。”

    我心中想着,要做个但笑不语的动作,但事实上,只有不语,没有笑。

    骆向东在我俩说话的功夫,忽然推倒面前的牌,桃花眼男人定睛一看,不由得皱眉说道:“又是三家门清,你今天手开过光了?”

    骆向东面无表情,径自回道:“谁让你话那么多,不专心打牌,你点上的,翻三倍。”

    桃花眼的男人闻言,叨咕了几句,随即从牌桌下面拿出几张纸递给骆向东,我定睛一看,竟然是支票。

    丫有钱人打牌竟然用支票,我还真是开了眼了。

    众人将麻将推到麻将机中,机器洗牌。

    在此期间,骆向东忽然侧头看向我,他面色淡淡,出声问道:“跟你前男友的事情都解决了吗?”

    我一愣,没想到他会问我这个话题。

    骆向东见状,径自说道:“泽宇说得对,分都分了,以后再找一个就是了,别成天疯疯癫癫,见到人家就跟见到仇人似的,给自己掉份儿。“

    他话音落下,桃花眼的男人笑着说道:“这么半天还没跟你说呢,我叫郑泽宇,你乐意的话就叫我一声舅。”

    我没听清楚,本能的面带迟疑,啊的疑问了一声。

    身穿白色衬衫的男人微笑着说道:“别听他胡说,他跟你闹着玩的,我叫卫铮。”

    我点了下头,出声回道:“你好。”

    身旁的骆向东睨着我,没好声的说道:“又不是刚见面,突然打什么招呼。”

    我顿时面色发红,被他说得很不好意思。

    其实心中也怪自己,这个着急就乱说话的毛病,怕是改不掉了。

    卫铮微笑着说道:“没事的,现在算是正式认识,打个招呼也好。”

    郑泽宇也笑着说道:“小梁,人家都说一回生二回熟,这次是我们第二次见面,以后我们就算朋友了吧?”

    我紧张的绷直后背,唇角勾起,但却不知道该回些什么。

    毕竟骆向东身边的人,都是非富即贵的,如果走得太近,很可能被人说我高攀,但如果刻意回避,又会被误会是装腔作势。

    正在我迟疑的时候,骆向东却意外的下巴一抬,看了眼我右边的黑衬衫帅哥,出声说道:“他是秦翊川,以后记着点,见面打招呼。”

    我看了眼右边酷帅寡言的男人,点点头,随即对骆向东回道:“记住了。”

    骆向东嗯了一声,然后道:“咖啡没有了,再去煮一杯。”

    我站起身,拿着几人手边的杯子,迈步往厨房走。

    来到厨房,我顿时长长的舒了口气。说实话,我宁可在厨房里面忙着,也不乐意在骆向东身边坐着。

    他浑身上下散发的强大气场几乎将我五脏六腑压扁,搞得我呼吸困难。

    加之郑泽宇和卫铮接连不断的问话,我真的是如坐针毡。

    重新给每人添了新的咖啡,放到他们手边,我找机会想对骆向东说想离开的事儿。

    连着等了好几把,终于骆向东推牌赢了,我顺势说道:“骆总,如果……”

    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

    这句话才说了个开头,忽然房间中传来手机铃声,骆向东对我道:“把我手机拿来。”

    我又本能的站起身,骆向东指了下不远处衣架上的外套。

    我快步走过去,将手机从外套口袋中拿出来。

    我本无意去看他的手机,但是拿出手机的时候,正好是屏幕冲向我,我看到屏幕上显示着‘伊扬’来电的字样。

    伊扬……我脑海中下意识的浮现出匡伊扬的模样。

    将手机拿给骆向东,骆向东接过去一看,起身,对我说道:“替我玩一把。”

    我面露难色,出声回道:“我不会玩.”

    骆向东开口道:“随便打。”

    说罢,他拿着手机,迈步往外走去,我听到他接通电话,声音难得的温和,甚至带着笑意,出声说道:“一天几个电话,你这真是比查岗都严……”

    我一心想着给骆向东打电话的人,到底会不会是匡伊扬,如果是,两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麻将机洗好牌,大家开始依次抓牌,我不知道怎么抓,坐我上家的郑泽宇出声教我。

    我将所有牌都抓到面前,然后依葫芦画瓢似的按照条,筒,万依次摆好。

    骆向东出门之后,郑泽宇出声问道:“小梁,你之前还没说呢,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我努力做到心无旁骛,定睛看着自己的牌,面不改色的出声回道:“不出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