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一百二十章 不是爱,只是惯性思念

    我心中奇怪的是,今天还真不是什么好日子,扎堆受伤不说,顾老师还去世了。

    我本随口一问,没想到匡伊扬脸上的表情,带着明显的躲闪,他支吾了一声之后,含糊着点了下头。

    我打量他脸上的表情,不由得出声问道:“你怎么了?”

    匡伊扬盯着我的眼睛,几秒之后,他出声回道:“没事。”

    我说:“你今天从学校折腾过来也累了,早点回酒店休息,明天是不是还要起早回学校?”

    匡伊扬嗯了一声,然后道:“跟系里面请了假,明天早上坐车回去。”

    我说:“要不要我去送你?”

    他淡笑了一下,出声回道:“不用,你明天也得上班呢。”

    我暗自叹了口气,心力交瘁,真不想去上班。

    站在公寓楼下,夜风吹来,我穿着睡衣凉嗖嗖的,没说两句话,匡伊扬就催我上楼,说是明天回学校再给我打电话。

    回到楼上,我又给我妈发了个视频通话,她问我干什么去了,我如实回答。

    我妈问:“这么晚了,匡伊扬在你这边干什么?”

    我说:“从医院出来的太晚了,他担心我,送我回来。”

    我妈说:“匡伊扬那孩子不错,上次我们去夜城,对我们也都挺好的。但是子衿,这年头防人之心不可无,尤其你还是一个人在外面住,可得小心一点,不能什么人都往家里面领,听到了吗?”

    我将手机立在茶几的杯子处,然后低头卷起睡裤,露出膝盖,给膝盖涂药膏。

    我妈的这些话,唠叨的我耳朵都要长茧子了,我有些不耐烦,随意的嗯了一声。

    我妈见我心不在焉,出声问道:“你在那儿捅咕什么呢?”

    我说:“给膝盖上药呢。”

    “膝盖怎么了?”

    “着急去医院,卡的。”我跟我妈聊天的时候,都是用家乡话,说的很顺溜。

    我妈又唠叨我这么大还如此莽撞之类的,我听得有点心焦,没过多久,我主动要求挂视频,我妈也没说别的,叫我早点睡,明天上班不要迟到。

    挂断视频,房间中立马寂静无声,没过半分钟,我就觉得有些寂寞。

    一个人生活就是这样的,突然多了一个人唠叨,就会嫌烦,可一旦只剩下自己,寂寞却又无处不在。

    我靠在沙发上,与其说百无聊赖,不如说是身心俱疲。回想起今天一天发生的事情,真可谓是惊心动魄。

    本以为骆向东跟纪贯新当着我的面大打出手,已经算是惊天动地的事情,可这些在一条人命面前,却又显得无比渺小。

    想到顾老师,我心底又开始酸涩的难过,他临终之前到底想对我说什么?我只是隐约听到他叫了我跟匡伊扬的名字,难道是想感谢我们这段时间一直去医院看他吗?

    我能进骆氏,能认识骆向东,能有今天的一切,可以说都是靠顾老师跟骆向东之间的交情,我还想等我忙完这阵子之后,好好跟他叙叙旧,可他……怎么说没就没了呢。

    想起顾老师,我脑中又不可抑制的出现了骆向东的影子。

    他好多次当着我的面,对纪贯新说:“我警告你,离她远一点!”

    这种男人对女人赤|裸裸的占有欲,饶是瞎子会看不出来。

    可当纪贯新问他,我是他什么人,他要如此对我的时候,他却又一脸坦然的回道:“她不是我女人,但她是我的人。”

    一般男人说某个女人是他的人,那已经认定是他的女人了,可骆向东的话,越发的让我听不明白,也看不懂他了。

    难道他真的只是受顾老师之托,照顾我,不想让我跟他认为危险的人走近?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他跟顾老师的私交该有多好,才会爱屋及乌对我如此照顾?

    不过今天在听到顾老师死讯的时候,他明明没有多惊讶,甚至在医院的时候,都没有去病房那里看上一眼,并且顾老师的家人都不认识骆向东。

    如果他们真的如此熟悉,为何眼前的所见会跟想象中出处如此巨大?

    我眼睛发直的看着某处,脑子飞快的转动着,可想了半天,我依旧想不通。

    不知不觉中,我一看手机,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收拾一下上了楼,因为膝盖上有伤,我没洗澡,洗脸刷牙之后,躺在床上准备睡觉。

    因为工作的原因,我现在作息已经调整过来,晚上一到点就睡,可今天已经过了睡觉的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翻来覆去辗转反侧,怎么都睡不着。

    我以为我是因为顾老师的突然离世而失眠,但是某一瞬间,我惊觉我脑中竟然满是骆向东。

    骆向东跟纪贯新飙车,跟纪贯新打架,他拉着我的手,将我从车中拽出来,他对我一脸愤怒,恨不得吃了我,但当我浑身抖得筛糠的时候,他却又脱下外套裹住我,然后毫不犹豫的抱我去看医生……

    最令我惊讶的是,当我在病房中打点滴的时候,他竟然一直坐在沙发上不肯走。

    他说,怕我打过头了。

    如果不是我自作多情的话,那就一定是他太多情,容易让人起误会。

    不知从何时开始,我总是会不自觉得想到他,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无论他的名字还是身影,总是会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我从最一开始的自欺欺人,到现在的后知后觉,如今再想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一个人躺在床上,寂静的夜,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我能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脏咚咚跳动的声音。

    不是激动,而是害怕。

    我怎么能有对骆向东倾心的心情呢?

    这不可以!万万不可!

    我告诉自己,骆向东是有女朋友的人,而且他到底有多花,那我是亲眼看到的。无论是李妍舒,刘诗琪,还是如今的杜婷,她们都是骆向东的女人,有些是前任,有些是现任,可我莫名的笃定,终究都会成为过去。

    骆向东这样的人,含着金汤勺出生,数之不尽的财富足以将他打造成女人眼中的万人迷,更何况他还有一副老天偏赐的好皮囊。如虎添翼这个词放在他身上,真是再恰当不过,有时候我就纳闷了,都说老天是公平的,给人好皮囊,可能就给不了好家世;给人好家世,可能长的就寒碜了一点。

    但骆向东偏偏占尽便宜,说他是上帝的宠儿,真是毫不为过。

    我承认,他对我好的时候,我还是会有私心,或者说是对他动了一点点的小心思。比如现在,在夜深人静又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可以肆无忌惮的想他,但也仅限于想想而已。

    因为我太清楚我想要的爱情,那是一份一对一的,丝毫融不进第三个人插入的爱情。而骆向东的爱情观,是他的身边总有人要来,也总有人要走,就像是候车站台,铁打的骆向东,流水的女朋友。

    想到这句话,我被自己戳中了笑点,忽然扑哧一声笑出来。

    笑过之后,我觉得我对骆向东的想念不是爱情,那只是成年男女之间交往过密,或者突然做出超出正常范围之内的行为时,本能会有的想法。

    对,一定是这样的,最起码骆向东交了新女朋友,我完全没有吃醋的感觉,甚至在心底暗自打赌,这一个,到底能交往多久。

    一个人胡思乱想,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去到骆氏上班,韩雪彤见我眼睛红肿,不由得出声问道:“梁助理,你没事吧?”

    我想微笑,但却觉得唇角很沉,只得低声回道:“昨天一位教过我的大学老师过世了。”

    韩雪彤安慰我说:“别太难过了,人各有命。”

    我点点头,没有其他,在回去办公室的路上,又看到迎面走来的关悦,关悦无一例外的询问了我眼睛发红的原因。

    我跟她说了之后,她劝了我几句,然后将话题转到公事上面。

    “这两天跟纪先生一起,都挺好的吧?”

    我心想,那要看好的标准是什么了,纪贯新没把我给折腾死。

    见我有些欲言又止,关悦试探性的问道:“有事?”

    我想到骆向东跟纪贯新打架的事,迟疑了一下,还是出声回道:“关悦姐,能不能派别人去跟豪庭开发案的项目?”

    关悦闻言,更是美眸微挑,出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我说:“也没什么事,就是我……个人原因,不想再跟了。”

    关悦到底是八面玲珑的人,停顿数秒,她出声回道:“这样吧,如果纪先生再来骆氏找你,我会想办法帮你拖延一下,骆总回国了,回头你跟骆总说一声。”

    骆向东巴不得我离纪贯新远远地呢。

    我点了下头,出声道:“好,谢谢关悦姐。”

    关悦微笑着回道:“小事情,谢什么。”

    打过招呼之后,我回到自己办公室中,一大早上来上班,什么都没干,就觉得身体跟透支了一样。

    趴在桌子上,我心想着索性没事,不如补补觉,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阵电话铃声。

    我眯着眼睛抬起头,从包里面翻出手机,却发现不是手机在响。

    找了一圈,最后视线定格在办公桌前面的一部座机上面。

    我来这里工作也好几天了,还从来没见过这部电话响。一下子就精神了,我赶紧挺直腰背,清了下嗓子,然后接通电话。

    “喂,您好,我是梁子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