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一百二十四章 当众难为她

    夜城商业中心区,人来人往,车水马龙,想在这样的环境下找到一个人,除非是职业侦探出身。

    我看着周梦怡和她两个朋友,在tiffany店前眺望了半天,没找到人,悻悻的往店内走,这才算松了一口气。

    卖饮料的小哥转头看向我,眼带狐疑的说道:“躲人?”

    我笑的一脸尴尬,避重就轻的回道:“帮我拿一瓶红牛。”

    我得喝点能量大的,不然刚才这一吓,我元气大伤。

    买了瓶红牛,我顺着路边,边走边喝。

    中途手机铃声响起,我拿出来一看,又是纪贯新。这一次,我很快接通,并且出声说道:“大哥,如果你真想逼死我的话,那你就继续缠着我,改天我要是被人给暗杀了,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想必纪贯新也没料到我开口就是这样一串对白,他那头顿了一下,随即笑着道:“怎么了,这么大的火气?”

    我白了一眼,没应声。纪贯新又道:“给你打了一上午的电话,你不接也不回,我还没生气呢,你倒是来了脾气。”

    “说说吧,到底是谁惹你不痛快了,哥给你出头。”

    我拿着手机,哼了一声,然后道:“你那个瞒着家里面漂洋过海回来给你送温暖的好妹妹嘛。”

    “什么?”手机那头的纪贯新明显没听懂。

    我再次冷哼一声,说了句:“谁知道是妹妹还是其他什么人,指不定对人家做了什么缺德事儿,不然人家能死缠着你不放?”

    纪贯新有些诧异的问道:“你碰到梦怡了?”

    一想到周梦怡那副风风火火的样子,我现在还心有余悸,唇瓣开启,我出声道:“纪总,纪先生,我叫你一声哥了,我求求你,以后千万别再联系我了,我真怕哪天走街上,忽然被人拿麻袋蒙住脑袋痛扁一顿,伤大伤小不是重点,我丢不起这个人呐。”

    天地良心,我跟纪贯新之间一清二白,连个手都没拉过,如果这样还被人揍的话,那真是六月飘雪,冤死我得了。

    纪贯新见我连珠炮似的攻击他,他出声打断:“哎哎哎,你慢着点,说话带点逗号,到底怎么回事?”

    我说:“刚才在店里面跟她擦肩而过,幸好我反应快,及时躲起来,不然她带着两个朋友追出来,一副要把我杀之而后快的狠样。”

    纪贯新有些无奈又有些无语,对我解释说:“你别理她,她就这样,从小被她家里面给惯的,回头我说她。”

    我忙道:“哎,我跟你说这事儿,可不是为了让你去说她的,我只求你以后少来找我,别让她误会我跟你之间有什么关系,这就足够了。”

    纪贯新说:“你这女人心怎么这么狠?别人做错事儿你往我身上赖,我冤不冤?”

    跟我比冤?

    我眼睛一瞪,不由得提高声音回道:“拜托,我是因为谁才东躲西藏的?难道应该道歉的人不是你吗?”

    纪贯新说:“且不说今天这事儿,就昨天我跟骆向东那犊子打架,你没看到我受伤了嘛,怎么一整天对我不闻不问的。我主动给你打电话,你还不接,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

    “我对你实心实意,掏心掏肺,你给我打电话让我帮忙,我二话不说立马吩咐下去,以后但凡有你的消息,先来通知我这头。我自问认识你这么久,可没坑过你什么吧,就你总把我当豺狼虎豹似的,唯恐避之不及。你别跟我说是骆向东叫你离我远一点,那我还叫你离他远一点呢,你怎么不听?没见过你这么厚此薄彼的,伤死人了……”

    我这边才说了一句,不,是一个字,他那边就机关枪似的直接扫射过来。还敢说我说话不带逗号,他那根本就没停顿好吗?

    不得不说,纪贯新这厮太会装可怜渲染气氛,被他这么一说,我真觉得自己做的好像有点过分了。

    见我不说话,纪贯新闷声问道:“怎么了?心里有愧说不出话了吧?”

    我暗自叹了口气,轻声道:“纪贯新……”

    “怎么?”

    “你跟骆向东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是真纳了闷,到底有多大仇多大怨,才能让两个均是身价千亿的富少见面动辄打骂。

    纪贯新闻言,沉默数秒,痞里痞气的回道:“不是跟你说了嘛,我抢了他女朋友。”

    我一听这话,心底第一个反应便是,白问了。

    我莫名的觉得纪贯新说的不是真的,而且之前我也问过骆向东,骆向东的表情是无比的嫌弃。他这么高傲自负的人,如果真是被纪贯新抢了女朋友,等闲不会是这样的反应。

    我心底说不出是失落还是什么,总觉得纪贯新没跟我说实话,我挺失望的。

    唇瓣开启,我淡淡道:“算了,你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了。”

    纪贯新闻言,立马道:“哎,你又怎么了?”

    我说:“没怎么,反正我就是不想夹在你跟骆向东之间。”

    纪贯新道:“那你怎么不跟骆向东掰了,分得跟我掰?”

    我眉头一簇,被他搞得有些不耐烦,不由得出声回道:“我现在是骆向东的助理,我在骆氏工作,给我发钱的人也是骆向东,我凭什么跟他掰?”

    纪贯新想也不想,立马回道:“切,说白了不就是钱的事儿嘛,我告诉你,钱能解决的事儿,那都不叫事儿。要不你辞了骆氏的工作,来我这里,她给你开多少,我给你双倍,三倍,几倍都行。”

    也许是他说话的口气戳到了我,我当即火气上涌,出声反驳:“纪贯新,有钱了不起啊?你以为我跟你说这个,是让你可怜我多给我几倍的工资吗?我告诉你,我梁子衿不缺钱,还有你别总拿我求你帮忙的事儿说话,那次的事儿跟你好妹妹周梦怡指着鼻子骂我是贱人的事儿,一抵一扯平了,我不欠你什么,再见!”

    说罢,我直接挂断电话,因为情绪还在,所以脚步也比之前快了不少。

    一条长长的商业街,我已经快走到街口,期间纪贯新好几次打来电话,都被我无情的挂断。

    待我走到街口人行道时,正赶上绿灯最后三秒,我想着快点跑过去就好了,可是跑到一半,余光瞥见右边一抹炫目的颜色,迅速朝我驶来,我吓得原地站住,转头定睛一看,天蓝色的超跑距离我腿边,不到一米的距离。

    吱嘎一声刹车响,引来周围人群纷纷侧目。我隔着车窗玻璃与驾驶席的男人四目相对,纪贯新单手搭在方向盘上,一张俊秀的面孔上,带着七分淡定和三分的挑衅。

    人生二十三年,长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在街上距离别人的车子这么近。腿肚子早就吓得转了筋,我站在原地,一动不能动。

    本是行人通道绿灯转红,机动车辆正常行驶,但因为这么一出,其他的车子也是纷纷停下,无论行人还是司机,都一眨不眨的看着我跟纪贯新,想着这算不算事故。

    时间,在这一刻像是静止了一般。我没想到夜城如此大,但大不过冤家路窄这句话。

    跟纪贯新隔着半个车身的距离相互对视,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终是他率先解开安全带,推开车门出来。

    我不是不想走,只是太害怕,腿在哆嗦,想走也走不了。

    纪贯新玉树临风,大步走到我身边,双手随意的插在裤袋中,看着我说:“小姐,红灯了,这你也敢闯?不怕撞死啊?”

    心底的害怕,因为他的一句挑衅,瞬间变成了委屈。我喉咙一酸,差点眼泪掉下来。

    咬紧牙关,我强忍着。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二话没说,我迈步就要往前走。

    纪贯新却忽然伸手抓着我的胳膊,说:“哎,闯红灯差点导致交通事故,连声道歉都不说,想走就走?”

    我紧抿着唇瓣,暗地里跟他较劲儿,想要把胳膊抽出来,但纪贯新表面上不动声色,实则背地里也用了力气,抓着我就是不放。

    周围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有些人甚至在指指点点,说我做得不对,明明都红灯了,非要闯。

    可也有人低声在说,其实车子开慢一点,完全可以让我过去,不知道在抢些什么。

    我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的变着,终是忍不住,侧头瞪着纪贯新,压低声音道:“放手!”

    纪贯新挑眉道:“我要是不放呢?你威胁我?”

    我皱着眉头,气得牙根痒痒。

    纪贯新一眨不眨的看着我,像是要把我给看穿了。

    因为我俩的事情,马路这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俨然要演变成交通事故的局势。有人忍不住上前来劝阻,说是反正没撞到人,就放我走吧。

    纪贯新下巴一抬,说了:“放她走不是不行,但她总得道声歉吧?我刚才一个急刹车,还吓了一跳呢。”

    我气急,不由得出声骂道:“你有心脏病吗?能吓死你吗?!”

    纪贯新没出声,可我这一句反倒是激起了民愤,有不少人站在旁边,一脸嫌弃的说道:“哎,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明明是你不对,道声歉怎么了?”

    “就是的,有人是倚老卖老,有人仗着自己是女人,男的不跟你一般见识,你还来劲儿了。”

    “这种人不能惯着,不行就叫交警过来评评理。”

    我瞬间成为众矢之的,脸红就不算什么了,眼泪也跟着蓄势待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