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一百三十九章 玩High了

    谁是卧底这个游戏越玩越有意思,最后骆向东,郑泽宇他们都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根本停不下来。

    其中好多局抽到的底牌都让我们最后笑的乐不可支,比如有一局卫铮是卧底,他的底牌是同性|恋,而我们的底牌都是好兄弟。

    那局是骆向东第一个说,他开口道:“男人之间。”

    我说:“女人之间也会有。”

    比如我跟徐璐之间,那不仅仅是姐妹情,更是兄弟情,我们两个无论谁有事,对方都会为其两肋插刀。

    我说完之后,郑泽宇略显深意的看了我一眼,然后道:“这屋里面就有。”

    卫铮迟疑数秒,出声道:“一种感情。”

    秦翊川说:“从小就是。”

    大家都陈述玩之后,骆向东第一个伸手指向我,我也很快指向骆向东。

    这一晚上我们两个一直对立,我看他不顺眼,他对我伺机报复。

    郑泽宇有些举棋不定,后来也指向我,但卫铮却指向了骆向东。

    骆向东挑眉说:“我说的是男人之间,有什么不对?她说的可是女人之间。”

    骆向东瞥了我一眼。

    卫铮不改初衷,点头说道:“没错,谁说只能是男人之间了。”

    有了卫铮的支持,我更觉得自己不是卧底,手指就差戳到骆向东胳膊上了。

    如今我跟骆向东一人两票,仍旧是秦翊川来决定我们到底是谁出局。

    以往秦翊川总是指我,我已经做好出局的准备,谁料秦翊川竟是指向骆向东。

    骆向东挑眉道:“你指我?”

    秦翊川淡淡道:“我跟铮,他猜的不会错。”

    这种莫名的笃定,生生的把我从悬崖边给救了回来。

    结果骆向东被冤死,游戏继续。

    骆向东拿起筷子,有一搭无一搭的吃着火锅,含糊着说道:“我看你们能不能揪出卧底来。”

    第一轮陈述我是真没猜出谁是卧底,等第二轮的时候,郑泽宇说:“我能两肋插刀。”

    到了卫铮那里,他说:“奋不顾身。”

    郑泽宇立马道:“哎,你这算跟风吧?”

    骆向东道:“明显的嘛。”

    我说:“你都死了,不要说话。”

    骆向东剜了我一眼,没再出声。

    后来卫铮又说了一句:“自由,随性。”

    秦翊川道:“我没什么可说的。”

    我们几个都挑眉看着他,秦翊川淡淡道:“该说的你们都说了。”

    看来最随性的人是他。

    最后轮到我,我说:“老板跟你们。”

    郑泽宇点了点头,看样子是不怀疑我了,这一局我们在卫铮跟秦翊川身上纠结,我有一种感觉,觉得秦翊川不是卧底,所以我指向了卫铮,而卫铮指了秦翊川。

    秦翊川伸手指了我,然后郑泽宇指了卫铮。

    卫铮两票,我点开他的头像,显示卧底被揪出。

    我一看到他的底牌,顿时扑哧一声笑出来。

    郑泽宇急着问道:“他是什么?”

    我笑着回道:“我们的是好兄弟,铮哥的是同性|恋。”

    骆向东一脸无语,鄙视的说道:“怪不得你说女人之间也可以,他还一脸赞同的样子。”

    卫铮对我说:“我还以为你的跟我的是一样的,没想到自己是卧底,后来泽宇跟翊川说的明显不是,但我又猜不到你们的是什么。”

    卫铮平日里那么聪明的一个人,如今已被这个游戏坑的不惨。

    郑泽宇迫不及待,催促我说:“快快,子衿,接着下一轮。”

    我们几个玩上了瘾,一局接一局的不停玩。开始的时候卧底还没那么难揪出,但是随着大家玩的久了,都变得老谋深算起来,有时候卧底可以猜出平民的底牌,跟着一起混,这样就很难猜到,导致的结果就是,卧底胜出,一帮平民都得跟着喝酒。

    最惨的一次,我连着四把都是平民,结果卧底连着四把胜出,我一次半杯白酒,一次半杯,四次就喝了两整杯。

    白酒我就是一斤的量,这还得是不怕醉的往死里喝。

    如今三杯半白酒下了肚,我已经能明显感觉到,我视线中的一切人事物都变得缓慢了许多,哪怕是一个转头的动作,都像是慢镜头回放一般。

    据说吃肥肉解酒,大家正玩到兴头上,我也不好因为自己酒量浅玩不了耽误事,所以拿起筷子去够右前方的红烧肉。

    喝到这个份儿上,我仍不忘手指头被烫伤,要用虎口夹筷子的事儿。

    筷子递过去,颤颤巍巍,却是怎么都夹不起来。

    最后还是骆向东用公筷帮我夹了几块红烧肉放在盘中,说:“你是不是喝高了?”

    我笑着回道:“这才哪儿到哪儿啊。”

    此话一出,我就觉得自己有点高,不然不会大脑没反应过来,话就已经先出嘴了。

    其实骆向东,郑泽宇他们也不比我喝的少多少,大杯的扎啤早就见了底,他们开了一箱啤酒,如今光是骆向东脚边的啤酒瓶就有七八个。

    酒是越喝越多,气氛也是越来越好,我从未想过跟骆向东同桌吃饭还能吃的如此high。

    真应了那句老话,酒壮怂人胆。

    在干了我不知道第几个整杯白酒之后,我单手撑着几乎分分钟垂下去的下巴,笑着说道:“要不要我给你们说几个笑话,这么多年我就指着这几个笑话活着了。”

    郑泽宇迷离着一双酒醉过后的细长双眸,笑着回道:“行啊。”

    我说:“哪吒有一天偶遇孙悟空,对他说了一句:降妖问问你敢不敢?你们猜,孙悟空的下一句话说的是什么?”

    郑泽宇道:“你这不是笑话,是脑筋急转弯吗?”

    我是知道答案的,所以笑的乐不可支,支吾着回道:“答案就是笑话,你们快点猜。”

    卫铮第一个说:“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

    我笑着摇头:“不是。”

    郑泽宇道:“降妖问问你敢不敢……那能回什么呢?”

    他兀自琢磨,我侧头瞥向右边的骆向东,笑着问道:“你呢,你猜出来了吗?”

    骆向东靠在木质的椅背上,因为喝了很多酒,所以脸颊跟眼眶处略微有些发红。他左手处夹着一根烟,但却没有抽,以往我都是讨厌香烟的味道,就像我妈绝对不允许我爸在家里面抽烟,我跟陈文航一起七年,也绝对不让他当着我的面抽烟。但我纳闷了,骆向东抽烟,我却并不讨厌,甚至觉得他拿烟的动作都是那么的有型。

    我果然是喝高了,就连思想都变得放纵了许多。

    骆向东摇摇头,看着我说:“猜不到,你说吧。”

    我看了圈众人,最后询问:“你们都猜不到?那我可说了啊。”

    卫铮点头:“说吧。”

    我笑着回道:“孙悟空试探性的回了一句: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

    说完之后,我立马趴在桌子上,因为太搞笑了,笑得我胃里面一阵抽搐。

    郑泽宇没听懂,不由得皱眉啊的疑问了一声。

    卫铮反应最快,他笑着摇了摇头。随后骆向东也明白了,他抽了口烟,然后道:“梁子衿,你笑点别在裤腰带上面了?怎么这么低?”

    我笑的眼泪在眼眶打转,伸手抹了一下,然后道:“这还不好笑?”

    只有郑泽宇一个人没听懂,他拉着我问:“怎么回事?你解释一下,我没懂。”

    我一边笑一边唱道:“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你说过那样的爱我。这不是刘若英的那句歌词嘛。”

    “哦……”郑泽宇恍然大悟,随即慢半拍的被戳中笑点,一个人笑的不行。

    骆向东吞云吐雾,他看着我说:“你有没有高级一点的笑话了?”

    我打了个响指,认真的说道:“有,这个笑话绝对是我压箱底的。”

    郑泽宇特捧场,笑着道:“快说,你刚才那个逗死我了,回头我得跟别人讲去。”

    我努力坐直,其实仍旧浑身发软,只得尽量靠在椅背上。目光扫过众人,见大家都盯着我,我这才出声讲道:“说小李一个人去吃烧烤,吃了能有个把小时的样子吧,等把服务员叫来的时候,一结账,只有一根签子,服务员也纳闷呢,这么久他怎么就吃了一根串,然后等小李结完账之后,他微微一笑,拎着他新编的竹篮子走了哈哈……”

    才刚讲完,我第一个忍不住放声大笑。

    让我没想到的是,第二个笑的人,竟然是坐在我正对面的秦翊川。要知道平日里让他多说两句话都费劲儿,可现在他竟然冲着我笑。

    紧随其后笑的就是卫铮跟郑泽宇,其实郑泽宇的笑点跟我很像,对这种笑话简直是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一如我第一次听到的时候,笑的几乎岔气。

    满屋子欢声笑语,唯有骆向东出声揶揄:“你们这都是什么笑点,丢人。”

    我瞥了他一眼,不满的说道:“是你自己笑点怪好不好!”

    骆向东道:“你再多讲几个,能把我逗乐了算你厉害。”

    我说:“赌点什么的。”

    一听赌字,郑泽宇来了兴致,他马上插话道:“赌什么赌什么?”

    骆向东道:“她能逗乐我,我笑一次喝一杯;如果她逗不乐我……”

    我挑眉道:“逗不乐你,一个笑话我喝一杯!”

    郑泽宇一拍桌子,豪爽的说道:“我插花,赌子衿能赢,输了我陪她喝。”

    说罢,他又转头去鼓动卫铮跟秦翊川下注,两人被他磨得不行,只得答应跟他一起,站在我这头。

    我瞬间觉得肩上的担子好重,如果逗不乐骆向东,那可不是一个人喝酒的问题,事关我们四个人的面子,我深吸一口气,露出我本身段子手的本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