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一百四十章 酒后‘失言’

    正襟危坐,我一眨不眨的看着骆向东,声情并茂的讲道:“阿拉伯学生给他爸发了封电子邮件:“老爸,柏林是个好地方。这里的人都很友善。但是我进了学校有点不好意思。别人都坐地铁上学,就我开一个纯金奔驰。”爸爸回信:“儿子,给你转了2亿美元过去。别给我丢人了,赶紧去买个地铁!”

    我讲完之后,郑泽宇,卫铮跟秦翊川都笑了,只有骆向东眼皮都没挑一下,对我说:“在我们面前讲这种笑话,你该不是含沙射影说我们是土财主吧?”

    我说:“谁含沙射影了,你可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对号入座。”

    骆向东瞥眼道:“我没笑,喝吧你们。”

    结果我们四个人一人倒了一杯啤酒,仰头而尽。

    喝完之后我忽然哎呀一声,郑泽宇道:“怎么了?”

    我皱眉道:“我喝啤酒了!”

    郑泽宇不明所以,眼带迷茫的说道:“是啊,喝啤酒怎么了?”

    我说:“我不能啤掺白的。”

    郑泽宇嗐了一声,然后道:“喝都喝了,我看你也没事儿,别担心,喝多了有我们呢,我们给你送回家。”

    我暗自叹气,心想今天真是栽了。喝了五杯多的白酒,如今终是一不小心破了功,连啤酒都喝上了。不过郑泽宇那话说的也对,反正都这样了,还能怎么着。

    我所想把心一横,豁出去跟骆向东死磕到底。

    露胳膊挽袖子,我看着他说:“一男生对女朋友说:“我想分手,我觉得烦了,没有感觉了。”然后女朋友对他说了一段让他顿时无语的话。“亿万中国人民对国足早就烦了。早就没感觉了,为什么国足还没有解散?13亿人的烦都没能解散一个11个人的队伍,现在你一个人说烦了,就要解散两个人的队伍?你做梦呢吧!”

    话音落下,我左边的郑泽宇第一个扑哧一声笑出来。我见骆向东唇角略微浮动,刚要说他笑了,结果他生生的忍住了。

    五秒之后,他只对我说了一个字:“喝。”

    我倒了一杯啤酒,其他三人也是,我们四个又喝了一杯。

    喝过急酒的人都知道,就算是有酒量的人也不能喝太快,不然酒精会一股一股的往头上冲,很容易让人短时间之内醉掉。

    其实我早就喝高了,只是如今仗着一股精神头,眼睛瞪得倒比平日里更大,直盯着骆向东说:“一领导醉后与秘书睡觉,结果手机铃响,秘书接起就说:“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已喝醉,请明天再拨!”后来第二天领导老婆大骂:“昨天你喝了多少酒?中国移动都知道了……”

    兴许是我说的手舞足蹈,也或许是我身旁的郑泽宇笑的太夸张,所以骆向东一个没绷住,还是勾起唇角笑了出来。

    我立马高兴地伸手指着他,连声道:“笑了,笑了……”

    卫铮也笑着对骆向东说:“赶紧喝吧。”

    骆向东喝了一杯啤酒之后,郑泽宇催促我:“接着讲,趁热打铁。”

    我是越鼓励越来劲儿的类型,见眼下形势大好,我顺势说道:“出门打工的老王两年之后回家,发现妻子生了个大胖小子,他顿时火冒三丈,指着妻子的鼻子问道:孩子是谁的?是不是老李的?妻子说不是。老王又问:那是不是老韩的。妻子又说不是。后来老王连着问了三四个人,妻子终于大怒,出声回道:就你有朋友,难道我就不兴有自己的朋友了?!”

    我这头话音刚落,满桌子几个人都笑喷了,就连秦翊川也是笑容满满。

    我无比自豪以及骄傲,想当年我在班上,那也是讲段子说笑话的小能手。但凡谁有个不开心过不去的事儿,只要我劝上三两句,再讲几个笑话,保管药到病除,雨过天晴。

    我催着骆向东喝酒,郑泽宇催着我讲笑话。我不知道自己一口气说了多少个,印象中讲的太high,连他妈的都用上了,不过我越是放得开,他们就笑的越大声。

    最后我们也顾不得谁输谁赢,频频举杯,我终是喝的连眼皮都抬不起来,好几次感觉自己都要睡着了,硬是被郑泽宇拽起来,逼着我接着讲。

    我连连摆手,眯缝着眼睛,低声道:“不行了……我喝多了。”

    北方人是有些酒量,不过比酒量更大的是说话的口气,但凡我们还能喝,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喝高了。

    我不记得自己到底喝了多少酒,只觉得自己现在像是泡在了酒缸里面,浑身上下都是酒味儿,闻着都要把自己给熏醉了。

    恍惚中,我好像听到谁说要走,这段记忆是断片的,下一秒,我人已经在车上,身旁是骆向东。

    我枕在真皮靠坐上,努力睁开千斤重的眼皮,低声道:“回家吗?”

    骆向东的面容隐匿在昏暗之中,我看不清楚他脸上的表情,只听得他出声道:“你带钥匙了吗?”

    钥匙?

    我想伸手摸摸口袋,但身体却不受意识控制。

    眼皮一垂,我的世界一片黑暗,之后发生了什么,我是再也记不得了。

    ……

    再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白色,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大衣柜。我发呆的看着某一处,足足过去十几秒钟,这才想着翻身起来。

    不过是个简单的动作,但是经过昨夜的宿醉,如今我浑身骨头都如散架了一般,恨不得每一块肉都是疼的。

    皱眉坐起身,我看着身前白色的被子,这明显是酒店的装潢,而我身上……竟只|穿着内衣。

    心底咯噔一下,瞬间清醒过来。我努力地去回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我什么都想不起来。

    掀开被子往里一看,我下身果然也只|穿着内裤而已。

    左右看去,我发现我的衣服被烫好整齐的折放在椅子处,赶紧掀开被子下了床,先把衣服穿好。不知道为什么,我直觉自己并没有吃亏。

    伸手按下门把手,打开|房门一看,外面不是酒店走廊,而是连着的一间客厅。

    黑色大狗与灰色大狗正在客厅地毯上玩耍,听到声音之后,同时竖起耳朵朝我看来。

    我有些惊讶,不由得挑眉叫道:“kingb,queenb。”

    两只大狗迅速向我跑来,我一看到它们,马上就想到骆向东。

    再抬头一看,与我房间正相对的一边,还有一间房,我心想,那个房间中睡得一定是骆向东。

    我这个一喝多就断片的毛病,真得改一改,要不然就别喝,要不然就千杯不醉,不然像现在这样,太耽误事儿了。

    站在客卧洗手间中收拾,我看着镜中头发蓬松一脸宿醉憔悴模样的自己,暗自下定决心,以后一定不能这样。

    收拾完之后,我重新来到客厅。客厅茶几上摆着新鲜的果盘,还有面包,蛋糕跟小点心。

    我拿了几块水果喂给kingb和queenb,然后起身冲了一杯咖啡。

    昨晚喝太多,搞得我现在还不怎么清醒,仍旧昏昏欲睡。

    坐在沙发上,我看了眼墙上的挂表,现在是上午十点一刻,我已经完全错过了上班的时间。

    不过好在我是跟骆向东一起的时候迟到的,这样他也不好揶揄我什么。坐在客厅沙发上一边等一边玩狗,这一等就是两个半小时。

    待到骆向东那边的房门打开时,我已经靠在沙发上快要睡着了。

    “梁子衿。”

    骆向东叫了我一声,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看着他,没有说话。

    骆向东已经换了身衣服,昨天是深蓝色衬衫搭配浅蓝色毛衣,今天则是白色的衬衫搭配橙红色毛衣,显得整个人特别温暖。

    同样都是喝高的人,我像是从地狱中逃出来的,一脸疲惫加透支;再看骆向东,他跟从美容院出来的一样,容光焕发精神矍铄,一点都看不出是宿醉的样子。

    他迈步往客厅沙发处走,我后知后觉,站起身,叫了一声:“骆总。”

    骆向东说:“酒醒了?”

    我嗯了一声。

    骆向东道:“昨晚还敢直呼我大名,叫我骆向东也就算了,还叫我东子,你还真是酒壮怂人胆。”

    我啊了一声,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骆向东,我说过这种话吗?我怎么不记得了?

    骆向东见我一脸吃惊,他嗤笑一声,然后道:“别给我装失忆。”

    我惊恐的回道:“骆总,我真不记得了。”

    我努力地在脑海中搜寻,但这感觉就像是一架星际飞船,行驶在浩瀚无际的宇宙空间,根本屁都发现不了嘛。

    好在骆向东也无意跟我计较,从桌上拿起车钥匙,他一边往门口处走,一边道:“走。”

    我跟着骆向东出了酒店房门,看着熟悉的走廊,我这才发现,这里就是昨天骆向东他们打牌的会所。

    果然,骆向东又带我返回昨天的包间,我的包跟手机还放在沙发上。

    拿起手机一看,上面有匡伊扬的未接电话,也有我妈跟徐璐的未接电话。

    这一晚上没联系他们,估计他们都急坏了。

    骆向东说:“想吃什么?”

    我正在走神,闻言,不由得侧头看向他,顿了一下之后,这才道:“不用了骆总,我回头自己吃就行。”

    骆向东面色无异,径自说道:“一个人吃饭也是吃,多你一个又不会麻烦到哪儿去,再说你还能给我讲讲笑话。”

    我一听讲笑话三个字,脑海中顿时浮现出昨晚的一幕,因为喝high了,我给骆向东讲了个大象跟蛇的经典笑话。

    我仍旧记得一桌子五个人,他们四个脸上的表情都是什么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