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一百五十三章 我只有你了

    林寿祥的车掉头驶离澳湾酒店,我立马半秒钟都不停留,转身就往酒店里面走。一路小跑着来到洗手间门口,我连女厕都来不及进,直接弯腰在公共盥洗池处吐了出来。

    “呕……”

    平时我喝酒都是吐不出来的类型,今天真的是喝的太多,有好几次我跟林寿祥说话的时候,真怕一开口就喷出来。

    弯着腰,我搜肠刮肚的吐着。一般人都会以为吐出去就会舒服些,没有那么醉,可真的喝多的人,是越吐越难受,越吐越晕。

    本来我还能勉强的控制身体,如今吐了几口之后,我发现双腿发软,要扶着盥洗池的两侧,用手臂把身体的重量撑住才行。

    期间有人从女厕出来,看到我撅在公共区域在吐,那人嫌弃的说了句什么,扭头走了。

    我也顾不得其他,一边水龙头开着水,一边低头呕。

    我垂着头,余光瞥见有人递给我一些纸巾,我伸手接过去,擦了下嘴之后,低声道:“谢谢。”

    “你喝那么多酒干什么?显摆你是北方人,比我们能喝?”

    洗手间里面哗哗的水流声,我听着这句熟悉的话,侧头看过去。无一例外,骆向东站在我身边。

    他双手插兜,皱眉看着我,眉头簇起,眼中满是嫌弃跟埋怨。

    我这么扭头看着他,很是费力,所以我重新垂下头去,低声回道:“一般助理不都是要帮老板挡酒的嘛,我不喝,你就得喝。”

    骆向东抬手将水龙头拍下来,水声停止,他的声音也清晰的传入我耳中,他说:“挡酒的事儿别人都可以做,唯独你不能做,满桌子的男人,就你一个女的,你不知道你喝酒吃亏吗?如果我不拦着你,估计你今天得喝死在酒桌上。”

    骆向东没好气,就连声音中都带着责备。

    我双手撑着盥洗池两边,低着头,有气无力的回道:“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我既然坐在助理这个位置上,那我就该做我应该做的事儿。”

    骆向东挑眉道:“你应该做什么事儿?我用得着你帮我挡酒吗?”

    闻言,我下意识的侧头瞪向他,我俩四目相对,骆向东皱眉道:“你看什么看,我说你说的不对吗?”

    我本想说,我不愿意看你在林寿祥面前矮人半截,也不愿意你违心的陪着笑脸。可这些话刚刚涌到嘴边,我却忽然不想说了。

    心底说不出是委屈还是什么,我只说了声:“算了。”

    说罢,我转身迈步往外走去。

    高跟鞋这东西,我清醒的时候勉强可以驾驭,可如今我喝的连前男友姓什么叫什么都不记得了,这高跟鞋也偏偏要跟我作对。

    往前走了几步,本以为挺潇洒的,可还没等出了洗手间大门,我左脚一崴,随着我的闷哼声,我整个人往一侧栽去。

    酒精麻痹我的大脑,连带着反应速度都变慢很多,我直勾勾盯着洗手间的地砖,以为我会一头撞上去,人却半天没落地。

    耳边传来熟悉的人声:“没事吧?”

    我微微侧头一看,原来骆向东打我身后,将我整个人虚抱在怀中,他钳着我的双臂,我这才没有摔在地上。

    可是这么一晃之后,我整个人更晕了,双腿也是一点力气都没有。

    骆向东就这么提着我,我像是没有骨头一般,任由他这么提着。

    他皱眉说道:“脚歪到了吗?”

    我连腿都感觉不到,更别说是脚了。

    眨着眼睛,我一声不吭,人像是呆了似的。

    骆向东也看出我是真的喝废了,他低声叨咕了一句什么,紧接着一手卡住我的腰,将我提到他身边,我就这样靠着他的身体,木偶一样跟着他往外走。

    在出酒店的路上,有侍应生前来询问,骆向东只说要叫一名代驾。

    我被他扶到车边,他的车底盘太低,我一弯腰又想吐,骆向东本能的往后退了一步,生怕我吐他身上。

    我皱着眉头,不满的说道:“你说你什么人品吧?”

    骆向东沉着脸回道:“我让你喝这么多的吗?”

    我皱眉反驳:“我是因为谁才喝这么多的?你不说感谢我,也不至于揶揄我吧?”

    我不知道自己说话的声音有多大,因为我耳边嗡嗡作响,要说很大声才听得清楚。

    只见骆向东看着我说:“你小声点,耍什么酒疯?”

    我嘴巴一憋,忽然委屈涌上心头,眼泪也随之飙出,哽咽着说道:“我还不是想这次的合约能成功拿下来,还不是想能帮你分担一点,你以为我愿意喝这么多啊?我……呕……”

    弯下腰,我一阵干呕,却是什么都吐不出来,别提有多难受了。

    骆向东拿我没辙,只得叫身边的人递水递纸,他伸过手来帮我擦,虽然还是面带嫌弃,但语气已经明显的软了,甚至带着求饶的口吻,说:“你真行,赶明儿我叫你点什么,你能别在这儿哭了吗?”

    我也不想的,可骆向东越说我眼泪越多。

    “我高考考了六百多分,我上哪所大学上不了?我就是冲着陈文航跟张昕薇的面儿,所以我才千里迢迢的来了夜城。我一年就能回家两次,有时候忙,一年都回不去一次,我来这儿到底为什么?他们凭什么这么对我?好不容易毕了业上了班,我就想好好找份工作,努力赚钱,活出个样子给他们看!”

    “如今我在夜城什么人都没有了,亲人不在,朋友不在,就连陈文航跟张昕薇都他妈骗我,我还能相信谁?我还有谁?”

    “骆向东,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也知道顾老师对我好,可现在顾老师已经去世了,我能指望的……也就只有你了。”

    我心里面委屈,所以老账新账一起翻。

    我干脆原地蹲下,一边哭一边说:“所有人都觉得我是巴结你,所有人都觉得我们之间关系不正常,我不能向所有人解释,但我最起码可以做给所有人看。你提拔我当助理,我在这个位置可以做好,我不会给你丢脸!我就剩你这么一个人了,我不想看着你为了工作给人赔笑脸,所以我去做,我有错吗?如果我这么做是错的话,那你告诉我,我到底该怎么做?”

    我哭得那叫一个伤心欲绝,最后更是情绪崩溃,放任自己嚎啕大哭。

    模糊中,有人把我从地上拽起来,我浑身没力气,但却隐约知道丢人,所以伸手挡着脸。

    再后来,我坐进一辆车中,听到骆向东的声音说:“去骆氏。”

    他替我打开车窗,夜风一股脑的涌进来,吹飞了我的头发,也让我没有那么难受。

    我坐在车中,肆意哭,哭到哭不出来为止。

    期间我曾无意中发现,我所坐的车不是骆向东的跑车,只是一辆普通的计程车,怪不得我坐进来的时候没有那么低。

    车子很快驶到骆氏附近的公寓楼,骆向东给钱,然后把我带下车。

    我走路一步三晃,他揽着我的肩膀,一边往前走,一边说:“梁子衿,你真是让我长见识了,我以后可再不敢带你一起出来,你这酒品……”

    我听得到骆向东说话,所以即便眼睛都快要睁不开,可嘴上还是情不自禁的回道:“我酒品怎么了?我喝多之后一不哭二不闹,我就是想跟你说说心里话。我一个人来夜城……”

    说着,委屈涌上,我眼泪又掉了下来。

    骆向东把我带到楼上,又从我包里面翻出钥匙,他打开门的时候,我还大着舌头对他说:“欢迎光临,你带我参观你家,我也带你参观我家。”

    他也不应声,拖着我往里面走,我哎了一声:“你怎么不换鞋?”

    事实上他连灯都没开,摸着黑把我拖进屋,看到沙发之后,直接将我扔上去。

    我闷哼一声,整个人如烂泥一般瘫在上头。

    不多时,客厅灯亮,我眯着眼睛看着面前熟悉的景物。

    骆向东就站在沙发边,许是这一路把他折腾坏了,他正伸手扯着衬衫领口。

    我从沙发上慢慢翻坐起来,抬眼看着骆向东,说:“你坐一下,我帮你拿喝的。”

    说着,我站起身。骆向东微微蹙眉,道:“算了,我……”

    他的话还没等说完,我脚下一个踉跄,直接一头撞在他身上,直撞的他整个人往后退了一步。

    他第一个反应是扶住我,我双腿无力,眼看着就要给他下跪。

    骆向东皱眉道:“梁子衿,你真行!”

    这句他骂的咬牙切齿,直接打横将我抱起来,他迈步往楼上走去。

    我头向下仰着,手臂也是垂下的,像是死了一样。

    二楼就是主卧,骆向东用脚踢开|房门,抱着我走进去。黑咕隆咚的屋内,他借着楼下客厅的光亮,隐约看到里面的床。

    走到床边,他将我放下来。

    我闭着眼睛,努力用尽最后一丝力气,低声说道:“东哥……走的时候帮我把门带上。”

    忽悠一下子,我直接晕了过去,之后发生了什么,我全都不记得了。

    只是这一觉我并没有睡到第二天早上,事实上我半夜就从床上爬起来,因为胃里面翻江倒海似的难受,我连滚带爬的跑到了浴室,跪在马桶边想要吐,可是干呕了半天,眼泪都呕下来了,可就是一丁点都吐不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