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二百零六章 哀莫大于心死

    说到底,骆向东不信我。我心里面不是不委屈的。

    说完这番话,已经用尽了我所有的力气跟勇气。我不想再待在这里,更不想看到骆向东,所以我绕过他,径自往门口去走去。

    骆向东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我下意识的想要甩开他,可他紧抓着不放,皱眉看着我问:“你给我打过电话?”

    我何尝只是给他打过电话?我还被杜婷给损了一顿呢。

    心里面难受的不行,我却不想再跟他解释半句,直接往回拽着手臂,皱眉说道:“放手!”

    骆向东看我跟活驴一样,干脆一把将我拽到他面前,双手扣着我的手臂,睨着我说:“你前天晚上给我打过电话。”

    这次,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句。

    我气得不行,这功夫也顾不得其他,直接哭着回道:“骆向东,我从来没想过要破坏你跟杜婷之间的感情。自打你们两个谈恋爱开始,我更是能躲就躲,能避就避。我自问一没勾|引过你,二没在你面前嚼杜婷的舌根。我巴不得你们两个好好相处呢,你以后就别管我了,我想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你就当行行好,别再让我当第三者了成吗?”

    心情不爽到极处,真心话负气话我都说了。

    说完之后我也不管后果是如何,大不了骆向东看我不顺眼,工作我不要了,反正我在他身边已经伤透了心,与其以后日日生活在煎熬之中,我还不如眼不见心不烦的好。

    骆向东是多聪明的人,他一听我这话,立马皱眉说道:“杜婷跟你说什么了?”

    我皱眉回道:“行了,现在说这些还有用吗?我算什么啊?人家杜婷才是你名正言顺的女朋友。她说的对,我半夜三更给你打电话不好,影响你们两个睡觉!是我自讨没趣,以后我一定离你远远的……”

    一想到骆向东跟杜婷睡在一起,我的心像是被人拿刀子一片片的凌迟。

    原来生不如死,真的是分外难熬。

    骆向东按着我的胳膊,而我一直想要推开他转身离开。

    我俩拉扯着,期间骆向东对我说:“我不知道你打过电话过来,不然我怎么会让你一个人在家?”

    我不理他的解释,径自回道:“算了,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这个。你放手……”

    骆向东说:“我是真的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打来的?我没看到你的来电记录。”

    我心里面拔凉拔凉的,说不出是难过多一些,还是失望多一些。

    那感觉大有一种哀莫大于死心的即视感。

    骆向东见我不说话,一直想要往外走,他终是拽着我的手臂,微微蹙眉,出声道:“好了好了,我错了,是我错了行不行?我跟你道歉。”

    我终于不再挣扎,垂着手臂站在他面前。

    骆向东见状,看着我说:“你给我打电话我没接到,是我的错,对不起。”

    闻言,我忽然‘哇’的一声哭出来。之前我确实哭的伤心,但都是委屈的眼泪,而如今我像是被骆向东给打哭了似的,真的只能用失声痛哭来形容。

    骆向东吓了一跳,盯着我愣了三秒有余,这才慌乱的看着我说:“哎哎,你小声点。”

    “啊……”

    我张大嘴,嚎啕大哭。

    骆向东可能是怕我把狼给招来,所以迟疑了几秒之后,忽然按着我的后脑,把我揽到他身前。我的脸撞在他胸口处,哭声顿时变闷了很多。

    在我玩命大哭的期间,骆向东什么都没说,只是一直按着我的后脑。我站在他面前,几乎贴到他身上。放声大哭了能有一分钟的样子,哭声渐小,倒不是我不生气了,而是哭累了,眼泪也流干了,所以哭不出来。

    流眼泪势必就会带着鼻涕,我吸着鼻子,只觉得刚刚吸进去,一会儿又流下来了。

    骆向东抬起左手,直接用他的衣服袖子帮我擦眼泪跟鼻涕。我到底还是不好意思的,所以尴尬的别开脸去。

    骆向东看着我说:“你有什么委屈就跟我说,哭什么?”

    我心想,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感情他不是被骂的那一个了。

    见我站在原地不说话,但情绪已经明显平复了不少,骆向东转身走到我的办公桌边,抽出一些纸巾,转过头来递给我。

    我拿过纸巾,先是擤了擤鼻涕,然后迈步走到一边的沙发处坐下。

    骆向东站在我右前方,我垂着视线,余光瞥见他的半截小腿跟鞋子。

    屋中静了一会儿之后,骆向东的声音传来:“你跟纪贯新……”

    我猜他定是想问我跟纪贯新去了酒店房间,之后怎么样了。但我就是故意不接话。

    所以骆向东沉吟片刻,出声说道:“我知道你不会跟纪贯新怎么样,刚刚我也是在气头上,说话难听了点,你别往心里面去。”

    我垂着视线,狠狠地剜了一眼,没搭茬。

    几秒之后,骆向东又说:“我昨天去公寓找你,知道你前天晚上出事去了警察局,事后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

    我张开嘴,声音沙哑沉闷的回道:“我哪敢接?万一杜婷又说我没事缠着你,我怎么办?”

    向天发誓,我并不是在生杜婷的气,而是在生骆向东的气,所以下意识的想要酸他。

    但我没想到,骆向东竟然当着我的面掏出手机,我只见他沉着脸将手机贴在耳边。

    心里面莫名的一寒,我下意识出声问道:“你给谁打电话?”

    骆向东没回我,而是几秒之后,对着手机里面的人说:“你前天晚上接我电话了?”

    眼睛一瞪,我心里也是跟着咯噔一下。

    感情骆向东打给杜婷?!

    我都惊呆了,一眨不眨的看着骆向东,暂时丧失了正常的反应。

    我不知道杜婷在电话里面回了些什么,只见骆向东沉着一张俊美的面孔,薄唇开启,语气恶劣的说道:“杜婷,你是不是太拿你自己当回事儿了?我的电话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接?而且你明知道梁子衿是我什么人,她半夜打电话过来,是找我帮忙向我求助的,这种电话你都敢给我拦下,你不是脑子有病就是心里有病!我告诉你,这事儿咱俩没完。”

    说罢,不待杜婷回些什么,骆向东已经径自挂断电话。

    我呆呆的看着他,他把手机放回到裤袋中,随即抬眼看着我说:“你放心,这事儿我一定给你个说法。”

    五秒之后,我眉头一簇,沉声回道:“你干什么啊?”

    骆向东不语。我继续道:“我从来没想叫你埋怨过杜婷,你这么一说,她一定以为是我在你面前说什么了。”

    骆向东道:“这事儿你早就该跟我说,还容的她在中间挑拨离间?”

    我都无奈到无语了。杜婷心里面一直对我有忌惮,不然那天晚上也不会对我说那番话,如今骆向东的这个电话,可就坐实了我在中间横插一杠的事实。

    一天轮番上演好几次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我苦大仇深的坐在沙发上,觉得天都黑了。

    骆向东瞧我愁眉苦脸的样子,他看着我说:“你不是问心无愧嘛,怕什么的。”

    我跟纪贯新之间是问心无愧,可我对骆向东……如果杜婷指着我的鼻子问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伸手捂住脸,我没哭,只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混乱的局面。总觉得以我的脑容量,智商以及之前那么多年所经历的事情,并不足以支撑我度过眼下的这个难关。

    我不知道骆向东是什么时候坐到我身边来的,只听到左边传来他熟悉的声音,口吻如常的问道:“别闹心了,晚上我请你吃饭,想吃什么?”

    我真想告诉他,就算吃云南白药都无法弥补我心灵上的创伤。

    手指抹了抹眼睛,我睁开眼,出声回道:“你晚上去找杜婷谈谈吧,说实话我觉得她说的没错。”

    骆向东闻言,他出声问道:“她脑子有病,你还在生气?”

    我表情如常,尽量维持淡定,出声回道:“我真的没生杜婷的气,而且我也觉得她说的对。我确实跟你走的太近了,虽然我们两个是朋友,但毕竟男女有别的,你也别怪杜婷会多想。”

    骆向东沉默数秒,随即身子往沙发后面一靠,语气轻松的回道:“我拿你当朋友,当妹妹,你也拿我当哥,我们两个能有什么事?杜婷她想太多,你也跟着她一起往歪了想?”

    朋友,妹妹。

    是啊,我跟骆向东之间的关系,只能是朋友跟兄妹。跟他认识这么久,他身边女人不断,好些个都是我亲自打发掉的。

    眼看着他的多情又无情,我不知道自己为何还会对他动情。

    也许这次就是个合适的契机,提醒我不要再跟骆向东走的太近,不然受伤的只会是我自己。

    可理智想的明白,心底的伤心跟失望还是如巨大的食人漩涡一般,迅速将我吞噬殆尽。

    我觉得自己的一颗心竟是无处安放,总觉得只有挖出来扔掉,这样才不会痛。

    垂着视线,我听到自己因为哭过而有些沉闷的声音,轻声说道:“东哥,以后你有女朋友的时候,我们两个还是少往一起凑合吧,好说不好听的。你知道我这辈子最恨第三者插足的,所以我不想叫别人这么说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