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上班如受刑

    另一个女声传来:“今天她们还有人看到梁子衿在洗手间里面吐了,说看样子好像是怀孕了。”

    “怀孕了?谁的孩子?”

    “你说还能有谁?真是林子大了之什么鸟都有,来公司上班这么久,我还是头一回看到明目张胆被老总调到身边当小蜜的呢。啧啧,她也真是豁的出去。”

    “关键她现在还有脸回来,这我就纳闷了。要是咱们,被包养也就算了,最起码还有人罩着,可她现在又回来翻译部算怎么回事儿?这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舍得一身剐,敢把老总拉下马!”

    “哈哈,你可别逗了,就她?打最初咱们就看出来,老板对她有意思,瞧不起的人也一直都是她,跟老板有一毛钱关系?人家有钱人想包谁就包谁,谁让人家有钱呢。可她算什么?如今老板玩剩下的,还不是说不要就不要了……”

    我真后悔偏偏赶在这个当口过来上洗手间,她们的话一如锋利的刀子跟响亮的巴掌,虽然说的不是事实,但以我如今的处境,我竟是无言以对。

    以为从前的性子,我要是不冲进去踹开她们的房门,骂她们个狗血淋头,我就不姓梁。可现如今我的第一个反应,竟如过街的老鼠,掉头就走。

    我不知道自己在怕什么,明明不是这样的事儿。

    是骆向东,我落得这样的境地,全都是拜骆向东所赐!

    匆匆出了翻译部,我见电梯口处仍有几个翻译部的人站在那儿说话,所以我脚下一转,直接走向了安全门。

    推开安全门,我顺着楼梯往下走,一直走一直走,某一个瞬间,脚下的路就看不清楚了。

    心里面天大的委屈,我为什么要落得这样的下场?除了爱上骆向东,我还做错了什么?

    越想越憋气,我脑袋一热,甚至直接从包里面翻出手机,准备打给骆向东。但是最后,我还是迟疑了。因为愤怒也抵不过现如今我对骆向东的厌恶。

    我不想跟他讲话,一个字都不想。所以我宁愿一个人在翻译部憋屈着,也绝对不会以任何方式向他求饶。

    一个人徒步下了几十层的楼梯,我推开一扇安全门出去,直接在商场里面找了家快餐店把午饭给解决了。

    等我下午回到翻译部的时候,看着那些三五成群有说有笑的人,他们都视我为空气,并不搭理我,但当我从他们身边走过的时候,他们又会用余光嘲讽的打量我。

    这感觉就像是小学初中的时候,班级里面常有被孤立的同学。我自认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人缘最好的那一个,所以现在的处境,还着实讽刺。

    坐在椅子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药物的作用,我一阵阵的犯困。索性没有事情给我做,我就趴在桌上打盹儿。

    隐约中有人轻轻触碰我的手臂,我抬起头来一看,是蒋辰。

    他站在我桌子旁,居高临下的看着我,说:“要是难受就请假回家吧,别在这儿睡,再冻感冒了。”

    我还有点迷糊,过了几秒才坐直身子,出声回道:“没事儿。”

    蒋辰说:“别总说没事儿,你看你脸色差的,别再严重了。”

    蒋辰站在最后一排跟我说话,其他同事就借机回头看。我想到中午洗手间里面的那番对话,再回想起宋墨红着脸出来的样子,顿时就明白了。

    心里面一阵不舒服,连带着对蒋辰更没有什么好感。我直言回道:“你不用管我,如果我挺不下去,会跟上头请假的。”

    我语气挺冷的,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蒋辰闻言,脸上表情也没有明显的变化,只是出声说道:“我那儿还有药呢,你要是不舒服就过来找我。”

    我随意的‘嗯’了一声,蒋辰又嘱咐了几句,这才迈步离开。

    我看到蒋辰打其他同事身边经过,大家都笑着对他说:“小辰辰又去雪中送炭了?”

    “辰,你可注意着点,小心惹火上身。”

    蒋辰只是但笑不语,双手插兜往自己的位置走。

    不用想我也猜得到那帮人心里面揣着什么龌龊的想法,只得暗叹人倒霉喝凉水都塞牙缝,我刚一回来就被蒋辰给盯上了。

    晚上临下班之前,我又去了一趟孟源青的办公室。当时孟源青正在接国际电话,一口地道流利的阿拉伯语,我一句都没听懂。

    这个电话他讲了足足二十五分钟。期间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直盼着下一秒他就挂断了。

    终于,他挂断电话,我坐的要都直了。

    孟源青看向我,出声问:“有什么事吗?”

    我说:“副部长,我听人事部说,我现在的就职合同已经修改成助理合同了?”

    孟源青很快应了一声,开口回道:“没错,自打你被调到上头的第二天,合同就改了。”

    我说:“那我现在又回来工作了,什么时候能把合同改过来?”

    孟源青看着我,忽然勾唇一笑,出声道:“你这么着急改过来干什么?合同一天是助理级别的,你能拿到的底薪就是在翻译部的十几倍,这好事别人想都想不来。”

    不知道是不是我小人之心,我总觉得孟源青这话并不是在开玩笑,而是……带着酸味的落井下石。

    我自问跟孟源青没有任何过节,他对我也一直挺不错的。所以我很快收起异样的心情,出声回道:“干什么工作拿什么钱,既然我已经回到翻译部,自然没有理由还拿原来的薪水。”

    其实我没跟孟源青说实话,我是想早点辞职。

    孟源青依旧笑的让我觉得有些异样,他出声说:“那我回头帮你问问人事部那边,看他们什么时候把你的合同修改过来。”

    我点头道:“麻烦你副部长。”

    孟源青‘嗯’了一声,然后道:“还有其他事吗?”

    “没有了,那我先出去了。”

    从孟源青的办公室里面出来,我迈步走回最后一排。这一整天下来,我已经习惯了他们对我的视而不见却暗地关注。

    我身上自带槽点,他们不吐我都不信。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我故意磨蹭等到所有人都走了之后,这才一个人慢慢的背着包,乘电梯下楼。

    同样都是从骆氏大楼里面出来,几天前我还是身处最高层,担任着骆向东的助理一职;如今眨眼的功夫,我又成了一个小职员,渺小到不能再渺小的小职员。

    心情沉重压抑到极致,我有种呼吸困难的错觉。沿着街往前走了十几分钟,我看到熟悉的高层公寓,一瞬间还恍惚自己应该回去那里。

    可下一秒,意识清醒,我深知自己再也回不去了。

    拦了辆车,我去了附近的医院。虽然现在已经没有早上那么难受,但我还是挂了一瓶水才出来。

    如今的我不能允许自己有丝毫的软弱,更不能倒下。回想起我因为陈文航跟张昕薇劈腿骗我而躺在床上不吃不喝一个礼拜的时候,我真觉得可笑。

    我为什么要拿别人的错来惩罚我自己?

    我对自己说,当初跟陈文航谈了七年分手我都能挺过来,更别说是单恋一个骆向东。

    有什么了不起的,别的我说了不算,爱不爱我说了还不算吗?

    心底带着负气的想法,愤怒竟是让心痛都冲淡了不少。

    从医院出来,我顺路买了一个面包和一盒牛奶打车回酒店。

    幸好我现在卡里面还有不少钱,最起码足够我在夜城活下去。

    第二天我依旧按时去骆氏翻译部上班,孟源青一来我就问他:“副部长,你帮我问合同的事了吗?”

    想必孟源青没料到我这么执着,他顿了一下之后,出声回道:“我现在帮你打个电话问问吧。”

    我说了声‘谢谢’,然后厚着脸皮跟他一起进了办公室,听着他打给人事部。

    不多时,孟源青挂断电话,他说:“人事部那边还没有接到上面的通知。”

    我当即眉头一簇,说:“可我人已经在翻译部工作了,为什么还不能改合同?”

    孟源青说:“这你就要去问人事部了,我们这里管不到人事部怎么办事。”

    我能听出孟源青口中的些许不耐烦,如今在他手下做事,到底是不敢太由着脾气来,所以我灰溜溜的出了办公室。

    但是我没想到,在接下来的几天里,人事部一直都没有给我修改合同。我终是忍不住直接冲到人事部,当着严建涛的面问他:“严部长,现在这算什么意思?我可听孟副部长说,当初我调到顶层的第二天,合同就被修改成助理级别的。如今我都回到翻译部上班好几天了,为什么我的合同还没有修改回来?”

    严建涛对我依旧客气,他说:“我们这边还没有接到上头的通知,所以我不能贸然改。”

    我说:“那麻烦严部长你现在就给上头打个电话,问问上头到底是什么意思。”

    严建涛自然猜不透我跟骆向东之间到底发生什么事,不过总归合同上我还是骆向东的助理,他不敢对我发什么脾气,只得出声劝道:“梁小姐,你也体谅体谅我们,向来都是上头打电话吩咐下来,我们不好贸然打电话过去问。”

    我说:“那我现在打,只要上头答应就可以是吧?”

    严建涛爽快的点头:“只要骆总一句话,我们这边马上帮你修改合同。”

    我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不过不是骆向东的,而是关悦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