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百四十九章 时过境迁

    我在凉城有一批发小儿,都是从小玩到大,感情特别深。殷宁就是其中一个,她是我初中时候的同学,虽然我们高中大学一直不在一个学校,而且她大学毕业之后就留在了岄州,可我们这些年一直有联系,感情依旧。

    坐在高铁上面,我跟殷宁发短讯,跟她说我失恋了,所以等我下车之后,千万别问我为什么这么狼狈。

    殷宁知道我跟陈文航分手的事情,也知道我喜欢骆向东,但她不知道骆向东跟匡伊扬是什么关系,她只回了我一句:来我大岄州,吃喝玩乐一条龙,包找汉子!

    我看着手机上她发来的小贱图,又哭又笑,吓得我身边的人偷偷斜眼瞥我。

    从夜城去岄州,高铁也要七个小时。我坐在车上醒一阵睡一阵,中途醒来看到徐璐给我发的短讯,她叫我不要难过,时间会治愈一切。

    以前我也相信,无论再美好还是再痛苦的事情,时间总能让一切回归平静。但是有些事情,它烙印在心上,只要心还在跳动,那就是一辈子都无法结痂的伤口,哪怕是轻轻地呼吸,浑身上下的每一寸皮肤都会跟着抽痛。

    我不想跟徐璐说太多,不是不信任她,只是知道她跟匡伊扬之间的关系,如果我告诉她,也会让她觉得尴尬。

    所以我只是回了她一句:放心,我会好好的。

    上午十点五十五,高铁停在了岄州车站里面。我本是穿着一层加绒加厚打底裤跟厚棉服,但是听高姐说岄州室外温度零上二十五度。

    整整跟夜城差了五十度!

    我一个人也懒得去洗手间里面换衣服,索性把棉服脱了,穿着里面的高领毛衣就出去了。

    刚一出车厢,外面的大太阳兜头照来,我瞬间觉得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跟随人群往车站外面走,期间我接了殷宁的电话,她开口便问:“大衿子,到哪儿啦?”

    我说:“正在往外走。”

    殷宁说:“你穿什么衣服?这外面人老多了,我怕你看不见我,还是我找你好找一点。”

    我说:“你就找一个一身黑,穿着高领毛衣的就是我。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岄州这么热,我身边人都穿短袖短裙呢,就我一人跟傻逼似的从头捂到脚,你知道我脚上靴子里面有多少毛吗?”

    殷宁马上回道:“靠,大姐,你昨晚半夜三更给我打电话说你要过来,我还以为你耍我呢!没挂你电话就不错了。”

    我翻了个白眼,出声说:“行了,赶紧在外头恭候大驾吧,我不跟你说了,两个大箱子,没法拎。”

    挂断手机,我随手将手机放到手臂搭着的外套兜里面,然后拖着两个行李箱往外走。

    岄州也是出了名的发达城市,人口集散密集地。我抬眼一看,前方几十米开外,密密麻麻的全是人头。身边也是人|流不息,我顺着人群往外走。出了车站口,本想找一下殷宁,可人实在是太多了,我一眼扫过去连百分之一都看不到。

    身前身后都是人,我没法在原地停留,只好人挤人的先跟着往外走。

    等我一直出了人群最多的地方,站在靠外一点的时候,我伸手探进外套口袋,想拿手机打给殷宁,但是一摸,口袋里面空空的。我顿时吓得一激灵,赶紧去摸另外一个兜,果然,两个兜都是空的。

    我自欺欺人的又在身上摸了一遍,即便明知道手机一定是丢了。

    在车站丢手机,就好比如泰国找个庙,如印度找个人,做梦。

    我瞬间心情沉到谷底,简直想打人。

    正当我独自站在陌生的地点,暗自憋气的时候,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呼唤:“大衿子!”

    我顺势望去,只见一个穿着牛仔短裙跟红色t恤的‘小子’向我飞速跑来。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已经冲上前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拥抱,差点把我撂倒。

    “大衿子,我想死你啦!”

    她的声音打初中开始就没变过,以前换手机号码打给我,装作陌生人,我基本一耳就听得出来。

    我俩习惯性的互相狠捶对方的后背,打过招呼之后,我对殷宁说:“我去,气死我了,我手机丢了!”

    殷宁大大的眼睛一瞪,出声说:“这么快?我说我怎么刚才打给你,你手机打不通呢。”

    我低声咒骂了一句,整张脸阴沉的不行。殷宁大咧咧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说:“哎呀,丢都丢了,你生气还能怎么着?算了,就当破财挡灾了。”

    这句‘破财挡灾’,是我国绝大多数人在丢了东西之后用来安慰自己的一剂灵丹妙药。听了之后瞬间心情舒畅了不少。

    殷宁帮我拿着外套跟一个行李箱,我俩穿过人群往外面打车的地方走。坐进车里面,我终于能够松一口气,就这么会儿路我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殷宁问我:“来我这儿能住多久?”

    我不答反问:“干嘛?不乐意我多住啊?”

    殷宁马上瞥眼回道:“住!住到你结婚为止!”

    其实殷宁这话说的一点挑理的地方都没有,可我却莫名的被‘结婚’二字给戳到了。心里面又疼又酸,我出声回道:“结婚是熬不到了,年前吧。我是辞职之后来的,打算在你这边疗疗伤。”

    殷宁拉着我的手,爽快的说道:“到年前还有一个多月呢,你要是小住我就安排你住酒店了,常住就住到我们那里去。”

    我故意斜眼说道:“小气。”

    殷宁哈哈一笑,出声道:“我那点工资可不够给你付一个月的酒店钱,你就上我那里委屈委屈吧,吃喝玩乐我还是供得起你的。”

    我问:“你跟同事一起合租的房子吗?”

    我现在的状态,不适合太多人群居,我怕我什么时候会突然发疯随时随地大哭一场,再给身边人吓着。

    殷宁回道:“不是,跟我男朋友一起租的。”

    闻言,我顿时瞪大眼睛,因为太过吃惊。

    殷宁见状,看着我问:“干嘛?”

    我说:“哪个男朋友?是那个比你小两岁的吗?”

    殷宁白我一眼,出声道:“这话你可千万别当他的面儿说,不然他以为我有过几个男朋友呢。”

    这话说的不假,算上现在的这个,殷宁这么多年也只交过两个男朋友。第一个是从初中开始谈,一直谈到两人高三考大学的时候,男方没考好,只考了个三本大学。殷宁当时考了一本,本来也可以去夜城读书的,可后来却陪着她男朋友来了岄州。但来了岄州之后还不到一年,殷宁就发现他男朋友劈腿学校里面的一个女生,两人分了。

    直到现在我还记得大一那年,殷宁哭着给我打电话,说她心疼的快要死了,如果家里面不是独生子女,她真的想吃药自杀算了。当时我跟陈文航拿着手机连番劝说,我的手机打的没电了,就换陈文航的。

    劝了她能有三四个小时的样子,挂断电话,陈文航抱着我说:“子衿,我永远不会像殷宁男朋友那样,我绝对不会背叛你。”

    那时候,我心里面有多少是为殷宁难过?又是有多少是为自己在暗自庆幸?

    如今四年已过,殷宁早已重新开始,而我又重蹈了她的覆辙。

    短暂的回忆过后,我小声对殷宁说:“同居多久了?”

    殷宁也小声回道:“没多久,还不到一个礼拜呢。”

    我眼露精光,痞笑着回道:“那你们现在新婚燕尔,我过去住,不大好吧?岂不是当了个大电灯泡?”

    殷宁在我大腿上摸了一把,说:“等你来了,晚上你侍寝,让他边儿凉快去。”

    我问:“多少钱一晚?”

    她伸手冲我比了个五,我问:“五十?太少了点吧?”

    “你想的美,五块钱包年!”

    我俩一路说说笑笑,她分散了我一直以来的压抑心情。路上我也用她的手机打给了家里和朋友,说一声我手机丢了,如果陌生人用我的手机从他们要钱,千万别上当受骗了。

    我妈接到我的电话,诧异的问:“你不在夜城,怎么跑去岄州了?”

    我笑着回道:“公出,顺道来岄州看看殷宁。”

    我妈完全没有怀疑,嘱咐了几句之后,挂断电话。

    殷宁租的房子在一环市中心的位置,车子在一栋豪华高层前面停下来,我下车之后,忍不住‘哟’了一声,然后道:“可以啊,还敢跟我说请不起酒店钱?都住这地方了。”

    殷宁拖着行李箱,大咧咧的回道:“followme!”

    我跟着她往前走,她没带我走进那栋高层公寓,而是绕过公寓往后走。高层公寓后面,一整片的老旧居民区,而且小区里面种着很多的蔬菜,竟然还有养鸡养鸭的。

    我像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边走边看。

    殷宁瞧见我脸上的表情,忍不住笑道:“前面那栋豪华公寓我去问了月租,一个月四千七,押一付三。我一个月工资才多少钱?交了房租我们日子不过了?”

    我问:“那这边多少钱?”

    “一千六,附带植物园跟动物园,没事儿的时候下来跟爷爷奶奶说会儿话下会儿棋,多好。”

    我对殷宁竖起了大拇指,本想住在哪儿也无所谓,入乡随俗嘛。可当我拖着行李箱用两条腿爬上六楼的时候,我就不这么想了。

    我对殷宁说:“去租外面那栋公寓,多少钱,我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