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二百五十四章 要不我们一起睡?

    往后的游戏里面,我尽量打起精神头好好玩,不让自己输,如果输了喝过几轮酒,感觉自己快不行了,我会明说不能再喝。

    这样我才保持着三分清醒熬到了最后。

    待到我们一帮人从ktv里出去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两三点了。殷宁喝醉到分不清东南西北,走路也走不动,是闻章一直在背着她。可闻章也好不到哪里去,自己走路都直打晃。所以我不可避免的肩负起照顾他们两个人的义务。

    大家都各自打车回家,元哲说怕我一个人管不过来闻章和殷宁,执意要送我们一起回家。我没多想,关键是没想过大家都在,他能对我怎么样。

    结果我们四个人一起打车回了老公寓。

    起初是闻章背着殷宁上楼,但一层的一半还没上到,他就直呼:“不行不行。”

    我跟元哲都在后面护着,闻言,赶紧把醉死的殷宁从闻章背上扶下来。

    闻章弯着腰,单手扶墙,连连摆手说:“不行,我背不了她。”

    我下意识接道:“我来背。”

    说着,我已经把单肩包绕过头顶变成了斜挎包,当真准备背着殷宁上楼。

    我身旁的元哲开口道:“怎么能让你背?”说完,他当即弯腰将殷宁背起,然后快步往顶楼走去。

    殷宁他们租的房子在六楼,老楼楼梯又窄又陡,我自己往上爬都费劲儿,更别说喝了一晚酒的元哲还背着个殷宁。

    我拿着钥匙快步跑上去先开的门,元哲背着殷宁进来,直接把她放在卧室床上。他自己也累的一屁股坐在客厅沙发上,满头大汗。

    我自然先去帮殷宁拖鞋,然后把她安置好。闻章跟元哲在客厅里面说话,他们讲岄州话,我听不太懂,也没注意听。

    没多久,闻章进来,他红着脸对我说:“子衿,我们先睡了,你也早点睡。”

    我点点头,出声回道:“好,晚安。”

    我出门的时候,闻章直接把卧室的灯给关了。

    我走到客厅,看到元哲侧躺在上面,一动不动。我走过去,轻声问道:“没事儿吧?”

    元哲一声没吭,我靠近一点看,他闭着眼睛,睡着了。

    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把他叫醒。

    “元哲,别睡着了,我送你下楼。”

    元哲微眯着视线,因为皮肤是健康的蜜色,所以并看不出多少红。但浑身上下的酒气很是很浓重的。很低的哼了一声,他开口回道:“我困了……”

    “我知道,我现在送你下楼,你快点回家睡。”

    元哲不吭声,我眼见着他慢慢的合上眼睛,所以马上伸手去拍他的肩膀,强迫他把眼睛睁开。与此同时,出声说:“元哲,别睡。”

    元哲一副困极了的模样,哼唧着回道:“姐,我不回不去了,今晚就在这里睡。”

    在这里睡?

    这里只有两间卧室,殷宁跟闻章一间,我一间。可沙发很短,顶多一米五长,元哲有一米八十好几,根本睡不下,我总不能让他在这里坐一晚上吧?

    所以我还是企图说服他:“元哲,你起来,我送你下楼,这里没有地方睡。”

    元哲低声回道:“没事,我就在沙发上睡。”

    我说:“沙发你睡不下……”

    元哲眼皮一沉,干脆睡了过去。我站在原地,有十秒钟以上的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首先这里不是我家,其次元哲是闻章的朋友,怎么都轮不到我去赶他走。再者说,元哲生日,我又是几人中唯一算得上清醒的人,回头元哲在客厅睡一晚再感冒了,我要怎么说?

    思前想后,我还是决定把小客卧让出来给元哲睡。

    真是费了老大的劲儿,我像是拖死尸一样把元哲给背拽到客卧里面。他倒在床上,差点把我也给带倒了。

    折腾出一身的汗,我从柜子里面拿出一件睡衣,然后拿了枕头跟毯子出了客卧,把房门关上,去浴室洗澡。

    五十平米的房子,浴室真的只有巴掌大小。我一个人站在里面,恨不得伸出手臂都能碰到墙。

    岄州的晚上也有将近二十度,我正在浴室里面洗澡的时候,忽然听到有人按下门把手,在拽门。

    猛地回过身,我眼睛瞪的老大,心都要跳出来,定睛看着门外的人影。

    浴室门是玻璃的,可以清楚看到外面人正在拽门把手。

    我吓坏了,几秒之后才关上花洒,一边用毛巾擦身子一边问道:“谁啊?”

    外面的人不说话,可我能看出那人是个男的。

    幸好我锁了门,匆匆换上睡衣,我连头发都没来得及擦,赶紧打开门锁。房门才开了一小点,外面的人继而一拉。

    我还没等出去,他已经冲进来。

    是元哲。

    他擦着我的身子过去,弯腰俯在马桶边直接呕起来。

    我被这一连串的动作吓得贴在墙上,几秒之后才回过神来,第一反应就是跑出去给他拿水。然后再跑回来把水递给他。

    元哲按下冲水马桶,接过矿泉水瓶漱了口。

    我看到他白色t恤的后背全都被汗水浸湿了,不由得蹙眉问道:“怎么样?没事吧?”

    元哲微张着唇瓣,呼吸有些低沉。我怕他有什么酒精过敏的反应,所以出声说:“你要是难受我就跟你去医院看看,家里面我也不知道有没有解酒药。”

    元哲轻轻地摇了下头,转过身打算往外走,可刚一迈步整个人就往我这边晃了一下。我也是本能的抬手想要去扶他,而他则一手撑在我脸侧的墙壁处,另一手扶着门框,我被他圈在他的怀抱之中,双手差点就推到他的胸口。

    这样的姿势是我始料未及的,我后背加后脑全都贴在身后的墙壁上,尽量整个人往后靠,跟元哲维持一定的距离。

    元哲居高临下的睨着我,视线迷离,带着浓浓的醉意。我顺着他的视线往下看,发现他盯着我的唇。

    果不其然,没多久,元哲就慢慢的倾下头颅,准备吻我。

    我很快推开他,却没有用很大的力气,然后装作刚刚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拽着他的胳膊往浴室外面走。

    边走边说:“你喝多了,赶紧回去睡觉吧。”

    元哲被我给推回到客卧里面。我只恨房门不能从外面上锁,不然我一定给他锁死。

    对于男人喝多酒之后的一时冲动,我可以理解,也没当回事儿。

    只是蜷缩着躺在沙发上的时候,我有点害怕元哲半夜再出来,所以很困,但却没敢马上睡着。

    但说到底我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警觉性,躺在沙发上该这条薄毯子,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

    夜里,我隐约听到阵阵水声。开始还以为是做梦,但这声音越来越清晰,以至于我不得不睁开疲惫沉重的双眼。

    入目所及之处泛着暖白色的亮光,我被刺得眼睛更加眯起。沙发的正对面就是浴室,此时浴室里面有水声,有人在洗澡。

    我也是喝了不少酒的,意识比较昏沉,脑子也转不过来弯,不知道是谁在洗澡,只觉得有点吵,所以翻了个身,背对浴室,正对沙发背,继续睡。

    过了能有三五分钟的样子,水声停止,然后是推门的声音。

    有人从浴室里面出来,我听得到脚步声,却闭着眼睛半睡半醒。

    朦胧之中,有人走到我身边,他一手穿过我的后背,另一手探入毯子中,摸到了我的腿。

    这一下我就算再困再累,也得睁开眼睛看。

    客厅没开灯,只有从浴室里面传来的隐约光亮。我看到一张既熟悉又陌生的脸,跟他四目相对,半晌才认出来,是元哲。

    我一个激灵赶紧从沙发上坐起来,然后回头皱眉瞪着他问:“你干什么?”

    元哲说:“姐,你进去睡吧,我看你在这里睡怪心疼的。”

    我整个人还是晕乎乎的,侧歪着身子,几秒之后才发现元哲刚从浴室出来,浑身上下只穿了一个短短的平角内裤。昏暗光线下,他双腿之间的鼓起很是明显,我不着痕迹的别开视线,虽然心跳如鼓,却不得不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淡然的回道:“没事儿,你进去睡吧。”

    元哲说:“我在沙发上睡,你进去睡。”

    我已经没了睡意,心底也全都是紧张跟害怕,坐在沙发上回道:“沙发你睡不下,快进去吧。”

    元哲跟我犟了一会儿,忽然道:“姐,要不我们都进去睡吧?反正是双人床,一人睡一面。”

    我一听这话,心中立马有了计较。

    他当我是傻子呢吧?

    男人跟女人睡在一张床上?还是初次见面?他当我是什么人啊?

    我很想发飙,但不知为何却没有吵架的力气,所以干脆面色冷淡的说道:“你要是不进去睡,那我进去了。”

    元哲顿了两秒,很快回道:“姐,你进去睡吧,我在沙发上窝一下挺到天亮就好。”

    我什么都没说,直接起身往客卧方向走。元哲跟在我身后,我很敏感,走到客卧门口时扭过头看着他,开口道:“你要是实在难受,就敲门叫殷宁跟闻章起来,让殷宁跟我一起睡,你跟闻章一起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