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百八十三章 偏偏喜欢你

    我跟陈雪娇原本就不熟,高中三年只是见过,基本没说过话。正纳闷她为什么过来跟我打招呼的时候,只听得她出声对我说:“陈文航在楼下呢,我们也刚好过来玩,没想到这么巧。”

    她提到陈文航,我脸上的笑容就不自然了。

    从她刚才的话里不难听出,她是知道我跟陈文航分了手的,现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短暂的沉默过后,我不冷不热的回了句:“嗯,刚才看见了。”

    陈雪娇说:“咱们学校好些同学都在楼下呢,你不下去打个招呼?”

    我说:“待会儿的吧。”

    陈雪娇再次看向纪贯新,她笑着道:“你是第一次来凉城吗?”

    纪贯新‘嗯’了一声。

    陈雪娇说:“特地过来看梁子衿的吧?”

    “是啊。”

    “梁子衿在我们高中可是大名人,我们全校都认识她。”

    “是么?”纪贯新淡淡的。

    陈雪娇回道:“当然了,当初她还没像现在这么瘦,但学校里面还是好多人追她,只可惜啊,她早就名花有主了。”

    我见陈雪娇越说越下道,不由得眼神一变。要不是碍着纪贯新在身边,我真想问问陈雪娇,我跟你熟吗?你在我这儿叨逼叨什么玩意儿?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

    我正想着,忽然听到身边有人问出了我的心里话。回神一看,出声的人不是别人,正是纪贯新。

    他双手随意插在裤袋中,俊美的面孔上带着三分不耐烦,三分嫌恶还有几分压制的不爽。

    许是陈雪娇没料到纪贯新会突然变脸,她脸上的表情也是一顿,只不过两秒之后就笑了开来。她出声说:“没什么,老同学见面,一时间太开心了,想让你多了解一下梁子衿的过去。”

    纪贯新面无表情的说道:“她的事儿我都知道。”言外之意,用不着你说。

    陈雪娇分外尴尬,就连笑容都僵硬了。

    正巧这时候李润竹上楼来,她看到陈雪娇在跟我们讲话,脸上的表情不无诧异。

    陈雪娇一侧头,出声道:“李润竹,你也在啊。”

    李润竹特烦陈雪娇,随便点了下头,然后对我跟纪贯新说:“走,下去唱歌。”

    纪贯新微笑:“好。”

    我跟纪贯新和李润竹迈步往楼下走,完全没搭理陈雪娇。她一个人悻悻的,跟在我们身后下了楼,在楼梯口的位置,我们往左,她往右。

    “子衿,陪我去趟洗手间。”

    我知道她是故意支开纪贯新,所以转头对纪贯新说:“你先去找他们几个。”

    纪贯新走后,李润竹忙迫不及待的问我:“陈雪娇找你说什么了?”

    我顿时脸色一沉,不乐意的回道:“我觉得她故意找茬,当着纪贯新的面儿提起陈文航。”

    李润竹闻言,也是眉头一簇,她出声说:“你跟陈雪娇又不认识,她聊骚你干嘛?”

    我也纳闷呢,一时间找不到头绪,直到潘思渝迈着两条粗腿从别处走来。见我跟李润竹站在洗手间门口,一脸糟心。她出声问:“在这儿杵着干嘛?”

    我把话一说,潘思渝马上回了句:“我刚从那边过来,看到陈文航跟陈雪娇坐一起,旁边还有好几个熟面孔,估计都是十三班的。他们什么时候混一块儿了?”

    我跟陈文航在一起这么久,真的不知道他还跟陈雪娇有联系。

    李润竹说:“不用问,陈雪娇一定是故意替陈文航出头去气你,找你麻烦。”

    “我艹,她算什么东西?”潘思渝眉头一簇,脏话直接飙出来。

    李润竹也沉着脸说:“自己屁股还没擦干净呢,这就想着替别人出头,她还真把自己当盘菜。”

    潘思渝说:“不能惯着她,现在就去找她,问她几个意思。”

    我也是个暴脾气,可如今还有纪贯新在,我思前想后还是决定忍了。

    “算了,跟她吵架我都嫌掉价儿。”

    李润竹说:“这世道真是鱼找鱼虾找虾,癞蛤蟆儿子找青蛙,他们这帮蛇鼠一窝的,还真都凑到一块儿了。”

    我们三个站在洗手间门口骂了一会儿,等我咽下这口气后,这才跟着她俩往录音室走。

    这里最好玩的地方就是录音室,不足十平米大的玻璃房间,里面各种专业的音响设备一应俱全。喜欢唱歌的人可以戴着耳机在里面录音,而外面有数个耳机,戴上才能听到里面人唱歌的声音。

    我来到录音室的时候,正赶上纪贯新坐在高脚椅上,双耳扣着耳麦。因为房间是透明的,外面人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整个录音室外围不下十几桌的客人,全都清一色的盯着室内的纪贯新。

    耳机只有几个,陈辰,李锐,常宏和田浩淞正在听。

    等我过去的时候,李锐把耳机让给我,只对我竖起大拇指。

    我戴上耳机,看着玻璃录音室中的纪贯新,耳边是他低沉悦耳的声音,娓娓唱道:“为何我心分秒想着过去,为何你一点都不记起,情义已失去恩爱都失去,我却为何偏偏喜欢你。”

    陈百强的《偏偏喜欢你》,这几乎是我童年时期第一首听过并且记得住的粤语歌。我学得会德文,学得会英文,日文,可唯独学不会粤语,因此这么多年我最佩服的就是会唱粤语歌的人。

    这也是我第一次听纪贯新唱歌,他的声音隔着耳机传来,陌生又熟悉,低沉悦耳到令我浑身发麻。

    我俩隔着一层透明的玻璃,他望向我,用无比深情的眼神,字正腔圆的唱道:“为何你的嘴里总是那一句,为何我的心不会死,明白到爱失去一切都不对,我又为何偏偏喜欢你。”

    偏偏喜欢你……

    不得不说,纪贯新的人往那里一坐,好看到全场瞩目;而他的歌声,更是好听到令我震惊的地步。

    陈辰一边听一边忍不住过来拽我的胳膊,她掐到我的肉,我疼得直呲牙,却舍不得把目光离开纪贯新身上。

    一个粤语歌唱的超级好听的……帅哥。

    我有点犯花痴。

    纪贯新唱完一整首,等他摘下耳机往外走的时候,我身边的陈辰伸手捂着额头,摇着头说:“子衿,他唱的实在是太好听了,完了完了,我以后再也不敢让李锐当着你们面唱歌了。”

    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会客气几句,可是此时此刻,我面对正好走过来的纪贯新,意外地脸红心跳,看着他说:“你会唱粤语歌,我怎么不知道?”

    纪贯新一脸傲娇:“你不知道的事儿多了。怎么样?还行吗?”

    这不废话嘛,没看我都快瘫了吗?

    我瞥了他一眼,恨他的明知故问。纪贯新也看出我很喜欢,他笑着说:“等晚上回家我单独给你唱。”

    “呦呦呦,这还给开了小灶了?”说这话的是潘思渝。

    陈辰也难得的多了几嘴,她出声说:“我大学寝室有个岄州人,她也唱过这歌,感觉还没你唱得好呢,你唱的真标准。”

    纪贯新淡笑着说:“我妈和我大嫂都是岄州人,她俩在家成天说岄州话,我听久了就会了。”

    潘思渝,陈辰和李润竹都催着纪贯新再唱几首,纪贯新把我给拉上:“她唱我就唱。”

    我不好意思当着一大帮人的面唱歌,也没纪贯新那么好心态,几百只眼睛盯着他看,他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

    我说:“想唱歌我们干脆去ktv好了,这边耳机还少,唱了都不够听的。”

    潘思渝说:“那我们这边都给完钱了,这么早就走白瞎了。”

    纪贯新淡笑着说:“走吧,我请你们。”

    常宏马上道:“新哥有的是钱,走。”

    我心底顿时不爽。

    不过比起不爽常宏,我更不想在这里待着,毕竟陈文航也在,我现在连跟他呼吸同一片空间的空气都不想。

    决定好之后,我们一帮人浩浩荡荡的出了high5.坐在纪贯新车内,纪贯新又开始哼唱《偏偏喜欢你》。

    我拿出手机,对他说:“你好好唱,我给你录下来。”

    纪贯新说:“这都没伴奏。”

    “我给你找伴奏。”

    我当即调出伴奏,用了录音模式。纪贯新一边开车一边唱,等唱完一首之后,我高兴的存起来。

    纪贯新说:“这么喜欢我唱歌?”

    我说:“你唱歌可比说话好听多了。”

    纪贯新道:“那我以后成天给你唱歌,偏偏喜欢你,那么爱你为什么,不得不爱,真的爱你,爱就爱了。”

    我随口回了句:“你怎么不唱爱我中华呢?”

    纪贯新马上说:“你改名叫梁中华了?”

    我瞪了他一眼,随即按下播放键,手机里面传来纪贯新的声音,我听得如痴如醉。

    纪贯新勾起唇角,淡笑着道:“我的声音就是这么有磁性,一听就软了。”

    一路听着纪贯新的歌,我们来到上一次去过的主题ktv。纪贯新要了间最大的包房,然后叫我们去点吃的。

    我们来到ktv里面的超市,因为这里的东西都比外面的要贵上两三倍,所以大家都不好意思多拿,唯有常宏对侍应生说:“你们这儿最贵的酒是什么?”

    侍应生说:“我们这儿最贵的是红色公爵,780一瓶。”

    常宏都没问到底是什么酒,直接爽快的说:“那你给我们拿四瓶这个酒,其他啤的,白的,勾兑的你看着办,反正是贵的酒就往我们那屋送,我们不差钱儿。”

    纪贯新去了洗手间,没在场。剩余我们这帮人,除了潘思渝在不远处选零食之外,其他皆是面色各异。

    我一口气已经提到了胸口,常宏转头看向我,笑着道:“大衿子,你身边都是有钱人,不差这点小钱儿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