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一十一章 最伤人的话

    我跟纪贯新自己决定好的事儿,我妈自然除了嘱咐几句之外也不会多说别的。倒是纪贯新整个人特别嗨,明里暗里总是想尽办法的过来聊骚我,一会儿拉一拉我的手,一会儿偷着亲一下我的脸。

    我但凡不给他好脸色看,他马上回我一句:“是不是不乐意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心里面还有别人?”

    我真想说,能不能别拿别人的伤疤当笑话?可我知道我要是这么说,纪贯新铁定会来一句:“呦,都这么长时间了,还受伤呢?”

    我太了解他,所以万不会让自己再落入他揶揄的圈套中去。

    我们在乡下生活最好的一点就是,起得早睡得早。早上不到八点就自然醒,因为晚上也是八aa九点钟就躺在炕上睡觉了。

    纪贯新仍旧不来炕上睡,用他的话说:“我在炕上也不能挨着你睡,还不如在炕下躺你身边呢。”

    他说得对,因为连续两个晚上他睡在我头下的位置,总是会半夜三更的拽我头发,牵着我的手,或者是知道我不敢出声喊,坐起身来偷偷吻我。

    我还是有一点点抗拒纪贯新的吻,倒不是排斥他,而是我妈就躺我身边,我心理承受能力不强,每次纪贯新吻我的时候,我都吓得要死,而他偷偷在我耳边说,他爽的要死。

    因为乡下的居住环境确实有些差,所以我每天都是掰着手指头算日子,看看还有几天能回家。

    六号晚上五点多的时候,我跟纪贯新正在外屋准备晚饭,我妈从里屋出来,她招呼我说:“子衿,你响了,进屋接电话。”

    我放下手头的事情,转身进了里屋。

    被我放在炕沿处,我一眼就看到屏幕上显示着一个没有存名字的陌生号码,号码下面的所在地显示是:凉城。

    从凉城打过来的,我没多想,直接接通。

    “喂?”

    因为不确定对方是谁,我只说了一个字。

    但是意外的是,里面的人没有应声,但也没挂断。

    我有点诧异,不由得又‘喂’了一声,对方还是没回。

    我拿着一声不吭,大概过了能有十秒钟的样子,我脑海中忽然蹦出一个人的身影,是他吗?

    心像是掉进了一个无底洞,不停的下坠,我一直要忍受担惊受怕,却不知何时才会触底粉碎。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是忍不住出声说:“打错了吧?我挂了。”

    “子衿……”

    熟悉的低沉声音传来,我拿着的手指顿时紧了紧。

    我没出声,几秒之后,里的男人说:“我们见一面吧。”

    他的声音很低也很轻,我想象不到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是怎样的。因为他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模样,就连‘不爱你’三个字都说的那般理所当然。

    从离开夜城的那一刻起,我心里无时无刻不在想,如果骆向东突然给我打个电话,告诉我‘我们见一面吧’,那我一定会二话不说的原谅他。

    我可以放低姿态甚至是一次两次的不要自尊,可是……这么久了,我等到心已经死了。

    我用右手拿着,垂在身侧的左手不知何时紧张到紧握成拳。

    我很想问问他,如果当初他知道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说爱他,他是否还会舍得错过我?

    可是万语千言,话到嘴边,我只是说:“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有男朋友了。”

    我以为我不会哭,毕竟这句话我想了很久,如果有一天我能对骆向东说出这样的话来,心中一定会很爽吧?

    可眼下我不知道骆向东心里怎么想的,我已经心如刀割,好像是我给骆向东打了电话,他告诉我他有了女朋友一样的难受。

    我说完之后,骆向东也不说话了,我俩就这样拿着默不作声。

    最后还是我一狠心挂了电话,伸手抹了下眼睛,我刚转过头,里屋的房门正好被人拉开。纪贯新穿着件白色毛衣手上拎着几根大蒜看着我,我略显慌张,不由得愣了一下。

    纪贯新也看着我的脸,随即又看了眼我放在炕沿处的,眼带狐疑的问道:“谁啊?”

    “没谁。”

    纪贯新一步跨进里屋,关上门。因为我妈跟我姑姥都在外面,所以他压低声音对我说:“我们才刚在一起两天,你现在就开始撒谎,这样好么?”

    我知道纪贯新一定会看出来,毕竟我眼眶中的眼泪还在持续的想要往外涌。我也是忍着不想哭,可心底的难过却越来越多。

    垂着视线,我伸手擦掉眼泪,强忍着哽咽,低声回道:“我已经跟他说了,不让他再打电话过来。”

    纪贯新脸上的表情我没看,只听得几秒之后,他沉声说:“回头我给他打电话。”

    说完,他伸手揉了揉我的头顶,换了个口吻,柔声道:“别哭了,阿姨跟姑姥还在外面呢,让她们看到了不好。”

    我点点头,纪贯新抬起双手捧着我的脸,帮我擦眼泪。

    他手上还拿着几根带水的大蒜,此时大蒜头上的须子划过我脸颊,我皱眉推开他的手,闷声说:“你拎着它进来干嘛?”

    纪贯新说:“哦,阿姨让我进来问问你,大葱怎么炒?”

    我说:“谁告诉你们这是大葱了?这不是大蒜吗?”

    纪贯新一脸淡淡,出声回道:“我也不知道,你们说了算。”

    我都无语了,就让我妈跟纪贯新两人在外面待三分钟都不行。吸了吸鼻子,我又擦了擦脸,待到情绪平复之后跟着纪贯新一块儿出去。

    晚上吃过晚饭之后,我跟纪贯新习惯性的出门散步。只是从前我俩是并肩走,如今不仅并肩走,他还拉着我的手,把我的手插到他的外套口袋里面,很暖和。

    路上,我一直没说话。

    走着走着,纪贯新忽然道:“骆向东给你打电话说什么了?”

    一听到骆向东三个字我心里面就咯噔咯噔的,闻言,我几秒之后才道:“也没说什么。”

    纪贯新侧头看了我一眼,开口问:“他又聊骚你了?”

    聊骚这个词还是我教纪贯新的,他问完之后,我眉头微蹙,出声回他:“他说想见一面,我直接告诉他我有男朋友了,叫他以后别再给我打电话。”

    纪贯新听到这话,立马勾起唇角,眼睛发亮的问道:“你真这么说的?”

    “不然呢?”

    纪贯新一脸得意,笑着道:“哎呀,不知道骆向东此时此刻是何种心情。”

    我说:“他是什么心情都不关我的事。”

    纪贯新拉着我的手紧了紧,他出声道:“干得漂亮,我的女人就是我一个人的,别人想都别想。”

    我没应声,微垂着视线往前走。

    纪贯新见我不说话,他侧头问:“想什么呢?”

    我说:“什么都没想。”

    纪贯新道:“骗人。你平时嘚吧嘚那么能说,干嘛骆向东给你打完电话你就不说话了?”

    我撇撇嘴,有气无力的回道:“我要是一直说个不停,那才是心里有鬼呢,你就不能让我消停一会儿,安静一会儿吗?”

    纪贯新说:“心里面想什么就说出来,不然我总在猜,时间久了会对你产生怀疑的。”

    他说的正经,我却莫名的想笑。

    事实上我还真的没皮没脸的笑出声来,侧头看了眼纪贯新,我出声问:“你还担心别人出轨吗?”

    纪贯新说:“我不怕别人出轨,就怕你出轨。”

    他说这话的时候,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也没有往日里的打趣。

    我忽然又笑不出来了,心底深处有种无形的憋闷。

    别开视线看着前方,过了一会儿,我出声回他:“你放心吧,我跟你在一起又不是为了气骆向东,我是真的喜欢你才跟你在一起。”

    纪贯新闻言,他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温热的掌心让我从指尖一直暖到心里。

    他说:“子衿。”

    “嗯?”

    “我真的很喜欢你。”

    他认真说话的时候,总是会让我浑身上下一激灵,像是有电流滑过。

    闻言,我淡笑着说:“知道了,你不用成天挂在嘴边,肉麻。”

    纪贯新走着走着忽然停下来,他侧身转向我,一手抬着我的下巴,低头吻下来。

    我心情很平和,没有躲,只是闭上眼睛。

    纪贯新的唇比我想象中的要热,他吻技娴熟,很快便从触碰变成轻微的啃噬。他张开嘴伸出舌尖撬开我的唇齿,把舌头伸进我的嘴里。

    我被他吻得有些站不稳,他就伸手把我拉到他怀中。

    这个吻很长,我闭眼闭的快要睡着,只觉得纪贯新慢慢抬起头来,我这才逐渐睁开眼睛。

    纪贯新低声说了一句:“靠。”

    我问:“怎么了?”

    他闷声道:“光是亲亲你我就有反应了,再这么下去我得活活憋死。”

    虽然路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他说的太旁若无人,我一下子脸就红了,不由得伸手推了他一把。

    纪贯新‘咯咯’笑着,边笑边问:“你昨天说要几年才能跟我有实质性的关系来着?”

    我又羞又气,跺脚道:“纪贯新,你不要脸!”

    纪贯新笑着说:“看来我还得再不要脸一点,不然熬不到你跟我上aa床,估计就得萎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