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一十九章 拆他台

    拿着手机,我思索再三,回了一条:好,我知道了。

    纪贯新的妹妹我从未见过,可毕竟她跟骆向东谈过,还为他割腕自杀未遂,以为我纪贯新如今的关系,总觉得对她有点别扭。我不想跟她多联系,见她没回,我就把手机揣好上了楼。

    我随身带着房卡,推门进去的时候,只听得有人说:“新哥,你最近身体……”

    坐在我正对面的人是张耽青,见我进来,他特别大的声音跟我打招呼:“弟妹回来了。”

    之前跟纪贯新说话的人是背对着我的,闻言,他转过头来看向我,笑了笑,叫了声:“嫂子。”

    我面带微笑,迈步走过去,出声说:“你们刚才聊什么呢?”

    纪贯新坐在沙发正中间,闻言,他淡笑着说:“没聊什么,对了,楼下酒店有吃饭的地方吗?”

    我‘哦’了一声,然后说:“前台经理说有个大包间,里面有三张桌子,可以坐下我们所有人。”

    纪贯新闻言,他伸手推了下坐在旁边的麦家辉,然后说:“上一边去,这么没有眼力见呢。”

    麦家辉一边起身,一边说纪贯新是白眼狼。

    纪贯新拍了拍身边的空位,笑着对我说:“过来。”

    我被一屋子的男人盯着,只觉得浑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散发着尴尬和别扭。本不想明目张胆的过去坐,但又不想驳了纪贯新的面子,所以我还是硬着头皮坐过去了。

    我刚坐在他身边,纪贯新马上横过手臂搭在我肩膀上,把我往他身边搂。

    麦家辉笑说:“差不多得了啊,我们这一屋子的单身汉,可禁不起你这么花样的秀恩爱。”

    纪贯新一脸得意,白皙的面孔上唇角高高勾起,他挑眉回道:“什么单身汉?你是没把女朋友带过来吧?”

    麦家辉说:“我们定了晚上八点的车票回冬城,机票是十点的。这一路折腾,带女的来干嘛?”

    我先说:“怎么这么快就回去了?”

    麦家辉笑道:“弟妹,明儿就过年啦,你以为我们都像贯新这样,能为了女朋友连家都不回擎等着当上门女婿呢?”

    我恍然大悟,是啊,明天就过年了。

    这么大帮人能在年前挤出时间来给纪贯新庆生,我都跟着感动。

    一大帮人七嘴八舌的八卦我跟纪贯新在凉城的这段日子,我说:“我们今天才从乡下回来。”

    张耽青特感兴趣,他出声问:“你们东北的乡下还有炕吗?”

    纪贯新替我回的,他一脸夸张,出声说:“别提了,那炕硬的我睡了一宿第二天腰都直不起来了。”

    张耽青挤眉弄眼,低声道:“你确定是炕硬……不是其他别的原因吗?”

    闻言,满屋子大男人哄堂大笑。

    我夹在中间笑也不行,不笑也不行,嘴角都抽了。

    纪贯新揽着我的肩膀,笑着说:“你以为我向你们?我对子衿是真心的,我俩正儿八经的谈恋爱,不走肾,走心。”

    “呦呦呦呦,说的一本正经的样子,有本事你一辈子甭走肾啊。”

    说这话的人是麦家辉,他瞥着纪贯新,一脸的不相信。

    纪贯新说:“肾是一定要走的,就看啥时候走。反正我不像你们这帮衣冠禽兽,连人家名字都没弄清楚就已经成过去式了。”

    坐我斜对面一个小帅哥抱着靠垫,笑着说:“三哥,当初你可不是这么教育我们的,你说现在男女在一起,那就相当于以前的做好事儿不留名,该做做,问名字就俗了。”

    “对对,三哥确实这么说过。”

    有几个人跳出来故意拆纪贯新的台,纪贯新第一个反应就是斜眼看我,我表情如常,甚至是面带微笑。

    纪贯新却故意绷着脸,伸手指着他们几个说:“哎,耽青,这几个是谁啊?你朋友吗?我都不认识,赶紧买票让他们回夜城,别上这儿来蹭饭。”

    张耽青慵懒的靠在沙发上,闻言,他似笑非笑的回道:“他们是来给你庆生的,又不是给我,你想打发他们走,自己出面。”

    纪贯新一本正经的说:“少大老远的跑来黑我,不知道我媳妇心眼儿小爱吃醋吗?现在你们看她满脸笑模样,指不定一会儿背地里就给我两下子呢。”

    纪贯新把我推出去,一时间所有人都是冲着我七嘴八舌。

    先前拆纪贯新台的小帅哥笑着对我说:“嫂子,我刚才跟你开玩笑呢,你可千万别往心里面去啊。”

    我但笑不语。

    另一个说:“对啊嫂子,我三哥对你那真是一片痴心可鉴日月,我从来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这么上心过……”

    他话还没等说完,麦家辉很快打断:“去,什么话?说的跟贯新有过很多女人似的。”

    我知道,他们这帮人就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不好一直一声不吭,感觉不热情似的,我只得顺势伸手掐了下身边纪贯新的脸,挑眉问道:“我是你最上心的女人吗?”

    我此话一出,一屋子人皆是吹口哨给我加油助威。

    纪贯新的半面脸被我扯着,他说话漏风,含糊着回答:“谁还没有过年少无知有眼无珠的时候?以前不懂事,你是我懂事以来唯一的女朋友,我只对你上心,对别人……对不起,我看不见别的女人。”

    纪贯新的这张嘴啊,真的能把黑的说成白的,能把死的说成活的。我心里明镜儿似的,他们这样的人向来爱玩,泡过的女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可他说的好听,我也就心软了。

    我这头刚刚松开纪贯新的脸,张耽青就从旁拆台,他笑着说:“你是昨天才开始懂事的吗?”

    闻言,又是一阵哄笑。

    最后还是成霖出面打圆场,他淡笑着道:“你们差不多就行了啊,当着子衿的面儿别胡说八道的。”

    成霖说话的频率在一帮人里面算少的,可他却很暖心,就算拆纪贯新的台,也不是在男女感情上开玩笑。不知为何,他的暖心会让我联想到卫铮,而一想到卫铮,我又不可抑制的想起了骆向东。

    坐在纪贯新身边,脑子里面闪过骆向东的身影,虽然只是三五秒的功夫,可是我心里面特别不舒服,总觉得这样做特别对不起纪贯新。

    所以我努力的控制自己不去想,并且一直在暗示自己,我是纪贯新的女朋友,我已经跟纪贯新在一起了,从今往后骆向东跟我就是路人,充其量就算是个故人。

    我试着去融入纪贯新的朋友圈,借此来摒除心中的杂念。下午四点多不到五点的时候,我妈给我打来电话,我起身去隔壁接。

    我妈到底还是担心我跟纪贯新回酒店会不会做出出格的事情来,我无奈的回道:“纪贯新的朋友来凉城了,我们正在外面聊天呢。”

    我妈说:“贯新朋友来了?那叫他过来家里面吃饭吧。”

    我说:“四五十号人,家里面摆得下?”

    我妈震惊:“四五十号人?来了这么多?”

    我‘嗯’了一声:“据说是包机来的。”

    我妈又小小自豪了一下:“子衿啊,妈有时候挺矛盾的,怕你找个有钱的管不住他,但有时候想想你们也真是给妈长面子。”

    我笑着道:“行了,从小就教育我面子面子的,我现在就差活的面子比命重要了。”

    我妈说:“树要一张皮,人活一张脸。这年头谁不是看人下菜碟儿的?你要是不比别人活得好,那谁都得低看你两眼……”

    每当谈及人生观价值观的问题,我妈总是要滔滔不绝讲出很多她人生四十几年总结下来的经验。

    我奶老怕我妈把我给教育坏了,甚至曾经有一阵时间,我也觉得我妈蛮烦,感觉她功利心太重,甚至是有点虚荣。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越发觉得,我妈说的没错。

    曾经的老话说‘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如今的世道,我们用什么去证明自己比别人活得好?一是自己优秀,二是身边站着的人优秀。

    不得不说,纪贯新的到来就像是无尽黑暗中的一缕阳光,他正好照在了我的身上,温暖我,指引我方向。

    我喜欢纪贯新,我们全家都很喜欢他,所以我跟他在一起,顺理成章。

    跟我妈聊了一会儿,我出了房间,客厅中的一帮人有的闲不住在打牌,有的在聊天,还有人困了去客房睡觉的。

    纪贯新见我出来,他笑着问:“是我丈母娘吗?”

    我已经习惯他这么称呼我妈,所以下意识的点了下头。

    麦家辉见状,笑着道:“这么快就内定准女婿了?”

    纪贯新一脸得意,笑着说:“那可不,我丈母娘钦点我晚上回家睡觉,跟子衿睡一个屋。”

    我立马瞪向他:“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妈让你去我家,是怕你一个人在酒店住太冷清,什么时候说让你跟我睡一个屋了?”

    纪贯新说:“那你家就两个房间,我未来岳父和丈母娘一间,剩下只能是咱俩一间了。”

    我说:“想得美,等着睡沙发吧!”

    纪贯新挑眉道:“你家沙发实木的,想硌死我吗?”

    张耽青一边打牌一边来了句:“实木沙发死,做鬼也风流,谁让你乐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