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二十五章 不想再有一丝一毫的瓜葛

    当初匡伊扬之所以会追到岄州来,一是担心我丢手机怕我出事,二来也是因为徐璐跟他说,我其实喜欢的是骆向东。

    对于这件事儿,我不能说是耿耿也坏,因为平心而论,如果是我,我也许也会跟匡伊扬说。

    这已经无关爱情和友情的取舍,是单纯的不想看一个人被蒙在鼓里饱受折磨。

    说到底,这是命。

    我没有给徐璐回短讯,而是直接把电话给她打了过去。

    电话里面传来四五声的连接声,随即徐璐既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传来,她说:“喂?子衿。”

    如今再跟徐璐打电话,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份坦然与亲切,我只是抱着一份简单的问候,淡笑着说:“璐子,新年快乐。”

    徐璐问我:“你在凉城挺好的吧?”

    “嗯,挺好的,你呢?”

    徐璐说:“我也挺好的,之前的工作辞了,现在换了家新公司。”

    我没问原因,只是客套中难掩生疏和一丝尴尬,出声回道:“换了也好,你之前在那边做的也不开心。”

    徐璐跟我聊了几句工作上的事儿,然后她主动问我:“子衿,过年之后你还回来夜城吗?”

    我没把话说死:“应该不会回去,我想去冬城找工作。”

    徐璐沉默数秒,忽然道:“子衿,你走之后没有再跟伊扬联系了吧?”

    提起匡伊扬,我心底稍稍有些发闷,我出声回她:“没有。”

    徐璐声音很低,带着无奈跟压抑,她说:“你离开夜城之后,他换了手机号,我联系不上他。回去学校找过他几次,学校的人都说他不来上课了。临过年之前一个礼拜,我在夜城一家饭店门口看到他跟别人打架,他喝得很多,还把对方打得头破血流。”

    “有人报了警,警察来了想问他怎么回事儿,他二话不说连警察都打,后来还是骆向东过来才把他带走。”

    我听着徐璐的话,只觉得脑中很难想象到这副画面,毕竟她说匡伊扬跟别人打架,还把人打得头破血流。在我的印象里,匡伊扬连骂人都不会,唯一的一次跟人动手,还是因为张昕薇她们骂我,他为我推倒了一个女人。

    我拿着手机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徐璐等了半晌,她出声说:“子衿,如果当初不是我嘴快告诉伊扬,也许你们都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知道对不起三个字没办法改变什么,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每天都在想……是我自己太自以为是,总觉得不想看伊扬一个人傻傻的被蒙在鼓里,所以就一时意气跟他讲真相。可我要是知道真相会让我们所有人变成这样,我真的一辈子都不会说。”

    徐璐跟我一样,都是直性子,有什么说什么。

    当初在岄州的时候,我觉得她多少有些重色轻友的成分,可如今想来,如果我是她,我也会说。

    “璐子,事情都过去了,我现在过得也挺好,你不用觉得愧疚。”

    徐璐哭了,她哽咽着说:“可我总觉的对不住你。”

    我说:“没事儿啊,你知道我不喜欢伊扬,无论我跟骆向东之间怎么样,我都不会跟他在一起。而且我现在有男朋友,是纪贯新,你还不知道呢吧?”

    徐璐闻言,确实是吃了一惊,吸了吸鼻子,她闷声道:“啊?你跟纪贯新在一起了?”

    我微笑着应声:“是啊,我俩在一起有一阵了,他来凉城了。”

    徐璐八卦了我一些跟纪贯新之间的事儿,本来是她觉得亏欠我,聊到后来是我劝她。我说:“璐子,事情过去就算了,我真的不怪你。我唯一觉得对不住的就是伊扬,如果有机会看见他,我会跟他说一句谢谢,谢谢他以前那么照顾我。”

    徐璐心也是大,她问我:“那骆向东呢?”

    骆向东……

    我心底隐隐泛酸,出声回道:“其实我也要感谢他,甭管他当初为什么对我好,总归我是得了利的。至于感情上的事情,没缘分就是没缘分,我想得开。”

    徐璐叹了口气,对我说:“那你跟纪贯新以后打算怎么办?他总不能一直留在你那边吧?”

    我身边很多人都在问我这个问题,我也不知道,所以只能回一句:“等年后再看吧。”

    本来没想过跟徐璐聊这么久,结果我俩打了一个多小时的电话,我这边手机打的滚烫,徐璐说她手机没电了,这才挂断。

    小时候总盼着过年,因为过年有好吃的好喝的,还有新衣服和压岁钱。可越长大越觉得没有年味儿,桌上摆的都是平常就吃得到的东西,全家最开心的就数我两个老弟,因为纪贯新给的大红包足够他们从高中挥霍到大学毕业。

    过年本应该是一片喜庆,可是对于某些人来讲,只是徒增心酸。

    大年初四的上午,我妈带着我跟纪贯新去我姥家吃饭。开饭之前纪贯新被我姥叫到屋里面去看泰剧,我则跟我姥爷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新闻。

    中央某频道的新闻记者去了南方的一个小乡村,说是那里的孩子连过年都吃不上一口肉,身上的衣服补丁打的看不出本来的样子。

    这里附近几个村的小孩子,上到十六七岁,下到五六岁,全都要到一个地方去上学。上学的路上简直堪称攀山越岭,很多年纪大的甚至要背着年纪小的淌河水。

    记者在一处只有一间教室的‘学校’门前停下,连线做现场采访。镜头下那些小孩子一个个面黄肌瘦,记者问他们年是怎么过的。

    一个十几岁的孩子怯生生的对着镜头说:“我爸妈在外地打工,说是赚够了钱就回来看我跟妹妹,但今年过年没有买上火车票,所以回不来,叫我好好照顾妹妹,他们明年就能回来了。”

    女记者红着眼眶把话筒递到一个只有五六岁大的小女孩儿面前,微笑着问她:“小妹妹,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

    小女孩绞着手指,低着头,也不说话。

    后来是她旁边另一个比她大一点的小男孩说:“她想吃糖,还想给她哥哥买一个新书包。”

    女记者强忍眼泪,努力微笑着说:“好,阿姨听到你的愿望了,阿姨帮你实现好不好?”

    听到这里,小女孩才抬起头,她小心翼翼的点了下头,然后说:“我还想吃肉……”

    小孩子不会撒谎,正因为这样,才更加让人心酸。

    我姥爷七十多岁的人了,一边看一边抬手摘掉眼镜,擦眼泪。

    我说:“这些小孩子太可怜了,都没人照顾,连口好吃的都吃不上。”

    我姥爷说:“这节目每天都播,就是呼吁社会上的爱心人士捐款的,一会儿等节目结束之后就有联系方式了。”

    我心里面也是难受,而且忽然想到我卡上还有骆向东打来的五百万。

    坐在沙发上一直等到节目结束,屏幕上果然出现了爱心援助联系方式。

    我用手机记下号码,然后转身去了洗手间。

    电话拨通,里面传来一段语音提示,显示是某慈善机构。

    很快里面传来陌生女人的声音,我把刚才在电视上看到的事情一说,也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我说我要捐款,对方问及捐款人的信息,我说:“骆向东,骆先生向留守贫困儿童捐赠五百万。”

    我正愁怎么把钱给骆向东还回去,如今有了这样的契机,我就干脆做了个顺水人情。

    在洗手间里面连打电话带转钱,一共也就十几分钟。

    对方收到钱之后,马上给我打来电话,以为我是骆向东的助理,问我可不可以安排他接受央视的采访。

    我说:“你们可以去联系骆氏夜城总公司的人,他们会负责安排。”

    钱送出去之后,我一身轻松。从洗手间出来,纪贯新不知何时从里屋来到外屋,正跟我姥爷在茶几上下棋。

    听到我的脚步声,他转头看了我一眼,说:“我还以为你掉进厕所里面了。”

    我坐在纪贯新旁边,凑到他耳旁,压低声音说:“一会儿跟你说个事儿。”

    纪贯新见我神秘兮兮的样子,不由得挑眉道:“什么事儿?”

    “等会儿你跟我姥爷下完棋的。”

    兴许纪贯新一直惦记我要跟他说什么,一连几局都输给我姥爷,他开口道:“姥爷的象棋下的太好,我不是对手。”

    我姥爷笑着说:“我这下的真是一般,不好……”

    纪贯新借了个油子拉我去洗手间,关上门,迫不及待的问道:“什么事儿?”

    我说:“我把骆向东打给我的钱捐了。”

    果然,纪贯新乍听之后,脸上的表情有些顿,一时间没回过神来。

    我把刚才的事情一说,纪贯新嘲讽道:“他还真算做了回好事儿,可积点德吧。”

    我说:“这回我跟他两清了,谁也不欠谁。”

    纪贯新看着我,伸手掐了下我的脸,笑着道:“这么听话,我得给你点奖励,想要什么?”

    我故意伸手摸着自己的心脏,苦着脸说:“卡里面一下子少了五百万,心疼……”

    纪贯新笑道:“不心疼,本来我还想晚一点再告诉你的,既然你这么乖,那我就提前跟你说。”

    我挑眉道:“什么啊?”

    纪贯新说:“十四号我们去瑞士,机票我都订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