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二十七章 原来他是……

    我一直在门口站着,因为机场的急救中心也不是时时刻刻都能派上用场,所以纪贯新被推进来这一幕,引来好多待机的乘客前来围观。

    我的一颗心本就如热锅上的蚂蚁,加之好些人围在不远处窃窃私语面带狐疑,我更是攒着一股怒火,几乎是一触即发。

    如果说唯一让我心里稍稍安慰的,就是120赶来的速度出奇的快,好像不到二十分钟。

    当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跟护士推着病床车出现在机场的时候,更多的人围了上来。

    我跟着医生和护士进到纪贯新所在的房间,纪贯新平躺在床上,脸色苍白如纸,眼睛却是微微睁开的。

    我挤开身前挡着的人,来到纪贯新面前,垂着视线看着他,紧张的问:“纪贯新,你怎么样了?你到底是哪里不舒服?”

    纪贯新抿着好看的唇瓣,他似是很努力地想要冲我微笑,可唇角只是微微一动,始终做不出笑的弧度来。

    几名医生跟护士拍着我的手臂,出声说:“小姐,麻烦让一让,我们要把患者抬走。”

    我握了下纪贯新的手,强忍着眼泪,出声说:“你别怕,我陪你。”

    记挂新被四五个人合力抬上车,然后推着车往机场外面走。

    我跟在车旁,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车上的纪贯新。

    手机响起,我隔了几秒才回神,拿出来一看,果然是张耽青打来的。

    接通手机,我出声道:“耽青哥。”

    “子衿,贯新现在怎么样了?”

    “120来了,我们正要上救护车。”

    “你问一下去哪间医院?”

    我问了下旁边穿着护士服的人:“我们去哪个医院?”

    “机场二院。”

    我马上拿着手机对张耽青说:“机场二院。”

    张耽青说:“子衿,别害怕,不会有事的,我们已经在去机场的路上,最迟三个小时到你那里。”

    我问:“耽青哥,贯新到底怎么了?”

    张耽青那头明显的顿了一下,然后道:“等到了我再跟你说。”

    张耽青的避而不答,让我心里面瞬间咯噔一下。我不知道纪贯新到底是什么病,怎么众人都是如此讳莫如深?

    上了救护车,纪贯新被安置在靠左边的位置。车上除了我之外还有一名男医生和两名女护士。

    我要过去拉纪贯新的手,医生却叫我让一让,我只得退到一个角落里,默默地看着纪贯新流眼泪。

    医生站在纪贯新旁边,伸手扒他的眼皮,听他的心率,随即转头问我:“你跟患者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女朋友。”看着医生,我猜我脸上的表情一定是紧张到空洞。

    医生又问:“你知道他是什么病吗?”

    虽然已经猜到不可能,但我还是试探性的说:“不是咽炎吗?”

    医生沉默两秒,然后道:“你通知患者家属过来医院了吗?”

    我微微点头:“已经通知了,三个小时之内就到。”

    医生不再看我,转头照看纪贯新。

    他依旧没有回答我,到底纪贯新是什么病。

    在去医院的路上,张耽青和麦家辉分别给我打了电话,问我纪贯新的情况。

    我如实回答:“他睡着了,医生说要见家属才说病情。”

    我也问了麦家辉同样的话:“家辉哥,贯新到底什么病?”

    麦家辉含糊着说:“他……我也不怎么清楚,你等我们过去再说吧。”

    从机场去医院,开车开了不到半个小时。纪贯新被送入急诊室,我则坐在外面长椅上等着。

    没有试过身边人被送进手术室,而自己只能无力的坐在外面干等的人,是永远都不会体会到这种恐惧和慌乱。

    手机放在腿边,双手紧紧地扭在一起,我好几次没忍住,眼泪夺眶而出。

    医院走廊又冰又冷,空气中弥漫着消毒药水的味道。我等了能有二十几分钟,医生跟护士从里面出来。

    我腾一下子站起身来,散着脚走过去,出声问道:“医生,我男朋友怎么样了?”

    医生说:“已经没事了。”

    我悬着的心终于落下来,不过转念我马上问道:“我现在能进去看看他吗?”

    “他最近身体透支有些过度,我刚刚给他打了一针安眠的,他要两个小时之后才能醒。你可以进去看他,不要吵醒他。”

    “好。”

    我进了病房,看到纪贯新躺在床上,身上盖着医院的白色被子。如果他是醒着的,一定会唠叨着不盖,嫌脏。

    我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短短几步眼泪已经模糊了视线。

    坐在病床边,我拉着纪贯新没有打针的手,他的手很凉,凉的我害怕他身体中是否还有血液在流动。

    一个多小时之后,张耽青打电话给我,他说:“子衿,我们刚下飞机,半小时之内到机场二院,贯新怎么样了?”

    我说:“医生给他打了安眠针,他还在睡觉。”

    “嗯,你别害怕,我们马上就来了。”

    我一个电话打给张耽青,他和成霖,麦家辉三人,在两个小时四十分钟之内赶到冬城的医院。

    当我在病房门前看到他们三个快步走来的时候,我红着眼眶说:“你们一定知道贯新到底怎么了……”

    成霖安慰我说:“没事儿,别哭了,贯新现在不是挺好的嘛。”

    我边流眼泪边说:“他根本就不是咽炎,医生都跟我说了……”

    我故意诈他们几个,麦家辉明显的面色阴郁,他出声说:“我进去看看。”

    张耽青什么都没说,跟着麦家辉一起往病房里面走。

    门口处,只剩下我跟成霖两人,成霖说:“他也不是故意要瞒你的,怕你担心。”

    我说:“你们叫我看着他戒烟戒酒,就是早知道他身体不好……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成霖很轻的叹了口气,并不接话。

    我心底狐疑纪贯新到底得了什么病,医生不说,张耽青他们不说,难道非要等到纪贯新醒了,我亲自问他吗?

    正想着,医生迈步走过来,看到我跟成霖站在门口,他出声问:“你们谁是患者家属?”

    成霖说:“我是。”

    医生说:“那你知道患者是什么病吧?”

    成霖说:“知道。”

    医生说:“他这种症状目前没有什么根除性的解决办法,只能靠药物和自身调节。他之所以会犯病,也是因为最近身体太疲惫,透支过多的缘故。”

    成霖说:“那他现在有没有危险?可以出院吗?”

    “出院可以,但以后一定要注意,他不能生气,不能大量运动,更不能让身体过度疲惫,这些都会加快他的身体负荷,病发率会越来越高的。”

    我站在旁边听了半天,医生还是没有说病因,我忍不住出声问:“他是什么病?”

    我这一问,医生看向我,成霖也看了我一眼。

    两秒之后,还是医生先出声说:“你是患者的女朋友,还不知道他生了什么病?”

    我说:“医生,你告诉我吧,我能承受。”

    医生说:“没你想的那么严重,患者是先天性的低血压,所以他经常会出现胸闷恶心四肢乏力等症状,如果特别累的时候,就连心脏也会跟着承受负荷,因此很多人也会把低血压误认为是心脏病。”

    “低血压?”我眉头一簇,因为没想到会是这么个平常的病症。

    我说:“我也有点低血压,怎么不会像他那么严重?”

    医生说:“低血压分很多种,像是你男朋友这种先天性的,会比较麻烦,没有办法手术治疗,只能采取药物和休养的方式。对了,他抽烟喝酒吗?”

    我下意识的回道:“年前抽烟喝酒挺凶的,最近不了。”

    医生双手插兜,出声说:“那就对了,他这样的身体一定要严格控制烟酒,不然会加速病发。”

    我问:“医生,那如果他好好调理,是不是就不会像今天这样了?”

    医生点点头:“平时多加注意的话,不会弄到要进医院的地步,放心吧。”

    这回我是真的松了一口气,原来纪贯新是低血压,我还以为他是心脏病或者是什么绝症呢。

    医生说叫我们准备一下去楼下交费,成霖抢在我前面,他说:“我去吧,你进去看看贯新。”

    我也没跟他争抢,转身进了病房。

    病房里面传来哈哈的笑声,我穿过一个小走廊,定睛一看,原来纪贯新已经醒了。张耽青跟麦家辉一左一右坐在他病床两侧。

    见我进来,纪贯新冲我挥了挥手,挑眉道:“干嘛去了?我一睁眼看到的是他们两个,还以为你趁我昏迷给我送回夜城了呢。”

    重新看到他那副痞里痞气吊儿郎当的样子,我没觉得混,反而是说不出的温暖熟悉,甚至是感动。

    强忍着眼泪,我走到病床边,拉着他的手说:“你好点了吗?”

    纪贯新说:“睡了一觉好多了,之前给我困死了。”

    我说:“你那么严重的低血压,医生都叫你不要抽烟喝酒,你就是不听,这回好了吧?非要上医院走一遭你才能舒服!”

    纪贯新忽然抬手摸了下我的眼睛,他出声道:“哭了?”

    我憋着嘴不回答,纪贯新说:“没事儿,我死不了的。”

    我马上‘呸’了三声,皱眉道:“别说这个字,听了烦。”

    纪贯新淡笑:“还挺迷信的。”

    不多时,成霖从外面进来,纪贯新跟他打了声招呼,病房中就我们四个人。张耽青说:“贯新,什么时候带子衿回夜城吧,这儿太冷了,你身体也受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