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四十九章爱的多,伤的惨

    许一凡的话莫名的让我想到了我妈,当初纪贯新追去凉城的时候,我妈一眼就看出他对我有意思,当时也说我跟纪贯新在一起会很累,我管不住他。

    之前在凉城,凉城很小,纪贯新除了待在我身边也没有其他的去处,这让我觉得自己吃定他了,他是不会出去朝三暮四的。

    但是回来夜城之后,我们之间确实是聚少离多,如果不是他主动来找我,我连他的影子都摸不到。

    还有,我忘了他这人最擅长撒谎,满嘴跑火车,我都不知道从他嘴里面说出来的话,到底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我身边的所有人,包括家人和朋友,他们都觉得纪贯新爱我比我爱他多一些,我也一直觉得是这样的。

    我甚至天真的以为,就算是某一天纪贯新劈腿不跟我在一起了,我也只是一小点的难过而已,绝对不会心疼到不知如何是好。

    但是我错了,有些疼痛是慢刀子割肉,而有些疼痛是利刃快进快出,它戳进来的时候我甚至一点感觉都没有,一直到血流如注,我才发现自己早已遍体鳞伤。

    纪贯新用他的行动慢慢渗透到我的生活,让我习惯了有他在的感觉,而如今,他的欺骗于我而言不亚于最深刻的背叛。

    犹记得那日商场里面,他当着我的面对别人说,不会去看周梦怡,甚至因为我让他去看周梦怡而跟我翻脸。

    哈,那时我说的多自信?我觉得自己很好,纪贯新不会不要我去找别人。

    真是说了潇洒的话,回头又被现实啪啪啪的打脸。

    跟许一凡坐在单独的包间里面,我心酸到无以复加,又不想当着他的面大哭,只得用纸巾堵着自己的眼睛,咬着牙忍着。

    许一凡对我说:“有些事情可以再一再二不能再三再四,但感情这事儿,我觉得一次就够了。有一就有二,他跟你在一起的时候还跑去见别的女人,如果但凡想要跟你走到最后,也不会傻的做这种不能回头的事儿。”

    “啊……”我被许一凡戳中痛穴,顿时横着胳膊趴在桌上哭起来。

    许一凡没有马上劝我,是等我哭完了之后才给我倒了一杯啤酒,然后说:“都活了二十多年了,谁还没谈过几段恋爱,遇见过几个渣男渣女啊?我跟初恋谈了五年,从高二到大三,我爸妈把存了这么多年的家底儿都翻出来,给我们在夜城三环买了套房子,等着我们毕业以后结婚用。后来她们系的人都知道她考了日本东京大学的研究生,就我一人儿还傻傻的在看哪家婚纱摄影拍的最好。”

    “是她们班上一个女同学看不下眼,跑来告诉我,说我初恋跟日籍外教私下里谈上了,外教帮她写的推荐信,所以东京大学才能破格录取她。哈,这事儿我都多少年没拿出来说了,今天为了你我也是揭了疮疤了。”

    因为听了许一凡的痛苦往事,我觉得心情好多了。

    抬起头来,我一边擦眼泪一边问他:“那你现在女朋友知不知道你当年的事儿?”

    许一凡笑着回我:“她比谁都清楚啊,当初就是她跑过来告诉我的。”

    “……”

    许一凡见我不语,他继续笑着说:“当时我跟她都不怎么熟,就是见过几次面儿,也打过几次招呼,我都纳闷这种事儿怎么会是她跑来跟我说的。后来我俩在一起,我问她,她说就是心疼我,心疼我像个傻逼似的蒙在鼓里。”

    我忽然想到徐璐,是不是徐璐也跟许一凡的现任女友一样,因为看不过去,所以宁可充当这个坏人。

    我闷声对许一凡说:“那你当时一定特别感动吧?”

    许一凡说:“可不是嘛,不感动我能一喝多就生米煮成熟饭了吗?不感动我俩能处到今天吗?”

    我‘扑哧’一声笑出来,忍不住瞪了眼许一凡。

    许一凡笑了笑,然后对我说:“子衿,我举这个例子其实就是想告诉你,有时候找个特别喜欢自己的人,其实也挺好。我跟现在的女朋友在一起,就是她一直在照顾我,我们俩打算明年结婚,但我这头一直很忙,所以就连结婚请帖,选酒店定日子都是她一手操办的。”

    话锋一转,许一凡又说:“咱们不是那种大富大贵的人,也承受不了他们那种朝三暮四的心,你要是想奔着结婚去,那就找个跟自己差不多的,踏实本分的,也省的总提心吊胆,担惊受怕。”

    我沉默,因为心里面很乱,一时间连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想怎么样,所以也没办法马上回复他。

    正巧放在包里面的手机响了,我拿出来一看,号码略显熟悉,可却不记得是谁的。

    接通电话,我‘喂’的疑问了一声。

    手机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她劈头盖脸的骂道:“梁子衿你要脸吗?你做戏给谁看呢?我何熹乐想找人动你,一定敲锣打鼓光明正大的告诉你,你少自己演了出苦肉计还把屎盆子往我头上扣!你怎么还好意思找伊扬他小舅来警告我,你是不是……”

    她的话还没说完,我也没能从愣神中回过神来,电话里面传来一个男声,再熟悉不过,是匡伊扬。

    他对我说:“有时间吗?我们见一面吧。”

    “匡伊扬,你不许见她!”何熹乐的声音也从里面传来,但却明显远了一些。

    我迟疑了一下,然后说:“有,在哪儿见?”

    匡伊扬道:“来壹号公馆吧。”

    “好,我现在过去,半个小时左右。”

    “你来了到208找我。”

    挂断电话,我对许一凡说:“我得走了。”

    许一凡问:“刚才电话里面那女的是谁?”

    我说:“何熹乐。”

    许一凡道:“你之前还没说跟何熹乐什么仇呢。”

    我说:“现在我都成全民公敌了,如果明天我没来上班也没给你打电话,你帮我报警吧。”

    我说的半真半假,许一凡吓得够呛。

    出了饭店,我打车直接去了壹号公馆。等我去到208房间的时候,发现里面坐着的不仅是匡伊扬,他身边隔了一个位置的地方,何熹乐也在。

    只不过何熹乐眼睛红红的,明显哭过。

    见我进门,何熹乐抬眼剜了我一下。

    我的视线只是淡淡的扫过她,随即落在匡伊扬身上。如今我见他,总带着一份小心翼翼。

    包间不小,我在往他俩身边走的路上,匡伊扬已经看向何熹乐,而何熹乐则愤愤的别开视线,像是在赌气。

    我走到匡伊扬面前,在沙发处坐下,然后视何熹乐如无物,直接对匡伊扬说:“怎么了?”

    匡伊扬道:“让她给你道歉。”

    他话音落下,何熹乐一下子就炸了,她瞪眼道:“我凭什么要道歉?我做什么了我?”

    我想到何熹乐刚刚在电话里面说的,她说骆向东去找了她。

    骆向东这人还真是有仇必报。

    匡伊扬似乎跟何熹乐纠结了不是一时半会儿,此时也只是不耐烦的眉头一簇,沉声说:“你是不是去找过梁子衿?”

    何熹乐红着眼睛说:“我找她怎么了?我让她离开夜城,省的你看了心烦!”

    匡伊扬面色难看,只说了两个字:“道歉。”

    何熹乐气得直咬牙,她抻着脖子说:“我没做错!我凭什么道歉?”

    说完,她又扭头看向我,厉声说:“梁子衿你真狠!我不就是骂了你几句嘛,你至于让我这么难堪?!”

    我说:“你光是让我难堪也就算了,还搞得我们小区鸡犬不宁,死老鼠吓得我们公司女同事月经都不来了。”

    我说的面无表情,但很明显,何熹乐以为我是在向她挑衅,她大声道:“什么死老鼠?我除了给你一张卡之外还做什么了?你少往我身上泼脏水!”

    何熹乐的反应特别激烈,有那么瞬间,我觉得自己好像是误会她了。

    难道昨天的事情不是她弄的?可不是她又会是谁?

    在我兀自琢磨的时候,何熹乐又说了一句:“我是威胁过你,但我从来没找人弄过你,这事儿你必须给我说清楚了!”

    我没出声,替我回答的人是匡伊扬,他依旧是那副冷淡且不耐烦的模样,出声说:“我让你道歉,你听见了吗?”

    何熹乐扭头看向匡伊扬的时候,红着的眼眶中更多的不是愤怒而是委屈,她哽咽着道:“你凭什么要我给她道歉?我做错什么……”

    “我跟她的事,用不着你管,你去找她干什么?”匡伊扬打断何熹乐的话,声音冷冷的。

    何熹乐紧抿着唇瓣,我看得出,她气到发疯,忍到极致。

    匡伊扬稍稍侧头撇着她,跟她四目相对,他说:“道歉。要不然再也别跟着我。”

    他话音落下,眼泪大滴大滴的从何熹乐眼眶中涌出。

    她是那么的绝望且委屈,作为女人,我都有些心疼她了。

    但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我这个受害者也没什么立场去解救别人。

    何熹乐定睛看了匡伊扬数秒,然后僵硬着脖颈转向我,唇瓣开启,她低声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我一言未发,何熹乐已经起身跑了出去。

    待到房间中只剩下我跟匡伊扬两个人,他看着我,忽然说:“能陪我几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