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零二章 他是我的人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碰男人那里,毕竟之前我跟陈文航谈了七年。他也会有需要。在我们出去旅游的时候,有时候他心血来潮,我也会帮他忙。可毕竟那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而且说实话我并不喜欢帮陈文航手,所以每一次都心不在焉总是催他快点完事儿。久而久之。陈文航就宁可自己解决也不叫我帮忙了。骆向东抓着我的手摸到他那里,在我耳边低声诱导:“握着。”我浑身上下热的像是烧红了的烙铁一样,本想再矜持几下。但随即想到骆向东都憋成这德行了。我就别再矫情了。当我的手抓住他的时候,骆向东明显的浑身一紧。我这点本事没什么技术含量,可我有一颗乐于助人的心啊。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骆向东憋死憋坏,重则赖我个间接杀人。轻则以后我还得守活寡了呢。所以无论是从哪方面着想。我还是得把骆向东照顾好了。起初骆向东是撑着腿跪在我腿边的,这样方便他低头吻我。小床巴掌大点的地方,我俩显得有些拥挤。后来他干脆躺靠在床头处。把我搂到他怀里。寻了个最舒服惬意的姿势躺着养大爷。黑暗静谧的房间中,我跟骆向东紧紧靠在一起。骆向东的手伸进我睡衣里,摸着我的胸。我时而被他摸的气血翻涌,感觉下身都要血流不止了。他出声指挥我怎么弄,我顾不得羞耻,只想让他早点舒服完了好放我走。看不见时间,我只得在心底默默数着一下,两下,三下……有时候骆向东把我磨得一下子忘了数到多少,我只好重新来过。等我第三次数到快八百的时候,骆向东忽然翻身将我压在身下,双手分开我的腿,然后在我身上迅猛的抽插了百十来下。等他最后腰杆一挺,我的肚子上一片温热。骆向东终于发出满足的感叹声,我也总算是舒了一口气。没有迟疑多久,骆向东低头在我唇上咬了一下,然后起身下地开了灯。视线一时间适应不了屋内的光亮,我微眯着视线,只看到骆向东令人喷鼻血的健壮背影。他就这样光不溜秋的走出去,不多时,拿着一盒抽纸走回来。我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摆,只得抻着睡衣的衣摆,不让肚子上的东西把衣服弄脏了。骆向东连着抽出几张纸,他坐在床边往我擦。我垂着头,余光却瞥见他身前肌理分明的六块腹肌。再往下,是若隐若现的人鱼线……他帮我擦干净肚子之后,我赶紧放下睡衣衣摆,然后爬起来想要下床。骆向东伸手搂着我的腰,直接把我抬起来,放到他腿上。我一头长卷发垂下来,挡在侧脸处,更加燥热。骆向东看着我,笑道:“怎么还不好意思了?”我伸手推了他一把,低声道:“赶紧把裤子穿上。”骆向东说:“没事儿,大不了一会儿再来一次。”我立马挑眉道:“我不来了,我困了,想睡觉。”骆向东满眼掩饰不掉的宠溺,他凑过来亲我的脸,我则顺势一扭身,双手抱着他的脖子。骆向东单手环着我的腰,另一手又在作怪,从我宽松的睡衣下面伸进去捏我的胸。我‘哎呀’一声,皱眉道:“行了,有完没完了?”骆向东说:“要不是你亲戚来了,这会儿还没结束呢。”我空出一手按着他作乱的手,抱着他说:“我以后可就是你的人了,你要是敢对我不好……”说着,我伸手在空中一划,比了个杀无赦的动作。骆向东故意轻笑:“我还没碰你呢,你怎么就成我的人了?”闻言,我马上跟他拉开距离,单手搭在他肩膀处,皱眉盯着他说:“你敢赖账?”骆向东说:“不是赖账,可我这真冤……”他话还没说完,我就窜着要从他腿上下来。骆向东马上搂住我,急声道:“哎哎哎,逗你玩呢,哪儿来这么大脾气?”我挑眉道:“那你负不负责?”骆向东看着我,哭笑不得:“负,什么责都负。”我这才消停下来,好好坐在他腿上。灯光之下,骆向东肆无忌惮的打量我的脸。我被他看得面红耳赤,为了掩饰尴尬,只得扬声道:“你看什么?”骆向东说:“看你再有几天就真成我的人了。”我脑袋‘轰’的一下子,血气也不停的往上涌,好像太阳穴都要分分钟炸开了似的。不好意思的垂下头,我低声说:“成天就知道琢磨这档子事儿。”骆向东回的理所当然:“我又没病,喜欢你当然要琢磨你。”他说情话都是一副顺理成章的模样,我红着脸也不好跟他辩解,只好他说什么就是什么。坐在他腿上,因为身高差,我可以游刃有余的晃荡自己的双腿。后脚踝一下一下轻轻踢在骆向东小腿处,我抿了下唇,出声说:“向东。”“嗯?”“我没安全感,爱疑神疑鬼,爱神经质,也会控制不住捕风捉影。以后你跟我在一起,一定会挺累的,如果咱俩以后处不长了……”“没有如果。”我还没说完,骆向东就出声打断。我没看他,只是微垂着视线,淡淡道:“没有更好,我是说假如,假如有如果。你忍不了了,想跟我分手……我希望你当面跟我说一声。我这人虽然有时候挺偏激的,但如果你实话实说跟我讲,我还是能坦然接受。总之你别背着我劈腿,也别分手之后连个人影都找不到,我会不知道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骆向东沉默五秒有余,随即出声回我:“好,你说的我都能做到。”我有些出神的看着自己的膝盖,心里出奇的平静。既然我跟骆向东早晚都要有这一步,那把自己交出去之前,先把话说明白了,这样等到以后万一分开的那一天,也尽量做到别撕破脸。感情好的时候总是如胶似漆,恨不得拿全世界给我我都不换;可一旦感情冷了,可能再小的一件事都会促使我们走向完结。经历了陈文航和纪贯新之后,伤大了,也看清楚了。一段感情走向终结,这是我们都不曾预料的,怪只怪当初的我们都太笃定,太自信自己会是陪对方走到最后的那个人。可殊不知,人生漫漫,谁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从前我觉得自己什么都是对的,如今我觉得分手是两个人共同酿下的过错。我试着不恨陈文航,也试着努力淡化纪贯新。无论是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曾给我的生命中带来快乐。哪怕纪贯新说他是有目的的骗我,我也相信,当我们坐在凉城铁皮棚子里一边撸串一边喝啤酒的时候,他的笑,是发自内心的。过去的事情我不会再去计较,如今我就想跟骆向东好好的。骆向东见我沉默不语,他低声对我道:“都说做完之后男的容易沉默,怎么你还沉默了?”我故意道:“吃干抹净没兴趣了呗。”骆向东闻言,他勾起唇角,忽然将我打横抱起,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那就再来一次。”我吓了一跳,或者说是始料未及。单手搂着他的脖颈,我惊恐的说:“骆向东,你放我下来。”骆向东把我从客卧抱到主卧,刚将我放在床上,我立马连滚带爬的往边上躲。骆向东站在床边,他说:“新床单呢?”我没顾得上回应他新床单的事儿,因为他还一丝不挂的站在我面前。我眼睛都被他晃瞎了,所以别开视线,出声说:“你耍什么流氓?赶紧去把裤子穿上。”骆向东似笑非笑的声音传来:“看也看了摸也摸了,这会儿说我耍流氓。有本事以后你别用。”说完,他傲娇的转身去了客卧。我看了眼放在床头柜处的闹钟,原来现在已经凌晨四点五十了。一想到我只有两个多小时的睡眠,整个人就开始慌了。将被单扯下来,我去柜子里面拿了一套新的。当我站在床上使劲儿抖着床单的时候,骆向东打从后面拦腰给我抱住。他把我提到床下,然后拿过床单,一边抖一边说:“亲戚来了也不怕抻着。”随便的一句话,我心里暖暖的。第一次看到骆向东铺床单,一边铺一边嘲笑我品味差,说我买的床单跟快捷酒店用的一个样。我跟他吵嘴:“白的就好看了?白的还像病房专用的呢,你有什么病,非要用白床单?”骆向东回头幽幽的看了我一眼,说:“你要是再狠心折磨我,回头我真得进男科医院看看了。”闻言,我忍俊不禁,差点没扑哧一声笑出来。床单铺好之后,骆向东先长腿一抬坐了上去,然后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对我说:“过来。”我说:“你自己睡吧,我还有两个多小时就要起来了。”骆向东道:“你不会现在还想要分房睡吧?”我说:“怕你待会儿睡觉不老实,我是真折腾不动了,好困。”骆向东说:“我保证不折腾你。”“真的?”“真的。”后来我才知道,我是真他么傻,骆向东说什么我信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