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百零四章 要了老命了

    席间。透过一个叫浩野的日本人之口,我知道介司就读于日本东京大学商业管理专业,而且他特别喜欢中文。甚至闲暇时会找一些中文的书来看。

    介司话不多,反而是浩野一直在巴拉巴拉的跟我讲。我跟浩野讲日本,偶尔介司会用中文对我说:“你不必管他,他就是话多。”

    每到这时候。浩野总是会挑眉用日文道:“你跟她说什么了?是不是说我坏话了?”

    我但笑不语,看着浩野一直在疑神疑鬼。

    而介司会目不斜视,表情淡然的回他:“谁让你不懂中文?”

    浩野眼睛一瞥。低声嘀咕:“不会中文我们照样可以一起交流。”

    说罢,他笑眯眯的看着我说:“梁小姐,你有男朋友吗?”

    闻言。我微笑着点头,出声回道:“有。”

    浩野马上一副失落的样子。随即开口道:“真是不巧。介司没有女朋友,我看你们两个挺合拍的,还想撮合你们在一起呢。”

    当导游这个职业,什么年龄段什么身份什么性格的人都会碰到。像是这样的玩笑我也不止听过一次。所以我只是淡笑着回道:“介司这种类型,无论在日本还是在中国,都有很多女孩子喜欢,想找女朋友还不容易?实在不行我介绍几个都可以。”

    浩野说:“首先得像你这么漂亮的,其次最起码得会中日双语吧,再者还得性格合得来。因为介司话不多,能谈得来的人很少,所以共同语言很重要。”

    我以为他只是随口一说一笑,没想到他还讲的门门是道。如此,我只得稍微认真的回应道:“我觉得两个人在一起,思想比长相什么的都要重要的多。无论长的多好看,看久了一样会腻,但找个合得来的人,无论在一起多久还是有话聊。”

    浩野一拍大腿,看着我说:“这话跟介司说的一模一样,你们两个以前见过面吗?”

    闻言,我略显诧异,倒是不自觉得看了眼一直不发一言的介司。

    介司吃东西的动作非常低调,甚至是优雅而好看的,一眼就知道是受过特别礼仪训练的人。

    浩野说了一整顿饭的话,此时介司只是放下筷子,用餐布擦了下手,然后扭头对浩野道:“你不知道中国有一句话,叫做‘食不言,寝不语’吗?”

    浩野眉头微蹙,用特别蹩脚的中文说:“十不……什么?”

    介司不给他解释,浩野只得看向我,用日文道:“他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我用日文翻译给他听:“我们中国有一句古话,说吃饭的时候不讲话,睡觉的时候也不讲话。这是一种礼仪。”

    浩野先是若是有所思的点了下头,随即他眼睛看向二楼下面的客人,对我道:“你们中国吃饭不都是很热闹的吗?每一桌的人都在讲话,而是声音还不小呢。”

    我笑了笑,因为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古话跟习惯之间产生的冲突和碰撞。

    直到介司在旁边用中文说了句:“入乡随俗。”

    我恍然大悟,随即用日文给浩野解释。

    日本人吃饭都很讲究,动作幅度小,所以时间势必慢。不是每一桌都有介司这种会中文的人,所以每当别桌有人有需要的时候,我就要起身去帮忙。结果这近两个小时的午餐时间,我也没着消停,不是陪人聊天,就是起来忙的跟服务员似的。

    用餐结束后,有人提议去爬长城。我说:“爬长城最好是选一天,我们早上就出发,不然这会儿一定时间不够。”

    一名中年女人说:“我们来夜城就是想看长城,又未必非得爬到顶,你带我们去看就好。”

    都这么说了,我只得叫司机载我们去往长城方向。

    坐车从市区到景点最少两个半小时。我中午没吃几口东西,也没怎么休息,一经上车之后,没十分钟就开始头晕恶心。车子走高速,我又不可能中途让车子停下来。

    手一插兜,发现兜里面还有一颗棒棒糖,我赶紧拿出来拨开外皮塞进嘴里。

    刚吃没几口,身后有人扬声道:“梁导游,帮我们介绍一下沿途风景吧。”

    我条件反射的把棒棒糖从嘴里面抽出来,然后起身面向大巴车后面的人,面带微笑的开始讲解。

    当导游有一阵子了,也很长时间没有像现在这么难受过。明明晕车恶心的想吐,却偏偏要不停的讲话,还得面带笑容。

    中途大巴车停在中转站加油,我赶紧抽空跑下车,一进洗手间就开始干呕。我好想自己能吐出来,也许吐出来就没那么难受了,可是呕到眼睛发红,我却怎么都吐不出来。

    站在盥洗池处洗手,有女游客问我:“你是不舒服吗?”

    我努力挤出笑容,摇摇头。

    等我从洗手间出来往外走的时候,会经过一个专门的吸烟区。余光一瞥,我正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墙边,手上夹着一根烟,唇瓣开启,吞云吐雾。

    是介司。

    介司给我的感觉已经远超过清新,那是一种模糊了年龄的优雅跟大气,即便他今年也才二十四岁。许是我主观意识觉得他不应该抽烟,所以这会儿看到他抽烟时的慵懒状态,会微微一愣,在门前停下。

    吸烟区的门是透明的,介司一侧头,我俩四目相对。我很快冲他点头微笑,他也轻轻勾起唇角,对我点了下头。

    迈步往前走,我回到车边,却没有马上上车,而是在平地上多呼吸一点清新空气。没多久介司从吸烟区走过来,我跟他打招呼,他站在我面前,从口袋中掏出两根棒棒糖递给我,说:“到长城还有几十公里路。”

    因为我们是今天初见,所以我把他定位成不熟悉的陌生人。当一个人难受的时候接受到陌生人的帮助,心里面会格外感动。

    我伸手接过去,笑着道了谢。

    他径自迈步上车,我等到所有人都到齐之后,也跨步上去。

    等到车开了之后,马上有人招呼我,叫我给大家说一些有关长城的故事。这本是我分内的职责,所以哪怕不舒服,我也强打精神浪,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

    倒是我没想到,坐在介司身边的浩野会起身用日文道:“一会儿爬长城很需要体力,大家都不要说话了,养精蓄锐休息一个小时。”

    众人看向浩野,或者说是看向浩野身边的介司。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介司已经靠在座椅上面,闭目养神了。

    如此一来,没有人反驳,甚至大家一言不发,清一色的选择闭眼休息。

    浩野临坐下之前,冲我眨了下眼睛,然后又瞥了眼介司。不知道是不是我想多了,我觉得浩野的意思是,介司帮了我的忙。

    不管怎么说,托浩野的福,我总算可以不用再站着说话。坐下之后,将棒棒糖放进嘴里,我赶紧抽空闭眼歇一会儿。

    到了长城所在的县城,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我清点好人数之后,带团一起买票上去。因为团里有不少中年人,甚至是五十多岁的人,我没有站在队前,反而是跟在后头,生怕有人掉了队。

    相比那些不用说话直接爬的,我是带着大姨妈拖着一夜未睡的疲惫身躯,忍着恶心和晕车,一个劲儿的用日语给身边的人做介绍。爬过长城的人都知道,这一节石阶的高度,简直就是想把人大胯给劈开了。起初我还能仗着年轻一口气上个几十节,可越到后来,越发的力不从心。

    额头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张口说话的时候随时感觉自己会吐。我左手扶着砖墙,生怕一不小心晕倒再翻下去。我掉下去不要紧,后头还跟着别的团,万一砸到别的国家的人,回头再告我个袭击外国友人的罪名。

    这帮中老年人,我是心疼他们年纪都不小了,怕长城太累。可他们倒好,本来说好了就是来爬几下应应景的,可谁能告诉我,这一爬就是一个多小时不停歇算几个意思?

    每上一节石阶,大腿根扯得生疼不说,下面还哗哗的往下流。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想找个换卫生巾的地方都没有。

    中途倒是有个人问我:“小梁,你脸好白啊。”

    我强颜欢笑:“嗯,是啊……”

    “粉底液什么牌子的?在哪儿买的?回头我也去买几瓶带回去。”

    “……”

    女人何苦难为女人?带着‘亲戚’爬长城我容易吗我?

    一直爬到太阳下山,终于这帮人在某个山头停下来开始眺望远方合影留念了。我顾不得什么形象操守,一屁股在石阶上坐了下来。

    累,累的虚脱了。

    我真是有些高估自己的体能,总觉得现在还是以前一百二十斤的自己,特别抗折腾。如今我浑身上下没二两肉,感觉爬一次长城都能瘦三斤。

    又困又饿,饥寒交迫。我脑袋发晕的时候,忽然兜里的手机响起来。

    “喂……”一个字,我都说的有气无力。

    手机中传来骆向东的声音:“下班了吗?”

    闻言,我差点哭出来。事实上眼泪已经在眼眶处打转,我强忍着,低声道:“向东,你来接我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我亲爱的骆先生(百度最新章节)  我亲爱的骆先生(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